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房子的变迁
  • 点击:654评论:02017/02/04 19:21

 

一家人挤在一间窄小昏暗的木板房

在我来到人世间,开始有意识用眼睛观察周围的世界,我看到我家的样子是:我家在一个全是低矮木板屋围成的四合院里,院门口立着一个没有了门板,且有点歪斜的大门。大门整日像一张老虎的嘴张开着。大门前的路铺了一排石块,但不是那种古色古香的青石板,石块有圆的,有方的,很不规律。我家的房子正朝着院大门,也是一栋低矮的木板房。但房子并非住着我们一家人,而是住着二伯父与我家两家人。二伯母生了五个女儿,一个儿子。我母亲生了两个女儿与我。虽然大伯父一家人在我出生前就搬到了别处,但在一栋仅四间正房,一间厢房的房子里,这么多人住在一起是多么的拥挤。可能是二伯父子女多,我父亲是弟弟的缘故,我们一家人挤在北面的厢房里。四间正房让二伯父一家人住着。厢房的四面墙壁是黑黑的木板,墙壁的东西两面各有一扇用纸糊的回字格窗户。屋子靠里的那头放着一张老掉牙的木床,外头就是我母亲生火做饭的地方。由于父母农用的锄头、镀刀、斗笠、蓑衣也放在屋里,所以屋里没剩什么空闲的地方。人站在屋外,个儿高的人举起手来就可以摸到我家的屋檐。矮小的木板房既使在白天,屋内也显得有点昏暗。家里除了那张看上去年代有点久远的木床,没有一件光鲜的,吸引人眼球的值钱的东西。我们一家人晚上就挤在这张木床上。幸好那时我与姐姐还小。可以想象得出,我那时的家是多么的贫寒。但这也不能怨我的父母。我爷爷奶奶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家产,就这么一栋遮风避雨,供人居住的木板房。我奶奶去世前,她自己就住在堂屋里头的一间小屋子里。至于我爷爷,在我出生时,就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他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听村里人说,我爷爷会武术,三四个后生仔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听村里人一说我爷爷的故事,我就遗憾爷爷去世得太早了。

父亲虽然当过兵,但回来时一无所有。为了待在奶奶身边孝顺奶奶,他自己放弃了去乡里做干部,去做老师的机会。听我母亲说,她当初嫁给我父亲时,父亲没有给她买任何的东西做彩礼,就给了与她相依为命的哥哥几升黄豆。我母亲自小死了父母,家里也很穷,没上过学,与舅舅相依为命,常常饥不饱食,冻不保暖。她十几岁的时候去给人家做过媳妇。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又回去了。她与这个男人的故事从来不对我们说。我们做儿女的自然不好过问。那个男人与我们是一个村子的,离我们家不是很远。男人有点瘦,背有点驼,外号叫“雄鸡子”。他的儿子与我还是同学。男人的母亲我一直叫她外婆,后来,她还常来我家走走,与我母亲关系并不生疏。

母亲与父亲走到一起不是自由恋爱,而是经人介绍才走到一起。两人走到一起时,除了这间小小的木屋,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很多生活的用具如锅呀、盆呀、勺呀都是这个亲戚给一件,那个亲戚给一件才慢慢象一个家的。虽然儿时的记忆有些模糊,但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带着两个姐姐睡一头,父亲带着我睡一头的那些夜晚。

三间土砖房      

我四岁左右的时候,因为那张木床实在难以挤下我们一家五口人了,而且,稍稍懂事的姐姐再也不愿意与大人挤在一张床上,她俩常常去邻居家与她要好的伙伴睡,加之不知什么原因,我母亲与二伯母发生了矛盾,有一次两人还骂起来了,从此,两人相见如见陌生人,谁也不理谁,见了恨不得饶道走。但母亲与二伯母的关系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小孩之间的往来,也没有影响到二伯父与我父亲的兄弟情份。除了母亲与二伯母不相往来,两家一切如故。二伯母亲切地叫我父亲,二伯父对我母亲也没什么成见。所以,小木屋实在太拥挤是我父母决定搬离的主要原因。

新房的地基选在村里一个叫“阿包冲”的半山腰。那时,父母不认为房子靠马路建的好,反倒认为房子建在半山腰上,离山上的土地近,养鸡鸭,放牛羊也方便,又独家独户的,偏僻安静,少了邻里之间的是是非非。父母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新房终于建成了。但新房一点儿也不让人感到骄傲与自豪。它是三间用土砖砌成的房子。房间里也没有装修,还是原来的土砖墙壁。人往上一靠,衣服上面全是灰。窗户也还是一格一格的木窗户,上面蒙着透明的塑料薄膜。堂屋里也没什么天花板,抬头可见屋梁与黑色的瓦。一到冬天,便有雪粒儿从瓦缝里掉下来。但自此,我们一家人告别了卧房与厨房不分,一家人挤在一张床睡觉的日子。两个姐姐睡到了堂屋后面的那间小房,拥有了她们自己的睡房,我则还是跟着父母睡。房子虽然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但我知道父母为这三间土砖房子吃了不知多少苦,流了不知多少汗水。房子建在半山腰,地基是父母用锄头挖开的,挖出来的土石方是父母用最原始的工具箢箕一担一担担走的,建房的一砖一瓦都是父母用肩从山脚下挑上去的。而且,许多时候,都是父母在地里干完农活后,趁着月色往山上挑砖挑瓦。记得有一天深夜,天气突然变化,外面闪电交加,眼看大雨就要来临。父母想起地里刚做好的土砖没有盖东西,土砖不象红砖那么坚硬,大雨一淋,土砖就会成一团散了架的泥巴。父母便急匆匆起床拿稻草去盖砖,回来时两人被雨水淋得像落汤鸡。我与姐姐年小,一点也帮不上父母的忙。只能看着父母忙碌。

刚搬到新家,我的父母脸上挂满了喜悦。但我却不是特别的喜欢,因为我离开了四合院里玩得好的伙伴。我没那么好玩了。

五间土砖房      

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村里有人盖起了两层的红砖房。虽然那时的红砖房不像现在外墙贴了磁砖,但两层的红砖房在村里看上去显得高大雄伟。我家一层的土砖房与红砖房相比,就显得特别的矮小,特别的寒酸了。幸好我家的房子全被周围的树木掩盖着,每当有同学问我家在哪里,我就指着半山腰的那片树林说,我家就在那。要是矮小的土砖房让人一目了然,我想那时的我也许不会那么痛快地告诉同学我家在哪里。小时候的我们虽然对贫富没什么认识,但谁没有一颗有点虚荣的心呢?说真的,看到别人家盖了红砖楼房,我也好希望父母在村里为我们盖上两层的红砖房子。特别是我的伙伴月军带我去他家楼上玩时,我心中对红砖楼房的盼望就更加强烈了。如果家有二层的红砖楼房,我就可以告别潮湿阴暗的一楼,可以住到干燥亮爽的二楼了。而且,还可以在阳台上看天上的月亮与星星。但是,我知道父母手里没钱,他俩不会一下子为我们建让我盼望的红砖楼房。要知道,家里有时买肥料的钱都没有,每年还有青黄不接的时候。因此,我就把这个盼望深深的藏在了心里。况且,父母很爱我们,我怎好意思要每天风吹日晒,劳碌不停的父母给我们盖漂亮的红砖房呢?

一个冬天过后,不知什么原因,房子南面的一面墙突然出现了倾斜,像要倒塌的样子。这让父母不得不对这三间土砖房加以改建。这次父母不仅重建了那面倾斜的墙,而且,在另一侧又加建了两间土砖房,将房子前面的木柱子换成了红砖柱子,原来的木窗户换成了透明的玻璃窗户,原来坑坑洼洼的台阶倒了水泥。房子看上去比以前体面了许多,也显得不象以前那样矮小了。新建的两个房间父母拿来做了睡房。虽然家里还是没有添什么值钱的家具,还是很简陋,但是,家里逢年过节有客人留宿,父母再也不用叫姐姐去别人家里借宿了。


家里建起了儿时盼望的红砖房      

时间到2002年,那栋五间的土砖房不知不觉陪伴我们十多年了。也许是时间久了,有的土砖在雨水的浸湿下不是变形,就是出现了裂缝。寒冷的冬日,刺骨的寒风随时可以从砖缝中钻进来。在咱们村里,象我家那样的房子此时已屈指可数了。看着家家盖上了外墙贴着磁砖的阔气的现代楼房,不再年青的父母心中又燃烧起了再次建房的愿望。当然,二老也是为我考虑。因为我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我家房子不建,我娶老婆就很困难。现在女孩子找对像变得现实多了,一要看你人,二要看你家有没有房子。父母不忍心因为房子的问题影响到我的终身大事。但是,在为新房建在何处,我、姐姐与父亲意见发生了严重分歧。父亲坚持将旧房子拆了,新房建在旧房子的地基上。我与姐姐,还有姐夫则坚决要求将房子搬离半山腰,建到山脚下的马路边去。而且那儿恰好有我们的一块地。我与姐姐、姐夫已经深刻地认识到建在马路边的便利,这些年因为房子在半山腰,没有马路到家时,收割的水稻,买过冬用的煤都要肩往山上挑,不知比别人多吃多少苦。将房子建到马路边,货车可以开到家门口,就再也不用挑了。但父亲听不进我们的意见,他说马路边的地是耕地,不能建房,他是共产党员,不能带头违返国家的土地政策。但我与姐姐、姐夫也坚决不同意将房子建在半山腰,我们再也不能过着用肩挑的日子。于是,建房子的事就这么搁置下来了。时间到2007年,村里有几户村民将房子建在了马路边的耕地里。上面也没有人来过问。于是,父亲在我两个姐夫与亲戚的劝说下,终于同意将房子建到马路边。在获得父亲同意后,姐夫立即打电话给我,叫我快回家商量建房事宜。我回家将新房的建造样式告知姐夫后就返回深圳上班了。

虽然以前村民建房时没有引来上面人来过问,但等到我们家建房时,镇国土所的人就来过问了。他们叫我家停止建房,否则后果自负。当时,我对他们的做法不以为然,认为他们的做法不公平,他们不应该我家建房就来查。一生拥护马列主义,毛主席思想,一生对上面的政策从不说不的父亲为此睡不着觉,一度有了放弃建房的想法。他不想与政府作对。但为我操心建房的二姐夫却很坚决,等上面的人一走,就安排匠人抓紧建房。新房终于在2008年初建成。为了让父母心安,我主动叫二姐夫去国土所交了一万二的罚款。虽然至今有村民没交一分钱罚款,房子也没拆掉。盖这栋房子,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姐姐姐夫,大姐大姐夫在资金上无私的支助我,二姐二姐夫则在家帮我负责材料的采购,人手的安排,质量的监督,让我在外安心工作,不用担心房子的事。当然,更让我感激难忘的还是我年迈的父母。自打盖房起,他们每晚都要忙到很晚才睡,父亲每晚就睡在四面透风的工棚里,母亲则要为第二日工人的饭菜做准备。记得盖好新房我回家,父亲指着新房对我说:“春儿啊,如果这辈子你们没打算在外面买房,你们这辈子就不用为房操心了。”我知道父亲心中说这话的意思,意思是我这一生不用为建房子受苦受累了,他们一辈子为房子可是不知吃了多少的苦啊!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父母房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010积分
  • 2星
  • 1钻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34900
  • 8
  • 1010
  • 看黄老师这一篇《睦邻文学奖让我吃上瓜》,就像小時侯,邻居家的小男孩拿着一颗棒棒糖在你面前炫耀,要咽口水一样。老师话着家常,分享着自己的经验与快乐,在字里行间中,我们也能感受到他的喜悦与满足,看着看着就不由得被他感染了。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更是看到了他如何耕耘的,发表作品多,点评多,打赏多。他并非闲人,也是挤出来的时间。再就是他的打赏如同伯乐相中千里马,这就让我们要学习与佩服了。

    心灵拾贝睦邻文学奖让我吃上瓜

    2017/9/21 9:52:32
  • 故事一波三折,以李丹美好生活切入,再倒叙她家庭贫困与压力。父亲在努力,却被命运捉弄致死。母亲虽貌美却内心自私,绝情地逃避家庭重担,弟弟得了白血病,令家境雪上加霜,作者毫不留情的将李丹陷入绝境。于是为了金钱,尝到甜头的李丹将尊严与身心都交给了赵向前。简单清纯的女子哪是狡诈人的对手,幸福背后是暗波汹涌,失子之痛,让她幡然醒悟。在绝境之处得到好心人帮助,才算舒了口气。以深圳新气象结尾,提升了本文的高度。

    心灵拾贝我们的深圳(B版)

    2017/9/21 9:31:32
  • 刘老师的语言,很筋道,一看就是个生活中有历炼的人!最近,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写出更有质感的语言,从而让作品上升到另一个高度?有人说,是要多写,多看,所以最近一直都有认真地阅读文友们发的微咖作品。希望通过多读来提升自己。《追》——前面有铺垫,一场雨水为故事的冲突设下埋伏,当微咖中的李枫被白色轿车的疾驰而溅湿,他本能的往前追,颇为戏剧的是,在他追到对方时,他却选择了停下,这对比式的换位思考,很好!

    吴春丽

    2017/9/21 8:58:33
  • 作品出现了零评论的纪录,我为清零而来!作者在光明新区生活了好些年吧,取“下村公园”一景,透过当中的情景,书写诗歌,亦写深圳这座城市。个人比较喜欢“再访下村”——妈妈们从工厂拿塑料花加工 她们玩命地点胶插叶,那些花 与装饰深圳城市无关,它与 奶水有关,孩子有关,远方有关。 住过的房子,没有一个房子能装下我们的一生 天朦朦亮,我再次拔开薄雾 只见妻子提着青青的蔬菜,踏着“嗒嗒”的脚步 从下村市场归来。

    吴春丽​下村公园观棋(外二首)

    2017/9/21 8:35:00
  • 该篇游记以诗歌的形式书写三十多年来深圳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自信的口吻展现三十多年来深圳无与伦比的繁华。通俗易懂的文字让我们再一次领略到深圳传奇式的发展,优美动人的篇章让我们知晓并读懂莲花山、大梅沙和世界之窗等系列“深圳元素”。期待邻家能多出此类地域色彩颇为浓厚的作品。

    黄元罗令人神往的深圳

    2017/9/20 8:24:31
  • 在众多的文学体裁中,本人也偏爱小说,就像徐建英老师在本期邻家文弹中所讲的那样,小说创作不能等同于真实再现,它有一定的文学性和虚构味,这就需要作者在“生活”这片沙海中耐下性子来“淘金”,或许,你淘到的“金”跟别人雷同,但亦可以将之打造成与众不同的工艺品,这就是我们经常赞叹的“老题材,出新意”。

    黄元罗写作:沙里淘金——邻家文弹012

    2017/9/18 7:39:51
  • 入驻邻家半载有余,发觉除了鄙人之外,不离不弃者还有俩人:本文的主人公吴春丽大姐和本文的作者刘学铭老先生。无论何时,发文、点评均风雨无阻。邻家是个网络平台,我想,主办方不仅希望看到大赛期间的热火朝天,更愿意见到一年四季的长盛不衰。要知道,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很多情况下,不成熟的“常青树”要比“昙花”式的高手更能激活那波澜不惊的水。

    黄元罗她:一篇绝妙的微咖

    2017/9/15 7:33:06
  • 题目,有着诗意的美感。一对爷爷和孙女的温馨故事。收废品的爷爷,在想着还账以及修路。而修好路是儿媳回来的前提。爷爷要为孙女做饭吃,不料因胃病晕倒了,五岁的孙女费劲心思照顾了爷爷。爷爷在黑夜里看见了星星。更看见了如星光一般璀璨的孝顺孙女。小孙女却炒了一碗自己炒的饭端给了爷爷。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彼此关爱扶持的老幼,是生活最美的画卷。最后的饭扣在地上,土地公公吃了。这碗里盛满了忧伤,也盛满了深情。

    电击一碗忧伤

    2017/9/13 10:18:24
  • 好久没读到祥军大哥的作品了,这次不知为何没赶上提名。这是一组深圳主义的作品,目之所及,能看到一系列熟悉的名字:沙井、伶仃洋、中英街、坝光村、南澳,这些都是深圳的印记。其实用诗歌表达是有难度的,看似熟悉,却依旧陌生。这种陌生感,是因为我们心灵没有深入事物本身,而让事物没有深入骨髓深处,导致了割裂感。不过这组诗规避了这点,通过看似简单的语句,把这些地名罗列出来,并给予新的含义。

    江飞泉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11 18:42:30
  • 这一棒槌,何止槌进了棉被,更槌进了一个寡妇压抑的内心!双槌的推进,自然的带出了结尾的升华。刘老师这篇提炼得不错。由普通的物,过渡到人的情。物与情的交织,加之故事的铺垫,让文本升华更有张力!在微咖的写作上,刘老师用心了。这次,他的目光聚焦在了接地气的“生活篇”。由被子展开,而渐入心灵,写一家子——小两口的恩爱和寡母的孤独。寡妇养大儿子不容易,儿子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更不容易。故事的基调,有沉重感。

    吴春丽浆槌被

    2017/9/11 17:13:42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电击六号车厢

    2017/9/11 11:44:41
  •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heixuer还泪

    2017/9/8 11:17:05
  • 《长翅膀的水》这个标题充满想象力!点开来看,原来是父子对话,也可叫:亲子记。其实孩子是非常可爱的,他的嘴里,能来个《十万个为什么》,做爸爸的,在跟孩子的对话当中,也让自己的思维得以拓展,这就有意思了,是儿子在跟父亲交流,事实上,也相当于儿子让父亲的视野得到了拓展的想象力!比如:“下水道,弯弯曲曲的,那水从上面掉下来,怎么会又飞上去了呢?它又没有翅膀。”或许,正是这一句,让标题由此得以有了雏形。

    吴春丽长翅膀的水

    2017/9/8 10:10:32
  • 人逢七十古来稀,如果七十二,七十身患绝症,也许你会少一点唏嘘,然一个个他她越来越年轻的时候,甚至他的孩子还在三岁的幼年期的时候,我们心中便会隐隐的痛了起来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要有悲悯的情怀,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想想,这种普遍又趋于这么年轻化的绝症,到底是由何而来,该如何去治呢。作者用这种白描的手法,揭示了一个社会现象,他同时也是扣问社会,扣问读者。三月萢是野生的,作者不动声色的呼吁着回归自然崇尚自然

    心灵拾贝最后的日子

    2017/9/7 19:33:04
  • 隐阳城,似乎是一个可以无限发掘的领域,因为城市作为一个系统,自然有自己的方方面面,可以发掘的人和物太多,国王,医生,僧侣,流浪者,贵族均已经涉及。此文从一个貌丑技高的剃头匠入手,表现了剃头匠爱国情怀,外形丑陋更加衬托出灵魂高尚。

    天行健剃头匠---隐阳城系列之六

    2017/9/7 12:21: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