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焰鸭
  • 点击:1240评论:62017/01/04 15:53


世界上最后一只火焰鸭被阿标买走了。

下午四点半,正是东方小学放学的时候。学校的大闸门一打开,学生们就像潮水一般涌出来。在深圳,随时都能看到在学校路边摆摊卖小玩具的人。在东方小学门口,摆摊卖玩具的人开始把小玩具摆出来。这所小学位于深圳光明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村庄——迳口,所以在这里卖玩具的人并不多。

很快,从校门口出来的学生已经把几个卖玩具的摊位围得水泄不通。很多学生并没有钱。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就是喜欢跟大家一起,看着这些玩具,满足一下自己的渴望。

校门口前的几棵大榕树随意地铺展自己的枝叶,把它们一身的绿铺向更远的天边。零星的黄叶在榕树上交织着,格外显眼。离校门口最远的的一棵榕树底下,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在摆摊,他的摊位非常奇怪。在他面前有一个铁笼子,笼子外面绑着一只火红色的小雏鸭。被绳索绑住的鸭子依旧悠闲地走着,扑腾着长满绒毛的翅膀,嘎嘎……嘎嘎……地叫着,好像早已习惯这一切。

一阵风吹来,中年男子下意识地把身上的衣服裹得更紧些,蹲着身子,蜷缩在那个锈迹斑斑的铁笼旁边。一些黄榕叶趁机挣脱了,旋转着,缓缓落下来。有的轻轻砸在他的头上,每次,他都只是摇摇头,把头上的叶子甩掉。东方小学门口路过的小汽车并不多,但总能在路上扬起一大堆沙尘。中年男子还得不时地用手捂住口鼻,嘴里念叨着:他妈的,早知道就不来这个破地方了。他朝着校门口的方向望了望,再回头看看笼子边上的鸭子,嘴角微微上扬,莫名地开心起来。一个星期以来,他奔走在光明的五所小学之间,几乎把从老乡那里进货的一百只小红鸭卖完了。到东方小学这里时,已经剩下最后一只了。

孩子们恋恋不舍地从其他摊位陆续走过来,有的手上拿着糖葫芦,有的拿着小玩具。男人看到孩子们过来了,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开始喊出他的广告语:“火焰鸭,来自南美洲的火焰鸭,最后一只,最后一只,只要两块钱,只要两块钱,快来看看咯!”往来的小学生被这只新颖独特的红鸭子给迷住了,开始纷纷聚集到这个摊位中来。男人看着聚拢过来的孩子又开始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叫老张,这是我亲戚从南美洲偷偷搞过来的鸭子,南美洲你们知道吧?在美国的南边……”孩子们都被老张的描述吸引住了。“红色的鸭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好可爱,好想要一只。”小土豪何老板兴奋地说着。但他看来看手中拿着的几个小玩具,无奈地摇了摇头,今天妈妈给的零花钱早就用光了。的确,两块钱对这群孩子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何老板问老张:“张大叔,明天你还来吗?”老张笑着摇了摇头:“这是最后一只了,卖完我就到南美洲找我亲戚了,再回来要过很长一段时间了。”

“我要我要”,一个黑脸蛋从人群中挤出来,手里举着皱巴巴的一毛两毛。大家纷纷把目光聚集在这个小男孩身上。“哦……原来是阿标”,何老板鄙夷地看着他。“老板,我有两块钱,这只鸭子卖给我吧。”说完,阿标把手举得高高的,往老板手上递过去。老板正准备接钱,何老板一手把阿标拉住,说,这只鸭子我先要的,不准跟我抢,我现在回家拿钱。阿标并没有理会何老板,挣脱了他的手,把钱递到老张手上。老张笑着点了点钱,不多不少,正好两块。尽管钱是破旧了些,零散了些,老张还是心满意足地把鸭子给了阿标。

阿标接过鸭子,感觉手心软软的,他再尝试着抓紧些,仿佛鸭子的心跳都能传递到他的手上,

鸭子很乖,也不挣脱他的手。阿标走远后,何老板召集了他们们班的小伙伴,打听阿标从哪里弄来那么多的零钱。阿标的同桌告诉他,这是阿标存了两个星期的零花钱。何老板不屑地说,切!真不信那个死穷鬼也能存钱。何老板一脸不服气,但也无可奈何。

阿标把火焰鸭带回了家。他打算在家门口的篱笆旁边再围一个小圈,用来养鸭子。他还给这只鸭子起了个名字叫“火勺”。

老张提着空空的笼子回到他在迳口村租的房子里,他打算在这里临时安顿一个月。这是一栋两层的楼房,房东把二楼隔成了六个单间用于出租。房子墙边的白灰已经脱落,里面的红砖裸露出来,有的地方甚至长满了青苔。房东是一个40岁左右的寡妇,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身上总是有一股很浓的古龙水的味道。自从老张搬过来,她就经常不请自来,老张也因为这个很苦恼,所以他几乎不待在家里。

天黑了。老张拖来一张凳子,靠坐在窗边,点起了水烟。烟筒在他长满胡渣的嘴边咕噜咕噜地响着。他透过冉冉升起的烟雾凝望着窗外。深圳的冬天不会下雪,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冷,会让人感到孤独。对面的瓦房顶上落下一只斑鸠,不久,又飞走了。随着房间里的烟雾散去,清冷开始笼罩整个房间。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大衣披在身上,回头继续靠在窗边。以前都是他老婆从后面给他套上衣服的,然后他会紧紧搂住她,一起欣赏窗边的景色,一起等待孩子放学回家……

忽然,对面瓦房门前出现了一丝亮光,那丝灯光越来越近,停留在房子下边的篱笆墙上了。老张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小男孩提着煤油灯在篱笆下边捣鼓着什么。小男孩进进出出,倒腾了半个多小时,然后走进屋子里去,不出来了。老张也没再观察,自顾泡起方便面吃了起来。不一会功夫,老张把泡面的汤都喝了个底朝天。窗外传来了鸭子的叫声,他顺势朝着窗外望去。他看到那个小男孩手上捧着一只红色的鸭子。天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今天买鸭子的小男孩居然是他的邻居!老张心里划过一丝不安。

自从阿标得到火勺,何老板就没有再欺负过阿标,反倒是这两天一直跟在阿标后面,给他买好吃的,好玩的,想要阿标把鸭子卖给他,每一次阿标都拒绝得很彻底。放学后,阿标用一条绳子绑住火勺的头部,牵着到他小伙伴聚集的地方散步。每一次都会引来小伙伴羡慕的目光。小伙伴们都知道,阿标拥有唯一一只,来自南美洲的火焰鸭。他会在那里停留半个小时,让小伙伴们观赏这只鸭子,也让何老板在小伙伴面前恳求他。他很满足火勺带给他的一切。

阿标还是跟往常一样,放学后牵着小鸭子在村子里散步。自从牵着火勺散步后,他的头抬得特别高,腰板也挺得直直的。他把火勺牵在手上,似乎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他们路过一个小池塘。池塘不大,但塘边长满了杂草。站在池塘边,几乎看不到池塘里面的情况。所以经常会有人偷偷地到池塘边钓鱼。阿标拨开杂草,把黝黑的小脸蛋伸进去,火勺也跟着踉踉跄跄地走进来。水面很平静,因为风吹不进来,阿标的闯入使得在附近偷偷钓鱼的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受到了惊吓。他们放下手中的鱼竿,朝着阿标走来。还没等他们走近,阿标就把火勺牢牢捧在手心,撒腿就跑。后面的几个人也追了过去。他们逮住阿标,阿标从他们手上奋力一挣,试图挣脱,嘴里不停地念叨,不准抢我的火勺……

几个高年级的学生见状,相视着大笑起来。

“我们没打算抢你的鸭子,只是怕你去举报我们而已。再说了这不就是一直染了色的普通鸭子而已嘛,有什么好稀罕的。”

“你们不懂别乱说,这是张叔叔亲戚从南美洲带回来的火焰鸭,中国是没有的!”

“哈哈哈哈,这小子被骗了还帮人打广告,笑死老子了。”说完,他们正转身要走。

阿标迎面一拳打在了高个子的胸前,高个子顺势把他提起来,甩到一边去。阿标摔了个狗吃屎,双手捂着已经在流血的膝盖,翻滚着想要爬起来去追他们,但是,他连他们的影子都摸不到。西下的太阳把几个大个子的影子越拉越长,最终模糊在阿标的视野中。火勺躲在了杂草丛边上,惊恐地叫着。阿标把手伸过去,摸了摸火勺的头,说,别怕,那帮人是羡慕咱们。他站起来,拍干净身上的泥土,牵着火勺,迎着夜幕,一瘸一拐地踏上了归途。他认真地看了看手中的火勺,轻声地说道:“只要火勺在,我就感觉很踏实。”

老张在出租屋里窝了半个月,每天看着阿标来来回回带着那只鸭子散步,只是觉得非常可笑。这天,他约了供货商看货,但被放了鸽子。他沿着村道漫不经心地走回家,快到家的时候,突然迎面走来一个人,老张来不及闪躲,直接撞了上去。

“操你妈,走路不长眼啊!”

“不好意思,我眼睛看不见。”

老张看是个瞎老头,只好自认倒霉,正想转身走开。

不料老头拉着他说:“小兄弟,帮个忙,帮我看看那个篱笆下面的圈子里还有没有水咯,没有的话帮我添一些,我怕我孙子的小鸭子渴死了。”

老张往篱笆下面一看,一只红色的鸭子在悠闲地散步。这不就是他卖给那个小男孩的鸭子吗。老张很懊恼,心里在嘀咕,最近是不是撞邪了啊!怎么什么倒霉的事情都让我撞上了呢。之前在那么多学校卖了那么多只,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他拗不过老头,答应了帮忙加水。他拿着勺子走进房子里找水缸。房子不大,一目了然,厨房和客厅是连在一起的,连台电视机都没有。头顶上的瓦看起来摇摇欲坠,墙角上布满了青苔,在饭桌上放了一台收音机,收音机是开着的,正在放着齐秦的《大约在冬季》。他在房间里踱着步,不觉地跟着收音机的旋律哼了起来,这首歌也火了7,8年了,还是百听不厌。墙上挂了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是这户人家的全家福。照片上有四个人,其中就有他刚撞到的老头和买鸭子的阿标。还有一对夫妇,年纪跟他差不多。照片里,这家人的笑容很清澈。他看着水缸里倒映出来的自己,已经四十岁的他,蓬头垢面。他舀了一勺水,水缸里的他随着散开的波浪逐渐变得模糊,他拿着勺子小心翼翼地走出来,生怕踩到路上的青苔滑倒。

“老头子,你儿子儿媳呢?”

“哦,他们到蛇口打工了,一个月回来一次,平时就我的小孙子陪我。”

“老头子,这鸭子很特别呢,是红色的喔。”

“呵呵,我孙子也是这么说呢,他说这是一个叔叔从南美洲搞过来的火焰鸭,最后一只被他买到了,那臭小子把自己攒了半个月的零花钱买回来的,平常可喜欢它了。”

老张仔细地打量着这只鸭子,他发现,鸭子的红色已经渐渐开始褪去,没有刚卖出去的时候那么红了。

“听说啊,我孙子因为这只鸭仔,有了很多朋友哦,一放学他就把它牵出去,不到吃饭时间都不肯回家咯。”

“小孩子都喜欢新奇的东西嘛。”

“是啊,那臭小子还怕几个大个子抢他的鸭子,跟他们打起来了,把自己的膝盖都弄伤了,现在走路一瘸一瘸的。”

听到这里,老张差点把手中的水给洒了。他匆匆往圈子里的碗装上水,拔腿就走。

“老头子,我先走咯,刚把你撞到,不好意思啊。”

“小伙子啊,你是个好人,谢谢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愧疚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2-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落泊的中年老张流落深圳光明做点小生营,用染色小雏鸭冒称南美洲的火焰鸭,卖给好奇的小朋友。最后一支火焰鸭被阿标买走,并给阿标的生活带来自信和欢笑。当老张偶然了解到阿标与瞎眼的爷爷生活在一起,内心受到震动,想到骂他骗子的儿子和老婆,充满愧疚之心,他怕知道真相的阿标受到伤害,他做出一个残忍却又善意的举动,扼杀了火焰鸭。作者流畅的落笔,人物形象饱满生动,温馨细腻的描绘,把小故事写得温情满满,突现人间真情。
    • 白拜2017/08/29 15:07:40
    • 分享到:
  • 谢谢朱老师

    回复

  • 小说描写老张离家出走租了一个房子打算住一月。老张将一只极为普通的鸭通过染色,将最后一只鸭卖给了一个留守儿阿标,还骗说是来自南美洲的火焰鸭。小说写了留守儿的孤单,有了火焰鸭才有了几个朋友。老张本想为家里挣些钱,无奈离家出走时老婆骂他是骗子。看来他这小伎俩还真是骗子行为。为了不让事情败露,老张只住了半个月就退了房子,临走还将那只火焰鸭卡死,说明老张怕鸭子再长大,毛发不红了别人会找他算账。
    • 白拜2017/03/23 11:14:27
    • 分享到:
  • 感谢文友的用心品读,可能老张掐死鸭子,是自己良心发现

    回复

  • 小说刻画人物细腻,只是没看出是那个时代的事情。一只鸭才两块钱吗?即或是学生,两块钱也不用存半个月吧?老张房租一月多少钱呢?虽然吃方便面,卖一百只也才两百块,够房租和买鸭子来卖吗?
    • 白拜2017/03/23 11:13:03
    • 分享到:
  • 小说中出现了齐秦的《大约在冬季》火了七八年 ,这是齐秦1987年的作品,由此可以推算出,故事发生在94年左右,那时甚至光明的房租低的可怜。

    回复

  • 最近来访
  • 1090积分
  • 2星
  • 2钻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73900
  • 6
  • 1090
  • 在众多的文学体裁中,本人也偏爱小说,就像徐建英老师在本期邻家文弹中所讲的那样,小说创作不能等同于真实再现,它有一定的文学性和虚构味,这就需要作者在“生活”这片沙海中耐下性子来“淘金”,或许,你淘到的“金”跟别人雷同,但亦可以将之打造成与众不同的工艺品,这就是我们经常赞叹的“老题材,出新意”。

    黄元罗写作:沙里淘金——邻家文弹012

    2017/9/18 7:39:51
  • 入驻邻家半载有余,发觉除了鄙人之外,不离不弃者还有俩人:本文的主人公吴春丽大姐和本文的作者刘学铭老先生。无论何时,发文、点评均风雨无阻。邻家是个网络平台,我想,主办方不仅希望看到大赛期间的热火朝天,更愿意见到一年四季的长盛不衰。要知道,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很多情况下,不成熟的“常青树”要比“昙花”式的高手更能激活那波澜不惊的水。

    黄元罗她:一篇绝妙的微咖

    2017/9/15 7:33:06
  • 题目,有着诗意的美感。一对爷爷和孙女的温馨故事。收废品的爷爷,在想着还账以及修路。而修好路是儿媳回来的前提。爷爷要为孙女做饭吃,不料因胃病晕倒了,五岁的孙女费劲心思照顾了爷爷。爷爷在黑夜里看见了星星。更看见了如星光一般璀璨的孝顺孙女。小孙女却炒了一碗自己炒的饭端给了爷爷。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彼此关爱扶持的老幼,是生活最美的画卷。最后的饭扣在地上,土地公公吃了。这碗里盛满了忧伤,也盛满了深情。

    电击一碗忧伤

    2017/9/13 10:18:24
  • 好久没读到祥军大哥的作品了,这次不知为何没赶上提名。这是一组深圳主义的作品,目之所及,能看到一系列熟悉的名字:沙井、伶仃洋、中英街、坝光村、南澳,这些都是深圳的印记。其实用诗歌表达是有难度的,看似熟悉,却依旧陌生。这种陌生感,是因为我们心灵没有深入事物本身,而让事物没有深入骨髓深处,导致了割裂感。不过这组诗规避了这点,通过看似简单的语句,把这些地名罗列出来,并给予新的含义。

    江飞泉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11 18:42:30
  • 这一棒槌,何止槌进了棉被,更槌进了一个寡妇压抑的内心!双槌的推进,自然的带出了结尾的升华。刘老师这篇提炼得不错。由普通的物,过渡到人的情。物与情的交织,加之故事的铺垫,让文本升华更有张力!在微咖的写作上,刘老师用心了。这次,他的目光聚焦在了接地气的“生活篇”。由被子展开,而渐入心灵,写一家子——小两口的恩爱和寡母的孤独。寡妇养大儿子不容易,儿子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更不容易。故事的基调,有沉重感。

    吴春丽浆槌被

    2017/9/11 17:13:42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电击六号车厢

    2017/9/11 11:44:41
  •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heixuer还泪

    2017/9/8 11:17:05
  • 《长翅膀的水》这个标题充满想象力!点开来看,原来是父子对话,也可叫:亲子记。其实孩子是非常可爱的,他的嘴里,能来个《十万个为什么》,做爸爸的,在跟孩子的对话当中,也让自己的思维得以拓展,这就有意思了,是儿子在跟父亲交流,事实上,也相当于儿子让父亲的视野得到了拓展的想象力!比如:“下水道,弯弯曲曲的,那水从上面掉下来,怎么会又飞上去了呢?它又没有翅膀。”或许,正是这一句,让标题由此得以有了雏形。

    吴春丽长翅膀的水

    2017/9/8 10:10:32
  • 人逢七十古来稀,如果七十二,七十身患绝症,也许你会少一点唏嘘,然一个个他她越来越年轻的时候,甚至他的孩子还在三岁的幼年期的时候,我们心中便会隐隐的痛了起来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要有悲悯的情怀,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想想,这种普遍又趋于这么年轻化的绝症,到底是由何而来,该如何去治呢。作者用这种白描的手法,揭示了一个社会现象,他同时也是扣问社会,扣问读者。三月萢是野生的,作者不动声色的呼吁着回归自然崇尚自然

    心灵拾贝最后的日子

    2017/9/7 19:33:04
  • 隐阳城,似乎是一个可以无限发掘的领域,因为城市作为一个系统,自然有自己的方方面面,可以发掘的人和物太多,国王,医生,僧侣,流浪者,贵族均已经涉及。此文从一个貌丑技高的剃头匠入手,表现了剃头匠爱国情怀,外形丑陋更加衬托出灵魂高尚。

    天行健剃头匠---隐阳城系列之六

    2017/9/7 12:21:17
  • 作者杨祥军老师就像那“导游”,引领着我们这群“观光客”在深圳的大地上行走,既带着我们走进了鹏城沉重的历史,亦串联起深圳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文中“深圳元素”层出不穷,主题思想侧重于放眼当下、憧憬未来。积极向上的笔触触及深圳的角角落落,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实在是大好!

    黄元罗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7 7:42:15
  • 故事以成功珠宝商曾梅丽为主人翁,展现了新社会男女平等的公正与包容。社会是给人历练的,商场如战场,虽然曾总机智、敏感、警觉......却有女性的不足,轻易走入伍总的布局中。好在有郝建滨的帮助,才得以化解危机为转机。跌宕起伏的剧情中,最后伍总保护人质而中弹,实在意外,但又符合人们对“商而不奸”的追求愿望。写到此处,似乎听到有人正唱着:让那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大家都爱看,民族遗产一代一代往下传......

    心灵拾贝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2017/9/6 18:37:26
  • 作者在大都市里没有去捕足灯红酒绿高歌幸福生活,而是记录弱势群体的生存百态,面对小女孩摔跤家长要求赔天价,面对流浪汉丢失行李箱而耍赖,面对乞丐讨钱、不准流浪汉睡觉,到乞丐在路边永远离去,电单车与小车相撞又有生命逝去时,让人从怒到痛。文中几次向派处所求助,表达了他希望法制社会完善,能真正拯救每个柔弱人的美好愿望。文中不足之处是可能作者行文太仓促,繁简不得当,如果再花时间进行加工调整,定能更出彩。

    心灵拾贝天亮说晚安

    2017/9/6 16:05:08
  • 小说中人物性格,语言,观念,冲突、矛盾,都铺垫描写的很好,很接地气,很现实,让读者仿佛进入到作者描绘的场景中,感同身受。此篇小说,行文比较紧凑,节奏稍快,阅读时有点紧迫感,如能控制好节奏,增加一些生活情景和细节也许会丰盈。结尾如能再构思巧妙一些,突出主题思想,点出众筹的人道主义和人心向善,结局如能化解家庭矛盾,使整篇小说呈现新时期大众百姓期望美好人生的积极喜悦氛围,那会更棒!

    大好河山众筹

    2017/9/6 11:23:59
  • 诗歌的创作不易,它需要作者有瞬间抓住灵感的能力,要敏感、要智慧,甚至还要有点脆弱。而灵感又是转瞬即逝的东西,唯有抓住了才能永恒。而庆幸的是,一旦它们永恒了,就像一尊雕像一样,瞬间就凝固在那里,充满了极致的狂喜和忧伤。这就是诗歌的魅力。 江飞泉的诗歌色彩浓郁、每个字都带着这种温度和力量,它有自己的方向的,引领读者走向他看到的世界。那里有孤独、也有渴望、更多的是深思和生命的张力。

    heixuer胡杨不朽

    2017/9/6 9:15:3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