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堂不在别处
  • 点击:5570评论:272017/08/07 13:06
  • 第五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有些事该说就说,你带走那些秘密对谁也无益。守口如瓶多累,学会放松。你讲了不会少什么,你说了别人多一盏灯,没什么不好。

许多年前,我突然看到根在晨曦与余晖中迁徙,标题《十万大军闯深圳》。晨课,我放下报纸请教字典,才识“圳”字。那时在西安大雁塔旁某高校读书。六年后在晚风夕照中看到《百万大军下深圳》。哪料再过五年,割舍根须纠缠的岁月,我也成为此城人。好像庄子《逍遥游》与鹏城有缘,承载先哲,飞行两千多年,才找到落脚地。

蝙蝠凭声波辨路,天鸟借风力腾空。

人活什么样的时代,谁也没选择权力,就像我们无法选择父母,也无法选择出生地。有人出生,便活在二难境地,信不信由你。一茬人赶上什么时代,是人意与天意之合。张三或李四被动地从宫殿入世,他们将来负荷什么,高行与低滑,由己担当,绝无退路。只能调动生命的能量,让轮子启动。我们出发,到远方去。一方水土,给生存的养料。

感谢天地、阳光、空气和流水免费。阿门!

丁字路,直戳下梅林。生意人开店避之。

下梅林诱人,与六株古榕一座老式祠堂相关。塘郎山设置二线关,山脚处有梅林水库和千余棵老荔。地气充盈,四季不寡。早先郑氏先祖,无奈撂下河南祖地迁徙此处。郑氏祠堂始于明代,现存清代早期建筑风格。本土九十高寿的阿婆,时常坐祠堂的门墩。她说:先前有溪水,光脚捉小鱼小虾,水田里有鸟飞。我听了恍若仙景。她家住河背村路左,围面村在路右,梅林路直插49栋亲嘴楼群。懂风水的人,眼中生箭,呼啸而飞。下梅林与深圳前身(宝安)的血缘,300余年。我相中下梅林数株百年古榕,择地而居。

但我没用心想再过十年,我是怎样的人。

2006年8月,我离开杂志社,彻底放下,活自我的天地。两千五百多年前,庄子在官人面前讲淤泥中寿龟的故事。我已转身,步先人之迹,弃绝公家的舌头弹动。我要活飞鱼,此城南面,水波浩浩。本人是为嗅海水的气味,为风而翔,为埃利蒂斯的石榴,在追赶南风的路上。尽管大梅沙小梅沙,用无垠的暗绿,替换我脑中的海蓝。我还是被航海文明,带向远方。在这座城市,让自身接近无用之用。这儿不缺“造钱人”,少“思文人”。城市那么大,你只能取一片,属于自己的瓦。一座庞大的社会机器运转,大家只是某个部件或小螺钉。

时间的指针提醒我,日升月落敲打我。起初,我坐在顶楼八层,夜间的海风扫荡白昼的热浪,带来凉爽。梅林基督堂十字架的尖顶,向天堂举着希冀。一位不愿公开言说的人,内心排斥光滑的卵石。波浪中诺亚方舟,有种子与橄榄枝,有鸟、兽、人。物质的人与心灵的人,彼此纠缠。我在书房的册页中,双手伸进退出,翻找20多年前,从神甫手中买来的经书。当时我掏80元,用两个多月的工资,然后节衣缩食。迁户入深时,我把书装箱,一部黑皮竖排繁体字《圣经》,随集装箱,乘绿皮火车经广州,穿越2450多公里来到深圳。如今书柜的霉味中,夹杂黄土高原的尘与红土的湿,刺激肺叶,我的气管痉挛,一阵咳嗽。《圣经》在前,眼睛模糊。此刻我的脑中,有报刊社七次倒闭的阴影,还有炒两家老板的快意闪现。离开单位之前,我出入医院,背部拔罐紫黑。医生感叹怎么会这样,从来没见过。我在镜中看到后背,淤青乌紫。经历那么多,不愿言说的岁月与人生悲凉,身体不会欺骗自己。单薄的骨架,撑着一座隐形的山。这些就要过去了,我要做自己。医生不明白我说什么,谁又能真正懂得另一个人。自己的抉择,没回头路。一位内心干净,自尊的人,拒绝按俗套办事。从北方的鸟笼飞出,不可能低头钻回。我有书房,仅此就够了。必需的生活品,用不了多少开支,物欲不强的人,生存并不太难。用一支笔,还是可以维持生命的。生命的意义在内心成为头等要事,日复一日,我到底活什么,许多事经不住辨析与质问。心中系着那么多结,要用自己的头脑思考,一个个解扣。带着问题真正读书的日子,从此开始。重阅《黄帝内经》、《伤寒论》、《六祖坛经》等著作,了解生命本身与世界三大宗教;再次阅读《左传》、《史记》、《易经》和《诗经》等书,了解人性之复杂和生命的诗意与社会的发展变化,破译人类社会的密码。

文化与文明到底是怎样的关系?仅此就把我累坏了。自己没想到,为此要付出代价。我没遵守钱穆先生的良言,研究人体太复杂,只钻研一个鼻子,便好办得多。曾经在岗位多年,积劳成疾。案头工作久了,背部肩头都是文字的笔划,字词的错谬,语言的良果与毒瘤,数十年于无形中累积如山,坠得我满身不自在,找谁帮忙松筋骨呢。我居下梅林社区十年之久,也不曾涉足河背村。一片城中村,有什么好看的,打工租房的人来来往往。因有人气,给河背村临街的小店带来生意。雨断复来,上天入地。时间潜入骨缝,分秒爬在背上,加速筋骨与肉体磨耗,痛楚提醒每根骨头的位置。大街小巷,有没有手能指挥骨头听话,藏好自己,别让身体感知来龙去脉。我穿过明亮的细丝时,因手中没伞,身体打着寒颤。在河背村的小街,却找不到店的入口。我左看右看,发现两家店面向外开启一样的玻璃门。呦,此处有些怪异。一旁的女店主努嘴向我示意,入口就在此。我怎么也看不明白,仔细分辨发现,透明的两门中间夹条窄道通向高处,眼神下滑,才看清台阶的红漆被鞋底带走,光滑处露水泥本色。台阶与台阶的距离超过合适高度,令人双脚柔弱。我拿劲儿抵达二层,抬眼见白脸男子直挺挺地戴墨镜,黑我。审视两片黑时,身后的寒风从窄道直扑背脊,我奇怪地转身,窄道入门上方悬银灰铁皮卷帘门。我再次不适应店家的格局。他看我看,谁也不出声。他微微偏头,左耳移几下,侧过身倾听,我与他一起听,时间在厨房的水笼头滴答。咦,黑老大开店么。他说“你来了”我颤声回“来了”。他再开口“你哪儿不好”,我说“哪儿也不好”。他笑,一口白牙。笑过墨镜绕进前台坐下,噼里啪啦敲键盘,怪声怪调的娃娃音随他的手耍贫嘴,却听不清哇拉哇啦说啥。他手停,话止。

咿?他敲键盘,为何有女娃儿爆口,一口气接一口气地说嘟噜话,语速之快,根本听不清。我再次狐疑,打量店家。三人蹲守后门不语,静静地等待什么发生,地板上放一部电话。我心一紧,要绑架么?双手攥汗,想即刻转身离开,身后突然有脚步声:“你要哪个司夫做哩,开几天卡哩?”说话的女人大舌头,抱一团白床单。我惊恐地看一眼,她示意我看墙,A4纸贴壁。犹疑一番,我选择10钟400元。她填写卡片时大叫“张司夫,出工哩。”平头男人从敞门的小屋摸黑下床。他睡眼惺忪,五十开外的样子,进前台弯腰拿起白布单,带我入单间。

咿?墙省略窗户。

为何如此设计,此店有猫腻,我得小心从事。

张师傅麻利地铺床单,还在床洞四周摆放折叠的面巾纸,听指令我爬理疗床上。“好了,您哪儿不舒服。”他一口京腔。我说肩背腰椎痛。他说趴好时顺手把我的包挂墙,接着把我的双腿摆正,手在腰间按响计时器。我的背承受拍打,便问能否用点力。他说不行,骨头会痛的先放松。医院的病人为何喊痛,医生上手就用治疗手段,能不疼吗。我这才把心放下,花钱就是把自己交出去,由他管一钟吧。他说你的肩有肌膜炎,肌肉形成条索状,我能感到背肌在他搓揉中有硬棱滚动。他说案头工作吧,成天低着头,要常来放松就好了。这儿有不少老板来松骨,松过就想再松。我趴在床上,双目从孔中只能看地板,空气从床下钻进鼻孔,一股股霉味。深圳的春天是拧不干的抹布,湿爬上家家户户的墙,聚成晶亮的水珠下滑。这个城的人只能等,某天湿气浓度突然变稀薄,骨节才爽利。他一把把推揉,后背爽爽的。

我说师傅拿捏一小时会累的,他说不累,行有行规。东扯西扯闲话,没多大功夫,自己就像白羽飘啊飘啊,被羽毛带着飞。暖,以一个字的热能沿督脉潜行,分叉后顺双腿游移。背肌突然被猛劲儿提起。唉呀,惊飞成倒悬的蝙蝠。洞中的黑,被一线光分开。此情景浮现,缘于张师傅手法舒适,带我入梦乡。他腰间B一声响:到钟!时光用钱来算,分秒都是价值。当我去前台在卡片打钩时,墨镜还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键盘,怪调的娃娃儿音与他的手指一起耍贫嘴。我奇怪他时髦,隔墨镜玩电脑叫什么范儿。深圳什么鸟儿都有,要见怪不怪才有范儿。何况职业癖,我也想搞清他的玩法。他敲打一阵键盘后说,南头后海租金涨到七千五啦,再开新店,房租太高。大舌头女人摇一摇头,忙着摆火罐。一个个倒扣的大肚子U瓶,排满盘子。她端起来朝理疗室边走边说“你做梦吧!”

你想开多大的店?他说开大一倍的。

大一倍的起动资金多少?嘿嘿,七八万吧。

资金有着落吗,办店拉人入股,也是办法。

噢,这真是好办法。

我与他说话有隔,死盯两片黑,不知与他的距离多远。眼睛是灯,他戴两片鬼气。我不知黑有多深?


隔天,我放下白纸黑字再进窄道,咱也戴墨镜啦,让他也体验隔的神秘,人生的乐子要自己找。戴墨镜与墨镜对话,我想比试谁更有范儿,以招儿拆招儿。咦?墨镜没在前台,我戴墨镜派不上用场。张师傅在阳台晒衣服,听到我的声音说你先爬下,马上过来。他捶打一阵问,您感觉怎样,我说身上的绳子被推跑啦。他嘿嘿一笑。谁是老板?他说阿松,人聪明啊,比睁眼人精明,玩电脑一门儿精。五个闭眼的,只有他媳妇是明眼人。停停停,你们一抹黑,我、我、我……那几位师傅呢,他说在另两间干活儿呗。

嗨,蝙蝠开店呀。我怎么就没想到是盲人的店呢。

我满怀羞愧,视而不见。让盲人遇睁眼瞎,我自以为用心思考过世界,思维却在惯性轨道滑行。深圳高楼林立,社区自然的树木稀少。只有水鸟,懂得什么是天空,风吹起理想之羽。一朵梅花碗深而又深。一只青石榴很丑。一条文化狗探路。在文明之城,耻于示弱。我满心在想,文化人如何把好城门口。但时代之兴,也许被时间证明为暗物质。

张师傅突然嗨一声,我半路瞎,与阿松一样,娶睁眼媳妇带路。我挣钱供儿子上大学,他妈比我还累。我家八兄弟,早年父亲在北京大型炼钢厂任科职,母亲负责厂幼儿园。啊呀,你家八兄弟就是拖儿所,你妈真累。那年月是英雄母亲,这年月是惩罚对象。他笑说我老八,老小得宠哇。我开玩笑:你出生赶上毛时代;南下遇上邓时代。你福大灶火大,不愁饭吃。他听了开心地说我有个儿子,正读大专,我得为他付学费,他妈睁眼儿,里里外外操持,比我还劳累。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生活哲思教堂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9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09
  • Mr.老亨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11-09
  • 张尔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2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1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1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5
  • 程旭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15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4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7-08-14
  • 木易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8-13
  • 高小三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0
  • 何逵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07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的文笔浑厚刚劲,跨度如此庞大的叙述,结构却严密坚稳,形神皆无散处,因此对于作品的文学高度和创作优劣,已无需太多评说。以文中所述,作者应是较早一批的深圳媒体人前辈,其所经历的报刊社剧变,基本是深圳纸媒兴衰的历史脉络。大势所趋本无可多言,但个中冷暖悲欢,恐惟有业内人自知。于是有人告别有人坚守,也有人找到了混迹江湖的良方,作者却说:我本为鸟,天地很大,白羽清风。我想,这便是此文开端所说的,那盏灯了。
  • 谢谢认真读完此文,并写出自己的思考与评论!致礼!
  • 为文学打赏助力,作者谢谢朱君!

    回复

  • 这篇散文的信息量颇大,多哲思金句。写闭眼人,也写睁眼人。肓人阿松按摩店的起伏发展是一条主线,“我”的个人经历、宗教信仰是一条辅线,两线合一,时有交叉。再用思考和感悟,对日常生活进行过滤与提纯,使得内容丰富而立体,使人间烟火上升到哲学的层面。语句的诗化,使文章有一般文章所不及的高度,只是高度提纯、抽象,有些生硬的语句读起来,似懂非懂,颇为费力,对读者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看来这是个窄门,找着的人也少。
  • 提名此文,是因为此类文章少见,物以稀为贵。文章虽然小众化,有一定的阅读难度,但确是用心之作。
  • 更正一下,应该是“我”的个人经历、宗教信仰是主线,肓人阿松按摩店的起伏发展为辅线,毕竟中间有大段没有涉及到盲人按摩店。
  • 先生用心读文,分析文之结构,语言内容。复式点评!文,因读者抵达完成。向理想读者致敬!
  • 君知我!

    回复

    • 张尔评委2017/09/02 22:18:18
    • 分享到:
  • 文风老辣,做派劲朗,诗性与哲理之机关遍布通篇,黑暗与光明仅在一线与一念之间。
  • 谢谢诗人评委!作品通过读者,才算真正完成!致礼!
  • 谢谢张尔君为文学打赏!

    回复

    • 叶紫3秀才2017/08/14 16:33:47
    • 分享到:
  • 这文字干净利落,读了有通窍之功。“黑里黑不黑,光里黑才黑”,通篇跳出哲理句子,让人无穷地想像与思考。也许我们都是“盲人的路,睁眼人隔”。有些道儿,我们睁眼看着,无心无肺,宽道儿的人多,窄道儿人少,但是哪个穿行容易,非得走过去才知道。很多事儿,小时明了,不痛苦,老了明了,才痛彻心扉。通篇文字,叙事与论理都充满着哲思的玄机。
  • 谢谢认真阅读,写出体会,精妙!

    回复

    • Mr.老亨1布衣2017/11/09 22:43:05
    • 分享到:
  • 卡雅的文弹分享很有质地,因为不熟悉操作,有点卡,期待看整理稿。
  • “卡雅”嘛,真是如其名,还好昨晚的分享有点“卡”,没有“哑”。
  • 哈呀,害羞!

    回复

    • 健字号1布衣2017/08/18 14:37:23
    • 分享到:
  • 以为卡雅的作品,总是大刀劈斧,读来也是水谷精微,元气淋漓,向卡雅老师学习!
  • 诗人之评,高屋建瓴!祝愿安好,谢谢打赏!

    回复

    • 黄元罗3秀才2017/08/08 08:26:18
    • 分享到:
  • 自2017年6月1日“睦邻文学奖”开赛以来,这是到目前为止,我看到的第一篇内容正儿八经地涉及到深圳市福田区所辖的某一具体社区的散文。人生感悟经典哲理、故事情节流畅通顺、相关元素融入自然,再加上恰逢本周超大奖池、文章主题超契合比赛要求又颇占优势等因素的刺激,我又有何理由不点赞一回呢?
  • 因文学相遇,欣赏此作的都是有文化底蕴的人,彼此心灵相通。向老亨、高小三、黄元罗、雨土、花开不半夏、美人夜翻书诸君致礼,向所有来访读者致礼
  • 谢谢诸君:费新乾、木易、叶紫、程旭支持打赏!大家,对文学鼎力相助,明天更美好!
  • 啊呀,周冠军打赏,意外惊喜!

    回复

  • 最近来访
  • 270积分
  • 3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50350
  • 1
  • 270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