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蒹葭
  • [0] [0]

题记:

来深圳近乎六年的时间,从龙华开始,走至而今,基本都在龙华。像宿命,也像随着某些轨迹,注定了要在这安定下来,停歇下来。


工作、生活、感情、人情,都在遵循从最低处开始生根发芽,然后迎着阳光、风雨慢慢向上攀爬……


【一】对话

“来到这座南方的城市大概已有几年,温暖中酝酿着种种发际的疼痛,还有偶尔沾沾自喜的某些感动。路过的人,看见过的风景,都在随着时日慢慢在胸中填充。”


“路过的村庄,走过的城镇,擦肩而过的人,看到过的风景,在某个片刻是绚烂的姿态。也是与他人无所关联的,要知道,可能在灵魂深处的某片土壤,那是自己的事情,无论意义还是悲戚。我们能做的,可能只是细细回忆和留念某些细微的感动。这便足够,证明你真正在某些地方存在,也遇到过一些人,也发生过一些故事抑或事故。”


“走一杯酒,干尽。想说的太多,但总是喜欢缄默,一切都隐藏心中。可能是等待着过去没有实现过的许诺,可能只是在过去某个美好的场景奋武,但无论如何,总归需要找一个恰当的时间或地点作哑装聋,抑或大声嘶吼……”


“兄台,这世界不够同甘共苦,唯有不停歇的奋斗,唯有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彼时再把盏,以庆祝衣锦还乡,悲喜相融……”


“是啊,我在龙华已蛰居近乎六年。风雨蒹葭,表面的平静蛰伏着一头头的猛兽,总归需要嗜血和舔舐往日的伤口。”


“有故事?”


“当然,听好,待我慢慢说来…….”



【二】离别

西南的城,在冬日阳光覆盖之下,有些慵懒,可是他却慵懒不起来。可能是关于离别,让心情莫名感到沉重。


不远千里他来到那座西南的城,没有言不由衷,也没有悲戚交加,能够遇到她,能够相见便是值得感动。一如他说的,我来到这里就是想看看你,想和你在一起。没有钱,没有事业,没有朦胧。


但在现实面前,人们不得不要低下彼此高贵的头颅。当她紧紧抱住他,当他低头亲吻她的脸颊,环抱着她,让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胸口。


他们像小夫妻一般找了个像家一样的地方,他放下身段去做服务员的工作,她依照先前的规划依然去另一个镇工作实习。每到周末便相聚,一起挽手去散步,去公园,去广场,去闹市……就这样持续,一个多月的幸福,或只是燃烧至了末尾,只剩下灰烬。


“这样下去不行,我要去赚很多钱去养你,去成家,去面对你父母的时候不至于太尴尬。”

“好,去深圳吧。等毕业了,我也去深圳找你。”

“好。”

当长途汽车开动的时候,她追着车跑,眼泪满面,最后她只能站着努力的挥手。而他在汽车里不敢回头。

“我不情愿你走,即使贫苦,只要你在便是安好。”


“不要这样,我会赚钱,到时候养你。暂时的离别只是为了以后永远的在一起。”

“嗯。”


她和他的短信对话。


就这样,他坐着长途汽车,往到南方这座城市—深圳,而首要的目标是龙华。只是,他是满怀着美好的希望,从未想过这次离别,是再也不见。



【三】俯首

刚下车,他便一路狂奔至龙华清湖的一个大公司的招募中心,他被淹没在了长长人龙的排队面试中。而职位,仅仅是普工。但他给她马上发短信说,我到了,马上就有工作了,叫她不要担心。车旅劳累三十多个小时后,疲惫的脸上,有温暖的笑容。


录身份资料,笔试,体检。他拖着疲惫的身子,终于在午夜12点的时候随着人流被安排到一个宿舍,但是登记资料的时候却显示不是那事业群的员工。被工作人员弄错了资料,而造成的一个小失误。不得已,他抽出口袋仅剩的100元,去附近一个小旅馆蜷缩着身子将就了一夜。


次日,再返回招募中心去找被弄错资料的部门,然后辗转了一天所幸找到属于他的事业群。记得,他依照接他的一个工作人员吩咐在一个大门口等,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从大门出来一个工作人员,门口的保安问,去干嘛啊。那人回答,有个傻逼掉队了,我去接他呢。而他就是那人口中的傻逼。


新员工培训,入职,像被挑菜一样,被分配到了龙华的一个生产车间,没有加班,底薪低得可怜。因为没有钱,和同事熟络后每个月问老同事借钱,次月工资到手扣除相关费用后基本没有结余还要还上个月借的钱,恶性循环。


但至少是知足的,有工作,有恋人,还有青春,明天还没那么快到来,自己还有机会上位和出头,只要努力。


好景不长,在离别后的三个月不久。某个清晨,他接到了她一个比较奇怪的电话,没有争吵,只是像平时说说话。她从未那么早给他电话,他觉得有点异常。他问她没事吧。她答,没事。然后下午的时候他给她电话就已打不通,QQ也没了她,微博也被拉入了黑名单。他满世界去借他周边的同事给她打电话,但是她一直不接或者直接挂断。


因为这事,他精神恍惚了差不多三个月后,终于某日一个人在宿舍抱头痛哭…..



【三】承受

这世界总要承受,而所谓的承受大多只是在言述悲戚的层面。生命中有不可承受,也有之轻重。而他背负着莫名的告别,像行尸走肉。除却机械麻木的工作,就是以行文为伍。


总归生活需要反复,工作需要改变,心胸会再敞开迎接外面的阳光。时日是治愈的良药,甚至不需要药引。


一年半以后,通过努力和证明,可能也是上天眷顾,他有幸脱离了原来机械的普通工人岗位,晋升至了工程师。所幸其上司也是慧眼识人,栽培有方,很快他便在工作上多方面游刃有余,超能发挥。


而关于和她的过去种种,他缄默不提。只是努力的工作,习惯的写作,不断的磨砺着自己。因为接触的人多了起来,虽不擅油滑舞袖,但也能够开口说话,不再像从前只是个内向的人,关起房门天天宅在住的房子里。


心里住过的人,一路看见过的风景,掩埋在心底的感情,都将交由岁月去完成。要么,生死有命;要么,承责其重。



【四】抬头

“从24岁那年,一个人来到深圳,到而今,快6年了。只觉得时间过得匆忙,一瞬间便到了马上要30岁的人。”他蓄长发,扎发箍,抽烟,喝酒,说豪气的话,干实在的活。据说他从那个大工厂工程师的职位上辞职后,便涉及广告、互联网、实体多个公司和行业。从零开始,相继在每个工作上一般都能坐上经理以上的位置。但像他自己说的,他现在也越加的不怎么想说话。不因为不会说,只是不想说,因为某天他突然发现话说那么多,那么多客套,也是那么多废话,还不如从现在起就做减法。


“2010年十二月份来的深圳,我一直记得。至如今相隔六年,我也从以前不知所谓的人,到而今面对每个人都心生敬畏。其实,我特别想和她说,我能放下所有的牵挂。不论以前是混蛋过,迷惘过,还是卑微过。只想有一次见面的机会,能够一次性的把前几年隐忍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包括这几年的艰苦奋武。”他大口的吸了口烟,眼睛里明亮。和前几年对比,身体微胖,再也不是从前单薄,孱弱的消瘦模样。


“小姑娘,你呢?现在主要做什么?”他答完后,接着反问。随手拿起了一杯第三泡普洱茶,一饮而尽。

“我?我就写点别人的故事,把别人的故事代入到自己的故事里,这样,我的故事就不会营养匮乏,多少有点情节。”她回答,脸上有羞涩的红晕。


“很好。那你现在准备写故事?”他看着她的眼睛,似盯着一个猎物。

“我在收集和撰写关于龙华这个地方发生的故事,也在去见龙华里有意思的人。”她小啜一口茶,然后习惯性的抬了抬眼镜框。


“那很好啊,只是,可能我不是故事丰腴也不是有意思的人,让你见笑了。”他笑得坦然,这天是他满三十岁的生日。没有伸张,没有铺设,就赴了她的约,一起聊聊关于龙华的那点事情。


“我能问问,你现在生活得怎么样么?”。她不依不饶的坚持,总想从中挖掘出来些信息。

“工作、生活、阅读、还有结交有趣的朋友。”他淡然微笑,脸上能看到一点岁月的痕迹,但不重;声音听起来还是和前些年没有变,根本不像快三十岁的人。


她轻轻的把笔记本合上,首页有篆书题字——龙华,那些人,那些事。


  • 标签:龙华清湖深圳对话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哑姑
  • 秀新社区 @只因不才
  • 4
  • 50100
  • 4
  • 6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