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年猪
  • [3] [0]

杀年猪


一把钢刀抵在它的喉口

阻止了嘶叫,替代音频的是

流体。


失去最后一丝声响,它像极了

我们。静静地躺在那里

目送自己被一片片地

切下。


鬃毛被剃尽

然后,被尖锐的刃划开肚子

一切被掏空。


思想或灵魂的颜色

洁白,略带绯红


直到案板上呈现的

鲜活肉体刺目

——呈堂证供的谎言或真理


我闭上双眼。再也无力想象将它

拼合回去

就像我们一无所有地走完的

一生。


水煮鱼


鱼离水很近

陷阱也是如此。当水被加热

鱼在挣扎

有清香在月光下游荡

离死亡最近的

地方


盲道


我墓碑一样通往远方

破碎的残局,或断裂的肋骨


车轧过我

将所有重量与力度

狠狠地

碾压在凹凸的肋骨上


我听到肋骨

断裂的声响——


粗重的痕迹烙在胸口

喘着剧痛的嚎叫

哑然


被撕裂的皮肤

裸露于天地间


瞬间,我失去判断

谁才是失明的人?


月光曲


我削着月光,鱼的鳞片飘落

如雪如血。

我架起额前的眉骨,发出冷峻的箭

不知射向何方。


而风里,有苍鹰的遗骨或蝴蝶丢失的触须。

我在风里消逝,扼住最后的命运。

正如我在风中静止,

被时间封住,成为木乃伊。


台风过境


你的狠劲令人惊惧。当你用射钉枪

对准对方后脑勺,钉子如罪犯

阴暗而辽阔。

此时,一场台风正过境

像某种虚假的谎言,缺乏真实

却逼近身体中心。


你曾在小路上与人追逐,嬉戏,躲着行人

在墙角接吻,分享彼此的温度

模拟着虚伪的人生。在小房间里

成为过去的终结者。就这样

行尸走肉,活着。也比死去来得务实

就像从阴暗中伸出手掌

对虚无的阳光膜拜。对被灼伤毫无

准备,贡献的肌肤粗糙而死板


比喻总过于残酷

在苍白纸上,没有名词可形容

一场风暴,或一只蚂蚁的意外死亡

如同你,被装裱成罪恶的模型

而总结报告与年度报表的数据

过于耀眼,像花火

签名被墨水涂改

如同你狭小坟墓的裸棺


刽子手


被宰杀的羊回到我的体内,刽子手

我记住你的影子,弯曲的手指

此刻,作为罪人的我

从牙齿到胃,这只羊的一部分与我同体

热泪如灼烧的蜡烛。风中熄灭的烟

像那些、无数只、被宰杀的羊

撞向肮脏的下水道、泔水桶与

海洋的出口,淤泥与生物尸体堆砌的史书

腐朽文物堵塞的圆形通道

滤网下爬满微生物


那些咸的成分,譬如母亲的泪

可腌制羊肉,溶化在我唇齿间。我与刽子手

分不出卑鄙与高贵

当吃掉那只羊的时候,刽子手

现出我的人形

细嫩而清甜的羊肉

与我的肉身融为一体

在华丽餐桌上摆设的

被宰杀的那只羊

让我成为了刽子手



小妹独自去了医院,瞒着我

动完乳腺纤维肿囊手术

第二天我才得知。

这种轻描淡写让我骇然

雨就忽然下起来。我从雨中恰好

穿过那排榕树,绿木之于白墙

如生动之于疾苦。

榕树下躲雨

如同躲开莫名的灾难,病痛与疾苦

榕树叶宽大而坚韧,我想到

父亲的手掌里的茧。

疾病亦是如此仓促

猝不及防地侵入身体各个区域

再也驱逐不出


我们都是凡人,无可避免遭遇它们

医院洁白的墙与消毒水的余味

让我感知生动的另一面。

活,还有死亡,这对

并不和睦的孪生兄弟,携手同老

走完一生。

生命不能以逻辑来诊断

自由而傲慢的过程,对于所有人

相同的结局。

多少让人感到平衡

就像这雨

总会撒到路上没伞的人身上


索马里沙漠的花朵


索马里沙漠深处,魔宫耸立

只有很少的生物被赋予生存

干旱烧灼万物,烈火的罪罚

当雨水再度来临,橘黄色花朵新鲜

爆破出坚强的手


黑色少女明亮色之眸爬出

月的窗口。闪耀在沙土之上

燥热的眼神熔蜡般滴落


热带风暴的匪徒,不请自来

关于割礼失血、脚踝溃烂的檄文

与那些花朵,厚实的少女的嘴唇

行走在风沙与热风里的炎症

降临在花朵掌心,倔强的花瓣

如黑色少女命运的呼吸,轮回如磨盘打转

赴约死亡的途中,索马里,这被诅咒的

前世今生,逃亡,逃亡,瞪羚的偶数蹄子

扬起的沙暴,沙暴下暗流喷涌的陈迹


当大雨离去,卑微的乞求如枯草

黑色花朵面临枯萎,在阳光的火箭筒

与另一伙匪徒合谋死亡


初冬


初冬雾刚散去。一只冬闲的鸟

喜鹊,我想起它问候我的语言

是我陌生的声线。风落在雪落过的枝条

风在两根枝条之间露出脖颈

紫色的纱巾的轻盈

被雪压弯的花朵,机械地开合

我想此时我是天穹的倒影上

唯一的暗影。我来得不是时候

生不逢时的邪念让我讶异

鸟儿或花朵的存亡

一闪而过,我不再关心那些微小的

事物,假装我很高尚

只关心宏大叙事,譬如,江山、星辰

那些可以忽略不计的隐痛

尘埃在阳光下跳舞,不知疲倦

腾起,落下,消逝在辽阔的光芒

光芒之外,有细腰蜂匍匐在花朵

蚂蚁逶迤上槐树枝丫


北环路上的天桥


从天桥一头到另一头

晃动的人群虚无的脸孔,照耀我。

我灰色的衣领,竖起的蝙蝠,悬空如屋檐。


飓风里,天桥微微晃动

那些无比动摇的身形。玻璃似的影子

倒插入天穹,头颅向大地。


天桥成了断头台


砧板上的桂花鱼


桂花鱼在砧板上打滚

“别挣扎了,接受死的垂青吧”

一把钢刀屠宰的姿势很美


“刽子手的面目”

桂花鱼吐出最后的喘息

“你的命运,与砧板无关,与我也无关”


桂花鱼流出的泪

让相濡以沫的故事

成为笑柄

  • 标签:人生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君子兰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君子兰370积分2016/12/31 09:30:32

    一组极有城市元素的诗,又有生活气息的诗,迎面扑来,老师的思想好丰富,就像长了翅膀的鸟儿飞翔。《杀年猪》与《初冬》让人感觉到了新年的味道;《水煮鱼》《刽子手》与《砧板上的桂花鱼》富含哲理,引人深思;《盲道》与《雨》充满了人情味,《索马里沙漠的花朵》《北环路上的天桥》都有点残酷,或者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整组诗的格调都在苍凉上,告别2016,就告别这些悲伤吧,用崭新的姿迎接2017.

    分享到:江飞泉2017/01/08 08:10:02

    谢谢君子兰的精彩点评,看来你很懂诗呀

      回复
  • 分享到:佛得几1140积分2017/02/17 07:29:03

    有思想的作品,学习,问好!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55
  • 10000
  • 71
  • 176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浮途
  • 撩妹的女子评》
  • 修补
  • 撩妹的女子评》
  • 王福日评》
  • 刘卫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