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续写征集:莫须有
  • 点击:1488评论:242017/03/06 11:09

一定是有人诬陷了约瑟夫・K,因为一天早上,他没有犯什么错,就被捕了。

根据最高指示,他很快就被押到了临时法庭。四周围满了脸上都刻着肃穆表情的人。

临时客串法官的是造反派头头。他用手掌拍着简陋的桌面,喑声问:K,你知罪吗?

我一个教书匠,何罪之有?

昨晚你在哪里?

家里。

干了什么?

没有。

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真没有。

没有?法官加重了语气:传证人。

证人是一个牵着一个四岁上下小孩的女人。K一看,脸色陡然变了。

我要检举!昨晚他在卧室里用领袖像章敲打储钱罐。

我想取些零碎钱。K分辩说。

他边砸边骂“猪”。

因为罐子猪砸不烂。

我要和他断绝关系!我要和他划清阶级界线!女人情绪步步高涨。

嗯,很好,你立场很坚定。法官肯定了女人的表白后说,传辅证。

女人把孩子往前推了推。

K昨晚说什么了?

他……他说了“猪”……

K急了,抗声道:孩子的话不足信。

童言无忌,足以采信。法官用手拍打着桌子喝道:来人,把罪大恶极的约瑟夫・K押下去,枪毙!

围观人群一阵骚动。边上有人低头轻声问法官:枪毙得有一个罪名。

他骂领袖是猪,就是泄露国家最高机密罪!

孩子,记着,祸从口出。女人在边上教育着孩子。

看着被五花大绑押出去的约瑟夫・K——哦,不,他的爸爸,小约瑟夫・K瞪着迷惘的眼睛,看着这迷茫的世界。


  • 关键词:同题时代、印痕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懂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3-07
  • 其琛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3-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虚拟的。但是读完后却又不禁联想翩翩。我联想到了曾经的那个特殊年代,以及那时候扭曲了人性的人,还有各种各样不相同的“莫须有”的罪名。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语,都有可能将自己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如夫妻反目成仇,如父子成仇,如划清界线,最令人所不齿的是一介莽夫的草菅人命,还有那耸人听闻的罪名。说领袖是猪,竟然是“泄露了国家最高机密”,有点黑色幽默的讽刺味道,不是吗?
  • 回复
  • 还真是莫须有啊!诙谐的调子,读起来并不轻松。“临时法庭”“临时客串法官的是造反派头头”,一切都是虚拟的,小约瑟夫・K承演的不过是一个虚无的客串角色,但在模拟的过程中,妻子与女儿却为了自保,为了辟清关系而与他划清阶级界线,同时站出来出来对他进行指证,发生的一切真实到让小约瑟夫.K感到迷茫而不可信,人在现实面前,人性人心都是非常残酷的!
  • 特殊年代的产物,曾真实存在过,却虚晃如风。俱往矣,全都消散在时代滚滚洪流中……

    回复

  • 莫须有,确实有,并非虚构,真实存在历时不短,六六年春到七一年冬六个年头。那是激情与狂热并行,崇拜与愚味同在的时代,三忠于四无限,语录不离手,忠于不离口,早请示晚汇报饭前领袖像前举胳膊,今日想起都可笑。造神运动把领袖推向极端,极端之下便是万丈深渊,十恶不赦罪大恶极就在身边,直到造神者摔死在温都尔汗。个中原因复杂,这段历史并未得到很好的复原,作者的年龄或许也就听说过片断,却也厚重沉甸甸。
  • 且与作者商榷:“他骂领袖是猪,就是泄露国家最高机密罪”,以为这句不宜。毕竟微咖字符有限,难以承载如是之重。管见,供参考。
  • 时代的错误,有错综复杂的国内国际因素,领袖及造神运动始作俑者在特定环境下各取所需,都不糊涂,说是猪并且说是最高机密有些过了。
  • 黑色的幽默,调侃也不为过。以泄露国家最高机密罪定人死刑,符合“莫须有”。感谢来评!
  • 颠狂岁月,莫须有之罪受死的何止一个?张自新就是一个,真实性绝对没问题。谨以为不宜将“领袖是猪”这样的字句摆进微咖不宜——调侃也有底线是吧?因为,红太阳依然活在国人心里。
  • 我知道,跟版主理论乃大忌,得罪了版主莫坛子里混。但以我的认知,牛叉叉版主大度,非一般人。

    回复

    • 雪鹰2370积分 2017/03/07 00:14:58
    • 分享到:
  • 再读一遍像童话,极有教育意义!
  • 感谢来评读。

    回复

  • 好文!读来不禁唏嘘感叹!莫须有,精忠报国的岳飞被大宋皇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此后,莫须有的罪名就沿袭下来,成了杀戮他人最不需要理由的罪名。莫须有,也许有,特殊的年代,人性的 扭曲,是非混淆,黑白不分,夫妻反目,骨肉成仇。看似荒诞,可事情却真实地存在过,发生过。那个年代,离我们并不遥远,且天天都在喊着阶级斗争的口号。轻松的语言,黑色幽默,让人心中五味杂陈。那是社会的疼痛,是人类的悲哀。
  • 好评!

    回复

  • 当掉裤子也要点赞此文!因为它真实地再现了某特殊时代!期待更多的人能看到此文,不仅是知晓已尘封的过去,更要避免悲剧的重演!
  • 咦,今天换新裤子啦?旧的不当去,新的不来嘛!感恩!

    回复

    • 雪鹰2370积分 2017/03/06 17:13:00
    • 分享到:
  • 写的很有深意。
  • 回复
  • 气愤,非常的气愤!但我痛恨的是那个特殊的年代,而不是 那对母女!在那个年代,“能活下去“才是最大的理由!如果那位妻子不忍着心如刀割的疼痛去指证K,那后果是什么?~诛灭!那这个家就完了!那孩子只有4岁,忍心就这样带着她离开人世吗?至于对她的心灵创伤,能有命重要吗?这是那个历史的罪恶,是它逼着她去违心地伤害自己的至爱的!
  • 回复

    • 懂你10390积分 2017/03/06 14:56:06
    • 分享到:
  • 莫须有的罪名,本文构思严谨,故事完整,诙谐幽默,读后深思又意犹未尽,一句话居然也和政治挂钩,短短一篇小文却把一个时代的社会状况描写了下来,黑暗的社会才产生了很多莫须有的罪名,小说无从追究它的真实性,不管虚拟的还是真实的,都能反映那个时代的社会面貌,特殊年代的特殊产物,人人自危,为了自保,夫妻反目成仇,指鹿为马,多可笑,就连孩子也不能过上真正快乐的童年,从小耳濡目染,社会怎会不混乱。
  • 好评!

    回复

    • 万华6940积分 2017/03/06 14:46:25
    • 分享到:
  • 罪名成立,枪毙。多么荒诞的一个世纪,它是存在的,并不遥远,一段历史,一段血泪,这篇文章刺痛了谁的灵魂?
  • 你想得太多了……

    回复

  • 真是个《莫须有》的罪名,看得我义愤填膺!要是别的人出来诬陷约瑟夫.K,还不至于让我如此生气。可这是结发妻子呀,领着自己的女儿,当堂指证丈夫,并提出划清界限,这是什么鬼理由?有的女人为了给老公鸣冤,四处求人,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她们令人感动,受人赞扬。结尾小约瑟夫.K迷茫了,哎!可怜的孩子,一个幼小的心灵受到如此大的伤害,父母相残,亲情何在?日后还可以相信谁?!
  • 为过去的事情义愤,犯不着呢。

    回复

  • 最近来访
  • 7790积分
  • 2星
  • 2钻
  • 凡事均可能发生,但终将也会过去……
  • 凡事均可能发生,但终将也会过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4
  • 10475
  • 11
  • 7790
  • 在众多的文学体裁中,本人也偏爱小说,就像徐建英老师在本期邻家文弹中所讲的那样,小说创作不能等同于真实再现,它有一定的文学性和虚构味,这就需要作者在“生活”这片沙海中耐下性子来“淘金”,或许,你淘到的“金”跟别人雷同,但亦可以将之打造成与众不同的工艺品,这就是我们经常赞叹的“老题材,出新意”。

    黄元罗写作:沙里淘金——邻家文弹012

    2017/9/18 7:39:51
  • 入驻邻家半载有余,发觉除了鄙人之外,不离不弃者还有俩人:本文的主人公吴春丽大姐和本文的作者刘学铭老先生。无论何时,发文、点评均风雨无阻。邻家是个网络平台,我想,主办方不仅希望看到大赛期间的热火朝天,更愿意见到一年四季的长盛不衰。要知道,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很多情况下,不成熟的“常青树”要比“昙花”式的高手更能激活那波澜不惊的水。

    黄元罗她:一篇绝妙的微咖

    2017/9/15 7:33:06
  • 题目,有着诗意的美感。一对爷爷和孙女的温馨故事。收废品的爷爷,在想着还账以及修路。而修好路是儿媳回来的前提。爷爷要为孙女做饭吃,不料因胃病晕倒了,五岁的孙女费劲心思照顾了爷爷。爷爷在黑夜里看见了星星。更看见了如星光一般璀璨的孝顺孙女。小孙女却炒了一碗自己炒的饭端给了爷爷。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彼此关爱扶持的老幼,是生活最美的画卷。最后的饭扣在地上,土地公公吃了。这碗里盛满了忧伤,也盛满了深情。

    电击一碗忧伤

    2017/9/13 10:18:24
  • 好久没读到祥军大哥的作品了,这次不知为何没赶上提名。这是一组深圳主义的作品,目之所及,能看到一系列熟悉的名字:沙井、伶仃洋、中英街、坝光村、南澳,这些都是深圳的印记。其实用诗歌表达是有难度的,看似熟悉,却依旧陌生。这种陌生感,是因为我们心灵没有深入事物本身,而让事物没有深入骨髓深处,导致了割裂感。不过这组诗规避了这点,通过看似简单的语句,把这些地名罗列出来,并给予新的含义。

    江飞泉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11 18:42:30
  • 这一棒槌,何止槌进了棉被,更槌进了一个寡妇压抑的内心!双槌的推进,自然的带出了结尾的升华。刘老师这篇提炼得不错。由普通的物,过渡到人的情。物与情的交织,加之故事的铺垫,让文本升华更有张力!在微咖的写作上,刘老师用心了。这次,他的目光聚焦在了接地气的“生活篇”。由被子展开,而渐入心灵,写一家子——小两口的恩爱和寡母的孤独。寡妇养大儿子不容易,儿子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更不容易。故事的基调,有沉重感。

    吴春丽浆槌被

    2017/9/11 17:13:42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电击六号车厢

    2017/9/11 11:44:41
  •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heixuer还泪

    2017/9/8 11:17:05
  • 《长翅膀的水》这个标题充满想象力!点开来看,原来是父子对话,也可叫:亲子记。其实孩子是非常可爱的,他的嘴里,能来个《十万个为什么》,做爸爸的,在跟孩子的对话当中,也让自己的思维得以拓展,这就有意思了,是儿子在跟父亲交流,事实上,也相当于儿子让父亲的视野得到了拓展的想象力!比如:“下水道,弯弯曲曲的,那水从上面掉下来,怎么会又飞上去了呢?它又没有翅膀。”或许,正是这一句,让标题由此得以有了雏形。

    吴春丽长翅膀的水

    2017/9/8 10:10:32
  • 人逢七十古来稀,如果七十二,七十身患绝症,也许你会少一点唏嘘,然一个个他她越来越年轻的时候,甚至他的孩子还在三岁的幼年期的时候,我们心中便会隐隐的痛了起来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要有悲悯的情怀,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想想,这种普遍又趋于这么年轻化的绝症,到底是由何而来,该如何去治呢。作者用这种白描的手法,揭示了一个社会现象,他同时也是扣问社会,扣问读者。三月萢是野生的,作者不动声色的呼吁着回归自然崇尚自然

    心灵拾贝最后的日子

    2017/9/7 19:33:04
  • 隐阳城,似乎是一个可以无限发掘的领域,因为城市作为一个系统,自然有自己的方方面面,可以发掘的人和物太多,国王,医生,僧侣,流浪者,贵族均已经涉及。此文从一个貌丑技高的剃头匠入手,表现了剃头匠爱国情怀,外形丑陋更加衬托出灵魂高尚。

    天行健剃头匠---隐阳城系列之六

    2017/9/7 12:21:17
  • 作者杨祥军老师就像那“导游”,引领着我们这群“观光客”在深圳的大地上行走,既带着我们走进了鹏城沉重的历史,亦串联起深圳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文中“深圳元素”层出不穷,主题思想侧重于放眼当下、憧憬未来。积极向上的笔触触及深圳的角角落落,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实在是大好!

    黄元罗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7 7:42:15
  • 故事以成功珠宝商曾梅丽为主人翁,展现了新社会男女平等的公正与包容。社会是给人历练的,商场如战场,虽然曾总机智、敏感、警觉......却有女性的不足,轻易走入伍总的布局中。好在有郝建滨的帮助,才得以化解危机为转机。跌宕起伏的剧情中,最后伍总保护人质而中弹,实在意外,但又符合人们对“商而不奸”的追求愿望。写到此处,似乎听到有人正唱着:让那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大家都爱看,民族遗产一代一代往下传......

    心灵拾贝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2017/9/6 18:37:26
  • 作者在大都市里没有去捕足灯红酒绿高歌幸福生活,而是记录弱势群体的生存百态,面对小女孩摔跤家长要求赔天价,面对流浪汉丢失行李箱而耍赖,面对乞丐讨钱、不准流浪汉睡觉,到乞丐在路边永远离去,电单车与小车相撞又有生命逝去时,让人从怒到痛。文中几次向派处所求助,表达了他希望法制社会完善,能真正拯救每个柔弱人的美好愿望。文中不足之处是可能作者行文太仓促,繁简不得当,如果再花时间进行加工调整,定能更出彩。

    心灵拾贝天亮说晚安

    2017/9/6 16:05:08
  • 小说中人物性格,语言,观念,冲突、矛盾,都铺垫描写的很好,很接地气,很现实,让读者仿佛进入到作者描绘的场景中,感同身受。此篇小说,行文比较紧凑,节奏稍快,阅读时有点紧迫感,如能控制好节奏,增加一些生活情景和细节也许会丰盈。结尾如能再构思巧妙一些,突出主题思想,点出众筹的人道主义和人心向善,结局如能化解家庭矛盾,使整篇小说呈现新时期大众百姓期望美好人生的积极喜悦氛围,那会更棒!

    大好河山众筹

    2017/9/6 11:23:59
  • 诗歌的创作不易,它需要作者有瞬间抓住灵感的能力,要敏感、要智慧,甚至还要有点脆弱。而灵感又是转瞬即逝的东西,唯有抓住了才能永恒。而庆幸的是,一旦它们永恒了,就像一尊雕像一样,瞬间就凝固在那里,充满了极致的狂喜和忧伤。这就是诗歌的魅力。 江飞泉的诗歌色彩浓郁、每个字都带着这种温度和力量,它有自己的方向的,引领读者走向他看到的世界。那里有孤独、也有渴望、更多的是深思和生命的张力。

    heixuer胡杨不朽

    2017/9/6 9:15:3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