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七十年
  • 点击:1894评论:142017/08/14 13:40


标准的台风天,气压很低,潮湿闷热,一切的先兆,深圳即将的际遇。

跟三十年前相比,现在的福田,简直就像一座森林,莲花山以下都被连片埋没了。早年间一些残存的建筑,图书馆中心书城之类,都成了夹缝中的点缀,陈旧的遗迹破败。当然,再回溯四十年,七十年前才刚特区开发的深圳,也是山林到处,如今几近抛荒的福田,也不过是重归原始。

深南大道东西依旧,只是新气不再,证券大厦高耸的两侧,几十年前新起的楼宇,几十年后都成黯淡建筑。车水马龙的交通,曾经一天到晚堵塞,如今开阔间眼见荒芜,偶尔一两部汽车呼啸开过,空旷而寂寞,宛若从前好莱坞电影里的西部。

光屋酒吧,就落在深南大道一侧,一座同样一色黯淡的老楼一角。几乎是在榕树林的包裹之中,一块霓虹招牌彩色醒目,时间里一旧,也十几年头了。每次回来深圳,我也必至光屋酒吧坐坐,年纪大了,再好喝的自酿啤酒,也是喝不大动了,但是到是必须到的。

下午,似乎台风的前锋已经到了,开始一阵疾一阵缓地侵雨,风刮树动的,室外是不能坐了。三个老头就退回室内,就近大门橱窗坐下,一张桌子一扎酒,每人一个杯子。就枯坐着,就着外面善变的天色,或者有话,或者没话,半天都不闲话一句。人都几十年活过来,老过来,年轻时再是多舌嘴碎,生理退化了,自然话淡了。

好在岁月再变迁,时代再变异,人们聚来交道的酒吧样貌,还是基本不变。尤其光屋这类自酿啤吧,吧台后的标准陈设,就是几个酿酒的大圆罐子,喝一辈子酒了,几乎大同小异。

我,大信,大勇,几十年交情,几十年喝酒,每每久则必凑的聚会,段落的时空里,往往会相应固定一两个酒吧,而且自酿啤是一致优选。老来后来的话来话去,似乎不可避免总是追忆过去,我们几个人大半世的交集,似乎也就是一个个的酒吧。

“大施,我们一开始最多碰头的,就是购物公园的魔王吧吧?下午四点多开店就去,一直到晚上八点半前,都是Happy hour,所有酒水都是买一送一。”

大信与我结识最早,深圳就是人碰人,生人碰成熟人,投缘还能一起喝酒,一喝就几十年下来。

“是啊,大施你只爱喝德国的黑啤,要么柏龙,要么艾丁格,我一开始还喝不惯,嫌黑啤太醇,和你们一喝就晕,一晕就醉。”

大勇是后来加入的,一个人不能喝酒,一个人也不怕喝酒,酒劲喝出来了,也就几十年酒友一直下来了。

“是啊,自己不能喝,你还觉得黑啤好喝,又控制不住死喝,最后算算,每次还就数你多喝。”

其实,三人之中,大勇年龄还是最大的,我是老二,大信老三。四十年前我们一起时候,大信三十多,我四十,大勇四十出头。那时特区正好成立三十年,而立傲兀的大深圳城,我们幸在恰是中生代。

“那时的酒吧很多啊,购物公园里的,几乎所有的酒吧,我们都是挨家喝过啊。喜欢的,不喜欢的,吵的,闹的,有些喝着喝着就会打翻天的。还有就是土豪得不得了的,那时是有土豪的叫法吧?酒吧里居然还有唱卡拉OK的,对了,那时还有个说法,叫做土洋土洋的,那种叫你去过一次就不想再去第二次的。”

从来的深圳,就是前赴后继的青春堆砌,前浪后浪一浪一浪,东奔西走生计,东拼西凑生活。白天一副面孔,黑天一副躯体,夜晚的荷尔蒙最是驱使,酒吧里成群结队的年轻。而我们几个,恰是年轻的尾巴,年轻中最为不年轻的一伙,却还乐意年轻般酒吧生活。

“嗯,还记得有一次么,那一次元旦跨年,我们一共凑了几个人?晚饭之后再家里出来,一起上购物公园找酒吧。”

最为热闹的城市,最怕落寞的人群,记得那时不仅元旦跨年,甚至还有春节跨年,我们往往也是凑堆,互助般酒吧一起。尤其春节,移民的城市,就会候鸟般定时出空,还会留住过年的,往往就要抱团,小团圆之中温暖。

“是啊,是啊,那次也是搞笑,大斌说是在草莓酒吧订好位了,去了就是人山人海,鬼都挤不进去。后来就只能挨家挨户找酒吧,结果哪里也进不去,家家户户都是客满,人满为患,有钱都没地方花去。”

以后就是经验,同样是跨年,元旦的酒吧铁定爆满,而春节的酒吧,往往到处空虚。当然这是之前,以后就慢慢改变,元旦的酒吧还是难挤,而春节的酒吧,也是逐年地越来越热烈。大年夜跨年,大年初一凌晨几点还持续,魔王酒吧里外里,一样沸反盈天。

“结果那天最后,我们去了购物公园楼顶,那么个平时鬼都不上去的露天酒吧,还是临时加桌,还半天等不来服务员点单,点了单也半天上不来酒水,搞什么乱鬼啊,一个晚上颠倒黑白。”

一次元旦酒吧跨年,几个人都参与,放眼去短裙大腿,挤街塞巷青春人头,全世界似乎轰乱一处,说来都是往事,仿佛只在昨夜。

“那天是大斌挑头喝酒吧,那天后来了,还刮风还下雨,最后啤酒喝得又冷又饿,最后大家又躲到新洲桥洞底下去吃烧烤,一直吃,吃到天亮。”

说来,那时几个人中间,大斌还最为年轻,二十几岁,恋爱想结婚呢,一时不着对象,所以只在我们这些叔叔堆里混。所谓青春,就是能把自己点着了烧,大斌的青春火势正旺,而另外的我们,是捞着青春的余烬,夜以继日地取暖。

“是啊,新年第一天,忍着寒,受着冻,一堆人路边摊露天熬通宵吃烧烤,想想都好笑。”

不过再盛的嚣张,转头就是凋零,我们当时不能想象,后来不忍回顾。也就是随后的那几年,购物公园边上的平安大厦双子楼突兀而起,一时又是得天独厚,众口一词的深圳新高度。高处不胜吧,随后的一二十年,原本的福田中心区,却出其不意地落势了。字典里的盛极而衰,落实到一座最高塔楼的终于结顶,就近两朵伴花一样的购物公园,也季节般开败了。

“是啊,想想好笑啊,那时就大斌年纪小啊,专门弄着我们瞎来,我们也瞎玩,随他随便瞎闹。”

有过先例,最早最好的罗湖中心区,独一座地王大厦,始终是深圳的高度标志。终于京基100大楼卓尔凸起,崭新高度的俯视,周围所有匍匐矮势,罗湖老城不可逆地旧去。楼会老,城会旧,其中的人来人去,更会草一样新出又披靡。

“只是我们再瞎,现在还都瞎在,总瞎活吧,他倒是弄瞎,就那么瞎了。”

人间世固如此,说不上新鲜的开始,却从来陈旧地结束。旧友亲人,再怎样久别的话题,最后都归到掌故的絮叨,一个话头,一个话尾,无非讲事,无非说人。活人犹言,死人呜呼,到此大家不约而同,就举杯,相互一比,同声:

“敬大斌。”

城败了,深圳还在,就像人不走,心就跳。以前我回深圳,约着上酒吧,大斌也是必到的。有时大信或者大勇还生病,一时出不来,我还要上家去探望。只有大斌最年轻,一直壮实健康,退休了爱好海钓,赶东赶西逍遥,有热闹总是必到的。然而就去年,一个人家里,坐着马桶就去了,据说是一个屎头夹在裆里,硬是没挤出来。

“敬大斌。”

晚出的苗竟然早枯,而早生的老材却还残存,好汉不复当年,但活着就是硬道理,我们还能泡吧举杯。自酿的小麦啤,恰到好处的话,泡沫噙来,咂味都有丝丝甜意。即便牙缺舌苔厚,一副酒肠子还在,那酒的原味敏感,能沁心脾。

“我们喝自酿啤是后来了,就是上梅林的黑铁酒吧,好像是大勇先认识那里老板吧,去了一次之后,就一直去。”

一个七八张桌子的酒吧,小得不能再小,一开始几冷清。越角落越个别,立马对了我们脾气,有一阵几乎每周都去捧场。

“是啊,是啊,我也是听朋友介绍,说酒吧新开张,自酿啤酒新鲜,还打折。”

年轻时爱拼酒量,喝酒却不知酒。以后慢慢控酒,喝酒在酒,也不在酒。比如说,喝酒是要喝味道,找酒吧也要识门道,酒对的前提,首先要酒吧对。再比如说,酒好还要讲性价比,酒吧老板再客气也要买单,酒友再友谊也要AA制,通透的酒才能喝长久。

“我就不喜欢喝酒人多啊,越是客人少看着好像马上就要关门倒闭的,越是最喜欢去啊。”

地方不要太知名,老板人好,呆着舒服,酒水差不离,就是好去处。大信许多年一直孤僻,家里几个亲人,出门几个朋友,业余就是酒吧归宿。说来,我,还有大勇大信,性子里似乎也多失匹吧。生活里小群体,愿意小圈子,碰头老地方,喝酒老牌子,习惯了恋旧。或者,不论我们还是别人,也不论男人还是女人,由来陌生而聚的深圳人,都自带不服水土的城市孤,治愈系的自群体,最是疗人的安慰剂。

“是啊,许多地方我们开张第一天就去,然后隔几年,关张最后一晚我们还去,就那些个年,我们零零落落喝倒了多少家酒吧啊。”

酒吧的生存,如同酒客的流动,生意在转瞬之间消长。深圳人内核的竞争,就是深圳浮面的繁荣,方死即方生,男人女人中国人外国人,深圳没有谁随随便便成功。

“说到自酿啤酒好喝啊,还是水围村的李克酒吧,我就喜欢他家的苦啤酒,苦到最苦的四度,吃苦也是一种境界。”

李克是美国人,娶太太是中国人,养了几个混血孩子,也是美国人,也是中国人。但是李克酒吧的顾客,还是多数外国人,少数中国人。

“李克家的啤酒是好喝,不过我是不喜欢他的地方啊,鬼佬的气场不对,就听他们不停地叽里呱啦,呆着不舒服。”

那些年,太多中国人出国,小孩子欧美留学,出国门好像出家门。那些年,也太多外国人到中国,到中国一呆,还乐不思蜀。许多人像李克一样,娶了中国太太,入了中国的户。移民的城市,外地来的人孤独,外国来的人更孤独,身份不同语言半通,李克吧成为据点,鬼佬势必的归属。

“嗯,你就可怜可怜他们吧,换你去外国,所有人说英文,偏你讲中文,也要憋的。他们也就到李克那里,鬼佬碰鬼佬,说话才能聊得开。平时也是憋够了憋坏了,好不容易遇到畅快交流了,恨不能一口气叽里呱啦从早讲到晚,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来了就是深圳人,那时的口号多响啊,那时的深圳多好啊,就像一块磁铁,来了就是活路,来了就是扎根。不论全国各地来的中国人,不论全世界来的外国人,结果深圳的人口越来越爆炸,其中间杂的蓝眼睛黄头发,路头地铁里眼见着也习以为常。

外面暴雨了,铺天盖地的雨势,树冠丛中婆娑而下,露天的桌椅都光亮清洗,底下的平台很快淤水,下水管道汹涌排泄,耳背也听得“轰轰”的声响。

三维全息虚拟造影,店堂里立体呈现,大信帮我点看台湾的新闻,身临其境飓风中心,最先台南登陆,接下横贯海峡。记得早个二三十年,电视还有屏幕,许多的酒吧墙头,都会悬张一面电视,晚间直播体育比赛,那时一直兴盛的是英超,还有西班牙德比,永远皇马跟巴萨争冠。一晃时间又过了,世界杯又打了多少轮,中国队几次冲冠都冲不上,主教练也流水更换,C罗真的不行,还是要换梅西来当。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特区七十周年预言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15000,共计15000
  • 2017-08-21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8
  • 范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8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5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4
  • 木易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14
  • 瓜子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范明评委1230积分 2017/08/18 17:10:14
    • 分享到:
  • 这是一篇题材立意都很新鲜的小说。写法超出常规,从当下出发,写未来深圳的发展走势,似乎顺势而写,写的有理有据。由时光之屋这条线牵出,写深圳在时光隧道里的青春与衰老,新变旧,人变老,未来的深圳,深二代深三代将是城市人口的主体,他们落地生根的深圳是移民后的故乡,又会是怎样的光景。历史的被抒写关乎大时代背景,作者视野开阔,有着家国情怀的忧与思。
  • 嘿嘿,感谢。范明老师此评此品,真正帮此文点了睛。我写作根本立意,也正着眼于国之民之大趋势,以小说一裹也。再次感谢,作揖。

    回复

  • 水去的《深圳七十年》不是写深圳过去的历史,而是写深圳的未来,严格来说,未来的深圳只是个幌子,他还是写的现在,只是透过未来写现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视角,或者用故事结构更准确。这种时空的错位,将现在置于未来或过去来审视,肯定有不一样的发现。以未来的衰败来追寻当下的繁荣,那些在各个酒吧流连的日子,也变得珍贵起来。水去对于未来的描述还是轻描淡写,大写意的,就像窗外的风景,还没有真正深入未来人类的日常。
  • 这篇文章的价值不是对深圳未来的管窥与想象,而是提供了一个新的叙事方法和结构,原来故事还可以这样讲。如果把它作为一个科幻或魔幻作品,显然是要失望了的。

    回复

  • 如果问我喜欢这篇小说原因,那就是跳出了传统小说思维,用未来和过去式的衔接表述深圳,不一样的视角让人有种走向国际的错觉;若说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国际化的外衣里裹着小城镇,一群酒民的调侃日常。感觉饼有点画大了,故事构架有些单薄。有个不错的开头,却没有填好自己刨出来的坑。如果能表达出为何变成原始森林再去跟过去做对比可能画面感会更强烈些。至少不会让读者觉得深圳70年的变化有点莫名其妙。
  • 回复
  • 说心里话,我被水去这家伙的标题党作风欺骗了,原以为是洋洋洒洒几万字的“史记”,居然是小说。而且还是科幻的小说——貌似描写的是2050年左右的事情,好渺远。里面一些景象描写让我感觉看到蝴蝶效应里那种沧海桑田,如果深圳真的变成这样,不知如何?不过我想,那时估摸已经天下大同了吧,弄不好去欧洲只需一个上午时间,去美国只需穿越海底隧道,这样说来,又觉得索然无味。
  • 本文一贯的水去风格,小清新,还有一点小资,读来饶有兴致。可以想象他80岁时也是蛮好玩的老头。不过文中说梅罗当教练,有待商榷,实在看不出他们有成为教练的潜质。

    回复

  • 感谢费老师,此文,我另一立意,即是深圳精神,永远逐利,永远追新,永远生存之处即故乡。另一立意,即是预言,深圳之未来预言,国之未来预言,乃至世界之未来预言,诸君且活且旁观,是非一一对应否。所谓大局观,知古知今知未来。
  • 回复
  • 深圳以后会这样吗,应该不会吧,不敢想象
  • 回复
    • 木易6160积分 2017/08/14 13:56:16
    • 分享到:
  • 看到了熟悉面孔的原型和浓郁的日本次元风。试想,我是愿意在一座大森林的深圳待着的,城市会旧,人会老,但记忆还会在。
  • 那就呆着吧,偶尔上台南找我玩

    回复

    • 瓜子760积分 2017/08/14 13:48:57
    • 分享到:
  • 有趣!一股清流。未来的深圳倘若这般,我该去还是留下呢
  • 留下来,留下来,继续没爱完的爱。
  • 嘿嘿,走,还是不走,是个问题

    回复

  • 最近来访
  • 5270积分
  • 4星
  • 2钻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300
  • 37
  • 527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