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家公敌


1

寒流不期而至,气温骤降。经北风一吹,弥漫在城市上空的雾霾便消散开来。大团的冰凉渗入楼宇的身体,所有的玻璃窗像是长了毛,灰蒙蒙的让人猜不透。

柳正直躲在其中一扇玻璃后面,朝自己的影子点头微笑,露牙八颗。这笑容是国际化标准。如果不是身材偏矮的话,柳正直应该算个美男子:五官清秀,皮肤白皙。

刚涂的口红过于艳丽,对一个已年届四十的男人来说,实在有些滑稽。只是,只是,他现在太需要一个红嘴唇而已。

此刻,他将目光穿过自己的身影,鸟瞰着整个深圳,向那个模糊的繁花世界撅起了嘴。

满城的房子奇形怪状,正在野蛮生长。相比之下,市民中心显得单调而又乏味,就像一只蓝色巨鸟被冻住了翅膀。

唉,在深圳,等来一个像样的冬天可不容易。

柳正直迫不及待地全副武装着,羽绒袄、帽子、围巾、手套,一样不落。镜子里的他,像个即将告别地球的宇航员。这个宇航员无性别,无国籍,无亲人,无朋友,无工作,唯有把自己穿暖和了,方才觉得心里踏实。

搁置已久的羽绒袄,散发着樟脑丸的香气。柳正直将自己的独居生活打理得不错。衣服是橙色的,看着就温暖。裹在里面的他,就像一支即将融化的冰激凌,透着甜腻腻的软弱。

他将自己看了又看,把目光转向床铺,上面整齐地铺着十几封感谢信,就像那些贫困学生的张张笑脸。而他们的恩人柳正直,优雅地俯身下去,在每一封信的落款处盖上了唇印。

再站起来时,他突然吭吭直笑,把口红擦净,撇下嘴,脸上出现两道雄性的怒纹,然后吹口哨,打响指,把披肩卷发塞进帽子里,也藏起了他的笑容,就这样道貌岸然地出门去。

他要去见的,是一个他最不愿见的人。而这个人,却是他的母亲。

2

尽管天气寒冷,但是人如潮涌。第N届城市公园文化节在莲花山脚下举行。草地虽然已经泛黄,但各色簕杜鹃的别致造型,让游客们流连忘返。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人们,张嘴傻笑着,一副下定决心欢度节日的架势。

必须快乐才行。深圳人忙里偷闲不容易。可在柳正直看来,这种快乐纯属吃饱了撑的。

在公园的一角,有一片亚热带棕榈树。树龄尚浅,凹凸不平的表皮,却显出一种未老先衰的沧桑。树身上贴满了各色征婚广告。广告纸上印满了花里胡哨的个人简历,在寒风里飘荡,昭告天下。这些征婚主角,多以80后为主。70后也有,却算老家伙了,他们的父母连着受累,本是代替子女来相亲的,却腆着脸蹲在树荫下鲜有人问津。

一个衣着花俏的老妇坐在长椅上抽烟,头发粗,眉毛浓,满脸不耐烦。约十米之外,有一群与她年龄相仿的女人正在随着音乐起舞,每人手里握着一把红绸扇子,忽地打开,忽地收起,把她晃得不住眨眼。

阳光从棕榈树的绿叶间漏下,斑斑驳驳地落在老妇身上,使她显得格外带劲,不时与旁人搭讪着,嗓门忒大:这些城里婆娘,白皮嫩肉,扭腰扭胯的有啥用,最后不都是一样变老,一样见阎王吗?我这辈子啥也不会,可我这胳膊这腿啥毛病都没有。

旁人笑着问她:“您是来替孩子找对象的吗?”

她却陡然噤声,摇了摇头,弹弹裤腿上的烟灰,四处瞄着,瞄着,就瞄到了柳正直。

3

当母亲把眼光烙过来时,柳正直感到脸上似乎生出了冻疮。好在这时候母亲的手机惊天动地响了起来。是柳正直的大妹打来的。母亲用免提与女儿一呼一应,聊得亲密无间,气势汹汹,让儿子柳正直听得如坐针毡。

聊天内容大致如下:

母亲来深圳一个多月了,很难见到逆子柳正直。让两个女儿去找他,但是她俩异口同声地拒绝,说就当那个人死了吧。可柳正直明明也在深圳待着,这样老死不相往来的怎么行?大妹对母亲很孝顺,也是她的主心骨,说书呆子念了大学有个屁用,他活得像个男人吗?他有过长子的体统吗?

可再没有长子体统,在修墓这件事上,还得儿子出头才行哇。母亲大声感叹着,对柳正直旁敲侧击:“如果这事办成了,我这一生就圆满了,就算马上去死,也死得放心了。”

说到这里,母亲情绪高昂,眼泛泪花。聊完之后,悲壮地向柳正直招手,要他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柳正直皱着眉头,呛道:“这么急着修墓干什么?一时半会你又不会死!”

母亲气笑了,霍地站起来,冲出那片棕榈林,窜到一棵佛肚树下抹眼泪,见儿子无动于衷,她的啜泣随即变成了嚎啕大哭。这哭,带着一种山村妇女特有的腔调,抑扬顿挫,反复咏叹,就像在吟唱一首叙事诗,把前因后果表达得清楚不过:你个天杀的混账东西哇!你到处摆阔,从不照顾家里哇!你往脸上贴金时,我在这里吹冷风哇!你爹死得早哇,孤儿寡母不容易,可怜我一把屎一把尿将你拉扯大,还送你上大学,如今你翅膀硬了顺妻逆母六亲不认哇!

很快有人来围观,有人来安慰,还有保安维持次序。

母亲的架势把柳正直吓住了,说这又何必呢?然后转身就要离开。母亲把脸一抹,扑过来抱住他的大腿,很利索地跪下,说正直伢啊,我的儿,你让我孤零零地怎么活?你这一走,你娘只能去上吊啦!

她这一跪,声势浩大,气壮山河。顿时围观者将他们围得严严实实,并且议论纷纷,甚至有好几个人愤愤不平,试图靠近这一对母子。

柳正直顿时脑袋“轰”的一声响:麻烦了,附近说不定有熟人!

一哭二闹三上吊,历来就是母亲的杀手锏。半个月前被她咬伤的手臂还没有完全长好,今天又被她抓得生疼。柳正直后悔不迭,恨自己一时心软,才听信二妹的鬼话。她发短信说自上次不欢而散之后,母亲总念叨他,每天都在莲花山公园等他出现呢。

现在倒好,众目睽睽之下,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想甩开母亲,不料母亲将他越抓越牢。他就用力掰开母亲的手,却被那几个人死死按住,动弹不得,有人还趁势踢了他几脚。

母亲慌了,说你们不要打他,他是我亲儿子啊!

柳正直费力地从草地上抬起头,朝她吼道:“我宁愿被人打死,也不愿让你得逞!”母亲“啊”了一声,却仍肯不撒手。

4

警察来了,问他干嘛惹母亲伤心。

柳正直说:“她活该!”母亲又哭起来:“儿啊,我省吃俭用养大你不容易……。”

围观者看不下去了。有人说,把这不孝之子抓起来,直接判刑吧;有人说:把他的长卷毛剪掉,免得不像个男人;有人说,这就是个社会渣滓,魔鬼和人无缝对接的肉身;更有个小伙骂得干脆利落:神经病!赶紧电疗,一小时一次、一次15分钟,24小时不间断的电疗,直到冒烟为止!

这句话想象够丰富。围观者哄笑起来,连柳正直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鼻涕泡直往外冒。

警察把那几个好事者轰开了,要带柳正直去派出所询问清楚。母亲一听,立即张开手臂护住儿子:“别抓他呀!这事万万不敢麻烦领导哇!”说罢,又哭了起来。柳正直愣住,说你这又是何必呢。母亲不理会,更是哭得一塌糊涂,一把挽住儿子:“正直伢,妈为了你一宿一宿睡不着哇。今天你要是被抓走了,老娘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啊。”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然后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自己回家好好商量吧。

5

当母子俩走出公园时,还有人咂舌:可怜啊,做娘的真可怜!

柳正直脑子一片空白地跟在母亲身后。母亲可怜兮兮地说,正直伢,你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瞧瞧。他却坚持要把母亲送回大妹家里,但是大妹具体住哪儿,他竟然弄不清楚。母亲这会儿把眼泪一抹,语气又变硬了:“到底啥时候给你爸修墓?难道连这事都要看你那个老婆的眼色吗?”

柳正直语塞,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给死人修墓有这么重要吗?这世上好多活人连房子都没得住呢。母亲又开始抹眼泪,并给两个女儿打电话,说老子快要被这个忤逆子气死了,你们要是心里有这个娘,就快点来救我一命!说罢,又紧紧揪住柳正直的袖子。

为了避免再次被围观,柳正直不敢挣扎,由着母亲口水四溅地重复她的诉求:只有修了墓,保证她死后与柳正直的父亲,即她的结发丈夫柳元合葬,改嫁几回的她才能在当地活得扬眉吐气。

母亲一边说,一边大声咏叹。柳正直扭扭脖子,抬头看天,天变得阴沉沉的,云朵被冷风吹着跑。啊,要下雨了。

他一边想着怎么脱逃,一边左顾右盼,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两个戴头盔、穿骑行服的人,拉着一条横幅在筹路费。横幅上写着:钱尽粮绝,驴友求助。

6

最近,街头偶有这样的求助者,三三两两的,真假莫辨。这两个人,一高一矮,一男一女,很坦然很热切地打量着来往行人。仿佛有了那一身装备,就算乞讨也是帅呆酷毙,浪漫高级。可惜行人大多都自顾不暇,各自赶路,没有谁停下来关注这两个世外高人。那位女高人显然有点耐不住寂寞,不住变换着站姿,看到柳正直,突然比划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并拉扯着她的男伴向这边走来。

柳正直愣住,赶紧压低嗓子对母亲说,活得好端端的,为修个墓吵得鸡犬不宁,你说这又何必呢?你的日子其实多好过啊。相比之下,人家大冷天的多不容易!

母亲很坚决地撇嘴:“他们是骗子!”然后朝那横幅啐了一口。

他大为尴尬,说实在不好意思。女驴友的肩膀一抖,“扑哧”一笑,将头盔取下,露出一张大盘子脸来,嗲声嗲气地说:“大哥,记得我不,我卖过一盆仙人掌给你的啦。”

柳正直歪着头看她,哦,想起来了,她的网名叫月色撩人。两人就是在这个公园认识的。她当时正在摆地摊卖花草,生意很冷清。柳正直动了恻隐之心,花高价买了她一盆仙人掌。她连声道谢,马上加他微信,后来常为他点赞,发送玫瑰花与拥抱的表情。从微信上看来,这姑娘几乎没有好好上过班。昨天她还在微信里显摆她的红指甲来着,这会儿怎么就成了一个受困驴友?

见柳正直满脸困惑,她的男伴靠过来,语气神秘:“大哥,我们在进行一场行为艺术表演。”柳正直耸耸肩,对这样的幌子不屑置评。月色撩人倒还坦率,笑嘻嘻地说,就是想搞一点钱呗。

7

柳正直正要多问她几句时,已被母亲拉扯着走开。

一辆宝马车停在他们面前。两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女人走下车,很有气势地分站在母亲两侧,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胳膊。母亲顿时生出几分威仪,就像一个含悲忍愤的员外夫人,羸弱又富贵,殷勤又冰凉。

两个妹妹很勉强地叫了一声哥,分别与母亲对望一下,互相点了点头。

比柳正直还高半个头的大妹并不看他,面无表情地吐出几个字:“跟我走吧。”柳正直掉转身去看那女子,却发现她已无影无踪。

虽说住在同一个城市,但兄妹间几无来往。

大妹十多年前来投奔哥哥。根基未稳的他费了很多力,托人为她找了个服装厂仓管员的工作。但她不乐意受那份累,老埋怨哥哥有了嫂子就不顾家人。姑嫂关系很僵,有次甚至还差点扭打起来。他老婆那时刚流过产,所以他将妹妹扇了一巴掌,要她快滚。从此,大妹再也不肯登门,也不做仓管员了,自己到酒吧里打工,后来不知怎么就有了一笔钱,做起了酒吧生意,俨然是个富婆了。

  • 标签:民间慈善家全家公敌柳正直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刘洪霞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刘洪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唐兴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兴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国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游利华打赏了100邻家币
  • 范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范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郭建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唐小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小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杨点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虞宵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虞宵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柴火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FEI FEI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梦蝶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半湖浅秋打赏了500邻家币
  •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只因不才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云裳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若尘打赏了5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虞宵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6/09/08 23:42:28

    张夏一支飞鸟惊蛇的笔,总擅长把小人物的命运持于股掌之中。这次塑造的柳正直事业婚姻一败涂地的中年男,从小爹死娘不亲,改嫁的母亲更是不时苦苦相逼,妹妹和老婆从不理解他,每个亲人任意揶揄他攻击他,他众叛亲离成为全家公敌。灰色幽默中渗透着艰涩生活,面对生活的迷茫,亲人的轻视,柳正直找不到个人价值的存在感,只有通过做慈善来得到外人认可,找回一点点可怜的自尊。层层推进的情节拿捏得当,冲突中非常有戏剧化的张力。

    分享到:张夏2016/09/09 08:55:15

    谢谢才女的精彩点评。中年男女故事多,生活迷茫,人生多面而丰富,值得好好写。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6/09/07 11:30:09

    张夏每年参赛的小说都写得相当扎实,她这篇《全家公敌》一发上来,我就注意到了。就算我不提名,肯定还是有评委慧眼识珠的。柳正直因沉溺于做善事,而被全家视为公敌。柳正直和家人,特别是其母亲的高度对立与冲突,这样的情节设置富有戏剧性和张力。最后的结尾略带黑色幽默,被视为不孝的逆子反而是唯一的为父扫墓者,反讽的意味显而易见。张夏笔下的人物有点夸张,特别是柳正直母亲的首次出场,非常夸张的骂人,带有表演性质。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07 11:34:48

    这应该是作者有意为之。整个就是一场戏,演戏的认真,看戏的热闹,一地鸡毛,不可收拾。张夏成功地写出了“喜剧式的悲剧”。

    分享到:张夏2016/09/07 14:30:00

    谢谢费老师的解读与精彩点评。寥寥几句,就几乎概括了我所有小说的特点:人物有点夸张,黑色幽默以及“喜剧式的悲剧“。含泪的调侃,也是我的写作理想。我将继续努力,多多锤炼。

    分享到:鳄鱼小赖皮2016/09/12 15:41:45

    喜剧式的悲剧,费评委 这个总结稳准狠,跟张夏的作品风格一样。

      回复
  • 分享到:春风妙语41370积分2016/07/23 22:14:11

      很高兴读到张夏的小说《全家公敌》,首先从小说的标题上,就给读者一个阅读愿望:为何是全家的公敌呢?小说通过柳正直、母亲、老婆、月色撩人等人物徐徐展开。其语言俏皮,文笔流畅,节奏感强。描写人物心理细腻,把人物的喜怒哀乐描述得清楚明朗,很多情节让人捧腹大笑。柳正直生活在一父亲早亡,母亲两次改嫁的家庭。他从小失去父爱,加之母亲的专制无理。自己跟着爷爷长大,13岁就外出打工。这了证明自己存在而做慈善。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6/07/23 22:26:30

    接上:他为了证明自己存在而做慈善。因为他没有爱,他在帮助陌生中得到心灵安慰。他试着去看心理医生,这医生又是个狗屎医生,病情都诊断不准,还一口气开几瓶精神病管理药。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6/07/23 22:35:43

    小说中发现两个地方:谆谆善诱(淳淳善诱)秩序(次序)。不知是否正确。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6/07/23 22:39:51

    小说中很多的语句都具特色,值得读者学习。作者写作功底深厚,又有获奖的节奏。先祝贺吧。

    分享到:张夏2016/07/23 22:41:53

    谢谢妙语的解读与点评。不过柳正直并非13岁出来打工,他是在一个爱心人士的资助下受了高等教育的。他是一个资深的服装设计师。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6/09/28 10:03:51

    张夏在写小说的时候分明是个“打铁匠”,一锤子下去,火星四溅。如果躲闪不及,必然烧皮燎毛。她红裙飘飘,衣着越来越“斯文”,然,文笔越来越“老辣”。她分明是柔情似水的才女美人,却让然惊讶她笔下豪迈的“丈夫”情。《全家公敌》这张都市小人物的脸谱“画”得好!

    分享到:张夏2016/09/28 10:58:35

    谢谢锦屏才女的点评与推荐。我的笔风趋于凌厉,也许是一个木讷女子在做某种心理补偿吧

      回复
  • 分享到:刘洪霞评委450积分2016/09/26 12:01:05

    张夏的这篇都市题材作品探讨了现代性的多副面孔,是移民城市的时代症候,人与人之间的亲情、爱情、友情在都市霓虹的迷醉下被异化,这副被异化的现代性面孔被作者刻画的入木三分,尤其亲情被如此大胆地解构,凸显了人性的深层特质,不乏是一篇力作。

    分享到:张夏2016/09/26 13:04:56

    临近提名尾声了,没想到还有这意外之喜。谢谢洪霞老师的推荐与精彩点评。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6/09/21 20:34:40

    张夏的小说没读之前我就知道她应该出手不凡。本想留一票给别的作者。但读完之后还是禁不住喜欢,自然的投了这一票。这一篇依旧是张夏式的语言风格:耐读,有张力。从柳正直这个人小物身上,折射出人生太多的心酸,无奈。亲情在现实面前,被击的支离破碎。柳正直显然不是伪君子。他的命运,被烙上了深深的成长印记。“夜色撩人”这个人物塑造的也很鲜活。我在含泪的苦笑中读出了人性的真善美的回归。心绪也就不那么堵了。

    分享到:张夏2016/09/21 23:42:23

    我也以为你会把票留给其他文友,因你一向比较关注新作者。总之,唐老师这一票真出乎我意料,此票真值得拥有。谢谢点评。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阿霞
  • 白石洲西社区 @云裳
  • 69
  • 10247
  • 54
  • 988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