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烟
  • 点击:2365评论:72017/06/28 14:03


镇上把吃烟人分三等。

身上装了烟叶、卷烟纸,也装了洋火的,一级吃烟人;只装洋火的,二级吃烟人。最不待见的,是三级吃烟人,身上既不装烟叶,也不装卷烟纸,甚至连洋火都不装,光卷别人的烟吃。

福娃至多算个四级吃烟人。禄娃这么认为。因为福娃根本就没烟瘾。所以,福娃卷了别人的烟,禄娃就不给他点火。禄娃说,福娃,你吃烟跟驴烧香一样。

驴有时候会仰起脖子,脸冲着天,嘴唇翕动,似笑非笑的样子,镇上人说驴烧香。禄娃说福娃吃烟像驴烧香,福娃一点也不生气。福娃还冲禄娃笑。福娃知道,一旦惹禄娃不高兴了,禄娃就不领他挣钱了。

镇上吃低保的有两户,一户是禄娃,禄娃一只眼里蒙了层雾,看人时脑袋是斜的,福娃有时候叫禄娃单枪眼。禄娃偶尔会倒地抽搐,口吐白沫,像要死去一样吓人,个把月发作一次,却从来没真的死去。福娃问禄娃你这是啥病,是不是得了这病就能吃低保。禄娃拿单枪眼瞪着福娃,说,你弟媳妇结实得像老母猪,为啥也吃低保呢?

另一户吃低保的,是福娃。福娃是条老光棍,住在弟弟家,弟媳妇是掌柜的,福娃的低保由弟媳妇打理。镇上人说福娃弟媳妇吃低保,福娃弟媳妇立在街上骂了一顿饭的工夫,把太阳都骂下山了。骂得街上寂静如鬼市。

福娃弟媳妇骂街那天晚上,福娃的钱被人偷了。福娃睡得早,福娃躺在炕上,闭上眼,福娃妈就摸着泪说,我死了变成鬼,就是放心不下我的福娃。门咯吱一声,福娃妈就不见了。黑暗中,一股奶酸味涌向福娃,福娃知道这是谁身上的味道。福娃一动不动,福娃听见枕边自己的衣服发出枯叶一般的细响。之后,门又咯吱一声,合上了。

福娃去找寿娃妈,说,寿娃妈你给我买个油饼吃。寿娃妈说,福娃你卸货挣的钱呢?福娃低头看自己的脚,说,弟媳妇偷了。寿娃妈给了福娃两毛钱。福娃走了。寿娃妈抹了一把泪,对寿娃妈说,福娃妈临咽气时就念叨一句话:我死了变成鬼,就是放心不下我的福娃。

福娃妈和寿娃妈是前后脚嫁到镇上的。福娃妈过门时十五岁,福娃妈比福娃大十六岁。寿娃妈说福娃妈命不好,其实是因为福娃,福娃五岁时在村头的旧瓦窑里睡了一觉,醒来时裤腰带不见了。福娃提着裤子回了家,之后就慢慢变得傻乎乎的了。福娃妈说,也不知是哪个天杀的拿了福娃的裤腰带去禳治他家的病人去了。福娃妈果真是命不好,福娃妈得了癌症,在炕上睡了半年,一口气就是咽不下去。咽不下去也就罢了,福娃妈疼得撕心裂肺地叫唤,福娃妈叫着:福娃,福娃,福娃……福娃妈就像一只失去孩子的乌鸦,声音凄厉,叫唤了半年的光景,渐渐没了声息。

福娃去喜娃的铺子买油饼,喜娃说,福娃,二毛钱买一个油饼那是早几年的价,现在五毛钱一个,说不定明年涨到八毛钱呢。福娃立在地上,盯着柜台上脸盆里的油饼,舔了一下嘴唇,又舔了一下,转身出来,顺手拎了门口一个蛇皮袋,里面是喜娃集攒的饮料瓶。

财娃新房入伙,寿娃空手去贺,财娃便脸色不好看。寿娃说,财娃你开砖瓦厂烧掉了半个疙瘩山,那山是咱全镇人的,我喝你一盅泸州老窖、吃你一根黑兰州是应该的。财娃说,先去帮忙端盘子。寿娃见禄娃也在端盘子,屁颠屁颠的,心里便不痛快。

寿娃从财娃家出来,脚步辫蒜,一条街显得不够宽。老远看见寿娃妈给了福娃二毛钱,便将一股火蹿到头上,本是要打福娃的,却一巴掌扇在寿娃妈脸上。寿娃妈捂着半边脸跑回了屋。寿娃一个踉跄,被门槛绊倒,寿娃说,你不给我钱买酒,反到把个傻瓜当亲儿子。

寿娃妈对寿娃说,你是我老子。你看我这把老骨头还值几个钱。

寿娃一觉醒来,门槛边的秽物已被黄狗舔食干净。黄狗尚未酒醒。寿娃倚墙而坐,回忆了一会下午在财娃家吃酒的事,心里窝了火。踹了黄狗一脚,起身去了喜娃的铺子。

财娃入伙那天,福娃本也去了,袖着手,在大门外立了一阵,进进出出的人都像没看见福娃一样。禄娃今天换了身新衣裳,就像二十年前禄娃娶媳妇时的模样,福娃到财娃家门口时,禄娃正要跨过门槛,不知道为什么,禄娃突然回头,用单枪眼瞄了一眼福娃。福娃有点害羞,低头看自己的脚。等福娃抬起头时,禄娃已经进了财娃家。

福娃在财娃家门口立了一阵,天上飘过一朵云彩,挂在财娃家四层楼顶,像五月五唱庙戏时,娃娃们手中拿的棉花糖。福娃舔了舔嘴唇,似乎有点甜,便咽了团口水到肚里。那朵挂在财娃家楼顶的云彩真漂亮啊,它久久不愿飘走。但云彩终于飘走了,只剩下楼顶蓝蓝的天。福娃觉得没人请他进去吃烟喝酒了。福娃便去找寿娃妈。

喜娃辅子前摆了一桌象棋,围了五七个闲人,厮杀得紧。寿娃酒尚未全醒,走路一摇三晃,要在往日,寿娃定要坐下来杀个三五盘的,但今天却径直进了铺子。寿娃说,拿两瓶泸头。寿娃说的是泸州老窖头曲。喜娃正在拨算盘,喜娃祖上就开过铺子,喜娃拨的这把算盘正是祖上传下来的,比喜娃爸的年龄还大。喜娃右手弹珠,左手上翻,摆在柜台上,手指往里抓。寿娃说,喜娃,老规矩,记账。喜娃抬眼盯了寿娃,寿娃,上个月的账还没清。左手翻转,指尖敲着柜台上的告示:小本经营,概不赊欠。寿娃恼了,喜娃,你这是专门给我定的规矩吧。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告诉你喜娃,我拿酒送村支书的,等我吃了低保,天天坐你铺子里喝酒。喜娃说,等你吃上低保,福娃和禄娃都不用卸货挣钱,直接开着小车奔小康了。

寿娃悻悻然出来,在棋盘上插了一手,从此便断送了他在镇上的江湖地位。寿娃拨开棋桌边的人,抓起一子,啪,走了,说,三步不出车,臭棋!寿娃一直认为,自己是镇上的一个人物。也的确,镇上人大都让着寿娃三分。镇上人曾以为寿娃会被毙掉,就像毙掉和寿娃一道混过的旺娃一样,至于寿娃为什么没毙掉,或者为什么只蹲过半年大狱,这简直是个奇迹,镇上人也坚信,终有一天,寿娃会被毙掉,就像毙掉和寿娃一道混过的旺娃一样。

禄娃从耳朵上取下一支烟给福娃,说,吃一根黑兰州,财娃给的。福娃颇感荣幸。禄娃说,财娃答应了,过完年,让我去他的砖瓦厂当工人。禄娃说话的时候,单枪眼盯着福娃,脸上开了一朵秋天的野菊花。福娃便有些生气,因为禄娃不给他点烟。禄娃老是这样。

镇上卷旱烟叶吃的,如今只剩下禄娃一个人了。禄娃给了福娃那支黑兰州后说,好烟都没劲,绵得跟羊一样。福娃便把黑兰州别在耳朵上,就像禄娃耳朵上别烟一样。

禄娃一直想当财娃砖瓦厂的工人,禄娃都给财娃送过两瓶泸头,禄娃还帮财娃家干过活,只要财娃家有事,不用喊,禄娃都第一个跑去帮忙。上个月,财娃家骟猪,就是禄娃双手捏着猪耳朵,将那只小公猪夹在腿裆里,被割了卵子的。财娃老婆一早就动了恻隐之心,但财娃不为所动,财娃说,单枪眼、癫痫,一旦倒在厂里还要我搭一副棺材。又说,我如果开个养老院,连福娃也收留了。

禄娃要在过年后成为财娃砖瓦厂的工人,福娃便有些失落。从某种意义上讲,禄娃算得上福娃的领导,镇上机关单位的杂事,基本上是禄娃和福娃承包了的,卸煤、掏粪、清垃圾之类的,拿眼扫一下全镇,也只有吃低保的禄娃和福娃可担当此任,也算是恩泽于他俩了。比如说,粮关所运来一车粮,所长朝看门的喊一声,去,叫禄娃和福娃。也比如,街上来一辆拉煤车,车还没进乡政府的院子,福娃已经喊来了禄娃,卡车放了一颗屁,才停稳,福娃已经爬到煤车上了。但总体而言,最终结账是由禄娃负责的,因为福娃不认识钱。如此说来,禄娃指挥多一些,福娃用力多一些。一旦禄娃当工人了,福娃觉得自己和组织失去了联络,心里空荡荡的,就像钱被弟媳妇偷走了一样。

放倒寿娃的,是黑娃。据喜娃后来描述,那其实算不得一场打架,与所有人的预期相差太远。确切地说,是黑娃揍了寿娃,至所以用揍这个字,是因为寿娃根本无还手之力。被揍得像死狗一样。喜娃这样说。喜娃对寿娃的恨可见一斑。喜娃的棋桌被寿娃砸烂了,这让喜娃心疼得骂了寿娃妈。从双方剑拔弩张开始,喜娃就冲出铺子想搬走棋桌,但还是晚了一步。寿娃俯冲下来,砸在棋桌上,咔嚓一声,起初,喜娃以为棋桌断裂了,确实是断裂了,后来,喜娃才知道,断裂的声音同时也来自寿娃的肋骨,断了三根肋骨。

从黑娃打趴下寿娃那天开始,腊月进入了镇上,镇上的人一天天多了起来。喜娃说,在外面打工的年轻人都回来了。喜娃说完这活,见财娃立在铺子地上,喜娃笑了一朵莲花,说,财神爷来了。财娃屁股后面,跟着单枪眼禄娃,正在等待财娃下达指令,随时就要动手搬东西的架势。财娃说,搬两件泸头,两条黑兰州,晚上去我那里喝酒。喜娃本要提棋桌的事,想想算了。

喜娃向寿娃索赔棋桌,的确是有点不厚道了,因为寿娃住在医院里。那可是一个好棋桌呢,实木的,镇上唯一至今仍不用铁钉的老木匠锤娃打造的,榫卯严丝合缝,那简直是天衣无缝,现在镇上的木匠做家具,都是一把铁钉敲打到底,什么玩意啊,太不尊崇师道,太不敬业了。这么好的棋桌,桌面上刻了棋盘,桌两边有抽屉,一边放红子,一边放黑子,镇上再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棋桌来,砸烂了,心疼啊。那么,总得找黑娃赔吧,可是黑娃被抓了。

喜娃曾对每一个来铺子里的人诉说他的棋桌,那可是上好的实木棋桌,锤娃亲手打造的。喜娃甚至对禄娃说,我的实木棋桌啊,糟蹋了,其实应该黑娃赔我的。喜娃相信,终有人会将这话传到财娃的耳朵里,因为黑娃是财娃的外甥。福娃以为,喜娃也会对他诉说棋桌的事,当福娃扭捏着进了铺子后,喜娃盯了一眼福娃,福娃很恭敬地竖起耳朵,喜娃说,福娃你学坏了,你怎么可以偷我的饮料瓶呢。

在寿娃被黑娃打得像死狗一样趴下之后,镇上的江湖有了明显的变化。在此之前,喝一瓶不倒,喝一杯就摇晃的寿娃俨然是个人物,像镇上那棵百年古槐,遮盖了半个镇子的阳光。大树倒了,才发现一个森林正在崛起。寿娃趴下了,黑娃立了起来,那一刻,镇上的人都觉得自己老了二十岁,像翻完一本老皇历一样。

但是喜娃最终也未向财娃提及棋桌的事。禄娃往财娃家搬了两箱泸头、腋下夹了两条黑兰州的那天,是腊月初八。财娃家杀了一头年猪,据禄娃说,至少得二百斤,禄娃在提猪尾巴的时候,被猪踢了一脚,踢得着实不轻,倒地不起,抽搐,口吐白沫,财娃吓得不轻,弄到架子车上,往卫生院送的路上,禄娃却醒了,单枪眼盯着天空,说,猪跑了!

福娃意外地在财娃家吃了顿新猪肉,这完全拜禄娃所赐。禄娃被猪踢翻之后,差一个提猪尾巴的人,财娃老婆日急火燎出门找人,却抓了正在门口探听动静的福娃当了差。其实就做具体的某一项工作而言,福娃并不比禄娃差,甚至还略优于禄娃。福娃在执行命令的时候,从不打折扣,指东打东,保证完成任务,不像禄娃,端着单枪眼,动作上难免失误多一些。关键是,禄娃还要吃烟,一支烟拿到手上,喜欢用单枪眼瞄烟身上的字,就像验钞票的真伪一样。财娃很反感这一点,只要禄娃单枪眼瞄烟身上的字,财娃的鼻子便很轻蔑地哼哼。而福娃是不吃烟的,你不给他烟,他就不吃,给了,他也不一定吃,夹在耳朵上。所以,财娃和财娃老婆一致认为,杂七杂八的琐事,还是多叫福娃来干,管一顿饭的事,又不用给工钱。其实财娃老婆也觉得过意不去,送了一件财娃的旧衣服给福娃。那是一件后腰开了叉的西装,镇上谁都认得那是财娃穿过的。镇上的人,现在毛病越来越多了,帮忙干屁大一点事,工钱一分不少,还要摆个酒场伺候。去年财娃爸过世,抬埋完了,帮工的吵着要摆酒场,喝酒划拳,弄得丧事跟喜事一样,简直是墙上挂麻袋——不像画(话)。最不像话的就是寿娃,耍酒风,跟人打了起来。

  • 1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吃烟老痴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9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29
  • 老痴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28
  • 何逵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6-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尽管此篇故事题材远离深圳,但我还是愿意为作者叫一声好。至少,希望更多的人能读到,可以让我们踱到高天流云下透一口气,别总在办公桌、拉长以及老婆的白眼之间兜兜转转。文字有特色,会让我想起李锐的《厚土》,福娃禄娃的故事发生在山西,对不对?一村即一国,这里的小算计,这里的小挣扎,才是真正的政治,正直的经济,真正的文化,总括起来,才是真正有根的生活。不过,对吃烟者的分类,我有不同意见,有火没烟,才是最末等。
  • 勘误:真正的经济。
    • 老痴2017/08/31 14:08:03
    • 分享到:
  • 这篇无深圳元素的小说被评委老师提名,纯属意外,多谢王元涛老师鼓励,您,吃烟。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06/29 06:24:32
    • 分享到:
  • 我想,很多人都会被这篇篇幅不是太长,人物却极为错综复杂的文章绕懵了,亏得老痴先生用缜密的文字将其一一地巧妙串联起来。虽说这里面没有融入深圳元素,但读起来颇为过瘾!因为它写的是小人物在日常生活中的琐碎事,这里既有打肿脸充胖子式的人际交往,也由卸下尊严讨生活的无奈与辛酸。
    • 老痴2017/06/30 08:09:42
    • 分享到:
  • 谢谢打赏留评!

    回复

    • 老痴4举人2017/06/28 14:33:10
    • 分享到:
  • 坐在自己的沙发上,吃烟,吃黑兰州。左宗棠大人曾上奏朝廷:陇右苦甲天下。时至今日,仍是穷省。再穷,也穷不得面子。吃十七八块钱一盒的黑兰州,长脸。我一同学,小富,长年黑兰州不倒,路遇另一官至七品同学,递黑兰州过去,县太爷不吃,回敬一支大中华。于是,我便尊敬吃黑兰州的同学,同时,我更尊敬吃大中华的县太爷同学。咳嗽一声:题材与深圳不搭噶。凑个热闹罢了。
    • 老痴2017/06/30 08:08:50
    • 分享到:
  • “陇中苦瘠甲于天下”,纠正一下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喝酒,写字。
  • 喝酒,写字。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8153
  • 37
  • 8830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打工系列闪小说》,一题八屏,打工族的快餐文学,风格如题,各屏独立成景,八屏黏结堪称连环画呢。可单屏阅读,也可连续欣赏,犹如路边快餐店,丰简随意,皆由可支配的时间或可支配的钱包决定。四十年前的小渔村,摇身一变大都市了,早期闯荡深圳的邱生阿红兄妹,一幕幕一景景,似漫不经心,却教人感动。当年或盲目或青涩的少男少女,如今或年逾花甲或过半百,回忆过往岁月,辛酸伴着甘甜,醇香绵长。好!

    默然打工系列闪小说八题

    2018/4/25 7:12:29
  • 粗粗看了部分,就被卫鸦的文字“吓住”了, 什么叫文字质感,这就是。叙事能力和文字都让我敬畏。这是一个创新之作,跟他之前的《木马》《不归》有些区别,晓霞说这是“我”和几个深圳女人的故事,她们“就像随风吹到这座城市的稗草,虽然生命力顽强,却有着与生俱来的硬伤”因为她们不是“禾苗”,文中的“我”也差不多如此。而且,这是一个大部头,几条叙事线并行,却殊途同归。揭示命运的残酷与生活的冷血,作者眼都不眨一下。

    江飞泉棠夏

    2018/4/23 19:29:03
  • 禾禾的《深圳奋斗谣》,乃怀揣梦想,下海深圳奋斗者的亲身经历和精神感受的写照。写出了,一个听潮心动,不惧潮起潮落,披一块水手巾,迎接命运的挑战,搏击人生命运,弄潮儿的心态;写出了,一个胸怀黄金之梦,追求梦想成真,把握机会,试一试,搏一把,挑战命运的决心;写出了,看花开花落,览志屈志伸,“叹世界重又叹人生”,怀鸿鹄之志,开铁树之花,成就不凡人生的感慨。诗文精短,简洁明快,但略显单薄。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禾禾版)

    2018/4/23 9:18:46
  • 诗歌,有时就是一个人内心的独白。当生活经历过鲜为人知的孤独,生命的秘密试图穿透文字来抵达那个被俗世浸染的自己。赶马的人在无人喝彩的马路上,已经习惯了一种默默的生长。其实,一个人无论怎样的讲述与书写,你必须承认,错过的马车和扬长而去的马,生活的故事再也没有回来,而旅途却在你的眼前清晰如昨。一个人说到底,就是相遇一首诗歌的经历。

    野孩子南方旅途:一个人的独白

    2018/4/20 13:10:06
  • 卫生纸,日用品,不值一谈,却有精彩一现。姥姥五个儿女,外孙女都长大成人了,姥姥当五零后或四零后年逾花甲或年近古稀了吧?这辈人,吃糠咽菜长大,骨子里都是节俭都是节约归己,用卫生纸都很抠门的。微咖架构,描摹细腻,姥姥的形象栩栩如生,可爱可亲。拜读学习了,好,好文笔的好。窃以为,最后一闪,稍显刻意了,以为大可不必。当止则止,留白更好,读者都能领悟到文笔的意境,说出来反倒画蛇添足了。

    默然卫生纸

    2018/4/19 21:23:34
  • 诗言志,歌咏言。深商故事也可以通过诗词,甚至是歌曲的形式呈现。相对于小说、散文、人物传记等体裁,诗词和歌曲具有篇幅短、朗朗上口、便于流传等优势,但诗难作,曲难谱,5200元的特设奖金不易拿!套用“铁人”王进喜“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句话,在邻家,遇到这好事儿,必须上!

    黄元罗深商故事大赛接龙之《深圳奋斗谣》

    2018/4/19 8:59:03
  • 这篇文章我是在手机上看完的,邻家网的好处在于用手机看也可把字放大。作者很详细描述了去西藏的感受,那里的人、景、物,包括动物都让人喜欢。特别是蓝蓝的天,白白的雪、西藏人对佛教的真诚信仰、还有核实的人都值得喜欢。我一直也很想去那儿,苦于没有机会。但我会抽机会去看看的,去感受那里浓厚地宗教信仰,去品尝那里的美食,去欣赏那儿的美景,想想在一个寂静的下午,走在西藏的路上,手可以摘到云朵的感觉是多么美好?

    春风妙语拉萨记事

    2018/4/19 1:27:16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