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寡妇年
  • 点击:2532评论:92017/08/14 13:13

一、缘分

王佳佳今年十三岁。

在老王家,包括王佳佳在内,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抱养的孩子。她的生母未婚先孕,生下王佳佳之后,生父借口回了四川老家,便一去不复返了。王佳佳的生母也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姑姑王玉梅。但王佳佳跟王玉梅并不亲近,人前人后,见了面叫声“姑姑”便再不言语了,想指望她王玉梅叫一声“妈”,那根本不可能的事。

王佳佳与王玉梅不亲近,自然是因为她有了更亲近的人,那人就是她的养母蒋秀英。王佳佳性格文静,言语不多,但是她们娘俩凑一起时却老是叽叽喳喳说个没完。除了上学写作业,王佳佳还总喜欢跟在蒋秀英的身后。蒋秀英晾衣服,王佳佳给她递衣架;蒋秀英做饭,王佳佳帮着洗菜洗碗;蒋秀英去逛街,王佳佳一路跟着提东西……偶尔半夜打雷,王佳佳会爬到蒋秀英床上,抱着她的胳膊:妈,我怕雷……每当这个时候,蒋秀英就会把王佳佳的头揽过来,在她的额上亲一亲:别怕,妈在这里!

除了王佳佳,蒋秀英还有一个十七岁的儿子王会文。与王佳佳的文静乖巧,学业出色不同,王会文性格木纳,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初中毕业之后连个高中都没考上。他在家闲了小半年,就被蒋秀英叫去跟自己一起卖菜,做起了卖菜的生意来。潮汕人大多数都重男轻女,更何况儿子是亲生的,女儿是抱养的。但是很显然,蒋秀英把儿子看得很平常,真正被她爱在心里疼在肉里视为心头肉的,却还是抱养而来的女儿。

蒋秀英的男人叫王丰林,四十来岁,身躯肥壮庞大。虽然头上早已经冒出了一茬茬的白头发,他却仍然喜欢穿着花衬衫,沙滩裤,脖子上挂着指头粗的链子。这种街头流氓的打扮,一看就不像正经人,这一身打扮,蒋秀英怎么看都不顺眼。事实上,王丰林平时也不着家,他在城中村里开着一间麻将馆,除了陪客人打麻将,间或抽抽水头,还真没什么正经事。

蒋秀英对于这些早已经麻木,只要他每月还有钱拿回家,其它的事她连问都懒得问。并且在大多数人眼里,男人只要能挣钱,其它的缺点都不算缺点。在王丰林不回家的日子里,她在菜市场租了个小摊,做起了小生意。她抚养了两个孩子,照顾了王丰林年事已经高的母亲,家中事务,一日三餐,事无细巨,都一一安排妥当。

当然,最初两人结婚的时候,蒋秀英完全没有料到她会过上这样的生活。那时她高中毕业,多少还算念了一些书,年轻时也读过许多文学作品,对于未来充满了热情和想象。她与王丰林在深圳打工认识,之后在他狂热的追求下很快相恋,结婚。在她怀孕之后,王丰林就变了,他先是不回家吃饭,然后就整夜整夜的不回来。蒋秀英挺着一个大肚子,躺在床上一夜夜合不上眼睛,总在侧耳倾听钥匙开门的声音。她在等待,等待那个扑在麻将桌上就忘记时间的赌徒丈夫回家。到了孕晚期时,蒋秀英变得跟青蛙一样,四肢纤长,肚子鼓胀,好像风吹一吹就会倒下去。

蒋秀英生了一个儿子,王丰林一家都喜笑颜开。在潮汕地区,再没有比生儿子让人更高兴的事了。王丰林安安分分地在家里替儿子洗了一个月的尿布之后,又开始慢慢地坐到了麻将桌上。蒋秀英有了儿子撑腰,底气也足了,跟王丰林闹了好几场。最后王丰林妥协了,但是跟她提了一个意见:在家支一张麻将桌。蒋秀英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答应了。

在客厅哗哗的洗牌声中,儿子王会文一天天长大。他学会了爬行,学会了走路,很快他也学会了说话。他嘴里蹦出的第一个词,既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而是:糊了!

蒋秀英立刻就崩溃了,书桌下长大的孩子将会是书生学者,那麻将桌下长大的孩子呢?只能是赌徒和无懒!她从房间里冲出来,一把掀翻了客厅里正在哗哗洗牌的麻将桌,两脚狂踢着掉了满地的麻将:滚!滚!滚!

王丰林气得蓐往了蒋秀英的头发,劈头给了她一个耳光:你发什么疯!

蒋秀英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牙齿咬得格格响,对着王林丰就一头撞过去:你打死我吧,我不活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屋里其它三人惊疑不定,眼见夫妻俩打了起来,也不敢拉架,都见机溜走了。王丰林把蒋秀英推到沙发上,跳脚直骂。蒋秀英咬着牙,并不吭声,她挣扎爬着起来,到厨房里操起了菜刀,冲出来,对着麻将桌就一通乱砍。几刀下来,一张麻将桌被她砍得皮开肉绽。

屋里一地的狼籍,孩子哭声震天,蒋秀英头发凌乱,两眼圆睁,脸上还肿起了一个高高的巴掌印,但是她全然不顾,双手拿着菜刀只管疯狂地砍着那张麻将桌。王丰林第一次开始心虚了,蒋秀英手里明晃晃的菜刀更让他害怕,他吞了吞口水,什么都没有说,他转身就出去了。

等到第二天他回来,炫耀似的从口袋里拍出一千来块钱的时候,他却发现蒋秀英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只盯着儿子往他嘴里一勺一勺地喂饭。环顾四周,那张熟悉的麻将桌和装麻将的箱子已经不见了,被彻底毁了尸灭了迹。蒋秀英慢条斯理地把儿子喂饱,这才开了口:以后家里不能放麻将桌,你出去赌,是赢是输,也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别脏了我的耳朵。至于以后每个月的生活费,你必须按时放到抽屉里,其它的,你看着办。

听到蒋秀英的话,王丰林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在赌王徒王丰林看来,只要老婆不提离婚,不限制他去赌,其它的都可以商量。在老家潮州,离婚的女人让人看不起,离婚的男人也让人看不起。有本事的男人三妻四妾是很常见的事,但是离婚另娶的还真不多。无论男人怎样飞黄腾达,有多少的情人小三,糟糠之妻还是不能抛的。自从改革开放后,来闯深圳的人潮州人很多,暴富发达的人也不少,不过离婚率却非常低,低到离婚这件事情一出来,在老家基本就是一件爆炸新闻,当事男女无论走到哪里,背地里总会让人指指戳戳。

王丰林不想自己被人背地里指指戳戳,也就自动自觉地按月交上了家用。蒋秀英果然也说话算话,不再过问他的行踪也不再对他进行约束。

不过蒋秀英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怀过孩子,这对于“多子多福”这个根深蒂固观念的王丰林来说还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在儿子四岁那年,妹妹王玉梅未婚先孕生下一女,孩子的父亲却跑得无影无踪,他就顺势跟蒋秀英提出抱养的打算。开始蒋秀英是不情愿的,但是等孩子真正抱到了她跟前,那娇娇软软玉雪可爱的样子立刻就打动了她。孩子的名字是蒋秀英亲自取的,从满月抱过来直到王佳佳十三岁,母女二人从来没有分开过一天。蒋秀英把佳佳从一个小肉团团,抚养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的确是花了很多心血的。她给王佳佳讲故事,教她认字,读唐诗,告诉她人情世故与为人处世。人就是这样,只要你对人予于真心,你也必定能够收到一份真心。随着王佳佳日渐长大,她跟蒋秀英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她们既是母女,也是朋友。很经常王佳佳在饭桌上叽叽喳喳地对蒋秀英说起学校的趣事,或者在房间神神秘秘地聊起自己的一些小秘密的时候,蒋秀英总会在脑中浮起了“缘分”两个字。

是的,缘分。年轻的时候蒋秀英是不信命的,经过四十多年的人世浮沉后,这才对命运这件事情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这些年来,她逐渐明自己不是什么女强人,她也做不了命运的主人,只能被动地接受命运的颠簸和捉弄。半辈子下来,蒋秀英筋疲力尽,无话可说。她没有说得来的朋友,也没有可以交心的爱人,在接近二十年冰冷的婚姻中,她只能把一腔的血和泪都咽下去,沉默以对。但是王佳佳出现了,这个抱养过来的女儿,她用她的娇声软语把蒋秀英石块一样的心软化了。蒋秀英相信,这是命运给她的礼物与补偿,她们之间存在着宿命般的缘分。


二、寡妇年

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对于蒋秀英来说,王丰林的死活对她来说意义还真不大。她现在自己能挣钱,自己养孩子。家里无论是老人生病还是孩子教育,她都能处理得井井有条。她的生活中,王丰林早已经变得可有可无。假如不是这个家里还有心疼她的婆婆,她心疼的儿女,她所眷恋的东西,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她也不是没有想到过离婚,但举目四望,夫妻同床异梦的情况比比皆是,心心相印甜蜜恩爱的还真没几个。离婚不难,难得是以后还要再婚。这头婚都不幸福,再婚也不过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罢了,费那老鼻子劲干嘛?所以蒋秀英连离婚都懒得提了。就这么过着吧,女人一辈子,谁还不是这样过来的?

虽然王丰林的死活对蒋秀英来说意义不大,但是她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公安局居然打来了电话,要求她去认尸。

蒋秀英惊得差点扔掉了手机。她把菜摊的生意交给了儿子,匆匆回家换了一身衣服,坐上了一辆公交车就跑了。

这是一个晴天的早晨。

或者是太久没有下雨的缘故,天空灰蒙蒙的,失去了惯常的蓝色。蒋秀英走在街头,只觉得天地之间一片混沌,分不清阳光从哪个方向漫撒下来。道路两旁高高低低的建筑像一头头蛰伏巨兽,贪婪地吞食着一群群衣冠楚楚光鲜靓丽的男女。没有到过深圳的人,很难想象它日日夜夜的喧嚣与沸腾,永不停息的生机与活力。明明都过上了富足体面的生活,却永远在不知疲倦不知厌足地追逐攫取更多的物质财富。

蒋秀英沿街而走,汹涌的人潮让她迷失方向。从公交站下来之后并不漫长的一段路,蒋秀英却走了很久,在她觉得脚开始发软的时候,总算看到了医院大楼顶上鲜明的红十字。她心里略带着一丝慌张,却用着固定的姿态,目不斜视,一步一步地走过热气腾腾的早餐摊子,卖狗皮膏药的小贩,售水果花篮的档口,中西医药店铺,还有五花八门的各种地摊。当她经过一个八卦算命的小摊时,蒋秀英的脚步略微顿了顿,仍旧一步步地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在保安处打听了一下,很快就有人把她带到一栋不起眼的小楼。在那栋小楼阴气森森的地下室里,她看到了一个全身被白布覆盖的人。

蒋秀英的双手不由得绞在了一起,感觉呼吸略略有点急促。她扭头看了一眼陪同她进来的两男一女,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走上前去,揭开了白布。

死者是一个男人。白布刚一掀开,蒋秀英就看到了王丰林那熟悉的一身打扮:碎花的T恤衫,黑色的沙滩裤,脚上棕色的凉鞋,脖子上除了一根手指粗的金链子外,还有一个红绳串起来的平安符。蒋秀英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她的男人王丰林。他的嘴角含笑,脸上还带着诡异的潮红,好像还可能随时爬起来对自己破口大骂。想到这里,蒋秀英有些想笑,但是她忍住了。

“认出他是谁了吗?”陪同的女警发问。

“他是王丰林,我——丈夫。”蒋秀英平静地回答,只是她把“丈夫”这两个字说得特别轻。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性格命运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曾嵘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02
  • 芒果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31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3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3
  • 木冰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21
  • 姚志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1
  • Mr.老亨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18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比较遗憾的一点是,小说人物的名字,缺乏潮汕味。但故事好看,人物形象也立得住。在惨境甚至绝境下,一个人要么彻底委顿,要么去开掘杀伐决断的一面,天堂或地狱,往往只在一念间。尽管女主角的三拳两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毕竟让人看了痛快。与养女佳佳的情感纠葛,应是重中之重,现在看,分量稍显不足。最喜欢吃螃蟹的细节,妹妹喜欢吃,我才抢着吃的!这种思念与牵挂,是实的,是活的,让哥哥原本平板的形象一下立体起来。
  • 回复
  • 这是篇关系复杂,情节曲折离奇的小说,种种不可思议的事却又吻合常理地穿插于小说中,一波又一波,犹如惊涛骇浪。随着情节的推进,主角周旋于各种复杂的关系中,形象越发鲜明、高大、坚忍,令人叹息。这样的小说有一种惊人的力量,蒋秀英这个女子,她悲怆的一生,令人同情,但它又不容你同情,这是一股独属于女性光辉的力量。丈夫嫖赌逍遥,婆婆小姑欺瞒,二奶带孩子争夺遗产,与养女难舍难分的关系。然而,它骄傲而顽强……
  • 回复
    • 木冰2120积分 2017/08/21 16:11:59
    • 分享到:
  • 蒋秀英的一生是悲惨的,作者的笔下勾勒的女子,其一生是温暖的一生
  • 回复
  • 近几年偶尔读过青桐的几篇短小说,直觉她的文字干净,叙述也精炼。个人只是觉得本篇题材有些陈旧,当然也不一下说得对。见谅!但她所讲这个故事的还很是引人入胜的,蒋秀英这个女人的形象塑造得很成功,几经波折,让我们读者看到了她一个母亲人性光辉的一面,最终接受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让人感受到尘世间的温暖。
  • 回复
  • 此外,个人认为,也许在创作上,前面的叙续显得有些冗长,对于一个在网上快速阅读的读者来说,它开始很难进入,或许干脆写个长篇。但有的小说它的内在很优秀,有穿透力,即使有瑕疵,仍然不是一篇平庸之作。我们只是没有用心去找到打开它的门,或者可以说欠缺了一点耐心。就像《寡妇年》,寡妇二字本身就已具备足够的力量了。
  • 回复
  • 这么长,要看完还是蛮费劲的,不过家长里短的话题正适合生产烟火味浓的文字
  • 其实也不算长,就两万多字吧。家长里短的,有点琐碎。

    回复

  • 感谢红红的雨,木瓜两位朋友的打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00积分
  • 2星
  • 1钻
  • 青桐,女,文学爱好者
  • 青桐,女,文学爱好者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10350
  • 1
  • 40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