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章
  • 点击:1044评论:12017/02/09 11:28


章一:晨起动征铎  客行悲故乡

正月初八,北方的农村还被围在寒风冰雪中,电视上播放的新闻是哥斯达黎加总统大选举行。

临近晚上,风硬得像坚冰,晚上围在一起吃晚饭,猫都不愿离开被窝。

晚饭吃的颇好,有过年蒸的枣山,还有炸过的鸡块,烧的红薯茶。

联欢晚会已经播过了许多遍,父亲今天去看望奶奶,我们兄妹五个,哥哥姐姐均自成家,只剩我和母亲在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

门一闪,母亲慌忙站起来迎接。

姨奶带着一身的寒风来了。

姨奶掩了门一坐下问了句:“喝过茶了?”

不待我们回声,便说:“谁谁儿子,谁谁老子,一家子人去浙江打工,一年好几万。”

姨奶的脾气不好,一生靠卖馍为业,凭一人之力含辛茹苦的拉扯孩子,竟是我们小镇上唯一一家出了两个大学生的家庭,如今她的孩子都在县上工作,有头脸,她却不愿进城,兼起了照顾我们这些各家穷亲戚的责任来。

她又似看非看地溜了我一眼说:“小孩不出去挣钱,写写画画能当饭吃?”

此时母亲似是理亏,不作声。

沉默了一会。母亲说:“小姨你喝茶。”

姨奶见人不接话茬,便问我:“你的伤好了?”

我点头。

姨奶说:“人要活出样子来,你当兵回来,媳妇都被人退了两个,又受了伤,你能写会画,终要活出样子,你二十上的人了,不要让人瞧不起。”

母亲解释说:“咱们家人都老实本份,他当兵在部队也靠写画,人家干部都夸他,可赶上裁军回来,你说咱们出去打工,又没一人出去过,他又刚骑摩托车摔伤,这天底下人海茫茫地,让他一个人到那儿去打工!”

姨奶是经过岁月磨练过来的人,她并不气馁,站起来说:“人只要有囊气,到那里都能替爹娘争光。”说完竟也不待人答话,站起来就走了。

她一贯如此,干净利落。

我随姨奶去关门,被寒风吹得一个激凌。

月光犹照,雪映着月光,分不清时辰。

霜又落在了雪上,我悄悄地掩了门,我自骑摩托车摔到眼躺在家里休息以来,每天早晨都是五点钟起床,然后踏着霜或雪一个人在莽莽的田野里走来走去,脚下是咯咯吱吱的雪,离我住所四五里外溪对岸有一株腊梅,香气弥远,我固定每天都循着味去走,一站就几个小时。

村庄蛰伏在地上,不胜其寒。

我如此爱你,你一草一木,甚至微尘,与我骨肉相连。

但你如此冷陌,这冷深入骨髓。

我低着头走,泪水始终在眼角打转,我不会让它成为挂在我脸上的冰。


章二: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

阜阳市火车站连接京九,是京九线上一个最大的枢纽站,每年春运期间,这里都少不了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这里人如山海,如水中缺氧的鱼。朝更深的意思去探究,这里是全中国最大的劳务工输出地之一。

我穿着军大衣,这次的散步并没有走回家,而是径自走到了市火车站。

我的军大衣里边口袋里装了一百块钱。这个钱是年前,母亲说给我的压腰钱。

我不知道这个钱能买到去哪里的车票,我想我应该去哪里呢?我虽逢此大难,却仍不脱书生情怀,我想我要到最最繁华或最最荒凉的地方去寻找我的答案。

西藏从未去过,深圳虽然在我十八岁参军前出过我一部长篇小说,但我只记得它是我看电视里的印象,我亦不知道车票能有多少钱。

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去查询路线与买票。

好在我有退伍证,我只在书上得来,人在绝境时,只要有敬诚这个心,便不会绝望。不知道我那里来的机灵,我径自混进了入口,然后我看到一个穿蓝呢子大衣的调度车长。我走过去说:“请您帮我,我想去……。”

轰鸣一声,列车赶巧到了,这个列车,说挤成沙丁鱼罐头是不确切的,一是我从未见过沙丁鱼罐头有多挤,二是我若见了沙丁鱼罐头有多挤,我也会认为没有这春运的火车挤。

那人正在忙碌,闻我说话一愣,似来不及分辨,竟然抓住我,推着我的屁股将我半个身子推上了车。

上边的列车长正在拼命往下推人,见下面的列车长拼命往上推人,大骂“你他妈的给我把人拉下来。”

下面的列连长筋脉贲张破口回敬:“你的妈的我非把他推上去。”

结果,我在两位列车长的对骂中踏上了征程。

我虽然不熟世事之圆滑,却并不认为迂。我混进了车内惦记那列车长必定要找我报仇,便迅速挤进人群,如泥牛入海。

我喘息了一会,忽然从沉寂的乡村进入了这热气腾腾的车箱,我猛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车子果然是经往深圳,白日过后,夜色深沉,远处山影,近处池塘,光影闪的太快,我的眼受伤初愈,看一会就闭一会眼。山川莽莽,烟雨苍苍,人便经常踏上这不由自主的列车。

车上每响一遍广播补票的播音,我的心就收缩一下。

我是熟读诗书的人,,虽然在乡村却学的是致良知之圣学,我并非不想买票,而是我一是不知道钱够不够票钱,二是我亦不知道这车行到何处才够补票的钱。

车过麻城,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我觉得差不多我的钱应该可以去补票了,就朝餐车方向挤。刚走至六箱餐车箱,正不防与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怒吼:“小心点!”

抬头一看,两人俱一愣,真正个冤家路窄。

列车长得意地睨着我,如同猫儿捉了老鼠,他说:“你还跑!”

天意弄人,我攥的被汗水浸透了的钱,竟然还是只有一百零几块,还缺了二十块钱。我正窘迫之间,旁边忽然有一个女生说:“我们认识,他来找我,我替他付。”补完票之后,那女生示意我也跟她挤在一起说:“这座位是吃饭后花钱买的,挤一下。”我别无他法,贴里靠车窗坐下,不敢再说话。她主动给我介绍:“我姓谭,也是到深圳的。”我此时心情无法言语,并不同别人一般,这时又想到林语堂说过的:“人所达到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受苦的深度”,我并不敢理会她,只呆呆的望着窗外比黑漆还黑的夜,又忽然想到韦承庆的南行别弟的诗来,万里人南去,三秋雁北飞。未知何岁月,得与尔同归。这是我幼年时练习书法学来的,此时心里万般滋味,又忽然想到“青山处处可埋骨”这句诗,心里也暗自下定决心,此回出来,再不回乡。

后来又知道,母亲早知道我一早出行,竟一夜未睡,只是不忍这离别,故不作声。

而我这车费,也是姨奶早就卖了一只小羊为我准备的。


章三:长夜无聊过  冲锋弃鞍刀

曦明之中,车至罗湖,我同座的谭姓女生,似乎想讲话,终不见我回应,我最后给她要了电话,说要有朝一日还钱给她。待下车时,她似乎欲言又止,一起下车,一起走出通道,前边是两个岔道,一个通向东门,一个通向西门,她望了我一下,似乎看我走那个门,我径走西门,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顺势,也或许是逃避。她愣了一下,似乎想走过来,又似乎离东通道更近,便犹豫了一下,只得走向东通道。人生际遇,不可预料,鸳鸯蝴蝶终不是现实生活,我自此再也没见过她,再后来想还她二十块钱,打她留的电话,也不通,多年后回想这一天,仍想不通,她到底想给我说什么。

湿漉漉的深圳像浩淼的大海塞进我的眼睛,我自下车便腿软,像浮在了水中一样,这种感觉后来一直延续在我在深圳的日子里。

我在后来研究心学时悟到“独知”二字,这两个字识字易,识义难,此两字是一人立于滔天恶浪当中,心中有何所想,此时所想,无论善恶,便是最真的念头。这个理是后来在事上磨才得来的,但在当时,我如一人跌入远古洪荒,残剑破履,四顾茫茫。我在这个城市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依托,为了工作与生活,我强忍放弃了我最热爱的读书、写字、画画,弃如敝履。这次出事故对我的影响非常之大,使我重新审视我自小学习的儒家经学,建功立业,与心安何处?外学之用与内学之功?我陷入了一个大混乱,我心中千丝万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抽刀断水,一废百废。我自小便与书为伴,没有书夜里难以入睡,我自小溺于丹青绘事,无笔无纸,我刮锅底灰作墨,无事时我常在觉得手都无处安放,但我再不提起,统统放下。

繁忙的工作在深圳的车轮上飞转。

短短一年之内,我便从初到深圳一百三十斤瘦到一百一十斤左右。


章四:苦心诣有寄  无意柳成荫

昔王阳明被谪龙场,置一石棺,终于有“龙场开悟”。

我被塞进办公室顶上处二平米办公室夹层之中,亦同石棺,然终无期有进。

复一年,我结识妻子,我曾多次在文中与演讲中提及,她不弃卑鄙,于患难中爱我,不但是我爱人,亦是我恩人。因我踏实肯干,忠心耿耿,被公司特别照顾安排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间。

久幽思动,我于百般困苦当中,终有一天悟到:“外学之用,在于致用,内学之用,在于放心。出世与入世,不在形势,是在内心。”这个浅显的想法,使我放下了自己的执着,我进而又想:“内圣,是对心的交待,但外王是做事的手段,内圣和外王又同时是入世和出世的诠释和方法,我自觉得社会不接纳我,自闭于世外,是因为我内心中没有想与这个社会有所接洽,若我想入世,便做与世接洽的事,做得一分便是一分,不做一分,不但出世外王无分,便是内圣,也只是停在口头上。”这便是我从读书中悟得的道理。

这一念之转,使我一下子对深圳改变了看法。

从此,我便想方设法,重拾读书写字画画。读书还好,唯写字画画,我小小的一个房间,又是卧室、又是客厅、又是厨房、又是洗手间,我便想方设法,在楼道中的转角处,上一层是并排的几个水龙头,我这一层每日人来人往,熙攘盈声,我便小心奕奕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展开纸卷,趴在楼道下画画,灯光还是声控灯,便一会咳嗽一声。

自我悟到致用之理,便想我的绘画虽是从爷爷处家传传下来的指画,也需与与所住这座城市有接洽之处,因深圳又名鹏城,我便将指画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创作老鹰的画法之中,并立志,无论时人识不识我,我自尽力为这座城市画一卷千米的指画长卷《鹏城赋》。这卷长卷,至今仍在创作当中,但已得到多方认可,并由时任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阎振堂亲自题名。

但在当进,一切犹如夜中行军,怀刀夜行。

一日,适逢居委会在各个小区住房查计生,看见我于楼道明灭之处,手下遄飞,大鹰突出,叹为观止。因又告说深圳人才汇粹,藏龙卧虎,正逢一年一度的深圳外来工才艺大赛,由居委会推荐我参加。

这是我第一次与深圳发生关系。我参加活动,一路初赛、复赛,畅通无碍,参加总决赛时,正逢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一日,其时我妻子已经待产,我这时连生育小孩子住院的钱都没凑够。总赛是在宝安区,我便少有的打车赶去,当时司机一路上说出租车公司鼓励的士司机捐款,他已经捐了五十,待到门口又想,捐一百也才是他半天的收入,可对那些埋在地下的人来说,一瓶水可能就救得一命,因此,他又折回去又捐了五十。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刘永十章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巨额的打赏。刚开始看到一连串的数字,我还认真地数了数上面的数字,哦,确定是六位数。为什么一篇文章可以获得如此巨大的打赏呢?为此,我特意前来学习!文章分十章,写了: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离开故乡,抵达深圳,是为追寻梦想。在深圳,作者收获不少。获“书香岭南模范个人”称号、“深圳爱心家庭奖”、举办过“刘永指画书法展”……这是一篇文笔极棒的个人传记!强烈荐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50积分
  • 3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00
  • 1
  • 150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迷魂记》是一篇很有意思的都市小说。故事情节生动,每个人物也刻画得有血有肉。最有趣的莫过于人物关系的设计,矛盾冲突中凸显着都市人生活中的小刺挠和小乏味。

    黑雪迷魂记

    2017/11/6 16:55:11
  • “岁月的刻刀已在我青春的容颜上,悄悄地划下无数道沟沟坎坎。来深圳----更确切地说是龙华-----20年,我付出了不少也收获甚多。而经历的这些往事,患得患失中,它的每一个细节,都演绎着人生的艰难历和欢乐,让我时常萦怀。”读到最后,我拍着桌子叫好。在龙华拼搏,在龙华流汗,在龙华开花,在龙华结果。往事一幕幕,温暖,温馨。 读柏敏的文字就像品家乡的米酒,醇厚,余味绵长,清香久久不散。

    吴小林观澜旧事

    2017/11/6 12:05:37
  • 正如邻家所一直倡导的:“所谓人文关怀,是邻家传来的焦锅味”。江飞泉的这篇小文散发出来的就是这平平淡淡的活着的味道。有土地的夯实、坛子里的咸菜、也有不加修饰的朴素的生存哲学。去掉那些哗众取宠的包装、还有那些看不懂的隐喻,文字读来很结实。就像简单而朴实的婶婆的一生。唯一不足的大概还是结尾,差那么一点点味道,升华上去会更好。

    黑雪​在这样的夜里我就梦到了你

    2017/11/4 11:48:25
  • 认识柏敏是因为文学。虽然我们很少见面,即使见面也是因为参加文学活动那短短的时间。读作者的文章,让我了解到,他从一个打工的人去了文化站,再由文化站去高尔夫工作,因自学获得大学文凭。现在在观澜的一所小学里当老师。来观澜二十年,亲眼目睹了龙华的发展与壮大,他自己还出版了集子《岁月流痕》。作者属于喜欢拼搏的人,教育学生得到学生与家长老师的好评,经常书写身边的好人好事,眼光向基层,是一个很有正能量的人。

    春风妙语观澜旧事

    2017/11/3 23:31:08
  • 弹指一挥间,一对来自湖南的夫妻已在深圳龙华扎根二十载!这一历程既有成长的艰辛,更有成功的喜悦。这么多年来,他们收获到的不仅有日渐稳定的生活状态、不断充实的精神追求,还有一些难忘的人或事,像体恤下属的观澜文化站张站长、平易近人的贵州姑娘阿慧,等等。实事求是的说,每当阅读到此类题材的文章时,我的热血亦忍不住地随之沸腾!因为这样的文章实在是太给力了!

    黄元罗观澜旧事

    2017/11/3 8:28:56
  • 很少如此细致而认真地阅读小说了,大概是自己的胃口太过挑剔。这次,竟然一字一句,一口气读完这篇《春梦》。忍不住和自己写的《抛物线》对比了一下,有太多地方向你学习,比如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再比如:空气的味道、灯光、街道,还有逼仄的巷子……很微妙,也很走心。这样的文字实在让人嫉妒。我知道:这属于天赋范畴。它们选择你,并渗入你的血液,自然而然地从你心底里、从脑回中,流淌到纸面上。

    黑雪春梦

    2017/11/2 17:18: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