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斗老围村族氏迭代记
  • 点击:762评论:12017/02/07 15:07

命运偷走初衷,最终只剩下苦衷。

对于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英子是这么想的。

命运一甩袖子你就有可能从山的这端瞬间坐落在城市的大中央,望着霓虹和永不停歇的夜失眠整夜,然而她们最终怀念的,是山中那从不迟到的星幕和密密麻麻的泥泞。


(一)


英子是一个在童年时就伴随家人迁移到深圳龙华水斗老围村的姑娘。跟大多数的外来务工子女一样,英子对这个与家乡差异颇大的村落有种熟悉的陌生感,却也因为时间的缘故逐渐适应了这种陌生感,以至于她时常觉得,这里才是她的故乡。

大年夜的鞭炮声快把夜晚震醒了,她们的大家庭如往年一样聚在昏黄的灯光下。桌上都是些过年常见的那几样吃食,笋烧肉、大白馒头、春卷、鸡肉鸭肉牛肉、腊肠等等,这几样经典的年年都不会被落下,可她听父亲提起过,以前在家里头过年和这儿吃的可不一样,至于怎么样个不一样法,她也无从得知了。桌上的人倒是少了几个,堂姐年前就出嫁了,堂哥也早早抓了几个馒头要了红包跟着伙伴们出去晃荡去了,姐姐净是低着头把玩着手机,嘀嘀嘀的提示音就没停歇过。

因此今年的饭桌对她来说未免就会显得有些冷清,只剩下脑子已有些不太灵清的爷爷和一如既往彪悍的奶奶两个长辈和父辈几个大人还唠着家常。这大约算是一场大家族的异地迁徙。

饭吃着,爷爷开始跟他裤腰带上的绳子拗气起来,怎么解也解不开,父辈们猜想他是吃得有些撑了想松一松腰带,于是上前帮他弄了开。无意中,英子看到爷爷的腰间已经有一条深深的勒沟,不是痕,是沟。爷爷是个瘦骨嶙峋的人,老来这身体就越发瘦削,血管已大都清晰可见,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暗暗发灰,青灰。这勒痕好似由来已久,只有这日积月累的下来,这痕迹才能真正掩盖一个人原本的样子,勾勒出这么难以想象的腰间沟痕。

听爷爷说起过,这是他们的饥寒年代常干的一件事,就是勒紧裤腰带。饿的时候勒得要更紧些,但也没有饱的时候,所以更多的时候他们就灌下一大罐凉水,再勒紧裤腰带,这肚子自然就感觉不到饥饿了。劳作辛苦的时候,几乎能够勒到自己的脏器,恨不得拗断了自己的腰才能抵挡住那排山倒海的饥饿感。

爷爷和奶奶似乎还保留着在那个破落山村里的旧习惯,有些印迹一旦烙进身体里,想要除去就显得那么困难。

这时她落下了几粒米饭在桌上,奶奶的目光就扫射了过来,从小跟奶奶生活的她当即就明白了奶奶的意思,不过有些耍小孩子的性子就是装作没有听见。奶奶这时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开始在饭桌上念叨起来,当初哦,才十岁就一个人拉着黄牛去田里,那个黄牛力气大的哟,拽着她跑了好几里地,十几岁就嫁到了你爷爷家里,当初人家仗打到村子里来,她就跟你外太婆躲在楼上的大储柜里,外面都是打架的声音,呆了很久才敢出来,村子里的路上一个人影也看不到。那时候吃又吃不饱,穿也穿不暖,不像现在的小孩子哦,天天可以吃上肉咧…这段话她听得耳朵都长茧了,厌烦于这种含沙射影的指责,赌气地说,那奶奶你的肚子为什么还这么大!

桌上的大人们都禁不住笑了。奶奶也呵呵笑着干了眼前的一杯米酒。


(二)

这年过去,还有一个重大的日子就是元宵。

水斗老围村的习俗,元宵之夜迎龙灯。这对她们小孩子来说是个有吃有玩的好日子,大人小孩浩浩荡荡地绕着村子转,虽说平日里将这村子看得清清楚楚,可这夜晚里全村人都热热闹闹一起转悠,总觉得这村子长得和平日不那么一样似的。那时英子家正在这村子里开杂货铺,也算是新的一种活计,零食气球什么的从来少不了,那天晚上父亲会显得尤其大方,平时她嘴馋的零食今晚都能随她挑,一群小家伙屁颠屁颠地跟着大人们浩浩荡荡的龙灯跑,从天昏荡到夜寂无人时,依然乐此不疲地在逐渐消退的人群中。

迎龙灯虽说是个孩子们欢腾的日子,可这日子也是村里增加收入的好日子,龙灯队往往先在村里转悠几圈,然后声势浩荡地像周围的企业扩散开去,一个队的大龙头就立在人家工厂大门口,等着工厂领导送上这一年一度的大红包,这民生大业的价值远远大于她们这群小屁孩的伪春游戏。一开始这工厂不多,大家也就相安无事地乐呵乐呵,权当又过了一个大年,可后来这改革了呀,开发了呀,村子边上瞬间成了炙手可热的地段,开发商们抢着在这圈地建别墅建大楼,工厂像雨后春笋一样开得红红火火。名头上挂着开发新都市,致力于开发一片小型的新型都市中心,新兴的都是些房地产和物流的行当。

这元宵一过,就该做戏了。农村里头,没啥意思头,村里的老头老太太就指望着这做戏的两天,戏台下早早摆好了吃瓜子看戏的长板凳头,也架好了花式繁多的小摊子,这时候,孩子们也乐呵起来,以往的大晚上都没啥事,大人们看得又紧也溜达不出来,只有这做戏的空头,既可以在戏台子下面玩游戏又可以拗着大人买些玩的物什。在英子印象里奶奶对这些咿咿呀呀的玩意儿不感兴趣,不过她也是顶愿意带着她在这热闹的时候跟人谈个家长里短海阔天空,任她在这做戏的地头跟小伙伴们玩个痛快。

越是在这种热闹的时候,她越容易想,不知道如果现在是在故乡,会有什么新的玩头,或者更好吗,或者大不一样吗,这一切都无从得知了罢。


(三)

英子小的时候对她家隔壁的堂哥是没大印象的,不知道他人是好是坏,也不知道他对她算好还是算坏,她只记得常常在这夜半时分,隔壁响起响亮的嗷嗷作响的他的哭声。奶奶听了几声就会按捺不住,迈着这小脚哼哧哼哧赶到大伯家劝说着,别打啦,做做样子就够啦,然后她就听到大伯开始数落她堂哥的种种不是。这时候她好像就有些知晓,她堂哥大概不是个名义上的好孩子。对,避免让你们认为她大伯有些某些程度的娘娘气,在此要强调一个前提,她大伯是一个人带着她堂哥堂姐的。据说她还未记事的时候,那大娘就已经一把烧了屋子自杀壮烈地死去了。那个年代的事情,大多带着些神秘的自家色彩,颇有些佛曰不说的那意思。

回到正题上来,她真正地跟堂哥发生一些交集还是源于她被欺负的那一次,村里的小男孩有些还是挺坏的,有次几个围着看着是要找她们几个小女孩的茬,她哥这时候正好路过,顺手从虎口救下了还一脸懵逼的她们。他只说了一句,这是我妹妹,走吧。这群男孩子好像也是一脸懵逼,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交集,突然一个澄明的事实立在这里,让大家都有些朦胧感。那时候的男孩子还不清楚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区别,跟我的哥哥常常是打成一片。因此这时候也算是给我哥一个面子,那些男孩好像都有些无所事事,一群一群地聚在一起,最后都变成了少年时最坏的那个打算。后来她渐渐地跟堂哥有了接触,还是觉得他有些坏,她吵不过他,那时她是公认最乖的孩子,他却有些痞气,跟她堂姐还有姐姐他们,他们倒是很聊得来。大概也有岁数的关系,他们都比她大几岁,大概青春期的孩子们对她这小屁孩都有些代沟的感觉,所以不大愿意搭理她。那时还没有过去的计划生育咧,生了一个还有第二个,看起来她父亲还有些残留的重男轻女观念,生了两个女儿还想再生一个,不过最终还是她母亲的原因无法实现。那时候好像还是比较重视男孩子,残留着当初的旧观念没舍全,因此她想,对于这一点她父亲大概还是有好些遗憾的。不过这四个孩子里,奶奶爷爷还是最疼自己,因此她想,这大约象征着那时已有了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这个想法。

英子她大伯本是要再娶的,一个好好的壮汉子,又是能干持家,得到了不少当地妇女的青睐,可这大概是缘分问题,对上眼的都是也带着孩子的,暂且不说这重组家庭有多难,这孩子还是个男的,如今成家大事,家中有个男的无不要招呼着造个房子,这就有些麻烦了。于是她大伯在大娘过世后几乎是自己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勤勤恳恳地赚钱给她堂哥造个大房子。就在新都市开发的那个时候,村里的地皮值钱了不少,从前耕的田和挖的山就跟她突然发现自己长大了一样乎地不见了。那也是个推了房子再造的好时候,老房子的地基还在,只要把老房子推了,再建个几层楼的别墅啥的,就算以后这边都要再开发了也是稳赚不赔。从前显得节俭勤恳的大伯忽然主意定了起来,就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房子已经哼哧哼哧造了一层又一层。

大家都说,这是个老实的精明人。

一个年头过去了,十个年头过去了,村子的故事都烙在了她们的变化里头,有时候她会生出一种幻觉来,仿佛这村子是跟着她一同长大的,也过成了名副其实的本地人。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

她依然常常听到长辈在念叨故乡,也总想再回去一趟,算是落叶归了根。

可内心里,英子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的。


作者简介:陈丽,女,万年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业余时间喜好文学,是文学坚定的拥趸者。个人作品散见于《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深圳特区报》、《晶报》、《深圳晚报》、《宝安日报》、《诚信山西》《莲花山》、《红树文丛》等杂志…





  • 关键词:龙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1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koko620积分 2017/02/07 17:41:07
    • 分享到:
  • 谢谢叙田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620积分
  • 3星
  • 2钻
  • 一段思绪,从生命的书签里滑落,我有心承住,却无从读起。
  • 一段思绪,从生命的书签里滑落,我有心承住,却无从读起。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133165
  • 4
  • 620
  • 看黄老师这一篇《睦邻文学奖让我吃上瓜》,就像小時侯,邻居家的小男孩拿着一颗棒棒糖在你面前炫耀,要咽口水一样。老师话着家常,分享着自己的经验与快乐,在字里行间中,我们也能感受到他的喜悦与满足,看着看着就不由得被他感染了。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更是看到了他如何耕耘的,发表作品多,点评多,打赏多。他并非闲人,也是挤出来的时间。再就是他的打赏如同伯乐相中千里马,这就让我们要学习与佩服了。

    心灵拾贝睦邻文学奖让我吃上瓜

    2017/9/21 9:52:32
  • 故事一波三折,以李丹美好生活切入,再倒叙她家庭贫困与压力。父亲在努力,却被命运捉弄致死。母亲虽貌美却内心自私,绝情地逃避家庭重担,弟弟得了白血病,令家境雪上加霜,作者毫不留情的将李丹陷入绝境。于是为了金钱,尝到甜头的李丹将尊严与身心都交给了赵向前。简单清纯的女子哪是狡诈人的对手,幸福背后是暗波汹涌,失子之痛,让她幡然醒悟。在绝境之处得到好心人帮助,才算舒了口气。以深圳新气象结尾,提升了本文的高度。

    心灵拾贝我们的深圳(B版)

    2017/9/21 9:31:32
  • 刘老师的语言,很筋道,一看就是个生活中有历炼的人!最近,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写出更有质感的语言,从而让作品上升到另一个高度?有人说,是要多写,多看,所以最近一直都有认真地阅读文友们发的微咖作品。希望通过多读来提升自己。《追》——前面有铺垫,一场雨水为故事的冲突设下埋伏,当微咖中的李枫被白色轿车的疾驰而溅湿,他本能的往前追,颇为戏剧的是,在他追到对方时,他却选择了停下,这对比式的换位思考,很好!

    吴春丽

    2017/9/21 8:58:33
  • 作品出现了零评论的纪录,我为清零而来!作者在光明新区生活了好些年吧,取“下村公园”一景,透过当中的情景,书写诗歌,亦写深圳这座城市。个人比较喜欢“再访下村”——妈妈们从工厂拿塑料花加工 她们玩命地点胶插叶,那些花 与装饰深圳城市无关,它与 奶水有关,孩子有关,远方有关。 住过的房子,没有一个房子能装下我们的一生 天朦朦亮,我再次拔开薄雾 只见妻子提着青青的蔬菜,踏着“嗒嗒”的脚步 从下村市场归来。

    吴春丽​下村公园观棋(外二首)

    2017/9/21 8:35:00
  • 该篇游记以诗歌的形式书写三十多年来深圳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自信的口吻展现三十多年来深圳无与伦比的繁华。通俗易懂的文字让我们再一次领略到深圳传奇式的发展,优美动人的篇章让我们知晓并读懂莲花山、大梅沙和世界之窗等系列“深圳元素”。期待邻家能多出此类地域色彩颇为浓厚的作品。

    黄元罗令人神往的深圳

    2017/9/20 8:24:31
  • 在众多的文学体裁中,本人也偏爱小说,就像徐建英老师在本期邻家文弹中所讲的那样,小说创作不能等同于真实再现,它有一定的文学性和虚构味,这就需要作者在“生活”这片沙海中耐下性子来“淘金”,或许,你淘到的“金”跟别人雷同,但亦可以将之打造成与众不同的工艺品,这就是我们经常赞叹的“老题材,出新意”。

    黄元罗写作:沙里淘金——邻家文弹012

    2017/9/18 7:39:51
  • 入驻邻家半载有余,发觉除了鄙人之外,不离不弃者还有俩人:本文的主人公吴春丽大姐和本文的作者刘学铭老先生。无论何时,发文、点评均风雨无阻。邻家是个网络平台,我想,主办方不仅希望看到大赛期间的热火朝天,更愿意见到一年四季的长盛不衰。要知道,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很多情况下,不成熟的“常青树”要比“昙花”式的高手更能激活那波澜不惊的水。

    黄元罗她:一篇绝妙的微咖

    2017/9/15 7:33:06
  • 题目,有着诗意的美感。一对爷爷和孙女的温馨故事。收废品的爷爷,在想着还账以及修路。而修好路是儿媳回来的前提。爷爷要为孙女做饭吃,不料因胃病晕倒了,五岁的孙女费劲心思照顾了爷爷。爷爷在黑夜里看见了星星。更看见了如星光一般璀璨的孝顺孙女。小孙女却炒了一碗自己炒的饭端给了爷爷。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彼此关爱扶持的老幼,是生活最美的画卷。最后的饭扣在地上,土地公公吃了。这碗里盛满了忧伤,也盛满了深情。

    电击一碗忧伤

    2017/9/13 10:18:24
  • 好久没读到祥军大哥的作品了,这次不知为何没赶上提名。这是一组深圳主义的作品,目之所及,能看到一系列熟悉的名字:沙井、伶仃洋、中英街、坝光村、南澳,这些都是深圳的印记。其实用诗歌表达是有难度的,看似熟悉,却依旧陌生。这种陌生感,是因为我们心灵没有深入事物本身,而让事物没有深入骨髓深处,导致了割裂感。不过这组诗规避了这点,通过看似简单的语句,把这些地名罗列出来,并给予新的含义。

    江飞泉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11 18:42:30
  • 这一棒槌,何止槌进了棉被,更槌进了一个寡妇压抑的内心!双槌的推进,自然的带出了结尾的升华。刘老师这篇提炼得不错。由普通的物,过渡到人的情。物与情的交织,加之故事的铺垫,让文本升华更有张力!在微咖的写作上,刘老师用心了。这次,他的目光聚焦在了接地气的“生活篇”。由被子展开,而渐入心灵,写一家子——小两口的恩爱和寡母的孤独。寡妇养大儿子不容易,儿子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更不容易。故事的基调,有沉重感。

    吴春丽浆槌被

    2017/9/11 17:13:42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电击六号车厢

    2017/9/11 11:44:41
  •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heixuer还泪

    2017/9/8 11:17:05
  • 《长翅膀的水》这个标题充满想象力!点开来看,原来是父子对话,也可叫:亲子记。其实孩子是非常可爱的,他的嘴里,能来个《十万个为什么》,做爸爸的,在跟孩子的对话当中,也让自己的思维得以拓展,这就有意思了,是儿子在跟父亲交流,事实上,也相当于儿子让父亲的视野得到了拓展的想象力!比如:“下水道,弯弯曲曲的,那水从上面掉下来,怎么会又飞上去了呢?它又没有翅膀。”或许,正是这一句,让标题由此得以有了雏形。

    吴春丽长翅膀的水

    2017/9/8 10:10:32
  • 人逢七十古来稀,如果七十二,七十身患绝症,也许你会少一点唏嘘,然一个个他她越来越年轻的时候,甚至他的孩子还在三岁的幼年期的时候,我们心中便会隐隐的痛了起来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要有悲悯的情怀,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想想,这种普遍又趋于这么年轻化的绝症,到底是由何而来,该如何去治呢。作者用这种白描的手法,揭示了一个社会现象,他同时也是扣问社会,扣问读者。三月萢是野生的,作者不动声色的呼吁着回归自然崇尚自然

    心灵拾贝最后的日子

    2017/9/7 19:33:04
  • 隐阳城,似乎是一个可以无限发掘的领域,因为城市作为一个系统,自然有自己的方方面面,可以发掘的人和物太多,国王,医生,僧侣,流浪者,贵族均已经涉及。此文从一个貌丑技高的剃头匠入手,表现了剃头匠爱国情怀,外形丑陋更加衬托出灵魂高尚。

    天行健剃头匠---隐阳城系列之六

    2017/9/7 12:21: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