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飞的骨头
  • 点击:6718评论:122016/09/26 09:32

1

我知道人体有206块骨头。我一直以为徐汇身体里的都是贱骨头,平遥身体里都是懒骨头,阮丽江身体里都是骚骨头,而我自己身体里都是些硬骨头。如今,我只能说,我的判断只对了一半,或者还没有一半。

我和上面提到的这三个女人之间有些扯不清的关系。如果要我介绍她们,我甚至不知从何说起。当然,如果你真的愿意静下心来听我说,我也可以试着讲一讲徐汇和在她的新房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以及那之后所发生的某些事情。

我记得,那天的天气还不错。在四季不分明的深圳,难得有那么温和的天气。平遥坐在摇椅上,徐汇靠着床角蹲着,我倚着窗,时不时地侧过头去无意识地看看窗外。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阮丽江也赶了过来。一进门,阮丽江就两眼泪汪汪地坐在梳妆台前。我注意到阮丽江每隔十分钟会看一下镜中的自己,然后就下意识地拢拢挽得高高的头发或者打开随身的小包拿出化妆品往脸上“刷”一遍。我们所处的这间新房原本是徐汇准备和如意郎君关阆中享受情趣的爱巢。房间的墙壁上挂着放大的结婚照,浓妆的徐汇穿着洁白婚纱笑意盎然,关阆中穿着黑色的燕尾服笑容可掬。梳妆台上叠放着两大本结婚影集,就连床头柜上装饰用的台式日历,也是他俩的结婚照片做成的。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平遥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我们都将目光齐刷刷望向她。平遥还给我们一记白眼,然后将手机用力摁掉。徐汇突然蹦起来,冲到洗手间将两个嗽口的杯子拿到我们面前,她脸上带着一股自嘲的笑容。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骨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8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2-07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30
  • 郁小尘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9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8
  • 书剑飘零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7
  • 廖令鹏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6
  • 廖令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6-09-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开篇不俗,以骨论人,引出人物,把读者带入精心营构的小说世界,让人欲罢不能。通读全篇,不难看出作者对小说的文本试验,折射出难能可贵的文学野心。譬如以地名为人名,就是一种不错的尝试。对于女性心理精微的描摹,也是该小说的亮点。推荐一下。
  • 回复
  • 唐诗的小说功夫甚是了得,好像也获过奖吧!我觉得你这样的老作者每年都能奉上精心的作品,非常难得。作者的细腻,敏锐,为每次精彩的创作都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 回复
  • 就从作者写女人的骨头开始,就设了一个局,让读者欲罢不能。不同的骨头,不同的个性,于是在互补的个性中,互补了生活。在深圳的土地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爱情与婚姻也变得缥缈了起来。男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女人是否真的要为男人而活呢?在情感纠结中,女人有时是千疮百孔,可生活还得继续,女人没有婚姻但一定要有闺蜜,要有事业,还要有勇气。
  • 回复
    • 郁小尘2童生2016/09/29 23:02:09
    • 分享到:
  • 在深圳,有这样一些女作家,她们认真工作,勤奋写作,优雅的生活,唐诗便是其中之一。从早期的内刊发表作品到如今的各大期刊,唐诗孜孜不倦地创作着,收获着。唐诗把女作家的细腻绵密,充分运用到写作中去,使作品中的人物拥有了生命力。读唐诗的作品,你会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精致幽雅的文字走进故事中去,被她细致的描写所打动,在她的作品中,每一个细节都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黑桑花》、《细把戏》、《捕鸟蛛》等,
  •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6/09/28 17:07:02
    • 分享到:
  • 作者作为女性,对女性的喜怒无常,变化多端的描写太到位了。一些经典的话语,可以说对在这个社会复杂的两性关系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辟如“女性可是你应该知道啊,把弯路走直固然是直径,可是把直路走弯,路就延伸了。如果脚下走的这条路是弯的,你的生命会比别人延伸很多意义,最起码,历练就会多出许多。历练可是一笔任何人都无法小觑的财富呢。”这样富有哲理的语言片断,使本文流光溢彩。
  • 回复
  • 贴出来时就看了一遍,边看边想,这是一个何其细腻的文字。四个女人,四种个性,四种生活方式,人不同,源于世界观价值观不同,精神世界不同,最终作者终归为“骨头”不同。贱骨头、骚骨头、懒骨头、硬骨头,这些会飞的骨头,将带着各自际遇,推着她们走向人生方向。开头我猜中了徐汇的性格的古怪,以及对“我”的暧昧,后来虽然印证了。这是一线城市对人性的一种伤害。所有光鲜的外表,五光十色的生活,一切曲终人散后,都是空妄。
  • 回复
  • 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几台戏。唐诗能把四个女人的生活写在一起,所营造的环境氛围和场景描写有条不紊,是我学习的。每个人物写得栩栩如生,语言俏皮,四个人物的性格描写得当。我记得有一篇名叫《会飞的大象》,唐诗又写《会飞的骨头》,我得认真读一读,小说果然不错,让我一口气读完,还在猜想徐汇如何重新开始,好好生活。
  • 回复
  • 在深圳我知道有三位作家在国内文体较活跃,就是他们的小说源源不断地出现在文学刊物上。这三位分别是徐东、陈再见,唐诗。他们的作品各有特色;唐诗的作品给人印象最深的不光是拿捏到位的语言,更善于营造环境氛围和场景描写,尤其细腻的心理描写。这是很多作家没有达到的境界或者效果。在他们面前,我才知道我写的文字多么幼稚。
  • 回复
    • 唐诗2童生2016/10/09 15:27:11
    • 分享到:
  • 谢谢两位评委和各位文友的评论与支持。
  • 回复
    • 郁小尘2童生2016/09/29 23:02:20
    • 分享到:
  • 这些小说我读了很久,至今仍记忆犹新。加油唐诗!
  •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6/09/28 17:09:03
    • 分享到:
  • 我真想知道结局,但是作者却让我去猜-----阮丽江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会嫁给石景山吗?徐汇会重新开始吗?
  • 回复
    • FEI FEI2童生2016/09/27 21:57:04
    • 分享到:
  • 好长的小说,说实话,我就是来学习的。唐诗姐的小说细腻不必说,让我吃惊的居然全是人名:丽江,平遥,徐汇,石景山。看来唐诗姐去过的地方不少。
  • 回复
  • 最近来访
  • 唐诗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4星
  • 2钻
  • 我已经很老了。。。
  • 我已经很老了。。。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6
  • 33800
  • 19
  • 2550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江飞泉善于想象,善于无中生有,把意识(包括潜意识)作为再创造的对象,精雕细刻,而不止于简单呈现意识本身,他的技法是相当娴熟的,几乎没有破绽,但也有一些套路化。对于一些时尚的写法(包括选材、修辞与用词),江飞泉跟得太紧了,自己的风格却不明显。另外,这组诗整体有些杂芜,如果把数量控制在10首左右,会更精粹协调。“事物”“抵达”这类词被现代诗人用滥了,建议慎用。时尚短暂,风格长存——愿以此与飞泉共勉。

    孙行者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

    2018/9/10 11:53:22
  • 摘玉米棒去卖一次,哥俩可以卖40来块,卖十来天,加之做点别的,总共也就一千来块钱。老王准备给刘兴的钱是一万块钱。这就意味着,有些钱来得确实“太多”“太快”,但这样的钱,却没有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去。这是需要社会反思的。这篇短短的文章虽然情节较为单一,语言也较为平实,但出现几处有意味的对比,较为成功地对不同的心理进行了刻画,整体节奏把握得较到位,也可算是新人的一次探索吧。

    廖令鹏寻找

    2018/9/10 10:36: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