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马


1.

隔老远石岩就听到了女人的声音。等等,她大喊一声:别锁门!

他吓了一跳。这声音就像一把破碎的玻璃。石岩回过头。女人抱着孩子冲过来,就像阵风,转眼间刮到他跟前,几乎和那个尖锐的声音同时抵达。他很少见女人抱个孩子还能跑这么快。

让我们坐一次……好吗?女人抱着小孩,断断续续地说话,眼睛盯住石岩手里的锁。她跑得太急,很难把气喘平。

不好,石岩瞥她一眼,麻利地给铁栅门上了锁。他喜欢听上锁的声音,吧哒一声,一天的工作和劳累就结束了。

女人把小孩放下,看着石岩,眼睛里流露出一种让人难以拒绝的恳求。石岩不习惯跟女人对视,脸红了一下,避开女人的目光,低头看着小孩。小孩大约三岁左右,路走得不是很稳,他步态蹒跚地走到那道铁栅门前。里面是石岩负责管理的木马场,圆形的顶棚像个蒙古包,里外两圈拉杆从棚顶垂下来,将花花绿绿的木马吊起。小孩两手扒着门,眼睛里就像长着两根线,死死拴在那些木马上面,不说话,只是用手摇门,似乎想把铁栅门摇开。

明天再来吧,石岩指指手腕,到点了。

帮帮忙,一次,女人说,就一次,行吗?

女人长得很好看,中等个,眉眼清秀,长发披散着很随意地挂在肩上,上身穿件藏青色长袖衬衫,下面是条淡蓝色牛仔裤。这是深圳的夏天,城市就像着了火,每个人都恨不得把皮扒下来,女人却长衣长裤。如此严实的装扮,火星来的吧?石岩想。不过的确是好看,尤其是两条腿,将牛仔裤绷出匀称饱满的曲线。石岩很喜欢这样的腿,瞬间就让他联想到一些脸红心跳的画面。他知道这么想不道德,但又忍不住去想。在他的审美意识中,他喜欢这样的女人。但喜欢归喜欢,喜欢也不能为她破例。他要下班。石岩又看了下表,说:我有事,马上得走。

其实什么事也没有,只是到了时间就想下班,条件反射似的,一秒钟都不想多呆。说公司就是家,那是扯淡,说这话的基本都是老板,他们希望员工吃出来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家个屁,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么大座城市,天价的房子,哪来的家?在石岩观念里,深圳和家从来都是两个毫无关联的名词,想都不敢往一块想。他的家远在千里之外。下班后回的地方,当然不是家,连狗窝都算不上,充其量就只是个住的地方。打工这些年,石岩感受最深的就是,深圳很大,住的地方很小。刚来深圳时,他在一家工厂做员工,住集体宿舍,八人一间,正好两桌麻将,天天像是住在菜市场里,那时候,他睡梦中经常充斥着八个人的声音和味道。尤其是早上的时间,光上厕所就得排半个小时队,有时憋急了,就只能拿个脸盆解决,完了倒掉,草草冲洗一下,照样拿来洗衣服洗脸。工厂的生活就像那些偷工减料的产品——草率,粗糙不堪。他就是在那家工厂和西丽搞上了对象。搞对象也相当草率,彼此看着顺眼,约出去吃个饭,逛个街,顺便找家便宜的小旅馆开个房间就搞上了。

有了女朋友,集体宿舍就没法住了,不方便。石岩换工作到了这家游乐场。从关外到关内,算是进了城,世界突然大起来。来这座城市好几年了,他头一回觉得自己名副其实地到了深圳,那些公园、绿地、摩天大楼、大型商场、市民广场,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当然,看了也没用,那些地方跟他一点关系没有。真正跟他有关系的,还是住的地方。他租的是个单间,每月租金是工资的四分之一,换来的面积只有十几平米,其实也就是个睡觉的地方,刚好摆张床,放了床后,走路得像螃蟹一样侧着,转身就碰到墙壁。即使是这样,在石岩看来,跟工厂的集体宿舍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从八人混居到两人世界,简直就是脱贫致富奔小康。每周周末,西丽会来他的出租屋过夜。她总是先忙上一阵子,像个魔术师一样把被石岩弄乱的房间收拾成家的样子,然后冲凉,洗衣服,再然后就是上床,甜密的夜晚便开始了。

想到西丽,石岩裤裆里就激动得发热。这冲动来得早了点,今天不是周末。不是周末也不愿待在游乐场里,只要到了下班时间,他就觉得这个地方莫名地让人生厌。再坐一次,其实也就三五分钟的事。但就这三五分钟,石岩也不想浪费。跟她又不熟,凭什么。他绕开女人,往游乐场门口走,手里拎着钥匙,走出一串悉悉索索的声音。

女人追上来,挡在石岩面前。求你了,就一次,她说,我们从宝安过来的,来一趟不容易。

宝安?石岩脑海里瞬间闪现出几十个站台。他测量这座城市的距离,习惯用公交和地铁站计数,宝安到这里,有二十多个站,大部分在深南大道上,很远,来一趟的确是不容易。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在深圳生活,谁他妈敢说容易?一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想把日子过成深圳的日子,你就得跟着它抽风般的节奏马不停蹄地奔跑,否则就被淘汰。能在这座城市里待下来的,都是打不死的小强。他听人说过,来深圳的人,不管你有没赚到钱,能在这座城市里坚强地待上十年八年,就算成功了。然而就算你混成了成功人士,你所拥有的每一分钱里,也都装着满满的辛酸。容易吗?不容易,深圳就是这样,谁也不比谁容易。不容易这三个字,让石岩妥协了。他转过身,走到门前,让女人把贴在铁栅门上的孩子抱开,他好开门。

女人把孩子挪到一边。石岩将钥匙插进锁孔,一扭,咣当一声,铁栅门应声而开。

去吧,石岩说。

谢谢,女人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很白,像电视里的牙膏广告。她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

女人抱着孩子坐上木马。石岩把电匣拉开。

两张票,他说,三十块。

女人递过一百,说:不用找了。

必须得找,石岩一脸的严肃。这话让他有点不悦。把我当什么人呢?还给小费。他可不是一个贪图小便宜的人。

石岩把票撕下一半,另一半和找回的零钱递到女人手里,转身回到控制箱前,按下启动开关。

2.

木马起起伏伏,吱吱呀呀地画起了圈,声音很刺耳。再刺耳石岩也得听,已经听了一年多,现在,即使这些木马不转,他耳朵里也会拥塞着同样的吱呀声。声音也是有惯性的,尤其是躁音,听久了,会如影随形走进你的生活。在游乐场工作,石岩得出了这个伟大结论,他很骄傲。上高中时数学老师说过:生命不息,思考不止。他做到了。只是游乐场不是个适合思考的地方,整天与木马和孩子打交道,除了无聊,还是无聊。但无论如何,比流水线要好多了。流水线上的工作,天天按部就班,与同样的产品打交道,就像是固定在传送带旁边的一具木乃尹,把日子过死了。在这里,每天能听到小孩的欢笑,虽然与他无关,但孩子们发自内心的欢乐,让他的日子又活过来了。每当按下开关,木马转动起来,孩子们欢欣鼓舞的笑脸会让石岩想到春天——鲜活,生机勃勃。

女人带来的这个孩子有点不同,石岩注意到了。小孩没有笑容,也没发出过声音,就像段木头,面无表情,呆坐在木马上面,脸上有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沉静。这样的小孩石岩从未见过。据他观察,坐在木马上的小孩,很少有不笑的。女人似乎也有点奇怪,望着远方时,眼神时不时会有些涣散和迷茫。母子俩同坐在一只木马上,孩子在前,女人在后。女人一手扳着马头,另一个手圈成半圆,小心翼翼地环着孩子,就像一只张开翅膀护着幼崽的雌鸟。棚顶上的彩灯闪闪烁烁,随着木马的转动,在地板上画出柔和的彩色光圈。这样的画面让石岩觉得温馨。晚点下班也值了。他是个容易满足的人。

木马转了一会,速度慢下来,缓缓走半圈,戛然而止。

到时间了?女人问。

到了,石岩点点头。

真快,女人下了木马,对小孩说,下来,我们走了。

小孩没说话。

下来下来,女人又说。

小孩还是没说话,小脸僵着,没有表情。表情都在两只手上了,他死死扳着马头,不肯下马。女人伸手抱了一下,不动,加大力气又拉一下,还是没动。小孩就像个骑手,俯身贴在木马背上,双手锁定马脖,顽强地保持着一个稳固的姿势。他丝毫也没有想要下来的意思。

女人叹口气,看着石岩,说:再坐一次好吗?

石岩点点头。既然开了门,一次也是坐,两次也是坐,无所谓了。他其实是个很随和的人,走到哪里都有不错的人缘。西丽能跟他在一起,大概也是因为这点。

想到西丽,石岩裤裆里又热了一下,最近那里总喜欢热,就像裤裆里隐藏着一座小火山,时不时爆发一下。是因为夏天的原因吗?他看了看眼前的女人,很好看的一张脸,腰以下的部位被牛仔裤撑出饱满圆润的曲线。他立马有了反应,脸突然就红了。他知道不应该,但又无法停止胡思乱想。

去吧,石岩对女人说。

谢谢,女人说,走几步,扭过头来又说:师傅,你是好人。

您这是骂我还是夸我?石岩说。

女人楞了一下。

好人我不敢当,石岩说,太贵了,当不起。

女人又楞了一下。

你也当不起,石岩说,在街上看到有老人倒地,你去扶下试试?

这下女人听明白了,捂住嘴,扑哧一声笑了起出。这一笑,让石岩觉得俩人之间的陌生感顿时少了很多。

女人再次回到木马上,还是那个充满母爱的姿势,一手扶住马头,一手环抱着前面的小孩。石岩又被温暖了一下。记忆中,他好像从来都没被母亲这么抱过。

姐,坐稳了,石岩说,开了啊。

不经意间,他对女人的称呼变成了姐。这种微妙的转变,让女人又是一笑。她点点头,看石岩一眼,又转过头,把注意力集中在小孩身上。

石岩走到控制箱前,准备启动木马,手刚碰到按键,身后突然“啊呀”一声。他吓了一跳,手停在按键上没往下按,回头一看,女人歪着身子从木马上滚下来。石岩赶紧跑过去将女人扶住。低头一看,就像变脸似的,她的五官拧成一团,那种清秀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夸张的表情。

没事吧?石岩问。

没事,有点头晕,女人说,可能是感冒了。

这可不像感冒,石岩心想,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哪有人能感冒成这样?这情况他在电视里见过,但也不敢胡乱猜测,他无法将那种事跟眼前的这个女人联系在一起,这长相,这身材,怎么看都像好人。

我送你去医院吧,石岩说。

不用,女人说,真没事。她的声音连同整个人都在颤抖。石岩抓紧她的手臂。她稍稍镇定了些。

谢谢,她从包里掏出纸巾,把脸擦了擦,拍拍衣服,将散到额前的头发拔到耳后,这样一来,这张脸好看了些,只是很苍白,就像大病一场。

我上个洗手间,马上回来,女人指指孩子,帮我看下。也不管石岩愿不愿意,撒腿就跑。

反了,石岩叫住她,指着另一个方向:公厕在那边。

女人掉转头,顺着石岩手指的方向又跑,脚底下飘飘忽忽,就像被摄走了魂想拼命去追回来似的。

就不怕我把小孩拐跑?石岩心想,才认识多久,就如此放心,这妈妈当得未免有点草率了。但他很欣慰,女人对他的信任,足以证明他长着一张让人放心的脸。就凭这份信任,也该好好帮她看着小孩。

  • 标签:中篇小说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姚志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范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范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无香打赏了1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故里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憨憨老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范明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6/09/07 10:56:49

    这篇小说无疑是篇力作。卫鸦驾驭文字和构建情节的能力,可谓炉火纯青,所以整个故事读起来很流畅,伏笔、转折、高潮,起承转合,都很漂亮。难得的是有温暖的基调,人性的光辉在故事的反转中,照亮了普通的小人物。我始终认为文学的普世价值是审美,揭丑和审丑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和工具。文学可以写人性之恶,甚至将其推到极致,但这恶中还能开出人性之花,就像在灰烬中葆有火种,如果呈给读者的只是灰烬,文学的价值将大打折扣。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07 11:02:47

    卫鸦算是我比较熟悉的作者,沉得下心写作,近年作品不多,但一出手,就是精品。

    分享到:卫鸦2016/09/07 19:19:04

    小费老师辛苦

    分享到:芜薇2016/10/02 09:42:18

    对文学作用的评论棒极了,受教。

      回复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60积分2016/08/05 15:03:31

    一个身体生理有些缺陷的孩子,就在这么不经意之间闯进了石岩的生活,就像是一个木马病毒注入了他的生活系统并把它全部打乱了。为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孩子,石岩带着他,走进了一种全新的生活中。全文始终贯穿着一种向善的力量,彰显着人性的良善之美。哪怕是那个吸毒的妈妈,在半年戒掉毒瘾后,也来到了当时与孩子的分离之地寻找。故事的线索很清晰,透过这些走马灯似的场景,让人领略了大半个深圳及窥视了深圳的生活。读后获益匪浅!

    分享到:卫鸦2016/08/05 17:37:33

    谢谢阅读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6/09/29 22:44:08

    卫鸦这篇小说最可贵是生活气息浓郁,写得清新灵巧,作者站在精神的制高点上,为当下疲软失德的社会注入一抹暖意。在宁静从容的文章里隐藏着一种通透的生命哲学,那是对人性的观察彻底,从真实出发抵达了一种唯美的超越境界。

    分享到:卫鸦2016/09/30 10:57:15

    谢屏屏老师抬爱:)

      回复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6/09/19 17:42:18

    我们已经从各路媒体听到太多版本关于人性的诡诈、欺骗的故事,而《木马》却带给读者暖暖的希望。一个处在社会底层的恋爱中的青年未婚男人,竟然会收留一个患病的弃儿。文中的石岩,如果是个真实存在,这故事一定是感天动地。即使是小说虚构,读来也像是真实发生在身边一样。卫鸦的文字驾驭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分享到:卫鸦2016/09/21 18:43:55

    谢老师点评

      回复
  • 分享到:范明评委880积分2016/09/18 17:28:46

    好几年没读卫鸦的小说,以为他不写了。不想读了这篇,比原来更显简练,从容。读起来舒服,闪泺着人性的光芒与温暖。故事的结局并未出人意料,稍显平常,但总归是美好的。要想了解深圳,就读城中村里的故事。这是这篇小说给我的启发。在今后的写作中,作者是有能力越写越好的。

    分享到:卫鸦2016/09/21 18:45:38

    范明姐,主要忙于生计啊,只能抽时间写点。

      回复
  • 分享到:段作文18930积分2016/08/05 21:33:49

    邻家近期难得一见的实力中篇。都市边沿小人物相互敢暖,谱写出人间最美的曲子。木马为题,为引,重点着笔于石岩,既真实再现了小民工的生存际遇,也展示了他们人性最光辉的一面。作为打工文学的代表作家,卫鸦兄的这份坚持实属不易。故事性、可读性强、语言生动俏皮,贴着生活写,是作者的特点。拜读,学习,问好!

    分享到:段作文2016/08/05 21:34:16

    取暖

    分享到:卫鸦2016/08/05 22:26:25

    谢抬爱,这些年懒了,没能坚持,文学是一生的长跑,与兄共勉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7
  • 70900
  • 5
  • 119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