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儿子的故乡
  • 点击:633评论:02017/02/07 20:48


1999年10月11日16点30分,儿子在深圳福田区人民医院和我初次见面了。两岁多还不会说话,我捧着他的脸“啊”他也“啊”;我说“家”,他还是“啊”;我教喊妈妈,他仍然是“啊”。和许多初为人母的妈妈一样,我对初出生的孩子也有了各种担忧,一度担心他会不会是哑巴。

四五岁时,只要他开口,必是字字珠玑,各种词汇张口就来,常让我瞠目。

一天晚上,九岁的儿子正看电视,突然问:“妈妈,我的故乡是哪里?”

“应该是新疆吧!”

“我不是深圳出生的吗?”

“可你的户口在新疆啊。”

“不对呀,我两岁半在景田幼儿园上小小班,上完大班才去东莞,三年级又回深圳,老师说哪里出生哪里就是故乡啊?”

我底气不足地:“也是哈。”

儿子却理直气壮大声道:“你傻啊,我的故乡应该是深圳啊!”  

改革开放后,故土难离的中国人反而习惯于迁徙漂泊,故乡的概念于人们心中渐渐淡化;儿子对故乡的疑问,大约是从电视上得来。

还在他两岁多时,觉得工资不够花,便辞职经商,几年中深莞两地来回奔忙,儿子跟着四处转学,两年四个学期他竟转了三所小学。每次搬家他就会失去刚刚熟悉的同学和朋友,孤单的他只能去商场玩电子游戏。

一次,他又跟我要钱去玩电游,我惜钱不允,他委屈地大喊:“我们老是搬家!害我一个朋友也没有,无聊死了!我根本就没有故乡!你不如像电视上的那些妈妈,把我放在一个叫‘老家’的地方!我就会有好多朋友陪我玩了!”

看他眼睛红红的泪水直打转,我心疼得没法说,有气无力地辩解道:“我也是为了你,才到处做生意赚钱呀。”

儿子尚在肚腹,我就发誓:决不让他成为千千万万“留守儿童”之一,现在他却跟我提出不如把他放到一个叫“老家”的地方,去建立他的朋友王国!

“留守儿童”叫人可怜,那些跟父母一起流浪的孩子,又何尝不让人心酸?在深圳,或全国,跟着父母辗转迁徙的孩子何止千万?

他四年级时,我搬去他学校旁边的小区,决定安居下来给他积攒几个同学和朋友;有同学和朋友的地方,就是他心中的故乡了吧!

儿子不再追问故乡了,干脆说:我就是深圳人!

“我出生在深圳,在深圳长大,我本来就是深圳人!”说这话的儿子已是初中生了,正是藐视天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叛逆少年。

不是说“来了就是深圳人”吗?何况出生在此的深二代呢?

小学三年级到初中毕业,母子俩一直住在福田区的梅林一片,先是下梅林;后搬到上梅林,租住儿子就读的翰林学校附近的艺丰花园,这是福田党校周边最老的小区,租金自然是这片最便宜的。儿子在成长,房租也毫不客气的比赛着涨,80多平的两房每月租金从最初的2500、3000到最后4800多,年年月月的递增压得我窒息。

早在2005年,我从东莞回深,探访幼时一个大杂院里长大的重庆老乡,他们租住的龙华白石龙村,两房租金仅400元左右;就隔着一个梅林关,市内一个月租金可以抵白石龙半年的房租,我独自带着儿子租房上学,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一帮老乡屡屡劝我搬家,考虑到儿子就近上学的安全,我唯有咬牙硬挺,租那儿五六年,把积蓄无私奉献给了房东。

2

儿子中考结束,我决定搬到一直不屑一顾的龙华区,靠近民治地铁站的沙元埔。不管他上哪所高中,反正是住校,只要他不用早出晚归在学校和家之间奔波,我住哪有啥关系?

在那之前,我蜻蜓点水般来过三次龙华,总体印象是脏乱差,交通也极其不便。

做生意的几年中,偷闲重拾少年梦,一边经商一边写作,不专注一事,结果两件事都没做好。2008年,撤离东莞最后一点苟延残喘的生意,返深后一时找不到好工作,在58同城看到民治小学附近一士多店转让,误以为就在学校旁边,雄心再起,那时还住下梅林,便从梅林一村坐324到沙元埔,店主电话摇控,下车后沿一条小沟往回走,左转经过一孔小桥,过小桥连着唯一的村道往里走……他指示的方向跟民治小学根本是南辕北辙,还有那小沟飘上来的阵阵臭气,以及民治大道两旁的人行道上,满地乱石沙土和杂草,看着那条笔直的村道,我在小桥上就打道回府了。

2010年,我已应聘到某文化单位,和同事去龙华采访上早村前任村长。当时我附近的凯丰路站唯有324路通龙华,同事从福田的上沙出发,两个多小时后,才到一个乱轰轰的什么市场,和同事汇合后,转乘一辆黄色巴士到高峰学校,又坐了一段摩托车,如此辗转,才找到上早村。

还有一次,去观澜拜访朋友,司机朋友是个路盲,我们在整个龙华的城中村里穿行,九曲十八弯似的迂回了将近三个小时,只记得一个桂花路,也许是这个路名比较有诗意,但当时它给我的感觉是那么荒凉。

三次龙华行,印象都不好,可以说很糟,所以一直排斥租住龙华,也不了解龙华的实况,只觉整个龙华,一个乱字了得。或许是冥冥中注定,2013年,我居然就搬到了龙华,而且就在第一次来而未到的沙元埔,因为家人买了这里的小产权房。

村外那条小河,还一样臭不可闻,即使来过一场暴雨,经过了彻底的冲刷,洪水退去,仍是阵阵臭气袭来;不过民治大道和两边的人行道,才不过一两年的功夫就已焕然一新,干净清爽,整洁有序,有树有花也有草,大有人工园艺的感觉。

居住下来方知,龙华被誉为福田区后花园,在深圳整个版图上,它地处中段,又靠近北站,交通便捷,无论往最东的大鹏区,还是最西的光明区,居中的龙华其实是得天独厚。

对于这次搬家,儿子略有不满,说又和同学拉开了距离,难以相聚嗨皮。住了一段时间,也就适应了,从地铁民治站转乘北站,到他常和同学们聚会的中心书城,实是方便至极的。

搬到龙华后,我似乎也开始转运。我的单位在做一本大型文献,名曰《特区不会忘记》,深圳不能忘记的当是谁?自然是改革开放初期那些拓荒牛、已经离退休的老干部、大企业家,我们记录传承他们对深圳作出的贡献和成就,貌似官方在做的事,其实不然。采访接触中,了解到有些老人想写回忆录,多亏我头顶作家虚名,谈妥一个,便辞职在家专职写作。于金钱我无太大贪欲,即使平均一年只有一个写的,我宁要自由。

因为稿费比上班略强,心下窃喜:时间自由,为兴趣工作,不用朝九晚五挤公交钻地铁;写累了看看书,烦闷了出去游一游,寂寞了找朋友聚聚。多年来理想的生活状态就这样不经意间光顾我了!

我把这种命运的小转折归功于搬到了龙华,风水变了嘛。常言道知足常乐,一事顺事事顺,一人乐人人乐。因为当年是我要跟儿子父亲拜拜的,所以儿子一直怨恨我,我的情绪也是易燃易爆。现在这种平和心态下的日子,性情都变了,也或许跟儿子逐渐懂事有关,母子关系由剑拔弩张而亲切友好,而和颜悦色。

高中住校,儿子坚决不让我送,说这么大了还要妈妈送很丢人。走的那天,一直跟我拧着的他性情大转,临出门时突然像个大人似的说:“以后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啊!”

母子角色何时转换的?“你担心我什么安全啊!到处都有监控。”话音落,却又感觉他话中别有深意。

关门退出,以为他就此离家了,我心正戚戚,不想他又探身入门,道:“你找个男朋友吧,先同居一段时间,觉得合适了就结婚呗!”

我瞠目!这还是我儿子吗?16岁的半大小子,同居这词儿,岂是他可以拿来说他老娘的?

六年前,我曾交一友,他虽没明着反对,却总是给我脸色看,我怕委屈了他,从此断了这念想。今天他居然如是说?

3

我通过考试将户口转入深圳,让儿子成了名符其实的深圳人。因房价过高,现深户没几人稀罕,但对于当年的我,却是急待解决的大事,没深户孩子想上公立学校,需办理各种繁琐手续,许多父母手续凑不全,比如社保,比如正规的租房合同;不能参加高考;中考也是区别对待:总之没深户的孩子倍受歧视和不公。如今看,有深户还有一个好处,错过了买低价商品房的,现在可以排队买高价安居房嘛!

养育儿子,任重道远。小学到初中,他都是班里前三甲,最次也前五名。所以我对他期望挺高,高一伊始,他感觉吃力,尤其他最拿手的数学。我激励他:“希望你能保持初中时旺盛的学习劲头,苦战三年,考上北大清华!”

他立即回敬:“你想得美!”

我诧异道:“我想得美?这可是你的人生你的前途哦!目标定高一点,最后也差不到哪里去啊!”

他道:“你当作家也把目标定高一点,拿个诺贝尔奖回来啊!”

我说:“诺贝尔奖是谁都可以拿的吗?”

儿子反诘:“清华北大是谁都可以考上的吗?”

我哑然,竖起大拇指说:“儿子,造反有理!”

儿子就读的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是一座很有特色的高中,因材施教,专为音乐生和美术生设一艺术班。高一下学期,儿子要求转文科读音乐班。亲朋都反对,说文科男就业门路太窄了,更不用说音乐生。我不以为然,私底下反倒希望儿子是个文青。

但这关乎他的未来,我自然有些犹豫,儿子却将我一军:“数理化已经跟不上了,政史地没有一点兴趣,只对音乐有感觉,妈妈你看着办!”

我说只要你快乐,学什么我都支持!我还说,学习的目的是提高综合素质和能力,不单是为了就业,没有谁的工作就是对应他所学的专业。你智商没问题,情商又高,不怕将来没饭吃。

儿子说:“妈妈,我会努力,不让你失望!”

儿子小时颇爱做梦,想当影视歌三栖明星,口出狂言说第一个100万给我30万,他父亲30万,自己留40万发展事业;赚钱后再买别墅,我和他父亲一人住一层……不论是否痴人说梦,他计划里总有父母,这已足够,我全盘笑纳。

随着他逐渐长大,阅历和专业知识稍变开阔,自己先败下阵来,说将来能当个音乐老师就行了。哈哈!孺子可教,有自知之明和平常心,我也满心欢喜。

一次我无意中说,希望他某天突然发现自己有当作家的天赋,帮妈妈实现成为大作家的梦想。

儿子疑惑地问:“妈妈既然如此喜欢,为什么以前没写呢?”

“以前不是跟你爸爸一起做生意吗?他自己想到处跑,希望我死守着超市里的生意,哪有时间写呀?有时偷偷写一点,听到他回来的脚步声,我赶快关机,他看出点儿异常,就去摸电脑,如果是热的,他就会大声挖苦我:‘又在写你那些破玩艺儿啊?!’”

他爸爸是一米八的大高个,声若洪钟,也许是想象出了他父亲说这话时的神态,儿子忍俊不禁,突然大笑起来,惹得我也跟着狂笑,两人都笑出了眼泪,母子俩本来在吃饭,这下真喷饭了,笑到后面我呛到了,咳嗽不止,儿子赶紧站起来,拍着我的背,惊恐地说:“妈妈别笑了!别笑了……”他自己首先止住了大笑。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出生地、深二代、租房、读书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50积分
  • 2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50100
  • 1
  • 150
  • 看黄老师这一篇《睦邻文学奖让我吃上瓜》,就像小時侯,邻居家的小男孩拿着一颗棒棒糖在你面前炫耀,要咽口水一样。老师话着家常,分享着自己的经验与快乐,在字里行间中,我们也能感受到他的喜悦与满足,看着看着就不由得被他感染了。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更是看到了他如何耕耘的,发表作品多,点评多,打赏多。他并非闲人,也是挤出来的时间。再就是他的打赏如同伯乐相中千里马,这就让我们要学习与佩服了。

    心灵拾贝睦邻文学奖让我吃上瓜

    2017/9/21 9:52:32
  • 故事一波三折,以李丹美好生活切入,再倒叙她家庭贫困与压力。父亲在努力,却被命运捉弄致死。母亲虽貌美却内心自私,绝情地逃避家庭重担,弟弟得了白血病,令家境雪上加霜,作者毫不留情的将李丹陷入绝境。于是为了金钱,尝到甜头的李丹将尊严与身心都交给了赵向前。简单清纯的女子哪是狡诈人的对手,幸福背后是暗波汹涌,失子之痛,让她幡然醒悟。在绝境之处得到好心人帮助,才算舒了口气。以深圳新气象结尾,提升了本文的高度。

    心灵拾贝我们的深圳(B版)

    2017/9/21 9:31:32
  • 刘老师的语言,很筋道,一看就是个生活中有历炼的人!最近,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写出更有质感的语言,从而让作品上升到另一个高度?有人说,是要多写,多看,所以最近一直都有认真地阅读文友们发的微咖作品。希望通过多读来提升自己。《追》——前面有铺垫,一场雨水为故事的冲突设下埋伏,当微咖中的李枫被白色轿车的疾驰而溅湿,他本能的往前追,颇为戏剧的是,在他追到对方时,他却选择了停下,这对比式的换位思考,很好!

    吴春丽

    2017/9/21 8:58:33
  • 作品出现了零评论的纪录,我为清零而来!作者在光明新区生活了好些年吧,取“下村公园”一景,透过当中的情景,书写诗歌,亦写深圳这座城市。个人比较喜欢“再访下村”——妈妈们从工厂拿塑料花加工 她们玩命地点胶插叶,那些花 与装饰深圳城市无关,它与 奶水有关,孩子有关,远方有关。 住过的房子,没有一个房子能装下我们的一生 天朦朦亮,我再次拔开薄雾 只见妻子提着青青的蔬菜,踏着“嗒嗒”的脚步 从下村市场归来。

    吴春丽​下村公园观棋(外二首)

    2017/9/21 8:35:00
  • 该篇游记以诗歌的形式书写三十多年来深圳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自信的口吻展现三十多年来深圳无与伦比的繁华。通俗易懂的文字让我们再一次领略到深圳传奇式的发展,优美动人的篇章让我们知晓并读懂莲花山、大梅沙和世界之窗等系列“深圳元素”。期待邻家能多出此类地域色彩颇为浓厚的作品。

    黄元罗令人神往的深圳

    2017/9/20 8:24:31
  • 在众多的文学体裁中,本人也偏爱小说,就像徐建英老师在本期邻家文弹中所讲的那样,小说创作不能等同于真实再现,它有一定的文学性和虚构味,这就需要作者在“生活”这片沙海中耐下性子来“淘金”,或许,你淘到的“金”跟别人雷同,但亦可以将之打造成与众不同的工艺品,这就是我们经常赞叹的“老题材,出新意”。

    黄元罗写作:沙里淘金——邻家文弹012

    2017/9/18 7:39:51
  • 入驻邻家半载有余,发觉除了鄙人之外,不离不弃者还有俩人:本文的主人公吴春丽大姐和本文的作者刘学铭老先生。无论何时,发文、点评均风雨无阻。邻家是个网络平台,我想,主办方不仅希望看到大赛期间的热火朝天,更愿意见到一年四季的长盛不衰。要知道,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很多情况下,不成熟的“常青树”要比“昙花”式的高手更能激活那波澜不惊的水。

    黄元罗她:一篇绝妙的微咖

    2017/9/15 7:33:06
  • 题目,有着诗意的美感。一对爷爷和孙女的温馨故事。收废品的爷爷,在想着还账以及修路。而修好路是儿媳回来的前提。爷爷要为孙女做饭吃,不料因胃病晕倒了,五岁的孙女费劲心思照顾了爷爷。爷爷在黑夜里看见了星星。更看见了如星光一般璀璨的孝顺孙女。小孙女却炒了一碗自己炒的饭端给了爷爷。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彼此关爱扶持的老幼,是生活最美的画卷。最后的饭扣在地上,土地公公吃了。这碗里盛满了忧伤,也盛满了深情。

    电击一碗忧伤

    2017/9/13 10:18:24
  • 好久没读到祥军大哥的作品了,这次不知为何没赶上提名。这是一组深圳主义的作品,目之所及,能看到一系列熟悉的名字:沙井、伶仃洋、中英街、坝光村、南澳,这些都是深圳的印记。其实用诗歌表达是有难度的,看似熟悉,却依旧陌生。这种陌生感,是因为我们心灵没有深入事物本身,而让事物没有深入骨髓深处,导致了割裂感。不过这组诗规避了这点,通过看似简单的语句,把这些地名罗列出来,并给予新的含义。

    江飞泉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11 18:42:30
  • 这一棒槌,何止槌进了棉被,更槌进了一个寡妇压抑的内心!双槌的推进,自然的带出了结尾的升华。刘老师这篇提炼得不错。由普通的物,过渡到人的情。物与情的交织,加之故事的铺垫,让文本升华更有张力!在微咖的写作上,刘老师用心了。这次,他的目光聚焦在了接地气的“生活篇”。由被子展开,而渐入心灵,写一家子——小两口的恩爱和寡母的孤独。寡妇养大儿子不容易,儿子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更不容易。故事的基调,有沉重感。

    吴春丽浆槌被

    2017/9/11 17:13:42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电击六号车厢

    2017/9/11 11:44:41
  •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heixuer还泪

    2017/9/8 11:17:05
  • 《长翅膀的水》这个标题充满想象力!点开来看,原来是父子对话,也可叫:亲子记。其实孩子是非常可爱的,他的嘴里,能来个《十万个为什么》,做爸爸的,在跟孩子的对话当中,也让自己的思维得以拓展,这就有意思了,是儿子在跟父亲交流,事实上,也相当于儿子让父亲的视野得到了拓展的想象力!比如:“下水道,弯弯曲曲的,那水从上面掉下来,怎么会又飞上去了呢?它又没有翅膀。”或许,正是这一句,让标题由此得以有了雏形。

    吴春丽长翅膀的水

    2017/9/8 10:10:32
  • 人逢七十古来稀,如果七十二,七十身患绝症,也许你会少一点唏嘘,然一个个他她越来越年轻的时候,甚至他的孩子还在三岁的幼年期的时候,我们心中便会隐隐的痛了起来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要有悲悯的情怀,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想想,这种普遍又趋于这么年轻化的绝症,到底是由何而来,该如何去治呢。作者用这种白描的手法,揭示了一个社会现象,他同时也是扣问社会,扣问读者。三月萢是野生的,作者不动声色的呼吁着回归自然崇尚自然

    心灵拾贝最后的日子

    2017/9/7 19:33:04
  • 隐阳城,似乎是一个可以无限发掘的领域,因为城市作为一个系统,自然有自己的方方面面,可以发掘的人和物太多,国王,医生,僧侣,流浪者,贵族均已经涉及。此文从一个貌丑技高的剃头匠入手,表现了剃头匠爱国情怀,外形丑陋更加衬托出灵魂高尚。

    天行健剃头匠---隐阳城系列之六

    2017/9/7 12:21: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