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女孩的葬礼
  • 点击:1650评论:52017/03/23 15:26

 

五月,小诗刚到福田的一家公司实习。她是一名会计,平时工作特别忙,经常加班到晚上十点多。公司为了方便员工加班,在附近的城中村给她们租了几间地下室,当做员工宿舍。每天下班,小诗都要路过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小巷子附近不时还会传来狗叫声,有时候迎面走来一个陌生的男子,都会把她吓得半死。然后顺着破旧的楼道走到地下室,楼道上面有一盏钨丝灯,每当走到楼道前她都用力跺几下地板,看着头上的钨丝灯亮起昏黄的灯光时,她才安心走下去。

她的宿舍是被房东用水泥墙从一间大房子隔出来的,只有十平方米。每次回到宿舍,她都迫不及待地打开灯。宿舍很简陋,没有桌椅,只有一张上下铺的床,木质的,和一台破旧的洗衣机。每次洗衣机洗完衣服脱水的时候都会产生隆隆隆的噪声。深圳四五月份的天气非常潮湿,地下室的阴湿加上她睡觉时呼出的二氧化碳把木质的床逼出大量的霉菌。她唯一的舍友是在公司搞清洁的大妈。大妈只有工作日会在宿舍里住,周末回家。

一开始,小诗觉得这位和她年纪相仿的大妈会相处得很好。在工作之余,小诗会帮着大妈做她力所能及的家务。可是大妈觉得小诗到来霸占了原本就不大的房间,所以对待小诗,大妈是满肚子的坏心眼。她常常会把小诗洗完的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扔到地上。晚上小诗睡觉的时候,她才洗衣服,深夜洗衣机发出的隆隆声令小诗不能入眠。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四个月了,她每天都重复着单调的工作,忍受着大妈的淫威。在这四个月里,她最期待的就是周末。大妈回家了,她可以安心地在宿舍睡个懒觉,然后把自己好好打扮一番,到外面嗮嗮太阳,顺便到中心书城看看书。她尤其喜欢张爱玲的小说,每次会躲在书城的一个小角落,捧着张爱玲的小说,细细品读。当太阳西斜,她才恋恋不舍地合上书本。她总是幻想,当她合上书本的那一刻,会有一个男孩经过,带着像冬日午后阳光那样柔和的笑容,和她邂逅。

但其实,每次她合上书本,走出小角落,看到的只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她迎着人群走去,看着迎面走来的一个个陌生人,像是走进一个无底洞。

夜幕降临,书城附近的人陆续散去。各自牵着自己身边的人,消失在宽阔的广场上。只剩一些卖唱的人,依旧坚守在广场上,用嘹亮的音符,冲击着这依旧灯火阑珊的城市。小诗很喜欢驻足在他们附近,静静地听上一会音乐。等到广场上的热浪被习习的凉风吹散,她才离开。

尽管小诗住的地方是一个城中村,但在她走回家的路上,她能清晰地闻到居民门窗里飘出的饭菜的香味。她深深吸地了一口气。“哦……好香啊!”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她默默地走到拐角处,在一家“隆江猪脚饭”的摊位前坐下,点了一份快餐,草草吃完便回家去了。

小诗洗涑完毕,躺在床上,听着洗衣机的隆隆声,她突然发现,经过这样的三个月后,自己需要一个听得见笑语,闻得到饭香的家……

小诗在光明的姐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一份工作介绍给她,公司还是五百强的。小诗接到电话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等到面试那天,小诗的姐姐说有事情不能到,所以叫了她同事去接她。同时姐姐叮嘱她,过去接她的男同事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衣服,特别好认。中午时分,在光明中心站上,暑气蒸人。小诗乘坐的K578到站了,她刚一下车,就有一个男生迎着热浪,走到她面前。

“请问你是焕诗吗?你姐姐叫我来接你的。”

小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想抬起头仔细看看眼前的男孩。她的眼睛在刺眼的光线下,眯成了一条缝。但她还是看到了男孩微微上扬的嘴角,好像在说着些什么。

“那就是你了,跟我走吧。”说完,男孩示意小诗跟着她一起走。

小诗这才反应过来,她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这个男孩。心里在嘀咕:姐姐说的高高瘦瘦,穿红色衣服的男孩,应该就是他吧?“请问你是标哥吗?”小诗怯生生地问道。

男孩笑了笑,露出一双可爱的虎牙:“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阿标就好了,走吧,我先带你去吃个饭,下午再去面试。”

阿标带着小诗到附近的一家烧腊馆吃饭。一路上,小诗都细心地看着周围的情况。一是担心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把她卖了,二是她要开始熟悉自己工作地周围的环境。光明大街附近的楼房比福田街边的的楼房矮很多,没有福田的那么拥挤。光明大街这条主干道还是窄了些,所幸往来的车辆并不多。她很满意这种感觉,一切都显得刚刚好,不压抑。中午时分,到这家烧腊馆吃饭的人还是挺多的。小诗他们抵达的时候,看到门口排起了长队。小诗拉着阿标说,走吧,这里太多人,我们换一家吧。阿标拍了拍小诗的头说,小妹,你放心吧,我已经订好位置了,你在光明混啊,还是得跟着老光明。小诗觉得心里一阵暖,眼前的这个人也太贴心了吧。

“阿标啊,这姑娘那么水灵,是你女朋友不?”老板看到阿标带着个女孩进来,兴奋地问。阿标这才开始认真看了看他旁边的小诗,小女孩看上去挺瘦的,脸蛋被这热天蒸得通红,戴着一副眼镜,扎着马尾,没有很惊艳,倒也过得去。她身上的白衬衣被汗水浸湿了……看到这里阿标又不好意思地把目光挪开。他走到老板面前,朝着老板的胸口轻轻锤了两拳,说“去去去,这是我兄弟的小姨子,哪是什么女朋友,别吓坏人家小姑娘。”阿标转身看了看小诗,说“我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老街坊,就是爱八卦。”小诗倒也没觉得尴尬,只是感觉有些害羞,不断逃避和阿标的眼神接触。老板招呼他们坐下后,阿标拿起菜单开始点菜。还没等阿标问起,小诗就说:“你吃什么我吃什么。”菜很快就上来了,阿标抄起家伙,刷刷地就吃起来了。小诗也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开始夹菜。

阿标把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完,头上满是汗珠。小诗赶忙翻开自己的袋子,拿出一张面巾纸给阿标擦汗。阿标接过面巾纸,正准备擦去脸上的汗水,但他很快又把放面巾纸放到桌子上。小诗刚把那包面巾纸放回袋子里,转眼看到阿标神色不太对劲。阿标马上捂着脸,不停地在打喷嚏。小诗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感冒了啊?”阿标摆了摆手,等他缓过来的时候,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笑了笑说:“你的纸巾是茉莉花香味的吧?我对这个味道过敏的。”小诗瞪大着眼睛看着阿标,没忍住笑了出来,说:“哈哈哈,一个大男人还会对这味道过敏哦。”

从饭馆出来,阿标把小诗带到了面试的单位。一路上阿标还给小诗传授了一些面试的技巧。车子驶入公司的大门,小诗远远就看到姐姐和她男朋友阿威在楼下等着了。小诗一下车,就抱着姐姐寒暄起来。阿标则搭着阿威到旁边抽烟去了。烟雾升起,阿威看着不远处的两姐妹,突然用他的肘子顶了顶阿标,坏笑着说:“哎,兄弟,你看我这小姨子怎样?还过得去吧,要不咱俩一担挑得了。”阿标眼睛一直盯着小诗看,他把口中的烟吐出来,意味深长地说:“人家还小呢,我呀,就不打她主意了。”阿威握起拳头,往阿标身上锤了几拳说:“这妹子交给其他人我跟她姐都不放心呐……”阿标有点难为情,说:“你该不会是想我把我女朋友甩了,追你家小姨子吧?”阿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家小姨子不差的哦,你看着办吧。”

下午时分,这家公司的人陆陆续续过来上班。小诗也被人事负责人叫进去面试了。阿威和阿标蹲在大门口旁边的树荫下,等待着进去面试的小诗。过了几分钟,小诗的姐姐从里面出来,把阿威招呼过去,嘀咕了几句。阿威远远朝着阿标喊道:“兄弟,我和你嫂子有事先走啦,我暂时把我小姨子交给你,帮我照顾她一下午。”透过刺眼的光线,阿标依旧能看到阿威无奈的眼神。

大概半小时过去了,小诗蹦着跳着从公司门口出来,眼睛四处张望。阿标迎了上去说:“不用找了,你姐姐和姐夫有事先走了。你面试没问题吧?”小诗激动地抓住阿标的双臂,使劲摇晃着说:“标哥,我面试通过啦!这里还会给员工安排宿舍!”阿标轻轻把小诗推开说:“好啦好啦,都被你摇晕了,我先带你去买些生活用品吧。”

阿标带着小诗到超市买了一大堆生活用品,然后又带着她在工业园附近逛了一圈。等到天色暗了下来,阿标才载着小诗回到单位的宿舍。车子驶过工业园旁边的矛洲河岸,夏末的夜色怡人,茅洲河边暖风微醺,河水冲刷着青石上的月光。微风送来远处桂花的清香。河水仿佛也安静了下来,只缓缓地拍打着河岸,让映在河边树木的影子轻轻摇动。小诗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她想,今天面试成功,摆脱了讨厌的地下室和大妈。在这里还有姐姐的照顾,还有坐在旁边默默开车的这个大男孩,小诗突然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梦一样。小诗悄悄把头转过去,看着他,说,标哥,听说我姐姐和威哥快结婚了,什么时候轮到你呢?阿标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地,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唉!我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小诗的心里一阵暗喜,然后笑着说,加油哦,你那么优秀,肯定很快就会有的。阿标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也是,可能很快就会有了。

他们回到工业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阿标怕小诗一个人拿不动那堆东西,索性把车子开到宿舍楼下,然后帮着她提上了楼。这时候工业园的宿舍区內几乎没什么人,倒是工业园内灯火通明。小诗不解,她问阿标这是怎么回事。阿标跟她解释说,这其实是深圳工厂的常态了,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加班,而且是员工要求要加班的。阿标还有点无奈地说到,还有些厂因为给员工安排的加班时间少了,还被员工告到劳动部门呢。这年头,大家都想要多点钱,其实厂工不加班啊,他们的工资低得可怜。说到底还是为了生活。小诗一边听着,一边跟着阿标走上宿舍的楼道。

宿舍的楼梯和楼道都十分明亮宽敞,跟她的地下室比起来,简直算是豪宅的配置。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小诗已经像一只欢快的小麻雀一样在楼道上蹦哒。阿标则拖着一堆东西吃力地跟着她。终于小诗在一间房间门口停下来,拿出主管给她的钥匙打开了门。门一打开,小诗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灯。阿标还拖着行李走在路上呢,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小诗的尖叫声。他赶忙加快步伐走过去。他才刚走到门口,又听到里面的尖叫声变成了笑声……等他走进宿舍,小诗奔着过来,拉住他的衣服说,标哥,这间宿舍太好啦!还有阳台和卫生间!

阿标打量了一下这间宿舍,左手边放着一张床,右手边是一张桌子。地板铺的是绿色的瓷砖,不过已经落满了灰尘。天花和墙面是用白色的油漆粉刷的,但是已经微微泛黄了。他的对面就是阳台,阳台旁边的洗手盘上长了不少青苔。房间里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阿标不知道小诗为何喜欢这样一间环境恶劣的宿舍。不一会儿功夫小诗就在阳台上洗好了抹布,开始擦桌子了。她一边擦一边说,标哥你走吧,谢谢你今天帮我那么多,剩下的我自己搞定就行了。还没等她说完,阿标就拿起扫把帮着小诗一起打理房间了。

  • 1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何逵打赏100,共计100
  • 2017-03-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何逵2童生2017/03/31 12:39:52
    • 分享到:
  • 故事是简单的故事,女孩是单纯的女孩。说实话我是被标题吸引进来的,但是故事好像跟标题没有特别大的关系,甚至让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标题很有冲击性,只是故事却是一个关于初恋的爱情故事,结尾那一段更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想突出葬礼,应该把导致这个事件的始末表达清楚。感觉作者太着急结束而忽略了过程。如果把情绪的躁动和推动事件的契机写好,我觉得会是非常棒的作品。
    • 白拜2017/04/05 09:39:50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指正

    回复

  • 文风朴实,语言流畅,情真意切,书写一个可怜的姑娘,实在感人!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 回复
  • 本小说描写了最基层人的生活。小诗初来深圳,人一地不熟,托姐姐的朋友阿标照顾小诗,阿标虽然有女朋友,但还是心甘情愿地照顾小诗,体现了阿标受人之托便要尽力关心小诗。而小诗把关心当着是有情,小诗在心底里爱着阿标,还梦想着阿标会不会与现在的女友分手来爱上她。在一次参加朋友的婚礼中,小诗因饮酒过多,睡过后再没醒来。参社婚礼本是一件喜庆之事,最后但成了小诗的葬礼。真让人嘘唏不已啊。小说语言流畅,真情感人。
    • 白拜2017/03/24 14:09:57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900
  • 6
  • 1210
  • 诗歌,有时就是一个人内心的独白。当生活经历过鲜为人知的孤独,生命的秘密试图穿透文字来抵达那个被俗世浸染的自己。赶马的人在无人喝彩的马路上,已经习惯了一种默默的生长。其实,一个人无论怎样的讲述与书写,你必须承认,错过的马车和扬长而去的马,生活的故事再也没有回来,而旅途却在你的眼前清晰如昨。一个人说到底,就是相遇一首诗歌的经历。

    向日葵兄弟南方旅途:一个人的独白

    2018/4/20 13:10:06
  • 卫生纸,日用品,不值一谈,却有精彩一现。姥姥五个儿女,外孙女都长大成人了,姥姥当五零后或四零后年逾花甲或年近古稀了吧?这辈人,吃糠咽菜长大,骨子里都是节俭都是节约归己,用卫生纸都很抠门的。微咖架构,描摹细腻,姥姥的形象栩栩如生,可爱可亲。拜读学习了,好,好文笔的好。窃以为,最后一闪,稍显刻意了,以为大可不必。当止则止,留白更好,读者都能领悟到文笔的意境,说出来反倒画蛇添足了。

    默然卫生纸

    2018/4/19 21:23:34
  • 诗言志,歌咏言。深商故事也可以通过诗词,甚至是歌曲的形式呈现。相对于小说、散文、人物传记等体裁,诗词和歌曲具有篇幅短、朗朗上口、便于流传等优势,但诗难作,曲难谱,5200元的特设奖金不易拿!套用“铁人”王进喜“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句话,在邻家,遇到这好事儿,必须上!

    黄元罗深商故事大赛接龙之《深圳奋斗谣》

    2018/4/19 8:59:03
  • 这篇文章我是在手机上看完的,邻家网的好处在于用手机看也可把字放大。作者很详细描述了去西藏的感受,那里的人、景、物,包括动物都让人喜欢。特别是蓝蓝的天,白白的雪、西藏人对佛教的真诚信仰、还有核实的人都值得喜欢。我一直也很想去那儿,苦于没有机会。但我会抽机会去看看的,去感受那里浓厚地宗教信仰,去品尝那里的美食,去欣赏那儿的美景,想想在一个寂静的下午,走在西藏的路上,手可以摘到云朵的感觉是多么美好?

    春风妙语拉萨记事

    2018/4/19 1:27:16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首篇同题征文《深圳奋斗谣》以“深圳速度”在邻家文学社区贴出。该首诗词或者说是歌曲让我们从中读到了“凤凰传奇”的动感与欢快。其实,深圳就犹如凤凰涅槃,她仅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即走完了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花上数千载还未走完的路!本次同题征文大赛在赛事期间又会演绎怎样的精彩?又将带来哪些高潮?颇为期待!

    黄元罗同题之:深圳奋斗者之谣

    2018/4/16 8:18:07
  • 龙华河道上的遐想,打工簇的拳拳之心,昭然若揭,细腻实诚。外来打工簇,把不是母亲河视为母亲河,对一方水土美化的思考,既见责任心使命感,也显南国改革开放窗口的向心吸引力,给人感动。倘若国人都如作者般主人公的情怀,倘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每一方土都如深圳般的向心力,青山绿水国强民乐的梦焉不早圆?小小地球村,大家都邻里,都如邻家文坛就这么大一片天,关注共同的空间关爱共享的青山绿水,生活更美好。

    默然龙华河道上的遐想

    2018/4/15 11:25:16
  • 这篇儿童文学写得好,人心的贪婪,给我们的世界造成很大的改变,李麦镇作为精神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当我们淳朴不再,欲望膨胀,我们的世界注定也是一片狼藉!放牛娃变成采石场老板,这难道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坚硬的三块石头是隐喻,在摧枯拉朽的变革面前,我们一些好的传统能不能坚如磐石?!

    昆阳森林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4 6:55:43
  • 悲观者认为,婚姻犹如坟墓,双脚一踏进去,自由立马就被埋葬!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新婚不久,即想恢复自由身,并另寻新欢;乐观者认为,婚姻好比分享,融入其中,其乐无穷!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在想到儿子时,那种幸福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的。故事挺现实,也颇有警醒味,拜读了。

    黄元罗超度

    2018/4/13 9:36: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