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儿子的故乡
  • 点击:500评论:02017/02/07 20:48


1999年10月11日16点30分,儿子在深圳福田区人民医院和我初次见面了。两岁多还不会说话,我捧着他的脸“啊”他也“啊”;我说“家”,他还是“啊”;我教喊妈妈,他仍然是“啊”。和许多初为人母的妈妈一样,我对初出生的孩子也有了各种担忧,一度担心他会不会是哑巴。

四五岁时,只要他开口,必是字字珠玑,各种词汇张口就来,常让我瞠目。

一天晚上,九岁的儿子正看电视,突然问:“妈妈,我的故乡是哪里?”

“应该是新疆吧!”

“我不是深圳出生的吗?”

“可你的户口在新疆啊。”

“不对呀,我两岁半在景田幼儿园上小小班,上完大班才去东莞,三年级又回深圳,老师说哪里出生哪里就是故乡啊?”

我底气不足地:“也是哈。”

儿子却理直气壮大声道:“你傻啊,我的故乡应该是深圳啊!”  

改革开放后,故土难离的中国人反而习惯于迁徙漂泊,故乡的概念于人们心中渐渐淡化;儿子对故乡的疑问,大约是从电视上得来。

还在他两岁多时,觉得工资不够花,便辞职经商,几年中深莞两地来回奔忙,儿子跟着四处转学,两年四个学期他竟转了三所小学。每次搬家他就会失去刚刚熟悉的同学和朋友,孤单的他只能去商场玩电子游戏。

一次,他又跟我要钱去玩电游,我惜钱不允,他委屈地大喊:“我们老是搬家!害我一个朋友也没有,无聊死了!我根本就没有故乡!你不如像电视上的那些妈妈,把我放在一个叫‘老家’的地方!我就会有好多朋友陪我玩了!”

看他眼睛红红的泪水直打转,我心疼得没法说,有气无力地辩解道:“我也是为了你,才到处做生意赚钱呀。”

儿子尚在肚腹,我就发誓:决不让他成为千千万万“留守儿童”之一,现在他却跟我提出不如把他放到一个叫“老家”的地方,去建立他的朋友王国!

“留守儿童”叫人可怜,那些跟父母一起流浪的孩子,又何尝不让人心酸?在深圳,或全国,跟着父母辗转迁徙的孩子何止千万?

他四年级时,我搬去他学校旁边的小区,决定安居下来给他积攒几个同学和朋友;有同学和朋友的地方,就是他心中的故乡了吧!

儿子不再追问故乡了,干脆说:我就是深圳人!

“我出生在深圳,在深圳长大,我本来就是深圳人!”说这话的儿子已是初中生了,正是藐视天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叛逆少年。

不是说“来了就是深圳人”吗?何况出生在此的深二代呢?

小学三年级到初中毕业,母子俩一直住在福田区的梅林一片,先是下梅林;后搬到上梅林,租住儿子就读的翰林学校附近的艺丰花园,这是福田党校周边最老的小区,租金自然是这片最便宜的。儿子在成长,房租也毫不客气的比赛着涨,80多平的两房每月租金从最初的2500、3000到最后4800多,年年月月的递增压得我窒息。

早在2005年,我从东莞回深,探访幼时一个大杂院里长大的重庆老乡,他们租住的龙华白石龙村,两房租金仅400元左右;就隔着一个梅林关,市内一个月租金可以抵白石龙半年的房租,我独自带着儿子租房上学,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一帮老乡屡屡劝我搬家,考虑到儿子就近上学的安全,我唯有咬牙硬挺,租那儿五六年,把积蓄无私奉献给了房东。

2

儿子中考结束,我决定搬到一直不屑一顾的龙华区,靠近民治地铁站的沙元埔。不管他上哪所高中,反正是住校,只要他不用早出晚归在学校和家之间奔波,我住哪有啥关系?

在那之前,我蜻蜓点水般来过三次龙华,总体印象是脏乱差,交通也极其不便。

做生意的几年中,偷闲重拾少年梦,一边经商一边写作,不专注一事,结果两件事都没做好。2008年,撤离东莞最后一点苟延残喘的生意,返深后一时找不到好工作,在58同城看到民治小学附近一士多店转让,误以为就在学校旁边,雄心再起,那时还住下梅林,便从梅林一村坐324到沙元埔,店主电话摇控,下车后沿一条小沟往回走,左转经过一孔小桥,过小桥连着唯一的村道往里走……他指示的方向跟民治小学根本是南辕北辙,还有那小沟飘上来的阵阵臭气,以及民治大道两旁的人行道上,满地乱石沙土和杂草,看着那条笔直的村道,我在小桥上就打道回府了。

2010年,我已应聘到某文化单位,和同事去龙华采访上早村前任村长。当时我附近的凯丰路站唯有324路通龙华,同事从福田的上沙出发,两个多小时后,才到一个乱轰轰的什么市场,和同事汇合后,转乘一辆黄色巴士到高峰学校,又坐了一段摩托车,如此辗转,才找到上早村。

还有一次,去观澜拜访朋友,司机朋友是个路盲,我们在整个龙华的城中村里穿行,九曲十八弯似的迂回了将近三个小时,只记得一个桂花路,也许是这个路名比较有诗意,但当时它给我的感觉是那么荒凉。

三次龙华行,印象都不好,可以说很糟,所以一直排斥租住龙华,也不了解龙华的实况,只觉整个龙华,一个乱字了得。或许是冥冥中注定,2013年,我居然就搬到了龙华,而且就在第一次来而未到的沙元埔,因为家人买了这里的小产权房。

村外那条小河,还一样臭不可闻,即使来过一场暴雨,经过了彻底的冲刷,洪水退去,仍是阵阵臭气袭来;不过民治大道和两边的人行道,才不过一两年的功夫就已焕然一新,干净清爽,整洁有序,有树有花也有草,大有人工园艺的感觉。

居住下来方知,龙华被誉为福田区后花园,在深圳整个版图上,它地处中段,又靠近北站,交通便捷,无论往最东的大鹏区,还是最西的光明区,居中的龙华其实是得天独厚。

对于这次搬家,儿子略有不满,说又和同学拉开了距离,难以相聚嗨皮。住了一段时间,也就适应了,从地铁民治站转乘北站,到他常和同学们聚会的中心书城,实是方便至极的。

搬到龙华后,我似乎也开始转运。我的单位在做一本大型文献,名曰《特区不会忘记》,深圳不能忘记的当是谁?自然是改革开放初期那些拓荒牛、已经离退休的老干部、大企业家,我们记录传承他们对深圳作出的贡献和成就,貌似官方在做的事,其实不然。采访接触中,了解到有些老人想写回忆录,多亏我头顶作家虚名,谈妥一个,便辞职在家专职写作。于金钱我无太大贪欲,即使平均一年只有一个写的,我宁要自由。

因为稿费比上班略强,心下窃喜:时间自由,为兴趣工作,不用朝九晚五挤公交钻地铁;写累了看看书,烦闷了出去游一游,寂寞了找朋友聚聚。多年来理想的生活状态就这样不经意间光顾我了!

我把这种命运的小转折归功于搬到了龙华,风水变了嘛。常言道知足常乐,一事顺事事顺,一人乐人人乐。因为当年是我要跟儿子父亲拜拜的,所以儿子一直怨恨我,我的情绪也是易燃易爆。现在这种平和心态下的日子,性情都变了,也或许跟儿子逐渐懂事有关,母子关系由剑拔弩张而亲切友好,而和颜悦色。

高中住校,儿子坚决不让我送,说这么大了还要妈妈送很丢人。走的那天,一直跟我拧着的他性情大转,临出门时突然像个大人似的说:“以后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啊!”

母子角色何时转换的?“你担心我什么安全啊!到处都有监控。”话音落,却又感觉他话中别有深意。

关门退出,以为他就此离家了,我心正戚戚,不想他又探身入门,道:“你找个男朋友吧,先同居一段时间,觉得合适了就结婚呗!”

我瞠目!这还是我儿子吗?16岁的半大小子,同居这词儿,岂是他可以拿来说他老娘的?

六年前,我曾交一友,他虽没明着反对,却总是给我脸色看,我怕委屈了他,从此断了这念想。今天他居然如是说?

3

我通过考试将户口转入深圳,让儿子成了名符其实的深圳人。因房价过高,现深户没几人稀罕,但对于当年的我,却是急待解决的大事,没深户孩子想上公立学校,需办理各种繁琐手续,许多父母手续凑不全,比如社保,比如正规的租房合同;不能参加高考;中考也是区别对待:总之没深户的孩子倍受歧视和不公。如今看,有深户还有一个好处,错过了买低价商品房的,现在可以排队买高价安居房嘛!

养育儿子,任重道远。小学到初中,他都是班里前三甲,最次也前五名。所以我对他期望挺高,高一伊始,他感觉吃力,尤其他最拿手的数学。我激励他:“希望你能保持初中时旺盛的学习劲头,苦战三年,考上北大清华!”

他立即回敬:“你想得美!”

我诧异道:“我想得美?这可是你的人生你的前途哦!目标定高一点,最后也差不到哪里去啊!”

他道:“你当作家也把目标定高一点,拿个诺贝尔奖回来啊!”

我说:“诺贝尔奖是谁都可以拿的吗?”

儿子反诘:“清华北大是谁都可以考上的吗?”

我哑然,竖起大拇指说:“儿子,造反有理!”

儿子就读的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是一座很有特色的高中,因材施教,专为音乐生和美术生设一艺术班。高一下学期,儿子要求转文科读音乐班。亲朋都反对,说文科男就业门路太窄了,更不用说音乐生。我不以为然,私底下反倒希望儿子是个文青。

但这关乎他的未来,我自然有些犹豫,儿子却将我一军:“数理化已经跟不上了,政史地没有一点兴趣,只对音乐有感觉,妈妈你看着办!”

我说只要你快乐,学什么我都支持!我还说,学习的目的是提高综合素质和能力,不单是为了就业,没有谁的工作就是对应他所学的专业。你智商没问题,情商又高,不怕将来没饭吃。

儿子说:“妈妈,我会努力,不让你失望!”

儿子小时颇爱做梦,想当影视歌三栖明星,口出狂言说第一个100万给我30万,他父亲30万,自己留40万发展事业;赚钱后再买别墅,我和他父亲一人住一层……不论是否痴人说梦,他计划里总有父母,这已足够,我全盘笑纳。

随着他逐渐长大,阅历和专业知识稍变开阔,自己先败下阵来,说将来能当个音乐老师就行了。哈哈!孺子可教,有自知之明和平常心,我也满心欢喜。

一次我无意中说,希望他某天突然发现自己有当作家的天赋,帮妈妈实现成为大作家的梦想。

儿子疑惑地问:“妈妈既然如此喜欢,为什么以前没写呢?”

“以前不是跟你爸爸一起做生意吗?他自己想到处跑,希望我死守着超市里的生意,哪有时间写呀?有时偷偷写一点,听到他回来的脚步声,我赶快关机,他看出点儿异常,就去摸电脑,如果是热的,他就会大声挖苦我:‘又在写你那些破玩艺儿啊?!’”

他爸爸是一米八的大高个,声若洪钟,也许是想象出了他父亲说这话时的神态,儿子忍俊不禁,突然大笑起来,惹得我也跟着狂笑,两人都笑出了眼泪,母子俩本来在吃饭,这下真喷饭了,笑到后面我呛到了,咳嗽不止,儿子赶紧站起来,拍着我的背,惊恐地说:“妈妈别笑了!别笑了……”他自己首先止住了大笑。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出生地、深二代、租房、读书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5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50积分
  • 2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50100
  • 1
  • 150
  • 湘赣人家这家小饭店,浓缩了一代外来打工者的身影。外来打工者,即是深圳这个城市的创业建设者,他们把自己的汗水和青春都浇灌在深圳这块土地上。由于工作动荡或生活不稳定,留守儿童是改革时期的长久话题。而那些被父母随身带着的儿童,因为没有房子,没有深圳户口,更多地面临着一些资源分配缺失的难题,比如读书、升学、户口等一系列问题。作者将视角放到一个外来建设者王长生的身上,以小见大,文笔颇具功力。

    乘风无痕湘赣人家

    2017/7/25 20:12:22
  • 大风起兮,一时有多少豪杰立潮头,又掩埋了多少小人物的悲喜?这个小中篇简直就是一段历史时期的横断面,束庑根二十多年的经历,代表了中国改革开放时期许多人起伏的人生,以及在商业文化冲击下的人情、世态,让人感慨、嘘叹。小说写得非常真实,可以真切感受到主人公的呼吸和痛感,从这一点来说这篇小说无疑是成功的,但也正因为刻画得过于真实,让我一度觉得是非虚构,一定程度上缺少了文学性。当然,也许只是我个人的阅读喜好。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还活着

    2017/7/25 9:17:06
  • 记得在今年邻家520微咖大赛期间,蒋玉巧老师有篇名为《续写征集:邻居》的佳作颇受众多读者好评并勇夺周冠军。她的那篇微咖写的是某位原配因丈夫有了外遇并携小三私奔后而出现精神分裂。您的这篇文章写的是在深圳底层打拼的中年男子宁古塔因工作压力过大而出现精神分裂。蒋老师的文章是螺蛳壳里做足了道场,您的这篇文章是悬念迭起中不断演绎精彩!略显遗憾的是,佳作发出的时间节点不是太好,错失了极有可能夺冠的良机。

    黄元罗遇见亡命之徒

    2017/7/25 7:30:37
  • 小说非常地气,语言朴实,构思平稳。以湘赣人家餐馆为主线,描写了江西吉安人在龙华打拼的经历。民以食为天,在龙华有成千上万的打工者,奔着家乡的味道来湘赣人家就餐,而湘赣人家的老板以食材新鲜,用油好,所做的菜真材实料深得打工者的喜爱,甚至一些白领也来此享受家乡的味道。小说并没有写商战,而是写出打工者在外以亲情友情热情穿插其中,比如孩子的上学,亲戚们的朴素,老板的热情大方等,读完小说让人充满温暖。

    春风妙语湘赣人家

    2017/7/25 0:13:03
  • 此短篇小说作者别具匠心,以工笔描绘姐姐的"美",以写意笔墨大写妹妹的"嫉妒",淋漓尽致。姐妹俩人格襯托、对比强烈。 文章时而直叙,时而倒叙,情节跌宕昭彰令读者欲罢不能。小说结局逝者死得干净利索,但活着的生不如死。呜乎!南柯一梦。最后,精明的作者一笔点"睛",出现麦哲伦和船长,带来了一束曙光撫平了读者的心潮。我为"姐姐"点赞

    杨婉玲姐姐

    2017/7/24 11:19:12
  • 梁哥创造了一个传奇:周末发文,也能获周冠军!按邻家全网模式的运行,周一发表作品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在深圳奋斗多年的梁哥,曾有过高管的经历,写职场小说对他来说,相对更容易些。记得他是个多面手,除了小说,也还写诗歌,更善长写评、及给网站提出有实用价值的好建议。梁哥的小说,昨天晚上睡觉前用手机看了一遍,很精彩:职场之间的勾心斗角,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挖墙角,陆子路的奋进与狭隘多疑的妻子,奋斗者的烙印。学习了!

    吴春丽​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2017/7/24 11:17:18
  • 乘风老师的《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看后感慨万千!这篇职场小说如同一幕精彩大戏,写出了企业内部的勾心斗角,命运的波折常令人难以预料,原本以为在企业内可以步步高升的陆子路,遇到了个妒忌贤能的刘副总,真是苦不堪言。本以为在外面受了伤,回家能得到自己的安慰和理解,没想到,竟然还要受到妻子的冷嘲热讽。夫妻俩人,一个积极上进,一个不思进取,导致了夫妻间的隔阂。结局令人心痛,让人想流泪的感觉。学习佳作,点赞!

    红月亮​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2017/7/23 19:03:31
  • 作者很会卖关子,以抽丝剥茧的艺术手法去探寻“湖”的奥妙。湖的理念,最初是狭义的,它仅限于生态湖、风景湖、人工湖。后来,随着对“湖”的寻根问底,湖成为了一个被拓展的广义词,它的定义也由此而被延伸、拓宽。我的理解是,每个人的心灵上,也会有一个湖,思想的解放,是我们追求的。虽然我们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执念可成人,也可害人。找到安放心灵的境地,那个地方,叫:湖。也叫,福。作者的文字素养极好!

    吴春丽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21 11:12:23
  • 我到邻家不到半年时间,算是一名“新客”,却没有初来乍到的陌生感。其原因在于,我幸会几位宅心仁厚、诚挚待人、热情关注的文友。其中,首推郑荣(妙语春风),她是最早评论拙作文友之一。常言道“文如其人”,她的点评总是充满支持和鼓励,让人感受到网站的温暖和惬意;邻家文学有一批如郑荣这样酷爱文学、写作刻苦、文风好、人品好的作者群,才使邻家文学开一代文网新风:首创打工文学新领域,勃发文学正能量,弘扬创作新风气。

    北国寒星我与邻家共成长

    2017/7/20 18:56:39
  • 看前半部分,我以为作者是个混世油子,调侃诙谐,入世轻俏。越读越发现“他”不是这样的,他并不是“两肩扛着一个脑袋”的写作者,他为当下文学的“城中村”悲,为自己没有门前一个“湖”来执念而悲。作者的文学基础深厚,专业功扎实。当然,我并不是以他列举了许多文学名人,就如此评价。而是其中的气氲,是读者能感受到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湖,只是我们应当以“湖”濯灵魂,而不应于以生命的代价殉“城中村”的俗世生活。

    叶紫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20 17:28:30
  • 小说以出生陋巷的平民女子丽丽在约会中的意外状况和一波三折的心情起伏为线索,表现官场现实中并不少见的现象和来自草根平民的复杂心态。美好的爱情,利益的诱惑,现实的骨感,选择的纠结……对官场中不正常现象在隐性层面的鞭挞,对邪不压正的正能量在明性层面上胜利。好现实的小小说!

    梅影约会

    2017/7/20 11:10:15
  • 读了大姐的文章,心里感觉很温暧,早就听说深圳的文学氛围很浓。今天晚上到网上一看,这么多高手发文章,很多的文章质量高,让我感到惊讶。我是一个新手,才到深圳来,邻家社区文学提倡全民写作,是一件大好事,让初到深圳的我感到有这么好的文学平台,还可以文会友。真好。我会将我的所见所闻写成文字,并向大作家们好好学习,争取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也希望文友们多多帮助我。

    winner予文友黄峰

    2017/7/19 23:31:18
  • 在《龙华文学》仔细阅读过佛花的另一篇小说,对船长的比喻记忆尤深。这篇小说的叙事一如继往的克制,冷静,缓缓而来,于风平浪静中慢慢搅起涟漪,一圈又一圈的扩大,直至深入到内核。作者也应该是个姐姐,对姐姐的刻画似乎有着偏爱,细腻入微的情感描述中,留下的一地让人回味的羽毛。

    张谋姐姐

    2017/7/19 15:44:22
  • 小说行文流畅,短句相接,如二个年轻女孩的拌嘴,轻俏、言词活泼又不失老辣。女孩成长的过程,总有太多的阴郁与相互猜忌,还有对成人之间,讳莫如深的秘而不宣的纠结。姐妹二个人,一个是影子,一个是灵魂,有时候相吸,有时个相互嫉恨。作者对少女的心事揣摸,如工笔画般精致,对语言的驾驽能力,达到了至臻境界。总之,不是笔力遵劲的写作者,是无法完成此篇小说的。在此学习了!

    叶紫姐姐

    2017/7/19 11:36:27
  • “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这里的“湖”也许是寓意,借指“理想”。有的人整日里为生活而奔波,忘却了门外还有片“湖”,比如说文中的“我”;有的人虽说心中有“湖”,但一直不敢越雷池半步,比如说文中在佛山某中专学校当语文老师的大学同学;有的人一直生活在“湖”中,久久不肯上岸,最终淹死在“湖”中,比如说文中的“温子涛”。以轻松活泼的文风写颇为沉重的话题,足见作者高超的文学创作功底!

    黄元罗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19 8:32: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