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焰


从侧影看过去,她的腰腹跟以前一样。该曲的曲,该弯的弯,既不僵硬,也不厚腻,随着肩膀的抽动,腰腹一收一吸。从小到大,冷焰没有大声哭喊过,今天也一样,要不是看到她的正面,没人看出她在哭。

那个男人挥手向她冲过来的时候,她还没搞明白,以为他只是情绪激动地要跟自己打招呼。

“啪、啪、啪”接连三下,就这么抽打在她的脸上,发出的声音闷闷的。

她呆了,没感觉到脸上的疼痛,睁着大眼睛,呆在原地。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护士小美,五大三粗的小美丢下手里端着的药瓶就冲了上去。

小美揪住高肥的男人,却被一把甩开。

场面开始混乱,这个时候,冷焰还是呆立着,仿佛灵魂已经抽离,神游别处去了。

护士开始大呼小叫,几个白大褂从走廊那头往这边跑。

手上端着饭盆,端着尿盆的病人家属也停下脚步围过来,一会儿,各种规模的大肚子准妈妈也围了过来。

男人气咻咻,甩开护士小美之后,又把手指头戳在冷焰脸上。

“傻逼婆娘,你是医生还是医死?”

冷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脸上火辣辣地疼。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被人打过,刚才却在眨眼间被打了三个耳光。

冷焰反应过来被打了,手并没有去抚脸颊,而是下意识地捂住肚子,两只手交抱在小腹上。弯下腰,一种典型的防御姿势。

从外形看不出她已经怀孕40天,这是她第三次怀孕。前两次,胚胎长到40多天有米粒大小的时候,停止发育了。

这是福田妇幼医院,是她十年来呆的比家更久的地方。

走廊角落里躲着的小壁虎,今天没有出来。冷焰使劲往角落里看,眼睛看得酸涩,还是没看到小壁虎。医院五楼产科住院部靠近护士站的地方,只有冷焰一个人知道,墙壁角落躲着一只小壁虎。每次到产科来,冷焰都会下意识地找找它,她和它就像一对从不说话的好朋友。它知道她来,就会出来打个招呼,然后快速爬开。今天,现在,冷焰被打了,小壁虎却没有出现。也许,难道它被清洁工清走了吗?冷焰捂着肚子禁不住地想。冷焰保护不了小壁虎,似乎也没有人能保护冷焰。丈夫在美国读完医学博士准备留在那里,冷焰是要去跟他团聚的。辞职手续拖拖拉拉,一直没办好,去还是不去?习惯性的思维肯定是要去夫妻团聚,冷焰却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让她不能不管不顾撒手而去。

保安带着医务科领导过来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一些晃来晃去的影子。医生们激愤的质问声,高肥的打人的男人大声的呵斥声。看热闹的家属们或幸灾乐祸的,或麻木不仁的表情,或自以为了解内情的唏嘘声。

对于自己为什么被打,冷焰一直没想太明白。作为妇幼医院新生儿科住院总医生,她的眼里,一直都只有脆弱的小生命。需要治疗的,需要额外照顾的,早产的,先天不足的,各种意外的新生患儿。

她是从六楼新生儿科下到五楼产科住院部,看望产妇黄婵的时候,在走廊上被高肥的男人突然袭击的。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黄婵的老公杜大谷。

被打之后的事情,自然有医务科在跟进。或者没有跟进,因为三天过去了,她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杜大谷也没有再找过她。黄婵还在产后恢复期,泪水涟涟地给她道过歉,还让她找医院领导说好话,不要追究杜大谷。

“冷医生,你不要跟他计较,我替他给你赔罪了……”说着,黄婵就要从床上起来,蜡黄的脸,好几天没洗的脸,头发腻成一块块的,身上都有了馊味。

每天都说伤口疼,又忍着不肯用止痛棒,止痛棒不能走社保,得自己掏钱。

“我疼,好疼。”黄婵小心翼翼地似乎在自言自语,不敢抬头对着杜大谷大声说,杜大谷瞟过去冷眼,满是嫌弃鄙夷的光。

“忍着,哪个女人不生仔,哪个女人不疼,就你那么矫情。”

黄婵就缩回被窝里忍着。

瘦小的身形在被窝里依然是瘦小的,不像刚生完孩子的丰腴的新妈妈。

“小宝,今天怎么样?能让我去看看吗?”黄婵声音还是小小的,叫儿子小宝。

“要不是她,我的仔能出事?”杜大谷抢在冷焰开口前,恶狠狠地岔了一句。

没人说得清杜大谷是干什么为生的。华强北炒货,开货车帮人从海关拉走私货,收社保卡套现,出体力替人收账,全是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的营生。

可他娶了一个小巧的妻子,在湘菜馆端盘子的黄婵。一个江西一个湖南,都能吃辣,黄婵却没有一丝丝湖南妹子的泼辣劲,杜大谷说东她不敢往西。

怀孕到28周,她不得不辞了职。少了每个月2500元的收入,杜大谷就在租住的家里摔盆子打碗。过几天又神神秘秘地拉着黄婵去小诊所,三百块做一次B超,是找城中村站街女三次的价钱。

深一脚浅一脚越过地上丢的纸,黄婵歪在窄床上。医生一口湖南普通话,“妹子,你这个肚子不像七个月,太小了,要多吃点……”杜大谷打断她,“赶紧看看是仔还是女?”

和昏暗的诊所一样神情昏暗的医生,很懂事地闭上嘴,往黄婵肚皮上使劲涂抹B超润滑液,一再用力,按得黄婵肚子有些疼。

时间很慢,诊所外市井的声音清晰传进来,三个人充耳不闻。

“是个仔,等我再看看。”医生又说。

“你别骗我哦,要不我会再回来找你的哦!”

杜大谷兴奋地俯下身,眼睛朝着屏幕贪婪瞟去,黑白的阴影画面,他看不懂,要医生指出来哪里是小鸡鸡。

这天过后,他对黄婵显得大方起来。回家早,也会带只楼下的卤猪脚给黄婵,再逼着她啃下去。32周,黄婵肚子变化还是不大,杜大谷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黄婵不敢多问,杜大谷前一秒还笑容可掬,后一秒就完全没原因翻脸打她。

孕期中做那个事不方便,杜大谷嫌黄婵肚子大顶住他尽情发挥,瘾上来了,不管不顾,逼着她用嘴,弄得黄婵恶心呕吐,几天都不想吃东西。要是不满足他,轻的摔碗,重的就压住她再来。总之就是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能拦着他。

黄婵怎能不瘦,她本来就瘦,现在更瘦。她哭过,背着杜大谷。

32周+两天,黄婵肚子突然疼。杜大谷不在家,黄婵没有手机,杜大谷说她成天在家里,用不着手机。新洲村的出租屋当然更不会装电话。

黄婵把自己挪到床上,想歇一歇会好。

然而没有,肚子一阵紧似一阵,疼到腰,放射疼到尾巴骨,痛感往下坠。黄婵觉得不对劲,强忍着疼痛,一户户去敲邻居的门。大白天,谋生的人都出去了。好不容易,敲开了走廊那头水姐的房。

房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好一会,才传来水姐警惕的声音,“谁呀?”

“阿水,我是阿婵,救救我……”

阿水的门这才痛快打了开来。一间屋,坐着一个没穿上衣的男人,警觉仇恨地望着两个女人。

“深哥,帮帮忙吧,阿婵可能要生了……”光上身的男人不太愿意,屁股都没抬起来。阿水又说“大不了再陪你三次,不用给钱。”那个叫深哥的才不情愿地动起来。

把黄婵弄上送快递的小面包车的时候,黄婵已经破水了。羊水一股一股涌出来,小面包座椅很快就湿了。羊水是热的,黄婵身上是冷的。

阿水生过两个,对照着自己的经验,一个劲儿念叨怎么那么快,又催开车的快递小哥快点儿。小哥也住在这栋握手楼,和阿水、黄婵是邻居。

几个人把身上的钱全凑了,还是不够交住院的押金,阿水又跟送快递的小哥商量,把代收的货款垫了出来。

她们在凑钱,医生也没闲着。

钱交进窗口的同时,黄婵已经被推进手术室。孩子横位,脐带绕颈,早产迹象,宫口开五指。最糟糕的是,B超提示,羊水指数AFI小于5厘米。

妇产科主任、副主任都参加了手术,麻醉科主任也亲自上。黄婵这种情况,医院不敢大意,也不会大意。

考虑到这种情况下,新生儿往往状况不妙,刚下了晚班的冷焰,又被医院紧急召回参加“产儿联合抢救”。

黄婵生不如死,死过去又活过来,她都能忍。平时杜大谷那么对她,她都能忍,何况现在那么多医生围着她,都是为她好。医生在她肚子上做着各种努力,助产士摸着她的额头,擦掉她涌出来的汗。黄婵孕期营养差,疼痛再加上惊吓,几乎耗尽她所有的体力。

“不行,头转不过来。”产科主任说。

“要不就动刀吧,羊水撑不住了……”

一会儿,B超推了过来。黄婵肚皮上冰凉凉的感觉,B超的探头在肚皮上游移,轻柔的,不像在小诊所那次那么痛。

“胎心还在。”医生们小声说着。

一阵阵的剧痛席过来卷过去,彻底的疼痛过后,黄婵反而清醒不已,身边围着的医生都在为她而忙碌。从小到大,黄婵从来没有被这么细致柔软地对待过。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小时候,拾柴回来晚了,看见母亲在厨房里被父亲压在身下,狠狠地撞击。撞到狠处,父亲抓住母亲的头发往泥地上砸,母亲似乎在拼命忍住哭,呜呜咽咽的含混不清的声音让父亲快点儿,“仔女快回来了,你快点儿!”父亲在狠砸了一阵母亲的头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婊子,赶紧做饭,老子饿了。”父亲一边提裤子一边说。

黄婵一阵颤抖,突然很担心生出来的又是跟自己一样,是女孩。

麻醉科主任摸着她的头,轻声问她的体重。她隐约记得两个月前,在阿水房里称过,“45公斤。”阿水说她不像孕妇。

“是45吗?”麻醉科主任在问护士,然后黄婵就睡着了。

冷焰是这个时候进到手术室的。从她家到医院花了她一个小时。等电梯的时候,腰突然一下很酸,短暂痉挛。她赶紧用手撑住墙。周围挤满了人,手上都没闲着,拎着补品的、塑料洗脸盆的;抱着纸尿裤、奶粉的;握着病历本检查单据的,准妈妈、大肚子们都下意识地护着肚子。人声鼎沸,有人喜形于色,有人忧心忡忡,更多人是麻木。在这个迎接生命的第一站,每个人的肉体都像一堵墙,膀大腰圆,腹背粗壮,哈出来腌臜的气和各异的人味儿混杂在电梯里,冷焰恶心反胃。

换上进手术室拖鞋的时候,冷焰腰还有些酸痛。昨晚加班到一点钟,回家睡了不到四小时。作为孕妇,冷焰不应该这样对待自己,也不应该这样对待腹中的宝宝。

“还是胚胎呢。”冷焰又提醒自己,三十多天的胚胎,豆芽菜的形状,还不会跟冷焰交流。但TA是老公的血脉,是丈夫家三代单传的血脉,是冷焰夫妻俩婚后十年的第三次孕育。

前两次,都失败了。

“稽留流产”,对于病患来说,是陌生的医用术语,对于冷焰是痛彻心扉的失落,是对丈夫的歉疚,对于同为医生的夫家公婆,是冷冰冰的情感阻滞。

门口的护士给冷焰递上手套,“冷医生,怎么又是你?你们儿科没人了?”

是啊,儿科确实没人,主任去北京开会,副主任连熬了好几天。剩下的几个年轻医生,科里有三十张床位,几乎都满员。三个一线医生在管床,作为二线医生的冷焰,联合抢救必须由她上。

“冷医生,你是不是也要走?”护士又问她。医院里的人都知道她丈夫在美国。

“我倒是想走啊,可是走不掉啊……”冷焰话音留在走廊里,人已经飘进了手术室。

  • 标签:命运、女性、婚恋、医患、生育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东橙西柚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刘洪霞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刘洪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郭建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国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范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范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虞宵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虞宵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电击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小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小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小媚Q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丽珍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FEI FEI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红月亮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深圳的红树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兴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华哥打赏了100邻家币
  • 梦蝶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叶紫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打赏了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虞宵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范明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范明评委880积分2016/09/15 19:15:39

    读后有“惊艳”之感,故事的快节奏正如所描述的场景医院产房、新生儿科,纷乱有序。文字驾驭自如流畅,场面感强,语言娴熟。几条线抽出来,客观地反映出现实中各色人等的生存状态,生存面孔。生活如此艰辛无奈甚至冷酷,仿佛无从选择。

    分享到:鳄鱼小赖皮2016/09/16 20:58:54

    谢谢范主编慧眼,感谢您的推选。抱歉回复迟了。东篱继续努力!

      回复
  • 分享到:虞宵评委1250积分2016/09/09 23:38:32

    作者对妇产科的洞察如此剔透,令我惊讶!似乎又回到当年热播的TVB热剧《妙手仁心》的场景,专业精神、职场精英,仁心仁术,在当下普遍医患关系紧张的大环境下,这样的作品有它的意义所在。作品中情节布局别出心裁,角色之间的冲突张弛有度,读来有畅快之感。

    分享到:鳄鱼小赖皮2016/09/10 23:29:32

    感谢虞主席的推选,抱歉回复迟了一些。东篱把您的鼓励化作继续创作的动力。

      回复
  • 分享到:唐小林评委520积分2016/09/06 19:18:37

    黄婵、阿水和冷焰,三个处于社会不同阶层的女性,却有着相同的不幸和悲惨的命运。小说娓娓道来,张弛有度的叙述,巧妙地揭示出我们这个社会女性的艰难生存和精神困境,同时彰显出作品的艺术魅力。阿水的热心、善良,让人想起了莫泊桑笔下美丽的羊脂球。即便是那些为生活所迫而卖身的女性,其灵魂深处也有着闪光的地方,这正是《冷焰》的最动人之处。作者对阿水的描写,尽管只有寥寥几笔,但却久久地长留在了我们的心里。

    分享到:鳄鱼小赖皮2016/09/07 22:36:30

    非常非常感激唐小林老师慧眼,邮件提示唐老师推选《冷焰》入决,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东篱惶恐的同时,唯有多写多学习才能对得住评委和师友们的厚爱。老师的点评很到位!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6/09/03 21:30:26

    看完这篇作品,内心被一种悲凉所包裹。人活在世上,尤其是女性,很不容易。心里也更加深了对女性的敬重。好在,从那些卑微的生命里看到了人性温暖的光点。作者笔下几个小人物如阿水等,虽然着墨不多,但极有有立体感。几次出现的壁虎,是一种隐喻。人类悲哀到要与冷血动物交流,这是何等的残酷。说什么都没用,唯有坚强的活着。

    分享到:鳄鱼小赖皮2016/09/05 00:06:38

    对三位不同阶层地位的女性的分析,很准确。壁虎有隐喻。

      回复
  • 分享到:刘洪霞评委450积分2016/09/26 15:51:03

    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中出现两次女性文学写作的高潮,一次是五四时期女性意识的兴起,一次是九十年代个人化写作的出现。这部作品可以归为女性文学的范畴之中,它探讨了女性的生存与命运,无论是作为知识分子的冷焰,还是作为平民的黄婵,还是深陷底层的阿水,通过作者之笔,给予了最深切的关注。女性文学有着它的特殊之处,有着永远也讨论不完的问题,这也是它的魅力之所在。

    分享到:鳄鱼小赖皮2016/09/27 13:14:45

    感谢评委老师的关注推荐。老师从女性文学这个更高层面上来看待和点评这篇文章,让其价值得到进一步挖掘。再谢评委!

      回复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6/09/18 11:30:46

    上了一堂分娩课。分娩课外,展开了一幅医患的世道人心图。不管怎么说,这小说是独特的,小喜欢。文学到底是写活大伙儿知道的好,还是写活大伙儿不知道的好?是有争议的。我个人是倾向陌生化阅读,未知的领域游个小泳,湿乎一下热燥的生活。文字亦顺溜,寻常情节铺展开,有一搭没一搭,把个事儿清清爽爽地说完了,很有点讲故事的能力。但我仍然觉得科普的痕迹有点重,人物也略有点脸谱化。人生都不易,各有各的理,作家无妨做路人。

    分享到:鳄鱼小赖皮2016/09/18 12:18:16

    实际上是“难产”加“新生儿”抢救。在医院中,这是两个不同的科室,也是两拨不同专业的医生。女主角冷焰,也在其中再一次经历“不育”。

    分享到:鳄鱼小赖皮2016/09/18 12:20:31

    每个人都有痛,都有另一阶层不了解的痛点。我们生活在一个区隔越来越严重的社会。人们习惯不再对其他人、其他阶层释放出足够善意。

    分享到:鳄鱼小赖皮2016/09/18 12:22:06

    一个看上去美好的中产阶级家庭,受过再好教育的女医生,在“孕育问题”上,她也无法拯救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感谢郭老师的推荐。我会用心体会您的建议。感谢感谢!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2
  • 7700
  • 14
  • 28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