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城市
  • 点击:87216评论:152013/09/10 07:59
  • 收藏
提要:她爱美是错,不够勤快是错,成绩除了第一名以外都是错,有时连笑也是错。父亲如同一个紧箍咒,只有外婆才让她温暖。明明恨京剧,却要成为京剧的名角,为何?

1

上世纪八十年代,青溪镇。

青石砖的小巷,偶有几声咿咿呀呀的京剧声音飘荡出来,秦舞洋总是把书包斜斜地背着,马尾辫一甩一甩地走路,临近家门的时候,却小心翼翼地慢下来,侧着耳朵听听,没有吵嚷的声音,只外婆安静地在灶台前舀米,她才松了一口气。

秦舞洋的父亲是市京剧团的演员,年轻的时候也有一副好扮相,可惜后来瘸了条腿,只有转了丑行,剧团时常下到各个乡镇村庄表演,那几年风风火火的,他也还算是个正常的人,可忽然就冒出来电视机,京剧像他父亲这个衰败的丑角一样一蹶不振,家里便多了刺耳的敲摔打骂的声音。 她爱美是错,不够勤快是错,成绩除了第一名以外都是错,有时连笑也是错,高亢的喊骂和着录音机里面飘出来的京剧声,让秦舞洋难以多忍受一秒。

她恨京剧。

每每这个时候,外婆总是胆怯怯地站在旁边说,少说一句吧。

外婆是个慈祥而柔弱的人,她似乎是一株蒲苇,风吹过来便压低了身子,父亲时而对她恶言相向,她也只是默默地承受,少言语也不作主张,可软弱的外婆有一手好针线活,给秦舞洋的童年增加了唯一的一抹亮色,她缝制的那些娃娃让秦舞洋觉得这个世上的某一个地方还是一定有一个单纯而美好的童话世界。

2

2012年7月,深圳。

蜷缩着的厚重的乌云层层包裹着天空,闪电划过天际,轰隆隆大雨如瓢泼般洒落下来,秦舞洋有丝丝欢畅,这样的雨有种无法言说的痛快,不像在某个城市的那些年那样的阴雨绵绵,手中的机票却是已经过了期限,台风来袭,她也只有在鹏城多住上几日。

酒店的洋台很宽敞,望出去,是被天压得很低的海,有种让人窒息的美,那样的博大似乎转瞬即可以将她吞噬,她这样渺小而无助的存在,而此时她依然可以优雅地握着酒杯站在高处,不能不说是一种另类的讽刺。

隔壁的阳台上也走出一个男人,他裹着宽大的浴袍,悠闲地在一把躺椅上坐下,礼貌地对秦舞洋点了点头,秦舞洋没有理,还是兀自望着远处的海,那种低会把心事压榨到极限,逼迫地跳跃出来。

有娃娃的日子还是能够称作童年的,父亲的粗暴虽然压抑而惶恐,但未来就象一个远远地朝她挥手的出口,可悲的是她心中竟然有一个和她父亲相同的梦想,考上大学,只不过她是希望可以离开这个家去远方,而父亲希望她可以出人头地。

秦舞洋天生聪颖,做功课也努力,可惜就是没办法考到前几名,大概只在十名左右徘徊,若干年后,她才隐约地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其实在内心的深处她从不羡慕那些前几名的同学,相反她对那些成绩很差,看似放荡不羁的潇洒男生却心存好感,她看得穿他们那善良而纯净的眸子,一切的悲伤都会有一个看似完全不相干的外壳,而内里的灵魂却是相互悲悯的。

她和小路就是这样相恋的,她记不清是确切的哪天,大约是她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他奋力地追上了她,把车子横在了她的面前,“喂,你上自习的时候干嘛老回头看我?”小路说。这把秦舞洋臊了个大红脸,扭转车把就要走。小路抓住了她的车头,说,做我女朋友吧?

她晃动车把挣扎了几下,然后被小路骑了车子带着她的车把向前飞奔,心也跟着飞扬了起来,算是默认。秦舞洋想到这儿,不禁笑了一下。

隔壁洋台的男人扭过脸来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她笑却很凉伤,他缓缓地站起身,踱到靠近她的栏杆站定。

“天气还不错嘛。”

他调侃地笑了笑。

秦舞洋这才回头看了看他,他有一张集优雅与沧桑为一体的脸,年纪应该并不大,可留着胡子,就成了一派大叔的样子。秦舞洋还是不想理,略一低眉,融化在了红酒之中,连同她的迷茫仰头呷了一口苦涩。

“深圳是座不错的城市,”大叔没理会她的冷淡,继续说道,“它的道路简单明了,却很风情,依偎在群山之间,海水碧蓝却不似三亚般张扬,永远抬头可见的蓝天像是回到小时候才有的记忆,而像这样台风的天气永远风云变幻,激情澎湃。最最可贵的是,它年轻充满活力。”

秦舞洋觉得他的话语里面充满了轻佻,似乎深圳成了一个女人,裹了丝绸的美丽酮体在任他抚摸,本想转身回房间,可一句话却触动了她,以至于她还是没有挪动脚步,依然站在原地。

蓝天确是小时候才有的记忆了,只是那时候,天高云淡、蔚蓝澄澈也会觉得只是平常。那个时候,家里的自来水是拧开水龙头就可以喝的,青瓦红墙的房子虽然老旧,却别有韵味,不像这些年在大城市要喝装在桶里的水,高楼大厦都是一般模样。

“深圳有无限的可能。”大叔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栏杆,继续说道。

“蓝天在哪儿?”秦舞洋有些挑衅地斜了他一眼,她已经辞去工作,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可她还没在哪个城市看到蓝天,也许这只是暗合了她的心境,她根本没有在意过天是怎样。

“是台风把你留在深圳了吧,这就是它想让你多看一看她的美丽。”

大叔笑了笑,眸子在她的脸庞上逡巡,表示了对她是个美丽的女人的赞赏。美丽说得也许并不是深圳,而是她,那表情让秦舞洋想到了一夜情。陌生的男女在某个夜晚用身体温暖灵魂,也许此时正在四处上演,秦舞洋见识过城市最肮脏疯狂的一面,也许并不是最,一定还有比她所见的更肮脏。

她扭身回了房间。

3

2005年,上海。

上海是秦舞洋大学毕业后飞奔而去的城市,在她的想象里面,上海是一定有海的,虽然在电视里面早已见到过那幢著名建筑上的大挂钟,可她从没有把它和外滩联系在一起,她固执地认为外滩的外面一定是有蔚蓝的海的,就像青溪镇的外面一定是应该有个童话般的世界。

然而,当她第一次徘徊在外滩的街头,她差点失声痛哭,外滩的外面并不是海。这个城市,天是雾霾的,道路是拥挤不堪的,黄浦江是污浊浑黄的。没有蔚蓝,没有安宁,没有童话。

这就是她选择的城市。

人的心是会随着天而变的,它缠绵你便细小,它压抑你便无情。秦舞洋在失落之后还是融进了这个城市的滚滚洪流,只是她充满了她所不知的彷徨,她开始学着周围的样子穿高跟鞋,她开始涂口红,她开始穿蹩脚的裙子,她也一样能提一口丹田之气挤上密不透风的公交车。

大城市的作风也是开放的,同事里面有好几对儿情侣在外面租房子过着小日子,还有一个和已婚的男人不明不白,另外一个则把男朋友保护得神神秘秘,从不让他露面,她渐渐地习惯了这些,竟然可以做到熟视无睹,以至于都快忘记了她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小路分手。

清溪镇是个闭塞的小镇子,闭塞到纯朴无辜,也简单粗暴,也许根本没有耳提面命,她已经耳濡目染地把节操看得很重,女孩子的第一次一定是要留给自己的丈夫的,如非如此,就是羞耻,所以当小路把她抱在小树林里面妄图把手伸进内衣里面的时候,她狠狠地扇了他一记耳光,哭着骂,流氓。

她一巴掌打跑了小路,小路再见到她时便低下头红着脸像罪犯一样匆匆地走开,没过几个月他就随父母搬到了省会城市,从此音讯杳无。世界变得有多么地快呀,而如今,短短不过几年的时光,男女睡在一起都是那么的普通,而她竟也能渐渐地接受了这一点,人心竟然是这样的吗?

每每想到此,她总是会迫不及待地给外婆打电话,听到外婆用有些沙哑的家乡话说:“小洋啊,在那边一切都好吧?”似乎看得到她满脸的纹路舒展了开来,她才会安下心来,报了平安,小心翼翼地放下电话,若有所思又怅然若失。

城市总是五光十色,灯红酒绿的,如果你不懂名牌,不懂高档餐厅,不去KTV,不泡吧,你就格格不入。没有人在意读不读书,没有人在意你听得懂古典音乐,没有人在意你会不会写诗,有文凭就好,最好外语说得很流利。

秦舞洋觉得她在这个城市是土的,从青溪镇到上海,她要有大把的距离要追上来,时常追得不伦不类,而又充满迷惑。她的人生开始发生彻底的转变,是从薛子义开始。

4

2012年,深圳,台风第二天。

大叔换掉了蓬松的睡袍,穿了套休闲的装束,他的身材很挺拔,古铜色的肌肤,小臂上有鼓鼓的肌肉,看得出他有良好的锻炼习惯,只不过他今天的眼圈有点发黑,他还是给了她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转身回了房间。

不一会儿他拿出了一瓶红酒,两个杯子,朝秦舞洋眨了眨眼睛,“看来台风又要把我们留在这里一天了,这也是缘分啊,一起来喝杯酒吧。”

秦舞洋默默地点了点头,她必须得承认她是空虚的,空虚得走遍了半个中国,然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最后一站,她来到了深圳,然后遇到了台风,也许她还是有些寂寞的,她接过了大叔递过来的酒。

“Cheers”大叔冲着空中的乌云举了举杯,“这样的天气真的太适合来聊一聊人生,你的理想是什么?”

秦舞洋想这烂桥段在他演来却是有些魅力和洒脱的,和小女孩聊理想是再好不过,继而可以展示他的车子,房子,还有他的位高权重,等和小女孩上了床,再去谈谈他还有妻子,甚至还有一个儿子,只不过,她的理想到底是什么?

她记不起来了,真的是房子车子票子么,她不确定。

“我没有理想。”

秦舞洋幽幽地说。酒红得似乎要快把人淹没,而她的理想不知道是何时被湮没的,是被城市的规则湮没的,抑或是被父亲的规则所湮没的,或者就根本不存在。

“丫头,”大叔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很魅惑的白色,“现在的电视里面铺天盖地的在谈梦想,你怎么没有?”

秦舞洋哧了一声,“现在外面也是铺天盖地的地沟油,我是不是也一定得吃。”

大叔忽然毫无预兆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有点意思,特立独行是好事儿,奇怪就未必。”

秦舞洋想到了王小波写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事实上她一直都不是特立独行的,相反她一直活在一个固定的框架里面,只不过这框架不是她自己的,她不知道它是谁的,也不知道是如何走进来的,当然也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去。

一切都很混沌。

“我并不特立独行,我只是没有。”

她的声音有点低的深邃。

“丫头,”大叔忽然伸出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与其说人人都有梦想,不如说人人都有灵魂,它一定是追随着你的,只不过你不知道何时把它遗弃在哪里了?”

灵魂?秦舞洋的杯子抖了一下,她丢失了灵魂吗?可是,如果没有丢,那么它在哪儿?大叔的手还是那么温暖,可却随即挪了开来,看向了远方,她忽然觉得很失落,眼眶有些不由自主地湿润。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不妨对我说说,我只是个陌生人,像一个永远不能发声的树洞一样,是个倾诉的好对象。”

大叔的话语似乎有种温暖的令人蛊惑的力量,让一向喜欢在陌生人面前沉默的秦舞洋开了口,也许是这样的天气,阴沉,暴雨,狂风,两个似乎在孤岛上的人,可以紧紧维系他们的,一杯红酒,一段往事。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的文字是不错的,漂亮干净。但楔子和文章内容的安排,我觉得有商榷的地方。也许是作者想表现的东西太多了,反而偏离了文章初始的意图,本为以为是一个“我”与外婆、爸爸的亲情故事,却演变成了“我”在上海与深圳的双城情感故事。如果是作为一个故事背景处理的话,没有必要单独作为楔子。这个楔子和“我”的爱情,实在没有多大关系。
  • 楔子,一般用于长篇小说,通常加在小说故事开始之前,起引起正文的作用,也可以作为正文铺垫的作用。 我是觉得主人公的成长背景完全可以融入文中,没有必要单独拎出来,让人识会成是一个亲情故事。
  • 开头只是个背景,本不是亲情故事。
  • 这应该算是一个有关成长迷茫的故事。
  • 非常感谢费老师细致耐心的评论。我不是科班出身,不太了解楔子的确切用途,不知是否改为‘背景’更为妥贴。之所以把这段单独拎出来,是因为
  • 主人公小时候的经历对她的性格和成长起决定作用,也是成长迷茫的根源,引领了整个文章的精神气质,如若放入文章中会削弱这种感觉。顺祝中秋快乐!
  • 引用一幅QQ表情上面的一句台词:虽然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但感觉都很厉害的样子。哈哈,开个玩笑。继续天天学习,好好向上。
  • 看了费老师的评论,我又仔细的看了两遍作品,而我的看法正好和费老师相反。 《城市,城市》是写一个成长的故事,亦或把它说成一个疗伤的故事。
  • 小说开头的楔子,其实就给主人公秦舞阳的性格奠定了一个基调:压抑、忧伤而又单纯。就是这样一个单纯的、渴望有童话世界的女孩,在后来的上海生活中才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 因为这个从小生活在纯净的小地方清溪镇的女孩子她的内心世界是单纯的,也是传统的。当她的童话世界在上海被打破后,她遭遇了爱情。
  • 而更要命的是,她把所有的爱,所有的美好都寄托在爱情上了,寄托在一个叫薛子义上海男人身上。这个男人哪里有小路那样单纯?他一开始就保留了爱情。
  • 在他眼里,秦舞阳似乎缺乏风情。恰恰相反,他是最不懂风情的人。他读不懂秦舞阳的风情是一种别样的风情。一种古典的,与世俗相悖的风情。
  •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爱情的破碎,彻底打碎了秦舞阳的童话世界。她觉得,爱情死了,活着便没了意义。儿时的成长环境让秦舞阳渴望父爱,也渴望真爱情。她的矛盾冲突就是内心的童话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差别。
  • 说白了,她是活在一个四不像的世界里。 深圳是秦舞阳人生的转折点,如果说她以前的内心是混沌的,那么大叔的出现,让她拨云见日。也让她真的成熟了。尽管这一过程是那样的忧伤,但却是那样的唯美。
  • 可以说,没有前面楔子,后面的人物性格和故事情节就很难有发展,或者会是一个不知所云的东西。如果把楔子的内容穿插在中间,是没有力量的。 这是我的理解。
  • 回复
  • 文字可以这么冷,这么压抑。秦舞阳,让我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 但看完以后,温暖,一种悲伤的温暖,像许巍的歌
  • 谢谢你的解读。
  • 回复
  • 文章读了两次。读完小说城市,城市。描写了城市的变迁,一个没有父爱的女孩,一个迷茫悲怜的女孩。小说的外小婆跟我的外婆一样,都有一手好的针线活,顺祝外婆们在天国里安好。
  • 呵呵,看到荣姐回复开心哈,荣姐针线活怎么样?
  • 回复
  • 我给小橙子加分就是了!
  • 哈哈,谢谢红来捧场,我跟老先生开玩笑呢,没大没小惯了,(脸红了)
  • 回复
  • 善良的外婆给你美好的童年。不要怨恨你的父亲吧,有那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女儿呢?只是表示的方式不同而已。困顿的小女生,遇到成熟的男人会发生些什么呢?希望不要太深刻,让它成为过眼烟云吧。你的文笔流畅优美是个很好的写手。
  • 只能加十分。
  • 谢谢金国先生,来了要加十分呀,呵呵。
  • 回复
  • 第一次读小橙的文字,就被吸引住了,小安的安,是不安份的安
  • 又一个复读机
  • 回复
  • 第一次读小橙的文字,就被吸引住了,语言纯净细腻是我所欣赏的。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不仅有疼痛,也会有温暖伴随。
  • 谢谢冰冰,你是觉得太悲观了是吧,呵呵,下次写点温暖的。
  • 回复
    • 何人4940积分 2013/09/19
    • 分享到:
  • 酒红得似乎要快把人淹没,而她的理想不知道是何时被湮没的,是被城市的规则湮没的,抑或是被父亲的规则所湮没的,或者就根本不存在。我就喜欢这样的文字.
  • 何人?
  • 回复
  • 我也有一个对我很严厉的父亲,一个永远只想我考第一的父亲,我曾经也反叛,一心只想尽快独立,尽快离开家。后来,我慢慢懂得父亲了,懂得了他的苦,他的无奈,以及他对我深如大海的爱。我来深圳后,父亲曾经在电话中向我道歉,并问我恨不恨他,我说:“您和母亲,永远是我最爱的人。”
  • 回复
  • 超级喜欢这篇文字!小澄驾驭文字的能力非常好,在这篇冲满了韵味和内涵的文字中,让我想到了民国才女张爱玲:聪颖、灵动、还有细腻和执着的爱。读这样的文字,犹如在品一杯茗香,那种醇香,会一直浸盈在舌尖,乃至心扉。
  • 谢谢您对这篇文字的赞赏和理解!
  • 其实,获不获奖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篇文字它文字的纯美和灵动。每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场景,也是一面镜子,它照出了人性的美和丑。张爱玲的笔从来没有展现过宏大的东西但就是那些庸常的生活却让人清晰看到了人性的
  • 美与丑,这就够了!
  • 回复
    • 道长34860积分 2013/09/09
    • 分享到:
  • 情节感人.意富深刻,一篇充满情感.揭露人生沧桑的小说.
  • 又看了一遍.发现我评语中的错别字.更正.意寓深刻.哈哈!
  • 谢谢宪姐的评论,感动。
  • 回复
    • 陈彻8420积分 2013/09/04
    • 分享到:
  • 成长的艰涩是每个人内心最容易疼起来的地方。这么细腻温润的文字,特别适合抚摸伤处。小橙你对人内心的探触能力真是太强了!
  • 好文不怕细读。
  • 谢谢陈彻老师。这条路走得艰难,评论不多,说明把脉不准,可能还是太清高了。
  • 回复
    • 小宇20210积分 2013/09/02
    • 分享到:
  • 很有深度的一篇小说,语言细腻,情节曲折。顶一顶!
  • 太深奥了,也是时间会让我慢慢理解。
  • 谢谢小宇。
  • 亲爱的邻家杂谈,你是谁的马甲,快脱下来,呵呵。
  • 回复
  • 其实心里已经不恨了,只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罢了。我想说的是,不是天不蓝,而是心不安。
  • 这是一个有关城市变迁,人性迷茫的故事。
  • 它展示了不同城市的风格,有关梦想与迷失,残酷与温情,注定与意外,不是简单的恨与执着。谢谢评论。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6150积分
  • 4星
  • 4钻
  • 简介:新深圳人...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9800
  • 11
  • 6150
  • 作者:无影
  • 邻家币:576300
  • 评论:32
  • 点击:8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