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岸(短篇小说)
  • 点击:4221评论:182016/05/30 10:57

妈妈,如果你不介意,我长大的时候,要做这渡船的船夫。

——《对岸》(泰戈尔 印度)

很小的时候,她心里就装着不少问题。

她常常问母亲,我为啥叫麻小美呢?为啥不叫刘小美呢?母亲要么不回答,要么回答得含含糊糊,这事儿?问你爷爷去!渐渐她明白了,哦,爷爷姓麻,爸爸姓麻,所以我也跟着姓麻!爷爷跟父亲一样,话少,成天只知道干活,脾气也不好,爱吵爱闹。

那年夏天吧,大伙儿去庙坎上乘凉,有天半夜,她被刘小五弄醒了。刘小五揪着她的小辫子,来到庙门前的槐树下,要她蹲下,一起尿尿。尿完,他问她,世上什么狗不咬人?她摇摇头,觉得莫名其妙。世上哪有不咬人的狗呀?

笨蛋!他点点她脑门儿,天亮问你爷爷去!

天亮后,回野鸡岭的路上,她扯着爷爷的衣角问了小五的问题。爷爷抡着巴掌,满脸通红,吼她,以后再问,老子一巴掌扇扁你!

那一整天,阳光白白的。麻小美坐在庙门前的槐树下,用玉米杆儿搅和着地上的泥沙。这泥沙在阳光下,还散发着尿臊味儿呢!当尿臊味儿在原野里散尽,当槐树上的知了不再歌唱,她便觉得有些倦了。她直直地盯着刘家河对岸的县城,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样子显然跟她的年龄不符,可是,在这样的夏天,在庙村里,谁又会把她的年龄与样子结合起来思考呢?她托着小脑袋,似乎看见了城里的父亲。这些年,天一亮,父亲就去了城里,他总是很忙,总有盖不完的房子,他好像从未带着她去过城里。城里可好玩了,母亲和爷爷常带她去,买一身漂亮的花衣裳,吃两串喷喷香的麻辣烫,坐几圈呱呱叫的碰碰车,骑一骑转着圈儿的电动木马……啥都别说了,城里呀,那女人走路才好看呢!屁股滚圆滚圆的,像扣着个洗脸盆,头发弯弯扭扭稀奇古怪的,像个外国人。母亲天天去城里,屁股咋没那么圆呢?头发咋不染一染呢?母亲不像个城里人!长大了,我也要做城里人!陈小五,你知道吗?城里多漂亮呀,比童话还漂亮!你看那一排排房子,五颜六色的,火柴盒一样,码得整整齐齐,越码越高,越码越多,越码越近。这是麻小美白天看到的景象。到了晚上,庙坎下是另一番景象。晚饭后,除了偶有蛙鸣虫叫,野鸡岭便几无人声。有那么几个小哥哥小姐姐,或搭船去了对岸城南,或骑着摩托绕过庙村下了城北。唱歌的、跳舞的、边跳舞边唱歌的、喝酒的、打麻将的、边打麻将边喝酒的,无论姑娘或小伙,都能找到乐趣。那些上了年纪的、少不更事的、第二天还得赶去城里干活却又舍不得开空调的,便裹了凉席,扛了竹椅,提了茶壶别了烟杆,顶着玉米杆扬下的花粉,爬上庙坎,在庙门前的操场上或躺或卧,或说或笑。操场近年打了水泥板,滚烫,已有人提前从庙坎下提了凉水上来,满地冲洗过了。庙子不大,一进两间,瓦房,里面就供着一尊观音。那观音菩萨,不知何年何月被人塑了金身,亮锃锃的,恰好对着小美的教室。庙小,没什么名气,偶有香客从西津城过来,留下苹果或甜品,供在菩萨面前,大人们便一再警告自家娃娃,菩萨盯着呢,可别动,动了肚疼,做恶梦。于是谁都不敢动那桌上的供品,包括刘小五。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对岸短篇小说作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张夏打赏500,共计500
  • 2016-06-08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6-06-02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6-06-02
  • 若尘打赏500,共计500
  • 2016-06-01
  • 李双鱼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6-05-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请将该文转非参赛区,谢谢!
  • 回复
  • 今天总算抽空读完了老段的新作。这篇小说,老段确实尝试了新的写法,以孩子的视角观察人世,其间原本纠结复杂、烟火缭绕的人生,被小美一双心眼看过之后,就变得简单清澈了。这是城市与乡村的交战,是欲望与欲望的交战,也是一丝爱情与善良发出的亮光。人们在两岸之间打量、来往、奔波、变幻着心事与思想,努力适应着时代给予自己的崭新角色,或纵情得意,或无所适从。行文上非常简洁舒续,却很有力量,很容易抓人,而且抓的是心。
  • 谢谢书生精彩点评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6/05/31 17:28:25
    • 分享到:
  • 本来是颇为残忍的事件,但老段换了儿童的视角,一下子变得温情脉脉起来了。所有存在的竟变得合理起来。不过,生活在残酷之外,还是给了人一点念想。跟观音菩萨许个愿,就是这点念想。也唯此,让读者如哽在喉。
  • 难得楚桥兄写这么长的评论,是要饭的节奏吗?
  • 少了个“盒”字。要盒饭!
  • 回复

    • 李双鱼2童生2016/05/30 17:02:37
    • 分享到:
  • 许久没登录邻家了,生活琐事杂陈如麻。老段仍是那个默默在文字里耕耘的人,勤快、执着、扎扎实实地像一个“农民”在文学的土地深耕、播种、浇灌,顺其自然。花落果熟,这份收获来之不易。所以他珍视文字,也敬畏文字。我敬佩老段,向老段学习!
  • 回复

  • 老段还是写这样的短篇吧,语言也简洁,有点特色,脉络清晰,好看多了。生活是残酷的,有时鬼使神差来了个大转弯,也不去管合不合伦理,但也使人在绝望中又播种了希望。大半年过去,睦邻文学还没有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在这热的夏天来邻家社区文学试探一下,读了这篇文字,如迎面吹来一股轻风,感受到了一阵阵清凉。
  • 谢谢李红这么热还来读小说。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6/06/02 16:55:01
    • 分享到:
  • 什么狗不咬人?原来麻小美的爷爷叫麻狗,是不咬人。作品以麻小美的视角描写了他们一家 的生活。爷爷和奶奶的枯木般的晚年,他们忍耐并无奈接受妈妈和清平叔的纠缠的暧昧关系。小美是清平的女儿,这使得这一家和清平叔叔有着千思万缕的扯不断的关系,于是有了讨要抚养费的事情。小美爸爸去城里工作,在作品里几乎不露面。对岸是有着希望的庙宇,可以祈祷,也可以许愿。对岸,有着希冀的火光。是作者在幽暗的生活中添加的一抹亮色。
  • 谢电击老师点评

    回复

  • 中午饭后,认真读了段兄的新作《对岸》,颇有意味的一篇作品。通篇以孩童的视角切入故事,其独特处在于透明而逼真。作者行文老道,叙述流畅,沉重的主题让人读后感觉心里直堵塞得慌。对岸,河的两岸,而庙村,作为承载着这条故事的河流,一头盛着幸福,一头盛着伤悲,始终无法让你触及彼岸,不致极端,不致绝望,但希望的光仍是那么渺芒,比如菩萨。欣赏佳作!
  • 谢谢建英精彩点评

    回复

    • 若尘5进士2016/06/01 00:54:38
    • 分享到:
  • 先点赞,改天再抽空细读。
  • 谢谢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07
  • 117984
  • 97
  • 1970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