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堂不在别处
  • 点击:45071评论:282017/08/07 13:06
  • 2017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有些事该说就说,你带走那些秘密对谁也无益。守口如瓶多累,学会放松。你讲了不会少什么,你说了别人多一盏灯,没什么不好。

许多年前,我突然看到根在晨曦与余晖中迁徙,标题《十万大军闯深圳》。晨课,我放下报纸请教字典,才识“圳”字。那时在西安大雁塔旁某高校读书。六年后在晚风夕照中看到《百万大军下深圳》。哪料再过五年,割舍根须纠缠的岁月,我也成为此城人。好像庄子《逍遥游》与鹏城有缘,承载先哲,飞行两千多年,才找到落脚地。

蝙蝠凭声波辨路,天鸟借风力腾空。

人活什么样的时代,谁也没选择权力,就像我们无法选择父母,也无法选择出生地。有人出生,便活在二难境地,信不信由你。一茬人赶上什么时代,是人意与天意之合。张三或李四被动地从宫殿入世,他们将来负荷什么,高行与低滑,由己担当,绝无退路。只能调动生命的能量,让轮子启动。我们出发,到远方去。一方水土,给生存的养料。

感谢天地、阳光、空气和流水免费。阿门!

丁字路,直戳下梅林。生意人开店避之。

下梅林诱人,与六株古榕一座老式祠堂相关。塘郎山设置二线关,山脚处有梅林水库和千余棵老荔。地气充盈,四季不寡。早先郑氏先祖,无奈撂下河南祖地迁徙此处。郑氏祠堂始于明代,现存清代早期建筑风格。本土九十高寿的阿婆,时常坐祠堂的门墩。她说:先前有溪水,光脚捉小鱼小虾,水田里有鸟飞。我听了恍若仙景。她家住河背村路左,围面村在路右,梅林路直插49栋亲嘴楼群。懂风水的人,眼中生箭,呼啸而飞。下梅林与深圳前身(宝安)的血缘,300余年。我相中下梅林数株百年古榕,择地而居。

  • 1
  • 2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深圳生活哲思教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9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09
  • Mr.老亨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11-09
  • 张尔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2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1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1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5
  • 程旭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15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4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7-08-14
  • 高小三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0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的文笔浑厚刚劲,跨度如此庞大的叙述,结构却严密坚稳,形神皆无散处,因此对于作品的文学高度和创作优劣,已无需太多评说。以文中所述,作者应是较早一批的深圳媒体人前辈,其所经历的报刊社剧变,基本是深圳纸媒兴衰的历史脉络。大势所趋本无可多言,但个中冷暖悲欢,恐惟有业内人自知。于是有人告别有人坚守,也有人找到了混迹江湖的良方,作者却说:我本为鸟,天地很大,白羽清风。我想,这便是此文开端所说的,那盏灯了。
  • 谢谢认真读完此文,并写出自己的思考与评论!致礼!
  • 为文学打赏助力,作者谢谢朱君!

    回复

  • 这篇散文的信息量颇大,多哲思金句。写闭眼人,也写睁眼人。肓人阿松按摩店的起伏发展是一条主线,“我”的个人经历、宗教信仰是一条辅线,两线合一,时有交叉。再用思考和感悟,对日常生活进行过滤与提纯,使得内容丰富而立体,使人间烟火上升到哲学的层面。语句的诗化,使文章有一般文章所不及的高度,只是高度提纯、抽象,有些生硬的语句读起来,似懂非懂,颇为费力,对读者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看来这是个窄门,找着的人也少。
  • 提名此文,是因为此类文章少见,物以稀为贵。文章虽然小众化,有一定的阅读难度,但确是用心之作。
  • 更正一下,应该是“我”的个人经历、宗教信仰是主线,肓人阿松按摩店的起伏发展为辅线,毕竟中间有大段没有涉及到盲人按摩店。
  • 先生用心读文,分析文之结构,语言内容。复式点评!文,因读者抵达完成。向理想读者致敬!
  • 君知我!

    回复

    • 张尔评委2017/09/02 22:18:18
    • 分享到:
  • 文风老辣,做派劲朗,诗性与哲理之机关遍布通篇,黑暗与光明仅在一线与一念之间。
  • 谢谢诗人评委!作品通过读者,才算真正完成!致礼!
  • 谢谢张尔君为文学打赏!

    回复

  • 以为卡雅的作品,总是大刀劈斧,读来也是水谷精微,元气淋漓,向卡雅老师学习!
  • 诗人之评,高屋建瓴!祝愿安好,谢谢打赏!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7/08/14 16:33:47
    • 分享到:
  • 这文字干净利落,读了有通窍之功。“黑里黑不黑,光里黑才黑”,通篇跳出哲理句子,让人无穷地想像与思考。也许我们都是“盲人的路,睁眼人隔”。有些道儿,我们睁眼看着,无心无肺,宽道儿的人多,窄道儿人少,但是哪个穿行容易,非得走过去才知道。很多事儿,小时明了,不痛苦,老了明了,才痛彻心扉。通篇文字,叙事与论理都充满着哲思的玄机。
  • 谢谢认真阅读,写出体会,精妙!

    回复

    • Mr.老亨1布衣2017/11/09 22:43:05
    • 分享到:
  • 卡雅的文弹分享很有质地,因为不熟悉操作,有点卡,期待看整理稿。
  • “卡雅”嘛,真是如其名,还好昨晚的分享有点“卡”,没有“哑”。
  • 哈呀,害羞!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08/08 08:26:18
    • 分享到:
  • 自2017年6月1日“睦邻文学奖”开赛以来,这是到目前为止,我看到的第一篇内容正儿八经地涉及到深圳市福田区所辖的某一具体社区的散文。人生感悟经典哲理、故事情节流畅通顺、相关元素融入自然,再加上恰逢本周超大奖池、文章主题超契合比赛要求又颇占优势等因素的刺激,我又有何理由不点赞一回呢?
  • 因文学相遇,欣赏此作的都是有文化底蕴的人,彼此心灵相通。向老亨、高小三、黄元罗、雨土、花开不半夏、美人夜翻书诸君致礼,向所有来访读者致礼
  • 谢谢诸君:费新乾、木易、叶紫、程旭支持打赏!大家,对文学鼎力相助,明天更美好!
  • 啊呀,周冠军打赏,意外惊喜!
  • 祝睦邻文学更上一层楼!谢谢奖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50350
  • 1
  • 27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