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念桥边红药
  • [52] [0]

(1)

“红药,马上吃晚饭了,你去哪?”一位气质高雅的老年女人,脚步轻快灵敏追出门来问道。只见腰间的围裙勾勒出依旧苗条的腰身,浓密的银色短发在她头顶上堆出一个精致的造型,像是高档西餐厅里端上来的大份雪糕。

“妈,我不饿,不想吃,你们别管我。”被唤着红药的年轻女人头也不回地径直走向电梯。身后一声压抑的叹息,红药心一软,放柔语气扭过头安慰:“妈,没事,我只是一个人去海边走走。”

电梯的金属四壁中印着红药的各个侧面,红药眼光始终聚焦在鞋尖上,一双普通的阿迪达斯运动鞋。她不喜欢照镜子,不爱玩自拍,她总是拧着一双淡淡的细眉,绷着一张苍白平凡的小脸,眼神有些空洞,不太留意周围,却也没有望向远方。

母亲一步一叹退进,一屁股坐在红木餐椅上。红木餐桌正中的电磁炉上坐着钢筋双耳炖锅,一只土鸡和着板栗炖得

“呼噜噜”直响。这是红药的最爱。换作以往,一闻这香味,她会夸张地吞口水,欢叫:“妈,妈,和国内家里一样,完全一样。”

她从小就会用夸张的欢欣表达对家人的感激,可是,方才毫无反应。

为着这一桌子美味佳肴,母亲花了一下午。眼巴巴盼回在新南威尔士大学读MBA的小女儿红药,孰料,她默不做声低头进自己房间,悄无声息地换了套红色阿迪达斯休闲服,蹬上鞋,招呼也没一个便出了门。

“王,你说她不会出事吧?”坐在沙发上的并不是哪朝哪代的王,而是退休的王教授,她先生。

“放心,王家女儿不会那样脆弱。”儒雅的王教授慢条斯理安慰着太太。他手上举着一张中国人办的悉尼日报,眼睛吃力地扫瞄一行又一行的繁体字。他的头顶露出报纸,全白了,茂盛浓密,同样修剪得一丝不苛。

“那等她回来再吃……”

“不等了,我们先吃。”王教授一边说,一边悉悉索索折好报纸,放在茶己上,然后,再把老花镜摘下来,小心翼翼压在报纸上,再手脚麻利地坐到太太对面。

这套两房一厅位于悉尼东南的Kingsford。中国古典装饰,内里陈设着满堂中式红木家具。客厅正对门的沙发上方挂着吴昌硕的神仙福寿图扇面,当然是仿作,出自王教授之手。王教授主攻中国古典文学,对书法国画也颇有点小研究。

喝了半碗鸡汤,王教授抬脸瞅着对面满面愁云的老伴——退休的经济学李教授,心口一阵疼。她比自己小十岁,一生没经过什么风雨,不像自己年轻时下乡倒是吃过好些苦,眼下这是她碰到的人生最大难事了。他劝慰道:“没事没事,红药这孩子,感情上经点风浪也好。”

“她受的苦还少么?四个女儿中,最不顺的就是她,真是可怜。,都怪你,取个什么名字不好,非得叫红药。药,药,药,能不苦吗?不苦也被叫苦了。”李教授满腔幽怨地抱怨起丈夫来。

“好,好,怨我,怨我,你多喝点汤再怨,好不?我们要爱惜好身体,不然,不但帮不了女儿,还会给她们拖后腿……”王教授一边柔声哄劝,一边站起身,弓着腰向老婆碗里添鸡汤。

四个女儿的名字,从大到小依次叫竹西、荠麦、豆蔻和红药。名字来源于王教授酷爱的一首宋词——姜夔的《扬州慢》。红药在词里本是红色芍药的意思,但读书少的不懂,以为是一种药,更有荒唐者,竟然把红药与道家的红丹混为一谈。王教授原本对名字一说淡然漠视,但红药一次次不顺后,在老婆的抱怨声讨下,他开始为自己当年只顾寄托情怀,没替小女儿吉凶着想而悔恨起来。

白灼虾、清蒸石斑鱼、红烧猪蹄、蒜茸小白菜……少了红药在桌边,全都变得难以下咽。两人都不舍得碰钢筋锅里的炖鸡。鸡在国内不是什么希罕物,但在唐人街买到一只活鸡要碰运气。剥栗子花了王教授一个多小时,栗子也是红药的至爱,老两口自然不舍得多下筷。

怕栗子炖烂了,王教授断了电磁炉的电。“呼噜噜”声蓦然终止,屋里空气更凝重了。

“红药该不会……?”李教授不安地低声说。

“说什么呢,咱们生的女儿不会那样脆弱。”王教授声音不大,却有些严厉,像是在批评某个不懂事的学生。

两人都不再说话,认真倾听楼下马路上的汽车声,可是,楼下静悄悄的,周围都是静悄悄的,时间与空间都凝固了一般。

夫妻俩退休前同供职于武汉某大学,一对璧人,恩爱情浓。结婚三年内添了竹西、荠麦两个女儿,随后,两人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八年后,又才生下了豆蔻、红药两个女儿。

前三个女儿粉琢玉雕、冰雪聪明,都是两岁能背诗,三岁便会加减乘除。到红药时,大概上帝都不好意思如此偏待王家,继续发放优质原料了,因此,红药从小头发黄身子瘦,吃遍各种营养品也是一幅营养不良的样子。十四五岁,定了型,淡淡的五官扁扁的脸薄薄的身子骨,也像王教授与李教授,不过是潦草的铅笔速写,还综合了他们的大部分缺点。更让家人惋惜的是,红药三岁才开始学说话。“贵人语迟”,家人彼此这样安慰,但红药长大后,迟迟未显贵人迹象。各科从未断过家教,王教授与李教授也亲下功夫,成绩却始终不理想,学业之路走得磕磕绊绊、跌跌撞撞。大姐读的是北大,二姐读的人大,三姐读的是武大,红药倾尽全力,啥大也没考上。复读一年,仍旧名落孙山,死也不肯再复读,家人只得安排她读武汉大学成教学院的会计专业。

红药三岁起,全家便悄无声息发动起一场针对她的战争,战名叫“改造劣质基因,重塑成功人生”。这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不到最后一刻,全家绝不放弃。因此,红药毕业后,并未参加工作,而是被家人动之以情、晓之以义地逼着考托福与GMAT。那个失败的大学教育,务必要用光辉的新学历来掩盖。王家的造人工程,决不能虎头蛇尾。鱼翅盅里,不能始终混着这一根粉丝。

大姐大学毕业后进了宝洁,红药读大学时,已任宝洁高管,为父母在深圳华侨城纯水岸买了一套大房子以备养老。二姐学的是法律,毕业三年后成为上海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最年轻的合伙人。三姐读大学时,便考出托福六百五,GRE两千三的高分,顺利拿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全额奖学金,毕业后前往该校就读国际金融学硕士。让小妹出国读MBA,便是她献的策。MBA录取时不理会申请人大学读的是正规全日制还是成教,唯一障碍是托福与GMAT,好在红药英语还马马虎虎,只要肯下功夫,不是大问题。入学也不用太担心,豆蔻是新南威尔士的优秀毕业生,与好几个教授关系都不错。打个招呼,陪陪笑脸,托托人情,他们应该会爱屋及乌。

红药大学毕业后花了三年,其间还专程到北京读了两年新东方,这才勉强考过了托福与GMAT。这时,三姐早已学成归国,任职上交所。

接下来进展并不顺利:红药的入学申请被拒绝了,原因在于中国留学生蜂拥而入欧美澳,欧美澳各大学开始嫌弃中国的“五大生”。新南威尔士大学亦在此列。该校是全球TOP 50,以商科和工科著称,旗下商学院与工程学院均列澳大利亚综合排名第一。

豆蔻为此亲回澳洲母校展开公关工作。她尽施中西合璧的外交手腕,最终,新南威尔士大学相关人员松了口:“如果王红药有一年以上大企业中层以上管理经验,就没问题。”

有这句话就够了。大姐此时已任宝洁中国区的副主裁,开个工作经验证明易如反掌;再动用二姐的关系,找个公证处公证,亦是不费吹灰之力。红药既然投生在这个家,再平庸,再普通,全家上下也要托的托、举的举、拉的拉,一定会把她拉上高枝,与全家荣辱与共地宿在一处。

等待入学的这半年,大姐建议小妹去宝洁工作。李教授看着小女儿那张长期用功熬就的苍白小脸,心疼地说:“算了,红药一路不容易,让她好好歇半年吧!”

“红药天分相对是差了些,好在这孩子听话。”王教授向太太感慨。说这话时,他们正手拉手在深圳华侨城的林荫道上散步。退休后,应大女儿一再要求,老两口来深圳养老定居了。

“记得她从小爱唱歌,小学三年级时还得过市里一个奖,我当年还动过成全她学音乐的念头,幸好没走那个偏门,那条路太难了。再说……”

“再说她长相也略有欠缺。”王教授硬起心肠替她补充。

“是普通一些,好在有三个亲姐姐帮衬着拉扯着,也不会太过差强人意。如今,红药也算有了出息,我心上这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李教授由衷感慨。

王教授不说话,只用力攥住太太的手。两人抬头仰望着路边两行开得灿烂如晚霞的凤凰花,想起这一路来培育红药的不容易,眼眶竟然都湿润了。

(2)

阴天的黄昏,湿冷的海风吹着悉尼情人港远处天空、海,近处停泊的轮船、私家游艇,以及近处高低错落的高楼与桥梁。一身灰衣的红药缩着脖子,呆立在喷水池边,与灰暗的背景融为一体。池里,几排水柱跳着机械而单调的舞:一会儿趾高气扬,一会儿低声下气;一会儿愤怒狂暴,一会儿幽怨哀戚;一会儿缠绵悱恻,一会儿又筋疲力尽地偃旗息鼓……池中一群白天鹅,两两配对,搔首弄姿地扭着优美绝伦的长脖颈。

她生下来就为了追赶,一直力不从心,却不曾这样沮丧。

新婚不久的丈夫王国建在微信上告诉她:他要离婚,还说他从未爱过她……

夜幕如美女散髻,一泻而下,远远近近灯光陆续亮起,尤以红药正前方星港娱乐城的灯光最为耀眼。半年前,她还陪着王国建在里面赌博,他手气很顺,但见好就收。

他总是谨小慎微,克制有礼,床上,依然如此。开始之前,彬彬有礼地问:“可以吗?”然后,是机械而小心的动作,赔着小心却又全没用心,像在借用别人的物品,高贵而易碎的物品。

……

“请问,你是中国人吗?”一对穿戴时尚像是度蜜月的中国游客突然出现在红药面前。问话的是女人。

“是呀!”

“我一看你就像,呵呵!请问,你知道唐人街在哪里吗?”男的兴奋地搓着手。

红药朝自己来的方向指了指。

“啊!果真是我们刚才经过的地方。我说那里就是,他偏不信。我一看见那么多中国招牌,就知道是唐人街。”女人很是为自己的聪明而得意,一边说,一边伸手作势要拧男人的耳朵。男人跳着脚大笑着跑开,女人摇着双臂,踩着高跟鞋追过去,佯怒斥责:“你别走,看我怎么收拾你。”

红药与王国建,从未这样嬉戏打闹过。昨晚他又打来电话哀求:“我一定要离婚。我和你结婚是个错误,我现在只想改正这个错误。我一生只求你这一件事情……”听着这些话,红药举着手机愣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从小到大,她都这样,遇事后大脑瞬间空白,然后,呆呆地,等着父母与姐姐来给她指引,为她解决。果然,母亲进了屋,看到她可怕的神情,紧张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她举着手机,半晌才木然回答:“王国建要与我离婚。”

  • 标签:亲情戕害爱情悲剧望女成凤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仪桐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仪桐打赏了1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廖令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胡野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柴火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刘洪霞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刘洪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兴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段作文打赏了100邻家币
  • 范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范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范明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6/09/30 18:49:12

    作品有细致的纹理和硬质化的内核。在人物塑造上,以具体的环境和事件来突出人物的鲜明特征。在弹性和特指性的空间里,又具有现实魔幻的意义。不论从正面描写还是人物烘托上,永远追逐的光圈猜测着奔跑的影子。光怪陆离的都市,霓虹具有暗杀性,更具有有时代的批判性。如果制造情节上,生发鲜活的社会体系和多变的性格体系,遵循内心的秩序,这样,作品的主题和人物的塑造会更加鲜明和典型。

    分享到:刘菡萏2016/10/01 22:47:51

    谢谢评委的肯定与鼓励,更感谢评委老师中肯的意见,我会继续努力的,超越自己挑战自己,才是人生意义之所在。谢谢老师!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6/09/30 10:38:16

    红药的悲剧,越来越成为这个社会,特别是精英阶层家庭的典型。外部世界的巴洛克风格与内心世界的洛可可风格难以调和。菡萏的“巴洛克”风格构筑正在慢慢形成气候,乍一看,真有点“小时代”的风流。她真敢写,像郭敬明一样敢导,这种尝试值得赞赏!

    分享到:刘菡萏2016/10/01 22:48:40

    谢谢评委老师,这也是我的一个尝试,不管写作奔向何方,我只是不想重复我自己。

      回复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6/09/29 13:27:39

    一个残酷的故事,并不单指红药从此不能站起来,而是贯穿于她一生的悲剧性,这种悲剧有如宿命牢牢笼罩着她的人生,因此我们为她揪心,但审视周边,红药的故事不是孤立的。这是菡萏的隐喻之笔。

    分享到:刘菡萏2016/10/01 22:49:21

    谢谢胡老师在我写作之路上一直对我的帮助与鼓励,非常感谢!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6/09/29 08:38:50

    人类最大悲剧是自我意识不到自己正在制造悲剧。作者通过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讲述了一个悲剧的故事。故事直指还活在宗法社会情态中的父母长辈,总妄想“驾驭”儿女的生活,对于个体生命,毫无尊重之言!这正是该小说的力量,从生活细节着手,往思想深处掘进,反思内省,形而上下,直到抵达她对生活旗帜鲜明的呐喊与批判!

    分享到:刘菡萏2016/10/01 22:50:27

    谢谢秦主席的鼓励与肯定,您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会继续努力的。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6/09/27 12:50:02

    菡萏最擅长就是编故事,讲个有些好玩有味的故事向来是她的强项。此篇反应了当下中国家庭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亲情被绑架,红药从小到大的人生就被家人硬性安排和束缚,从来没有过自主选择生活的权利,一直像根杂草别别扭扭地生长在华贵的花钵里,总有一天这根杂草挡不住自由地疯长,刚想冲破牢笼,却不想有了意外的破灭。这个故事确实适合拍影视剧,还是都市男女言情剧,场景华丽,情节跌宕起伏,看来菡萏要向编剧这条路越走越远。

    分享到:刘菡萏2016/10/01 22:51:39

    谢谢亲爱的,谢谢你一直以为对我的鼓励与帮助,我们一起努力,开心写作,开心生活。

      回复
  • 分享到:刘洪霞评委450积分2016/09/26 13:33:24

    小说以其精巧的结构,好看的故事,独特的人物个性,以及娓娓道来的语言,在表面上温柔地探讨亲情与教育的问题,实际上是很有力量地批判现代社会一种价值观的问题。在主流价值观的倡导下人们的追求,使人走向疲于奔命,并没有带来真正的祥和和快乐,批判的力量是这部作品的价值所在。

    分享到:刘菡萏2016/09/26 22:49:23

    谢谢评委的点评,简直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红药的父母及前三个女儿,身为所谓的社会精英阶层,在社会所谓的成功主流价值观念驱使下,

    分享到:刘菡萏2016/09/26 22:49:35

    不顾红药的内心感受与所需,拖着力不从心的红药一个劲地往上爬,结果,酿就了红药感情与学业的双重悲剧。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72
  • 8500
  • 30
  • 80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