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女孩的葬礼
  • 点击:849评论:52017/03/23 15:26

 

五月,小诗刚到福田的一家公司实习。她是一名会计,平时工作特别忙,经常加班到晚上十点多。公司为了方便员工加班,在附近的城中村给她们租了几间地下室,当做员工宿舍。每天下班,小诗都要路过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小巷子附近不时还会传来狗叫声,有时候迎面走来一个陌生的男子,都会把她吓得半死。然后顺着破旧的楼道走到地下室,楼道上面有一盏钨丝灯,每当走到楼道前她都用力跺几下地板,看着头上的钨丝灯亮起昏黄的灯光时,她才安心走下去。

她的宿舍是被房东用水泥墙从一间大房子隔出来的,只有十平方米。每次回到宿舍,她都迫不及待地打开灯。宿舍很简陋,没有桌椅,只有一张上下铺的床,木质的,和一台破旧的洗衣机。每次洗衣机洗完衣服脱水的时候都会产生隆隆隆的噪声。深圳四五月份的天气非常潮湿,地下室的阴湿加上她睡觉时呼出的二氧化碳把木质的床逼出大量的霉菌。她唯一的舍友是在公司搞清洁的大妈。大妈只有工作日会在宿舍里住,周末回家。

一开始,小诗觉得这位和她年纪相仿的大妈会相处得很好。在工作之余,小诗会帮着大妈做她力所能及的家务。可是大妈觉得小诗到来霸占了原本就不大的房间,所以对待小诗,大妈是满肚子的坏心眼。她常常会把小诗洗完的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扔到地上。晚上小诗睡觉的时候,她才洗衣服,深夜洗衣机发出的隆隆声令小诗不能入眠。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四个月了,她每天都重复着单调的工作,忍受着大妈的淫威。在这四个月里,她最期待的就是周末。大妈回家了,她可以安心地在宿舍睡个懒觉,然后把自己好好打扮一番,到外面嗮嗮太阳,顺便到中心书城看看书。她尤其喜欢张爱玲的小说,每次会躲在书城的一个小角落,捧着张爱玲的小说,细细品读。当太阳西斜,她才恋恋不舍地合上书本。她总是幻想,当她合上书本的那一刻,会有一个男孩经过,带着像冬日午后阳光那样柔和的笑容,和她邂逅。

但其实,每次她合上书本,走出小角落,看到的只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她迎着人群走去,看着迎面走来的一个个陌生人,像是走进一个无底洞。

夜幕降临,书城附近的人陆续散去。各自牵着自己身边的人,消失在宽阔的广场上。只剩一些卖唱的人,依旧坚守在广场上,用嘹亮的音符,冲击着这依旧灯火阑珊的城市。小诗很喜欢驻足在他们附近,静静地听上一会音乐。等到广场上的热浪被习习的凉风吹散,她才离开。

尽管小诗住的地方是一个城中村,但在她走回家的路上,她能清晰地闻到居民门窗里飘出的饭菜的香味。她深深吸地了一口气。“哦……好香啊!”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她默默地走到拐角处,在一家“隆江猪脚饭”的摊位前坐下,点了一份快餐,草草吃完便回家去了。

小诗洗涑完毕,躺在床上,听着洗衣机的隆隆声,她突然发现,经过这样的三个月后,自己需要一个听得见笑语,闻得到饭香的家……

小诗在光明的姐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一份工作介绍给她,公司还是五百强的。小诗接到电话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等到面试那天,小诗的姐姐说有事情不能到,所以叫了她同事去接她。同时姐姐叮嘱她,过去接她的男同事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衣服,特别好认。中午时分,在光明中心站上,暑气蒸人。小诗乘坐的K578到站了,她刚一下车,就有一个男生迎着热浪,走到她面前。

“请问你是焕诗吗?你姐姐叫我来接你的。”

小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想抬起头仔细看看眼前的男孩。她的眼睛在刺眼的光线下,眯成了一条缝。但她还是看到了男孩微微上扬的嘴角,好像在说着些什么。

“那就是你了,跟我走吧。”说完,男孩示意小诗跟着她一起走。

小诗这才反应过来,她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这个男孩。心里在嘀咕:姐姐说的高高瘦瘦,穿红色衣服的男孩,应该就是他吧?“请问你是标哥吗?”小诗怯生生地问道。

男孩笑了笑,露出一双可爱的虎牙:“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阿标就好了,走吧,我先带你去吃个饭,下午再去面试。”

阿标带着小诗到附近的一家烧腊馆吃饭。一路上,小诗都细心地看着周围的情况。一是担心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把她卖了,二是她要开始熟悉自己工作地周围的环境。光明大街附近的楼房比福田街边的的楼房矮很多,没有福田的那么拥挤。光明大街这条主干道还是窄了些,所幸往来的车辆并不多。她很满意这种感觉,一切都显得刚刚好,不压抑。中午时分,到这家烧腊馆吃饭的人还是挺多的。小诗他们抵达的时候,看到门口排起了长队。小诗拉着阿标说,走吧,这里太多人,我们换一家吧。阿标拍了拍小诗的头说,小妹,你放心吧,我已经订好位置了,你在光明混啊,还是得跟着老光明。小诗觉得心里一阵暖,眼前的这个人也太贴心了吧。

“阿标啊,这姑娘那么水灵,是你女朋友不?”老板看到阿标带着个女孩进来,兴奋地问。阿标这才开始认真看了看他旁边的小诗,小女孩看上去挺瘦的,脸蛋被这热天蒸得通红,戴着一副眼镜,扎着马尾,没有很惊艳,倒也过得去。她身上的白衬衣被汗水浸湿了……看到这里阿标又不好意思地把目光挪开。他走到老板面前,朝着老板的胸口轻轻锤了两拳,说“去去去,这是我兄弟的小姨子,哪是什么女朋友,别吓坏人家小姑娘。”阿标转身看了看小诗,说“我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老街坊,就是爱八卦。”小诗倒也没觉得尴尬,只是感觉有些害羞,不断逃避和阿标的眼神接触。老板招呼他们坐下后,阿标拿起菜单开始点菜。还没等阿标问起,小诗就说:“你吃什么我吃什么。”菜很快就上来了,阿标抄起家伙,刷刷地就吃起来了。小诗也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开始夹菜。

阿标把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完,头上满是汗珠。小诗赶忙翻开自己的袋子,拿出一张面巾纸给阿标擦汗。阿标接过面巾纸,正准备擦去脸上的汗水,但他很快又把放面巾纸放到桌子上。小诗刚把那包面巾纸放回袋子里,转眼看到阿标神色不太对劲。阿标马上捂着脸,不停地在打喷嚏。小诗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感冒了啊?”阿标摆了摆手,等他缓过来的时候,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笑了笑说:“你的纸巾是茉莉花香味的吧?我对这个味道过敏的。”小诗瞪大着眼睛看着阿标,没忍住笑了出来,说:“哈哈哈,一个大男人还会对这味道过敏哦。”

从饭馆出来,阿标把小诗带到了面试的单位。一路上阿标还给小诗传授了一些面试的技巧。车子驶入公司的大门,小诗远远就看到姐姐和她男朋友阿威在楼下等着了。小诗一下车,就抱着姐姐寒暄起来。阿标则搭着阿威到旁边抽烟去了。烟雾升起,阿威看着不远处的两姐妹,突然用他的肘子顶了顶阿标,坏笑着说:“哎,兄弟,你看我这小姨子怎样?还过得去吧,要不咱俩一担挑得了。”阿标眼睛一直盯着小诗看,他把口中的烟吐出来,意味深长地说:“人家还小呢,我呀,就不打她主意了。”阿威握起拳头,往阿标身上锤了几拳说:“这妹子交给其他人我跟她姐都不放心呐……”阿标有点难为情,说:“你该不会是想我把我女朋友甩了,追你家小姨子吧?”阿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家小姨子不差的哦,你看着办吧。”

下午时分,这家公司的人陆陆续续过来上班。小诗也被人事负责人叫进去面试了。阿威和阿标蹲在大门口旁边的树荫下,等待着进去面试的小诗。过了几分钟,小诗的姐姐从里面出来,把阿威招呼过去,嘀咕了几句。阿威远远朝着阿标喊道:“兄弟,我和你嫂子有事先走啦,我暂时把我小姨子交给你,帮我照顾她一下午。”透过刺眼的光线,阿标依旧能看到阿威无奈的眼神。

大概半小时过去了,小诗蹦着跳着从公司门口出来,眼睛四处张望。阿标迎了上去说:“不用找了,你姐姐和姐夫有事先走了。你面试没问题吧?”小诗激动地抓住阿标的双臂,使劲摇晃着说:“标哥,我面试通过啦!这里还会给员工安排宿舍!”阿标轻轻把小诗推开说:“好啦好啦,都被你摇晕了,我先带你去买些生活用品吧。”

阿标带着小诗到超市买了一大堆生活用品,然后又带着她在工业园附近逛了一圈。等到天色暗了下来,阿标才载着小诗回到单位的宿舍。车子驶过工业园旁边的矛洲河岸,夏末的夜色怡人,茅洲河边暖风微醺,河水冲刷着青石上的月光。微风送来远处桂花的清香。河水仿佛也安静了下来,只缓缓地拍打着河岸,让映在河边树木的影子轻轻摇动。小诗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她想,今天面试成功,摆脱了讨厌的地下室和大妈。在这里还有姐姐的照顾,还有坐在旁边默默开车的这个大男孩,小诗突然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梦一样。小诗悄悄把头转过去,看着他,说,标哥,听说我姐姐和威哥快结婚了,什么时候轮到你呢?阿标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地,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唉!我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小诗的心里一阵暗喜,然后笑着说,加油哦,你那么优秀,肯定很快就会有的。阿标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也是,可能很快就会有了。

他们回到工业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阿标怕小诗一个人拿不动那堆东西,索性把车子开到宿舍楼下,然后帮着她提上了楼。这时候工业园的宿舍区內几乎没什么人,倒是工业园内灯火通明。小诗不解,她问阿标这是怎么回事。阿标跟她解释说,这其实是深圳工厂的常态了,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加班,而且是员工要求要加班的。阿标还有点无奈地说到,还有些厂因为给员工安排的加班时间少了,还被员工告到劳动部门呢。这年头,大家都想要多点钱,其实厂工不加班啊,他们的工资低得可怜。说到底还是为了生活。小诗一边听着,一边跟着阿标走上宿舍的楼道。

宿舍的楼梯和楼道都十分明亮宽敞,跟她的地下室比起来,简直算是豪宅的配置。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小诗已经像一只欢快的小麻雀一样在楼道上蹦哒。阿标则拖着一堆东西吃力地跟着她。终于小诗在一间房间门口停下来,拿出主管给她的钥匙打开了门。门一打开,小诗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灯。阿标还拖着行李走在路上呢,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小诗的尖叫声。他赶忙加快步伐走过去。他才刚走到门口,又听到里面的尖叫声变成了笑声……等他走进宿舍,小诗奔着过来,拉住他的衣服说,标哥,这间宿舍太好啦!还有阳台和卫生间!

阿标打量了一下这间宿舍,左手边放着一张床,右手边是一张桌子。地板铺的是绿色的瓷砖,不过已经落满了灰尘。天花和墙面是用白色的油漆粉刷的,但是已经微微泛黄了。他的对面就是阳台,阳台旁边的洗手盘上长了不少青苔。房间里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阿标不知道小诗为何喜欢这样一间环境恶劣的宿舍。不一会儿功夫小诗就在阳台上洗好了抹布,开始擦桌子了。她一边擦一边说,标哥你走吧,谢谢你今天帮我那么多,剩下的我自己搞定就行了。还没等她说完,阿标就拿起扫把帮着小诗一起打理房间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事是简单的故事,女孩是单纯的女孩。说实话我是被标题吸引进来的,但是故事好像跟标题没有特别大的关系,甚至让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标题很有冲击性,只是故事却是一个关于初恋的爱情故事,结尾那一段更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想突出葬礼,应该把导致这个事件的始末表达清楚。感觉作者太着急结束而忽略了过程。如果把情绪的躁动和推动事件的契机写好,我觉得会是非常棒的作品。
    • 白拜2017/04/05 09:39:50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指正

    回复

  • 文风朴实,语言流畅,情真意切,书写一个可怜的姑娘,实在感人!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 回复
  • 本小说描写了最基层人的生活。小诗初来深圳,人一地不熟,托姐姐的朋友阿标照顾小诗,阿标虽然有女朋友,但还是心甘情愿地照顾小诗,体现了阿标受人之托便要尽力关心小诗。而小诗把关心当着是有情,小诗在心底里爱着阿标,还梦想着阿标会不会与现在的女友分手来爱上她。在一次参加朋友的婚礼中,小诗因饮酒过多,睡过后再没醒来。参社婚礼本是一件喜庆之事,最后但成了小诗的葬礼。真让人嘘唏不已啊。小说语言流畅,真情感人。
    • 白拜2017/03/24 14:09:57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910积分
  • 2星
  • 1钻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56900
  • 6
  • 910
  • 大风起兮,一时有多少豪杰立潮头,又掩埋了多少小人物的悲喜?这个小中篇简直就是一段历史时期的横断面,束庑根二十多年的经历,代表了中国改革开放时期许多人起伏的人生,以及在商业文化冲击下的人情、世态,让人感慨、嘘叹。小说写得非常真实,可以真切感受到主人公的呼吸和痛感,从这一点来说这篇小说无疑是成功的,但也正因为刻画得过于真实,让我一度觉得是非虚构,一定程度上缺少了文学性。当然,也许只是我个人的阅读喜好。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还活着

    2017/7/25 9:17:06
  • 记得在今年邻家520微咖大赛期间,蒋玉巧老师有篇名为《续写征集:邻居》的佳作颇受众多读者好评并勇夺周冠军。她的那篇微咖写的是某位原配因丈夫有了外遇并携小三私奔后而出现精神分裂。您的这篇文章写的是在深圳底层打拼的中年男子宁古塔因工作压力过大而出现精神分裂。蒋老师的文章是螺蛳壳里做足了道场,您的这篇文章是悬念迭起中不断演绎精彩!略显遗憾的是,佳作发出的时间节点不是太好,错失了极有可能夺冠的良机。

    黄元罗遇见亡命之徒

    2017/7/25 7:30:37
  • 小说非常地气,语言朴实,构思平稳。以湘赣人家餐馆为主线,描写了江西吉安人在龙华打拼的经历。民以食为天,在龙华有成千上万的打工者,奔着家乡的味道来湘赣人家就餐,而湘赣人家的老板以食材新鲜,用油好,所做的菜真材实料深得打工者的喜爱,甚至一些白领也来此享受家乡的味道。小说并没有写商战,而是写出打工者在外以亲情友情热情穿插其中,比如孩子的上学,亲戚们的朴素,老板的热情大方等,读完小说让人充满温暖。

    春风妙语湘赣人家

    2017/7/25 0:13:03
  • 此短篇小说作者别具匠心,以工笔描绘姐姐的"美",以写意笔墨大写妹妹的"嫉妒",淋漓尽致。姐妹俩人格襯托、对比强烈。 文章时而直叙,时而倒叙,情节跌宕昭彰令读者欲罢不能。小说结局逝者死得干净利索,但活着的生不如死。呜乎!南柯一梦。最后,精明的作者一笔点"睛",出现麦哲伦和船长,带来了一束曙光撫平了读者的心潮。我为"姐姐"点赞

    杨婉玲姐姐

    2017/7/24 11:19:12
  • 梁哥创造了一个传奇:周末发文,也能获周冠军!按邻家全网模式的运行,周一发表作品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在深圳奋斗多年的梁哥,曾有过高管的经历,写职场小说对他来说,相对更容易些。记得他是个多面手,除了小说,也还写诗歌,更善长写评、及给网站提出有实用价值的好建议。梁哥的小说,昨天晚上睡觉前用手机看了一遍,很精彩:职场之间的勾心斗角,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挖墙角,陆子路的奋进与狭隘多疑的妻子,奋斗者的烙印。学习了!

    吴春丽​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2017/7/24 11:17:18
  • 乘风老师的《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看后感慨万千!这篇职场小说如同一幕精彩大戏,写出了企业内部的勾心斗角,命运的波折常令人难以预料,原本以为在企业内可以步步高升的陆子路,遇到了个妒忌贤能的刘副总,真是苦不堪言。本以为在外面受了伤,回家能得到自己的安慰和理解,没想到,竟然还要受到妻子的冷嘲热讽。夫妻俩人,一个积极上进,一个不思进取,导致了夫妻间的隔阂。结局令人心痛,让人想流泪的感觉。学习佳作,点赞!

    红月亮​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2017/7/23 19:03:31
  • 作者很会卖关子,以抽丝剥茧的艺术手法去探寻“湖”的奥妙。湖的理念,最初是狭义的,它仅限于生态湖、风景湖、人工湖。后来,随着对“湖”的寻根问底,湖成为了一个被拓展的广义词,它的定义也由此而被延伸、拓宽。我的理解是,每个人的心灵上,也会有一个湖,思想的解放,是我们追求的。虽然我们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执念可成人,也可害人。找到安放心灵的境地,那个地方,叫:湖。也叫,福。作者的文字素养极好!

    吴春丽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21 11:12:23
  • 我到邻家不到半年时间,算是一名“新客”,却没有初来乍到的陌生感。其原因在于,我幸会几位宅心仁厚、诚挚待人、热情关注的文友。其中,首推郑荣(妙语春风),她是最早评论拙作文友之一。常言道“文如其人”,她的点评总是充满支持和鼓励,让人感受到网站的温暖和惬意;邻家文学有一批如郑荣这样酷爱文学、写作刻苦、文风好、人品好的作者群,才使邻家文学开一代文网新风:首创打工文学新领域,勃发文学正能量,弘扬创作新风气。

    北国寒星我与邻家共成长

    2017/7/20 18:56:39
  • 看前半部分,我以为作者是个混世油子,调侃诙谐,入世轻俏。越读越发现“他”不是这样的,他并不是“两肩扛着一个脑袋”的写作者,他为当下文学的“城中村”悲,为自己没有门前一个“湖”来执念而悲。作者的文学基础深厚,专业功扎实。当然,我并不是以他列举了许多文学名人,就如此评价。而是其中的气氲,是读者能感受到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湖,只是我们应当以“湖”濯灵魂,而不应于以生命的代价殉“城中村”的俗世生活。

    叶紫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20 17:28:30
  • 小说以出生陋巷的平民女子丽丽在约会中的意外状况和一波三折的心情起伏为线索,表现官场现实中并不少见的现象和来自草根平民的复杂心态。美好的爱情,利益的诱惑,现实的骨感,选择的纠结……对官场中不正常现象在隐性层面的鞭挞,对邪不压正的正能量在明性层面上胜利。好现实的小小说!

    梅影约会

    2017/7/20 11:10:15
  • 读了大姐的文章,心里感觉很温暧,早就听说深圳的文学氛围很浓。今天晚上到网上一看,这么多高手发文章,很多的文章质量高,让我感到惊讶。我是一个新手,才到深圳来,邻家社区文学提倡全民写作,是一件大好事,让初到深圳的我感到有这么好的文学平台,还可以文会友。真好。我会将我的所见所闻写成文字,并向大作家们好好学习,争取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也希望文友们多多帮助我。

    winner予文友黄峰

    2017/7/19 23:31:18
  • 在《龙华文学》仔细阅读过佛花的另一篇小说,对船长的比喻记忆尤深。这篇小说的叙事一如继往的克制,冷静,缓缓而来,于风平浪静中慢慢搅起涟漪,一圈又一圈的扩大,直至深入到内核。作者也应该是个姐姐,对姐姐的刻画似乎有着偏爱,细腻入微的情感描述中,留下的一地让人回味的羽毛。

    张谋姐姐

    2017/7/19 15:44:22
  • 小说行文流畅,短句相接,如二个年轻女孩的拌嘴,轻俏、言词活泼又不失老辣。女孩成长的过程,总有太多的阴郁与相互猜忌,还有对成人之间,讳莫如深的秘而不宣的纠结。姐妹二个人,一个是影子,一个是灵魂,有时候相吸,有时个相互嫉恨。作者对少女的心事揣摸,如工笔画般精致,对语言的驾驽能力,达到了至臻境界。总之,不是笔力遵劲的写作者,是无法完成此篇小说的。在此学习了!

    叶紫姐姐

    2017/7/19 11:36:27
  • “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这里的“湖”也许是寓意,借指“理想”。有的人整日里为生活而奔波,忘却了门外还有片“湖”,比如说文中的“我”;有的人虽说心中有“湖”,但一直不敢越雷池半步,比如说文中在佛山某中专学校当语文老师的大学同学;有的人一直生活在“湖”中,久久不肯上岸,最终淹死在“湖”中,比如说文中的“温子涛”。以轻松活泼的文风写颇为沉重的话题,足见作者高超的文学创作功底!

    黄元罗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19 8:32:27
  • 七里老塞的写实小说《三指佛手》,是通过叙事者张超给我(罗仁)讲故事的方式,叙述打工者的生活甘苦、事业成败、家庭悲欢、亲友离合等典型人生经历。如果把这篇故事,作为文学作品来欣赏,她自然是一篇出色的典型打工文学。这种文学样式令人耳目一新,颠覆了往昔小说的叙事模式,她以一种“打工者说”的方式,以朋友和亲人的态度,向读者面对面地诉说自己的故事,令人感到亲切和可信。作为打工文学的杰出代表,七里老塞值得首肯。

    北国寒星三指佛手

    2017/7/18 17:51:4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