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行


一.

那年梅表姐和莲花姐到深圳时,江蓠才十岁。正是黄昏。江蓠妈穿了围裙在厨房做饭,锅铲一刻不休地“嚓嚓嚓”,炒了腊肉又蒸鱼,又焖得半锅红烧肉,屋里一股迷人的醇香。江蓠在自己房间玩过家家,大衣柜和梳妆台之间扯一块大浴巾做门,就围起了一个温馨的小家,里面堆些布做的洋娃娃,江蓠当妈妈,洗衣做饭喂奶。

梅表姐招呼莲花过来,脸上半玩笑半嘲笑,指指点点地,快看,还有这么爱玩过家家的人,这么大了还玩。莲花一脸疲惫,头发乱得像鸟窝,身上还驮一只大背包。她们刚下长途火车,由江蓠爸接回来,鞋都不及换。

江蓠这个小妈妈一下红了脸。

那是,一九八九年,或者更早一点的时候吧,总之,那年梅表姐才十七岁,莲花也十七,她们刚刚初中毕业,梅表姐说,莲花,你想不想去深圳,我有个亲戚在那边。莲花当然想,她在马石村呆得实在不想呆了,马石村什么也没有,庄稼都长得稀稀拉拉,惟石头遍山遍野,呆久了人就会变成一块马石,摊在路边坎头。于是,梅表姐就和同村最好的玩伴莲花跳上了长途火车。

江蓠爸第三天就给她们找了份工作,在附近一家电子玩具厂做流水线,附近有一片当时深圳最大的工业区,不高的楼里藏着数不清的厂,服装厂、电子厂、玩具厂。

那家玩具厂老板是个中年男台侨,笑眯眯圆乎乎,看上去似乎有一副极好极好的胃口,他喜欢年轻小姑娘,说她们手脚快人听话,工厂里几十个人,都是清一水的年轻小姑娘,厂房与住宅区在同一层楼。白天,机器们轰隆隆;晚上,姑娘们叽喳喳。那地方总是充满了欢快的声音,玩具、杂物、人,把四百多平米的楼层塞得满当当的。

像一座大观园咯。江蓠对弟弟江影形容说。暑假时,她看了电视剧《红楼梦》,她当然喜欢那座大观园,人来事往,每天热热闹闹的。

她这是和弟弟一起去厂里接梅表姐和莲花姐。星期天的阳光又软又酥,路边的绿化树和装饰花都被它们晒得娇滴滴,懒洋洋地摇头摆尾。每到周末,江蓠妈就催促着姐弟俩去接人,江蓠爸呢,他会早早踩了自行车去农批,买回一堆好吃的,什么鸡腿、蹄膀、苹果、香蕉……他恨不得把整个农批搬回来吧,恨不得一顿就把俩姐姐养得白白胖胖,白胖得连她们的家人都禁不住夸:看看她们现在过得多好。

吃完饭,再午睡一会儿,日光再软再酥一些时,江蓠妈会带她们在小区里逛逛。刚建起不足十年的小区,很大,完善如一座微型城市,楼房都还新崭着,几十幢八层高的住宅楼,奶油色墙体巧克力色阳台,整齐威严排作几列。她们三人穿花拂柳般绕过一处处种满地毯草木棉扶桑九里香黄玉兰的花圃,来到一家裁缝店里,裁缝店里挂满各种式样的衣服,墙上、衣架上,甚至天花板上,两双眼睛也看不过来!圆脸的女裁缝笑吟吟地拿出两本最新的杂志,梅表姐挑了一条撤花大摆纱质连衣裙,莲花姐挑了时下流行的蝙蝠衫配健美裤。

挑完衣服,江蓠妈说,再理个发,做个好看的发型。于是,去百货店旁边的理发店。

理发店是一对外地夫妻开的,再加一个男孩,算学徒也是小工。见来了这么多客人,夫妻俩高兴地用四川话叫男孩,青皮,青皮,再拿把椅子来嘛。

叫青皮的男孩就屁颠颠去墙角拿把铁架椅展开,摆在梅表姐身后,前面的镜子映出他们俩:下午糖希一样软甜的阳光中,俩个春天第一片新叶一样的人儿,男的,剑眉星目细高个;女的,柳眉杏眼杨柳腰。

那天,照着本新款时尚杂志,男店主给莲花姐吹了个带飘刘海的短发,她个子高脸方,适合这个发型。梅表姐则烫了个浪浪漫漫的长卷发,青皮给她一绺绺地卷,卷了好半天。

二.

小区三十二幢有户人家要找儿媳妇,那家人条件不算好,男的在工地上被失控的吊车不小心砸死了,女的就疯了,也不是一直疯,大多数时候,她都能正常,跟人说话也细声细气,笑眯眯地,日头当中,还能回来给家里惟一的儿子做一锅香喷喷的豆角焖饭。

江蓠妈听一帮妇女散发这消息,当天夜里吃过晚饭,去了附近工业区。

却没找见梅和莲花。屋子里莺莺燕燕,有洗澡的,有聊天的,有吃零食的,有听流行歌的,听流行歌的那个小姑娘停下正哼的《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对站在门口着急的人江蓠妈说:大姐,她们俩去逛夜市了,每天她们都去逛街,你去那儿找找看。

夜市就在工业区内。未来得及建新楼的空地上扯开几大长片红白条纹塑料布,底下用木板隔成一间间两米长一米宽的铺面,铺面格局都一样,前面用凳子撑块大木板,后面,站个女人或男人,女人男人边打理铺面上的塑料凉鞋皮鞋、磁带海报、衣服、脸盆茶缸、女人头饰……一边睃眼打量过往的人。他们几乎不招呼客人,因为夜市里已经够吵了,几台半人高的大音响使劲吼着香港流行歌,工厂里下班的男孩女孩们兴奋高亢的说话声,就算他们招呼了,也如一滴水掉进池塘里。

江蓠妈转了三圈,流行歌连珠炮般轰得她昏昏沉沉,最后,她在刘德华的《一起走过的日子》中瞅见了梅和莲花,两个姑娘正挑磁带呢,磁带铺前围满了人,把她俩饺子馅一样陷进人堆。

莲花挺高兴的,她高高举起手,孃孃,我去嘛,正好我妈让我尽快在这边找个合适的男朋友呢。

江蓠妈点点头,好,你去,我陪你去,梅儿也陪你去。

相亲地点订在男方家。

进屋后,男孩已经坐在客厅木沙发上看电视了,见有客人,他抬抬眼皮,算打招呼,依然认真看电视。女人招呼莲花姐和梅表姐换好拖鞋,又从冰箱里拿出两支冰镇菊花茶几个青桔子,笑道,你们聊你们聊嘛。

几乎没怎么聊。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男孩在邮局送信,女人由于有疯病没上班,急着找媳妇,一是男孩年纪到了;二是多个人好照顾女人。女人一发起疯病来,就站在阳台上朝外面大吼大骂,还衣服也不穿到处乱跑。

就莲花姐的话多一点,莲花姐说,你们家不错啊,挺漂亮的又干净,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家之一。男孩没接话,女人也没接话。莲花姐又说,哟,墙上那框画真好看,好像是棉花做的吧,你们看那个猫眼睛,灵得呢。

她站起来,想去摸摸一探究竟,伸出的手讪讪地又收回来,这块布是阿姨织的吧,织得好巧咯。她看着冰箱顶上那块白色缕空花苫布。这回女人接话了,瞟她一眼,难得清醒道,不是,买的,我哪有这么巧的手。

菊花茶喝了一半,她们就回去了。

几天后江蓠妈接到消息:男孩看上了梅表姐,要是嫁过去,他会想办法给她在邮局找个差事。

梅表姐哼一声,我还不愿意呢,他们家住一楼,黑漆麻孔的,对面还是个公厕,整天臭烘烘的,屋里到处飞苍蝇。

莲花姐冲她一句,笑道,你本事大嘛,将来找个住别墅的咯。梅表姐白她一眼,怎么?那也不是找不到。

她翻完白眼就出门了,说是要去做头发,头发长乱了。

理发店里墙上、玻璃上,贴着许多好看的发型。每过一段时间,梅表姐就来理发店换一个发型,一坐就是半天,从阳光晶莹的午后一直坐到琥珀般的黄昏。有时她会指着墙上的一款;有时她翻开杂志找;有时呢,是青皮帮她推荐。青皮的审美观很好,梅表姐的头发都是他负责做,做出的发型,去到厂里,姑娘们都围过来问,梅儿,你在哪里做的,这么漂亮,我也去做。

莲花姐就眨眨眼睛说,你们别问了,你们就算去了,人家也不会给你们做这么好看的发型。

三.

江蓠爸那时在一家宠大的市建公司上班,住小区里的人都是,不过呢,江蓠爸不是领导,他是单位的水泥工。

他是单位里技术最好的水泥工,每每有什么别人打不好的墙,就请他来,抱着水泥棒使力搅一会儿,原本颗粒粗大桀骜不驯的泥浆就顺服匀称了,泥浆干透,一百年也不倒,自然,他也成了工地上最忙最累的人之一。江蓠爸白天上班,有时夜里还要加班,一套干净衣服穿出去,回来就不见衣服了------成了一套水泥服。厚厚的水泥浆在衣服上,连爸爸的眉眼都看不清,脸上也一层灰水泥。

江蓠妈咯咯直笑,笑得不停拍腿,老江,你看你这样儿,像那个电视上的兵马俑。

管它什么俑,给我洗衣服去。江蓠爸哼道。

洗什么洗,这么脏,哪个洗得出来,扔了算了,你又不缺衣服穿,柜子一堆旧衣服呢。

江蓠妈瞪大眼看着他。

我这样的,能穿什么好衣服,就这一套吧,别的穿了也是肉包子打狗浪费,你给我洗洗,我还是穿它。江蓠爸边说边脱下衣服,将它们扔进厕所里。确实,他平时几乎没穿过光鲜的衣服,甚至没穿过干净的衣服。

于是,江蓠妈天天给江蓠爸洗衣服,洗衣服,成了她的大事,每天吃过晚饭就开始洗,一条裤子,足够她洗整整一个小时!

她哪是洗衣服!苗条的身子半趴地上,头发梳成光溜溜的马尾,还是一绺绺抖下来不断捶打她汗水横流的红脸膛。先呢,用刷子,粗硬的胶刷,刷软那些早已凝固的水泥浆;然后,操一把菜刀,按住裤子,使劲刮;最后,再用胶刷用力刷,清除残余的水泥。也只是洗得勉强得见人。

洗得裤子像受酷刑,不停发出嚯嚯嚯的惨叫,惨叫声传到江蓠耳朵里,像刀子刮擦玻璃,让她坐立不安,爸爸就坐在她身边,父女俩一起看新闻联播。爸爸长得高大健壮,现在看起来却勾背缩肩,由于看得认真,还微微仰头张嘴。江蓠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

夏天燠热,出一身臭汗,谁都盼着来个透心凉,却又没法洗澡,水泥浆把下水道口堵住了!

脏水们流不出去,你推我搡,你奔我突,迅速在厕所地板上汇聚起寸把深,那脏水里,江蓠看一眼就倒胃,有长长的头发、有黑色的脏物、有微小的泥渣、混浊的水面上,还悠悠地漂着几只肥皂泡。

弟弟却不怕脏,一把推开江蓠,我来通,我来通下水道咯。

只见他一脚踢开下水道铁盖,用扫把柄往下一阵乱捅,还是江蓠妈厉害,她一句狮吼:给我站一边去,你捣什么乱。

弟弟冲她做个鬼脸,继续回屋用树枝胶皮做他的弹弓。

他总不肯好好呆着的,做好的弹弓,他不是打鸟,就是打人家的窗玻璃,还说打窗玻璃比打鸟更有意思。他凑过来朝看书的江蓠眨眨眼,你猜我昨天看见什么了?

江蓠不屑地斜他一眼,弟弟自己忍不住了:我看见梅表姐和青皮了,他们在耍朋友,还拖着手。

我正跟将海那帮人打架玩呢,梅表姐打着把花伞就过来了,她跑在前面,嘻嘻哈哈地,头发裙子乱飞,飞得妖怪似的,后面青皮在追她,几步路追上了,青皮就拖她的手,嘿,还亲了一下她的脸呢,梅表姐笑着打了他一拳。

弟弟怕江蓠不相信,手舞足蹈把当时的情景讲述了一遍。

四.

江蓠说,青皮哥好帅,我喜欢青皮哥。

江蓠妈说,有什么好,绣花枕头一个,抱着啃两口能饱肚?!

江蓠爸说,还是找个正经人家过日子的好。

  • 标签:人生得到失去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笑谈一生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苏格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东橙西柚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东橙西柚打赏了1000邻家币
  • 胡野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严仕英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郭建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欧阳德彬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欧阳德彬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FEI FEI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游利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小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小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唐兴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6/09/14 14:18:25

    一篇小说,两三代人,四五个女人,六七处人生场景,八九样命运起伏,让人十分唏嘘。这是长篇小说的架构,看得出作者在文学上的抱负,正随着故事的推进,一步步显现出来。我很佩服作者的眼光与“壮志”,取其上得乎中,其沉稳、娴熟、激荡与轻活,恰如其分地游走在小说当中。我想到了深圳小说家吴君,她也有不少中短篇小说与《三人行》“一路同行”,她是“底层人物命运的书写者”,那是一群“来时同路,去时天涯”的“女人花”!

    分享到:廖令鹏2016/09/14 14:22:06

    我希望游利华在城市书写与底层书写中继续走下去,希望更有耐心地叙述一些小的事件,把小处写小,把多处写多,把深圳、香港的爱恨情仇,写得更加酣畅淋漓,更加跌宕起伏,更加风云涌起,那她成功了。

    分享到:游利华2016/09/14 17:30:32

    感谢廖评委,你有一点很对,这个中篇,开始构思时,确实是照着长篇的架构来的。我只了解城市,所以,一直在书写城市,说到底,都是书写人,哈,下次争取写个风云涌起的长篇。

      回复
  • 分享到:唐小林评委520积分2016/09/12 19:12:40

    三个童年的伙伴,在人生的道路上,走着走着却逐渐分了岔。这是我们这个城市几个小女人平凡的人生和爱情的记录。在小说中,生活许多时候都像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有时更像是一杯苦酒,当事人品着苦,旁边的人看着更觉得苦。难怪江蓠妈会感叹:同人不同命,莲花的命怎么这么苦。这沉重的叹息,无疑是对人生的追问。在小说中,我们看到了作者良好的文学天赋和写作才华。生活再苦,也要勇敢去面对,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6/09/12 17:41:57

    几乎是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看完了这篇几万字的小说。像是在喝一杯略带苦涩的茶,从舌尖到心肺都浸盈着一股微凉。作者用细腻温婉的笔触,娓娓讲述了三个女孩子江蓠、梅姐、莲花在深圳的悲喜人生。在交叉叙述和不露痕迹的铺陈中,三个人的命运其实已经清晰可见了。又像是在看一部充满了岭南烟雨的老电影,心绪迷离、伤感、而又无奈。作者笔下的人物鲜活,动人。仿佛看到文字里流淌着淡淡的伤感和些许对人生的诘问。

      回复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6/09/30 14:24:56

    作者几乎用一个中篇展现了一个长篇的容量,而且基本上从容不迫,三个人的命运轨迹既清晰又交叉。但也正因如此,在某些关节上尚未精雕细刻,还需精心展开。建议作者可以在此基础上做成长篇。

    分享到:游利华2016/09/30 17:39:49

    是的胡老师,这个还能再展开些,毕竟是三种人生。多谢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6/09/29 22:42:17

    这是一部成长小说。主人公的成长过程恰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人们急迫追新的心态步伐、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小人物与时代表层的“同谋”与内里的“撕裂,恰是对现代人生深深的焦虑。在这种现代性无声的压迫下,分歧出现、扭曲出现,没有谁是生活的赢家。作者娓娓道来,通过人物带给读者反思和质疑,也使文章意蕴丰实而有力。

    分享到:游利华2016/09/30 17:38:56

    多谢秦主席的阅读及打赏。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6/09/29 21:03:25

    三种人在同一个时代寻找,三种人在不同的山路攀登。在一些机智性的挑战赛区,心理是主战场。作品以无意又刻意的制造完成一种探索。如能在打造艺术时空中,纵横交错又立体呈现人物的脉搏,以带来高明的,独特的艺术模型,在追求语言的表达方式,呈现多方位的角度,就能进一步提升作品想要表达的艺术效果!

    分享到:游利华2016/09/30 17:38:07

    多谢张老师的打赏。你的意见很好,我记下来,再仔细揣摩揣摩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6
  • 9000
  • 7
  • 7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