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井井深深几许
  • 点击:5061评论:402016/09/20 21:10

自1995年南漂深圳伊始,竟从未搬离过沙井,也从未离开过沙井最大的企业德昌电机集团,朋友皆说这是一大奇葩!

沙井有什么好?一时还真答不上来,这决不是娇情。21年之中有太多的事情发生,也有太多的回忆,不细捋还真是答不上来。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沙井这特区的热土,生养了我21载,当有感恩,沙井这特区的清泉,滋润了我21载,当有情怀。遥想当年,意气风发,带着“不到深圳非好汉”的激情,乘着绿皮火车,别长江,到珠江,独闯鹏城寻梦,其中甘苦,自知自明。

窈窕山头井,潜通伏涧清,欲知深几许,听放辘轳声。读着苏轼的《留题石经院》,细想沙井生平事,还真是感慨“沙井井深深几许”,读着思着,我虽知如今的辘轳声已渐远,但我却时常有一探沙井古井的奇思异想,去一究沙井千年古镇的前世今生。

沙井井深深几许!

沙井,顾名思义,即有沙的井。沙井先民开埠挖井取水,水底见沙,馨香甘甜,故取地名为“沙井”。

沙井地处深圳西部,沙井历史悠久,原为古海湾,沙井在2500年前,有沙洲浮现,远古居民在此繁衍,2200年前,秦始皇一统岭南,此处百越族人被纳于封建中央集权统治,1900年前,岭南第一文化名人孝子黄舒在此传播中原孝文化,1000年前,沙井人开始在沙井合澜海插竿养蚝,并煮水为盐,始设归德盐栅。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穿越沙井寻觅古井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5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0-1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9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9
  • 刘洪霞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9
  • 刘洪霞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6-09-29
  • 莲花汉子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9
  • 莲花汉子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9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7
  • 伟彬打赏100,共计100
  • 2016-09-27
  • 骚风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2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1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1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最后一票,如此珍贵,当非千年古镇沙井古井莫属,在浩浩海选作品中,这种考据式写作,实属罕见,作者的辛勤、严谨治学,应当嘉许,更加可贵的是,传承古井文化,保护城市根脉的情怀,对历史文化的尊重,当感谢作者,让我们领略了沙井井深深几许的前世今生。
  • 非常感谢刘洪霞老师的推荐与打赏!!老师的”最后一票,如此珍贵“这句评语,让一向低调的我终于在”最后时刻,如此激动“,诚挚感谢素不相识的老师让这篇被老师谬赞为”考据式写作“的作品在最后时刻冲入决赛!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6/10/18 10:11:11
    • 分享到:
  • 华吉在沙井一住就是21年,在一个地方住得太久,就会有一种归属感。沙井井深深几许?沙井的古井今安在?沙井的古井可安好?华吉带着这些疑问,带着一把卷尺,骑行着山地车,怀揣着数码相机,开始在沙井穿街走巷,一次又一次地打探沙井古井的古风古韵!刘洪霞评委在评论时说,这种考据式写作,实属罕见,作者的辛勤、严谨治学,应当嘉许。华吉为完成此篇非虚构的史记,估计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写这种文体很是折腾人的。华吉辛苦了
  • 知我者莫若春丽妹妹也!!再谢!

    回复

  • 恭喜作者入决。沙井,来深圳这么多年,记得只在沙井作短晢停留。当然,曾经在宝安日报上读过大量的介绍沙井井的情况。也知道沙井最出名的是蚝,曾经买过几次沙井的干蚝,质量确实很好。沙井不愧是千年蚝乡,沙井不愧是千年古镇。感谢你带我们去沙井走,去看风景。
  • 谢谢荣姐的细心点评,板栗收到!

    回复

  • 一个在沙井呆了21的人,一个在同一个厂呆了21年的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坚持,什么样的情怀。这个沙井已然是家乡了,这个厂便就如同家一般。方兄做事写文都有这么一种执着与韧性,收集所有井的资料,以展现出沙井以井的特色,去探寻去测量这是一种求是精神,写井与附录,忙里忙外,得花多少时间和心血呀。这既是一篇文,更是一部宣传片,有详细的数据,也有传奇的民间故事,旨在倡议保护民俗,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人人有责。
  • 谢谢心灵拾贝的精心解构,也谢谢美眉的板栗!!

    回复

  • 作品中不断是很多史料的记载,还增加了很多故事的趣味性,知识性,专业性,可见华吉大哥对深圳有多么的热爱,多沙井有多么的热爱。这样一来,还真是应了邻家社区全民写作的宗旨,住社区写社区。我相信,评委一定打马奔来!
  • 感谢桃德兄弟的热情洋溢的鼓励,还真被兄弟言中,果然被老师推荐入决!

    回复

  • 提名季就快要结束啦,华吉大哥的这篇文化散文还没有被评委推荐入决,很是遗憾!作为一名外来务工人员,久居沙井,能潜心调研,深入调查,查证资料,亲力亲为的走村串巷写就这篇作品,作者的确费了很大的功夫。仔细端详邻家的作者,四年来,能专心深入调查深圳的地方性史料和文化的好像就只有道长姐姐和华吉大哥。华吉大哥,能将沙井的“井”描摹得细致如绘,有理有据的表达。
  • 再谢桃德兄弟的鼓与呼!!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6/09/27 22:37:45
    • 分享到:
  • 哇,怪我粗心,连日来关注邻家,居然没发现华吉大哥的这篇非虚构。这篇叙述详实的作品几乎将沙井的诸多古井推到我们面前,让我们一下子遁入古香古色的境地里,再配上传说,感悟,心得,几乎是文化散文的坯子。尤其最后三段附录更是精妙至极,这些传说、故事与神话,更是增加了趣味性,知识性,专业性。奇怪的,没得到评委的赏识,不知是不是太低调了?
  • 诚心谢谢飞泉兄弟独到的点评,还真没有意识到有文化散文之说,因写沙井的井只是潜意识地觉得值得一写,谢谢你的文化散文的提法!
  • 恭喜华吉大哥压轴入决
  • 谢谢飞泉兄弟的持续关注和鼓励!

    回复

    • 骚风5进士2016/09/22 11:22:21
    • 分享到:
  • 阅华吉兄宏文,想起柳三变:有曰:“凡有水井处,即能歌柳词。”柳永肯定没有到过沙井,沙井的井有没有柳词,不敢断言,诚如华吉兄言,有井必有人,有人必有歌,沙井之井,声色之韵,华吉兄如数家珍,说明沙井古应繁华,亦多风流韵事,被华吉兄一并枕之,羡煞人也。祝兄宏文,金榜题名。
  • 谢谢骚风兄的高评!

    回复

    • 叶紫3秀才2016/09/21 16:19:35
    • 分享到:
  • 华吉兄写这篇散文,真是挖“井”三丈,非一日之功矣!开头讲到自己身处沙井21载,我就想这他这口“井”够深了,里头的故事肯定不少。哪知,他笔锋一转,要道“沙井井深深几许”,随着他娓娓道来的“井”故事,是如此之多,及丰富。如“井”之源泉源源不断。井的物理长度宽度,及文化传说人文故事,在华吉兄笔下都描摹得细致如绘。还真是应了邻家社区全民写作的宗旨,住社区写社区。
  • 谢谢叶紫美眉到位的点评,板栗收到!

    回复

  • 宝安日报社区通迅员去年在宝报上写了好些社区新闻“寻井记”,今邻家社区作家方华吉先生又发来寻井记。沙井顾名思义,沙井的井真的多,在我的心里是数不清的,是值得我们刨根挖底去寻找它们的今生前世。我前年金蚝节去过步涌的蚝壳屋,它的右手旁也有一口井,那天早上,正有好几个村男女围在井边搓洗衣服,那情景陌生而熟悉,多年没见那场景,真有点前世故乡的味道。
  • 远亲不如近邻!谢谢近在咫尺的南洞村邻居红红的雨,诚谢你的一如既往的支持!
  • 恭喜邻居家的写井文章进入入围决赛!
  • 谢谢红红的雨,你的支持与鼓励温暖邻居文友的心!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6/09/21 11:01:06
    • 分享到:
  • 我还在想,为何华吉哥哥还不来发帖,以我的猜测,我想他一定会来发帖的。果然,他真来了,还带来了看似做足充分准备的佳作。我想先问华吉哥哥,在无数次的往返“穿越沙井,寻觅古井”之路上,没敢穿皮鞋外出吧。对,要多走路,只能穿平底的布鞋。顺便再问一句,布鞋一共磨破了几双?关于对历史的探寻,为了深挖,就得多走,因为关在屋子里是打探不了那些沉底的“宝藏”的。敬佩华吉哥对沙井的热爱,有理有据的表达!华吉哥哥辛苦了
  • 一.黄埔村古井。 古井方位:距黄埔社区二区一巷17号50米。 古井大小:直径1.3米。 古井深度:深0.8米(指井口到井水的距离)。(这数字,太细了。得下多大的功夫,才能采集到这样体现出细心度的数字)
  • 来看看华吉哥哥写文字记录沙井的线路图:井观、井边(古井周边)、井介、井怀(古井感怀)。以井为径,一路抒怀,华吉哥哥这回在写法上有突破。
  • 谢谢春丽妹妹的热情点评,的确写这样的文章很累,必须用脚去丈量。但因穿的是耐磨的旅游鞋,一双都没磨破。

    回复

    • 方华吉4举人2017/08/06 21:28:18
    • 分享到:
  • 多谢郭金牛老师的打赏!!远握!!
  • 回复
  • 华吉哥哥,恭喜入决啦!上午,我还在写评说,评委在打马奔来,还真被我说中啦!
  • 再谢桃德兄弟!!

    回复

    • 方华吉4举人2016/09/29 12:16:30
    • 分享到:
  • 写写伟彬兄弟 的打赏!
  • 回复
  • 原古村落在2010年5月之前还是一个完整的古村落,但5月之后却被旧改的推土机夷为了平地。推倒后这里也没有搞出好的名堂来,除了一个篮球场供运动外,其余有些乱七八糟的,不过现东门楼已成为不可移动文物,也正在治理它周围的环境,目前它周围已种了些树,地面已在重新铺砖整理。但也是寻觅不到古村的痕迹的。
  • 谢谢红红的雨的持续关注,南洞村的毁掉,的确是很痛心的事,如今政府知道把东门楼进行保护,这是大好事!前几天看到有建筑工人还把勷明公家塾旁边的古井在修整,这算是聊以自慰的事了!

    回复

    • 方华吉4举人2016/09/22 07:38:20
    • 分享到:
  • 芒果美眉,早上好!诚谢美眉一大早慷概的打赏,新的一天是如此美好!
  • 回复
    • 方华吉4举人2016/09/21 19:33:46
    • 分享到:
  • 谢谢作文兄弟的打赏!同是新沙井人,久居必有感情!写沙井的井是很久就有的想法,写这种文体非常之累,走村串巷,必须亲力亲为,记得为了弄清黄埔村的开村始祖,我查阅了很多资料,但没有答案,灵机一动,何不实地考察?于是向守祠人解释再三,才帮我打开祠门,进去一看祠堂内还真有黄埔开村始祖的名字,一阵狂喜。这篇《沙井井深深几许》已基本上概括了沙井最有代表的村落和古井,但愿有一天,沙井不仅有金蚝节,最好还有古井游!
  • 回复
  • 华吉兄原来在德昌机电,这个工厂在同行业中名气好大,不错的企业,福利待遇也好。祝福。
  • 乘风兄来德昌应聘总经理哈。
  • 我去德昌应聘前台。招聘的人给我一个白眼,说没看到我们的招工广告嘛,上面可是写着18-25岁的。
  • 谢谢乘风兄弟的祝福!!

    回复

  • 最近来访
  • 9380积分
  • 2星
  • 0钻
  • 特立知行,志明冰心!!
  • 特立知行,志明冰心!!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48
  • 27400
  • 29
  • 9380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