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霞
  • 点击:4899评论:162013/07/24 14:21
  • 收藏


我和阿霞相识得很偶然。

我刚来深圳那会儿住在白石洲附近,还没有找到工作,每天睡到日上三竿,衣衫邋遢,也没有仔细想过未来到底会怎样,只是得过且过地过这样一段慵懒的时光,幸而有老公的庇护,不用去担心衣食。我们住的地方是个筒子楼,匝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户型,人声狗声鼎沸,开了门就能看到隔壁邻居冲着客厅在晒脚丫子。

阿霞住在我旁边隔了两三户的样子,那个时候我还并不认识她,只有一次我开门去楼道的垃圾桶里倒方便面的时候见过她,娇小玲珑的身躯站在一个魁梧粗壮,手臂上还纹了身的汉子身边,那男人拿了两百块钱往她手里塞,她一个劲儿地推他,“不用,不用,快走吧。”瘦弱如细枝般的手臂还真的把大汉推进了电梯,我咂了咂舌,暗自揣度她大概是干那种职业的吧。

筒子楼的周边热闹得很,整一条街开了各色的店铺,每天都有小广告如雪片般地从门缝里面塞进来,其中不乏有印了爆乳露臀加上一串电话号码的,偶有一天就收到阿霞的广告单,她开了一家发型工作室,我看了看门牌号,正是阿霞的住所,罗列了她获得的奖项,还曾经是某家发廊的技术总监。也没有太留意,就扔在了角落里面。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我终于受不了了我自己,镜子中的人面色蜡黄,本来是精干的短发,现在全部散开来,半夜可以去装女鬼了,我得出去找份工作,或者去找间小店铺,做点小买卖,首先,要剪掉这头颓废的乱发,我想到了阿霞。我试探着去敲她的门,露出来的是一张精致漂亮的面孔,眸子像惊慌的小鹿一般眨了两下,竟然有比我还腼腆的人呢,我不由得主动热情了起来,自我介绍是隔壁的邻居,看到她发的宣传单,请她帮忙剪个头发,哦哦,她恍然大悟,忽然喜悦地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她恢复了干练的模样,手脚伶俐地给我洗头按摩,我们自然而然地聊了起来,她是河南人,来深圳已经有七八个年头了,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也另娶,她再也不觉得内地的那个小镇是她的家乡,反而是深圳给了她温暖踏实的感觉,“现在回到老家去,觉得哪里都不对劲儿,还是深圳好。“她说。

我对河南人有种本能的抵触, 不愿再和她多说,只是说刚来深圳想找个小店铺做点小生意,她却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来,从深圳的天气、粤式美食、美容健身到外贸小店,后来还热情地为我推荐南岸城的店铺,嘱咐我有空一定要去看看,那面的店铺价格便宜,我只是若不经心地应着好。她下剪刀很干脆也很自信,没多一会儿一个焕然一新的我出现在了镜子里,女生的短发是很考验发型师的功力的, 多年来让我在镜子旁黯然神伤的发型师不计其数,她却是让我眼前一亮。

“剪得很不错,多少钱?”

“呀,都是邻居,我这里又是新开业,就给个试营业的价格吧。”谈到钱的时候,她又恢复了那种略微害羞的神情。

总归是素不相识的人,她给了我一个折扣,我也不好意思起来,热络地说,

“我们都是邻居,那以后多走动啊。”

她笑着说好。

新发型果然给我带来了好运气,我很快从旧时同事那里接到了一个设计的活儿,在家里做起Soho来,每日足不出户,吃饭都是叫外卖到家里来,自然而然忘记了说过的要和阿霞多走动的话,深圳五月的天气已经热得像蒸笼了,在不足三十平米的空间,空气更是浑浊与憋闷,无奈只有敞开了房门通风,阿霞似乎是刚从外面回来,路过我的房间,有些小心翼翼地探头进来说,“你在啊,还以为不在家呢。”“在啊在啊。”我连忙寒暄着。

她有些开心并羞涩地笑了起来,

“一直是想找你来玩呢,一个人憋在家里好闷,看你整天关着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家,没敢敲。”

我瞬间想起了曾经说过要互相走动的话来,不禁有些尴尬,遮掩着说,

“哦哦,最近实在是太忙了。”

她的身子也随着探进来了一些,似乎是想看看我到底在忙什么,然而除了台子上面的电脑以外,毫无踪迹可寻,我是一名平面设计工程师,工作自然只要一台电脑就足够了,我本可以给她解释一下我的SOHO职业,可转念想到这和她的生活相差得太远,便懒得再张口,她见我不再说话,尴尬地笑了一下告辞了。

这天中午我叫的是必胜客匹萨,网上订餐恰巧多送了一杯饮料,我想索性将半个匹萨和饮料送去给阿霞,这样可以减少我失诺的愧疚,我们也算是开始走动了。阿霞看到我端着匹萨出现在她家门,很吃惊,“哎呀,这东西很贵吧,你自己留着吃就好了。”她忙不迭地推我,我暗觉好笑,她大约是不怎么去西餐厅的,不过是我一个人也吃不下而已,终于她拗不过我,在我热情的游说下,千恩万谢地接了匹萨。我送匹萨进去的空隙,向里面瞄了一眼,见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很懒散地坐在沙发上摆弄着她的发卡,似乎他们很相熟。

匹萨这个小插曲,我很快就抛之脑后了,毕竟这于我只是吃不完的食物,我更多记得的是阿霞房间中那个警察男子,那么之前在走廊里面碰到的纹身男子又和她是什么关系呢,看起来阿霞人虽娇小,却是黑白通杀了,套用一句时髦的话说,贵发型师圈真乱。

女人都有一颗善变的心,在剪了利落的短发之后,我在大夏天又生出了一个‘作’心,我要留长发,就这样,夏天在我的头发细细密密的生长中过去了大半,我和阿霞也没再联络。终于七月中旬的某一天,我又对颓废的长发生出了厌倦,而敲开了阿霞的门。

阿霞见是我,似乎是非常高兴,“怎么好久都没来了?”她热络地问候我的近况,我之前对她感情生活觊觎的心情还在,顺水推舟地问她,你怎么样,有男朋友了吗?她腼腆地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有,是华为的工程师,”看她的表情是很满足很幸福的。

我自然有些吃惊,她的男朋友竟然不是那制服男或者是纹身男中间的一个,而是华为的工程师,我和他的男朋友职业颇为相近,瞬间感觉我们的生活拉近了许多,她听到我也是名工程师,也很是欣喜,滔滔不绝地和我讲起她的男朋友来。

她的男朋友小段研究生毕业,刚刚进入华为工作一年多,被派去了非洲工作,他们两个聊以解相思的方式只有通过网络聊天,还要避开时差造成的不便,她献宝似的拿小段的照片给我看,是一个典型的理工男,看起来沉闷老实。

阿霞说,她就喜欢踏实的男人,工程师这个职业特别好,这个行业的男人都是很可靠,不会变心的那种人,她唯一担心的是他们之间学历的差距,她只读了初中便因为母亲早逝,父亲无力承担家用和学费而退学了,她说到这个的时候,眼角有些晶莹,“那个时候,我学习成绩很好的,都是班级里面的前两名”,随即却又笑了,“不说这些了,说这些也是没用了,不过这些年来,我还是相信无论做哪一行,都要不断的学习,只要不断的学习,你的生活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看着她时尚的妆容和温暖的微笑,我第一次觉得,这是个很温暖上进的女孩子,而不是我曾经想象的贵圈。所谓的贵圈不过是我自己的设定,也许那里并没有一个圈,而唯一能圈住的,也只有我自己看这个世界的心。

从这以后,我开始了和阿霞频繁的交往,我时常抱着一杯咖啡去她的工作室边喝边聊。

她聊得最多的还是她的男朋友小段,言语之间虽然甜蜜,可我总能感受得到她的一丝担心,因为她的男友还从未把她介绍给他的家人,虽然她的收入也不低,手艺也好,以后也可以憧憬着开一家像样的发型店,可是她没有念过多少书,似乎和他不是一个阶层的,而一个华为的工程师娶一个发型师,多少会有世俗的障碍。

我也只能告诉她,她的职业也是自食其力的,而且她技术那么好,以后赚的钱说不定比她的工程师男友还要多,她又那么漂亮独立善良,没任何理由她是配不起他的,她也笑着说,小段也是这么说的。我其实心中有些隐约地担心,她对理工男寄予了太多美好的憧憬,而一个男人人品的高下和他从事哪个行业似乎并无必然的关系。

她说,小段说了,八月份就申请调回深圳了,到时候就可以经常能见面了。

我说,我在深圳也没什么朋友,等小段回来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我当你是很好的朋友了。

她笑着说好。

八月份很快就来到了,因为丈夫在深圳的事业稳定,我们要搬到更大一点的房子了,搬家的那天和阿霞道别,她似乎很不舍,我顺口问她小段快回来了吧,就要八月底了,她的神情之间闪过了一丝黯然,“他说华为这边不让他回来,要拖到十一月份了。”

我忙着搬家,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安慰她,只草草地说,“终归是会回来的。”

和阿霞不做邻居了之后,走动得自然少了,忙起来几乎会忘记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可是那一天的突发事故,却让我没有想到会和阿霞又联系在了一起。我的父亲从老家来帮我带孩子,和楼下的邻居发生了矛盾,又因为言语不通,不能及时沟通,双方大打出手,混乱之中,对方的头被玻璃划伤了,缝了四针,对方不依不饶,我的老父亲被带去了派出所,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而且又是在人生地不熟刚刚搬来不久的深圳,所有有关警匪、黑社会、地头蛇的影片都在我的脑海中翻滚,我非常害怕我父亲遭受不公正的待遇,可此时我是求助无门的。万分慌张之下,我在微博上发了一条求助的信息,我很想知道这种情况,我父亲要受到什么样的处罚,没有想到,十分钟后,我接到了阿霞的电话。

她似乎也很着急,“安安,听说你爸出事了,我认识个沙河派出所的民警。”

我在瞬间想到了那天沙发上摆弄发卡的警察。

她似乎有些纠结的犹豫,“我本来是不愿意求他的,唉,他对我有点意思,我平常都避着他的,不过这也没办法了,你先到我这儿来吧,我带你一块儿去找他。”

这样的民事纠纷其实自是有它的一套处理程序的,也算不上复杂,不过在我惊惶失措的时候,阿霞第一时间站了出来,这让我非常感动,我在大城市生活了很多年,渐渐有些麻木和冷淡,对人也永远保持着戒心和距离,可那一天,我的心却被阿霞戳出了一个柔软的洞。

我紧紧地咬着嘴唇,良久,说,谢谢,谢谢,谢谢。

阿霞似乎对我的客气很不自在,连说没事没事儿,后来她拉住了我的手说,“你知道吗,妈妈死后,我过过一段寄人篱下受人白眼的日子,我很珍惜每一个对我好的人,那天你送匹萨给我吃,我特别感激你,别人对我好,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的。”我几乎要流下泪来,我随手给人家的我吃不完的匹萨,却成为了她心心念念的。

我的心中似乎有座城轰然崩塌,那是水泥堆砌的,冰冷的机械的,麻木的和无情的。

时间指向了十一月份,小段终于还是没有回来,阿霞趴在我的肩膀上断断续续地抽噎,“我以为理工科的男生都是很老实的,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还是被我猜中了,阿霞说,“小段说留在非洲那边多几年才会有更大发展,”而阿霞已经接近三十岁了,她根本等不起,“他觉得我们不合适,他可以直接告诉我的,他却骗我他没有回来度假,我明明看得到他的QQ地址是在湖北武汉的。”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荣誉奖项
  • 文章评论
  • 在作者眼里,阿霞是个暧昧行业的女子,但随着互相了解,发现自己完全错看了她。世俗偏见在生活中的力量可见一斑。最终恰恰是阿霞给了作者危难中的帮助。作品有一定生活积累,语言干净,在表面的直线叙事中,注意到情节的起伏回旋。
  • 回复
  • 小说有一定生活积累,但特别要注意细节。提出两个供作者参考。一、既然自己和阿霞是邻居,那么想去她的工作室还需要再去那张广告单吗?而且还“所幸”找到了;二、第一次见到阿霞和高大男人时,对他的描写只是“魁梧汉子”,后面突然概括为“纹身男”,缺乏呼应;三、“我一直咬着上嘴唇说,谢谢,谢谢,谢谢。”,不知是否试过“咬着上嘴唇”是什么样子,而且还能说“谢谢”。
  • 谢谢胡老师的指点,收到批示,这些不当的地方马上整改,呵呵。
  • 回复
  • 语言生动,叙述也干净利落。且有感染力。阿霞的形象是一步步清晰起来的,让人有读下去的欲望。到最后,一个漂亮,善良而又懂得人情世故的阿霞便跃然纸上。作为一个男人,我觉得那个华为男实在没有眼光。失去阿霞,便失去了一个好女人。要知道,在咸水湖里泡过的女人,比金子还贵呢!
  • 单身否,需要介绍吗?
  • 呵呵,大叔了。不敢奢望。
  • 回复
  • 人物塑造得比较成功。“我”一开始戴着有色眼镜看待阿霞,到走近,疏远,再到走近。在城市的钢筋水泥中生活,人与人之间好像天生就有那么一种隔膜,要走近、熟悉、理解一个人,何其难哉!像阿霞那样热心、善良、感恩、执着,在深圳漂着、单着的女子,又何此她一个?她们要求不多,却总是错过。管中窥豹,从阿霞打开的这道口子,似乎窥见了剩女世界的一些隐秘。
  • 费老师,你什么时候才能夸我接地气呢?
  • 回复
  • 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女孩,从各地寻梦而来深圳,在沉沉浮浮中,不知不觉到了恨嫁的年龄--这就是剩女了。她们的内心世界,从来没有人走进去过。因为她们是一个一个的个体,外人根本无法真正走进她们一层层精心包裹的内心世界。此篇从对剩女阿霞的个体印象中,欲对深圳剩女进行感性描写,进而探究,但是也似乎只道出了表面现象。像这种题材的文章,有过同类型感受的文友们不妨多写。
  • 我这块砖是抛出去了,玉们快点来吧,呵呵。
  • 回复
  • 在深圳像阿霞这样的女孩子,其实并不止她一个,她只是一个代表。“我”一开始误会了阿霞,以为她是“坏女孩”,但随着慢慢地了解,终于知道她其实是个善良的好女孩。人跟人的交情大抵相同,都是礼尚往来的。“我”第一次去阿霞的理发店剪头发,她却给“我”打了一个折扣,因此,有一回,当网上订餐恰巧多送了一杯饮料,“我”就将半个匹萨和饮料送去给了阿霞。阿霞,在“我”父亲陷入危难时主动来给予帮助的那个情节,令我最感动
  • 阿霞很有主见。有个开发廊的老板追过她,人家可是成功人士,在深圳有房有车,开了三家连锁发廊,就因为阿霞对他没感觉,两个人成不了。虽然理工科的男生跑了弃阿霞而去了,但阿霞是个好女孩,她很快会遇到美好的爱情
  • 回复
  • 接地气的文字。我能这样夸一下吗?哈哈。顺恭喜入决。
  • 哈哈,谢谢大生哥!
  • 回复
  • 妹妹的文笔不错,我们当学习之。
  • 回复
  • 整个行文自然,流畅,有一点欲扬先抑的手法。阿霞的形象是通过“我”对她的逐步认识而完整的展现在读者眼睛的。作者在不经意的叙述中,就写活了一个人物。很喜欢这样清新的语言风格。
  • 回复
    • 道长34860积分 2013/08/01
    • 分享到:
  • 小橙的文笔我喜欢!
  • 谢谢宪姐
  • 回复
  • 读过,很流畅的语言,很善良的剩女。
  • 回复
  • 写得挺质朴挺好的。我与阿霞一样,同为深圳剩女。另外,希望作者加我的QQ呀,有可能有有业务需要全作。33704565
  • 回复
    • 云朵2670积分 2013/07/24
    • 分享到:
  • 在深圳像“阿霞”这样的女孩很多。但愿能读到更多这样美文。
  • 回复
    • 勿语41320积分 2013/07/24
    • 分享到:
  • 一个女孩为梦而来,即使单着,漂着,也不想在深圳把梦丢掉。这是很励志的一篇文章,从“我”的角度描写和刻画了“阿霞”这个深漂剩女的角色。在深圳不仅是“啊霞”,所有人都一样的。梦而来,即使单着,漂着,也不能把梦丢掉。不过标点符号要注意哦。
  • 呵呵,注意注意。
  • 回复
  • 引号貌似有问题。
  • 呵呵,是的,因为是在公司用邮件写的,标点乱了:)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6150积分
  • 4星
  • 4钻
  • 简介:新深圳人...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9800
  • 11
  • 6150
  • 作者:笑谈一生
  • 邻家币:5043200
  • 评论:15
  • 点击:1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