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论一座城池(组诗)
  • 点击:2597评论:152016/09/21 23:23


在妇儿医院

连续几日,在妇儿医院

我看到烂漫的吊瓶

在几个输液室里一起盛开


忽然一场春雨,带来了黄昏

我走到阳台的铁窗旁

呼一口清新的空气

然后细斟一株多年的旧海棠


也许雨水太多

那些病中的人们

就像是被打落了的海棠花

一个个都失去了应有的秩序

而生命,如山河

需要的是长达百年

——甚至更久的巩固


东门即景

在东门非常微妙的道路上

来来往往的

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以及那如火如荼的光阴


两个陌生的人,与我

共同坐在一张陌生的石凳上

他们专注于香烟

我也因专注于搜寻什么

而无暇顾及旁人


直到这光阴开到另一层荼糜

下午很快就化作了黄昏


留仙洞遇雨

大雨落在留仙洞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它急切地灌入大地

就如同空虚,瞬间注入了身体


紧接着而来的

便是荣枯的迹象,和生死存亡

这其间,有生而复死

也有死而复生

更有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就这样,一切都无法伪装

短暂的遮蔽

将无法使人走得更远

我们都不是玩火自焚的人

看着雨水,同样能想到百年之身


谈论一座城池

寄居一场对话

我们有时喜欢对一座城池高谈阔论

它仍然带着高调的余温

而古典的颓垣,距此辽远


在气候宜人的时候

它的风景如画

若干阳光灿烂的日子

绝对是上天恩赐的一笔不小的财富


它有幼年辉煌的遭遇

而我们恰于而立之年才得重逢

就像有一些交谈总是出现于午后

斑驳陆离的思考横陈在马路上


此刻,我站立的位置

是一只鸟突然想起往事的所在

从十三年前开始

它就已经在游历南方


而如今,在这座三十年之城

暖意清晰可辨

人与事,镜与灯

行色匆匆,恰是无关紧要的空虚


龙塘村纪事

(兼致孙文波、阿翔、吕布布诸友)

说索居二年有余,其实有些矫情。

除了来回经过的路线上的地名,偶尔记得几个。

对于深圳,着实还有些陌生。

但龙塘新村,一下子就记住了。


不是无聊,或者荒谬。

有时真的是想在这座城市里每天随便走走。

就像被纪录下的某一天,龙塘村的摆设一切照旧。

见到几位老友,觥筹尚未交错。

本以为天色尚早。

未曾想到还有从未谋面的人到来。


天公作雨,不太容易想到是楼上的衣物落水。

对于天公作不作美,我们没有绝对的把握。

然而我们不能假装视而不见,转移的动作格外认真。

“这偏僻的龙塘村,竟然还这么前卫!”

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引来茶前饭甫的谈资。

也许真的是少见多怪吧!

宴席已经开始。但已不知它起于何时。


简单的酒肴上来。

其实并不简单,阿翔的陈年好酒令我唏嘘。

本以为今天有贵客在场。酒间会有多余的动作。

没想到,一切自然。就如风来,人去。

也许“贵客”,只是相对于自我而言吧。

所谓的高低,只在于一个人的判断。


席间。有人说话很少。有人喝了很久不醉。

我偶然听到他们在对面谈论孙老的拿手“土豆丝”。

还有孙老亲自爆料,体恤衫来自于国外的莎士比亚书店。

也不能说我的兴趣不在这里。我偶尔请教谈诗。

或许是出于本能。或许是出于无知。


不知何时,我们都在酒肴中醒来。没有人不省人事。

没有人意乱神迷。没有人对龙塘村作出放肆的动作。

我们安分守己,陆陆续续从龙塘村撤离。

一路上,扁月逐渐偏西。大家说着些不清不白的话。

粗糙或者精致的聊天,伴我们从龙华,一路疯癫到罗湖。

日子似乎就这样过去。我们各自找寻着自己的位置。


田贝一路

人与车辆,熙来攘往

不知名的红花依然绚烂于树巅

这是不为很多人觉知的傍晚

风正打人群中穿过

蟋蟀突然叫响最后的秋天


这是许多人必经的归途

一些真实正在消失于暮霭

首先是无数蹒跚而过的老年

接着是女人们行色匆匆

偶尔有相识的人来几句寒暄


有一些人是不愿意离开这里的

比如一个疯疯癫癫的人

他已经熟悉了这条路上所有的风物

他所有的姿态都与这里相称

那样的风景,是如此地妙不可言


在人民公园

如果说错过了什么,那一定是

老榕树扎根的全过程。

它显得那么苍老。连湖水中

亮翅多年的三只白天鹅,

都褪去了往日圣洁的光色。


如果说遇见了什么,人是最多的,

但人无可言说。此地一定有

什么比人更容易引起关注。

比如,一枝残荷独秀水中;

“朝圣者”和“牧羊女”,以及

“卡德法尔兄弟”和“爱丽丝小姐”

同时被幽禁在一个“密室”里;

还有假槟榔,它有一个非常

高大上的别名叫“亚历山大椰子”,

这些都是你所从未想到的。


而“南方有木槿”,让我想起爱情。

这时候风如果稍微一吹,江边刺葵

便像个妩媚的女子,柔软而酥润起来。

我欲借机隐遁,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

一棵年老的黄桷树,大而无当。

连“美丽”的异木棉,也大煞风景。


一段光阴

晚六点到七点钟的黄昏

公交M203好像睡过了头

我在西丽法庭等了好久

太阳已然坠毁,它仍姗姗来迟


驶离拥挤不堪的地带

进入众车争鸣的大道

我给家里报信,“我还在路上”

似乎已经忘记了等待时的沮丧


这是一段适合虚度的光阴

但恰好可以奉献给“别有用心”的人

满车厢的众生,都在沉默

我试图写出它腹部的某些东西


在人民医院

在人民医院里,有很多人。

他们在问询、排队、挂号或者等待;

他们在检查、抽血、手术或者等待;

他们在病情恶化、转危为安或者等待。

一种等待,让人想到皮肉之苦;

一种等待,昏沉沉的,让人发呆。


坐在人民医院里,等待一张体检报告单。

我无聊得很,在此妄揣天机。

说什么“生机在左,死亡在右。”

说什么“很多人处在艰难的夹缝当中,

一切都没有商量或选择的余地。”


我同样想到荀子所说的“制天命而用之”。

其实想什么和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如庄子言,仿佛就是些野马和尘埃。

——但人民医院里确实有很多人民。


鹏程三路

这是下午三点多钟的鹏程三路

路上停满了以B字母开头的车辆

它们安安静静地停在那儿

与塔吊上的操作者形成鲜明对比


我看到了飞机从上空穿过

其实我先看到了兀立一旁的“天籁之音”

看到了红绿灯止住了无数过往的行人和车辆

但却止不住目迷五色的人


我不过是一个无端的旁观者

看着“高人”矗立于城市的中心

它将“五官”中的“四官”封闭,以此

来点拨这三点多钟的鹏程三路上的人


由它的首脑,我想起了庄子中的浑沌

它哪像世人一样七窍聪明

但它懂得割舍——独留下一张口

冒着被遗忘的危险,来找寻有限的知音


黄昏时分

黄昏时分,我终结了一段旅程

从城的西北角,到达城的东南

如此长久的距离,城事已深陷不堪

东门的路上塞满了悬念


我曾经一度窥视人群

却发现城市的上空有无穷的轻雷

它们直视一切

而我的领空中一无所有

失望之余,我心生疑窦

为何斑马纹不能挽住摇摇欲坠的落日


午夜以后,有的人拼命写作

有的人已与这座城市同眠

我分不清,到底是哪一种方式

在逐渐抵达一个人——最后的觉醒

而此刻,春天已经近乎放肆

命运的长矛,正从鲜明的旗帜中攒来


我们只是身处一隅

说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其实是对当下生存的力度略不满意

城事有它失落的部分

也有它的游戏性让人苦苦淹留


我们只是身处城池的一隅

看着过去,像是失了不小的赌注

其实有很多情事,并没有超出想象

我们不谙世事,并且在其中虚设太久


在即将与初照为邻的时刻

爱人在梦呓中的纠结,连我一同惊醒

她所叙述的焦点

让我突然觉得,在这座浩大的城中

我们只是在相依为命

而她更深陷于傲慢的孤独


似乎有一个决心

要离开这裹挟而来的泥淖

它就像倒立的银色建筑

可以折射出许多缄默的席位

而断裂却并非人生在世的常数


一隅不足以遮蔽躯体的地方

我相信,它也能遮蔽我们的想象

模糊与清醒,断断续续

我企图在话语的无效中振作

从城市的一角,努力地打量上去

却控制了自己想要实现的假设




  • 关键词:城市诗歌
  • 分享到:
  • 只因不才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1-15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1-08
  • 笑谈一生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1-04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0-09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0-07
  • 朱正安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10-01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30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9
  • 木冰打赏100,共计100
  • 2016-09-29
  • 钟平打赏500,共计500
  • 2016-09-22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2
  • 廖令鹏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2
  • 廖令鹏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09-22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田贝一路、龙塘村、东门、鹏程三路等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名,一些闪过的片断,许多的记忆尘霜扑面,意象缤纷,历历在目都是这座城池的缩影。晃晃悠悠行走在这座生活多年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每天依然要面对的现实与迷茫。目珍这一组诗歌,感觉有着蒙太奇镜头的诗化语言,有它跳动紧密的旋律节奏,最终构成内心思想情绪交织的多声部音乐,作为本我诗人场景的界入,既在其中又脱离身外,正如他所言“我不过是一个无端的旁观者”。
  • 感谢正安姐精到的点评。
  • 回复
  • 读赵目珍的这组诗,如同看到一副影影绰绰的人物剪影,穿行在同样影影绰绰的城市中,现实与幻象之间的分际变得模糊不清,恰恰这样,文本得以刺破城市生活的外膜,深入到了精神层面。一颗流动的心灵在城市的雨夜穿行,难以把握生命的长矛,平静中带着焦虑,诗情中透着隐忧。
  • 德彬兄的评论,深入我心。感谢。
  • 再次谢谢德彬兄
  • 回复
  • 赵目珍这组诗,平静、敏锐、平和的背后,是对人们如何生活于城市,城市如何镜像般存在我们生活的一种自省。他尝试用最真实的话语,最真实的状态,介入最不真实,最梦幻的城市影像,试图传递可商榷的疑问。“满车厢的众生,都在沉默/我试图写出它腹部的某些东西”,这就是赵目珍一直以来所做的努力。诗歌既要保持沉默(诗性的孤独的),又要与那些集体性的沉默(无意识的冷漠的)反抗,一如“命运的长矛,正从鲜明的旗帜中攒来”!
  • 感谢令鹏兄精到点评,很为拙诗增色。
  • 在此感谢令鹏兄
  • 回复
  • “不是无聊,或者荒谬/有时真的是想在这座城市里每天随便走走。”是的,生活本是如此简单纯粹,却不失意趣!“说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其实是对当下生存的力度略不满意。”的确,生活就如一支拉力计。
  • 谢谢
  • 回复
  • 诗人的眼睛是锐利的,诗人的嗅觉是灵敏的,诗人的语言是跳跃的,诗人的体会是入微的。这些熟悉的地方,你不止听过,更是很多次走过。你的走过了,便是离开了。而诗人却把它印成了画,筑成了风景。本组诗,语言精炼,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相连接,从中感受到浓郁的原汁原味的生活气息。诗中有长句,也有短句,有白描也有意象,使得这种诗错落有致,意蕴丰富。
  • 谢谢精彩认真的点评,深入到了我写作的内部。谢谢。
  • 回复
  • 几个城市的元素,在作者笔下成了空灵的鸟,叫得欢。疲惫的生活,却提炼出醍醐。诗歌的抽象是小说没法比的,小说作者沉在生活里,诗人却站在生活的上空,小说一篇动辄上万字,诗一篇就那么几行,太讨巧了。所以我常骂诗人。没办法,爱得深!
  • 兄把小说与诗歌作对比。其实各有所长,我非常羡慕写小说的人。兄的小说非常好。谢谢^ω^
  • 回复
  • 好熟悉的深圳地名:田贝一路、龙塘村、东门、鹏程三路等。日子,是平常的,每天走的路还是那条路,而对于诗人的眼,也许是基于善于发现的前提,她并不仅仅只看到事物的表层,我总觉得诗人的眼,有放大镜的功能,她能穿透表层,渗进内里,去提取那些在根部的蕴味。对自己生活的城市需要多观察与思考,才能对它产生感情,因此才能在提笔为它写诗的时候,写得收放自如。一句“我试图写出它腹部的某些东西”令我驻足、思索好一阵子。
  • 感谢春丽深入精彩的点评与交流。
  • 回复
  • 一座城池,一個人,醫院、公園、東門、留仙洞。它們像珍珠,串起了生活的光亮。一些人在生活裡揚起風帆,破浪前行。一些人大浪淘沙,留在了海灘。深圳的生活很精彩,也很無奈。
  • 问候。感谢点评。生活只能靠自己来体味。
  • 回复
  • 选的都是深圳常见的意象,医院,街道,雨,公园……但组合在一起,就产生了某种神奇的魔力,散发出汉语言的无限魅力。品读之下,有舒徐有致的节奏,有浓淡相宜的哲思,有华贵沉潜的气质,把人与自然、人与城市、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作出了诗性的打理。诗歌是小众的游戏,很难成为人人传诵的东西。这组诗有木质的外形,却有金属的质地,每一首都值得读两遍以上。期待它们能找到“有限的知音”,当然都是高质量的。
  • 说得浑身悲凉,诗歌确实太小众了。但是目珍这组却很鲜活,虽然我们几个风格各异,但内核都是一样的,就是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思索。也许这种思索能让我们找到知音。
  • 哈哈,是两位兄弟一起的点评,当然第一个头像比第二个帅
  • 问候。感谢兄弟的耐心阅读,并给出意见。握手。
  • 问候飞泉兄,帅是一个象征
  • 回复
  • 午夜以后,有的人拼命写作, 有的人已与这座城市同眠 我分不清,到底是哪一种方式 在逐渐抵达一个人 ——最后的觉醒
  • 回复
  • 读目珍的诗歌,作为旁观者,既身在其间,又置身于外。
  • 感谢姐姐来指教。哈哈近来可好?
  • 回复
    • 钟平920积分 2016/09/22
    • 分享到:
  • 读到最后《我们只是身处一隅》一下子拉近了深圳这座城市与我们的距离;如何诗意的生活在这座城市,我想除了要自省之外,我们可以停下匆忙的脚步欣赏这里黄昏、道路、建筑,这些都将构成我们生命的诗章。
  • 对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确实需要观察与思考,才能对它产生感情。问候钟平兄
  • 回复
    • 叶紫6240积分 2016/09/22
    • 分享到:
  • "午夜以后,有的人拼命写作, 有的人已与这座城市同眠 ,我分不清,到底是哪一种方式 在逐渐抵达一个人——最后的觉醒"鉴于我对写作的理解,我认为写与不写,都是各人对这个世界的妥协方式,也许很多写作者把写作当成是一种抵达内心的方式,但是有内心有时却是徘徨不定的。诗人对城市的观察,付诸以笔端,无论是作为地标意向的龙塘、人民医院、鹏程三路,诗意里都透着作者与这座城市相融而沫的关联。
  • 城市是我们生存的大环境,谁都摆脱不掉它。
  • 回复
    • 刘郎1400积分 2016/09/22
    • 分享到:
  • 成熟,老练的文字……学习先生并问好
  • 谢谢刘郎兄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230积分
  • 3星
  • 3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1600
  • 1
  • 230
  • 高手冰凌花参加微咖大赛了。祝贺,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很多人打赏,说明冰凌花的写作技巧娴熟无比。精彩的演绎了故事的整个过程,结尾处令人吃惊,惊艳,仿佛飘飘欲仙。冰凌花的作品,我等读过一些,深得读者喜爱。邻家微咖大赛,吸引很多高手加入,说明邻家写作平台,是一个高手如云的平台。全民写作,全民阅读,全民参与,提高了大家的写作技巧,开阔了大家的视野。我相信,邻家社区文学平台,能够更加辉煌。祝贺冰凌花。

    潮湿的梦曹操之死

    2017/4/28 14:17:23
  • 爱情是感觉,生活是现实,你感觉爱了,就去爱,可是,爱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其中有许多你预料不到的问题,开始他爱你,你也爱他,但是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迁,也许会发生许多变化。爱了散了,再爱了却受到了欺骗,你在这里爱的死去活来,他在那里暗渡陈仓。受伤害的还是自己。从那些灯红酒绿中走出来,仔细审视来时的路,一路坎坷,许多沧桑,人生就是如此,曲曲折折,冷冷暖暖,变化无常。

    寒塘听雨风雪夜归人

    2017/4/28 13:51:14
  • 生活的艰辛,让吕师傅有很深的感受。这是人活着必须面临的。儿子毕业了想在省城买房结婚,吕师傅卖了县城的房子,泪流满面,烧掉之前所有荣誉证书。说明艺术人才生活艰辛,证书不值钱,这就折射出写作者,书法家,等等都是表面风光,其实内心恐慌,没有经济实力,所有吕师傅,干起了书写广告的生意,两块钱也值呀,我们必须自己努力,认清社会现实,保持一颗平常心,追求文学艺术,痴心不改,哪怕自己无法改变命运,也要坚持到底。

    潮湿的梦吕师傅

    2017/4/27 19:37:25
  • 我之前写过类似的闪小说。一个男人提着红桶,红桶里装的红鸡蛋。他先到老板办公室,后来到员工写字楼。他一来就放红鸡蛋在桌子上。说他的闺女生了孩子,讨个吉利,沾沾喜气。老板大方拿两张土豪金。我已经知道他这个骗人的把戏。我就拿来二十元,他不要,说一瓶奶粉都500元,你怎么这么小气?看你是领导。我说我是打工者,不是领导。他说,你不是领导,为啥员工都不说话?我说员工害怕上当,只有我经历很多。他把红蛋收起走了。

    潮湿的梦面熟

    2017/4/27 19:09:25
  • 虽然我对反映底层打工人生活的题材和角度,常有质疑。但对此文的细腻生动以及作者的社会使命感表示由衷点赞。我们都经历过那个年代,很多见闻至今未忘,有明有暗,有悲有喜。那时好像还没有劳动法,很多人到工厂里打工饱受欺凌,青春期被禁锢在流水线上,确实是一种煎熬。但对家里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很多现在的白领阶层,以及在深圳站稳脚跟的移民,基本拒绝回忆不开心的事情,其实也是缺少直面阴暗的勇气。毕竟,生活要往前走。

    张夏第三次暗示

    2017/4/27 15:16:08
  • 红尘滚滚,痴痴情深,本文诗意的标题,流畅的语言,浪漫的情思。故事虽描述的是一段婚外的恋情,但并没有让读者有生厌的感觉,现实社会中,因为林林总总的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我们在感情上有短暂的迷茫是可以理解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知道回头,知道改过,却是值得庆幸的事,在婚外情中淌河涉水的红尘男女们,能如他们一样及时刹车的有几多呢?

    漂洋风雪夜归人

    2017/4/27 13:06:15
  • 素养体现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件小事,一个举动,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素质。微咖中的刘妈和李妈,本来有机会成为亲家,却因彼此都通不过“素养”这一题的考核而弄得不欢而散。所谓握手,是指言和,更是指许多观点的知行合一。“知行合一”是明朝思想家王阳明的核心思想。必须以知促行、以行促知,做到知行合一。在我们要求别人讲素质的同时,也应严格地要求自己的言谈举止。尊重与自律,两个轮子都要转!微咖,以小见大!这就是例子

    吴春丽握手

    2017/4/27 9:55:38
  • 文章虽然短小,让我们读到了你的童年。得知你出生在农村,因为父母都要种地做农活,所以没太多的时间看你。父母的经验是只要听到在哭就表示没有大事,渴了喝冷水,饥了吃冷饭,摔了自己起来,蚊咬了擦点口水。就这样炼成了你钢铁般的身体。如今的子女,五个大人抱一个孩子子,这也怕摔,那也怕吃,很是娇贵,不经风雨哪能成钢呢?你的经验值得借鉴。

    春风妙语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2017/4/26 22:38:20
  • 生活真是一个万花筒,啥事啥人都有,骗子的伎俩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骗子总利用善良之人的同情心,装可怜骗取财物。很多人都会像文中的“我”一样,被骗了一次还不长记性,还会接二连三上当受骗。没办法,这和本性善良有关,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有时候面对骗子,不“上当”甚者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也很困惑,真正有弱小需要帮助时,很多人都會疑虑重重怕是騙子。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我,其实也是这类人。

    红月亮面熟

    2017/4/26 18:58:55
  • 我对美人夜翻书这个文友也有“面熟”的感觉。因为她给我打赏过,也给其它的文友多次打赏过。印象中,她的出现,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的。读作者的这篇微咖,我更注重一个细节,微咖中的“我”为啥那么善忘。时隔一年的事,就不记得了。恰似在隐隐似寓:心善者,不求回报。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耍花样的骗子,但有些可恶的骗子,台词和招术都不换,甚至选址还是那个地,只是换了个时间再来。善良,应该留给真正需要资助的急需者。

    吴春丽面熟

    2017/4/26 17:38:55
  • 我也曾听到过一位退休的老姐姐说,自己的孩子,能帮就帮吧。想必吕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吧,儿子大学毕业后准备在省城买房结婚,做父亲的怎么样也得支持一点。谁知,现在的房价昂贵啊,不是一个艺术人就能承受得起的。吕老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怎么办?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蹲点街头,从事“卖字”的小买卖。但愿吕师傅的付出,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从吕老到吕师傅,转换的是一声称呼,却也道出了以吕师傅为代表的老艺术家们的无奈心声。

    吴春丽吕师傅

    2017/4/26 16:33:24
  •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信安湖天稻秧

    2017/4/26 15:29:12
  • 这篇文章出现了零纪录的评论。我来是刷新这个纪录的。当然,我也阅读了刘学铭老师的文章,才提笔写这个评论的。阅读和写作,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小学开始,学铭就嗜书如命,最喜欢唱本小说,比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学铭在读书的时候,身旁总爱放着一只笔和一个札记本。多写随感,很能磨炼一个人的文笔。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学铭一直笔耕不辍。热心地从事生态文明和低碳人生等课题的研究和创作。致敬!

    吴春丽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4/26 8:57:07
  • 这是我刚来深圳打工的真实写照。开始都要查房,没有证件,当盲流处理。抓走,甚至劳教。这样的环境,很多打工者胆战心惊。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无不感到,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在眼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深圳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为深圳的建设付出了很多贡献,这些第一批打工人的经历,就是现在的打工者应该尊重和觉醒的。珍惜当前好的生活环境,为社会多贡献,实现自己的梦想。

    潮湿的梦血迹

    2017/4/26 6:54:40
  • 《风雪夜归人》题目富有诗意,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女人的心理描写形象生动。红杏出墙的她在宾馆不顾风雪寒冷,固执地等候她的情人,心急如焚发微信聊QQ,担忧他遭了不测。终究都是有家庭的两个人,这段婚外恋,男人先回心转意,一句“对不起,我已回家”,将这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戛然而止,所幸失去理智的她也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各自都回归家庭,感情重新归位。红尘之中,难免移情别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婚姻且行且珍惜!

    红月亮风雪夜归人

    2017/4/25 21:0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