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真二
  • [0] [0]

 

1

她擦洗完地板,整理好房子,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给娘挂了个电话。她说,娘,告诉你个好消息。

娘忙问,是准备回来吗?

她说,才不呢。

她说,她在深圳找到工作了。她说,深圳知道吗?就是歌中说的“画了一个圈”的那个地方。娘听了在那边叹息一声,许久问干什么的。她说,干家务,猜猜一月多钱。

娘没心情猜,娘说,回来吧。

她说,猜猜啊?

娘说,两千块。

她告诉娘,才不是呢,五千块,就是拖地板抹桌子,另外照看一个小孩,就这些,五千块啊。娘听了显然有点意外,许久道,咋会啊?

她说,真的,一月一结。

娘更高兴不起来了,提醒她,活不重啊给那么多钱,是不是对方心里有什么想法啊。她说对方能有什么想法。娘说,英啊你真二哎,恁大的女孩心咋的不想细点儿?

她噘起唇道,我才不艾呢。

她有点咬舌,将“二”说成“艾”,说完,怕娘还要说什么,就说,娘,我挂电话了。然后挂了电话,站在那儿,眼圈有些红。

她轻声嘀咕,我才不艾呢。

身后一个声音问,你不二谁二?

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他站在后面。她脸红了,白着眼睛问,你啥时候进来的?偷听别人通话,有意思吗?

他一笑告诉她,自己进来,她在打电话,就没有打扰她。然后他放下包,坐在桌前等着吃饭。

2

是的,她来深圳打工,打工人家就是他家,每天做饭拖地,再下来就是把他的儿子送到幼儿园,下午他自己顺路去接。

他说,五千块怎样?

她啊了一声,指着自己的鼻尖,你说……给我五千块?

他点着头,显然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嘴角勾起弯弯的笑纹。她有点不放心道,为什么给我五千元?他打量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告诉她,这个答案自己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告诉她。

虽然他在笑,态度很好,她心里却有些不安。

她问,嫂子在家吗?

他愣愣,嫂子?

她急了道,就是你媳妇啊。

他点头说出去了,

她轻轻嘘口气,看来这小子有老婆,有老婆就好,自己就不用担心。她吃过亏,轻易相信别人的甜言蜜语,到现在那事还麻颤着扯不离手呢。就因为这,她才来到深圳打工。

她想,她得细致一点。

她点着头说,成交。

于是,她就住下来,在这儿开始打工。他每天早晨一早离开,上午回来吃饭,到了下午开着车将儿子接回来。可是,几天过去了,就是不见“嫂子”回来。一次饭桌上她就问,嫂子呢,咋不见回来?

他一笑,怎么,很想念啊?

她说,是的啊,咋的?

他慢条斯理地说,离婚了。

她几乎跳起来,险些把碗都绊打了。她站在那儿瞪着他,他望着她说,怎么啦?不认识我啊?她问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这些。他说,我离婚和你给我打工有关系吗?我得告诉你。她说当然有关系,如果早知道这个家就两个男人,她才不来呢。

他呵呵一笑,扔下一句话,真二!

她白白眼睛想,骗子。

3

她想走,可一个月还没满。他们签过和约,一月不满不给工资。她想,自己无论如何都要等到一个月满,拿到工资再走,不然出去都没有生活费。他家里很是富裕,大大的落地窗,粉色的窗帘,电冰箱、液晶电视一应俱全。

每天,他都出去忙碌着。

他干啥事情的,这么有钱。

她的前男友过去也有钱,每天开着车进开着车出。后来,公安局上门铐子一戴,她这才知道,这家伙敢情是黑社会的。她不愿跟着黑社会分子,可是,那小子出来后黏着她,恐吓她如果不跟自己好,让她死得很难堪。

她无奈下就跑了,一口气跑到了深圳。

她怀疑他很可能手脚也不干净。因为,有一次她去看自己的一个打工的姐们儿,晚上回来经过一个小区时,看见他在一处房子后悄悄窥视着里面。晚上到家,她问他今天去哪儿了,他一笑,告诉她自己去谈生意去了。

她冷哼一声道,真的?

他说真的。

她说,你望着我的眼睛说话。

他就望着她的眼睛,一动不动,许久道,你的眼睛真亮啊,我在里面看见我的影子了。她一听红了脸,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她觉得他的钱来路不正,可千万别和自己前男友一样。

好像是为了证明她的猜测一样,他自己竟然露了馅。

那天,她上街去买菜,听到那边喊“英子”。她一侧眼睛吓了一跳,顾不得拿菜,转身就走。刚才叫她的人,是她的前男友,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也找到了这儿。她一边回头看一边惶惶地向家里走,进了门,他在家,看到她手里空空的,问怎么啦。她说,那人……找来了?

他问,谁啊?

她说,我……前男友。

他呵呵一笑,说好啊,来喝两杯啊。

她眼圈红了,说那是个流氓黑社会,自己怎么那么悖啊,怎么就甩不掉啊?

他愣愣,问真是黑社会啊?

她点点头。

他嘁了一声说,不就一个小混混嘛,怕啥?刚说到这儿门铃就响了,她脸色寡白。他吩咐她去开门,说有自己呢。在他的鼓动下她去开了门,果然是她的前男友,哼了一声道,躲在这里了!

她说,我和你没关系了。

前男友说,怎么,靠上大树了?

正说着,他在房内走出来,戴着一副蛤蟆镜,手里拿着手机对里面道,哦,郭哥啊,嗯,现在有个小子闯到我家里,对,在威胁我老婆。嗯,算了,他如果走了算了,如果不走的话,找几个兄弟灭了,别留活口。

她怔住了。她前男友也怔住了,结结巴巴道,你让……灭……灭谁?

他嘘地很流氓地吹声口哨问道,你说呢?

她前男友强龙难压地头蛇,带着哀求地口吻道,我走成吗?我走还不行啊?一边说一边向门口溜,他笑笑手指一勾,示意她的前男友站住,走过去贴着对方耳朵轻轻说两句,然后手指向外一指,她的前男友屁滚尿流不见了。

她问,你说什么?

他得意地说,让他别再做梦了,你已经是我老婆了。

她不高兴了,你怎么能那样说啊?

他回头看了她一会儿,嘴角又勾起微笑问她,怎么,舍不得那小子啊?让他不时来骚扰一下还是蛮享受的啊。

她气呼呼进入自己房中收拾东西,看来,自己猜测的是对的,这小子很可能也是黑社会的,自己得赶快离开。可她出不了门,他拦着,甚至看出了她的想法,拿了手机打开给她看,手机刚才根本没有通话记录。

他说,不吓唬,那小子能走啊?

她不说话,悄悄放下行李。

4

她做的菜很好吃,每次他吃时都要夸,呵,掏五千块钱值得!她在旁边眨着长长的睫毛看他一眼,看他望过来,忙低下眼睑道,你答应出五千块钱时,可并不知道我能做一手好饭菜啊。

她想问他为什么雇她,可又没说出来。他显然听出她的话外音,告诉她,当时看到一个女孩在那儿拣破烂,自己心疼,所以就雇佣了。

她脸红了,当时自己才来深圳,真的没地方可去,就在垃圾堆拣拾垃圾,一辆小车经过停下,走出个男子,问她愿意给自己打工不。她连忙答应了,这个人就是他。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她有些满意又有些不满意。怎么不满意,她自己也说不清。

她在他家安心呆了下来。

每天,她认真擦洗地板,认真抹桌子和别的东西。那次,她上了椅子去擦窗子,这时他恰好进来,看见了连忙让下来,说不安全。她下来后慢条斯理地说,给了自己五千元,自己就得做五千元的活儿,不然心里不安。

他说,如果她再上去擦窗户,自己扣她工资。

她不知怎么的脸就红了,叨咕一句,娘!

更娘的一次是,她削平果时,一不小心削着了手指。她倒没放在心里,他却急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寻找起创口贴来。他拉着她的手,她乖乖地跟在后面,在客厅找了一圈才找到,给她贴上后他一笑道,好了,以后小心点儿。

她白他一眼,娘!

她没事看起菜谱来,学着其中的各种菜品,一招一式变换花样做着。每次饭菜做好,她都心里咚咚跳着等他回来。门一响,她忙站起来走进厨房,拿了菜放在桌上,看着他大口吃着,她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一种满足感。

他说,吃啊,发什么呆?

她脸一红,说我没发呆。

他笑了,真二。

她眼睛一白,你才艾。

他再次道,你真二。

她头一偏,你才艾。说完,猛地醒悟,他是故意引逗她,让她说出这句话的,白了他一眼。他哈哈地笑,很是得意。

5

她还是不放心,因为她跟踪几次,看见他去那个小区,在那家的窗后悄悄窥测着。那次,他再次出现在那儿,她在后面轻轻咳嗽一声。他回头看见她,不等她询问什么,忙拉了她的手就走。

他脚步很快,她偏要放慢。

到了车前,他打开车门让她进去。她偏不,噘着唇说自己没做坏事,为什么要鬼鬼祟祟地跑。看见他满脸哀求的样子,她的心里又有些不忍,就进了车。这一家她去看了,是一个少妇,很年轻,也很美丽,带着一个小女孩。

她带着讥讽的口吻道,是小三吧?

他说,你怎么能那样想啊?

她假装不屑地望着别处说,你们这些城里人吃饱喝足,不就喜欢那样偷偷摸摸的,不就是喜欢找刺激吗?养个小三偷个情,不是家常便饭啊?

他脸色有些难看,冷冷地道,在你的眼中,我们城里人就是这样的?

她斜着眼睛说,不是这样,你经常这样干什么?

他呼地停下车指着外面对她说,既然在你的眼中,=我们城里人这么肮脏,你就别坐这车了,免得脏了你。她眼圈红了,硬着脖子下了车道,我早就不想坐了,还不想在你哪儿干了呢?说着,独自向前走去。天空很黑,云黑压压地压下来,一个个闪电划过来,眼看大雨就要来了。他又急了,忙开着车追上去道,上车,下雨了。

果然下雨了,一颗颗雨点落下来,开始稀疏,接着密集。她偏不上车,继续向前走着。他急了,下车去拉她,她更是不上去,流着泪向前走。大雨盆一样向下倒,她在雨里磕磕绊绊地走着,他开着车在后面跟着,一直到家。

回到自己房内,她脱了衣服,裹一条毛毯就迫不及待地哭起来。

他在外面敲着门不停地问,你怎么啦?你别哭啊!

她偏哭,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为什么要哭。可她就是生气就是要哭,一直哭到昏昏沉沉睡着。半夜里,一声呻吟声从嘴里发出,她醒来,感觉头痛得要炸,额头和身子烧得烫人。他显然没去自己的房间睡,一直睡在客厅里,听到隐隐的响动,就去敲着她的卧室门,不见动静,忙用肩膀使劲几下撞开门,摸了她的额头,二话不说,一下子连毯子带人抱了起来,抱下楼,进了车库放在车里,开上就走。

她是感冒,发高烧。

那一夜他就睡在她的病床前,一直到太阳照在窗玻璃上,一直到她醒来。

也是在那个早晨,她才知道他偷窥的是他前妻的家。

他说,自己过去只忙于公司的事情,就忘记了前妻,前妻很空,一来二去就有了一个相好的。等他知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前妻离婚临走的时候带着一个女儿走的,而且要求他,不许在女儿面前出现,因为女儿才满月,她不想让女儿知道那些事情。他想到自己对前妻的冷落,很是愧疚,就点头答应了,可又太过于思念女儿,就不时悄悄去看一眼,然后再悄悄离开。

  • 标签:深圳打工担心色狼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
  • 325450
  • 3
  • 470
  • 你真二
  • 时间:2016-08-23
  • 点击:587
  • 评论: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吴春丽评》
  • 刘卫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