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房子的变迁
  • [0] [0]

 

一家人挤在一间窄小昏暗的木板房

在我来到人世间,开始有意识用眼睛观察周围的世界,我看到我家的样子是:我家在一个全是低矮木板屋围成的四合院里,院门口立着一个没有了门板,且有点歪斜的大门。大门整日像一张老虎的嘴张开着。大门前的路铺了一排石块,但不是那种古色古香的青石板,石块有圆的,有方的,很不规律。我家的房子正朝着院大门,也是一栋低矮的木板房。但房子并非住着我们一家人,而是住着二伯父与我家两家人。二伯母生了五个女儿,一个儿子。我母亲生了两个女儿与我。虽然大伯父一家人在我出生前就搬到了别处,但在一栋仅四间正房,一间厢房的房子里,这么多人住在一起是多么的拥挤。可能是二伯父子女多,我父亲是弟弟的缘故,我们一家人挤在北面的厢房里。四间正房让二伯父一家人住着。厢房的四面墙壁是黑黑的木板,墙壁的东西两面各有一扇用纸糊的回字格窗户。屋子靠里的那头放着一张老掉牙的木床,外头就是我母亲生火做饭的地方。由于父母农用的锄头、镀刀、斗笠、蓑衣也放在屋里,所以屋里没剩什么空闲的地方。人站在屋外,个儿高的人举起手来就可以摸到我家的屋檐。矮小的木板房既使在白天,屋内也显得有点昏暗。家里除了那张看上去年代有点久远的木床,没有一件光鲜的,吸引人眼球的值钱的东西。我们一家人晚上就挤在这张木床上。幸好那时我与姐姐还小。可以想象得出,我那时的家是多么的贫寒。但这也不能怨我的父母。我爷爷奶奶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家产,就这么一栋遮风避雨,供人居住的木板房。我奶奶去世前,她自己就住在堂屋里头的一间小屋子里。至于我爷爷,在我出生时,就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他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听村里人说,我爷爷会武术,三四个后生仔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听村里人一说我爷爷的故事,我就遗憾爷爷去世得太早了。

父亲虽然当过兵,但回来时一无所有。为了待在奶奶身边孝顺奶奶,他自己放弃了去乡里做干部,去做老师的机会。听我母亲说,她当初嫁给我父亲时,父亲没有给她买任何的东西做彩礼,就给了与她相依为命的哥哥几升黄豆。我母亲自小死了父母,家里也很穷,没上过学,与舅舅相依为命,常常饥不饱食,冻不保暖。她十几岁的时候去给人家做过媳妇。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又回去了。她与这个男人的故事从来不对我们说。我们做儿女的自然不好过问。那个男人与我们是一个村子的,离我们家不是很远。男人有点瘦,背有点驼,外号叫“雄鸡子”。他的儿子与我还是同学。男人的母亲我一直叫她外婆,后来,她还常来我家走走,与我母亲关系并不生疏。

母亲与父亲走到一起不是自由恋爱,而是经人介绍才走到一起。两人走到一起时,除了这间小小的木屋,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很多生活的用具如锅呀、盆呀、勺呀都是这个亲戚给一件,那个亲戚给一件才慢慢象一个家的。虽然儿时的记忆有些模糊,但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带着两个姐姐睡一头,父亲带着我睡一头的那些夜晚。

三间土砖房      

我四岁左右的时候,因为那张木床实在难以挤下我们一家五口人了,而且,稍稍懂事的姐姐再也不愿意与大人挤在一张床上,她俩常常去邻居家与她要好的伙伴睡,加之不知什么原因,我母亲与二伯母发生了矛盾,有一次两人还骂起来了,从此,两人相见如见陌生人,谁也不理谁,见了恨不得饶道走。但母亲与二伯母的关系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小孩之间的往来,也没有影响到二伯父与我父亲的兄弟情份。除了母亲与二伯母不相往来,两家一切如故。二伯母亲切地叫我父亲,二伯父对我母亲也没什么成见。所以,小木屋实在太拥挤是我父母决定搬离的主要原因。

新房的地基选在村里一个叫“阿包冲”的半山腰。那时,父母不认为房子靠马路建的好,反倒认为房子建在半山腰上,离山上的土地近,养鸡鸭,放牛羊也方便,又独家独户的,偏僻安静,少了邻里之间的是是非非。父母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新房终于建成了。但新房一点儿也不让人感到骄傲与自豪。它是三间用土砖砌成的房子。房间里也没有装修,还是原来的土砖墙壁。人往上一靠,衣服上面全是灰。窗户也还是一格一格的木窗户,上面蒙着透明的塑料薄膜。堂屋里也没什么天花板,抬头可见屋梁与黑色的瓦。一到冬天,便有雪粒儿从瓦缝里掉下来。但自此,我们一家人告别了卧房与厨房不分,一家人挤在一张床睡觉的日子。两个姐姐睡到了堂屋后面的那间小房,拥有了她们自己的睡房,我则还是跟着父母睡。房子虽然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但我知道父母为这三间土砖房子吃了不知多少苦,流了不知多少汗水。房子建在半山腰,地基是父母用锄头挖开的,挖出来的土石方是父母用最原始的工具箢箕一担一担担走的,建房的一砖一瓦都是父母用肩从山脚下挑上去的。而且,许多时候,都是父母在地里干完农活后,趁着月色往山上挑砖挑瓦。记得有一天深夜,天气突然变化,外面闪电交加,眼看大雨就要来临。父母想起地里刚做好的土砖没有盖东西,土砖不象红砖那么坚硬,大雨一淋,土砖就会成一团散了架的泥巴。父母便急匆匆起床拿稻草去盖砖,回来时两人被雨水淋得像落汤鸡。我与姐姐年小,一点也帮不上父母的忙。只能看着父母忙碌。

刚搬到新家,我的父母脸上挂满了喜悦。但我却不是特别的喜欢,因为我离开了四合院里玩得好的伙伴。我没那么好玩了。

五间土砖房      

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村里有人盖起了两层的红砖房。虽然那时的红砖房不像现在外墙贴了磁砖,但两层的红砖房在村里看上去显得高大雄伟。我家一层的土砖房与红砖房相比,就显得特别的矮小,特别的寒酸了。幸好我家的房子全被周围的树木掩盖着,每当有同学问我家在哪里,我就指着半山腰的那片树林说,我家就在那。要是矮小的土砖房让人一目了然,我想那时的我也许不会那么痛快地告诉同学我家在哪里。小时候的我们虽然对贫富没什么认识,但谁没有一颗有点虚荣的心呢?说真的,看到别人家盖了红砖楼房,我也好希望父母在村里为我们盖上两层的红砖房子。特别是我的伙伴月军带我去他家楼上玩时,我心中对红砖楼房的盼望就更加强烈了。如果家有二层的红砖楼房,我就可以告别潮湿阴暗的一楼,可以住到干燥亮爽的二楼了。而且,还可以在阳台上看天上的月亮与星星。但是,我知道父母手里没钱,他俩不会一下子为我们建让我盼望的红砖楼房。要知道,家里有时买肥料的钱都没有,每年还有青黄不接的时候。因此,我就把这个盼望深深的藏在了心里。况且,父母很爱我们,我怎好意思要每天风吹日晒,劳碌不停的父母给我们盖漂亮的红砖房呢?

一个冬天过后,不知什么原因,房子南面的一面墙突然出现了倾斜,像要倒塌的样子。这让父母不得不对这三间土砖房加以改建。这次父母不仅重建了那面倾斜的墙,而且,在另一侧又加建了两间土砖房,将房子前面的木柱子换成了红砖柱子,原来的木窗户换成了透明的玻璃窗户,原来坑坑洼洼的台阶倒了水泥。房子看上去比以前体面了许多,也显得不象以前那样矮小了。新建的两个房间父母拿来做了睡房。虽然家里还是没有添什么值钱的家具,还是很简陋,但是,家里逢年过节有客人留宿,父母再也不用叫姐姐去别人家里借宿了。


家里建起了儿时盼望的红砖房      

时间到2002年,那栋五间的土砖房不知不觉陪伴我们十多年了。也许是时间久了,有的土砖在雨水的浸湿下不是变形,就是出现了裂缝。寒冷的冬日,刺骨的寒风随时可以从砖缝中钻进来。在咱们村里,象我家那样的房子此时已屈指可数了。看着家家盖上了外墙贴着磁砖的阔气的现代楼房,不再年青的父母心中又燃烧起了再次建房的愿望。当然,二老也是为我考虑。因为我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我家房子不建,我娶老婆就很困难。现在女孩子找对像变得现实多了,一要看你人,二要看你家有没有房子。父母不忍心因为房子的问题影响到我的终身大事。但是,在为新房建在何处,我、姐姐与父亲意见发生了严重分歧。父亲坚持将旧房子拆了,新房建在旧房子的地基上。我与姐姐,还有姐夫则坚决要求将房子搬离半山腰,建到山脚下的马路边去。而且那儿恰好有我们的一块地。我与姐姐、姐夫已经深刻地认识到建在马路边的便利,这些年因为房子在半山腰,没有马路到家时,收割的水稻,买过冬用的煤都要肩往山上挑,不知比别人多吃多少苦。将房子建到马路边,货车可以开到家门口,就再也不用挑了。但父亲听不进我们的意见,他说马路边的地是耕地,不能建房,他是共产党员,不能带头违返国家的土地政策。但我与姐姐、姐夫也坚决不同意将房子建在半山腰,我们再也不能过着用肩挑的日子。于是,建房子的事就这么搁置下来了。时间到2007年,村里有几户村民将房子建在了马路边的耕地里。上面也没有人来过问。于是,父亲在我两个姐夫与亲戚的劝说下,终于同意将房子建到马路边。在获得父亲同意后,姐夫立即打电话给我,叫我快回家商量建房事宜。我回家将新房的建造样式告知姐夫后就返回深圳上班了。

虽然以前村民建房时没有引来上面人来过问,但等到我们家建房时,镇国土所的人就来过问了。他们叫我家停止建房,否则后果自负。当时,我对他们的做法不以为然,认为他们的做法不公平,他们不应该我家建房就来查。一生拥护马列主义,毛主席思想,一生对上面的政策从不说不的父亲为此睡不着觉,一度有了放弃建房的想法。他不想与政府作对。但为我操心建房的二姐夫却很坚决,等上面的人一走,就安排匠人抓紧建房。新房终于在2008年初建成。为了让父母心安,我主动叫二姐夫去国土所交了一万二的罚款。虽然至今有村民没交一分钱罚款,房子也没拆掉。盖这栋房子,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姐姐姐夫,大姐大姐夫在资金上无私的支助我,二姐二姐夫则在家帮我负责材料的采购,人手的安排,质量的监督,让我在外安心工作,不用担心房子的事。当然,更让我感激难忘的还是我年迈的父母。自打盖房起,他们每晚都要忙到很晚才睡,父亲每晚就睡在四面透风的工棚里,母亲则要为第二日工人的饭菜做准备。记得盖好新房我回家,父亲指着新房对我说:“春儿啊,如果这辈子你们没打算在外面买房,你们这辈子就不用为房操心了。”我知道父亲心中说这话的意思,意思是我这一生不用为建房子受苦受累了,他们一辈子为房子可是不知吃了多少的苦啊!

  • 标签:父母房子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
  • 31900
  • 7
  • 8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