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房子的变迁
  • 点击:922评论:02017/02/04 19:21

 

一家人挤在一间窄小昏暗的木板房

在我来到人世间,开始有意识用眼睛观察周围的世界,我看到我家的样子是:我家在一个全是低矮木板屋围成的四合院里,院门口立着一个没有了门板,且有点歪斜的大门。大门整日像一张老虎的嘴张开着。大门前的路铺了一排石块,但不是那种古色古香的青石板,石块有圆的,有方的,很不规律。我家的房子正朝着院大门,也是一栋低矮的木板房。但房子并非住着我们一家人,而是住着二伯父与我家两家人。二伯母生了五个女儿,一个儿子。我母亲生了两个女儿与我。虽然大伯父一家人在我出生前就搬到了别处,但在一栋仅四间正房,一间厢房的房子里,这么多人住在一起是多么的拥挤。可能是二伯父子女多,我父亲是弟弟的缘故,我们一家人挤在北面的厢房里。四间正房让二伯父一家人住着。厢房的四面墙壁是黑黑的木板,墙壁的东西两面各有一扇用纸糊的回字格窗户。屋子靠里的那头放着一张老掉牙的木床,外头就是我母亲生火做饭的地方。由于父母农用的锄头、镀刀、斗笠、蓑衣也放在屋里,所以屋里没剩什么空闲的地方。人站在屋外,个儿高的人举起手来就可以摸到我家的屋檐。矮小的木板房既使在白天,屋内也显得有点昏暗。家里除了那张看上去年代有点久远的木床,没有一件光鲜的,吸引人眼球的值钱的东西。我们一家人晚上就挤在这张木床上。幸好那时我与姐姐还小。可以想象得出,我那时的家是多么的贫寒。但这也不能怨我的父母。我爷爷奶奶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家产,就这么一栋遮风避雨,供人居住的木板房。我奶奶去世前,她自己就住在堂屋里头的一间小屋子里。至于我爷爷,在我出生时,就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他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听村里人说,我爷爷会武术,三四个后生仔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听村里人一说我爷爷的故事,我就遗憾爷爷去世得太早了。

父亲虽然当过兵,但回来时一无所有。为了待在奶奶身边孝顺奶奶,他自己放弃了去乡里做干部,去做老师的机会。听我母亲说,她当初嫁给我父亲时,父亲没有给她买任何的东西做彩礼,就给了与她相依为命的哥哥几升黄豆。我母亲自小死了父母,家里也很穷,没上过学,与舅舅相依为命,常常饥不饱食,冻不保暖。她十几岁的时候去给人家做过媳妇。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又回去了。她与这个男人的故事从来不对我们说。我们做儿女的自然不好过问。那个男人与我们是一个村子的,离我们家不是很远。男人有点瘦,背有点驼,外号叫“雄鸡子”。他的儿子与我还是同学。男人的母亲我一直叫她外婆,后来,她还常来我家走走,与我母亲关系并不生疏。

母亲与父亲走到一起不是自由恋爱,而是经人介绍才走到一起。两人走到一起时,除了这间小小的木屋,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很多生活的用具如锅呀、盆呀、勺呀都是这个亲戚给一件,那个亲戚给一件才慢慢象一个家的。虽然儿时的记忆有些模糊,但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带着两个姐姐睡一头,父亲带着我睡一头的那些夜晚。

三间土砖房      

我四岁左右的时候,因为那张木床实在难以挤下我们一家五口人了,而且,稍稍懂事的姐姐再也不愿意与大人挤在一张床上,她俩常常去邻居家与她要好的伙伴睡,加之不知什么原因,我母亲与二伯母发生了矛盾,有一次两人还骂起来了,从此,两人相见如见陌生人,谁也不理谁,见了恨不得饶道走。但母亲与二伯母的关系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小孩之间的往来,也没有影响到二伯父与我父亲的兄弟情份。除了母亲与二伯母不相往来,两家一切如故。二伯母亲切地叫我父亲,二伯父对我母亲也没什么成见。所以,小木屋实在太拥挤是我父母决定搬离的主要原因。

新房的地基选在村里一个叫“阿包冲”的半山腰。那时,父母不认为房子靠马路建的好,反倒认为房子建在半山腰上,离山上的土地近,养鸡鸭,放牛羊也方便,又独家独户的,偏僻安静,少了邻里之间的是是非非。父母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新房终于建成了。但新房一点儿也不让人感到骄傲与自豪。它是三间用土砖砌成的房子。房间里也没有装修,还是原来的土砖墙壁。人往上一靠,衣服上面全是灰。窗户也还是一格一格的木窗户,上面蒙着透明的塑料薄膜。堂屋里也没什么天花板,抬头可见屋梁与黑色的瓦。一到冬天,便有雪粒儿从瓦缝里掉下来。但自此,我们一家人告别了卧房与厨房不分,一家人挤在一张床睡觉的日子。两个姐姐睡到了堂屋后面的那间小房,拥有了她们自己的睡房,我则还是跟着父母睡。房子虽然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但我知道父母为这三间土砖房子吃了不知多少苦,流了不知多少汗水。房子建在半山腰,地基是父母用锄头挖开的,挖出来的土石方是父母用最原始的工具箢箕一担一担担走的,建房的一砖一瓦都是父母用肩从山脚下挑上去的。而且,许多时候,都是父母在地里干完农活后,趁着月色往山上挑砖挑瓦。记得有一天深夜,天气突然变化,外面闪电交加,眼看大雨就要来临。父母想起地里刚做好的土砖没有盖东西,土砖不象红砖那么坚硬,大雨一淋,土砖就会成一团散了架的泥巴。父母便急匆匆起床拿稻草去盖砖,回来时两人被雨水淋得像落汤鸡。我与姐姐年小,一点也帮不上父母的忙。只能看着父母忙碌。

刚搬到新家,我的父母脸上挂满了喜悦。但我却不是特别的喜欢,因为我离开了四合院里玩得好的伙伴。我没那么好玩了。

五间土砖房      

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村里有人盖起了两层的红砖房。虽然那时的红砖房不像现在外墙贴了磁砖,但两层的红砖房在村里看上去显得高大雄伟。我家一层的土砖房与红砖房相比,就显得特别的矮小,特别的寒酸了。幸好我家的房子全被周围的树木掩盖着,每当有同学问我家在哪里,我就指着半山腰的那片树林说,我家就在那。要是矮小的土砖房让人一目了然,我想那时的我也许不会那么痛快地告诉同学我家在哪里。小时候的我们虽然对贫富没什么认识,但谁没有一颗有点虚荣的心呢?说真的,看到别人家盖了红砖楼房,我也好希望父母在村里为我们盖上两层的红砖房子。特别是我的伙伴月军带我去他家楼上玩时,我心中对红砖楼房的盼望就更加强烈了。如果家有二层的红砖楼房,我就可以告别潮湿阴暗的一楼,可以住到干燥亮爽的二楼了。而且,还可以在阳台上看天上的月亮与星星。但是,我知道父母手里没钱,他俩不会一下子为我们建让我盼望的红砖楼房。要知道,家里有时买肥料的钱都没有,每年还有青黄不接的时候。因此,我就把这个盼望深深的藏在了心里。况且,父母很爱我们,我怎好意思要每天风吹日晒,劳碌不停的父母给我们盖漂亮的红砖房呢?

一个冬天过后,不知什么原因,房子南面的一面墙突然出现了倾斜,像要倒塌的样子。这让父母不得不对这三间土砖房加以改建。这次父母不仅重建了那面倾斜的墙,而且,在另一侧又加建了两间土砖房,将房子前面的木柱子换成了红砖柱子,原来的木窗户换成了透明的玻璃窗户,原来坑坑洼洼的台阶倒了水泥。房子看上去比以前体面了许多,也显得不象以前那样矮小了。新建的两个房间父母拿来做了睡房。虽然家里还是没有添什么值钱的家具,还是很简陋,但是,家里逢年过节有客人留宿,父母再也不用叫姐姐去别人家里借宿了。


家里建起了儿时盼望的红砖房      

时间到2002年,那栋五间的土砖房不知不觉陪伴我们十多年了。也许是时间久了,有的土砖在雨水的浸湿下不是变形,就是出现了裂缝。寒冷的冬日,刺骨的寒风随时可以从砖缝中钻进来。在咱们村里,象我家那样的房子此时已屈指可数了。看着家家盖上了外墙贴着磁砖的阔气的现代楼房,不再年青的父母心中又燃烧起了再次建房的愿望。当然,二老也是为我考虑。因为我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我家房子不建,我娶老婆就很困难。现在女孩子找对像变得现实多了,一要看你人,二要看你家有没有房子。父母不忍心因为房子的问题影响到我的终身大事。但是,在为新房建在何处,我、姐姐与父亲意见发生了严重分歧。父亲坚持将旧房子拆了,新房建在旧房子的地基上。我与姐姐,还有姐夫则坚决要求将房子搬离半山腰,建到山脚下的马路边去。而且那儿恰好有我们的一块地。我与姐姐、姐夫已经深刻地认识到建在马路边的便利,这些年因为房子在半山腰,没有马路到家时,收割的水稻,买过冬用的煤都要肩往山上挑,不知比别人多吃多少苦。将房子建到马路边,货车可以开到家门口,就再也不用挑了。但父亲听不进我们的意见,他说马路边的地是耕地,不能建房,他是共产党员,不能带头违返国家的土地政策。但我与姐姐、姐夫也坚决不同意将房子建在半山腰,我们再也不能过着用肩挑的日子。于是,建房子的事就这么搁置下来了。时间到2007年,村里有几户村民将房子建在了马路边的耕地里。上面也没有人来过问。于是,父亲在我两个姐夫与亲戚的劝说下,终于同意将房子建到马路边。在获得父亲同意后,姐夫立即打电话给我,叫我快回家商量建房事宜。我回家将新房的建造样式告知姐夫后就返回深圳上班了。

虽然以前村民建房时没有引来上面人来过问,但等到我们家建房时,镇国土所的人就来过问了。他们叫我家停止建房,否则后果自负。当时,我对他们的做法不以为然,认为他们的做法不公平,他们不应该我家建房就来查。一生拥护马列主义,毛主席思想,一生对上面的政策从不说不的父亲为此睡不着觉,一度有了放弃建房的想法。他不想与政府作对。但为我操心建房的二姐夫却很坚决,等上面的人一走,就安排匠人抓紧建房。新房终于在2008年初建成。为了让父母心安,我主动叫二姐夫去国土所交了一万二的罚款。虽然至今有村民没交一分钱罚款,房子也没拆掉。盖这栋房子,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姐姐姐夫,大姐大姐夫在资金上无私的支助我,二姐二姐夫则在家帮我负责材料的采购,人手的安排,质量的监督,让我在外安心工作,不用担心房子的事。当然,更让我感激难忘的还是我年迈的父母。自打盖房起,他们每晚都要忙到很晚才睡,父亲每晚就睡在四面透风的工棚里,母亲则要为第二日工人的饭菜做准备。记得盖好新房我回家,父亲指着新房对我说:“春儿啊,如果这辈子你们没打算在外面买房,你们这辈子就不用为房操心了。”我知道父亲心中说这话的意思,意思是我这一生不用为建房子受苦受累了,他们一辈子为房子可是不知吃了多少的苦啊!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父母房子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440积分
  • 2星
  • 2钻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61900
  • 13
  • 1440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