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都是可耻的
  • [39] [0]

每天都是在傍晚的时候,从拐进小区的那条街道,沿着种满棕榈树的走道开始,无论此时天上的晚霞有多绚丽,从远处而来的风有多舒适,都无法吸引她的留意。朱琳仿佛每往前走一步身体就被灌入更沉重的东西,一直进了小区,上了楼道,在自家那扇关闭着的防盗门前,她已经沉重到无力再往前一步。如果可以,她希望这就是终点。稍微停顿了一下,她深吸一口气,假想在吸取空气中的能量,好让自己重新充满勇气迎接接下来的所有时间,然后拿出钥匙捅进锁孔开门走进屋里。

女儿背对着她坐在客厅里玩积木,听见声响马上转身露出无邪的笑脸并大声喊妈妈。她喜欢看见女儿清澈的模样,每当她用清纯的童音大声呼喊妈妈的时候,朱琳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被需感,这时她又会再一次清晰地触碰自己一直所坚持着的价值。女儿的天真能替她抵挡住不少来自世间的阴郁,她在心里称女儿为“我的星星”,在未来很长的一路上她都将需要依靠这颗星星来引领。她也回了女儿一个微笑——在这个家里她只会对在面对女儿的时候露出笑容,事实上就算是独处或者面对别人的时候,她也从来不笑——然后回答她的一些可爱的问题。程斌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她放下手提包换了便服准备做晚饭,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不再做家务。因为她曾经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在厨房里手忙脚乱都不曾有去帮忙的意思。“你巴不得我死。”他这么说。

在她忙碌的时候,他出去了片刻,带回一个塑料袋。她知道那是什么,并在上菜的时候刻意在饭桌旁站了一会,目光盯向他放到台面上的几罐啤酒——她丝毫不掩饰对他一日三餐都要喝酒这种陋习的不满。

“不许出声!敢说一句我扇死你!”程斌说。

朱琳从鼻子轻轻地发出一声“哼”以表示不屑,对他如何糟蹋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在乎,她心疼每日数十块钱的酒钱。对于一个经济并不宽裕的家庭来说,这笔酒钱能用在其它更需要的地方,比如更换已经褪色的窗帘或者换掉那个拉门总会掉下来的冰箱。不过,她还是尽量避免与他起冲突,如何让自己拥有更多的平静时分是她目前唯一的明智之举。

洗完碗后她检查了一下厨房:地上没有杂物,洗手池的出水孔已清理干净,调料摆放整齐,而且她也并没有惹恼他,或许今晚能顺利安静地度过。她在房间里和女儿玩了会游戏,又帮女儿洗了澡,想着如果等会早点将女儿弄上床睡觉自己还能有些时间看一会书,她床边的那本小说集已经断断续续看了两个月了,她希望能尽快完成它。

程斌横躺在沙发上,一边开着电视机,眼光却停留在手机上。夜晚整个客厅都是他的,房间是她和女儿的。仿佛他们是磁铁相斥的两极,即使同睡在一张床上,也绝不会越过中间的女儿相拥一起。尽管这样,但她还是觉得太近了,在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分床睡的正当理由之前,仍旧不得不与他屈于同一张床上,这种距离让她有时会担心自己和女儿不小心吸到从他肺里呼出来的废气。

朱琳洗完澡后感觉身体的沉重感消失了,她甚至还在房间的窗前擦头发时哼了几句小调。然而这种轻松并没有维持多久,她擦头发的毛巾才刚刚沾上些许水分。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就是要惹恼我是不是?”程斌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指责她。

她愕然地拧回头,一时没有意会到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只好站在那里等待他继续指责。

“我和你说过没有?嗯?你说。”他的手指离她的鼻尖只有一厘米的距离,一副随时要动手打她的气势。

“我又哪里不对了?”朱琳往后退了一步,她不习惯离他太近。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提醒自己必须与他保持一段不会被逾越的距离,只要小于半米她就感到紧张。

“你还装是不是?洗手间,我说过多少遍了,出来时要把门带上!”

她还是疏忽了,一种失败感袭击了她。今晚还特地处处都留意了,却在这个地方走了神,她为此感到懊恼。朱琳知道他一直在寻找各种机会报复,为早几年前她的所作所为。他现在的每一次爆发都像是声讨曾经受过的不公,假如不考虑时间以及精力问题,她觉得他完全能将自他们结婚这十年来的每一件事以及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完整地复述出来。

“你和你妈当初是怎么对我的?我那么努力地去讨好你们,而你们却当我是一条狗!”他又说起几年前,他患肠胃炎的那一次。他在家里腹泻到浑身无力还要照顾仅五个月大的女儿——那时他们商量好由他在家照顾女儿,她负责工作——而她却对他的不适不闻不问。“如果不是隔壁的阿姨说我面色发青你都不会注意我一下!我知道的,你心里恨不得我死。”他像一个走投无路歇斯底里的被迫害者一样,奋力反抗谴责她。

她继续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站着,眼睛望向别处,胸口有被大石块压住的窒息感。她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感到厌烦,他说话的方式,喜欢张扬的个性,还有他许下的那些永远都实现不了的承诺等等都让她感到厌倦,而他从来不认为这是缺点,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她对他不再有耐心。她渐渐对他冷淡,不允许他碰她的身体,讽刺他说话的表情,鄙视他的虚荣。他在她的心中开始变得一无是处,与自己所期相差太远,她曾尝试过提醒他,但毫无用处。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错,错的总是别人。每一件事情,总有一个被他指责的对象,而且看起来理由冠冕堂皇。所有的这一切,都令她越来越憎恶他。

他又开始诅咒她的家人,特别是她母亲,言语恶毒,他已经掌握了如何令她更愤怒的要点。朱琳知道怎样才能让他更快地熄掉怒火,但是不愿意这么快就示弱,她要将自己的倔强坚持到最后一刻。

看来今天晚上无法安静下来了,一切都被她的疏忽破坏了,她暗暗责怪自己的大意。他的声音在墙壁上弹起,笼罩在她的四周。他的声音响亮、锐利,如同用了丹田运气并产生了胸腔共鸣,假如再配上点音乐,就像一个略懂皮毛的歌唱者。她并没有听他在说什么,然后突然侧头看了他一眼,越来越感到与他生疏,仿佛他身体里面的他被一个陌生人吃掉了。她很少正视过他,她不喜欢他的模样——突眼,勾鼻,薄嘴唇。他的眼神,声音,甚至身上的气味,没有一样能让她心平气和。她认为人的五官比例很重要,厚嘴唇厚给人敦厚质朴的感觉,过了就会显得愚笨无知;薄嘴唇给人精明的感觉,过了就会显得尖酸刻薄,刁钻。他显然属于尖酸刻薄的那种,就看那两片几乎看不到唇质的嘴就知道。

朱琳透过他看到坐在客厅地上独自低头摆弄玩具的女儿——她也许并不是真的在玩,只是在躲避他们的争吵——她原先蓄积的精力突然泄掉了,整个人轻飘飘地站在那里。她得想法尽快从他的纠缠中脱离出来,她需要安静一会,再好好睡一觉。

她说:“我知道了,对不起,是我没记住,下次不会的了。”

“哼。我就算说一万遍你也不会记住的。你故意的,你和你妈一个鸟样。”

“你能不能别老扯到我妈,一件事归一件事。”说完这句她就后悔了,此时并不适合任何反抗。

“你信不信我等会就打电话给她,叫她去死,像她这么可恶的人怎么还不死。”

最该死掉的人应该是你,她想。但是她知道,假如此刻再不作出让步,他就会真的拔打母亲的电话,让她难堪。

“别这样好吗?我已经道歉了,我是真的忘记了。”她极力压抑着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情绪,假如他再这么咄咄逼人,她不知道是否会像上次那样失控。那次她忍受不住他的谩骂,歇斯底里地冲进房间把床上的东西扔到地上并大吼大叫,却被他推倒在地上,接着又被打了两个耳光。想到这她忍不住哭了,坐在床头边面对着墙。程斌影子一样跟过来说:“不许哭!敢哭扇死你!”

“你出去好不好?让我静一静。”她说。

“你就是贱!”他伸出手指用力往她头上一戳,她的头撞到了床头上,响起一声清脆的“咚”。朱琳此刻除了哭泣什么也做不了,她只有不断地让步,不断地妥协。她也曾经为输赢争斗过,还以他冷漠与讽刺,可是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两个原本相爱的人如今像仇人一样相互伤害,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她不想再在这个笑话里成为一个小丑了。她也想过改善他们的关系,和他好好谈一谈,最终却总是以更剧烈的争吵结束。当他想和她好好谈一谈的时候,她又失去了耐心。

她强忍着几乎要失控的情绪,继续细声哀求。他终于也不再那么激动,声音渐渐转弱,一边嘟囔威胁着她离开了。朱琳哭到不觉得那么难受时,抓紧时间把要做的事情做完,尽量避开他。当抱着女儿进屋,可以关上门的那一刻,一种柔和的安全感包围了她。“妈妈,你不开心的时候就想我,因为我是你的宝贝呀,这样你就很开心的了。”女儿摸着她的脸说。女儿总会适时地软化她在内心积累起来的锐角,让她不至于感到生活的冷冽。朱琳感激在自己不堪的人生中出现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天使,并愿意将未来的所有时间都献给她。她给女儿讲了童话故事将她哄睡,然后在床头灯下翻了几页书——她根本看不进去——又静静地在床上躺着调整呼吸,想让自己重归平静。可是现在也睡不着了,心跳依然快速,她无法平静下来,有一股并不和善的气体在体内流窜,像在寻找出口。

她看着窗外的灯光抚摸着这个充满怒气的房间,心里诅咒他快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无论以什么方式都可以。她越来越无法容忍他的存在,只要见到他的身影,她都感到极其憎恨。她看了一下时间,不过十点多钟,她渴望此刻可以出去喝一杯,找个朋友一起聊聊心情和对生活的无奈。但是她在深圳这样步伐快速而又现实的城市里并没有可以喝一杯聊聊天的朋友,更多的社会关系都是同事以及前同事,和他们的交情比一张纸都要薄。大家都是城市的入侵者,谁又敢随意信任别人。况且她也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出去喝一杯,她和程斌彼此约束对方,又嫌弃对方,明明关系如此恶劣,却谁都从来没有提过分开,颇有一番势要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意味。

期间程斌又进来两次,暗淡的光线与睡着的女儿让他不得不压低声线说话,仍旧是些入骨入肉的风凉话。她偶尔软软地回应他一两句——回应的话不能为自己辩解,也不能有任何的指向——如果她不作任何回应,那在天亮之前他是不会让她有安静的一刻的。她不再迎战许久了,无数次争吵的结局往往都是以他强势的肢体干预与各种威胁取胜,她早已厌倦了这种毫无逻辑以及道理可言的争吵。

不久她开始睡意浓郁,但仍然不能睡,只有等程斌睡了才算是真正的平静。她在黑暗中等程斌进来,然后假装熟睡。他偶尔的叹气也会让她觉得他还没有放弃指责她的机会。她想象着最坏的结果,要么是继续谩骂她以及她的家人,要么是翻天覆地把小孩都吵醒然后一家人在无尽的阴郁中筋疲力尽到清晨。他无非是这些方式,恐吓谩骂撒泼,多年来丝毫不变。当听到他的鼾声响起时,她才呼出一口长气,从绷紧的状态中松弛下来,如解除了某种危险警报般,迅速进入睡眠。

  • 标签:婚姻仇恨冷漠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寒塘听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国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郭建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电击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段作文打赏了500邻家币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深圳的红树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6/09/06 12:01:27

    无影的手法向来是细密针眼,针针精准,针针扎下去,带血带肉让你不忍卒睹,婚姻的战争不见刀光剑影,却是男女最残忍的对决。作者冷静却又令人窒息的叙述,层层推进的情节,工笔般的细腻刻画,带入感很强,令你感同身受体味到主人翁内心深处的撕裂,对生活彻骨寒心的绝望,没有勇气挣脱婚姻的牢笼,在相互的纠缠中彼此虐杀,在现实中最终走向了可耻的妥协。峰回路转,缘于一场恶疾,反而拯救了他们,最终善良的人性战胜了怨怼。

    分享到:无影2016/09/06 12:06:10

    谢谢点评,祝安好。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6/09/05 15:54:50

    无影的确没有让人失望。继《触摸》后,这篇《我们都是可耻的》又找到了那种小说的节奏和语感,那种“无影式”的叙述。小说非常压抑,开场就是长镜头特写,主人公如临深渊,对回家的恐惧,沉重,无力前行。摇摇欲坠的婚姻,无休止的语言与肢体暴力,备受摧残的身心,无影没有任何回避,直接正面切入,甚至有些地方过于写实,让人产生生理上的不快,比如有点变态的性描写,那种镜头语言,直观地呈现,大胆而残忍。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05 15:57:15

    作者足够冷静,就像外科医生,用尖刀一点点解剖生活,解剖失败的婚姻标本。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05 16:01:41

    这篇小说和《触摸》是相通的,它的语言,它的叙述,它的气息,它的体温,是一脉相承。这种写作特质,我希望无影能保持下去,并彰显成自己的风格。

    分享到:无影2016/09/05 16:01:52

    就是要残忍。哈哈~其实现在很多小说都会刻意美化人生,美化痛苦,但是我觉得世界是现实的,它对谁都不会手下留情。谢谢费帅!!!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05 16:03:47

    今年的小说,佳作甚多,超过往年,这让我们这些大赛组织者,备感欣慰。

      回复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6/09/20 10:35:36

    一对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恋人,一走入婚姻,如同走入一穴阴森森的坟墓,里面隐藏着种种人性的阴暗与诡谲。现实中的爱情与婚姻都是相爱不易,相处更难。无影通过对主人公的一些细节和心理活动的描写,将这种婚姻关系雕刻入微。小说的结尾是个亮点,所幸,当男主角身患沉疴,女主角内心在一番激烈的斗争之后,最终选择了不离不弃。婚姻处于僵硬中的男女,无论你在这种关系中是强势还是弱势,撕开来看,人性都是可耻的!

    分享到:无影2016/09/20 10:55:26

    谢谢点评!!辛苦了!

      回复
  • 分享到:王国华评委1700积分2016/09/19 21:04:16

    爱与恨、情与仇,相斥的两极往往相互转化,甚至毫无理由,毫无征兆。这篇小说巧妙地写出了人性中的这种偶然,所谓灵魂一闪念。前面的铺排细腻而残忍(每个残忍的人都是脆弱的,越残忍越脆弱)。这种婚姻生活其实可以扩大到社会生活,亦可以说,婚姻是社会生活的浓缩版。残忍与无情只是在婚姻中表现得更直接。

    分享到:无影2016/09/20 10:55:22

    谢谢点评!!辛苦了!

    分享到:张夏2016/09/22 00:27:12

    婚姻中的男女,一旦翻脸,那么封闭的不好向外人道的空间里,不知有多少变态扭曲疯狂的互伤行为!经不起端详啊,越看越心寒。所以一定要走出去,不要困在婚姻的死角里。

      回复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6/09/18 00:20:53

    男女间的那点事儿,是我们最爱搞,也最容易搞出事的。最爱搞——发乎性;搞出事——止乎礼。婚姻是发乎性与止乎礼撞车的事故现场,所以,在发乎性的文学里,婚姻的地位连青楼都不如。读宋词,我只读过两个人的悼妻诗,苏东坡的”十年生死两茫茫”和戴复古的“千里归来赋悼亡”,大多的,是送一夜情的妓女的。《我们都是可耻的》仍在讲“性”与“礼”的那点纠结,小话剧般地呈现了当下撕裂式婚姻的种种桥段,下手或狠,倒中肯綮。

    分享到:无影2016/09/18 08:57:55

    谢谢!!!辛苦 了!!

      回复
  • 分享到:曾楚桥5750积分2016/09/16 18:50:59

    我也觉得我挺可耻的,小说都看完了,居然一个字的点评也不敢写。这其中大概是害怕了。这么狠的文字让我只想着逃避。逃避一种血淋淋的生活,更想逃避支离破碎的内心世界。哀大莫过于心死。只是这么一种死法,实在是如钝刀割肉。每一刀下去,都无法让人痛快地了结,只能把绝望当成希望一丝丝地撕开。然后才看到真相。那么真相是什么?真相就是无休止的麻木与疼痛,除此就是一败涂地的生活。

    分享到:无影2016/09/16 19:09:10

    正如那句话,我们都患上一种慢疾,只有死亡才能治愈。这就是活着的感觉。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6
  • 94561
  • 15
  • 37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