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宝手记
  • [0] [0]


一、苦难的宝宝

1

本来打算让宝宝在环境好一些的港大医院出生,做好了预约,产前检查费用也一次付清,可宝宝却是提前一个月就突然来到这个世界。

许是,天天去上班,临产前一个月了,该好好休养才是。想去请假,一看再有几天就要放假了,就坚持着上班。从坂田到福田,还有一个钟的时间去挤地铁,早晨7点起来做饭,晚上回到家时,已经接近八点,又要去做饭。宝宝生下来时,只有四斤九两,这样的劳碌奔波,这样营养哪能跟得上,又休息不好。

我把店门关上,去看望妻子。

从深圳的边缘宝安到坂田坐公交车要几个小时才能到达。

到时,天色已黑,她下班刚刚回来。屋里的灯亮着。按门铃,她不开门;打电话,打了许久,她接了。她说:你回去吧!我过得挺好的。没有你,我也一样过。

我知道,她生气了。

一个孕妇,尤其是产前需要人悉心照料,更何况这都怀孕八个月了。我给母亲买好了火车票,合计了一下,不几天就要过年了,回家生小宝宝也可以。再说母亲是北方人,只会做北方的饭菜,来到这边也照顾不好。就把票退掉,这次从关外过来,一是看望,二是商量一下回家过年生小孩的事儿。

无论是怎样的按门铃,打电话,她始终就是不开。

我拎着一大包的补品,站在楼下门口,脚也麻了,腿也酸了。幸好,有人进门我就跟了进去。

到了九楼门口,我终于喊开了门。

她,挺着大大的肚子,倚在靠阳台的门框上,孕妇装衣兜里的手机在放着轻柔的胎教音乐,她的面前是一桶水。当我刚把手袋放下,一盆水就倾泻而下,从我的头顶降下直接就灌进脖领。这已是冬天了,若是北方,那已是冰封雪飘。而这是南方,这是深圳。而在这里中午与晚上的温差也相当大。中午热时也可穿短袖,而当夜幕来临,气温也慢慢降下。被这突如其来的泼水整得有点懵了。

思忖一下,也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一个丈夫尽不到丈夫应尽的职责,让一个这么大肚子的孕妇在这城市里的劳碌奔波;一个小生命这么小,整天跟着地铁走来走去。其实,我给她找一个距离很近,待遇还很丰厚的地方上班,她却是不去,非喜欢什么教育行业,在一所学校里上班,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交房租的,所以就住在了坂田。上班,那么远,待遇也不怎么样,我也觉得这突如其来的一盆冷水有点冤。

自己在那边忙着做生意,不能够在身边好好照顾也该受点这小小的惩罚。心里虽有点气,但还是强装笑脸,用温暖的语言哄哄这满眼泪花的妻子。

第二天,在港大做完产检,她还执意要回到她住的地方。她说那里的房子大,环境好。我说,你回那边谁照顾你,我那边生意不做,咱吃什么?喝什么?喝西北风呵!咱生意不做,生宝宝去哪里整钱去?

就这样,妻子很不情愿地来到这边。就象她所形容的,你这里简直就是贫民窟。从市内到关外,简直就是从天堂来到地狱。

2

我商量说:我们去北方好吗?在那里生孩子,家人可以好好照顾你,在这边,我一个人可伺候不了,我也没有伺候产妇的经验。再说伺候你的话,在这里啥事儿也做不成了。

你们北方太冷了,零下十几度,连屎都拉不出来,生孩子更是因难。

我被气得眼睛睁得大大,差点懵了。气得骂道:这是TNN的什么逻辑?这是哪跟哪呀!

心下思忖,还不是给她妈的彩礼钱还没有如数到帐,在这里郁闷纠结。也没说不给,我总觉得,于其把款汇到帐户上,还不如亲手交到她老人家手中好些。在帐户上只是个小小的数字,而放在手上最起码有点份量。

公园散步,要经过人民医院。在医院门口我往里面好奇地窥探。过年了,这往日的繁华的都市也是万人空巷。这往日生意火爆的人民医院进进出出的人也很少了。毕竟再过一两天就要过年了,该回家的人们都已经陆续回家了。我也想回,可、、、、、、

我说:我们进医院看看好不好。其实心里在想,在人民医院生也好,这边离我的住处近,这是在关外,生孩子费用也相对来说比市内要少许多,医疗条件基本上也差不多。

妻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大过年的不要乱说话。医院可不是随便乱进的。在公园逛了一大圈,回来经过医院,我却还是情不自禁地说:咱进去看看好不好?她真的发火了,矿泉水瓶子就从空里从她的手里飞了过来,幸好我躲得快。那瓶子就飞进了绿化带。

除了想在附近的医院生孩子外,我更想的是回北方生宝宝那该多好,过完年,就生小孩。十几年没在家过年了,在家里生个宝宝老妈可以帮忙照顾一下。

口无遮拦。许是真的,话不能乱说;许是真的,医院不能够随意乱入。就在晚上,刚要休息,妻就捂着肚子躺在床上喊疼。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呢!妻说,赶快收拾一下我和宝宝的衣服。马上给医院打电话。

进了人民医院,刚办完手续,妻就被送进了产房。

3

由于是早产儿,早产一个多月,刚生下来,宝宝就被抱进了护婴室。宝宝生下来时,体重只有四斤九两。体型瘦瘦的,小脑袋伏在户士的肩上,我跟在后面,在灯光处,我看见宝宝小小的眼睛出神而好奇地看了我好一阵,她仿佛已经知道站在面前这位就是趴在妈妈的肚皮旁给自己讲故事的爸爸。对于一个小生命,我都有些不知所措,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公历二月二,却是农历的大年初一。人们都在忙着过年,而我,却是在医院里忙着生孩子的事儿。大过年的,妇幼专卖店还没有开门。买好的婴儿衣服、婴儿用品都放在了市内妻子的住处,这些必须得重新采购。上午翻遍整个松岗居然没有一家专卖店开门。只能到商场购买。宝宝专用湿巾纸、初生婴儿奶粉、婴儿奶瓶奶嘴、婴儿小衣服,宝宝专用纯棉小方巾、、、、、、采购了一上午,终于差不多了。无论走哪里,我给人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当爹了。不管认识不认识,就这么一句话,一天下来,嘴笑得合也合不拢。虽然一晚上没睡觉,也没感觉到累。

见了朋友说:有了宝宝,你会感觉很累,但这种累却是一种幸福的疲惫。

我一个人伺候产妇,还有宝宝。感觉比上班还累好几倍。

顺产的妻子三天就出院了。而宝宝由于是早产还要在保温箱里观察几天。我每天都要去医院五六次去送母乳,刚开始一次只有十几毫升,有时晚上两三点去送,倒是把护士吓了一大跳,深更半夜总按那门铃,每次去都是想要发火的样子。我送礼物给主治医生,那医生却是把礼物给退了回来。许我是在跟他谈话时说跟这家医院院长关系不错。给小护士红包也不敢收。护士说:对于每个宝宝我们都是一样的,都会好好照顾,好好护理,父母的心情我们都可以理解。就怪自己平常口无遮拦爱吹牛,这下好了,送点小礼物人家都不敢收了。

妻子早产,究竟是什么原因,除了产前没好好休息,至今我也找不出其它的合理答案。难道我真的是大过年乱说些禁忌的话吗?晚上,尤其是凌晨一两点,我去送母乳想想真有点害怕。医院静情悄悄的,外面连个人影都见不到,走进医院头皮都有些发紧。虽然害怕,但想想宝宝没有母乳,奶粉又不吃,两个钟就吃一次奶,没有吃的,宝宝会饿坏的;没吃的,宝宝又会大哭大闹。啥也别考虑了,深更半夜,拎着奶瓶,按下五楼的电梯按钮,一个人直冲而上。

早晨,我还在睡意朦胧中,医生打电话说:今天上午约好了给宝宝做胸部CT。我说:好的,好的,我马上过去。起了床,饭没吃,牙没刷,脸没洗就急匆匆奔医院而来。

自从宝宝进了护婴室,我有四天没看到宝宝了。那小小身躯,小小的脑袋,小小的眼睛,小胳膊小腿的,就是在睡梦中一闭上眼睛就是那小巧可爱的身影。我总是在幸福的疲惫中沉沉地睡去。

宝宝从护婴室出来了。我签了字。就跟护士推着婴儿车一块去。宝宝睡着了,眼睛紧紧地闭着。看看宝宝安详若佛心静如水的样子,心下美滋滋的。

CT室在一楼。这是放射科,门口警示牌上赫然写着‘危害身体  远离辐射’。胸部CT,这张床上是我熟悉的,前几年,在工厂上班时,我腰被重重摔了一下,就在这张不锈钢的床上,我艰难地爬上去,侧着、躺着拍了几张X光片。我对护士说:哦,我也在这张里拍过片子,今天宝宝也要在这里拍片子了。说着放射科的医生就走过来了,要求解开宝宝的包被,今天北风强烈,气温骤降。我担心宝宝着凉。我说:不解开可以吗?医生说:那会影响图片的清晰度。

当我解开宝宝包被的绳子,我愕然了!

宝宝的身躯还是那样的瘦小可怜,两只小手上布满了许多已经愈合了的针眼。更让主心疼的是,在右手背上,还用医用胶布绑着一枚硕大的预留针。那针尖部分有很长在宝宝的静脉血管里,后面透明的输液管象个长长的尾巴包在包被中。看到这一切,心里泛起酸酸楚楚的疼痛。

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输过一次静脉注射。许是,身体太胖,护士找不到我的静脉血管。也曾经做脚上手术,扎过一次,但没几分钟,我的手肿得象个馒头;后护士又换另一只静脉注射,另一只手也肿得象个馒头。我疼痛得自己拔下针头,逃似的狂奔离开了医院。从此,再无缘这静脉注射。

一个小小的生命,那小手上布满了小小针眼的愈合的伤口,还装着这么一条长尾马的预留针。刚才还是满满幸福心情一下子阴暗下来。那一个个针眼扎宝宝小手上,更象是扎在我的心脏上。把宝宝送到护婴室,就跟值班护士大吵了一架,还气极败坏地打院长电话投诉。

4

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了,主治医生说肺部有阴影,呼吸频率过多,不仅仅是肺部没发育完整,而是肺部有炎症。

我以为,宝宝检查完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了,不曾想,却检查出有肺炎。具体原因:一、孩子早产,肺部发育不完整;二、生产时,或吸入羊水。医生说:最少还要住一个星期的院进行药物治疗。

天哪?!在这家医院里已经住了三四天了,宝宝的两只小手上有了那么多的些伤疤,小脸上也被自己的小手挠得有了疤痕。再住一个星期的院,还要经过药物治疗。幼小的宝宝,才那么一点,不知要打多少针?不知还要用多少药!这么幼小孱弱的身体,怎么能够承受得了如此的折腾。

每天早晨除了询问病情,就是先让值班护士打印一张用药单据,一打印就是好几张,上面密密麻麻的用药和护理记录。一个幼小的生命,居然要承受这么多的痛苦。那小小的体重,小小的手脚,居然还要受这些针药的蹂躏。

又做颅腔彩图。我早早地去了,除了给宝宝送母乳,还要询问一下,昨天做胸部CT的情况。医生分析着胸部阴影的成因。那阴影就永远留在印象里,成为心灵深处最深沉的痛伤。

小车子从护理室推出来,轻轻地呼唤,宝宝睡得正酣。小眼睛闭着,无论怎样的呼唤,宝宝都是心静如水,安详若佛的样子,睡得香香甜甜。许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许对于疼痛一个婴儿是没有感觉。

  • 标签: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门槛
  • 红星社区 @七里老塞
  • 作者:粱子16310积分
  • 社区:沙浦社区
  • 简介:http://www.sdbaoyaotang.com/ 不知为何?!我的小说是真实的,我的散文是虚构的,我的诗歌却是穿越的、、、、、、 粱子,2011曾获'炎黄杯'诗书画印艺术大赛二等奖;“‘全国暨海外华人征文大赛’二等奖。《星星诗刊》优秀奖。深圳社区文化奖等。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星星诗刊》、《芙蓉》、《扬子江》、《深圳文艺》等。主要网络传播作品有散文集《唱歌的蒲公英》。诗集《舞者》。长篇小说《愚人巷》、《野人笔记》、《我们的梦工厂》、《我们的贫民窟》、《冰河》、《冰凌》、《官奴》、《走过爱情》等。现供职于某外企。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44
  • 10800
  • 160
  • 163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