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光的华强北生活
    华强北创业故事,张光凭一腔热血在商场、情场的悲欢离合……
  • [16] [0]


备注:本文由<<浮沉华强北>>改编   


2007年夏季某天,天热得反常。七点钟刚过,太阳就毒辣地烤着大地。四十来岁的士多店老板老郭,光着厚实的膀子,把小店门前挡雨又遮阳的帆布蓬子架了起来。虽然时间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太阳还不会照射到,但这是他每天起床后的例行工作,然后扫地、洒水。


老郭的士多店是在坂田一个小区的楼下,虽然小区不大,他这个店也只有区区几平方米,但相对于拥挤且脏乱的城中村,这里有大片的草地和整洁的人行道,大人小孩都愿来这里溜达;加上这一排的门面大都租出去,成了饭店或者五金等店铺,所以他店里生意还算不错。更重要的是,他的收入大头不在那些香烟饮料,而在他搭起的这个帆布帐蓬里摆起的两三台麻将桌!每天的下午和晚上,都有很多人聚集到他的蓬子下开台。一桌台费四十到六十,下午和晚上共计两场,一场摆两桌左右,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让老郭对收入很是满意。俩孩子都放在了老家,自己和老婆负责小店的打理,日子很是惬意。


坂田是离华强北相对比较近的关外区域,这里成了在华强北做生意或打工人群的聚集地。而这个小区的房屋,有一多半是华强北做生意的人或租或买。


第一个来光顾的人是张光,睡眼惺忪的。


“老板,来盒烟。”张光哑着嗓子。


“还是芙蓉王?”老郭放下手中活,边走边回头问。


“是,”张光回道:“顺便拿罐红牛。”


老郭递过来东西的时候,看到张光眼睛红红的,知道又熬夜了,话中有话地说:“你小子昨天晚上又跑哪去潇洒了?小心身体啊!嘿嘿。”


经常一起玩,混熟了,说话就没多大顾忌。


“妈的,一帮客户;一叫就得去,不得不陪;昨晚在龙胜吧喝完,又跑去钱柜唱K,折腾我一夜,凌晨四点才回。”张光一脸厌恶的表情:“走了,不跟你说了,我得去华强北发货了,晚上回来给我留个位啊。”


张光说的位,当然是麻将位。张光的福特车就停在门前空地上,潇洒地打开车门,一溜烟而去。


那时候华强北很多大卖场看手机好做,纷纷改旗易帜。以前做电脑的、电子元器件的、安防的卖场,都打起了山寨手机市场的大旗。从最早的龙胜、赛格、华强电子世界,到佳和、远望数码、新亚洲、中电…..几乎是得手机者得天下,一直辐射到华强南、地铁商业广场等。


张光二十多岁,江西人,个子不高,瘦瘦的身材,带了个度数不高的眼镜。几年前中专毕业后,来深圳给在华强北开手机柜台的叔叔打工,平时就拿个货,发个快递什么的;逐渐熟悉了整个过程后,在叔叔的建议下,利用自己几年攒的钱也在华强北远望数码城租了个手机摊位。时机抓得准,没想到靠他一个人也慢慢做起来了。最近几年的山寨手机火爆行情,让他小小年纪生意做得风声水起。没两年有了几个固定的国内外大客户,他很轻松地每年赚个几十万不成问题。而且完全休闲了下来。因为工作很简单,没事情就转下其他卖场,搜集下最新、最潮流的机型,然后给客户发下邮件,手机指挥自己雇佣的几个小弟发下货;基本是白天睡觉,晚上打牌或者陪客户派来的采购人员吃喝玩乐、一条龙地伺候着。


在梅观高速坂田段的两侧区域,分别驻扎着两个在深圳举足轻重、甚至在全国都家喻户晓的企业:富士康和华为。小区刚好处于两企业的中间地带。两个性质特点完全不同的企业,却在管理员工上有异曲同工之妙,那就是:加班!小区里的上班族基本上来自于这两家企业,他们大都早晨急匆匆赶去,在夜晚老郭小店里麻将正酣的时候身心俱疲地归来。


此时的上班大军分成两大流向,华为向东,富士康向西;泾渭分明。穿着整齐工服带着“FOXCOM”标牌的员工,从各个村巷里如小溪汇入大海一般涌向路面,沿着一个方向奔流。而华为员工却穿着随意,或开车或坐公交,分散在人群中在老郭眼前消失。经常处于舆论漩涡的富士康和神秘低调、让人难以捉摸的华为,让这个偏僻的小村人口急剧膨胀,周边似乎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各种农民房,铁皮屋;夹杂在菜地、臭水沟中间,显得仓促而畸形。


老郭正想眯瞪一会,隔壁客家酒店的“老板娘”吆喝着俩服务员把刚刚采购回来的食材从车上往店里搬。


之所以加引号,因为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个年轻貌美的女孩不是真正意义的老板老婆,所以不是大家心目中真正的老板娘。流行的说法叫“小三”。


客家酒店的老板姓刘,年近五十,腆肚秃顶,酒糟鼻;正宗的潮洲人、老板样。来深圳打拼了几十年,也算积累了不菲的家业;是老郭麻将桌上的常客。老郭最喜欢刘总这样的麻友,多金、大方、牌品好;不象有的人,碰个牌、抢个杠都大呼小叫地找人理论,或者有欠钱、耍赖等不好的牌风,俗话叫“输不起”。都说牌品看人品,刘总牌品好,大家都喜欢跟他一桌。


刘总的糟糠之妻一直在潮州老家的乡镇,遵循着男尊女卑的风俗伺候着四个孩子的成长,隐忍、勤俭。从不过问在外打拼的老公,只要老公挣钱养家,想着孩子,每年回来看望就心满意足了。


闲谈不论国事,但总爱谈个人的八卦。深圳是个天南海北的人汇集而成的城市,一般聊天总是从“你老家是哪里?”开始谈起。很多个人信息都是老郭在牌桌上与大家闲谈中得到的信息。


想当年,小学没毕业的刘总(那时应该是小刘)跟随本村人来深圳打拼,带着潮汕人一贯吃苦耐劳的精神和怀揣的老板梦;从开小作坊到走私电子产品,逐渐地把从国外运送电子垃圾到中国卖钱的事情做成了大产业。国外淘汰的家电、电脑等电子垃圾,经过货轮运到香港中转,通过一系列的运作拉到内地拆解、清洗、组装,或者当电子元器件卖,或者组装成新家电卖。听刘总讲,生意好的时候一船电子垃圾运到中国需要大约五十万的成本,通过拆解组装能卖到三四百万的价格,利润可想而知。就这样刘总积攒了第一桶金。


到了九十年代末,随着厦门远华案的爆发震惊全国,风声渐紧,刘总当机立断洗脚上岸,靠自己的第一桶金,利用自己的人脉和靠着潮汕人抱团做生意的传统,在华强北开了一家电子元器件贸易公司,代理和销售各种电子元器件,随着华强北在中国甚至在国际上的逐渐出名,他的生意也是日新月异。时至今日,也算身家几千万了。


“那你怎么躲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开什么饭店,这么累!”老郭曾经疑惑的问。


刘总指了指饭店柜台里妖艳的女人说:“还不是为了她。”脖子上手指粗的金项链闪闪发光,手腕上的黝黑透亮的珠子串起的手链随着手臂的运动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当然,无名指上硕大的绿宝石镶嵌的戒指更是惹人眼光。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这一套行头下来,至少十万八万。


“哦,您老人家金屋藏娇,神仙日子啊!”老郭羡慕地赞叹。


“我自己爱吃家乡菜,开个饭店,等于自己的私人厨房,既给了她一份产业,我也乐得享受,公司里的事情都交给手下人打理了。”


此时,看到扭捏着性感腰身的“老板娘”忙活,老郭又忍不住贫嘴道:“二老板娘,你不搂着刘总多睡会,起这么早忙活啥?”


老郭早已跟她很熟了,所以故意用“二老板娘”这个带有侮辱性的语言来调侃她,知道她不会真生气。


“你个吊毛,再胡乱叫我吊死你!”抽着女性香烟的她嗔怒地骂道。


一个面容娇好的年轻女子,口头禅经常是吊毛长吊毛短的,刚听到这个词感觉非常别扭和粗俗,可在深圳这个地方,很多人却把这个不雅的词语经常挂在嘴上,听着听着也都习惯了。


“你过来吊啊,看谁吊死谁,哈哈哈……”老郭嘴巴上占着便宜,看着老板娘曼妙的身材,禁不住亢奋起来。


站在店里的老郭媳妇白了他一眼:“看你那德行,神经病一样!整天没个正经。”


老郭汕汕地道:“咋了,说着玩有啥关系?”


午饭后,打麻将的人陆续到来。在这里打牌的一般两类人,一类是小区里没上班的家属,女性居多;另外就是象刘总,张光这样做生意的人。有个中年妇女是手机工厂田老板的媳妇,是每场必到。女人爱显摆,特别是在这样的场合,一身名牌,项链戒指样样不落,跟刘总的行头有得以拼。


田老板媳妇一张嘴就爱说自己老公多忙多忙,几天不回来一趟;明白人一听话音都知道她是在吹捧自己老公多能干,自己家的手机厂业务多繁忙。大家也都随声附和和赞叹。确实,在那个年代,山寨手机是华强北一道傲人的风景,也是让深圳闻名全球的标志。深圳的山寨手机在那几年占据了全球不少的份额,供不应求是实际情况,田老板的厂里据说都开了四条手机生产线了!

张光的车经五和大道没用几分钟就顺畅地来到梅林关。


梅林关犹如一个口袋,把关外几条宽敞的马路:五和大道、梅关高速、民治大道等几条车流汹涌的主路,会聚到关口后,扎口般收到一起,车速明显缓慢下来。私家车、公交、货车,在这个上班高峰期扎堆地进出关。虽然现在关口似乎成了摆设,但威武的边防战士看你不顺眼,还是要你下车去验证大厅查验你的证件。在这里,作为一个有身份证的人,远远不如一个有某著名工厂厂牌的人受待见,当然如果你的身份证不幸是外地,你不得不拿出暂住在深圳的证明;验证的时候,你还必须低眉顺眼地以示“友好”和“老实”。否则,可能 被“请”到他们的办公室里“享受”下空调。


当然开着私家车的张光早已不用享受如此待遇。轿车就是身份象征,比这证那证的都好使,有时候边防战士还站得笔直给敬礼。


进了关,一路狂奔;经北环大道、彩田路,一转眼华强北就在眼前。但张光不会把车直接开进去的,因为里面的车位不仅贵,而且还难找。有时候要在车库里排队转悠半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更耗费时间。所以张光一般都把车停在周边的村子里,顺便吃下早餐,慢慢晃过去也没关系。


深圳是个年轻的城市,而年轻的城市年轻人比例很高,张光曾经在本地某报纸上看到一个调查说2007年深圳人的平均年龄是27岁左右。而华强北更是年轻人的天下!当张光到达华强北路时,那里每日上演的汹涌人潮如期而至:南来北往的公交大巴,一车车挤得如沙丁鱼罐头一般,到了此站,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此下车,满车一下成了空车,然后成千上万的人蔓延在街道两边。张光有时候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一个车厢竟然能装那么多人!也许年轻人体力好,在列车员竭力呼喊:“往里站,里面有空”的催促下,一个个躯体神奇地收缩、挤压。让张光突然想到那句俗语的变形:“空间就象女人的乳沟,挤挤总会有的”。


张光到达卖场的时候,九点刚过,商场大门已经打开。此时卖场里一片忙碌,但顾客寥寥无几,都是各个柜台的工作人员在为一天的生意做着准备。自己柜台的两个帮手一个正熟练地整理着柜台,摆放各种机型;另一个正对着订单把今天需要发货的的手机打包。由于昨天那个大客户一再要求今天的货一定要完整及时发货;所以今天张光放弃懒觉,决定亲自监督,保证没有纰漏。点数目、对型号、检查电池、包装、打包。张光跟着叔叔的时候此类工作天天做,做了几年,可谓轻车熟路经验老道。现在虽然不需要他亲自动手了,但作为指挥者,对打工小弟的工作指手画脚,非常得心应手。

  • 标签:山寨手机华强北深圳麻将MP3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道长34860积分2013/09/12 21:55:12

    我发现你很善于学习.虚心求教.不断进步.就这一点比许多作家都好.自以为是.一点意见听不进的人如何进步.你准行!赞!

      回复
  • 分享到:梦蝶19260积分2013/08/23 10:53:11

    侯哥加油,有批评才有进步~~~

    分享到:天地沙鸥2013/08/23 15:12:09

    谢谢. 新手新作,难免很多错漏. 感谢所有认真看我文章并给出我意见的人. 只要不是人格攻击,一切给予批评的人都是良师益友,我都虚心接受.

      回复
  • 分享到:勿语40880积分2013/08/20 16:25:51

    在大都市,艰苦的打拼和生活的辛酸在一天天上演,但是只有当事人心里才知道那种滋味。虽事业成功,但是生活总有那么一些不如意。

    分享到:安道民2013/08/20 22:20:34

    改得更好了,沙鸥很用心。

    分享到:天地沙鸥2013/08/21 09:12:31

    谢谢谬赞.实在惭愧.

      回复
  • 分享到:Reader820积分2013/08/20 23:48:24

    满目不应错的小学生都懂的错别字,抹杀了我看下去的兴趣,遗憾,唉……

    分享到:Reader2013/08/20 23:53:38

    抱歉了,说得难听了,但属于真诚建议:能不能先认识到并改正如此大量的错别字,再写小说?

    分享到:天地沙鸥2013/08/21 09:11:11

    不好意思,我发得仓促了.马上修改.谢谢您.

    分享到:Reader2013/08/21 09:34:20

    都是为了看到好文,不要介意啊。另外,我看到了你这句“车窗外,阴风呼啸”。伙计,你是在写阴曹地府生活吗?不能说成“阴风”吧?

    分享到:天地沙鸥2013/08/21 09:43:47

    自己的错误很难自己发现. 我修改了一些地方.肯定还有很多没找到的.欢迎指正.再次感谢. 每个回复都是对我的鞭策,真诚欢迎.

    分享到:天地沙鸥2013/08/21 12:23:14

    这个真没想那么多.只觉得是阴雨天的风就写了"阴风".

    分享到:天地沙鸥2013/08/21 12:30:27

    百度了下:阴风(1)从阴暗处来的一股不正或邪恶的风(2)寒冷的风、阴冷之风.颜延之《北使洛》诗“阴风振凉野,飞雪瞀穷天。”范仲淹《岳阳楼记》“阴风怒号,浊浪排空"。似乎并无不妥,商榷。谢谢

    分享到:Reader2013/08/21 19:21:50

    若总靠百度,词语量就欠缺了点。阴风有岐义,但不知怎的,一看就认为是地府的风了。只是,为何不用常用的“寒风”、“冷风”、“北风”或“朔风”?

    分享到:Reader2013/08/21 19:24:21

    老兄,我一开始就说的大量的错别字,估计你尚未认识到。

    分享到:天地沙鸥2013/08/22 09:11:43

    每天都找一遍.来清查错误.谢谢. 只是自己找自己的错误,有些困难.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1
  • 4800
  • 12
  • 38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