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论一座城池(组诗)


在妇儿医院

连续几日,在妇儿医院

我看到烂漫的吊瓶

在几个输液室里一起盛开


忽然一场春雨,带来了黄昏

我走到阳台的铁窗旁

呼一口清新的空气

然后细斟一株多年的旧海棠


也许雨水太多

那些病中的人们

就像是被打落了的海棠花

一个个都失去了应有的秩序

而生命,如山河

需要的是长达百年

——甚至更久的巩固


东门即景

在东门非常微妙的道路上

来来往往的

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以及那如火如荼的光阴


两个陌生的人,与我

共同坐在一张陌生的石凳上

他们专注于香烟

我也因专注于搜寻什么

而无暇顾及旁人


直到这光阴开到另一层荼糜

下午很快就化作了黄昏


留仙洞遇雨

大雨落在留仙洞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它急切地灌入大地

就如同空虚,瞬间注入了身体


紧接着而来的

便是荣枯的迹象,和生死存亡

这其间,有生而复死

也有死而复生

更有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就这样,一切都无法伪装

短暂的遮蔽

将无法使人走得更远

我们都不是玩火自焚的人

看着雨水,同样能想到百年之身


谈论一座城池

寄居一场对话

我们有时喜欢对一座城池高谈阔论

它仍然带着高调的余温

而古典的颓垣,距此辽远


在气候宜人的时候

它的风景如画

若干阳光灿烂的日子

绝对是上天恩赐的一笔不小的财富


它有幼年辉煌的遭遇

而我们恰于而立之年才得重逢

就像有一些交谈总是出现于午后

斑驳陆离的思考横陈在马路上


此刻,我站立的位置

是一只鸟突然想起往事的所在

从十三年前开始

它就已经在游历南方


而如今,在这座三十年之城

暖意清晰可辨

人与事,镜与灯

行色匆匆,恰是无关紧要的空虚


龙塘村纪事

(兼致孙文波、阿翔、吕布布诸友)

说索居二年有余,其实有些矫情。

除了来回经过的路线上的地名,偶尔记得几个。

对于深圳,着实还有些陌生。

但龙塘新村,一下子就记住了。


不是无聊,或者荒谬。

有时真的是想在这座城市里每天随便走走。

就像被纪录下的某一天,龙塘村的摆设一切照旧。

见到几位老友,觥筹尚未交错。

本以为天色尚早。

未曾想到还有从未谋面的人到来。


天公作雨,不太容易想到是楼上的衣物落水。

对于天公作不作美,我们没有绝对的把握。

然而我们不能假装视而不见,转移的动作格外认真。

“这偏僻的龙塘村,竟然还这么前卫!”

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引来茶前饭甫的谈资。

也许真的是少见多怪吧!

宴席已经开始。但已不知它起于何时。


简单的酒肴上来。

其实并不简单,阿翔的陈年好酒令我唏嘘。

本以为今天有贵客在场。酒间会有多余的动作。

没想到,一切自然。就如风来,人去。

也许“贵客”,只是相对于自我而言吧。

所谓的高低,只在于一个人的判断。


席间。有人说话很少。有人喝了很久不醉。

我偶然听到他们在对面谈论孙老的拿手“土豆丝”。

还有孙老亲自爆料,体恤衫来自于国外的莎士比亚书店。

也不能说我的兴趣不在这里。我偶尔请教谈诗。

或许是出于本能。或许是出于无知。


不知何时,我们都在酒肴中醒来。没有人不省人事。

没有人意乱神迷。没有人对龙塘村作出放肆的动作。

我们安分守己,陆陆续续从龙塘村撤离。

一路上,扁月逐渐偏西。大家说着些不清不白的话。

粗糙或者精致的聊天,伴我们从龙华,一路疯癫到罗湖。

日子似乎就这样过去。我们各自找寻着自己的位置。


田贝一路

人与车辆,熙来攘往

不知名的红花依然绚烂于树巅

这是不为很多人觉知的傍晚

风正打人群中穿过

蟋蟀突然叫响最后的秋天


这是许多人必经的归途

一些真实正在消失于暮霭

首先是无数蹒跚而过的老年

接着是女人们行色匆匆

偶尔有相识的人来几句寒暄


有一些人是不愿意离开这里的

比如一个疯疯癫癫的人

他已经熟悉了这条路上所有的风物

他所有的姿态都与这里相称

那样的风景,是如此地妙不可言


在人民公园

如果说错过了什么,那一定是

老榕树扎根的全过程。

它显得那么苍老。连湖水中

亮翅多年的三只白天鹅,

都褪去了往日圣洁的光色。


如果说遇见了什么,人是最多的,

但人无可言说。此地一定有

什么比人更容易引起关注。

比如,一枝残荷独秀水中;

“朝圣者”和“牧羊女”,以及

“卡德法尔兄弟”和“爱丽丝小姐”

同时被幽禁在一个“密室”里;

还有假槟榔,它有一个非常

高大上的别名叫“亚历山大椰子”,

这些都是你所从未想到的。


而“南方有木槿”,让我想起爱情。

这时候风如果稍微一吹,江边刺葵

便像个妩媚的女子,柔软而酥润起来。

我欲借机隐遁,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

一棵年老的黄桷树,大而无当。

连“美丽”的异木棉,也大煞风景。


一段光阴

晚六点到七点钟的黄昏

公交M203好像睡过了头

我在西丽法庭等了好久

太阳已然坠毁,它仍姗姗来迟


驶离拥挤不堪的地带

进入众车争鸣的大道

我给家里报信,“我还在路上”

似乎已经忘记了等待时的沮丧


这是一段适合虚度的光阴

但恰好可以奉献给“别有用心”的人

满车厢的众生,都在沉默

我试图写出它腹部的某些东西


在人民医院

在人民医院里,有很多人。

他们在问询、排队、挂号或者等待;

他们在检查、抽血、手术或者等待;

他们在病情恶化、转危为安或者等待。

一种等待,让人想到皮肉之苦;

一种等待,昏沉沉的,让人发呆。


坐在人民医院里,等待一张体检报告单。

我无聊得很,在此妄揣天机。

说什么“生机在左,死亡在右。”

说什么“很多人处在艰难的夹缝当中,

一切都没有商量或选择的余地。”


我同样想到荀子所说的“制天命而用之”。

其实想什么和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如庄子言,仿佛就是些野马和尘埃。

——但人民医院里确实有很多人民。


鹏程三路

这是下午三点多钟的鹏程三路

路上停满了以B字母开头的车辆

它们安安静静地停在那儿

与塔吊上的操作者形成鲜明对比


我看到了飞机从上空穿过

其实我先看到了兀立一旁的“天籁之音”

看到了红绿灯止住了无数过往的行人和车辆

但却止不住目迷五色的人


我不过是一个无端的旁观者

看着“高人”矗立于城市的中心

它将“五官”中的“四官”封闭,以此

来点拨这三点多钟的鹏程三路上的人


由它的首脑,我想起了庄子中的浑沌

它哪像世人一样七窍聪明

但它懂得割舍——独留下一张口

冒着被遗忘的危险,来找寻有限的知音


黄昏时分

黄昏时分,我终结了一段旅程

从城的西北角,到达城的东南

如此长久的距离,城事已深陷不堪

东门的路上塞满了悬念


我曾经一度窥视人群

却发现城市的上空有无穷的轻雷

它们直视一切

而我的领空中一无所有

失望之余,我心生疑窦

为何斑马纹不能挽住摇摇欲坠的落日


午夜以后,有的人拼命写作

有的人已与这座城市同眠

我分不清,到底是哪一种方式

在逐渐抵达一个人——最后的觉醒

而此刻,春天已经近乎放肆

命运的长矛,正从鲜明的旗帜中攒来


我们只是身处一隅

说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其实是对当下生存的力度略不满意

城事有它失落的部分

也有它的游戏性让人苦苦淹留


我们只是身处城池的一隅

看着过去,像是失了不小的赌注

其实有很多情事,并没有超出想象

我们不谙世事,并且在其中虚设太久


在即将与初照为邻的时刻

爱人在梦呓中的纠结,连我一同惊醒

她所叙述的焦点

让我突然觉得,在这座浩大的城中

我们只是在相依为命

而她更深陷于傲慢的孤独


似乎有一个决心

要离开这裹挟而来的泥淖

它就像倒立的银色建筑

可以折射出许多缄默的席位

而断裂却并非人生在世的常数


一隅不足以遮蔽躯体的地方

我相信,它也能遮蔽我们的想象

模糊与清醒,断断续续

我企图在话语的无效中振作

从城市的一角,努力地打量上去

却控制了自己想要实现的假设




  • 标签:城市诗歌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只因不才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笑谈一生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欧阳德彬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欧阳德彬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木冰打赏了100邻家币
  • 钟平打赏了5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钟平 共计打赏500邻家币
  • 木冰 共计打赏100邻家币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6/09/30 22:40:49

    田贝一路、龙塘村、东门、鹏程三路等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名,一些闪过的片断,许多的记忆尘霜扑面,意象缤纷,历历在目都是这座城池的缩影。晃晃悠悠行走在这座生活多年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每天依然要面对的现实与迷茫。目珍这一组诗歌,感觉有着蒙太奇镜头的诗化语言,有它跳动紧密的旋律节奏,最终构成内心思想情绪交织的多声部音乐,作为本我诗人场景的界入,既在其中又脱离身外,正如他所言“我不过是一个无端的旁观者”。

    分享到:zhaomuzhen2016/10/01 10:17:44

    感谢正安姐精到的点评。

      回复
  • 分享到:欧阳德彬评委500积分2016/09/29 22:13:08

    读赵目珍的这组诗,如同看到一副影影绰绰的人物剪影,穿行在同样影影绰绰的城市中,现实与幻象之间的分际变得模糊不清,恰恰这样,文本得以刺破城市生活的外膜,深入到了精神层面。一颗流动的心灵在城市的雨夜穿行,难以把握生命的长矛,平静中带着焦虑,诗情中透着隐忧。

    分享到:zhaomuzhen2016/09/30 19:15:41

    德彬兄的评论,深入我心。感谢。

    分享到:zhaomuzhen2016/11/11 23:09:33

    再次谢谢德彬兄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6/09/22 09:14:54

    赵目珍这组诗,平静、敏锐、平和的背后,是对人们如何生活于城市,城市如何镜像般存在我们生活的一种自省。他尝试用最真实的话语,最真实的状态,介入最不真实,最梦幻的城市影像,试图传递可商榷的疑问。“满车厢的众生,都在沉默/我试图写出它腹部的某些东西”,这就是赵目珍一直以来所做的努力。诗歌既要保持沉默(诗性的孤独的),又要与那些集体性的沉默(无意识的冷漠的)反抗,一如“命运的长矛,正从鲜明的旗帜中攒来”!

    分享到:zhaomuzhen2016/09/22 09:34:41

    感谢令鹏兄精到点评,很为拙诗增色。

    分享到:zhaomuzhen2016/11/11 23:09:46

    在此感谢令鹏兄

      回复
  • 分享到:只因不才24640积分2016/11/14 15:03:22

    “不是无聊,或者荒谬/有时真的是想在这座城市里每天随便走走。”是的,生活本是如此简单纯粹,却不失意趣!“说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其实是对当下生存的力度略不满意。”的确,生活就如一支拉力计。

    分享到:zhaomuzhen2016/11/15 14:53:30

    谢谢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6/11/07 21:57:19

    诗人的眼睛是锐利的,诗人的嗅觉是灵敏的,诗人的语言是跳跃的,诗人的体会是入微的。这些熟悉的地方,你不止听过,更是很多次走过。你的走过了,便是离开了。而诗人却把它印成了画,筑成了风景。本组诗,语言精炼,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相连接,从中感受到浓郁的原汁原味的生活气息。诗中有长句,也有短句,有白描也有意象,使得这种诗错落有致,意蕴丰富。

    分享到:zhaomuzhen2016/11/08 20:43:35

    谢谢精彩认真的点评,深入到了我写作的内部。谢谢。

      回复
  • 分享到:笑谈一生1240积分2016/11/04 13:24:38

    几个城市的元素,在作者笔下成了空灵的鸟,叫得欢。疲惫的生活,却提炼出醍醐。诗歌的抽象是小说没法比的,小说作者沉在生活里,诗人却站在生活的上空,小说一篇动辄上万字,诗一篇就那么几行,太讨巧了。所以我常骂诗人。没办法,爱得深!

    分享到:zhaomuzhen2016/11/08 20:46:39

    兄把小说与诗歌作对比。其实各有所长,我非常羡慕写小说的人。兄的小说非常好。谢谢^ω^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
  • 31600
  • 1
  • 2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