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斗老围村族氏迭代记
  • 点击:1210评论:12017/02/07 15:07

命运偷走初衷,最终只剩下苦衷。

对于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英子是这么想的。

命运一甩袖子你就有可能从山的这端瞬间坐落在城市的大中央,望着霓虹和永不停歇的夜失眠整夜,然而她们最终怀念的,是山中那从不迟到的星幕和密密麻麻的泥泞。


(一)


英子是一个在童年时就伴随家人迁移到深圳龙华水斗老围村的姑娘。跟大多数的外来务工子女一样,英子对这个与家乡差异颇大的村落有种熟悉的陌生感,却也因为时间的缘故逐渐适应了这种陌生感,以至于她时常觉得,这里才是她的故乡。

大年夜的鞭炮声快把夜晚震醒了,她们的大家庭如往年一样聚在昏黄的灯光下。桌上都是些过年常见的那几样吃食,笋烧肉、大白馒头、春卷、鸡肉鸭肉牛肉、腊肠等等,这几样经典的年年都不会被落下,可她听父亲提起过,以前在家里头过年和这儿吃的可不一样,至于怎么样个不一样法,她也无从得知了。桌上的人倒是少了几个,堂姐年前就出嫁了,堂哥也早早抓了几个馒头要了红包跟着伙伴们出去晃荡去了,姐姐净是低着头把玩着手机,嘀嘀嘀的提示音就没停歇过。

因此今年的饭桌对她来说未免就会显得有些冷清,只剩下脑子已有些不太灵清的爷爷和一如既往彪悍的奶奶两个长辈和父辈几个大人还唠着家常。这大约算是一场大家族的异地迁徙。

饭吃着,爷爷开始跟他裤腰带上的绳子拗气起来,怎么解也解不开,父辈们猜想他是吃得有些撑了想松一松腰带,于是上前帮他弄了开。无意中,英子看到爷爷的腰间已经有一条深深的勒沟,不是痕,是沟。爷爷是个瘦骨嶙峋的人,老来这身体就越发瘦削,血管已大都清晰可见,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暗暗发灰,青灰。这勒痕好似由来已久,只有这日积月累的下来,这痕迹才能真正掩盖一个人原本的样子,勾勒出这么难以想象的腰间沟痕。

听爷爷说起过,这是他们的饥寒年代常干的一件事,就是勒紧裤腰带。饿的时候勒得要更紧些,但也没有饱的时候,所以更多的时候他们就灌下一大罐凉水,再勒紧裤腰带,这肚子自然就感觉不到饥饿了。劳作辛苦的时候,几乎能够勒到自己的脏器,恨不得拗断了自己的腰才能抵挡住那排山倒海的饥饿感。

爷爷和奶奶似乎还保留着在那个破落山村里的旧习惯,有些印迹一旦烙进身体里,想要除去就显得那么困难。

这时她落下了几粒米饭在桌上,奶奶的目光就扫射了过来,从小跟奶奶生活的她当即就明白了奶奶的意思,不过有些耍小孩子的性子就是装作没有听见。奶奶这时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开始在饭桌上念叨起来,当初哦,才十岁就一个人拉着黄牛去田里,那个黄牛力气大的哟,拽着她跑了好几里地,十几岁就嫁到了你爷爷家里,当初人家仗打到村子里来,她就跟你外太婆躲在楼上的大储柜里,外面都是打架的声音,呆了很久才敢出来,村子里的路上一个人影也看不到。那时候吃又吃不饱,穿也穿不暖,不像现在的小孩子哦,天天可以吃上肉咧…这段话她听得耳朵都长茧了,厌烦于这种含沙射影的指责,赌气地说,那奶奶你的肚子为什么还这么大!

桌上的大人们都禁不住笑了。奶奶也呵呵笑着干了眼前的一杯米酒。


(二)

这年过去,还有一个重大的日子就是元宵。

水斗老围村的习俗,元宵之夜迎龙灯。这对她们小孩子来说是个有吃有玩的好日子,大人小孩浩浩荡荡地绕着村子转,虽说平日里将这村子看得清清楚楚,可这夜晚里全村人都热热闹闹一起转悠,总觉得这村子长得和平日不那么一样似的。那时英子家正在这村子里开杂货铺,也算是新的一种活计,零食气球什么的从来少不了,那天晚上父亲会显得尤其大方,平时她嘴馋的零食今晚都能随她挑,一群小家伙屁颠屁颠地跟着大人们浩浩荡荡的龙灯跑,从天昏荡到夜寂无人时,依然乐此不疲地在逐渐消退的人群中。

迎龙灯虽说是个孩子们欢腾的日子,可这日子也是村里增加收入的好日子,龙灯队往往先在村里转悠几圈,然后声势浩荡地像周围的企业扩散开去,一个队的大龙头就立在人家工厂大门口,等着工厂领导送上这一年一度的大红包,这民生大业的价值远远大于她们这群小屁孩的伪春游戏。一开始这工厂不多,大家也就相安无事地乐呵乐呵,权当又过了一个大年,可后来这改革了呀,开发了呀,村子边上瞬间成了炙手可热的地段,开发商们抢着在这圈地建别墅建大楼,工厂像雨后春笋一样开得红红火火。名头上挂着开发新都市,致力于开发一片小型的新型都市中心,新兴的都是些房地产和物流的行当。

这元宵一过,就该做戏了。农村里头,没啥意思头,村里的老头老太太就指望着这做戏的两天,戏台下早早摆好了吃瓜子看戏的长板凳头,也架好了花式繁多的小摊子,这时候,孩子们也乐呵起来,以往的大晚上都没啥事,大人们看得又紧也溜达不出来,只有这做戏的空头,既可以在戏台子下面玩游戏又可以拗着大人买些玩的物什。在英子印象里奶奶对这些咿咿呀呀的玩意儿不感兴趣,不过她也是顶愿意带着她在这热闹的时候跟人谈个家长里短海阔天空,任她在这做戏的地头跟小伙伴们玩个痛快。

越是在这种热闹的时候,她越容易想,不知道如果现在是在故乡,会有什么新的玩头,或者更好吗,或者大不一样吗,这一切都无从得知了罢。


(三)

英子小的时候对她家隔壁的堂哥是没大印象的,不知道他人是好是坏,也不知道他对她算好还是算坏,她只记得常常在这夜半时分,隔壁响起响亮的嗷嗷作响的他的哭声。奶奶听了几声就会按捺不住,迈着这小脚哼哧哼哧赶到大伯家劝说着,别打啦,做做样子就够啦,然后她就听到大伯开始数落她堂哥的种种不是。这时候她好像就有些知晓,她堂哥大概不是个名义上的好孩子。对,避免让你们认为她大伯有些某些程度的娘娘气,在此要强调一个前提,她大伯是一个人带着她堂哥堂姐的。据说她还未记事的时候,那大娘就已经一把烧了屋子自杀壮烈地死去了。那个年代的事情,大多带着些神秘的自家色彩,颇有些佛曰不说的那意思。

回到正题上来,她真正地跟堂哥发生一些交集还是源于她被欺负的那一次,村里的小男孩有些还是挺坏的,有次几个围着看着是要找她们几个小女孩的茬,她哥这时候正好路过,顺手从虎口救下了还一脸懵逼的她们。他只说了一句,这是我妹妹,走吧。这群男孩子好像也是一脸懵逼,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交集,突然一个澄明的事实立在这里,让大家都有些朦胧感。那时候的男孩子还不清楚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区别,跟我的哥哥常常是打成一片。因此这时候也算是给我哥一个面子,那些男孩好像都有些无所事事,一群一群地聚在一起,最后都变成了少年时最坏的那个打算。后来她渐渐地跟堂哥有了接触,还是觉得他有些坏,她吵不过他,那时她是公认最乖的孩子,他却有些痞气,跟她堂姐还有姐姐他们,他们倒是很聊得来。大概也有岁数的关系,他们都比她大几岁,大概青春期的孩子们对她这小屁孩都有些代沟的感觉,所以不大愿意搭理她。那时还没有过去的计划生育咧,生了一个还有第二个,看起来她父亲还有些残留的重男轻女观念,生了两个女儿还想再生一个,不过最终还是她母亲的原因无法实现。那时候好像还是比较重视男孩子,残留着当初的旧观念没舍全,因此她想,对于这一点她父亲大概还是有好些遗憾的。不过这四个孩子里,奶奶爷爷还是最疼自己,因此她想,这大约象征着那时已有了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这个想法。

英子她大伯本是要再娶的,一个好好的壮汉子,又是能干持家,得到了不少当地妇女的青睐,可这大概是缘分问题,对上眼的都是也带着孩子的,暂且不说这重组家庭有多难,这孩子还是个男的,如今成家大事,家中有个男的无不要招呼着造个房子,这就有些麻烦了。于是她大伯在大娘过世后几乎是自己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勤勤恳恳地赚钱给她堂哥造个大房子。就在新都市开发的那个时候,村里的地皮值钱了不少,从前耕的田和挖的山就跟她突然发现自己长大了一样乎地不见了。那也是个推了房子再造的好时候,老房子的地基还在,只要把老房子推了,再建个几层楼的别墅啥的,就算以后这边都要再开发了也是稳赚不赔。从前显得节俭勤恳的大伯忽然主意定了起来,就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房子已经哼哧哼哧造了一层又一层。

大家都说,这是个老实的精明人。

一个年头过去了,十个年头过去了,村子的故事都烙在了她们的变化里头,有时候她会生出一种幻觉来,仿佛这村子是跟着她一同长大的,也过成了名副其实的本地人。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

她依然常常听到长辈在念叨故乡,也总想再回去一趟,算是落叶归了根。

可内心里,英子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的。


作者简介:陈丽,女,万年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业余时间喜好文学,是文学坚定的拥趸者。个人作品散见于《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深圳特区报》、《晶报》、《深圳晚报》、《宝安日报》、《诚信山西》《莲花山》、《红树文丛》等杂志…





  • 关键词:龙华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1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koko1布衣2017/02/07 17:41:07
    • 分享到:
  • 谢谢叙田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620积分
  • 3星
  • 2钻
  • 一段思绪,从生命的书签里滑落,我有心承住,却无从读起。
  • 一段思绪,从生命的书签里滑落,我有心承住,却无从读起。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23165
  • 4
  • 620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