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岔道
  • [51] [0]
  • 首届“雪丽阿姨奖”


觉远

我筹划过很多种方式,最后还是选择不辞而别下了山。


来深圳半个多月,又一次天昏地暗的一通狂睡后,我趿上拖鞋,穿着那条从地摊上淘来的大衩短裤,锁好门,刚到一楼,发现帽子忘在房中,忙折返往楼上。不是我耍酷,实在是这行头少不得。那帽子,只不过是我花10块钱从夜摊上淘来的。


扣好帽,我阔步走在街上,任那荒草般长着的腿毛一路沿街招摇到地铁,然后,我向售票机丢了九块钢洋,买了一张从机场东到罗湖的辅币,开始了我新一天的地铁旅程。类似昨天,类似前天一样——从机场东到罗湖站,又从罗湖站坐回机场东,一趟一趟地往返,到睡意渐浓时,才走下地铁,把自己丢进租来的临时公寓中。


来深圳大半个月,下一站去哪里我还没有想好,珠海?抑或广州?不过听起来都不错,虽然口袋里带来的那点钱早已所剩无几,但我暂时不想回去,既然离开了,回去,挨罚是少不了。从小长在这山里,日复一日的晨钟暮鼓,我厌倦了,真的厌倦了。我还年轻,一定还有更好的生活不是吗?比如:在城市里找一份工作,交一群年龄相当的朋友,然后……我知道这想法很不好,但是作为正常的男人,我不为自己有这样的臆想而羞愧。


黄昏时我上了地铁,照例找了一个自认为最舒适的位子坐下来。


从罗湖返回的时候,车到科学馆,刚好赶上附近几家公司下班,地铁里很快就涌了很多人。在拥挤的人群中,有两条修长的腿挤到了我跟前,洁白的裙边来回扫在我的膝盖上,麻麻的,痒痒的。列车每颠簸了一下,裙子里的腿就一下一下蹭上我的小腿,滑滑的,凉凉的,我感觉全身发麻,周身似被点了穴。可每次当我还沉醉在这种异样的肌肤之亲时,裙子主人一声柔柔“对不起”后,就拉开了腿。


我抬起头,眼前女孩子白晰细嫩的脸庞一下就吸着了我的眼光,一股淡淡的玉兰花清香同时沁向鼻子,我站起来,想把座位让给女孩。虽然我从小就接受有别常人的教育,知道让座是美德,但我已是俗人不是吗?既然是俗人,就该做俗人该做的事。我花九个钢洋买一张辅币,为的不光只是打发时间,我更在意这种惬意的坐姿,不必再去顾及那些所谓善啊恶啊什么七七八八的教导,可以恣意地随着窗外的灯光,任心随地铁外的车灯,在黑夜中一枚接着一枚飞速掠过。


女孩在我的示意下坐下来,向我致谢过后,我发挥了诵经时的口若悬河,惹得这个叫梅子的女孩发出一阵阵大笑。笑声中,她月白色的连衣长裙领口斜敞着,里面跳动的两只白鸽一下就迷糊了我的眼睛,一股淡淡的玉兰花香直入我的五脏六腑,天啊,我不得不承认,此刻我醉了。


车子再次颠簸,我浓密的腿毛又一次贴近梅子光滑冰凉的小腿,她含笑望着我,这次她的小腿没有挪开,我和她赤裸裸的四条腿就这样贴在一起,我忘记这是在拥挤的列车,此刻我的脑子里只有麻酥酥的幸福感。


在华强北站,我就像中了魔咒,梦游般跟着梅子出了站,左拐过马路,然后上台阶,直走,迷迷糊糊地七拐八拐就跟着她来到一条窄小的巷口前。


直到梅子回头,对我嫣然一笑,说:“谢谢你送我回家,有空来玩啊!”话毕,白裙子瞬间消失在黑暗的小巷深处。


翌日,我一整天心神恍惚,直熬到天黑上地铁,出了华强北站,上台阶,凭记忆左拐,过红绿灯马路,然后直走,七拐八拐上了凤凰路。




梅子

那个常来点钟的客人把地铁女孩的样貌描给我听时,我就有一种直感,那女孩便是叶子。早就对自己说了很多次,不再和叶子联系的,但想了很久,我决定还是休息一天,外出找找,这座城市,也只有叶子才是真正关心我的人。


叶子是我高中同学,父母都是杂技师——那类靠走乡卖艺的杂技团艺师。我来南方打工的第二年返家探亲时,高考落榜的她,对那个从小就摸爬打滚的杂技团失去了兴趣,于是,随我一起来了深圳,进了我工作的利成服装厂。因为她拥有一张高中毕业证,另外还写得一手漂亮的楷体字,在我工作了一年多还在质检部门打酱油时,她直接分到了车间做统计员。有些事我妒忌,对于叶子,我妒忌不来。但是,叶子有的,虽然我没有,可我比叶子多了硬件——高挑的身材,白皙漂亮的脸蛋。


公司的董事林总,最近喜欢有事没有找我谈话,什么员工调查,品质调查,技术交流等等,我并不直属林总,我的上头,还有质检班长,质检组长,就是工作真有需要,我们质检部还有一位资深的骨髓级主管。对于质检部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林总也没有必要亲力亲为找我这类小质检过问。叶子很多次在提醒我:“梅子,林总对你不怀好意,你得小心他!”


叶子不懂,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周围眼红的,妒忌的,拍马屁献殷勤的,最近都随着林总找我谈话的次数在增加。


叶子说,林总有家有室;叶子说,听说林总跟写字楼的好多个女孩关系暧昧不清;叶子还说……其实,这些在叶子来利成服装厂前我就知道,只是,此时叶子不能懂,近两年来,我在质检部打酱油受的白眼,遭的委曲,她能懂我么?


在叶子无奈的叹息中,我离开了利成服装厂,搬去了林总为我购买的两居室。这点上,我明显比写字楼的那些女孩子都成功,我是唯一那个让林总愿意斥巨资掏腰包的人。在之后的有一天,我驾车去找叶子玩时,虽然她口中没有说什么,但她的眼睛却给了我想要的答案——羡慕。


我脸上的浓妆在我的沉思中一一褪去,换上那条前年回山东探亲时特意买的裙子——月白色的裙身,蕾丝的绿边,我喜欢这条裙子,可因为工作关系,我已很久没穿了。


走上了地铁,从华强北站到罗湖,一列一列,一节一节,上上下下车厢站台到处找,还是没有找到客人口中描绘的单眼皮,扎着马尾,耳后有一小块红胎记的女孩。


黄昏时,我的腿脚开始泛力,全身发软,药力支持的时间到了极限,我必须尽快补足,或者,快速返家,否则……后果我不敢想!


我决定从到科学馆上车返回。


上了车,正赶上附近几家公司下班,夹在拥挤的人群中上了地铁,我有一种近乎虚脱的感觉,几次摸了摸挎包里的药袋,但还是停了手,这是公共场所我不敢也不能造次。手挂在吊环上,整只手撑着我左右摇动的身体随车一上一下一左一右晃悠,列车每颠簸了一下,我的腿就撞上位侧的座上那位戴着灰帽子的男孩,男孩白白净净,大大咧咧的座势,故作深沉,眼神却不自觉地出卖了他,对,就是眼神,藏着好奇,掺着羞赧。我每一句有气无力的对不起,他都垂着眉,微红着脸。我见过很多男孩子,官场上的,职场上的,商场上的,但这样的男孩,这样的眼神,离我太远,太久!我见到的眼神,和林总看我时,如出一辙,是那种赤裸裸的,带着欲望的索要。


林总,又想起林总,那个天杀的利成服装厂台湾董事。在我怀孕并答应替生下他的孩子后,他让我辞了职,搬去他新购的新居。我怀孕还不到四个月,他拉我去他朋友的诊所做B超检查。回来的路上,他小心地搀扶地我,因为B超显示,我怀的是男婴。因为这男婴!这个年近五十的他,兴奋着自己即将成为一个腹腔中婴儿的父亲,主动提出给我买了一部本田。他怕我在家闷得慌,花钱请我四处游玩。在我怀孕五个月时,一次近游,我提前返回,想给那个口口声声说生完了孩子就娶我的男人一个惊喜,却把财务部的A小姐堵在我精选回的床单上。


我哭着跑了出去,一怒之下,去医院做了引产。


他黑着脸把我从医院拽回来,之后我们天天闹,天天吵。再之后,房门在我一次外出购物时被换锁了,接着,以我名字买的车子一夜间突地不见了。我去利成服装厂找过姓林的几次,每次都被保安很客气地请了出来。倒是A小姐主动找到我,给我送来工厂补发的一年工资,很可笑不是吗?我都怀孕辞了工,厂里居然还会给这样一个离职的人员发放工资!


这之后,是赌气,还是麻醉自已忘掉?说不清的原因,我来了华强北,之后,又成了现在的状态。


许是我沉浸在回忆中不安的脸色,许是我一次又一次腿脚的侵扰,男孩子站了起来,示意我座下,并主动和我聊了起来,他调谐的话题减弱了我寻找叶子不着的不愉,身体不畅带来的不安,甚至有好几个站,我不再记得去摸挎包里的药包。


出站走上凤凰路,男孩一路护送我到巷口才返回,临近我租赁的小屋门前,我转过身,目送着男孩的大衩短裤在风中一晃一荡地离去,心中如潮汹涌——这是唯一一个没有走进我的小屋而被我送走的男人。


叶子

我从罗湖上车后,又一次往返在华强北和东门老街的地铁内,几次欲到手的“鱼”,还是溜了。走上凤凰路时,我揉了揉被鞋尖夹得生痛的脚丫子。梅子早我一年来深圳,她运气好撞上金龟婿,住豪宅,开小车,可我呢?脸蛋平平,肤色平平,金龟婿是钓不上了,就只能找别的路子。梅子走后我也离了厂,认识了现在的大姐,大姐说,你心灵手巧,手脚利索,这小小的刀片最适合我这类样貌平平的女人,好好“划”两年,房子票子啥都会有。


可我的刀片开了无数人的袋子,却还是无法把那高楼大厦划归自己,我得到只是一些有钱人袋角的小毛票。想到此,我又有些懊恼起来,“呸”地一下,口中的刀片直唆向路边的垃圾筒。


刀片飞出嘴边的同一时刻,我眼光同时落在了对面士多店门前,店里刚走出一个男子,男子很年轻,带了一顶灰色的尖帽,边喝着手中的矿泉水,边把厚厚的钱夹往裤兜里塞。


我快步穿过马路。


男子喝完水,目光左右环视,最后落在站牌边——一红裙女子半裸着后背,窄裙齐至腿根,臀部懒懒地靠在站牌上。男子立在那儿,目光似粘了的胶。我悄然靠了上前,手轻轻滑入男子的裤兜。在我正待收手时,男子突反转身,双手紧向我钳来。我大惊,急速退手后,一个侧身抓起一旁的妖娆女子向光头抛去,然后向前飞奔。


“啊!”一声熟悉的女声尖叫在我身后传来,我停下了脚步,不自主地转过了身。那个男子头上的帽子落下,光着头的他怀中浓妆艳抹的女子竟是梅子。


我忙收着脚步上前,梅子看到我,脸上很不自然。我无数次在深圳最繁华的华强北和东门老街间徘徊找她,我设想过很多次和梅子重逢的情境,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此时此地此景会遇上她。


我从男子怀中拉过梅子,对男子吼道:“色鬼!你伤了她!”


“你不掏我的口袋子,我不会伤到她。”男子胀红着脸分辨道,同时低头捡帽子,借着路灯,我看到了男子头顶整齐的九颗戒疤。


“你是和尚?”我松开梅子跳了起来,男子戴好帽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在我的注视下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淌下来,我放肆大笑:“原来是个花和尚!”


“你……我不是。”男子脸色通红,嘴在狡辩,语气却弱下来。

  • 标签:岔道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春风妙语41370积分2013/08/25 12:24:28

    读完小说《岔道》,为作者的写作精神叫好,能根据评来进一步修改小说,一是对自己小说的负责,更是对评人的尊重。作者是我见过的写作水平高者之一,在她的小说里刻画了叶子,梅子,远觉三个人的内心世界与现实关系。远觉本想是来深圳看看,确遇到了梅子,叶子.三个不同职业的人,在人生的岔道上分不清方向。 为何要吸毒?为何要偷窃?为何要走出寺院?现实的生活是无情的,钱、权、利会影响到每个人,人要生存,就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8/25 23:25:58

    评比写难。评作品要先细读作品,全面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荣姐的评论,我有一种被尊重的幸福感,能得大家的好评。

      回复
  • 分享到:隆焱20860积分2013/08/19 08:53:18

    我之所以喜欢《岔道》,是因为它独特的讲述故事的方式。有时,我们要衡量一个小说家是否优秀,说实话还真难,首先没有现存和一层不变的标准。我有我自己炮制的“土”标准,也是最基本的标准,就是要观察他是否是个可以剪接生活的高手,智慧的建英运用电影的剪接原理,将原本可能复杂的故事剪接成三个相对独立又有相互渗透地关联的人物。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清晰、明快和酣畅的存在。让我有看电影《通天塔》时的兴奋和愉悦的感觉

    分享到:隆焱2013/08/19 10:07:17

    岔道,这个标题也很好。我相信,在深圳有很多人都在各自的人生的岔道上迷失过,不同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从此就走上了不归路,而本文中的三个主人公都得了作者的救赎,彰显了人文的光辉。感谢作者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8/19 15:45:30

    谢谢隆炎大哥评点。初写原稿《凤凰路》有一种想尝新的意识,贴上来后文字一致辞评点写得比较敷衍,欠打磨。后放了十几天,修改了,又放了好多天,再改,再放,再改!您的评论,让我感觉我的修改很有价值。

    分享到:隆焱2013/09/03 10:44:14

    恭喜海選入圍。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9/06 12:43:25

    至今,写的五篇都入围海选,我是新手,那后续的事,就随缘了。

      回复
  • 分享到:楚天一尘6640积分2013/07/12 14:20:58

    无论哪个社会,无论哪个国家,哪座城市,总有光明的一面,也是阴暗的一面。这阴暗的一面,因为不易为常人所察觉,其实更值得用文字去表现。这样的文字,在有良知的写手笔下,将会化成温暖的烛光,照亮另类的人生。 欣赏这样的文字!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8/15 03:13:55

    已修改,谢谢。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9/06 14:48:18

    活生生地、华丽丽地将华强北写出了江湖的味道,一个和尚,一个妓女(还是吸毒者),一个小偷。读这篇小说,我有种“穿越”的感觉,有文字为证,“男子突反转身,双手紧向我钳来。我大惊,急速退手(后),同时一个侧身,抓起一旁的妖娆女子向光头抛去(真是武林高手!),然后向前飞奔。”亲,你让俺们瞬间穿越到古代的武林和江湖。想象无极限,但实在缺少真实的细节支撑。可惜。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9/07 00:08:38

    问好费老师,老师说可惜,我也蛮难过的,争取再修改了。

    分享到:Reader2013/09/13 17:17:25

    又看了一下,还真跟华强北商战沾不上边。

    分享到:Reader2013/09/13 17:25:57

    有觉远,让我想起计春华秃鹰、于海螳螂拳、于承惠醉剑、牧羊姑娘丁岚。哈哈。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9/15 02:41:03

    人的思绪应该是多面化,华强北并不是一句商战或者一声电子商贸就可以概定的。对于你的质疑,我感觉以华强北征稿主题回答你更为贴切。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9/15 02:41:30

    50万人次的日客流量,威震全球的电子产品交易,这不是华强北故事的全部,这只是华强北大剧的华丽大幕。大幕背后的故事,谁也无法客观纪实,或许借助“小说”这一文学形式,更能达至艺术的真实?

    分享到:Reader2013/09/15 09:33:02

    所以说你还是理解错了,华强北小说肯定以商战为主,而且侧重电子商战,是包括或不仅包括,但你是从不包括。人家写电子商战,但你的是水上漂、穿越、少林和尚功夫。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9/17 21:44:34

    君之所想,该去质问主办方,征稿主题为什么不直接注明:华强北商战!

    分享到:Reader2013/09/18 08:07:10

    作者还是没吃透小说征稿要求,既然你认为小说华强北可与商战或电子无关,那你怎不去问莫言:你的《红高粱》为什么不写打越南、鸦片战争或罗通扫北?帮你本文重新起个名《佛盗毒齐闯深圳》如何?

    分享到:书满院2013/09/18 10:22:15

    目前《岔道》已经进入海选了,表明主办方有初步认可。您这样揪着不放,其实已经超出了一个普通读者评论的正常兴趣,也丢失评论释放出来的应有的快乐。

    分享到:Reader2013/09/18 10:55:38

    我不敢评论了,受到恐吓了。从此封口!只能一言堂唱赞歌了,哈利路亚。

      回复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60积分2013/08/20 09:17:26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口的。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比如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上的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看完建英此文,不由想起作家柳青的这段话。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8/25 01:32:52

    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所谓的坎坷,不能真正成熟。在岔道口前,能迷途知返该是让人多么欣喜的啊!祝福所有处在岔道口的人都能找到正确的路线。问好老叟,远握。

    分享到:憨憨老叟2013/08/25 10:45:16

    别只问及握,俺需要拥抱,真诚的。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8/25 23:17:50

    友情熊抱一分钟,真诚的。

      回复
  • 分享到:道长34860积分2013/09/04 20:34:41

    老道一直守在海边.等英儿的<岔道>呢.知道迟早会岔到海里来的.梅子的命运真有些凄凉.倒没想到唯楚有材的英儿有才到了如此田地.语言细腻.逻辑性强.故事感人!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3/09/06 12:27:47

    问好宪姐,活在尘世,太多太多的诱惑,谁能抵御诱?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门槛
  • 红星社区 @七里老塞
  • 122
  • 3339
  • 26
  • 219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