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说我们厂要搬去松岗
  • 点击:3062评论:292017/08/26 11:46

1.

徐蔓蔓这几天的脸色很不好。怎么不好?神情被上锁了,上的是那种很难解开的锁。蔓蔓在搜狐网上看到过一个新闻报道——刑警详解门锁秘密:十字锁3秒即开叶片锁最难开。这种最难打开的叶片锁被应用在保险箱上。对于叶片锁芯,是目前安全性最高的锁芯,它之所以比AB锁芯的防盗性能高,是因为它在AB锁双面双排弹子的基础上,多加了一条铣槽,且它采用的是边柱卡锁的结构,即制锁顶在侧面。而一般人撬锁的着力点是上下亮点,这样的锁芯在公安部们的测试中,技术开启时间需要270分分钟左右。

蔓蔓的脸色,上的不是十字锁也不是叶片锁,而是类似于心锁的锁——鼻尖上的眉头,居中的地方,下滑0.3CM,两边脸形下拉,拉出更尖的轮廓。

比叶片锁更难开的,极有可能就是心锁。试问,心都被锁住了,拿什么来解锁?

一道道的愁纹,堵住了蔓蔓脸上原本的肤色。说到蔓蔓的脸,那是一张不可描述的脸。但也有人仗着和蔓蔓是发小,而来了个敢于描述——“坐办公室的人,一天八小时都见不到一秒钟的太阳,怎么会长得跟黑炭一样的黑。最主要的是你脸上的无名豆,让人词穷,没法形容。我在农村种了将近30年的豆,种过黑豆、黄豆、绿豆、土豆,就是没见过你这种类型的豆。有着黑豆的黑,但是样子又不足以用颗料来形容,是我见过的长相古怪的X豆。”说这话的人是蔓蔓的堂姐,一次,蔓蔓回老家丙村,她们有机会相见,堂姐只看了蔓蔓一眼,就脱口而出。

天知道,为什么会黑成这样?为什么还长了这样莫名其妙的怪豆。蔓蔓也想知道自己的脸色为什么白不起来。也许是心里积压了太多的苦和愁,散不去的愁压住了某根神经线。有时候,蔓蔓这样安慰自己。

38岁了,蔓蔓每次自拍,只看一眼就要删掉。以前,她是很抗拒下载APP的,看朋友圈里好多同龄人纷纷上传“少女照”。她忍不住下载了“B612咔叽”,只用了一次这个软件拍照,蔓蔓就喜欢上了它。这种不用PS,一照出来就肤白肉红的照片,让她感觉自己回到了18岁那年。心情不好的时候,蔓蔓就拿出iphone 7自拍。这天,是早上的十点左右,蔓蔓对着自己,从各个角度拍照。看着一张张的美图,蔓蔓足足笑了八秒钟。八秒一过,蔓蔓的嘴就合上了。她的眼光落在白色办公桌的A4纸上。

现在的办公,早就是电子化了。听说,不少的办公室早就启用无纸化了。蔓蔓还是更喜欢手写。当然,为了工作效率,也就有了比例的不同——百分之九十五的办公是电脑化操作,百分之五的办公是手写化工作。为什么要保留百分之五的比例?好多次,在敲打键盘的时候,蔓蔓都有种提“手”忘“字”的感觉,当手放在键盘上,至少有好几分钟的时间,蔓蔓不知道要敲向哪个字母。就这样,蔓蔓喜欢上了手写,看“横、竖、撇、捺”一笔笔透过笔尖流徜在纸上,仿佛每出来一个字,就找回一件失而复得的宝物。

这时的传真机成了摆设,更多的时候是拿来接收垃圾,“dài开发票,承包食堂”这样的广告,一天不知道要收到多少张。

蔓蔓的眼睛望向A4纸,上面的记录,对她来说,是提醒——相当于她手机里设定的每天早上六点三十分就要响铃的闹钟。有了这个记录,她就会按照上面写的去做相关的工作。时间久了,纸写了好多好多,堆在桌子上,码起有一个拇指的高度。本着环保利用的原则,正面都是打印过的,把字写在反面。纸上的字是不断产生变化的,因为每完成一项,蔓蔓就要用笔划去一项。而当新任务出现了,蔓蔓又会记下新的一项。现在,A4纸上只有这些记录:

宿舍房租,需缴费给三家房东,缴款时间都是月初10号之前。

厂租,15号之前缴款。

桶装水,以热天来计算,预计一星期要30桶。

电话费,网络费。

买米,买油。

司机运费。

国税这个月要交多少税额,查看这个月的交税时间,提前一天将税额告诉赵总。

地税这个月要交多少税,查看这个月的交税时间,提前一天将税额告诉赵总。

30号之前完成验证发票。

30号之前追回供应商的进项发票。

月初开出销项发票。

备用金不够用了,怎么解决?

蔓蔓的眼光落在最后一行字上,她的眉头又上锁了。她思考了大概十秒钟,就走出了办公室。“灲伟明,跟你商量个事。” 灲伟明正在电脑前,他的工作是采购,但他只要一有机会在电脑前,都是在玩网游。“又是卖铁屑,除了这个,你还有别的事情找我吗?” 灲伟明头也没抬,接着玩他的网游。还真是,蔓蔓每次找灲伟明,就是要卖铁屑的。客户的钱,蔓蔓一个个都催了个遍,回复都差不多,说暂时还没有,等等再说。一句等等,说的可不是等几分钟或几个小时,有可能是十天半个月,也有可能是几个月。蔓蔓记得小时候母亲的持家之道——只要家里没钱了,就要找家里的烂铜烂铁来卖。或许,正是受母亲的影响,蔓蔓每次在公司财务陷入经济危机时,就会想到能卖钱的铁屑。做为一个管钱的会计,居然手上没钱。蔓蔓心一慌,就要找灲伟明。次数多了,当蔓蔓往灲伟明的桌子前一站,灲伟明就会马上来一句“知道,要卖铁屑换钱用了。”

灲伟明的桌面很乱,像个垃圾堆。各种没有整理的单据,自由地在上面躺着。没有经过整理的桌面,好像是没有得到母亲细心照料的小孩,至少从外观上可看出——邋遢。要命的是,他还超喜欢吃零食,一看见吃的就抗拒不了。他的桌面上总会有好吃的,要么是瓜子要么是糖要么是饼干。

他买的东西贵吗?他拿回扣吗?他每个月的工资在还房贷之后还有多少?看到灲伟明桌面上的零食,蔓蔓总会有这些疑问,转念一想,谁叫他命这么好呢,他的姐夫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之一——赵立军。小公司招工,地方偏僻,不好招。采购、工程、车间技术工,都是跟老板有些亲属关系的。后来,有些亲属走了,只能招新工人。不知道为什么,来“易达”公司应聘的都是贵州人。小小的公司,就这样有了帮派——贵州帮,湖南帮。两帮派之间,倒也不会有什么摩擦。但在车间没活干的时候,湖南人会坐在一起聊天,贵州人会坐在一起聊天。虽然无意划分界线,但是还是无形中立起了一条虚线。在外面打工,多少年过去了,还是流行“老乡带老乡进厂”的说法。

跟你商量件事,卖铁屑换钱了,你借三百块钱给我吧。灲伟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停下了此前一直在打网游的右手。

怎么了,有困难?

看,我的鞋坏了。

蔓蔓看了一眼灲伟明的凉鞋,还真是,鞋口处都开了几条缝。

说到解决问题,灲伟明处理问题的动作还真快,他在微信里呼叫收铁屑的人上门。不到两个小时,蔓蔓就收到了卖铁屑得来的钱。钱,是通过微信转账到蔓蔓手机的。

蔓蔓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喊,伟明,要给你转账三百吗?

不要。灲伟明大声地说。看样子,有些火气。

怎么了?蔓蔓小声地问。

我拿去缝补一下,还能穿的。我刚结婚,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灲伟明说。

蔓蔓知道,为了结婚,灲伟明在淡水买了一套房子。从横岭到淡水他居住的小区,约25分钟左右。为了方便出行,他买了一辆二手的电动车。


2.

蔓蔓点开电脑右下角的图标,时间表弹出桌面,显示“26”的数字被一个四方框给围住,再往上一看,显示:2017年8月。她知道,还有五天,一个叫“睦邻”的征文赛就要截稿了。心想:弃权???从七月开始,鹏城文赛就多得跟横岭的一般纳税人企业似的——多得数不过来。

“完了,就要到期了,还是写不出来。怎么办?”蔓蔓在QQ上发消息给文友阿清,他知道“睦邻”这个赛事。他早就交了稿。他说,一按点击发送,就有种完成使命的轻松感。

“再试试。不要放弃。”阿清鼓励蔓蔓。

蔓蔓欣赏脑子里住满精灵的作者,比如阿清。但她知道自己决不是那种聪慧的作者。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见到桌面上的纸质资料码得超过一个拇指,蔓蔓就想要整理资料。她将那些没用的纸,一一过滤一遍之后扔掉。很快,她好像意识到什么,飞快地起身,从垃圾娄里将纸一张张地捡起来,好像重拾宝贝似的。三年了,她喜欢手写,一直保持着手写的习惯。或许,是因为年纪大记性不够味好的关系,她喜欢做什么事情先记录。看记录,一行字,就是一个画面;一张纸,就是一个故事;一堆半个拇指高的纸,就是一场电影?!蔓蔓心里盘算着,把这纸上的记录,通过梳理,通过艺术的加工,出来的会不会就是一篇小说?

纸上写着:

追款,客户朗达,艺之美、坚胜、恒达。

开发票给客户。

蔓蔓看着纸上的字,又翻看了电脑里的记录,她发现,客户的电话号码,大多在珠三角区域。她想到在加入“亿企赢龙岗纳服①群”的QQ群之后,听到作为纳税人的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我们是一般纳税人。就是这样一句话,蔓蔓的脑袋里竟然有了一个念头,有了,就是这个,就写这个——一般纳税人。

也许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心里惦记着参赛,灵感不请自来。“听说我们厂要搬去松岗”这标题一从脑海里弹出来,一个思路,让她激动不已,她一高兴,就要跺鞋底,听鞋底拍打在地面上的节奏声。

有了标题就好办了。有了开头就更好办了。小说要靠“人物,事件,矛盾”去推动。写什么,怎么写?

标题是引子。有了开头,就有了往下走的想法。要写什么故事呢?去哪里找原型?还是决定写自己最熟悉的。蔓蔓想到了自己的老板。想起了三皮匠创业的故事。老板是怎么开头的?他们是怎么当上老板的?蔓蔓想,还是先查看相关的资料吧。蔓蔓拿出税务登记证,登记注册类型:私营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模具钢材,塑胶制品,五金机械设备购销。许可经营项目:生产经营模架、模胚、模具及其零配件。纳税人名称:深圳市易达模具机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人):唐顺青。发证时间:2014年6月16日。

开一个公司,要投多少钱?蔓蔓想到这,又开始往下查。资料显示,固定资产:平面磨床263000元,精密立式硬轨365000元,精密立式加工230000元,平面铣220000元,精铣245000元,锯床20000元,起重机88000,空压机,8168,锯床10000,总固定资产1449168元。

他们当初是怎么达成了开公司的意向呢?为此,蔓蔓找人做了一些打探。据说,当年的三皮匠约定开公司,只是麻将桌上的一个玩笑,算是一个临时起意的带着打趣为名的调侃,但后来有一皮匠当真了,就这样有了下文。

深圳的出租屋,每一个小区里都有麻将馆。一到周末或平时的夜晚,就有搓麻声,一般在一楼。不管是什么地方的人,都有爱打牌的人,还没到周末,蔓蔓就听到老公古福波的手机里传来一句经典语:星期天打牌。

  • 1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 关键词:一般纳税人催款转账空头支票解冻关闭三皮匠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1
  • 伟彬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31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8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8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企业主的秘辛,开公司的白皮书,酸甜苦辣,尽在其中,蛮好。扯点题外话,就文学的意义上来说,我觉得,对老板是不公的,至少在宝安如此。宝安有个“打工文学”,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为打工者代言,妖魔化与之相立的所谓老板。这仍是“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路数。所以,我觉得“打工文学”是坏的。好的文学不该这样,它只塑造人物,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活生生的。这篇,至少从另一个维度在给我们在讲又一种生活的不容易。
  • 谢谢郭老师!

    回复

  • 吴春丽真的是勤奋,微咖、小说、非虚构、诗歌近两百篇,加上数千条评论,她应该算是邻家发表文字最多的作者了。这篇小说有点像非虚构,“假作真时真亦假”,很多细节可以看出来源于真实的生活,没有亲历是写不出来的。深圳不仅有高楼大厦,还有铁皮屋的工厂和办公室,城市中心和边缘是两种绝然不同的风景。记得2015年有篇获奖作品《铁皮屋》,非思写的,也是事无巨细,针头线脑,而两者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失于琐碎,提炼不够。
  • 谢谢费老师鼓励!

    回复

  • 戏中戏、文中文,读下来逐渐把蔓蔓和作者合二而一,但显然又各有各的使命,蔓蔓负责平淡如水的生活,作者负责不动声色地记录生活,任务完成得都不错。
  • 谢谢胡老师!

    回复

  • 春丽写这么长的小说,我读了个人感觉写得很真实,很像是非虚构。一定是发生在你厂里的事,很多细节足可以说明,还罗列了大量的数据,没有亲历,没有在厂里做的,又怎么能够写得出来呢。佩服春丽的细心用心,一个热爱写作的人,到底还是先要热爱生活和工作,否则,捕捉不到这么多真实的细节。走出书斋,社会的实际工作也是一所很好的图书馆。读到最后,赵总的心情极好,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
  • 谢谢红红一如既往的支持!
  • 是的,春丽一直很努力,她这篇也配得上入决

    回复

  • 听我老大说吴春丽弄了个很长的睦邻上,我有些不信。码字,是真要将骨头码麻的。码出一身病,是许多码字匠的亲身体会。对于我这样一个年码近两百万汉字的,深知其“麻。” 吴春丽遇上了一些事,我相信她是坚强的。但我确实不信她开始码长文字了。我登录时忘登录方式了,钻来钻去,才钻了进来。先赏吴一千大洋。赏她的精神,赏她的勤奋。也是赏她的文字。 她的文字一如既往地流畅。 吴春丽,你是好样的。
  • 谢谢根土大哥点赞式的评论!我知道,你是在鼓励我!

    回复

  • 本文没有着力写如何搬厂,而是以蔓蔓一个打工者的身份初入职零开始,从上司、同事、客户那里得到帮助而成长。蔓蔓善于学习知识、累积经验,常怀感恩,树立了一个打工者自立自强的形象。蔓蔓应收款提醒健忘的自己,刷信用卡想着为老板出钱出力,扭转危机,充分表现了爱厂兢业精神。道听途说的搬厂传言显示了中小创业者在狭缝中生存的不易。老板亲民,员工爱厂是新时代进步的体现。本文将“你在为谁工作”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 老大老大的老大,我爬上来了,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上来,我忘记怎样登录了。
  • 谢谢桃子来读来评!
  • 特别感谢根土大哥,因为登录,你当时在邻家折腾了不少时间吧?让你费心了。

    回复

  • 其实老板也辛苦,要考虑公司的运作,要应付方方面面,有时候,老板也很弱势 特别是小公司的老板,资金实力弱,为了生存,不得不精打细算,不得不节约办事,这样,很容易被员工认为吝啬,有时候甚至被员工认为在压榨,因此,员工不易,老板也不易,相互体谅就好了。
  • 谢谢森林哥一如既往的支持!

    回复

    • 柏亚利3秀才2017/09/01 20:42:22
    • 分享到:
  • 赞美好文,祝贺入决!
  • 谢谢柏姐!

    回复

    • 叶紫3秀才2017/08/31 14:51:06
    • 分享到:
  • 春丽的勤奋是公认的!俗话说三分在天,七分在人。她的勤奋真是感天动地!在此,我佩服勤勉的她。也因为勤奋,在众多的写作者中,她脱颖而出!祝丰收!
  • 光勤奋吗?不,我觉得春丽有天赋,才高八斗
  • 谢谢春燕!

    回复

    • 伟彬4举人2017/08/31 11:36:22
    • 分享到:
  • 祝贺入决!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7/08/28 08:07:20
    • 分享到:
  • 谢谢昆阳森林对本文的打赏!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7/08/28 08:03:25
    • 分享到:
  • 说这篇是小说,其实如红红的雨所说,带有半自传的色彩!临近睦邻的尾声,我想到了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平时,我就对“我们是一般纳税人”这句话有较深的理解。就是这样的初衷,让我想到了写一般纳税人。他们在深圳闯荡的不容易,在熬不下去的时候又是怎样化解危机的,在亏本的状态下是否还要前行?关于成本与核算,是企业最关心的,但除了这些,做为老板,他们也肩负使命,为深圳的建设出一份微薄之力,更为信念的坚守在做实践证明!
  • 回复
  • 利用早上宝贵时间草草有完,一会要去送亲,先留个脚印
  • 知道荣姐去内蒙古旅游了,尽情享受内蒙古的美景吧,读文写评这个事可以往后推迟的。

    回复

  • “听说我们厂要搬去松岗”看到这标题,我还有些惊喜,如果你们厂真要搬到松岗来,春丽,你一定要来啊。来了,就可以经常参加我们大蚝乡沙井的文化活动。这里女文友太少了,你来了,我就热闹一些。
  • 关于是否要搬厂,结尾有提示,你懂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6探花
  • 4星
  • 3钻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2
  • 46792
  • 217
  • 48310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李双鱼的《苏的故事》,包含三个内容:一个是苏与被遗弃的母亲的故事,这是被自甘暴弃女人折磨的故事;一个是苏与欧交往的故事,欧爱她,但她并没有找到感觉,注定是无果而终的关系;一个是苏与林交往的故事,林爱她,比起林来,她似乎更倾心于林,以至于她追踪林到苏州,并给双鱼座的林,买一对双鱼玉石的礼物,预示着他们关系的发展方向。文章最值得称道是语言:简洁、生动、俏皮,充满诗意。但文章更像小说,定位随笔是否合适?

    北国寒星苏的故事

    2018/4/25 19:17:13
  • 《打工系列闪小说》,一题八屏,打工族的快餐文学,风格如题,各屏独立成景,八屏黏结堪称连环画呢。可单屏阅读,也可连续欣赏,犹如路边快餐店,丰简随意,皆由可支配的时间或可支配的钱包决定。四十年前的小渔村,摇身一变大都市了,早期闯荡深圳的邱生阿红兄妹,一幕幕一景景,似漫不经心,却教人感动。当年或盲目或青涩的少男少女,如今或年逾花甲或过半百,回忆过往岁月,辛酸伴着甘甜,醇香绵长。好!

    默然打工系列闪小说八题

    2018/4/25 7:12:29
  • 粗粗看了部分,就被卫鸦的文字“吓住”了, 什么叫文字质感,这就是。叙事能力和文字都让我敬畏。这是一个创新之作,跟他之前的《木马》《不归》有些区别,晓霞说这是“我”和几个深圳女人的故事,她们“就像随风吹到这座城市的稗草,虽然生命力顽强,却有着与生俱来的硬伤”因为她们不是“禾苗”,文中的“我”也差不多如此。而且,这是一个大部头,几条叙事线并行,却殊途同归。揭示命运的残酷与生活的冷血,作者眼都不眨一下。

    江飞泉棠夏

    2018/4/23 19:29:03
  • 禾禾的《深圳奋斗谣》,乃怀揣梦想,下海深圳奋斗者的亲身经历和精神感受的写照。写出了,一个听潮心动,不惧潮起潮落,披一块水手巾,迎接命运的挑战,搏击人生命运,弄潮儿的心态;写出了,一个胸怀黄金之梦,追求梦想成真,把握机会,试一试,搏一把,挑战命运的决心;写出了,看花开花落,览志屈志伸,“叹世界重又叹人生”,怀鸿鹄之志,开铁树之花,成就不凡人生的感慨。诗文精短,简洁明快,但略显单薄。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禾禾版)

    2018/4/23 9:18:46
  • 诗歌,有时就是一个人内心的独白。当生活经历过鲜为人知的孤独,生命的秘密试图穿透文字来抵达那个被俗世浸染的自己。赶马的人在无人喝彩的马路上,已经习惯了一种默默的生长。其实,一个人无论怎样的讲述与书写,你必须承认,错过的马车和扬长而去的马,生活的故事再也没有回来,而旅途却在你的眼前清晰如昨。一个人说到底,就是相遇一首诗歌的经历。

    野孩子南方旅途:一个人的独白

    2018/4/20 13:10:06
  • 卫生纸,日用品,不值一谈,却有精彩一现。姥姥五个儿女,外孙女都长大成人了,姥姥当五零后或四零后年逾花甲或年近古稀了吧?这辈人,吃糠咽菜长大,骨子里都是节俭都是节约归己,用卫生纸都很抠门的。微咖架构,描摹细腻,姥姥的形象栩栩如生,可爱可亲。拜读学习了,好,好文笔的好。窃以为,最后一闪,稍显刻意了,以为大可不必。当止则止,留白更好,读者都能领悟到文笔的意境,说出来反倒画蛇添足了。

    默然卫生纸

    2018/4/19 21:23:34
  • 诗言志,歌咏言。深商故事也可以通过诗词,甚至是歌曲的形式呈现。相对于小说、散文、人物传记等体裁,诗词和歌曲具有篇幅短、朗朗上口、便于流传等优势,但诗难作,曲难谱,5200元的特设奖金不易拿!套用“铁人”王进喜“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句话,在邻家,遇到这好事儿,必须上!

    黄元罗深商故事大赛接龙之《深圳奋斗谣》

    2018/4/19 8:59:03
  • 这篇文章我是在手机上看完的,邻家网的好处在于用手机看也可把字放大。作者很详细描述了去西藏的感受,那里的人、景、物,包括动物都让人喜欢。特别是蓝蓝的天,白白的雪、西藏人对佛教的真诚信仰、还有核实的人都值得喜欢。我一直也很想去那儿,苦于没有机会。但我会抽机会去看看的,去感受那里浓厚地宗教信仰,去品尝那里的美食,去欣赏那儿的美景,想想在一个寂静的下午,走在西藏的路上,手可以摘到云朵的感觉是多么美好?

    春风妙语拉萨记事

    2018/4/19 1:27:16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