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草人
  • 点击:6459评论:172016/09/01 09:49
  • 第四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草人,草民,所谓草根者也。深圳草人,深圳草根之民也。李白诗曰:宁知草间人,腰下有龙泉。但凡深圳之草人,西来北至寸土立足,动心忍性无所不能,腰下自铸龙泉剑也。

1

福田福华三路交新洲路,福新小学身背过新沙路桥洞,即是新沙路,我和妻一住十年矣。新沙路东西向,新洲路南北向,交新沙路口一条新洲路辅路,亦是南北向。新洲路与新洲路辅路之间,夹有一条河渠,亦是南北向。北上或至莲花山,南下深圳河入海。

也就是出新洲桥洞,新洲路辅路交新沙路的十字路口,东北、东南各有两块巴掌大空地,那河渠正由其下通过。就是两块闲草地,其上杂树杂丛芭蕉,闲人闲狗日晒雨淋,开始几年不见收拾。

东北一块向北,一片林木郁葱半掩北去的福新立交,一块空地不多景致。东南一块南向,一条直渠透底而出,“凹”字形的水泥堤岸,多时不见清澈,隐约浑臭过鼻。立于南向栏杆,一河两侧长栏,经常有人架竿垂渔,污流之中不无钓取,只是不知上钩之鱼最后所归何处。河东岸头紧靠新洲路桥,林深叶茂无尽深入。河西新洲路辅路开阔,护堤行道树也是一贯成列。最是路口几株木棉高树,应时叶落枝秃,红灿灿顶头几蓬艳丽,美了春色。

也就是后两年吧,桥洞口忽来一拨民工,铲草拔树石子水泥,草皮浇出两块平地,然后围挡搭屋,对路扎起两处工棚。是为河流排污工程,在河底排下水泥巨管,浊水管中走,清水河道流,从此两无相干。工程旷日持久,工人们安营扎寨,一日三餐洗衣晾晒,男男女女生活成区。一日路过,赫然红衣绿裤之间,四脚牵绳十字八叉,当门当空绑起一只硕鼠,尖头长尾太阳之下风干了。是啊,集群之所,食物汇处,耗子立马成患,民俗以鼠示众,恫吓也。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草根烧烤摊鬼佬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143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1-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09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6-09-09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6-09-09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6-09-03
  • 暁霞囡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02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6-09-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水去还是那个水去,写的文章还是那个味儿,感觉是用弹琴画画的手来写烟火、草民,所以再俗的生活到了他这里,也有点清明上河图的味道了。这一派热闹,人物众多,小摊贩与鬼佬共存,一点也不违和。水去算是个人精了,三教九流,都能成为朋友,所以得以窥见千姿百态人生,领略万千世界风采。水去的观察能力一流,用文字画出的那一幅幅人物肖象,都活灵活现,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好在文笔洒脱,不然这么多人,非得乱成一锅粥不可。
  • 水去算是跨界写作的典型了,他介绍自己是一流画画,二流音乐,三流文字(大致如此,记不真切了)。但我认为,他的文字也堪称一流。
  • 感谢,作揖

    回复

  • 看完深圳草人,让我想到了一句俗语: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些在福田新沙路南来北往的人,或有自己的背影。作者把再普通不过的人物,着墨或浓或淡,或徐或急,把生活原汁原味的呈现了出来,让人觉得亲切,真诚。全文有一个很好的走向,从恶劣环境到欣欣向荣,从捂鼻而过到人生鼎沸,从艰辛劳作到如释重负,让我们看到草人也有出头之日,这便是人生的希望。旧的人走了,新的人跟上,继续推动日子滚滚向前,草人也会有春天。
  • 回复
  • 水去笔下写的全是草根之人。深圳是移民城市,也是大都市。这里聚集了全国各地来这里做生意的人,也有很多的外国人在这里工作,学习。很多草根还在这里生根,开花,结果。无论物价房价涨多高,深圳的人气也在高涨。深圳的建设者多半也出自草根,草根们为深圳建设努力打拼。无论他们从事什么职业,烧烤、沙锅、理发都得以诚信为根本。中国人,外国人,来到深圳就有可能变成深圳人,这都是他们拼搏的结果,爱拼才会赢。
  • 嘿嘿,谢姐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6/09/03 14:43:02
    • 分享到:
  • 水去擅长的白描,冷冷淡淡,点到即止,却泛泛展开一卷盛世浮生的画图。我看这篇心里冒出来的总是那句:“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的,你生也罢、死也罢,痛苦也罢、幸福也罢,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天还是那个天,深圳还是那个深圳,总是无情地在那里日月流转。人活到明白处都是无情的,情是珍稀物件,不能乱消耗,只用在最最有用的地方好了。不过水去磨笔经年,比前两年的作品写得更趋精到,该到得奖的地步了。
  • 也给作个揖吧,喝茶。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6/09/02 08:36:45
    • 分享到:
  • 把这篇好文名为《烧烤炒锅之新洲路》,或者《夫妻相谱》,抑或《鬼佬志》均可。“脱枝而飞,异域而生,或者时艰运滞,但得环境滋润,落地也就扎根。”这是千千万万深圳人的心里话,普通职业写出了不寻常,异国人物添上了中国脸。甭管人与草有无区别,人有穷达,草有枯荣,石缝也生茂草,雨后总待天晴。
  • 嗯,石缝亦长人。感谢。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6/09/01 10:40:56
    • 分享到:
  • 水去先生,在福田的新沙路,一住就是十年。也算是老深圳了。也只有资深的深圳人,才能对福田这个区域了解得那么的深刻,——1.福华三路交中心一路,也就是福新小学路口,一个夫妻档烧烤坚持了最久。2.新沙路的老外一直多的,是了,鬼佬……这个鬼佬圈子,多数时候就围绕酒吧,购物公园的酒吧,中心城的酒吧,现在还是每周日下午铁定,聚去水围村卡芙特自酿啤酒吧。3.作者对当地地理的解读,非常细致。细到一座桥一个出口。
  • 生活,是离不开焦锅味的。这里面,有不少“舌尖上的福田",——夫妻档的烧烤、又是一夫妻档的店(她家的烤茄子,全深圳第一,生蚝其次,秋刀鱼再次)、再有一对夫妻是专门炒锅的炒饭炒粉炒面……
  • 充满生活化的传记篇。我对福田的了解并不多,平时只是从那里路过,并未停下来观察过那里。作者的这篇“在场感”的传记,让我更了解福田,估计跟其它区的差别,在于鬼佬要多些。
  • 《深圳草人》这个标题,很容易唤起读者心中的共鸣感!正如作者所言:草人,草民,所谓草根者也。深圳草人,深圳草根之民也。李白诗曰:宁知草间人,腰下有龙泉。
  • 哦,感谢,居然评了四条,作揖。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37292
  • 42
  • 5610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江飞泉善于想象,善于无中生有,把意识(包括潜意识)作为再创造的对象,精雕细刻,而不止于简单呈现意识本身,他的技法是相当娴熟的,几乎没有破绽,但也有一些套路化。对于一些时尚的写法(包括选材、修辞与用词),江飞泉跟得太紧了,自己的风格却不明显。另外,这组诗整体有些杂芜,如果把数量控制在10首左右,会更精粹协调。“事物”“抵达”这类词被现代诗人用滥了,建议慎用。时尚短暂,风格长存——愿以此与飞泉共勉。

    孙行者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

    2018/9/10 11:53:22
  • 摘玉米棒去卖一次,哥俩可以卖40来块,卖十来天,加之做点别的,总共也就一千来块钱。老王准备给刘兴的钱是一万块钱。这就意味着,有些钱来得确实“太多”“太快”,但这样的钱,却没有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去。这是需要社会反思的。这篇短短的文章虽然情节较为单一,语言也较为平实,但出现几处有意味的对比,较为成功地对不同的心理进行了刻画,整体节奏把握得较到位,也可算是新人的一次探索吧。

    廖令鹏寻找

    2018/9/10 10:36: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