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春运记:除夕
  • [1] [0]

随着一场罕见大雪的到来,春节的气息也飘然而至。

那是2007年的年底,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突降湖南境内,很多的人被阻挡在回家的路途上。而我只能作好在深圳过年的打算,弟弟也来我这里了。单位是农历小年这一天放假的,这也是我来深圳的第一个冬天。虽然深圳没有下雪,但是在年底这几天,一直下着绵绵的细雨。弟弟那年正好大四,想在毕业之前在深圳找到一份如意的工作。可是,一场五十年不遇的冰雪,把我们兄弟俩困在了深圳这座城市。过年了,每一个在外的人,都想回到日夜牵挂的故乡。单位的同事都不回家了,而老板却早早订好了回家的机票。铁路、公路和航线全部停运,尤其在京广铁路线上,滞留了千千万万回家的旅客。每天的报纸和电视都在报道这次特大的雪灾,而广州火车站更是滞留了上百万的旅客。

腊月二十五,顶着瑟瑟的寒风,我早早地坐上36路公交车去深圳西站。在车上大部分都是带着行李赶火车的人,每一张陌生的面孔都是那样的急切和焦虑,这些人都在时时关注着通往家乡的火车,但是面对这次特大冰灾,我们只能放慢回家的脚步。而深圳的政府和一些企业,都纷纷倡导这些人留在城市过年,以免减少春运带来的交通压力。然而每一个在外的人,都希望能在春节来临之前,回到远方的故乡。即便再拥挤,也要向着遥远的故乡迈进。

一下车就是直奔售票处,在站前广场上人山人海,寒气袭人。很多手中持票的人也不能进站候车,而只能散落在广场上。检票口站着维持治安的安保人员,在春运期间,自然也少了倒票的“黄牛党”。这些人神通广大,能买到很多不同线路的车票,在过年之前就做起来这样的发财路子。尽管公安机关在尽力抓捕,但还是不能彻底解决其根本。这些人通过把手中的票高价买出去,或者制作假的火车票,以获取高额的利润。由于恶劣的风雪,火车站的广播员大声地说着:由于很多列车出现晚点,只能退票。过年了,真的想回家,恨不得一步就踏进故乡的家门。但是随着一场春运热潮,许多人最终不得不选择在城市里过年。

这一天,在深圳西站遇见了一个许多年未曾见面的初中同学。我们自从初中毕业以后,就没有见过面了。想不到会在这座特区城市相见,他叫李春,2000年我们初三毕业后,就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念书。他上中专,我念高中。在拥挤的人群中,我先认出了他,就禁不住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他就回头看了我,就向我走了过来。我不知道,我的记忆力会这样过于念念不忘,或许对于在他乡相见,彼此都很兴奋。但是春节即将来临,我们都想着回家。我们寒暄了一会,问了各自的近况和这几年的经历。他买了火车票,就等火车开起的时候了。然而他说,他的火车也晚点,只能在广场上等。

风很冷,天空也是潮湿的。竟然想不到我们会在深圳相遇,而且是在火车站。对于这件事,一直铭记在心,我们都是漂泊者,在异乡追逐着幸福的梦,但是我们有着同样的牵挂和惦念,那就是过年时候,回到熟悉的故乡。他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话语中还带着浓浓的乡音。

整个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然而停靠在铁轨上的列车始终没有启动。让许多急着回家的人坐立不安,不同的乡音充斥着这座城市的火车站。要不是这场雪灾,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相遇。很多的表情在无声中不安焦躁起来,来过的城市因为一场大雪,而留下了许多许多忧伤的面孔。回家,一顾向前,尽管前方的路风雪袭人。他说,他要进站了,回家的列车终于要走了,我们相互挥手告别,在这个冬天以后,我也不知道下一次相见会在什么时候,看着他消失在人海中,他背着行李,一步一步地朝着站台走去。

春运,这个只属于中国的词语,在这场浩浩荡荡的人口大迁徙中,有着特殊的记忆和场景。每年的春运,都在考验着每一个要回家的人们。只是在回家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但我们依然痛并快乐着。在每一年的春运过程中,铁路,公路和航线都要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不同的面孔,同样的站台,让太多的人有着别样的回家记忆。

曾几何时,我也是春运大潮中的一分子。来深圳的这些日子里,终于体验了离家的艰辛和思乡的痛苦。除了电话,就只能默默地想家了。这样的城市,让人没有幸福感和归宿感。而在每年的春运期间,这座城市就会少很多人。于是,深圳本地居民开始想念这些进城的外来工,心怕这些人回去之后就不来深圳了。但是春运的到来,还是留不住这些人。当我经历了这一切,当一座城市即将成为一座空城,有些人的心开始惶恐起来,街道变得安静,车流不再喧闹。而城里人只能等着,等着春运的结束。

这几天父母总是打电话问我:过年回家吗?我说:回去。是啊,弟弟也想回去呢。我问了父母,他们的城市正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郴州。父亲在电话里说:这座城市十几天没有电了,打水也要去排队,整个城市都被大雪覆盖,像一个冰窖,就连一根小小的蜡烛最贵的也卖到了五十块一根呢。我对父亲说;这个春节,我一定回家。

腊月二十七这一天,同事孙哥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买到回家的火车票没有?我说没有,他就问我,要不除夕夜去仙湖做临时保安怎样?我在电话里就满口答应了。孙哥是山东人,三十多岁,有着不幸婚姻。他的女儿由他老婆抚养。他说,他好多年没有回过家了,没有赚到什么钱,而且回去又远。他也是一个热心的人,在工作上总是指点我。他来深圳也好几年了,自然在过年的时候谋份什么临时的差事也不是什么问题。我开始不让弟弟去,毕竟他还没有毕业。可是,弟弟坚决要去。在深圳就是这样,生活需要不断地想方设法去挣钱。然而对于我和弟弟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会给我们留下怎样的记忆呢?

除夕这天,和弟弟在酒店吃了团年饭,就坐地铁去国贸。来到世界之窗地铁站,行人很少,不像正常日子里那般拥挤,地铁站里很暖和,这和城市上空的冬天不一样。在这座繁华时尚的大都市里,终于有了安静的气息。许多人开始不习惯起来,于是来到地铁上想起这一年来的付出与收获,一个人独自在地铁上回想故乡。地铁上没有什么人,我和弟弟坐在一起,在过道上有乘客随意地走动,这些人大多是去见老乡或去见亲人。我们都是异乡人,来他乡追寻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和梦想。看着安详的弟弟,不知道如何对他说,只觉得在他那张幼稚的脸上,让我看到了一种亲切。我说:弟弟,毕业后还会来深圳吧?他回答:会来的。我说:为什么啊?他说:他喜欢这座城市,喜欢这里年轻的味道。

地铁到国贸站下,看不同的出口。深圳的地铁很干净,而且特别亮丽。如果不注意,你就会走错出站口。年底的时候,地铁商场少了浓厚的商业气息,只有地铁广告依旧散发着艺术的高贵。走出站口,路过金光华广场,看见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国贸大厦,这座大厦曾经是深圳改革开放初期最高的楼房,每天三层的建筑速度,成为了特区城市的精神,这种精神后来演化成一个只属于一座城市特有的名词——深圳速度。

夜色渐渐笼罩着这座华丽的城市。弟弟和我,在路上赶着一场在他乡的除夕之夜。我不知道,在弟弟的心里面,他又是怎样充满着对青春的渴望呢?但是既然来到了深圳,就要坚强地去面对忙碌的生活。此时,华灯初上,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只有不远处的地王大厦还在高耸着城市的繁华和富有。走到一座酒店的大厅里,见到了同事孙哥。他说,在这里集合,领了迷彩服就直接去仙湖。我和同事聊了一些,他还带了几个一起住的朋友。从他们的脸上,也充满了无奈。

我们一起坐电梯去了十楼,整座十楼的过道上站满了人,这些人都是来做临时保安的。真的不敢想象,在这样的城市,许多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辛苦地忙碌着。不管是在过年的日子里。当我和弟弟接过迷彩服后,心中产生了阵阵惶恐和不安,难道真的要这样去体验在外的艰苦生活吗?每一个人的脸人都隐射着沉重的包袱。来到这座城市,都是富有激情的年轻人,想到这里时候,我对弟弟说:“弟弟,今晚就要在外面过年了,千万不要想家。”

下了楼梯,我把迷彩服穿在身上的最外面,此时的深圳,冬天还是有些冷。在大厅里弟弟用手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照片上的我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那座酒店的灯光映照着我和弟弟年轻的梦影。我不知道,今夜的记忆又会定格在谁的灵魂深处呢?年轻时总得去面对各种生活和生活赋予的真实内核,报名来做临时保安的人很多,而且也有女人。她们穿着迷彩服很威武,而且特漂亮。这座城市从来不缺乏女人,而且到处都是女人的气色。曾经小小的渔村,最终成了繁华的闹市。一切的寂寞都淹没在华丽的幕布上。

夜风吹过,很冷的感觉。城市上空的灯,静静地照射着华美的高楼大厦。我和弟弟在队伍中,听着这次去活动负责人在上面的喊话,说这次活动要如何如何?站在我旁边的也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江西人,父母在深圳打工多年。每年的春节,一家人都在深圳度过。这次做保安,一家人都来了。弟弟在我后排,他的表情很沉稳。只是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向着城市的夜空望去。

深圳的夜很美丽,留下来的人依旧还在为工作奔波着。思乡的情怀,只能在漂泊的路上无声落寞。只是我在这座城市的时候,岁月已经来到了年关。我父母在牵挂着我和弟弟,而南方的冰灾依旧阻断着回家人的脚步。不是不想家,而是在这样的城市中,有的人已经习惯了在外过年的心态。而身处他乡,我们都是寂寞独行的游子。

今天是除夕。这座城市依然没有过年的氛围。

夜色深沉。整片广场上都是穿着迷彩服的临时保安,我们该出发了。一队一队的上车,我和弟弟坐上同一辆车上,我们站着,拥挤着,欢笑着。任凭冬天的城市,飘过虚无的富丽和思念。我们只是各自的路上,追逐着别处的生活。在车上大家都很愁肠,在别人的城市里度过一个漫长的夜晚。尽管这座城市的除夕,听不到熟悉的鞭炮声,太多的梦只能通过漂泊的情思来治愈疼痛的内心。很多人的眼睛注视着窗外,被路灯照耀着一张憔悴不安的面孔。

车到仙湖的时候,时间到了晚上8点多。我们下车后,就一直沿着弯曲的道路走上去。虽然没有来过这里,只听过一些人讲很多人周末都会来这里烧香拜佛。透过路边的灯光,看到这里树木苍翠,水色荡漾。这里植物种类繁多,是深圳人休闲健身的好去处,这里也是风景旅游区。我们在往上走,有的人却走下来了。我一直在想,除夕夜了,还有这么多人都集中在这个植物园里。早就听说这里有一座寺庙,而且是岭南地区知名的一处佛门净地。

  • 标签:春运除夕深圳仙湖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寒塘听雨17990积分2017/01/13 15:04:37

    春运和乡情,提起“两词”总有千丝万缕的记忆,每年、每次、每人……那些触及心底的故事都有不同的“温度”。春运,数亿人一年内最重要的出行,不是外出,是归途。千里牵挂终化为一个亲吻,一个拥抱,一个微笑。票再贵,要回家,路再远,要回家,工作再忙,也要围在一桌前吃上一顿年夜饭。团聚,是中国人的信仰,春运,是通向信仰的旅途!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阿霞
  • 白石洲西社区 @云裳
  • 10
  • 43600
  • 18
  • 160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浮途
  • 撩妹的女子评》
  • 修补
  • 撩妹的女子评》
  • 王福日评》
  • 刘卫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