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许你并不懂吃货
  • [25] [0]
  • 首届“雪丽阿姨奖”

 

蒜头是一个吃货,认识的人都这么说。而不管你跟他熟或不熟,你都能知道“吃货”二字就是对他最精准的定义。

 

初识蒜头是在2011年,那时我在国贸一家IT公司上班,公司很小,人也不多,蒜头就坐在我对面,隔着一块挡板玻璃。我一抬头,就能看到他那张正方形的脸,惊艳时光,温柔岁月。那时的蒜头是刚出校门的学生,青涩稚嫩但也无畏不惧,对所有人都亲切礼貌亦也疏离。比如他从不跟我们一起吃午饭,因为我们多是叫叫外卖吃吃快餐,但他却必定要出去吃。吃什么呢?肯德基。


在蒜头来公司一个星期后,我加了他QQ,自此也跟他熟悉起来。于是我知道了他家在厦门,他们家卖石头,他有两个妹妹,他妈脾气暴躁,他爸无微不至。他身上的衣服鞋子包包全是他爸操办,手机也是iphone4刚问世时,老爸去香港排队给入的货。于是他爸爸的形象就在我心中高大起来。他还会告诉我他爱吃汉堡爱吃薯条爱吃披萨爱吃肥羊,下班后会一个人走遍方圆数百里只为寻觅美食。可是这些都是我不爱听的,因为我对于“吃”并不在行。每当他说到“吃”的时候,我都会让他换话题。


某个中午,蒜头从KFC回来,拎着还没喝完的可乐坐电脑前跟我聊QQ。话题无外乎又是昨天晚上去哪里吃了些啥好东西。我说:“换话题吧!”


“好,换话题,你是哪里人?”蒜头问。


“湖北荆州。”


“荆州啊,荆州我去过,我前女友是荆州的。荆州的麻辣烫好吃,还有油焖大虾。嗯,还吃过驴肉。天上龙肉,地下驴肉,真是人间美味……”蒜头滔滔不绝。


我无奈,继续换话题:“我们可以说说我感兴趣的,比如你爸爸。”


“你对我爸爸感兴趣?”


“是,把你爸电话告诉我,我想当你小妈。”


于是,蒜头无语。


那一年的夏天,肯德基“第二杯半价”的活动不负众望如期而至。午饭时,蒜头邀请我和他一起去体验半价。我说没钱,蒜头说他请。原因简单,无关其他,就两个字:半价。


店里人很多,蒜头让我霸位,他去选餐。但位置有要求,必须靠近儿童乐园区。我坐在木椅上吹着空调等着美食看着小朋友欢笑,瞬间觉得世界多么美妙。


可是我对蒜头的强迫症感到好奇,我问他为何一定要靠近儿童乐园,难道他粗犷的外表下私藏着一颗未泯的童心?


蒜头轻描淡写:“这只是一个习惯而已。”


“如何就养成了这样一个好习惯?”我穷追不舍。


“小的时候,爸爸妈妈都忙,没时间做饭,我放学回家就经常去吃肯德基。后来大一点,就带着妹妹们去吃,吃完后她们在儿童乐园玩,我就在桌上写作业。”


我不禁感叹,我如那般大的时候,还在稻草堆里打滚,人家就吃上了国际美食。这就是差距。


“可是,为什么不是麦当劳?”我不耻下问。


“你不觉得肯德基比较好吃?薯条,汉堡包括可乐甚至是番茄酱?”


“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我是肯德基全球代言人。”


我不再说话,默默开吃,也没有告诉他我曾经在麦当劳的柜台要求买全家桶和嫩牛五方,然后默默滚出的故事,我想他应该会鄙视我。


吃完闲聊,谈及他前女友,我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回答:“读大学的时候去肯德基吃汉堡的时候认识的。”


“所以,约会地点也多是在肯德基?”


蒜头点头,我默然。难怪他自封肯德基全球代言人。


没过多久,我跳槽至华强北一家公司。办离职时,蒜头请我吃饭。他说以后抬头再也看不到我的脸,他很开心,所以要请我吃一顿大餐。所谓大餐是公司附近的小肥羊。虽然我对肯德基不是特别钟爱,但小肥羊却实实是我的最爱,特别是肥羊卷,蒜头涮一个,我就抢一个,两人差点打起来。那天晚上我们还叫了两瓶啤酒,吐槽老板吐槽同事,把酒言欢。聊到high处,我说:“反正华强北和国贸也不远,以后常来找我吃饭呀。”然后,蒜头就真的常来了。从国贸坐地铁到华强北最多要15分钟,午休2个小时的时间里,蒜头就过来和我吃午餐,然后再回去。至于午餐吃什么,当然还是肯德基居多,而至于坐哪里,当然还是儿童乐园区附近。


不知道大家有没发现,每过一段时间,网上就会爆出肯德基鸡肉变异激素催肥的案例。我问蒜头是否有担心。蒜头说那些都是无聊人士造谣,肯德基在中国这么火,如果真有问题,早会被驱逐出去。末了,还说自己是福建人,去过武夷山。我不解武夷山和肯德基的关系,后来百度得之,武夷山光泽县,有南方最大的肉鸡食品加工厂,是肯德基最大的养殖基地。亲临过现场的蒜头自然相信能吃到放心鸡。


那段时间,我和蒜头走得特别近,连周末也经常在一起,他陪我逛东门,我陪他吃美食。有天吃到肚子痛,蒜头迅速帮我找到一家KFC店解决难题。蒜头说,以后在大街上别找WC,直接找KFC更简单快捷。可我还是有点不舒服,蒜头说那就去我家休息一下吧。然后我们就前往嘉宾路——蒜头的“香闺”。


我躺床上休息,蒜头坐一边玩电脑,我看到他的QQ分组:超级二货,非常二货,一般二货,不是二货……诸如此类。我问二货们是谁?他说都是同学朋友。


“那‘不是二货’呢,分组里面怎么就只有一个人?”


“是我前女友,当初我把她分在‘一般二货’,她强烈抗议,严重声明自己不是二货,我就把她分到了‘不是二货’。”


“那我呢,我在哪个组?”


“同事组。”蒜头答。


我突然觉得“同事组”是一个非常没有感情的分组,我该不该告诉他,其实我想进“超级二货”的组?


等我觉得好一点的时候,我决定回家。蒜头送我去坐地铁,过马路时,他试图牵我的手,被我装作不经意地躲开。


回到家中,打开电脑,给蒜头发QQ:“我到家了,你在干嘛?”


“我在看《深夜食堂》,小林薰做菜的样子实在是太有魅力,推荐给你看。”


正打算回复,蒜头又发来一条消息:“我会永远记得今天,在大马路上,你是如何狠心地甩开了我的手,我恨你!”


我不禁哈哈大笑,回复:“你怎么不说我今天还跳上了你的床,而你无动于衷?”


“好吧,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请做在下的女朋友吧!”


“那我们结婚吗?”


“在下暂时还没想过。对在下来说结婚是很遥远的事情。”


“那还是把你爹的电话给我吧,我还是做你小妈吧。”


“……”


我弄不清蒜头是告白还是在开玩笑,但是我情愿相信这只是一个玩笑。当我还在读书的时候,我妈就跟我算过命,当时算命先生指着我说:“丫头,你千万不要找比你小的,特别是属龙的。”而蒜头恰好比我小1岁,恰好属龙。当然,我并非对算命深信不疑,我只是想得比较远,我家就我一个女儿,蒜头家也就他一个男丁,湖北福建,江汉闽南,千山万水山高水长……还是就此作罢。


一两场冷雨飘下来,深圳就冬天了。蒜头要离开深圳去北京,他说朋友在北京开了家公司要他过去帮忙。我们约在万象城的必胜客,那也是蒜头的钟爱之地。


那一天是不是平安夜我已经记不清,只知道店里装扮着圣诞树,放着Jingle Bell ,店员全都戴着圣诞帽。但是蒜头说那天是他的生日。所以而今我只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蒜头的生日,却记不起具体是哪一天,这就是我俩的交情。当我把土豆沙拉独自吃个光光我就差不多饱了,然后我就一手抱着奶茶一手抓着披萨,看着蒜头大快朵颐。蒜头说他也会做披萨,可是却不好吃。蒜头说我是他在深圳认识的唯一一个朋友,也可能是他关于深圳的唯一念想。


“那深圳的美食呢?你就不想吗?”


“北京也有肯德基,北京也有必胜客北京也有小肥羊。”


“北京也有妹子。”我和蒜头相视而笑。


苏东坡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可是肯德基必胜客开遍天下,所以蒜头选择辞。


罗宝线,大剧院地铁站,蒜头往罗湖,我往机场东。突然想起张靓颖的一首歌:“走到分岔的路口,你向左我向右,我们都倔强地不曾回头……”


我说:“我们这辈子还会再见面吗?”


蒜头高深莫测:“随缘。”


随后,两列地铁同时而至,我踏进车门,不曾回头。


2012年,我突然为逛街没人陪而感到惆怅。寂静的夜里,我给蒜头发QQ:“亲爱的蒜头,我想你了,你在干嘛?”


蒜头回复:“我在看《舌尖上的中国》。你们湖北的莲藕很好吃,是吗?”


“没有人陪我逛街呀,你为什么不在深圳呢?”我答非所问。


“你可以来北京。我带你去全聚德吃烤鸭,去东来顺吃凉糕,去三里屯吃羊肉串。虽然王府井的大街一到晚上9点就阴风阵阵,但我依然会带你去巷子深处吃最正宗的小吃。当然,我们还是可以去吃肯德基。”


“可是,我连你的电话都没有。你去北京那么久,也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我从不主动跟人联系,除非非打不可。我也没给我爸妈打电话,都是他们打给我。而且你随时都能在Q上找到我,还需要打电话吗?”


“你无情无义,没心没肺,唯一的羁绊就是吃,如此才觉不枉此生?”我突然有点恼怒。


“你不懂,我吃的是寂寞。寂寞的人需要在街上游荡,寻找美食来填补空虚。”


而后,我接到一个电话。我惊叹于来电者的地瓜腔变成了一口正宗的京片子。我说:“我去北京找你玩吧 。”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们Q的对话多半是这样:


“小蒜蒜,我想你啦。”


“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来北京的吗?我把屋子前前后后打扫了3遍,你怎么没来?”


年末,蒜头辞职回厦门,因为他爸爸去了意大利,他要回家看生意。他天天在QQ上跟我念叨着辞职,我能感觉到他的似箭归心。


“北京就没有让你念想的姑娘吗?”


“我走过大街小巷,再没遇到像你一样怪异的姑娘。”


“那可以让你爹地在意大利给那位怪异的姑娘也就是你的小妈带两双皮鞋回来吗?”


“……”


2013年,换号的蒜头依然没给我打过一通电话,我也没找他要。我在QQ上给他发送万年不变的开场白:“亲爱的蒜头,我想你了,你在干嘛?”


“我在看《孤独的美食家》。”


“蒜头,你孤独吗?”


“我不孤独,我有美食。我不抽烟,我不喝酒,我不玩游戏我也不去泡妞,我只能靠美食来慰藉我的心灵。”


“我去厦门找你玩吧。”


“厦门欢迎你,姑娘。”


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们的对话也多是这样:


“小蒜蒜,我想你啦。”


“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来厦门的吗?我把我家前前后后打扫了3遍,你怎么没来?”


年中,蒜头说要去成都工作。


“我有梦到你来深圳找工作。为什么突然想去成都,而不是深圳?”


“深圳亲戚太多,我不喜欢。成都号称天府之国,肯定有很多美食可寻。”


“你果真是为吃走天下。我很好奇,当初你去荆州,也是为了吃吗?”


“为了爱。”


短短3个字,却让我震撼,我一直以为蒜头不懂爱。我愣在电脑前,看着蒜头的QQ签名:“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突然发现,原来我真的不懂蒜头,不懂吃货。美食人人都爱,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被称之为“吃货”。吃货大多宽容和蔼,善良无害,他们不会有其他任何不良嗜好,他们也不会有时间去算计别人,因为他们每天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口腹之欲。你以为他们什么都没想,其实他们想法也很多。

  • 标签:深圳吃货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雪丽阿姨洗衣屋 打赏了100邻家币
  • 只因不才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勿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寒月孤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7/29 16:47:19

    虽有广告软文之嫌,但广告植入得不勉强,很自然。人物对话有点“二”,有点恶趣味,但这也算是作品的一个特色吧。“蒜头”这个吃货有特点,“吃”是他的最爱,但在“吃”的背后,他其实是一个重情的人,比如说在QQ分组里,“不是二货”这组里只有前女友一人;比如说“我”问“蒜头”到荆州是不是为了吃,他回答说“为了爱”。“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这样的“吃货”真可爱。

    分享到:卿酒酒2013/07/30 09:24:28

    谢谢评委老师的悉心点评。

      回复
  • 分享到:只因不才24640积分2014/02/21 08:56:04

    一位嗜好美食的吃货,必定是位懂得享受生活的主,正如作者所说,吃货大多宽容和蔼,善良无害,他们不会有其他任何不良嗜好,他们也不会有时间去算计别人,当然,现实生活中,典型的吃货更懂得洞察朋友、欣赏朋友,寻觅真爱,追求真爱。

      回复
  • 分享到:寒月孤星8010积分2013/07/29 17:03:25

    “吃货”很有爱,“吃货”也哲学。刮起的清新自然风,把“吃货”吹上了哲学的高度。不着痕迹的广告植入,全世界都知道,你又能咋滴?又有故事又有思想的一篇文章,再加上娓娓道来的爱与美食,不仅能享受这一份吃,还能感受那一份爱。蒜头是一个真正的“吃货”,那么将蒜头呈现出的作者毫无疑问也是最彻底的“吃货”。

    分享到:卿酒酒2013/07/30 09:26:05

    谢谢寒月孤星老师。

      回复
  • 分享到:勿语40880积分2013/07/22 11:36:27

    整篇文章看下来,有些很二的对话和诙谐的低笑点,出于预料的是结局给我带来的触动。吃不是他的最爱,而是因为寂寞才用吃来填补心里的那份空缺。“蒜头”的世界,我表示理解,甚至有些对号入座。开始我以为结局会成为小情侣,但是现在看来是不是情侣已经不重要了,作者想表达的无非是人们不懂的那个所谓“吃货”的世界。我很喜欢这篇文章,有种写出了心声的FEEI。

    分享到:卿酒酒2013/07/22 13:04:26

    我很喜欢你的评论,说出了我心底的feel.

      回复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60积分2013/07/19 16:50:25

    这篇吃货志,虽有广告软文之嫌,但却属有故事之作。

      回复
  • 分享到:吴春丽41350积分2016/10/29 14:07:51

    很特别的写作手法。蒜头是一个吃货,跟他聊天,说来说去都离不开吃的。这样一个如此钟情于吃的家伙,在去吃肯德基的时候,对位置却是有要求的:必须靠近儿童乐园区。为啥?因为小的时候,蒜头的父母都忙于工作,没时间做饭,他放学回家就经常去吃肯德基。后来大一点,他还要带着妹妹们去吃,吃完后她们在儿童乐园玩,他就在桌上写作业。更有意思的是,蒜头的QQ分组,“不是二货”这组里只有前女友一人,说明他还是一个很重情的人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4
  • 6300
  • 7
  • 11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