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年的同居密友
    一女将N男戏弄鼓掌之中的故事。漂亮的女人,似乎有权利得到男人更多的宠爱,或者更多男人的宠爱。……
  • [22] [0]


1.

那年秋天,我搬去新洲村的一幢居民楼。那时的新洲村,已经非常热闹,东西南北纵横交错很多小马路,取名新洲一街、二街、三街一直到新洲十几街。初初搬过去,那些街道让人晕昡,仿佛可以没完没了新洲到一百街去。优点就是方便,吃喝玩乐样样齐全,且营业到很晚,需要什么,一个电话就可以送上门来。


彼时,我住八楼,没有电梯,回了家便懒懒的不愿下楼。与我一起住的,还有一个女子,叫若水。


与若水住在一起,想来也算缘分。初时只在网络见到这个ID,心下并不了然。一个女子取名“若水”,纵然不是为了勾引异性,在这个时代也显得太过矫情。


圣诞那天,一杆子网友出来聚会,几十号人中竟有那么多美丽女子,“网络无美女”的定论,在那一次聚会中不攻自破。


我注意到她,黑衣黑发,盈盈笑。眼睛不很大,但却似两汪深潭,让人忍不住要停下来仔细研究,却发现那是一双旋涡,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给旋进去了。不得了,不得了,居然有女子眼睛生成这样儿,老天爷,既生渝何生亮?让我等“眼大无神”的主儿心理怎么平衡?


我走过去,唤她:若水!

她转过头来,很诧异:咦?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我笑:你的眼睛很配你的名。

她也笑了,眯起来的双眼更似两汪秋水,伸手拉住我的手,唤:猫姐姐!

只一眼,就让彼此毫无戒心。若非变为情敌,我认为,女人和女人间其实真的很容易靠近。只是,不能比女人和男人靠得更近。

半年后,我找房子,正巧若水租的房子也到期,两人一拍即合。我与若水就此搬至一起,成为同居密友。


2.

三房两厅的房子,空旷得说话都有回音,客厅布置一下开个十数人的舞会应该不成问题。但彼时,我只需要一间卧室,一张床,一台电脑,一部CD机,就已经足够。我觉得富足,有电脑与网络,我的世界已经十分缤纷。


另外两间房统统归若水,一间放她的床、化妆品和各种各样的hello-kitty,另一间是她的衣帽间,内存数不清的衣服鞋子。到底还是20出头的小女孩儿,对穿衣打扮有着无限的兴趣,整整一墙的衣柜还嫌不够用。


大多数时候,都是我独自在家感受浪费。我和若水的时间好像永远都是错开的,我早上去上班,她还在睡觉,我晚上回家,她又出去约会去了。等她半夜回来,我又已经在梦里神游。那时若水做一份文职工作,并不怎么上心,闲闲的,想去就去去,不想去就不去了。能见着她的时候,她不是在梳妆打扮就是在与哪个男子煲电话粥。同住于一个屋檐下,我们竟很少说话,她主动与我交淡的内容莫过于穿了新衣服奔过来问我:姐姐,好不好看?又或者拿了最新款的手机美滋滋地给我展示:朋友送的!


年轻真是好!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去约会就可以是所有的生活内容。


3.

渐渐地,我和若水住在一起的消息慢慢被散布到网络,每每上网,便冒出许多人来跟我搭话。有朋友艳羡:猫猫真是受欢迎啊!我给他一个呸字。他们哪里知道,那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接近我的目的不过为了打听有关若水的种种。


自从在现实中露过面,若水迅速成为网上红人儿,评她为网络第一美女。更有夸张的言论,说但凡与她对视过两秒的男子,全军覆没。有关若水的传闻在网络传得纷纷扬扬,若水一时间变成一个美丽传奇。


他们以为同居的我定知道更多的传奇,于是纷纷向我靠拢,他们错了,其实我不知道。一来我不好打听别人隐私,二来我们作息时间的交错让我和若水一周都难得见上两面。但我倒觉得这样好,非血缘关系同处一室的原则就是我们只需要共同的房间,不需要共同的空间,生活上互相关心,私生活绝不干涉。


记得有一日,我下班回家,意外地发现若水没有出去,而是坐在床上看书,这可真的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此时,她柔顺的长发覆盖下来,面容沉静而专注,黑色的睫毛在眼下形成一小片阴影,倒比她花枝招展的时候更动人,一瞬间,我以为她也是有灵魂的。其实,她是没有灵魂的。


抬头看到我,若水露出忧怨的神色,随手把书往旁一扔,抱怨道:姐姐,我好闷啊!


我拾起那本《知音》,随手翻了翻,还给她。笑一笑,我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若水的眼睛,对男人来说真的是致命的诱惑,不知多少男子甘拜在她一汪秋水之下,而久而久之,被许多的男子包围的生活于若水渐渐变成了一种习惯,突然间有一天没有一个男士约她,她竟无法容忍了。


4.

有些人,命犯桃花,苦不堪言。有些人,命犯桃花,却如鱼得水,她们天生就有情场打滚儿的天赋,万绿从中过,片叶不沾身,道理其实很简单,就是千成别把自己陷进去。开春,若水索性辞了工,反正工作对她来说并不是必需品,男人才是。辞工后的若水常常呆在家里,生活却更见丰富,不断有男子前来造访,跟我介绍时总说:我朋友谁谁谁。


那些男子,非靓仔即帅哥,又或者不靓也不帅,但必然多金。每次我必点点头,算是招呼,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再出来,极为懂事的把外面的空间留给他们分泌旺盛的荷尔蒙。


没有工作的若水依然不停更换她的新衣服和新款手机,用脚后跟儿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人愿意送,有人乐得收,这你情我愿的事情,谁也没有什么话说。我发现一个特点,那就是70年代出生的人更愿意亲身体验生活,很少听取长辈的意见,特别是在感情上,她们也更信赖自己对生活的私人理解。至于那样的生活方式是对还是错,倒不重要了。若水觉得这样的生活更快乐,她自会继续快乐下去。


偶尔也在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准备出门时一把逮住她,厉声逼供:若水,到底哪个是你男友?


若水嫣然一笑,抛给我一个媚眼,嗲嗲道:哪有男朋友啊,都是追求者!


我在她小腰上一拧:你这个小妖精!


多么狡猾的小女人啊,从来都只说那是追求者,不是男友,只要一日不承认是男友,便四面八方都是路,年轻貌美,多的是青春可以挥霍,何苦那么早就将自己逼入死胡同呢?


有半年的时间,若水享用着年轻貌美为她带来的种种浮华与虚荣,她八面玲珑,左右逢源,有人给她买衣服,有人请她吃饭,有人带她去旅游,有人陪她泡吧,卧室里永远鲜花林立。她每天都很充实,我每天也很充实,但我深知,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


5.

慢慢的,电话响很久若水不去接,或者撒娇推我去接,说她不在。又突然消失一周,说是躲人。回来塞给我一个布农铃,竟是去了云南看雪山。我发现她也并非就是一个彻底的物质女孩儿,她也不坏,她就是喜欢玩,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习惯被人宠着被人追。然而同一个游戏,有些人玩得起,有些人却玩不起。有一句话说:心一动,满盘皆输,情场一旦热闹,便是一种较量,谁先动了心,谁就输了。


那一日,若水不在家,门铃持久响起。我去接听,一个失魂落魄的男声在楼下问:猫姐姐,若水在么?

我说不在。

那我可以上楼来等她么?

我说你是谁?

我是李莫。


我迅速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若水的历届追求者,依稀记得李莫是一个子高高,面容白净的男子。是的,就是他,有一个周末,他同若水买回一套三个的杯子,画了卡通的图案,粉红,粉蓝与粉黄三个颜色,一看就知道是若水的眼光。李莫把粉红的给若水,粉蓝的留给他自己,递一只粉黄色的给我,说:这只送给猫姐姐。挺乖巧的一个男孩儿,不懂若水怎么就不要人家了。


迟疑了一下,觉得不妥,我对李莫说,她不在,不方便吧!


我一向尊重他人。若水不在家,我不能擅自替她作决定,更不好随便放人进家里来。


李莫还在楼下低低央求,说他打电话给若水她不听,说他很想她,如何如何……


我无意当一个言情剧的女配角,打断他说,要等你在楼下等好了。然后放了对讲机,该干嘛干嘛去。之后门铃再响,我只是不理。


那天,不知若水几点回来的,只在半夜听到门响,隐约听到她与一个男人低声交谈、甜蜜的轻笑,很明显,那声音不属于李莫。


早上起来,看见客厅沙发上多了一个巨大的粉红色hello-kitty公仔,正眯着眼睛对我笑。抓了包,赶去上班,路上寻思,这个李莫,看来是没戏了。


不几日,我在网上碰到李莫,第一感觉就是快闪,但是已经来不及。见到我,尤如见到稻草,李莫抓了我就一连迭声地问:若水呢?若水呢?她还好吗?


我说她挺好的。


我说的是实话,除了唯一的那一天没有一个男人来约若水,让她小小地郁闷了一会儿,我还从来没看过若水不好过。李莫不住地在那头叹息啊,伤感啊,那标准的失恋的样子让我开始意识到:这个双眼如水没心没肺的小丫头,是男人的劫数,这一生还不知还有多少纯情少男自动送上门来领会伤痛!李莫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果然,李莫开始在网络那头把他和若水的种种讲与我听,无非是他们相识,相恋的一些细节,很幼稚的情感,但动了真心,没有理由被轻视。自古多情总被无情伤,若水这头已经另觅新欢,那头李莫还心有不甘。然而放不下又能如何?这个时候,也就剩下倾述了,说出来如果能减轻他的难过,那就让他说吧。


我另开了窗口,看小说,任他说个不停。说着说着,李莫自己把自己感动了,打出一行字:猫姐姐,我哭了。我真的很爱她,我都跟她求过婚了。


6.

有些人对爱很模糊,却偏偏找到路。有些人对爱想得很清楚,却得不到幸福。都说深圳是一个没有爱情的城市,蹉跎的岁月,要爱,只能向天乞讨。周遭很多优秀的女性朋友,时常对我抱怨:我们有腰有脑,为什么我们没有男人?


若水,她未必就懂了什么是爱,更不明白去爱人是什么感觉。她只没心没肺地接受别人对她的好。而上天对她真的太奢侈,她周围的桃花开了一拨又一拨,以至于生活中最大的困挠竟是怎么拒绝男人。继李莫之后,在楼下按门铃死皮赖脸要上来等人的没有七八个也有三五个吧。有一次我开玩笑问若水跟他求过婚的男人有几个?她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竟回答说记不清了。联想到身边许多还在苦苦寻觅爱情的女子,不由得想起一个笑话:一个女人死了三个老公,都火葬了。另外两个老处女谈及此事时,怨恨道:看吧,我们两个一个老公也没有,别人老公多得当柴烧。哈!


但不懂爱是一回事,能不能获得幸福又是另一回事。3月19日,是若水的生日,我照例是见不到她人影。想起有一天围着我嗅了一圈,说喜欢我身上的香味,于是将同一款香水买多一瓶挂在她的门上,贴了张纸条,涂鸭:Happy birthday!又画箭头指向那瓶香水。


翌日起床,一开门,发现我门上也有一张纸条:谢谢姐姐,我很喜欢。然后是一个hello-kitty的笑脸。

  • 标签:深圳人网络情感婚恋观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3/10/12 08:32:10

    一个看似时髦而浅薄的故事,但作者却处理得不那么浅薄。把人物和情节写得饶有趣味,引人入胜。滥俗的题材,要写好,写出自己的特点,其实并不那么容易。

    分享到:猫步2013/10/14 12:58:48

    感谢您的评论。 “浅薄”其实是深圳年轻人的常态,因为“深刻”要付出的代价和成本太高了。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9/06 14:29:25

    漂亮的女人,似乎有权利得到男人更多的宠爱,或者更多男人的宠爱。若水,周旋于不同的男人中间,最后还能全身而退,嫁作港人妇,的确有几把刷子。作者很会讲故事,有些情节看似轻描淡写,实则饱满多汁,主人公“若水”的形象呼之欲出。作者无意从道德的高度来批判,只是将这样一个招惹桃花的女子的故事娓娓道来。看惯了“茶壶男”身边配N个“茶杯女”,在这里翻成“茶壶女”将“茶杯男”戏于股掌之中。(作者肯定是女的,哈哈)

    分享到:猫步2013/09/06 19:14:31

    费评委犀利,一针见血。哈哈! 喜欢写作,若有闲暇,不妨移步猫的空间多多指正,特别希望能听到您的意见。http://27763193.qzone.qq.com

      回复
  • 分享到:刘菡萏8010积分2013/10/13 14:27:00

    若水还是挺聪明的,懂得见好就收!

      回复
  • 分享到:勿语40900积分2013/08/27 10:48:13

    我的生活里也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对别人微微一笑,就能招来大把男人。他们狂力的追求她,整天爱字不离口,其实这样的人才是最不懂爱的。青春就是这样,不过生活会让人慢慢学会生活,所以不急。“若水”不也如此。

    分享到:猫步2013/09/04 14:06:59

    确实是这样。

      回复
  • 分享到:#$%$^110积分2013/09/03 21:14:35

    必须支持

    分享到:猫步2013/09/04 14:05:36

    感谢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支持哈:)

      回复
  • 分享到:鸿银110积分2013/09/03 08:40:49

    你写的太好啦

    分享到:猫步2013/09/06 19:12:05

    一般,猫继续努力。感谢鸿银的肯定。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冷焰
  • 福田区 @鳄鱼小赖皮
  • 长源社区 @天笫
  • 7
  • 1600
  • 12
  • 10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