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章
  • 点击:645评论:12017/02/09 11:28


十章

刘永

章一:晨起动征铎  客行悲故乡

正月初八,北方的农村还被围在寒风冰雪中,电视上播放的新闻是哥斯达黎加总统大选举行。

临近晚上,风硬得像坚冰,晚上围在一起吃晚饭,猫都不愿离开被窝。

晚饭吃的颇好,有过年蒸的枣山,还有炸过的鸡块,烧的红薯茶。

联欢晚会已经播过了许多遍,父亲今天去看望奶奶,我们兄妹五个,哥哥姐姐均自成家,只剩我和母亲在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

门一闪,母亲慌忙站起来迎接。

姨奶带着一身的寒风来了。

姨奶掩了门一坐下问了句:“喝过茶了?”

不待我们回声,便说:“谁谁儿子,谁谁老子,一家子人去浙江打工,一年好几万。”

姨奶的脾气不好,一生靠卖馍为业,凭一人之力含辛茹苦的拉扯孩子,竟是我们小镇上唯一一家出了两个大学生的家庭,如今她的孩子都在县上工作,有头脸,她却不愿进城,兼起了照顾我们这些各家穷亲戚的责任来。

她又似看非看地溜了我一眼说:“小孩不出去挣钱,写写画画能当饭吃?”

此时母亲似是理亏,不作声。

沉默了一会。母亲说:“小姨你喝茶。”

姨奶见人不接话茬,便问我:“你的伤好了?”

我点头。

姨奶说:“人要活出样子来,你当兵回来,媳妇都被人退了两个,又受了伤,你能写会画,终要活出样子,你二十上的人了,不要让人瞧不起。”

母亲解释说:“咱们家人都老实本份,他当兵在部队也靠写画,人家干部都夸他,可赶上裁军回来,你说咱们出去打工,又没一人出去过,他又刚骑摩托车摔伤,这天底下人海茫茫地,让他一个人到那儿去打工!”

姨奶是经过岁月磨练过来的人,她并不气馁,站起来说:“人只要有囊气,到那里都能替爹娘争光。”说完竟也不待人答话,站起来就走了。

她一贯如此,干净利落。

我随姨奶去关门,被寒风吹得一个激凌。

月光犹照,雪映着月光,分不清时辰。

霜又落在了雪上,我悄悄地掩了门,我自骑摩托车摔到眼躺在家里休息以来,每天早晨都是五点钟起床,然后踏着霜或雪一个人在莽莽的田野里走来走去,脚下是咯咯吱吱的雪,离我住所四五里外溪对岸有一株腊梅,香气弥远,我固定每天都循着味去走,一站就几个小时。

村庄蛰伏在地上,不胜其寒。

我如此爱你,你一草一木,甚至微尘,与我骨肉相连。

但你如此冷陌,这冷深入骨髓。

我低着头走,泪水始终在眼角打转,我不会让它成为挂在我脸上的冰。


章二: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

阜阳市火车站连接京九,是京九线上一个最大的枢纽站,每年春运期间,这里都少不了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这里人如山海,如水中缺氧的鱼。朝更深的意思去探究,这里是全中国最大的劳务工输出地之一。

我穿着军大衣,这次的散步并没有走回家,而是径自走到了市火车站。

我的军大衣里边口袋里装了一百块钱。这个钱是年前,母亲说给我的压腰钱。

我不知道这个钱能买到去哪里的车票,我想我应该去哪里呢?我虽逢此大难,却仍不脱书生情怀,我想我要到最最繁华或最最荒凉的地方去寻找我的答案。

西藏从未去过,深圳虽然在我十八岁参军前出过我一部长篇小说,但我只记得它是我看电视里的印象,我亦不知道车票能有多少钱。

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去查询路线与买票。

好在我有退伍证,我只在书上得来,人在绝境时,只要有敬诚这个心,便不会绝望。不知道我那里来的机灵,我径自混进了入口,然后我看到一个穿蓝呢子大衣的调度车长。我走过去说:“请您帮我,我想去……。”

轰鸣一声,列车赶巧到了,这个列车,说挤成沙丁鱼罐头是不确切的,一是我从未见过沙丁鱼罐头有多挤,二是我若见了沙丁鱼罐头有多挤,我也会认为没有这春运的火车挤。

那人正在忙碌,闻我说话一愣,似来不及分辨,竟然抓住我,推着我的屁股将我半个身子推上了车。

上边的列车长正在拼命往下推人,见下面的列车长拼命往上推人,大骂“你他妈的给我把人拉下来。”

下面的列连长筋脉贲张破口回敬:“你的妈的我非把他推上去。”

结果,我在两位列车长的对骂中踏上了征程。

我虽然不熟世事之圆滑,却并不认为迂。我混进了车内惦记那列车长必定要找我报仇,便迅速挤进人群,如泥牛入海。

我喘息了一会,忽然从沉寂的乡村进入了这热气腾腾的车箱,我猛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车子果然是经往深圳,白日过后,夜色深沉,远处山影,近处池塘,光影闪的太快,我的眼受伤初愈,看一会就闭一会眼。山川莽莽,烟雨苍苍,人便经常踏上这不由自主的列车。

车上每响一遍广播补票的播音,我的心就收缩一下。

我是熟读诗书的人,,虽然在乡村却学的是致良知之圣学,我并非不想买票,而是我一是不知道钱够不够票钱,二是我亦不知道这车行到何处才够补票的钱。

车过麻城,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我觉得差不多我的钱应该可以去补票了,就朝餐车方向挤。刚走至六箱餐车箱,正不防与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怒吼:“小心点!”

抬头一看,两人俱一愣,真正个冤家路窄。

列车长得意地睨着我,如同猫儿捉了老鼠,他说:“你还跑!”

天意弄人,我攥的被汗水浸透了的钱,竟然还是只有一百零几块,还缺了二十块钱。我正窘迫之间,旁边忽然有一个女生说:“我们认识,他来找我,我替他付。”补完票之后,那女生示意我也跟她挤在一起说:“这座位是吃饭后花钱买的,挤一下。”我别无他法,贴里靠车窗坐下,不敢再说话。她主动给我介绍:“我姓谭,也是到深圳的。”我此时心情无法言语,并不同别人一般,这时又想到林语堂说过的:“人所达到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受苦的深度”,我并不敢理会她,只呆呆的望着窗外比黑漆还黑的夜,又忽然想到韦承庆的南行别弟的诗来,万里人南去,三秋雁北飞。未知何岁月,得与尔同归。这是我幼年时练习书法学来的,此时心里万般滋味,又忽然想到“青山处处可埋骨”这句诗,心里也暗自下定决心,此回出来,再不回乡。

后来又知道,母亲早知道我一早出行,竟一夜未睡,只是不忍这离别,故不作声。

而我这车费,也是姨奶早就卖了一只小羊为我准备的。


章三:长夜无聊过  冲锋弃鞍刀

曦明之中,车至罗湖,我同座的谭姓女生,似乎想讲话,终不见我回应,我最后给她要了电话,说要有朝一日还钱给她。待下车时,她似乎欲言又止,一起下车,一起走出通道,前边是两个岔道,一个通向东门,一个通向西门,她望了我一下,似乎看我走那个门,我径走西门,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顺势,也或许是逃避。她愣了一下,似乎想走过来,又似乎离东通道更近,便犹豫了一下,只得走向东通道。人生际遇,不可预料,鸳鸯蝴蝶终不是现实生活,我自此再也没见过她,再后来想还她二十块钱,打她留的电话,也不通,多年后回想这一天,仍想不通,她到底想给我说什么。

湿漉漉的深圳像浩淼的大海塞进我的眼睛,我自下车便腿软,像浮在了水中一样,这种感觉后来一直延续在我在深圳的日子里。

我在后来研究心学时悟到“独知”二字,这两个字识字易,识义难,此两字是一人立于滔天恶浪当中,心中有何所想,此时所想,无论善恶,便是最真的念头。这个理是后来在事上磨才得来的,但在当时,我如一人跌入远古洪荒,残剑破履,四顾茫茫。我在这个城市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依托,为了工作与生活,我强忍放弃了我最热爱的读书、写字、画画,弃如敝履。这次出事故对我的影响非常之大,使我重新审视我自小学习的儒家经学,建功立业,与心安何处?外学之用与内学之功?我陷入了一个大混乱,我心中千丝万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抽刀断水,一废百废。我自小便与书为伴,没有书夜里难以入睡,我自小溺于丹青绘事,无笔无纸,我刮锅底灰作墨,无事时我常在觉得手都无处安放,但我再不提起,统统放下。

繁忙的工作在深圳的车轮上飞转。

短短一年之内,我便从初到深圳一百三十斤瘦到一百一十斤左右。


章四:苦心诣有寄  无意柳成荫

昔王阳明被谪龙场,置一石棺,终于有“龙场开悟”。

我被塞进办公室顶上处二平米办公室夹层之中,亦同石棺,然终无期有进。

复一年,我结识妻子,我曾多次在文中与演讲中提及,她不弃卑鄙,于患难中爱我,不但是我爱人,亦是我恩人。因我踏实肯干,忠心耿耿,被公司特别照顾安排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间。

久幽思动,我于百般困苦当中,终有一天悟到:“外学之用,在于致用,内学之用,在于放心。出世与入世,不在形势,是在内心。”这个浅显的想法,使我放下了自己的执着,我进而又想:“内圣,是对心的交待,但外王是做事的手段,内圣和外王又同时是入世和出世的诠释和方法,我自觉得社会不接纳我,自闭于世外,是因为我内心中没有想与这个社会有所接洽,若我想入世,便做与世接洽的事,做得一分便是一分,不做一分,不但出世外王无分,便是内圣,也只是停在口头上。”这便是我从读书中悟得的道理。

这一念之转,使我一下子对深圳改变了看法。

从此,我便想方设法,重拾读书写字画画。读书还好,唯写字画画,我小小的一个房间,又是卧室、又是客厅、又是厨房、又是洗手间,我便想方设法,在楼道中的转角处,上一层是并排的几个水龙头,我这一层每日人来人往,熙攘盈声,我便小心奕奕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展开纸卷,趴在楼道下画画,灯光还是声控灯,便一会咳嗽一声。

自我悟到致用之理,便想我的绘画虽是从爷爷处家传传下来的指画,也需与与所住这座城市有接洽之处,因深圳又名鹏城,我便将指画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创作老鹰的画法之中,并立志,无论时人识不识我,我自尽力为这座城市画一卷千米的指画长卷《鹏城赋》。这卷长卷,至今仍在创作当中,但已得到多方认可,并由时任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阎振堂亲自题名。

但在当进,一切犹如夜中行军,怀刀夜行。

一日,适逢居委会在各个小区住房查计生,看见我于楼道明灭之处,手下遄飞,大鹰突出,叹为观止。因又告说深圳人才汇粹,藏龙卧虎,正逢一年一度的深圳外来工才艺大赛,由居委会推荐我参加。

这是我第一次与深圳发生关系。我参加活动,一路初赛、复赛,畅通无碍,参加总决赛时,正逢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一日,其时我妻子已经待产,我这时连生育小孩子住院的钱都没凑够。总赛是在宝安区,我便少有的打车赶去,当时司机一路上说出租车公司鼓励的士司机捐款,他已经捐了五十,待到门口又想,捐一百也才是他半天的收入,可对那些埋在地下的人来说,一瓶水可能就救得一命,因此,他又折回去又捐了五十。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刘永十章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巨额的打赏。刚开始看到一连串的数字,我还认真地数了数上面的数字,哦,确定是六位数。为什么一篇文章可以获得如此巨大的打赏呢?为此,我特意前来学习!文章分十章,写了: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离开故乡,抵达深圳,是为追寻梦想。在深圳,作者收获不少。获“书香岭南模范个人”称号、“深圳爱心家庭奖”、举办过“刘永指画书法展”……这是一篇文笔极棒的个人传记!强烈荐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50积分
  • 3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00100
  • 1
  • 150
  • 湘赣人家这家小饭店,浓缩了一代外来打工者的身影。外来打工者,即是深圳这个城市的创业建设者,他们把自己的汗水和青春都浇灌在深圳这块土地上。由于工作动荡或生活不稳定,留守儿童是改革时期的长久话题。而那些被父母随身带着的儿童,因为没有房子,没有深圳户口,更多地面临着一些资源分配缺失的难题,比如读书、升学、户口等一系列问题。作者将视角放到一个外来建设者王长生的身上,以小见大,文笔颇具功力。

    乘风无痕湘赣人家

    2017/7/25 20:12:22
  • 大风起兮,一时有多少豪杰立潮头,又掩埋了多少小人物的悲喜?这个小中篇简直就是一段历史时期的横断面,束庑根二十多年的经历,代表了中国改革开放时期许多人起伏的人生,以及在商业文化冲击下的人情、世态,让人感慨、嘘叹。小说写得非常真实,可以真切感受到主人公的呼吸和痛感,从这一点来说这篇小说无疑是成功的,但也正因为刻画得过于真实,让我一度觉得是非虚构,一定程度上缺少了文学性。当然,也许只是我个人的阅读喜好。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还活着

    2017/7/25 9:17:06
  • 记得在今年邻家520微咖大赛期间,蒋玉巧老师有篇名为《续写征集:邻居》的佳作颇受众多读者好评并勇夺周冠军。她的那篇微咖写的是某位原配因丈夫有了外遇并携小三私奔后而出现精神分裂。您的这篇文章写的是在深圳底层打拼的中年男子宁古塔因工作压力过大而出现精神分裂。蒋老师的文章是螺蛳壳里做足了道场,您的这篇文章是悬念迭起中不断演绎精彩!略显遗憾的是,佳作发出的时间节点不是太好,错失了极有可能夺冠的良机。

    黄元罗遇见亡命之徒

    2017/7/25 7:30:37
  • 小说非常地气,语言朴实,构思平稳。以湘赣人家餐馆为主线,描写了江西吉安人在龙华打拼的经历。民以食为天,在龙华有成千上万的打工者,奔着家乡的味道来湘赣人家就餐,而湘赣人家的老板以食材新鲜,用油好,所做的菜真材实料深得打工者的喜爱,甚至一些白领也来此享受家乡的味道。小说并没有写商战,而是写出打工者在外以亲情友情热情穿插其中,比如孩子的上学,亲戚们的朴素,老板的热情大方等,读完小说让人充满温暖。

    春风妙语湘赣人家

    2017/7/25 0:13:03
  • 此短篇小说作者别具匠心,以工笔描绘姐姐的"美",以写意笔墨大写妹妹的"嫉妒",淋漓尽致。姐妹俩人格襯托、对比强烈。 文章时而直叙,时而倒叙,情节跌宕昭彰令读者欲罢不能。小说结局逝者死得干净利索,但活着的生不如死。呜乎!南柯一梦。最后,精明的作者一笔点"睛",出现麦哲伦和船长,带来了一束曙光撫平了读者的心潮。我为"姐姐"点赞

    杨婉玲姐姐

    2017/7/24 11:19:12
  • 梁哥创造了一个传奇:周末发文,也能获周冠军!按邻家全网模式的运行,周一发表作品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在深圳奋斗多年的梁哥,曾有过高管的经历,写职场小说对他来说,相对更容易些。记得他是个多面手,除了小说,也还写诗歌,更善长写评、及给网站提出有实用价值的好建议。梁哥的小说,昨天晚上睡觉前用手机看了一遍,很精彩:职场之间的勾心斗角,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挖墙角,陆子路的奋进与狭隘多疑的妻子,奋斗者的烙印。学习了!

    吴春丽​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2017/7/24 11:17:18
  • 乘风老师的《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看后感慨万千!这篇职场小说如同一幕精彩大戏,写出了企业内部的勾心斗角,命运的波折常令人难以预料,原本以为在企业内可以步步高升的陆子路,遇到了个妒忌贤能的刘副总,真是苦不堪言。本以为在外面受了伤,回家能得到自己的安慰和理解,没想到,竟然还要受到妻子的冷嘲热讽。夫妻俩人,一个积极上进,一个不思进取,导致了夫妻间的隔阂。结局令人心痛,让人想流泪的感觉。学习佳作,点赞!

    红月亮​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2017/7/23 19:03:31
  • 作者很会卖关子,以抽丝剥茧的艺术手法去探寻“湖”的奥妙。湖的理念,最初是狭义的,它仅限于生态湖、风景湖、人工湖。后来,随着对“湖”的寻根问底,湖成为了一个被拓展的广义词,它的定义也由此而被延伸、拓宽。我的理解是,每个人的心灵上,也会有一个湖,思想的解放,是我们追求的。虽然我们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执念可成人,也可害人。找到安放心灵的境地,那个地方,叫:湖。也叫,福。作者的文字素养极好!

    吴春丽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21 11:12:23
  • 我到邻家不到半年时间,算是一名“新客”,却没有初来乍到的陌生感。其原因在于,我幸会几位宅心仁厚、诚挚待人、热情关注的文友。其中,首推郑荣(妙语春风),她是最早评论拙作文友之一。常言道“文如其人”,她的点评总是充满支持和鼓励,让人感受到网站的温暖和惬意;邻家文学有一批如郑荣这样酷爱文学、写作刻苦、文风好、人品好的作者群,才使邻家文学开一代文网新风:首创打工文学新领域,勃发文学正能量,弘扬创作新风气。

    北国寒星我与邻家共成长

    2017/7/20 18:56:39
  • 看前半部分,我以为作者是个混世油子,调侃诙谐,入世轻俏。越读越发现“他”不是这样的,他并不是“两肩扛着一个脑袋”的写作者,他为当下文学的“城中村”悲,为自己没有门前一个“湖”来执念而悲。作者的文学基础深厚,专业功扎实。当然,我并不是以他列举了许多文学名人,就如此评价。而是其中的气氲,是读者能感受到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湖,只是我们应当以“湖”濯灵魂,而不应于以生命的代价殉“城中村”的俗世生活。

    叶紫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20 17:28:30
  • 小说以出生陋巷的平民女子丽丽在约会中的意外状况和一波三折的心情起伏为线索,表现官场现实中并不少见的现象和来自草根平民的复杂心态。美好的爱情,利益的诱惑,现实的骨感,选择的纠结……对官场中不正常现象在隐性层面的鞭挞,对邪不压正的正能量在明性层面上胜利。好现实的小小说!

    梅影约会

    2017/7/20 11:10:15
  • 读了大姐的文章,心里感觉很温暧,早就听说深圳的文学氛围很浓。今天晚上到网上一看,这么多高手发文章,很多的文章质量高,让我感到惊讶。我是一个新手,才到深圳来,邻家社区文学提倡全民写作,是一件大好事,让初到深圳的我感到有这么好的文学平台,还可以文会友。真好。我会将我的所见所闻写成文字,并向大作家们好好学习,争取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也希望文友们多多帮助我。

    winner予文友黄峰

    2017/7/19 23:31:18
  • 在《龙华文学》仔细阅读过佛花的另一篇小说,对船长的比喻记忆尤深。这篇小说的叙事一如继往的克制,冷静,缓缓而来,于风平浪静中慢慢搅起涟漪,一圈又一圈的扩大,直至深入到内核。作者也应该是个姐姐,对姐姐的刻画似乎有着偏爱,细腻入微的情感描述中,留下的一地让人回味的羽毛。

    张谋姐姐

    2017/7/19 15:44:22
  • 小说行文流畅,短句相接,如二个年轻女孩的拌嘴,轻俏、言词活泼又不失老辣。女孩成长的过程,总有太多的阴郁与相互猜忌,还有对成人之间,讳莫如深的秘而不宣的纠结。姐妹二个人,一个是影子,一个是灵魂,有时候相吸,有时个相互嫉恨。作者对少女的心事揣摸,如工笔画般精致,对语言的驾驽能力,达到了至臻境界。总之,不是笔力遵劲的写作者,是无法完成此篇小说的。在此学习了!

    叶紫姐姐

    2017/7/19 11:36:27
  • “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这里的“湖”也许是寓意,借指“理想”。有的人整日里为生活而奔波,忘却了门外还有片“湖”,比如说文中的“我”;有的人虽说心中有“湖”,但一直不敢越雷池半步,比如说文中在佛山某中专学校当语文老师的大学同学;有的人一直生活在“湖”中,久久不肯上岸,最终淹死在“湖”中,比如说文中的“温子涛”。以轻松活泼的文风写颇为沉重的话题,足见作者高超的文学创作功底!

    黄元罗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19 8:32: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