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华的木棉
  • 点击:405评论:12017/03/01 15:03

初到龙华那一天,深圳北站人头攒动。在穿过天桥的刹那,我发现了墙角一株木棉树,灿若烟霞,泼泼洒洒,热烈奔放,往阴晴不定的空中舒展着红色诗意。那一株木棉树和一树木棉花,就像一条春天的河流,流淌在我的心田,数朵花瓣带着城市体温,乍寒还冷,怒放如初。

那时我住罗湖,在龙华上班。每天清晨六点半,闹钟准时报晓。出了小区,趁着晨光,快步前往地铁口。坐环中线,在深圳北站转龙华线,经过十七个站,将近一个小时,抵达龙华地铁站。

出发时,天刚蒙蒙亮,周遭一片静寂,保安打着盹儿。步行约十分钟,过红绿灯,到了地铁站口。同路有学生,更多的是如我一般的上班族,众人行色匆匆,背包提袋,朝同一个方向进发。我手里拎着早餐,边走边啃;早八点新鲜免费的《深圳都市报》,带着新鲜气息,陪伴了孤寂的旅途;有时掏出手机,听音乐,看书,时光随列车飞逝。

混进人流中,望着表情各异的人们,不禁心生错觉,仿佛这部车要将我载往全新的世界。出龙华地铁口,刚好八点。出口处有家篱香园包子铺,灌汤包很是美味,有猪肉,有鸡肉,也有牛肉,还有芝麻包,满足了不算奢侈的需求,喂饱了肚子,让梦想有了安身立命之所。偶然在附近的面包店前发现有四五张桌椅,专供行人休憩之用,这让我欣喜若狂。赶脚的功夫,正好可以缓口气。喝着永和豆浆,边看随身带的书,边观察路人风景。等吃完喝足,书翻了几页,和早餐一样温馨。

正好是上班高峰期,地铁站水泄不通。地下铁是一种生活,连接着上班族。在地铁上看早间新闻,晚上到家已在播放《新闻联播》。有时需要加班,回得更晚,最后一班地铁十一点,拥挤不堪,连走路都要飞奔,否则只有望车兴叹的份,也回不了家了。而住在龙华倒是方便,只是总有一种异乡之感。好歹周末可休息,可陪着一双儿女玩耍。女儿常常仰头问我:“爸爸,周末准备去哪玩呢?”小儿子则摇晃着我的大腿,用不太熟练的话语嚷着“爸爸……”好像也在等着我的答案。每当此时,我总是要费心思量半天,生怕不能兑现。

按以前说法,龙华属关外,消费比关内低,但工业多,因此很多人都在这边上班讨生活。龙华有多家客家餐厅,让久违的乡音乡情回家。梅州正宗的腌面、腌粉、三及第和肉丸汤,来一份腌面或腌粉,就着一碗三及第或肉丸汤吃,仿佛置身于家乡,那般熟悉的味道让我倍感亲切。客家饭馆有梅州的,也有河源的,叫法多种多样,听着名字就让人舒服。倒是喜欢到一处安静的所在,点一杯咖啡,读几本闲书,直到被服务员温柔的问候唤醒:“对不起,先生,我们快要打烊了!”这才恋恋离开。

这样大概来回奔波了一段时间,每天演绎着都市现实版的“双城记”。一头工作,一头生活,中间还有梦想,让我的世界多了几许颜色。我熟悉龙华的节奏了,在工作生活的快慢之间自如切换。

我亦如一株木棉,奔走于龙华街头,有时安静得像个异乡人。不知不觉,几年过去了,我已在深圳安下了家。龙华木棉花开的时节,仿佛是城市的节日。走在纷纷扬扬的花絮里,恍如梦幻。回首这些年的过往,恰如一树树木棉花,在寒冬盛放枝头,似有若无的芬芳,教人心头春意盎然。



  • 关键词:龙华春天木棉幸福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