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堂不在别处
  • 点击:4557评论:272017/08/07 13:06
  • 第五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有些事该说就说,你带走那些秘密对谁也无益。守口如瓶多累,学会放松。你讲了不会少什么,你说了别人多一盏灯,没什么不好。

许多年前,我突然看到根在晨曦与余晖中迁徙,标题《十万大军闯深圳》。晨课,我放下报纸请教字典,才识“圳”字。那时在西安大雁塔旁的某高校读书。六年后在晚风夕照中看到《百万大军下深圳》。哪料再过五年,割舍根须纠缠的岁月,我也成为此城人。好像庄子《逍遥游》与鹏城有缘,承载先哲,飞行两千多年,才找到落脚地。

蝙蝠凭声波辨路,天鸟借风力腾空。

人活什么样的时代,谁也没选择权力,就像我们无法选择父母,也无法选择出生地。有人出生,便活在二难境地,信不信由你。一茬人赶上什么时代,是人意与天意之合。张三或李四被动地从宫殿入世,他们将来负荷什么,高行与低滑,由己担当,绝无退路。只能调动生命的能量,让轮子启动。我们出发,到远方去。一方水土,给生存的养料。

感谢天地、阳光、空气和流水免费。阿门!

丁字路,直戳下梅林。生意人开店避之。

下梅林诱人,与六株古榕一座老式祠堂相关。塘郎山设置二线关,山脚处有梅林水库和千余棵老荔。地气充盈,四季不寡。早先郑氏先祖,无奈撂下河南祖地迁徙此处。郑氏祠堂始于明代,现存清代早期建筑风格。本土九十高寿的阿婆,时常坐祠堂的门墩。她说:先前有溪水,光脚捉小鱼小虾,水田里有鸟飞。我听了恍若仙景。她家住河背村路左,围面村在路右,梅林路直插49栋亲嘴楼群。懂风水的人,眼中生箭,呼啸而飞。下梅林与深圳的血缘,300余年。我相中下梅林数株百年古榕,择地而居。

但我没用心想再过十年,我是怎样的人。

2006年8月,我离开杂志社,彻底放下,活自我的天地。两千五百多年前,庄子在官人面前讲淤泥中寿龟的故事。我已转身,步先人之迹,弃绝公家舌头的弹动。我要活飞鱼,此城南面,水波浩浩。本人是为嗅海水的气味,为风而翔,为埃利蒂斯的石榴,在追赶南风的路上。尽管大梅沙小梅沙,用无垠的暗绿,替换我脑中的海蓝。我还是被航海文明,带向远方。在这座城市,让自身接近无用之用。这儿不缺“造钱人”,少“思文人”。城市那么大,你只能取一片,属于自己的瓦。一座庞大的社会机器运转,大家只是某个部件或小螺钉。

时间的指针提醒我,日升月落敲打我。起初,我坐在顶楼八层,夜间的海风扫荡白昼的热浪,带来凉爽。梅林基督堂十字架的尖顶,向天堂举着希冀。一位不愿公开言说的人,内心排斥光滑的卵石。波浪中诺亚方舟,有种子与橄榄枝,有鸟、兽、人。物质的人与心灵的人,彼此纠缠。我在书房的册页中,双手伸进退出,翻找20多年前,从神甫手中买来的经书。当时我掏80元,用两个多月的工资,然后节衣缩食。迁户入深时,我把书装箱,一部黑皮竖排繁体字《圣经》,随集装箱,乘绿皮火车经广州,穿越2450多公里来到深圳。如今书柜的霉味中,夹杂黄土高原的尘与红土的湿,刺激肺叶,我的气管痉挛,一阵咳嗽。《圣经》在前,眼睛模糊。此刻我的脑中,有报刊社七次倒闭的阴影,还有炒两家老板的快意闪现。离开单位之前,我出入医院,背部拔罐紫黑。医生感叹怎么会这样,从来没见过。我在镜中看到后背,淤青乌紫。经历那么多,不愿言说的岁月与人生悲凉,身体不会欺骗自己。单薄的骨架,撑着一座隐形的山。这些就要过去了,我要做自己。医生不明白我说什么,谁又能真正懂得另一个人。自己的抉择,没回头路。一位内心干净,自尊的人,拒绝按俗套办事。从北方的鸟笼飞出,不可能低头钻回。我有书房,仅此就够了。必需的生活品,用不了多少开支,物欲不强的人,生存并不太难。用一支笔,还是可以维持生命的。生命的意义在内心成为头等要事,日复一日,我到底活什么,许多事经不住辨析与质问。心中系着那么多结,要用自己的头脑思考,一个个解扣。带着问题真正读书的日子,从此开始。重阅《黄帝内经》、《伤寒论》、《六祖坛经》等著作,了解生命本身与世界三大宗教;再次阅读《左传》、《史记》、《易经》和《诗经》等书,了解人性之复杂和生命的诗意与社会的发展变化,破译人类社会的密码。

文化与文明到底是怎样的关系?仅此就把我累坏了。自己没想到,为此要付出代价。我没遵守钱穆先生的良言,研究人体太复杂,只钻研一个鼻子,便好办得多。曾经在岗位多年,积劳成疾。案头工作久了,背部肩头都是文字的笔划,字词的错谬,语言的良果与毒瘤,数十年于无形中累积如山,坠得我满身不自在,找谁帮忙松筋骨呢。我居下梅林社区十年之久,也不曾涉足河背村。一片城中村,有什么好看的,打工租房的人来来往往。因有人气,给河背村临街的小店带来生意。雨断复来,上天入地。时间潜入骨缝,分秒爬在背上,加速筋骨与肉体磨耗,痛楚提醒每根骨头的位置。大街小巷,有没有手能指挥骨头听话,藏好自己,别让身体感知来龙去脉。我穿过明亮的细丝时,因手中没伞,身体打着寒颤。在河背村的小街,却找不到店的入口。我左看右看,发现两家店面向外开启一样的玻璃门。呦,此处有些怪异。一旁的女店主努嘴向我示意,入口就在此。我怎么也看不明白,仔细分辨发现,透明的两门中间夹条窄道通向高处,眼神下滑,才看清台阶的红漆被鞋底带走,光滑处露水泥本色。台阶与台阶的距离超过合适高度,令人双脚柔弱。我拿劲儿抵达二层,抬眼见白脸男子直挺挺地戴墨镜,黑我。审视两片黑时,身后的寒风从窄道直扑背脊,我奇怪地转身,窄道入门上方悬银灰铁皮卷帘门。我再次不适应店家的格局。他看我看,谁也不出声。他微微偏头,左耳移几下,侧过身倾听,我与他一起听,时间在厨房的水笼头滴答。咦,黑老大开店么。他说“你来了”我颤声回“来了”。他再开口“你哪儿不好”,我说“哪儿也不好”。他笑,一口白牙。笑过墨镜绕进前台坐下,噼里啪啦敲键盘,怪声怪调的娃娃音随他的手耍贫嘴,却听不清哇拉哇啦说啥。他手停,话止。

咿?他敲键盘,为何有女娃儿爆口,一口气接一口气地说嘟噜话,语速之快,根本听不清。自以为是玩游戏的配音。我再次狐疑,打量店家。三人蹲守后门不语,静静地等待什么发生,地板上放一部电话。我心一紧,要绑架么?双手攥汗,想即刻转身离开,身后突然有脚步声:“你要哪个司夫做哩,开几天卡哩?”说话的女人大舌头,抱一团白床单。我惊恐地看一眼,她示意我看墙,A4纸贴壁。犹疑一番,我选择10钟400元。她填写卡片时大叫“张司夫,出工哩。”平头男人从敞门的小屋摸黑下床。他睡眼惺忪,五十开外的样子,进前台弯腰拿起白布单,带我入单间。

咿?墙省略窗户。

为何如此设计,此店有猫腻,我得小心从事。听指令我爬理疗床上,他几把推揉,后背爽爽的。我说师傅拿捏一小时会累的,他说不累,行有行规。东扯西扯闲话,没多大功夫,自己就像白羽飘啊飘啊,被羽毛带着飞。暖,以一个字的热能沿督脉潜行,分叉后顺双腿游移。背肌突然被猛劲儿提起。唉呀,惊飞成倒悬的蝙蝠。洞中的黑,被一线光分开。此情景浮现,缘于张师傅手法舒适,带我入梦乡。他腰间B一声响:到钟!时光用钱来算,分秒都是价值。当我去前台在卡片打钩时,墨镜还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键盘,怪调的娃娃儿音与他的手指一起耍贫嘴。我奇怪他时髦,隔墨镜玩电脑叫什么范儿。深圳什么鸟儿都有,要见怪不怪才有范儿。何况职业癖,我也想搞清他的玩法。他敲打一阵键盘后说,南头后海租金涨到七千五啦,再开新店,房租太高。大舌头女人摇一摇头,忙着摆火罐。一个个倒扣的大肚子U瓶,排满盘子。她端起来朝理疗室边走边说“你做梦吧!”

你想开多大的店?他说开大一倍的。

大一倍的起动资金多少?嘿嘿,也就七八万吧。

资金有着落吗,办店拉人入股,也是办法。噢,这真是好办法。

我与他说话有隔,死盯两片黑,不知与他的距离多远。眼睛是灯,他戴两片鬼气。

我不知黑有多深?


隔天,我放下白纸黑字再进窄道,咱也戴墨镜啦,让他也体验隔的神秘,人生的乐子要自己找。戴墨镜与墨镜对话,我想比试谁更有范儿,以招儿拆招儿。咦?墨镜没在前台,我戴墨镜派不上用场。张师傅在阳台晒衣服,听到我的声音他说你先爬下,马上过来。他捶打一阵问,您感觉怎样,我说身上的绳子被推跑啦。他嘿嘿一笑。谁是老板?他说阿松,人聪明啊,比睁眼人精明,玩电脑一门儿精。五个闭眼的,只有他媳妇是明眼人。停停停,你们一抹黑,我、我、我……那几位师傅呢,他说在另两间干活儿呗。

嗨,蝙蝠开店呀。我怎么就没想到是盲人的店呢。

我满怀羞愧,视而不见。让盲人遇睁眼瞎,我自以为用心思考过世界,思维却在惯性轨道滑行。深圳高楼林立,社区自然的树木稀少。只有水鸟,懂得什么是天空,风吹起理想之羽。一朵梅花碗深而又深。一只青石榴很丑。一条文化狗探路。在文明之城,耻于示弱。我满心在想,文化人如何把好城门口。但时代之兴,也许被时间证明为暗物质。

张师傅突然嗨一声,我半路瞎,与阿松一样,娶睁眼媳妇带路。我挣钱供儿子上大学,他妈比我还累。我家八兄弟,早年父亲在北京大型炼钢厂任科职,母亲负责厂幼儿园。啊呀,你家八兄弟就是拖儿所,你妈真累。那年月是英雄母亲,这年月是惩罚对象。他笑说我老八,老小得宠哇。我开玩笑:你出生赶上毛时代;南下遇上邓时代。你福大灶火大,不愁饭吃。

一个钟,转眼儿消失。他开门吆喝:“一个钟,到!”

“到!”是军令,我闻声而起,收拾妥当后到前台记账。张姐吧,我寻声找人。戴墨镜的阿松切辣椒,我急怪怪地嚷开灯,说后才想起灯与他无用。我来,你病了小心刀伤手。他说没关系,老婆给我刮痧拔罐,高烧退了。我是老板按点开饭,几张嘴等着吃哟,不能等她。我早就习惯了,两岁失明,跟奶奶长大,穿衣做饭都跟奶奶学。他边说边笑,一笑接一笑,刀起刀落,青椒变成翠环。厨房也省略窗户,客厅的弱光映现他的手艺。以黑抗黑,黑不存在。他从盆中摸起青瓜,刀口呈45度连刀切,再把青瓜翻身复切。双手一抻,一条蓑衣青瓜弯曲盘中,刀工漂亮。那一刻才明白,他为何能从江西跑深圳,乐呵呵地当老板。

瞎眼与睁眼都为饭碗博弈,为何他们满脸笑。

生命的长度和宽度里到底有什么。多年间,因文化追求让我满怀困惑。有人追求生命的长度,那是内驱力的自我关注;有人在意生命的广度,那是外驱力的护佑他人福音。不过生命的理想之相,应当是拥有完整生命的人。那样的攀登,旨在生命的高度。一位木匠能做到,将人类的博爱至于顶点,他是耶稣。以生命的高度为标高,我们不能做到极好,那就做好自己。阿松的事业,保健服务。一个人能增加生命的适度,还能向宽度拓展,那是生命的亮度。生命的能量有多大,才能形成场,宇宙的能量是场与场的聚合。有人认定眼力所见。基督通灵,上帝无言。我没法看见。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深圳生活哲思教堂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09
  • 张尔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2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1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1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5
  • 程旭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15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4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7-08-14
  • 木易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8-13
  • 高小三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0
  • 雨土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的文笔浑厚刚劲,跨度如此庞大的叙述,结构却严密坚稳,形神皆无散处,因此对于作品的文学高度和创作优劣,已无需太多评说。以文中所述,作者应是较早一批的深圳媒体人前辈,其所经历的报刊社剧变,基本是深圳纸媒兴衰的历史脉络。大势所趋本无可多言,但个中冷暖悲欢,恐惟有业内人自知。于是有人告别有人坚守,也有人找到了混迹江湖的良方,作者却说:我本为鸟,天地很大,白羽清风。我想,这便是此文开端所说的,那盏灯了。
  • 谢谢认真读完此文,并写出自己的思考与评论!致礼!
  • 为文学打赏助力,作者谢谢朱君!

    回复

  • 这篇散文的信息量颇大,多哲思金句。写闭眼人,也写睁眼人。肓人阿松按摩店的起伏发展是一条主线,“我”的个人经历、宗教信仰是一条辅线,两线合一,时有交叉。再用思考和感悟,对日常生活进行过滤与提纯,使得内容丰富而立体,使人间烟火上升到哲学的层面。语句的诗化,使文章有一般文章所不及的高度,只是高度提纯、抽象,有些生硬的语句读起来,似懂非懂,颇为费力,对读者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看来这是个窄门,找着的人也少。
  • 提名此文,是因为此类文章少见,物以稀为贵。文章虽然小众化,有一定的阅读难度,但确是用心之作。
  • 更正一下,应该是“我”的个人经历、宗教信仰是主线,肓人阿松按摩店的起伏发展为辅线,毕竟中间有大段没有涉及到盲人按摩店。
  • 先生用心读文,分析文之结构,语言内容。复式点评!文,因读者抵达完成。向理想读者致敬!
  • 君知我!

    回复

    • 张尔评委430积分 2017/09/02 22:18:18
    • 分享到:
  • 文风老辣,做派劲朗,诗性与哲理之机关遍布通篇,黑暗与光明仅在一线与一念之间。
  • 谢谢诗人评委!作品通过读者,才算真正完成!致礼!
  • 谢谢张尔君为文学打赏!

    回复

    • 叶紫7320积分 2017/08/14 16:33:47
    • 分享到:
  • 这文字干净利落,读了有通窍之功。“黑里黑不黑,光里黑才黑”,通篇跳出哲理句子,让人无穷地想像与思考。也许我们都是“盲人的路,睁眼人隔”。有些道儿,我们睁眼看着,无心无肺,宽道儿的人多,窄道儿人少,但是哪个穿行容易,非得走过去才知道。很多事儿,小时明了,不痛苦,老了明了,才痛彻心扉。通篇文字,叙事与论理都充满着哲思的玄机。
  • 谢谢认真阅读,写出体会,精妙!

    回复

  • 卡雅的文弹分享很有质地,因为不熟悉操作,有点卡,期待看整理稿。
  • “卡雅”嘛,真是如其名,还好昨晚的分享有点“卡”,没有“哑”。
  • 哈呀,害羞!

    回复

  • 以为卡雅的作品,总是大刀劈斧,读来也是水谷精微,元气淋漓,向卡雅老师学习!
  • 诗人之评,高屋建瓴!祝愿安好,谢谢打赏!

    回复

  • 自2017年6月1日“睦邻文学奖”开赛以来,这是到目前为止,我看到的第一篇内容正儿八经地涉及到深圳市福田区所辖的某一具体社区的散文。人生感悟经典哲理、故事情节流畅通顺、相关元素融入自然,再加上恰逢本周超大奖池、文章主题超契合比赛要求又颇占优势等因素的刺激,我又有何理由不点赞一回呢?
  • 因文学相遇,欣赏此作的都是有文化底蕴的人,彼此心灵相通。向老亨、高小三、黄元罗、雨土、花开不半夏、美人夜翻书诸君致礼,向所有来访读者致礼
  • 谢谢诸君:费新乾、木易、叶紫、程旭支持打赏!大家,对文学鼎力相助,明天更美好!
  • 啊呀,周冠军打赏,意外惊喜!

    回复

  • 最近来访
  • 270积分
  • 2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50350
  • 1
  • 27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