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女孩的葬礼
  • 点击:1032评论:52017/03/23 15:26

 

五月,小诗刚到福田的一家公司实习。她是一名会计,平时工作特别忙,经常加班到晚上十点多。公司为了方便员工加班,在附近的城中村给她们租了几间地下室,当做员工宿舍。每天下班,小诗都要路过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小巷子附近不时还会传来狗叫声,有时候迎面走来一个陌生的男子,都会把她吓得半死。然后顺着破旧的楼道走到地下室,楼道上面有一盏钨丝灯,每当走到楼道前她都用力跺几下地板,看着头上的钨丝灯亮起昏黄的灯光时,她才安心走下去。

她的宿舍是被房东用水泥墙从一间大房子隔出来的,只有十平方米。每次回到宿舍,她都迫不及待地打开灯。宿舍很简陋,没有桌椅,只有一张上下铺的床,木质的,和一台破旧的洗衣机。每次洗衣机洗完衣服脱水的时候都会产生隆隆隆的噪声。深圳四五月份的天气非常潮湿,地下室的阴湿加上她睡觉时呼出的二氧化碳把木质的床逼出大量的霉菌。她唯一的舍友是在公司搞清洁的大妈。大妈只有工作日会在宿舍里住,周末回家。

一开始,小诗觉得这位和她年纪相仿的大妈会相处得很好。在工作之余,小诗会帮着大妈做她力所能及的家务。可是大妈觉得小诗到来霸占了原本就不大的房间,所以对待小诗,大妈是满肚子的坏心眼。她常常会把小诗洗完的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扔到地上。晚上小诗睡觉的时候,她才洗衣服,深夜洗衣机发出的隆隆声令小诗不能入眠。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四个月了,她每天都重复着单调的工作,忍受着大妈的淫威。在这四个月里,她最期待的就是周末。大妈回家了,她可以安心地在宿舍睡个懒觉,然后把自己好好打扮一番,到外面嗮嗮太阳,顺便到中心书城看看书。她尤其喜欢张爱玲的小说,每次会躲在书城的一个小角落,捧着张爱玲的小说,细细品读。当太阳西斜,她才恋恋不舍地合上书本。她总是幻想,当她合上书本的那一刻,会有一个男孩经过,带着像冬日午后阳光那样柔和的笑容,和她邂逅。

但其实,每次她合上书本,走出小角落,看到的只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她迎着人群走去,看着迎面走来的一个个陌生人,像是走进一个无底洞。

夜幕降临,书城附近的人陆续散去。各自牵着自己身边的人,消失在宽阔的广场上。只剩一些卖唱的人,依旧坚守在广场上,用嘹亮的音符,冲击着这依旧灯火阑珊的城市。小诗很喜欢驻足在他们附近,静静地听上一会音乐。等到广场上的热浪被习习的凉风吹散,她才离开。

尽管小诗住的地方是一个城中村,但在她走回家的路上,她能清晰地闻到居民门窗里飘出的饭菜的香味。她深深吸地了一口气。“哦……好香啊!”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她默默地走到拐角处,在一家“隆江猪脚饭”的摊位前坐下,点了一份快餐,草草吃完便回家去了。

小诗洗涑完毕,躺在床上,听着洗衣机的隆隆声,她突然发现,经过这样的三个月后,自己需要一个听得见笑语,闻得到饭香的家……

小诗在光明的姐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一份工作介绍给她,公司还是五百强的。小诗接到电话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等到面试那天,小诗的姐姐说有事情不能到,所以叫了她同事去接她。同时姐姐叮嘱她,过去接她的男同事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衣服,特别好认。中午时分,在光明中心站上,暑气蒸人。小诗乘坐的K578到站了,她刚一下车,就有一个男生迎着热浪,走到她面前。

“请问你是焕诗吗?你姐姐叫我来接你的。”

小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想抬起头仔细看看眼前的男孩。她的眼睛在刺眼的光线下,眯成了一条缝。但她还是看到了男孩微微上扬的嘴角,好像在说着些什么。

“那就是你了,跟我走吧。”说完,男孩示意小诗跟着她一起走。

小诗这才反应过来,她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这个男孩。心里在嘀咕:姐姐说的高高瘦瘦,穿红色衣服的男孩,应该就是他吧?“请问你是标哥吗?”小诗怯生生地问道。

男孩笑了笑,露出一双可爱的虎牙:“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阿标就好了,走吧,我先带你去吃个饭,下午再去面试。”

阿标带着小诗到附近的一家烧腊馆吃饭。一路上,小诗都细心地看着周围的情况。一是担心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把她卖了,二是她要开始熟悉自己工作地周围的环境。光明大街附近的楼房比福田街边的的楼房矮很多,没有福田的那么拥挤。光明大街这条主干道还是窄了些,所幸往来的车辆并不多。她很满意这种感觉,一切都显得刚刚好,不压抑。中午时分,到这家烧腊馆吃饭的人还是挺多的。小诗他们抵达的时候,看到门口排起了长队。小诗拉着阿标说,走吧,这里太多人,我们换一家吧。阿标拍了拍小诗的头说,小妹,你放心吧,我已经订好位置了,你在光明混啊,还是得跟着老光明。小诗觉得心里一阵暖,眼前的这个人也太贴心了吧。

“阿标啊,这姑娘那么水灵,是你女朋友不?”老板看到阿标带着个女孩进来,兴奋地问。阿标这才开始认真看了看他旁边的小诗,小女孩看上去挺瘦的,脸蛋被这热天蒸得通红,戴着一副眼镜,扎着马尾,没有很惊艳,倒也过得去。她身上的白衬衣被汗水浸湿了……看到这里阿标又不好意思地把目光挪开。他走到老板面前,朝着老板的胸口轻轻锤了两拳,说“去去去,这是我兄弟的小姨子,哪是什么女朋友,别吓坏人家小姑娘。”阿标转身看了看小诗,说“我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老街坊,就是爱八卦。”小诗倒也没觉得尴尬,只是感觉有些害羞,不断逃避和阿标的眼神接触。老板招呼他们坐下后,阿标拿起菜单开始点菜。还没等阿标问起,小诗就说:“你吃什么我吃什么。”菜很快就上来了,阿标抄起家伙,刷刷地就吃起来了。小诗也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开始夹菜。

阿标把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完,头上满是汗珠。小诗赶忙翻开自己的袋子,拿出一张面巾纸给阿标擦汗。阿标接过面巾纸,正准备擦去脸上的汗水,但他很快又把放面巾纸放到桌子上。小诗刚把那包面巾纸放回袋子里,转眼看到阿标神色不太对劲。阿标马上捂着脸,不停地在打喷嚏。小诗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感冒了啊?”阿标摆了摆手,等他缓过来的时候,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笑了笑说:“你的纸巾是茉莉花香味的吧?我对这个味道过敏的。”小诗瞪大着眼睛看着阿标,没忍住笑了出来,说:“哈哈哈,一个大男人还会对这味道过敏哦。”

从饭馆出来,阿标把小诗带到了面试的单位。一路上阿标还给小诗传授了一些面试的技巧。车子驶入公司的大门,小诗远远就看到姐姐和她男朋友阿威在楼下等着了。小诗一下车,就抱着姐姐寒暄起来。阿标则搭着阿威到旁边抽烟去了。烟雾升起,阿威看着不远处的两姐妹,突然用他的肘子顶了顶阿标,坏笑着说:“哎,兄弟,你看我这小姨子怎样?还过得去吧,要不咱俩一担挑得了。”阿标眼睛一直盯着小诗看,他把口中的烟吐出来,意味深长地说:“人家还小呢,我呀,就不打她主意了。”阿威握起拳头,往阿标身上锤了几拳说:“这妹子交给其他人我跟她姐都不放心呐……”阿标有点难为情,说:“你该不会是想我把我女朋友甩了,追你家小姨子吧?”阿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家小姨子不差的哦,你看着办吧。”

下午时分,这家公司的人陆陆续续过来上班。小诗也被人事负责人叫进去面试了。阿威和阿标蹲在大门口旁边的树荫下,等待着进去面试的小诗。过了几分钟,小诗的姐姐从里面出来,把阿威招呼过去,嘀咕了几句。阿威远远朝着阿标喊道:“兄弟,我和你嫂子有事先走啦,我暂时把我小姨子交给你,帮我照顾她一下午。”透过刺眼的光线,阿标依旧能看到阿威无奈的眼神。

大概半小时过去了,小诗蹦着跳着从公司门口出来,眼睛四处张望。阿标迎了上去说:“不用找了,你姐姐和姐夫有事先走了。你面试没问题吧?”小诗激动地抓住阿标的双臂,使劲摇晃着说:“标哥,我面试通过啦!这里还会给员工安排宿舍!”阿标轻轻把小诗推开说:“好啦好啦,都被你摇晕了,我先带你去买些生活用品吧。”

阿标带着小诗到超市买了一大堆生活用品,然后又带着她在工业园附近逛了一圈。等到天色暗了下来,阿标才载着小诗回到单位的宿舍。车子驶过工业园旁边的矛洲河岸,夏末的夜色怡人,茅洲河边暖风微醺,河水冲刷着青石上的月光。微风送来远处桂花的清香。河水仿佛也安静了下来,只缓缓地拍打着河岸,让映在河边树木的影子轻轻摇动。小诗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她想,今天面试成功,摆脱了讨厌的地下室和大妈。在这里还有姐姐的照顾,还有坐在旁边默默开车的这个大男孩,小诗突然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梦一样。小诗悄悄把头转过去,看着他,说,标哥,听说我姐姐和威哥快结婚了,什么时候轮到你呢?阿标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地,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唉!我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小诗的心里一阵暗喜,然后笑着说,加油哦,你那么优秀,肯定很快就会有的。阿标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也是,可能很快就会有了。

他们回到工业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阿标怕小诗一个人拿不动那堆东西,索性把车子开到宿舍楼下,然后帮着她提上了楼。这时候工业园的宿舍区內几乎没什么人,倒是工业园内灯火通明。小诗不解,她问阿标这是怎么回事。阿标跟她解释说,这其实是深圳工厂的常态了,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加班,而且是员工要求要加班的。阿标还有点无奈地说到,还有些厂因为给员工安排的加班时间少了,还被员工告到劳动部门呢。这年头,大家都想要多点钱,其实厂工不加班啊,他们的工资低得可怜。说到底还是为了生活。小诗一边听着,一边跟着阿标走上宿舍的楼道。

宿舍的楼梯和楼道都十分明亮宽敞,跟她的地下室比起来,简直算是豪宅的配置。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小诗已经像一只欢快的小麻雀一样在楼道上蹦哒。阿标则拖着一堆东西吃力地跟着她。终于小诗在一间房间门口停下来,拿出主管给她的钥匙打开了门。门一打开,小诗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灯。阿标还拖着行李走在路上呢,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小诗的尖叫声。他赶忙加快步伐走过去。他才刚走到门口,又听到里面的尖叫声变成了笑声……等他走进宿舍,小诗奔着过来,拉住他的衣服说,标哥,这间宿舍太好啦!还有阳台和卫生间!

阿标打量了一下这间宿舍,左手边放着一张床,右手边是一张桌子。地板铺的是绿色的瓷砖,不过已经落满了灰尘。天花和墙面是用白色的油漆粉刷的,但是已经微微泛黄了。他的对面就是阳台,阳台旁边的洗手盘上长了不少青苔。房间里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阿标不知道小诗为何喜欢这样一间环境恶劣的宿舍。不一会儿功夫小诗就在阳台上洗好了抹布,开始擦桌子了。她一边擦一边说,标哥你走吧,谢谢你今天帮我那么多,剩下的我自己搞定就行了。还没等她说完,阿标就拿起扫把帮着小诗一起打理房间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事是简单的故事,女孩是单纯的女孩。说实话我是被标题吸引进来的,但是故事好像跟标题没有特别大的关系,甚至让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标题很有冲击性,只是故事却是一个关于初恋的爱情故事,结尾那一段更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想突出葬礼,应该把导致这个事件的始末表达清楚。感觉作者太着急结束而忽略了过程。如果把情绪的躁动和推动事件的契机写好,我觉得会是非常棒的作品。
    • 白拜2017/04/05 09:39:50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指正

    回复

  • 文风朴实,语言流畅,情真意切,书写一个可怜的姑娘,实在感人!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 回复
  • 本小说描写了最基层人的生活。小诗初来深圳,人一地不熟,托姐姐的朋友阿标照顾小诗,阿标虽然有女朋友,但还是心甘情愿地照顾小诗,体现了阿标受人之托便要尽力关心小诗。而小诗把关心当着是有情,小诗在心底里爱着阿标,还梦想着阿标会不会与现在的女友分手来爱上她。在一次参加朋友的婚礼中,小诗因饮酒过多,睡过后再没醒来。参社婚礼本是一件喜庆之事,最后但成了小诗的葬礼。真让人嘘唏不已啊。小说语言流畅,真情感人。
    • 白拜2017/03/24 14:09:57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090积分
  • 2星
  • 2钻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73900
  • 6
  • 1090
  • 在众多的文学体裁中,本人也偏爱小说,就像徐建英老师在本期邻家文弹中所讲的那样,小说创作不能等同于真实再现,它有一定的文学性和虚构味,这就需要作者在“生活”这片沙海中耐下性子来“淘金”,或许,你淘到的“金”跟别人雷同,但亦可以将之打造成与众不同的工艺品,这就是我们经常赞叹的“老题材,出新意”。

    黄元罗写作:沙里淘金——邻家文弹012

    2017/9/18 7:39:51
  • 入驻邻家半载有余,发觉除了鄙人之外,不离不弃者还有俩人:本文的主人公吴春丽大姐和本文的作者刘学铭老先生。无论何时,发文、点评均风雨无阻。邻家是个网络平台,我想,主办方不仅希望看到大赛期间的热火朝天,更愿意见到一年四季的长盛不衰。要知道,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很多情况下,不成熟的“常青树”要比“昙花”式的高手更能激活那波澜不惊的水。

    黄元罗她:一篇绝妙的微咖

    2017/9/15 7:33:06
  • 题目,有着诗意的美感。一对爷爷和孙女的温馨故事。收废品的爷爷,在想着还账以及修路。而修好路是儿媳回来的前提。爷爷要为孙女做饭吃,不料因胃病晕倒了,五岁的孙女费劲心思照顾了爷爷。爷爷在黑夜里看见了星星。更看见了如星光一般璀璨的孝顺孙女。小孙女却炒了一碗自己炒的饭端给了爷爷。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彼此关爱扶持的老幼,是生活最美的画卷。最后的饭扣在地上,土地公公吃了。这碗里盛满了忧伤,也盛满了深情。

    电击一碗忧伤

    2017/9/13 10:18:24
  • 好久没读到祥军大哥的作品了,这次不知为何没赶上提名。这是一组深圳主义的作品,目之所及,能看到一系列熟悉的名字:沙井、伶仃洋、中英街、坝光村、南澳,这些都是深圳的印记。其实用诗歌表达是有难度的,看似熟悉,却依旧陌生。这种陌生感,是因为我们心灵没有深入事物本身,而让事物没有深入骨髓深处,导致了割裂感。不过这组诗规避了这点,通过看似简单的语句,把这些地名罗列出来,并给予新的含义。

    江飞泉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11 18:42:30
  • 这一棒槌,何止槌进了棉被,更槌进了一个寡妇压抑的内心!双槌的推进,自然的带出了结尾的升华。刘老师这篇提炼得不错。由普通的物,过渡到人的情。物与情的交织,加之故事的铺垫,让文本升华更有张力!在微咖的写作上,刘老师用心了。这次,他的目光聚焦在了接地气的“生活篇”。由被子展开,而渐入心灵,写一家子——小两口的恩爱和寡母的孤独。寡妇养大儿子不容易,儿子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更不容易。故事的基调,有沉重感。

    吴春丽浆槌被

    2017/9/11 17:13:42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电击六号车厢

    2017/9/11 11:44:41
  •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heixuer还泪

    2017/9/8 11:17:05
  • 《长翅膀的水》这个标题充满想象力!点开来看,原来是父子对话,也可叫:亲子记。其实孩子是非常可爱的,他的嘴里,能来个《十万个为什么》,做爸爸的,在跟孩子的对话当中,也让自己的思维得以拓展,这就有意思了,是儿子在跟父亲交流,事实上,也相当于儿子让父亲的视野得到了拓展的想象力!比如:“下水道,弯弯曲曲的,那水从上面掉下来,怎么会又飞上去了呢?它又没有翅膀。”或许,正是这一句,让标题由此得以有了雏形。

    吴春丽长翅膀的水

    2017/9/8 10:10:32
  • 人逢七十古来稀,如果七十二,七十身患绝症,也许你会少一点唏嘘,然一个个他她越来越年轻的时候,甚至他的孩子还在三岁的幼年期的时候,我们心中便会隐隐的痛了起来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要有悲悯的情怀,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想想,这种普遍又趋于这么年轻化的绝症,到底是由何而来,该如何去治呢。作者用这种白描的手法,揭示了一个社会现象,他同时也是扣问社会,扣问读者。三月萢是野生的,作者不动声色的呼吁着回归自然崇尚自然

    心灵拾贝最后的日子

    2017/9/7 19:33:04
  • 隐阳城,似乎是一个可以无限发掘的领域,因为城市作为一个系统,自然有自己的方方面面,可以发掘的人和物太多,国王,医生,僧侣,流浪者,贵族均已经涉及。此文从一个貌丑技高的剃头匠入手,表现了剃头匠爱国情怀,外形丑陋更加衬托出灵魂高尚。

    天行健剃头匠---隐阳城系列之六

    2017/9/7 12:21:17
  • 作者杨祥军老师就像那“导游”,引领着我们这群“观光客”在深圳的大地上行走,既带着我们走进了鹏城沉重的历史,亦串联起深圳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文中“深圳元素”层出不穷,主题思想侧重于放眼当下、憧憬未来。积极向上的笔触触及深圳的角角落落,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实在是大好!

    黄元罗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7 7:42:15
  • 故事以成功珠宝商曾梅丽为主人翁,展现了新社会男女平等的公正与包容。社会是给人历练的,商场如战场,虽然曾总机智、敏感、警觉......却有女性的不足,轻易走入伍总的布局中。好在有郝建滨的帮助,才得以化解危机为转机。跌宕起伏的剧情中,最后伍总保护人质而中弹,实在意外,但又符合人们对“商而不奸”的追求愿望。写到此处,似乎听到有人正唱着:让那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大家都爱看,民族遗产一代一代往下传......

    心灵拾贝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2017/9/6 18:37:26
  • 作者在大都市里没有去捕足灯红酒绿高歌幸福生活,而是记录弱势群体的生存百态,面对小女孩摔跤家长要求赔天价,面对流浪汉丢失行李箱而耍赖,面对乞丐讨钱、不准流浪汉睡觉,到乞丐在路边永远离去,电单车与小车相撞又有生命逝去时,让人从怒到痛。文中几次向派处所求助,表达了他希望法制社会完善,能真正拯救每个柔弱人的美好愿望。文中不足之处是可能作者行文太仓促,繁简不得当,如果再花时间进行加工调整,定能更出彩。

    心灵拾贝天亮说晚安

    2017/9/6 16:05:08
  • 小说中人物性格,语言,观念,冲突、矛盾,都铺垫描写的很好,很接地气,很现实,让读者仿佛进入到作者描绘的场景中,感同身受。此篇小说,行文比较紧凑,节奏稍快,阅读时有点紧迫感,如能控制好节奏,增加一些生活情景和细节也许会丰盈。结尾如能再构思巧妙一些,突出主题思想,点出众筹的人道主义和人心向善,结局如能化解家庭矛盾,使整篇小说呈现新时期大众百姓期望美好人生的积极喜悦氛围,那会更棒!

    大好河山众筹

    2017/9/6 11:23:59
  • 诗歌的创作不易,它需要作者有瞬间抓住灵感的能力,要敏感、要智慧,甚至还要有点脆弱。而灵感又是转瞬即逝的东西,唯有抓住了才能永恒。而庆幸的是,一旦它们永恒了,就像一尊雕像一样,瞬间就凝固在那里,充满了极致的狂喜和忧伤。这就是诗歌的魅力。 江飞泉的诗歌色彩浓郁、每个字都带着这种温度和力量,它有自己的方向的,引领读者走向他看到的世界。那里有孤独、也有渴望、更多的是深思和生命的张力。

    heixuer胡杨不朽

    2017/9/6 9:15:3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