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女孩的葬礼
  • 点击:1424评论:52017/03/23 15:26

 

五月,小诗刚到福田的一家公司实习。她是一名会计,平时工作特别忙,经常加班到晚上十点多。公司为了方便员工加班,在附近的城中村给她们租了几间地下室,当做员工宿舍。每天下班,小诗都要路过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小巷子附近不时还会传来狗叫声,有时候迎面走来一个陌生的男子,都会把她吓得半死。然后顺着破旧的楼道走到地下室,楼道上面有一盏钨丝灯,每当走到楼道前她都用力跺几下地板,看着头上的钨丝灯亮起昏黄的灯光时,她才安心走下去。

她的宿舍是被房东用水泥墙从一间大房子隔出来的,只有十平方米。每次回到宿舍,她都迫不及待地打开灯。宿舍很简陋,没有桌椅,只有一张上下铺的床,木质的,和一台破旧的洗衣机。每次洗衣机洗完衣服脱水的时候都会产生隆隆隆的噪声。深圳四五月份的天气非常潮湿,地下室的阴湿加上她睡觉时呼出的二氧化碳把木质的床逼出大量的霉菌。她唯一的舍友是在公司搞清洁的大妈。大妈只有工作日会在宿舍里住,周末回家。

一开始,小诗觉得这位和她年纪相仿的大妈会相处得很好。在工作之余,小诗会帮着大妈做她力所能及的家务。可是大妈觉得小诗到来霸占了原本就不大的房间,所以对待小诗,大妈是满肚子的坏心眼。她常常会把小诗洗完的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扔到地上。晚上小诗睡觉的时候,她才洗衣服,深夜洗衣机发出的隆隆声令小诗不能入眠。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四个月了,她每天都重复着单调的工作,忍受着大妈的淫威。在这四个月里,她最期待的就是周末。大妈回家了,她可以安心地在宿舍睡个懒觉,然后把自己好好打扮一番,到外面嗮嗮太阳,顺便到中心书城看看书。她尤其喜欢张爱玲的小说,每次会躲在书城的一个小角落,捧着张爱玲的小说,细细品读。当太阳西斜,她才恋恋不舍地合上书本。她总是幻想,当她合上书本的那一刻,会有一个男孩经过,带着像冬日午后阳光那样柔和的笑容,和她邂逅。

但其实,每次她合上书本,走出小角落,看到的只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她迎着人群走去,看着迎面走来的一个个陌生人,像是走进一个无底洞。

夜幕降临,书城附近的人陆续散去。各自牵着自己身边的人,消失在宽阔的广场上。只剩一些卖唱的人,依旧坚守在广场上,用嘹亮的音符,冲击着这依旧灯火阑珊的城市。小诗很喜欢驻足在他们附近,静静地听上一会音乐。等到广场上的热浪被习习的凉风吹散,她才离开。

尽管小诗住的地方是一个城中村,但在她走回家的路上,她能清晰地闻到居民门窗里飘出的饭菜的香味。她深深吸地了一口气。“哦……好香啊!”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她默默地走到拐角处,在一家“隆江猪脚饭”的摊位前坐下,点了一份快餐,草草吃完便回家去了。

小诗洗涑完毕,躺在床上,听着洗衣机的隆隆声,她突然发现,经过这样的三个月后,自己需要一个听得见笑语,闻得到饭香的家……

小诗在光明的姐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一份工作介绍给她,公司还是五百强的。小诗接到电话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等到面试那天,小诗的姐姐说有事情不能到,所以叫了她同事去接她。同时姐姐叮嘱她,过去接她的男同事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衣服,特别好认。中午时分,在光明中心站上,暑气蒸人。小诗乘坐的K578到站了,她刚一下车,就有一个男生迎着热浪,走到她面前。

“请问你是焕诗吗?你姐姐叫我来接你的。”

小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想抬起头仔细看看眼前的男孩。她的眼睛在刺眼的光线下,眯成了一条缝。但她还是看到了男孩微微上扬的嘴角,好像在说着些什么。

“那就是你了,跟我走吧。”说完,男孩示意小诗跟着她一起走。

小诗这才反应过来,她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这个男孩。心里在嘀咕:姐姐说的高高瘦瘦,穿红色衣服的男孩,应该就是他吧?“请问你是标哥吗?”小诗怯生生地问道。

男孩笑了笑,露出一双可爱的虎牙:“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阿标就好了,走吧,我先带你去吃个饭,下午再去面试。”

阿标带着小诗到附近的一家烧腊馆吃饭。一路上,小诗都细心地看着周围的情况。一是担心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把她卖了,二是她要开始熟悉自己工作地周围的环境。光明大街附近的楼房比福田街边的的楼房矮很多,没有福田的那么拥挤。光明大街这条主干道还是窄了些,所幸往来的车辆并不多。她很满意这种感觉,一切都显得刚刚好,不压抑。中午时分,到这家烧腊馆吃饭的人还是挺多的。小诗他们抵达的时候,看到门口排起了长队。小诗拉着阿标说,走吧,这里太多人,我们换一家吧。阿标拍了拍小诗的头说,小妹,你放心吧,我已经订好位置了,你在光明混啊,还是得跟着老光明。小诗觉得心里一阵暖,眼前的这个人也太贴心了吧。

“阿标啊,这姑娘那么水灵,是你女朋友不?”老板看到阿标带着个女孩进来,兴奋地问。阿标这才开始认真看了看他旁边的小诗,小女孩看上去挺瘦的,脸蛋被这热天蒸得通红,戴着一副眼镜,扎着马尾,没有很惊艳,倒也过得去。她身上的白衬衣被汗水浸湿了……看到这里阿标又不好意思地把目光挪开。他走到老板面前,朝着老板的胸口轻轻锤了两拳,说“去去去,这是我兄弟的小姨子,哪是什么女朋友,别吓坏人家小姑娘。”阿标转身看了看小诗,说“我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老街坊,就是爱八卦。”小诗倒也没觉得尴尬,只是感觉有些害羞,不断逃避和阿标的眼神接触。老板招呼他们坐下后,阿标拿起菜单开始点菜。还没等阿标问起,小诗就说:“你吃什么我吃什么。”菜很快就上来了,阿标抄起家伙,刷刷地就吃起来了。小诗也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开始夹菜。

阿标把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完,头上满是汗珠。小诗赶忙翻开自己的袋子,拿出一张面巾纸给阿标擦汗。阿标接过面巾纸,正准备擦去脸上的汗水,但他很快又把放面巾纸放到桌子上。小诗刚把那包面巾纸放回袋子里,转眼看到阿标神色不太对劲。阿标马上捂着脸,不停地在打喷嚏。小诗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感冒了啊?”阿标摆了摆手,等他缓过来的时候,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笑了笑说:“你的纸巾是茉莉花香味的吧?我对这个味道过敏的。”小诗瞪大着眼睛看着阿标,没忍住笑了出来,说:“哈哈哈,一个大男人还会对这味道过敏哦。”

从饭馆出来,阿标把小诗带到了面试的单位。一路上阿标还给小诗传授了一些面试的技巧。车子驶入公司的大门,小诗远远就看到姐姐和她男朋友阿威在楼下等着了。小诗一下车,就抱着姐姐寒暄起来。阿标则搭着阿威到旁边抽烟去了。烟雾升起,阿威看着不远处的两姐妹,突然用他的肘子顶了顶阿标,坏笑着说:“哎,兄弟,你看我这小姨子怎样?还过得去吧,要不咱俩一担挑得了。”阿标眼睛一直盯着小诗看,他把口中的烟吐出来,意味深长地说:“人家还小呢,我呀,就不打她主意了。”阿威握起拳头,往阿标身上锤了几拳说:“这妹子交给其他人我跟她姐都不放心呐……”阿标有点难为情,说:“你该不会是想我把我女朋友甩了,追你家小姨子吧?”阿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家小姨子不差的哦,你看着办吧。”

下午时分,这家公司的人陆陆续续过来上班。小诗也被人事负责人叫进去面试了。阿威和阿标蹲在大门口旁边的树荫下,等待着进去面试的小诗。过了几分钟,小诗的姐姐从里面出来,把阿威招呼过去,嘀咕了几句。阿威远远朝着阿标喊道:“兄弟,我和你嫂子有事先走啦,我暂时把我小姨子交给你,帮我照顾她一下午。”透过刺眼的光线,阿标依旧能看到阿威无奈的眼神。

大概半小时过去了,小诗蹦着跳着从公司门口出来,眼睛四处张望。阿标迎了上去说:“不用找了,你姐姐和姐夫有事先走了。你面试没问题吧?”小诗激动地抓住阿标的双臂,使劲摇晃着说:“标哥,我面试通过啦!这里还会给员工安排宿舍!”阿标轻轻把小诗推开说:“好啦好啦,都被你摇晕了,我先带你去买些生活用品吧。”

阿标带着小诗到超市买了一大堆生活用品,然后又带着她在工业园附近逛了一圈。等到天色暗了下来,阿标才载着小诗回到单位的宿舍。车子驶过工业园旁边的矛洲河岸,夏末的夜色怡人,茅洲河边暖风微醺,河水冲刷着青石上的月光。微风送来远处桂花的清香。河水仿佛也安静了下来,只缓缓地拍打着河岸,让映在河边树木的影子轻轻摇动。小诗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她想,今天面试成功,摆脱了讨厌的地下室和大妈。在这里还有姐姐的照顾,还有坐在旁边默默开车的这个大男孩,小诗突然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梦一样。小诗悄悄把头转过去,看着他,说,标哥,听说我姐姐和威哥快结婚了,什么时候轮到你呢?阿标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地,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唉!我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小诗的心里一阵暗喜,然后笑着说,加油哦,你那么优秀,肯定很快就会有的。阿标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也是,可能很快就会有了。

他们回到工业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阿标怕小诗一个人拿不动那堆东西,索性把车子开到宿舍楼下,然后帮着她提上了楼。这时候工业园的宿舍区內几乎没什么人,倒是工业园内灯火通明。小诗不解,她问阿标这是怎么回事。阿标跟她解释说,这其实是深圳工厂的常态了,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加班,而且是员工要求要加班的。阿标还有点无奈地说到,还有些厂因为给员工安排的加班时间少了,还被员工告到劳动部门呢。这年头,大家都想要多点钱,其实厂工不加班啊,他们的工资低得可怜。说到底还是为了生活。小诗一边听着,一边跟着阿标走上宿舍的楼道。

宿舍的楼梯和楼道都十分明亮宽敞,跟她的地下室比起来,简直算是豪宅的配置。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小诗已经像一只欢快的小麻雀一样在楼道上蹦哒。阿标则拖着一堆东西吃力地跟着她。终于小诗在一间房间门口停下来,拿出主管给她的钥匙打开了门。门一打开,小诗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灯。阿标还拖着行李走在路上呢,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小诗的尖叫声。他赶忙加快步伐走过去。他才刚走到门口,又听到里面的尖叫声变成了笑声……等他走进宿舍,小诗奔着过来,拉住他的衣服说,标哥,这间宿舍太好啦!还有阳台和卫生间!

阿标打量了一下这间宿舍,左手边放着一张床,右手边是一张桌子。地板铺的是绿色的瓷砖,不过已经落满了灰尘。天花和墙面是用白色的油漆粉刷的,但是已经微微泛黄了。他的对面就是阳台,阳台旁边的洗手盘上长了不少青苔。房间里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阿标不知道小诗为何喜欢这样一间环境恶劣的宿舍。不一会儿功夫小诗就在阳台上洗好了抹布,开始擦桌子了。她一边擦一边说,标哥你走吧,谢谢你今天帮我那么多,剩下的我自己搞定就行了。还没等她说完,阿标就拿起扫把帮着小诗一起打理房间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事是简单的故事,女孩是单纯的女孩。说实话我是被标题吸引进来的,但是故事好像跟标题没有特别大的关系,甚至让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标题很有冲击性,只是故事却是一个关于初恋的爱情故事,结尾那一段更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想突出葬礼,应该把导致这个事件的始末表达清楚。感觉作者太着急结束而忽略了过程。如果把情绪的躁动和推动事件的契机写好,我觉得会是非常棒的作品。
    • 白拜2017/04/05 09:39:50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指正

    回复

  • 文风朴实,语言流畅,情真意切,书写一个可怜的姑娘,实在感人!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 回复
  • 本小说描写了最基层人的生活。小诗初来深圳,人一地不熟,托姐姐的朋友阿标照顾小诗,阿标虽然有女朋友,但还是心甘情愿地照顾小诗,体现了阿标受人之托便要尽力关心小诗。而小诗把关心当着是有情,小诗在心底里爱着阿标,还梦想着阿标会不会与现在的女友分手来爱上她。在一次参加朋友的婚礼中,小诗因饮酒过多,睡过后再没醒来。参社婚礼本是一件喜庆之事,最后但成了小诗的葬礼。真让人嘘唏不已啊。小说语言流畅,真情感人。
    • 白拜2017/03/24 14:09:57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170积分
  • 2星
  • 2钻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会员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900
  • 6
  • 117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