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尾过了是年头
  • [32] [0]

那是2006年除夕的头天下午,周德才的女人跟王桂花在堂屋里说说笑笑的,说着说着就出了门,朝桂花家走去。

这些日子,这两个女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周德才顺耳听听,倒也听出些名堂。桂花说,开了年想跟端阳去深圳打工。端阳娘的意思呢?缓缓!要是哪天马一民走了,万一寻个合适的人家呢?万一对方条件好呢?说不定就不用出去了!后来端阳娘又说,河对面张木匠就挺合适的,他女人前些年在深圳出了事,手头松活,是个好去处,大年初一都得空,去街上相相呗!她说着说着就给张木匠打了个电话,然后就领着桂花出了门。

入冬后,桂花有事没事就来周家串门,周德才以为年关了她来收帐。那帐是盖房子欠下的,不多,桂花也没多的钱借出来。后来他又想,人家桂花哪是这种人呢?说好端阳从深圳回来就给她的!哦,原来是自家女人在替她操心那一码事!

女人间的事,周德才懒得多想!他心里装着好多事哩!

心里一有事,他就去楼上望望。

那大半个下午,周德才呆楼上没下来,一直望着远方,望着望着天就暗了,望着望着就打了个寒颤。过年了,化雪天,冷,旧军大衣的扣子快掉光了,风兮兮的,他这才俯身勒了把老谷草往身上围。谷草不够长,草头草尾能够着,就是打不上结。

草码在门角的砖堆上。新粉的屋子尚未干透,又碰上这雪后绵绵阴雨,墙壁上便布满了水珠珠。石灰味儿夹杂着陈年稻草的霉味儿,一到傍晚更令人不安。

雨下着下着就变成了雪粒子,越下越密,打在瓦片上,时而清脆时而模糊。天空越来越来暗,远方的县城已模糊,一条弯弯的小路朝南伸去,终归消失于裤裆湫对岸。周德才按亮日光灯,又打了个寒颤。那谷草里居然有动静,一拨拉,露出一只小鼠崽。他扬扬手想一巴掌拍下去,目光却落在了它骨碌碌的小眼珠上,又不忍。

过年了,自生自灭吧!周德才想着便撩开衣摆,兜起小鼠崽正要下楼,小旺上来了。

“天没黑尽就开灯,浪费!”小旺推开爷爷,伸手关灯,却够不着,又垫上两块砖头。

周德才不禁笑笑。

小旺下楼时,小黑汪汪汪叫了起来。 周德才以为儿子到家了,踢小黑时,鼠崽掉到了地上。

进屋的却是村长四麻子。

“请麻公公坐!”周德才吩咐完小旺,接着说,“想买点谷草种蘑菇,问来问去才在桂花家收回点陈草,还带回一窝耗子!”

“端阳到家没?我来拿东西。”四麻子说。

“你还有脸提端阳?过年了本来不想说你的!那莉琼好不容易怀上了,从深圳回来准备坐月子,你硬把人家送去镇上……”

周德才正说得起劲,端阳到家了。

“奶奶呢?”端阳跺跺脚上的泥,问小旺。

“去桂花家了。说是初一去街上看人。狗咬耗子!”

“就是!马一民还躺床上呢,也不怕人家笑话!”四麻子笑笑。

“你还知道马一民躺床上呀?你就不怕人家笑话?”周德才爱踩四麻子的痛脚。

“老哥又扯远了!哪有的事?”四麻子笑笑,转身对端阳说,“我来拿东西。”

端阳从包里摸出一个缠着透明胶的方盒子。

“啥把戏?”周德才问。

“小三带回来给小菊的,我哪晓得?先拿回去!”

四麻子刚出院门,唐老幺就骑着摩托过来了。

“听到狗叫我就晓得端阳到屋了!走,去我家喝酒!”

“把四麻子也叫上!你不是想承包后山的马路嘛?勾兑勾兑!”周德才说。

“我去喊。”唐老幺说着就去了四麻子家。

开门的是小菊。

唐老幺眯眼盯着她,想把手伸过去。

小菊拧一下他耳朵,压低嗓门说:“急啥?小三捎东西回来了!从此往后没你的戏了!”

“东西?啥把戏?”

“要命的家伙!”

“手枪?”

小菊摇摇头。

“耗子药?”

“他才没那么傻呢!你打开看看嘛,好家伙!”

“就这把戏呀?”唐老幺打开盒子,裂嘴一笑,“又不是没见过!”

他不但见过类似的把戏,还玩过。几年前吧,妻子杜鹃嫌工地上累吵着去了深圳进厂,可去了又不习惯。家里突然没了女人,唐老幺也不习惯,便跟工地上的老王去城里转了一圈,买回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胶皮皮。半年后杜鹃从深圳回来,似乎长了见识,也不知从哪里听来风声,硬把小菊跟他扯一块儿。两人吵了几架,她又去了深圳。小菊的男人小三在外头好些年了,很少回来,这唐老幺先前对她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法,可人家毕竟是麻村长的儿媳妇,不看佛面看僧面,得顾忌点。但自家女人偏要朝这方面扯,还整得风声四起,唐老幺就随她去了。后来工地上一忙,他就叫了小菊去打杂,一来二去就真有些扯不清了。但这事儿终归让小三知道了,他从深圳捎回话:老幺,莫把老子惹毛了!话归话,这么些年过里,也没听说小三被惹毛了没有。但那时王桂花是劝过老幺的,说小菊在深圳就那号人,这些年守在家里跟公公住一起,闲话一大堆,你又何必趟这潭浑水?唐老幺说大哥莫说二哥两个麻子一样多,你在村里的闲话还少吗?守着一个瘫子一个傻子,不如跟我过日子!王桂花说我就劝劝你,你还真是想多了!

唐老幺这么想着,王桂花就到了麻家院门口,身后还跟了两个人,一个是端阳娘,另一个男的不认识。

王桂花对那男人说:“就这么说定了,年一过我就去深圳,这事儿,得等,慢慢等,急是急不来的!”

男人点点头,散支烟给唐老幺,便打着手电朝黑水河走去。

这时四麻子从菜地里回来了。

唐老幺把那支烟递给四麻子说:“端阳回来了,高兴!都去我家消夜!”

四麻子看看王桂花,笑笑说:“我正想找你说点事儿呢,走,都去都去!”

“我不去!吃人家的嘴短!过完年我就去深圳了,免得别人东一嘴西一嘴!”小菊说。

“你早就该出去了!”四麻子说,“那你把闩好门哈!过年了贼娃子多!”

“雨天路滑,你也别忘了带上铁棍!”小菊回应道。

端阳娘似乎想起了什么,哈哈一笑,王桂花和唐老幺跟着笑,四麻子和小菊没笑,脸却红了。

其实在裤裆湫,四麻子想扒小菊的灰已不是秘密了。谁都知道,他左边的第二条肋骨就是被小菊用铁棍儿给敲裂的!

在裤裆湫,一般人家的新楼盖两层,小工头唐老幺盖了三层。女儿小晴还算勤快,这屋前房后被她收拾得干干净净。

快到唐家时王桂花接了个电话,她转身对唐老幺说:“我得马上回去,给马一民煨中药。他又在床上哭天喊地了!”

端阳娘赶紧扯住她的手说:“端阳还没给你钱呢!过年了多少得还点!”

端阳低着头,没理她俩。

“钱没得话总有一句嘛!脓胞!”周德才说着点了点儿子的头。

“急啥呢?反正年后我就去深圳了,到时再说嘛!”

“挤火车,累,胃不舒服,我先回去睡一下!”端阳站起来想往回走,被唐老幺拦住了。

“进去坐坐嘛!桂花事多我就不留她了。”唐老幺说。

“工资没结,实在不好意思哈!”端阳抓住桂花的手说,“我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是带人去深圳!”

大伙儿等桂花走远了才继续上路。

四麻子喜欢喝酒,可喝不了几口话就多了。

“这些年,桂花确实不容易!”

“哪个容易?”唐老幺说,“就李大炮容易!这后山的马路还给他承包?”

“刘书记的意思!”

“你三天两头往桂花家跑也是刘书记的意思?”唐老幺边说边笑边笑边散烟。

“莫瞎扯!我正给桂花张罗着呢!说好初一去街上看人的,那张木匠就是等不及,天快黑了还从城里跑过来!这桂花嘛,又不给人家一个准星!”

“就你多事!人家马一民出事前多好一个人呀,这种事你也敢想?”

“我想想怎么啦?你还做呢!”端阳娘白了四麻子一眼。

“就是!”周德才嘿嘿一笑说,“这桂花和小菊出去也好,免得在村里惹事!”

“跑两年就别跑了!”四麻子转身对端阳说,“你看李大炮,大棚搞起来了,明年还要养母猪,每头补100元呢!”

“帐都没还清,能不出去吗?小三还叫多带几个人呢!”

“就是嘛,厂里活路多轻巧!小晴也去,都十五岁了,去年差点就跟小芳去了浙江。”

“幸好没去!”四麻子说。

“那何小芳,听说搞传销被抓了。老汉何示仁在坐牢,妈又改嫁,弟弟冬至整天小偷小摸的,哪像个家嘛?”周德才说。

小晴上完菜一直坐门槛上,没跟大人搭白。

“没见过世面。”四麻子对小晴说,“深圳可不比咱裤裆湫哦,那是楼挤楼人重人重的!是不是端阳?”

端阳捂着肚皮皱皱眉说:“小晴小了点,得问问三哥,收人他说了算。”

这酒一喝就是半夜。

四麻子拄着铁棍走小路,他说还有事情没给李大炮交待清楚。大炮的菜棚子在西河边。裤裆湫三面环山,朝县城那面是黑水河,黑水河被后山一挡就叉开了,分成东河和西河,像男人叉开的两条腿,这村便有了这么个形象的名字。裤裆湫地肥水美,离县城近,东、西二山已被规划为旅游区,新农村搞在这里,显眼。唐老幺家的房子原本也规划在西河边的,但他坚持建三层,镇书记刘猫儿觉得不和谐,就让他建在了东河边。

四麻子沿着小路没去大炮的菜棚子,拐弯去了桂花家。桂花家是全村唯一没改建的。多年前,她和马一民去深圳打过工。据说有天晚上,马一民从宿舍三楼跳下去就瘫痪了。这王桂花也不知咋整的,后来生下了马驹,一过就是十四年。马驹挺像桂花的,白白净净,就是长年口水不断,流得胸前一片湿,还有点呆,见人就笑,大家都叫他马傻子。桂花也不介意,自己跟着大伙叫。这些年她就守着父子俩,没再外出打工。搞新农村前,她不但种好自家的地,还把何冬至和唐老幺家的地全收来种了,白天黑夜地忙,又黑又瘦,不像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后来退耕还林没地种了,她便去村里打零工。雨天呢?就去大炮的小店打麻将。王桂花长得周正,人也机灵,学啥都快,在小店里还经常赢钱,后来就去镇上打。可镇上的麻将哪是她能打的呢?没两年,两口子在深圳挣的钱全洗白了,以至于后来建农民新村也只能眼巴巴盯着。但村长四麻子还是帮她的老屋粉得白白的,过年时,多少弄点钱给她。她能从麻将桌上退下来,得感谢周德才那一巴掌。周德才骂她,一个妇道人家,成天死在牌桌上,成何体统?

四麻子在桂花门前站了一会儿,想敲门,却听见屋里有男人咳嗽,又不像桂花的男人,便赶紧退回到竹林里躲起来。

出来的居然是李大炮!

等李大炮走远了,四麻子才再次来到门前。

开门的不是王桂花,是马傻子。马傻子并不看他也不说话,抱着一只小花狗笑滋滋的,一个劲儿地玩它的小鸡鸡。小鸡鸡尖尖的,胀满通红。

王桂花在正屋坐着,头发很乱,外套胡乱地披在身上,也不招呼四麻子坐。厢房的门都关着,隔壁马一民打着夸张的鼾声。

“年货备齐了?”

“没!穷人家过年,又不是乡上开大会,讲啥子排场?”王桂花拢拢头发穿好外套,双手揣怀里,恨了一眼儿子。

马傻子丢下小花狗,进了自己房间。

  • 标签:中篇小说 雪落裤裆湫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郭建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打赏了5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红红的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曾楚桥5750积分2016/06/16 18:20:25

    一个中篇分成两部分来写,这两部分内容还联系得不太紧密,只有老段才敢这么干。我想他敢这么干的理由可能是出于他过于强大了。他觉得他的唠叨处处趣味十足,让你不看就后悔。有没后悔,先拉下不谈。谈谈叙事,在叙事上,老段是有想法的。至少如此绵密的叙事,能让人看到老段的野心。这么干的好处是生活味儿十足,不好的地方也明显,就是让人喘气的机会也没有。短文还好,长文嘛,就考读者的耐性了。毕竟像我这么有耐性的只是少数。

    分享到:段作文2016/06/16 20:43:22

    晚上与楚桥兄好好聊了这个小说,确实,这个小说得多读几遍才能理出头绪。这几天忙完后,重新理一下,毕竟这么有耐心的读者是不多的。

      回复
  • 分享到:段作文18930积分2016/06/12 21:30:18

    这个中篇写于数年前,初稿较粗糙,先前忙于工作,一直搁着,也未敢贴出来。端午三日,无聊,翻出来花半天改了改,就贴上了。上午点开,发现仍有多处错漏之处和废话,下午四点通篇细看,终于改定。改小说比写小说累。近三万字,起初觉得人物繁杂,无主次,故事也比较散。改后,通篇读下来,男女主人公己明晰,主线也清朗一些,虽然仍贴着生活,一些情节也较为老套,但落于人物身上,倒也是那么回事。短篇讲气,中篇说事,

    分享到:段作文2016/06/12 21:34:40

    邻家需要更多实力中篇,若每年有几部能拍成电影,想必影响会更大,走得更远。这是邻家和邻友们努力的方向。中篇于我更是学步,但我期望一步一步踩稳。读书少,写作越发吃力,敬请各位指导。

    分享到:段作文2016/06/13 11:50:59

    谢谢红印章,谢谢小妹及时换上修改稿。

    分享到:细雨2016/06/14 15:22:58

    “再不屙我就胀死了!”佳琦说着便拉开裤链,却蹲不下去,尿水只好顺着裤管流。读到了这里,笑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红印章的了。

    分享到:段作文2016/06/14 19:33:26

      回复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6/09/18 10:38:05

    我在想一个比喻,文学和历史的关系。总算有了,是情人和老婆的关系。把文学放历史前头,说明,我是重文学的。一般说,文学和历史是互补的,相安无事,但有时,也敌对,会相互执了刀打仗。历史会故意语焉不详,如打工前30年的事儿,在磅礴的宏大叙事里,只成了一个淡略的逗号,也许,这才有了打工文学的创作驱动和话语诉求,那些血泪交织悲喜交加的细节才丰盈了那段主流叙事外的历史空白。老段是补这个空白的一个工蜂式的写作者。

    分享到:段作文2016/09/18 12:38:45

    谢谢郭评委提名!

      回复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6/09/18 10:39:51

    继续打小广告,打上瘾了。 招聘启事 深圳市大道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想邀请有想法的您(数名)加盟: 1、不管你来自何方,文凭什么,性别是啥,最好年轻点,别像我这样老; 2、有好的文字功底,别只会写小说、诗歌啥的; 3、懂微信公众号等新玩意的制作和推广,最好有成功个案。忘了,还懂做PPT; 愿者面谈。宝安沙井街道中心路福兴大厦10楼大道文化 联系人:郭建勋 电话:13715242498

    分享到:段作文2016/09/18 12:41:26

    这广告的联系电话可靠么?试了试,是空号。

    分享到:段作文2016/09/18 12:42:01

    不是空号。

    分享到:红红的雨2016/09/18 15:51:53

    只要会做事,像你那么老,有什么不妥呢。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6/09/10 22:33:21

    小说放到二十年前,可傲视群雄。哈哈,作文兄又出大作,佩服

    分享到:段作文2016/09/10 23:40:39

    这小说放到二十年后,依然鸡立鹤群。谢谢廖兄点评

      回复
  • 分享到:红红的雨23830积分2016/06/14 16:17:43

    终于读完了,很久没有在邻家读这么长的文字了。老实说吧,还是有些杂乱,人物众多,但没有一个人物把我吸引住了,因为都没有个性。脉络并不怎么清晰,情节不怎么紧凑,有些松散啊。对与不对,但给我的就是这么个感觉。时间跨越了好些年,王桂花再去深圳,就是有些想搞清楚:马驹是谁的儿子,这荒唐的打工岁月,酿成的果子。读到最后才有点感觉,但就雪停了。

    分享到:红红的雨2016/06/14 16:25:21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读文学作品了,在看别的书,来邻家感受一下,重温过去那热火朝天的邻家社区文学繁荣的景象,我是快乐的!

    分享到:段作文2016/06/14 19:37:24

    多来邻家逛逛,要没这,咱们还不认识呢!小说是有点散,把一个村的人差不多网罗完了。😁

    分享到:段作文2016/06/14 21:37:39

    主要人物大概就是桂花和端阳吧。如果硬要找出故事核,大概是留守儿童。当然,原本意图是尽里把故乡与他乡的生存图景揉成团。

    分享到:段作文2016/06/14 21:44:01

    故乡的部分节奏较散慢,可能与季节、老人们的生活习性有关。夸度长达十余年的悲喜,要有机地串起来,确实有难度。人物性格倒是有,过分强调这个,会显得脸谱化。当然,他们有其共性,就是隐忍。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05
  • 5700
  • 93
  • 189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