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漂鸟
  • [67] [1]



1.

我常常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我是画家,笔下浓墨重彩的摩天大楼,风格各异的住宅区,红墙灰瓦的教学楼,灼热的线条勾勒,明明是画,可不知何故,那些房子我都能进出自如。

跟我说这话的女人叫单文芳,一个与我同样喝长江水长大的女人。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光和批发部门前。老远地,我看见一个浅灰色的人影骑着一辆黑色的男式电瓶车,穿游在熙熙攘攘的车流中往光和批发部门口靠。车上的人短头迎风,一排耸立在额头上的头发如被风吹散的茅草,杂乱地瘫在荒山上。若不是因为她浅灰色的针织衫迎风,胸前若隐若现的两弯曲线暴露了她的女性特征,同样只是来批发部上货的我,是不会关注上这么一位小个子“男人”的。

上日杂货都是力气活,去光和批发部上货的大多是男人。除非特殊情况,女当家的才会出动,比如我——因为老家的房屋装修,我的顶梁柱立新返回湖北了。或许因为同是女性,那天上货的时候,单文芳一直不远不近地挨着我,遇上了新到的品种,她会转头征求我的意见:

“哎,姐,这类型的地拖看起来不错哦,家庭主妇应该喜欢吧?”

“哎,姐,这类的日记本你店里进了没?好不好销?”

论相估年龄,我并不会比她大,所以对她一口一句的姐呀姐的特反感。或者是感觉到我的冷漠,她有些难为情地理理凌乱的短发说:“姐,我怕上的货放在店里不好销,会造成资金积压,一看你的样子就是老生意人,所以想咨询你的意见!”

我的脸色才逐渐温和下来。

一问一答中,我们熟了。了解后才发现,我们俩其实有很多共同处——同是十几年前白手来深圳的湖北人;同在福永开24小时小超市,两家的店铺,相隔不过两里。还有一点最最为重要的,单文芳和我一样,不会打牌,不会跳舞,唯一的爱好是看书,闲的时候码码字。只是单文芳比我优秀,她码的小豆腐块,经常在全国各地的杂志发表,换来一笔笔小稿费偶尔贴补家中的餐桌。而我,写的小东西大多锁在自己博客里敝帚自珍。

她的店铺,在翠岗的一个高档小区门口,因为位置占先,生意一直不错。

我第一次去找她的时候,单文芳不在店里,只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坐在收银台前,问他,他说:“妈妈送货去了。”我忘记了说,我们这类24小时的小超市有一项送货上门的业务,一般情况,20元起送,大多生意稍好的店铺,会专门请一个送货的小弟,或者小妹。

我坐了大约二十来分钟,才见单文芳一头大汗小跑回来,她身上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时穿的那件浅灰色的圆领衫。看到我,她笑着高声招呼我,然后把手中的两张钞票交给儿子,让他把帐录进收银机中。吩咐完后抹了抹淌汗的额,转身打开店门口的五联大冰箱取出一听红牛。

“久等了吧?天很热,快喝口止止渴。”

不容我推辞,她已拉开了红牛盖上的拉环,插上吸管,直接塞在我嘴边。

这便是单文芳的老店。她的老公柴胡在龙华街道另开了家分店,带着小叔子一起打理。

这个老店,请了远房亲戚家十九岁的男孩刘星帮忙看半个夜班,平时都是她和婆婆守白天。送货、进货则全是单文芳一手负责,放假的时候,她十三岁的儿子会自告奋勇地帮忙外送。

说到儿子的时候,坐在店门口的单文芳精神劲来了。

她说儿子很勤快,放假就在店里帮忙。分拣、录条码、摆货架、整理,什么都做;她说儿子喜欢读书,成绩在班上一直保持前20名;她说前年宝安区举办的少儿歌唱比赛,儿子获得了少儿组二等奖……

我随口问:“你儿子在万福中学吧?”

没有想到我只是这么随口的一问,她的眼神当即黯淡下来。

单文芳说:“进不去!”

“为什么进不去?”

“开始因为证件不齐全。居住证,营业执照这些我都有,可是女儿第二胎属超生,缺了一个计划生育证和结扎证。为了凑齐这些证件,去年,我特意返回老家做了绝育手术!”她抬头看我时,眼里满是无奈。

“其实我不想做这个手术的,一想到做绝育手术,我就想起村里的兽医给崽猪崽鸡阉割,觉自已和那些被兽医踩在脚下的猪啊,鸡啊的没啥两样。”

我说:“那你儿子的证件都齐了,为什么还不能进万福中学?”

单文芳说:“我把证件都拿过去的时候,学校说学位太紧,有些本地生都在等排分!”

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儿子现在读的私立学校还算不错,只是学费有些贵,半年下来一万多。钱倒是小事,舍上两个月的收入抵呗!只是以后中、高考,我们这些外省户籍要想给孩子报所好学校,怕是不容易了。”

“如果有房产,再弄个户口估计会好些。”

其实我在说这话的时候,心中是很没底气的。我曾经一次一次顶着烈日,在宝安区内的楼盘前徘徊,当我被五千一个平方的房价吓倒的时候,毛胚房已经涨到了九千,当我考虑一万两千元月供的时候,房价已经过了两万。在无数次的徘徊和纠结之后,我只得把原本打算在深圳首付的全部家当,在老家买了一套商品房。

“我们也是这么打算的,所以才开分店。两家店,都是我和柴胡自已送货,这样下来,每个月还能省出一块地砖的面积呢。”单文芳一扫刚才的阴云,哈哈大笑起来。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我和单文芳不温不火地交往,因为有各自的生意,大多时候,我们只是相约一起去批发部进货。有时,为了一两毛的利润,我和单文芳会一人骑一部电瓶车绕行大半个宝安城对比批发部的差价。到电瓶车没电了,我俩在路边的快充站等快充时,会就着某本共同看过的书,谈些各自的看法,歇二十分钟。

一两毛的差价对于单文芳来说,是她常挂在嘴里八分之一块地砖的面积。而对于我,既能陪她,一趟差价也能让我收益几百元。在那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如果你经常来往在宝安大道,你一定能经常见到两个长得还算漂亮的三十多岁女人,骑着男式电瓶车在国道牙子边驰行。

2.

单文芳约我去福满楼喝早茶,是我们正式相识两年后的一个初夏。

或者因为才下一场雨的原故,那天的云很白,路两旁的树翠翠的,似被人抹上了一层釉绿。我看到单文芳时,着实吃了一惊。

她难得地穿了一件玫红色的雪纺无袖套裙,脚下经年不变的休闲鞋换成了白色的细高跟凉鞋,刚刚留长的齐肩发烫过,小波的纹理烫向外微翻,搭配酒红色的染色恰到好处。口红是桃红色的,眉毛新绣过,颜色还十分浓重,表层泛了一层油光。更为罕见的,她的眼睛被刷上一层薄薄的睫毛膏,眼睛一下子显得大而亮起来。

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好奇地打量着单文芳,顺便给她略算了一下,这个平日为了两百元差价都要拉着我转遍宝安城的女人,仅这一身全新的装扮会最少浪费她不少于五回的差价。

“你买双色球中500万了?”我脱口而出。我知道她经常会用买菜剩下的钱,费心巴拉地买一两注双色球。

单文芳招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一壶茉莉花茶,要了几碟点心后白了我一眼:“你猜些靠谱的事行不?”

“你领了大笔稿费了?”

单文芳抿嘴笑着摇摇头:“我也想啊,但不是。你继续猜。”

这一次,轮到我摇了摇头。

单文芳意味深长地一笑,拿过我桌前的餐具,帮我拿茶水泡了一遍,续上茶水后,才不紧不慢地说:“姐们我昨天定下房子交下首付啦!”

“真的?”

“当真!”

单文芳的新房买在龙华,为了买这套房子,她把翠岗的店卖给了帮她看龙华店的小叔子。

“我还得留些钱,把房子简单装修下。”她呷了一口茶后对我说。

这个结果我预料过,但时间上的提早超出了我的预料。深圳的房价比赚钱涨得快。虽然他们夫妻俩各开了一家24小时的小超市,但他们还养着两个在私立学校读书的孩子。他们以前的日子我并不知道,单文芳也极少对我提及。自我认识她的这两年起,就没有见单文芳穿过新衣服。她穿的内裤,大多是地摊上十元三条的那种。一年四季都是牛仔裤,长裤膝盖磨坏了,她啪地一剪刀截成短裤夏天穿。衬衫旧得实在穿不出门了,成块的剪成布片当抹布擦货架,成条的截成碎条子做拖把。只有每次给孩子们交学费时,她那爽快的劲儿才会让人感觉到她是个土豪。

3.

这个时期的我,确切地说是半年的时间,我过得并不顺意。因为店铺。

我的店铺在福围的广生路,房东是一对非常勤劳,也非常精明的潮州夫妇。当时签下店铺的时候,这个150平方不到的店铺已空了近半年。至于原因,我不想细赘,因为那是别人的事,我毕竟不是当事人,谈出来难免会对事实有出入。

我还是说说我的故事吧。

签合同的第三年,租约的时间也到了。按合同要求,同等的条件下,我是有续租的优先权。当时也是冲了这点才要下这家店铺的。但我忽略了前一任店主与房东之间所传出的是非和不愉快。我天真地把所有的传言止在传言上。毫不犹豫地把这家位置看起来不错的店铺作为了一家人安身立命的聚宝盆。并狠投了一笔钱,把这个空囿半年,一直无人问津的店铺好好装修了一把。

每一天的夜幕降临后,我闪透的招牌灯一点点地唤醒着这个沉睡的小区。在最初等着小区醒来的那些日子里,除了交铺租、交水电、扣除工人工资,剩余的利润,不够我们夫妻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收入。

而便利超市不同于沃尔玛之类的大型超市,它生存之本,除了要物美价廉,还需要有一丝人情味掺杂其中,当做到常住的居民每次路过,感觉不进来买点什么对店家有点过意不去,这生意,才算是真正是上路了。

而在我刚刚往这个方向进入正轨时,这对潮州夫妻向我提出:此店铺不再外租了,要给他们的儿子经营。

虽然合同明确规定:同等的条件下,我有续租的优先权。但是潮州夫妻作为产权的拥有者,他们有权根据自身的需要去选择是否继续外租。而我,是没有选择的,无任何选择的!

可此时的我刚刚收回投资成本,如果没有续租权,我们夫妻三年的付出,是没有任何实质性收益的。至于精神上的收获,在生活不能完全保障的情况下,我已不敢奢谈。

我在一次无意之中得知潮州夫妻儿子的真实信息——他在上海开了一家酒吧。

通过朋友的牵线,我联系上潮州夫妻的儿子吴生,这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明确表示,他近年不会返回深圳创业,父母的事他也不便插手,让我好好再找他父母谈谈。

在与单文芳说这些的时候,我是带着哭腔的,一股幽愤之气溢于胸腔而出的哭音。

单文芳说:“别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向他们挑明,看他们到底想怎样?”

我听从单文芳的主意,再次电话联系了潮州夫妻两次,他们一看到我的电话就扣掉。换电话打,接通后还是那句:"这家店铺,我们的儿子要自己做。"

我说:“我已联系过你们的儿子!”电话那边沉默了,随后只有忙音。再打,电话已关机。

  • 标签:除留鸟和候鸟外还有一季节规律迁徙活动的鸟类叫漂鸟随生存环境而漂泊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胡野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寒塘听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小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小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郭建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落念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落念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电击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隐词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憨憨老叟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云替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徐建英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吴继忠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七里老塞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隐词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砌步者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砌步者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砌步者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红月亮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葵花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砌步者打赏了500邻家币
  • 万群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万群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6/09/02 10:24:34

    上个月,读了徐建英三个小小说,有个写屠夫的,白描功夫拿手。当时评道:“别有味道。没抖个小包袱就完事了,文字蛮雅美,意境有别趣。”老一代作家是讲究“两白”的,白描和留白。我觉得,《漂鸟》“两白”都用得不错,极简的笔墨、极忍的情绪勾勒了极残酷残缺的人情世态。《漂鸟》的喻意亦佳;小店经营者的独特体验又为“深圳漂泊”的文学抒写捡了一个小漏补了一个缺。两小建议:一、第五节宜再藏点;二、第八节有“温暖”之嫌。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6/09/02 11:01:46

    谢谢郭主席率先提名,谢谢对我的认可并提出宝贵意见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6/09/06 17:18:47

    结尾我重改了。

      回复
  • 分享到:曾楚桥5750积分2016/08/09 16:15:57

    157指卡是什么概念?我是读到这里时,才深刻地体味到每一指卡都流着漂鸟们的汗和血。什么叫小说的细节?这就是了。我们能想像到,单文芳在一遍一遍地用手指卡量房子时,她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是的,用五味杂陈来形容也不为过。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精彩的细节,人物的行动和性格走向才变得合情合理。事实上,小说并不仅仅是复制生活,而更多的是在于提醒。作者似乎在提醒我们,漂也是一种活着的姿势。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6/08/11 15:54:43

    谢谢楚桥又打赏又送盒饭

      回复
  • 分享到:隐词3420积分2016/08/08 15:35:04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如此,那么,漂流在异乡的我们,都是真正的无名英雄。生活是热火朝天的蓬勃,也是无可奈何的挣扎,有暗夜苍凉的孤独,也有星星点灯的美好。在深圳,在珠三角,每一个行色匆匆寻找生活的人们,用不同的姿态或行走,或奔跑,或跌倒爬行,或傲然飞翔,或挂彩逃跑,有的人保持初心,有的人背叛纯净。

    分享到:隐词2016/08/08 15:35:34

    (接上面啊)这座包罗万象的城市,这片让人又爱又恨的热土,每块砖头都刻满故事,每丝风都飘浮着梦想啊。《漂鸟》犹如一幅小小浮世绘。朴素的文字为槌,敲响你内心的鼓点,真挚的情感如针,锥疼干涸已久的泪腺。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6/08/08 23:41:57

    很有深度的评论,辛苦媛媛

      回复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6/09/30 15:42:56

    寻常女人的故事,寻常女人的悲剧,写的也平平淡淡。不过在字里行间还是有一种内力,牵引着你读完这个故事,什么原因呢?是小说中的那种命运感起了作用,大处并无意外,但小处却深入骨髓,比如那个心酸的“157指卡”,比如“漂鸟”的隐约象征。只是以后还需注意对话的打磨,力求独特,避免流于一般。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6/09/30 20:51:33

    谢谢胡老师打赏提名,国庆快乐

      回复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6/09/20 10:51:27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作者讲述了两个打拼在深圳的坚强女性的故事,她们在小生意上的精干与努力,她们为建立幸福家庭的付出,她们为孩子的教育与未来做出的牺牲,以及她们在异乡抱团取暖的温情。文字精炼,故事脉络清晰。个人经历与社会环境融合在一起,更有现实意义。漂鸟在深圳,是一个大的群体,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6/09/20 15:18:55

    谢谢王老师!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6/09/21 19:36:01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6/09/12 23:22:22

    徐建英的小说,我读得不多。但有所耳闻,应该也是个老作者了,对结构和情节的驾驭能力,比较老到。小说的语言却有更多的表现空间,我感觉小说中有不少语言都是,一掠而过,分量不足,换句话说,有时候,小说仍然需要在语言层面上作适当停留,以像调整调整气息,整理整理情绪,即使作一回静穆的处子,也是极好的~~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6/09/12 23:43:56

    邮箱里听到响声,原来是廖老师打赏来了。可能是因为常写小小说的原因,语言上有些惯性的追求精炼,骨感有余,肉感稍欠。谢谢廖老师的意见

    分享到:廖令鹏2016/09/13 09:28:42

    是的,从小小说转来,这个问题很严重。将来写长小说,尽量避免这!个见

    分享到:半湖浅秋2016/09/13 16:35:56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22
  • 3339
  • 26
  • 219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