• 花样年华
  • 点击:644评论:72016/02/09 09:55


二妞今年十四岁了,在乡下与患老年痴呆症的爷爷相依为命。她的印象中,父母南下打工后就极少回家,他俩的面容已很难在她脑海回想起来了。

一天,二妞割猪草回,见一只大狼狗挡道,吓得她丢下猪草就跑,哪那么容易跑出狗口。只见大狼狗追上二妞在她屁股上咬了一口,痛得二妞跌坐在地放声大哭。大狼狗一怔,默默望着她,然后慢慢转身跑远了。

听村民说煮熟的猪草汁能治好狗咬的伤口,于是二妞没去村卫生所,而是自己按这个土办法来疗伤。

几星期过去了,伤口还隐隐有点作痛,这两天裤子又有了血迹。无奈,她只好来到村卫生院求医。“你的伤口已经慢慢愈合了,至于血迹嘛……回去问问你父母是怎么回事,他们会告诉你……”男医生好像羞于启齿。

二妞在回家路上望着江边的春花含苞待放,春潮也在慢慢上涨,好一派早春景色。可她却听不懂男医生那句话的意思。


  • 关键词:春花含苞待放春潮也在慢慢上涨好一派早春景色。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