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一个情人节
  • 点击:1852评论:152017/08/27 20:52

“说真的,你该扩大一下自己的交际圈!”韦卿说。

姜楠和韦卿这天的吵架以这句话开始。

那是姜楠辞职后的第二天,他刚从梦中醒来,额头一阵剧痛,手一摸,隆起一个小小的包。他一看时间,糟糕,要迟到了,抓起单肩包往外跑,等候电梯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辞职了。姜楠折身返回住处,将单肩包随手一扔,躺在斑马纹的沙发上,想重返与两个女人纠缠的春梦里,然而额头传来的一阵阵痛感使他内心烦躁。他起身往痛处抹了抹清凉油,泡了杯咖啡,坐在阳台上看着对面楼煎鸡蛋饼的中年夫妻。韦卿突然打来电话,往常这时她还在睡觉呢。电话那头传来尚未睡醒的声音,问姜楠起床了么,在干什么。姜楠有些感动,没想到韦卿会抛弃自己的习惯,一大早对他说些近似关心的话。

“在喝咖啡。”姜楠说,目光依旧停留在那对夫妻身上。

“你倒是潇洒,一个打工仔过着资产阶级的生活。”韦卿笑着挖苦。

“进了城我就是工人阶级了,是先进文化的代表呢,何况我手里还有些余粮,能撑一阵。”姜楠自嘲,额头的痛似乎缓解了些。

“你不去找朋友玩玩,放松放松?”韦卿的声音清晰起来。

“他们都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哪有空理我这个闲人。”姜楠说。

“说真的,你该扩大一下自己的交际圈!”韦卿说。

“不是说不干涉双方的生活方式吗?”姜楠心底冒出一丝怒气。他讨厌这句话,难道一定都要像别人那样玲珑八面才好吗?他又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指望去阿谀奉承,碰到顺眼的多聊几句,若是不顺眼的便缄口不言,这也不行吗?

“我才懒得干涉!你爱干什么干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韦卿也没好气。

姜楠心一软,又内疚起来,一大早两人就互相置气,着实不应该,想想韦卿也是好意,怎么就怨上了。正在他想退一步道个歉时,韦卿丢下一句:

“你就是一只独角兽!”

姜楠愣了几秒钟,疼痛感重新涌来,用食指揉了揉额头,“独角兽”?他上网查了一下,看到这样一段介绍:中世纪时,博物学家基本都认为独角兽额头长着长长的角,有着象牙一般的质地,有的右旋,有的左旋,它的角甚至可以刺破大象的皮,然而独角兽也有弱点,就是喜欢年轻美丽的姑娘。

的确,姜楠身边有不少女子,也曾追求过其中几位,最小的只有十九岁。韦卿那时抱怨姜楠对每个姑娘都很好,不够真诚,希望他全身心只对她一个人好。姜楠由此拒绝了所有与其他异性的活动,进入了纯粹的“二人世界”。可这会儿,他怎么又成了独角兽?


台风过后的仙湖村笼罩在一片朦胧的迷雾中,白昼的第一缕光芒投射在姜楠身上,携着一股清风,变幻诡异的魔术,驱散韦卿带来的不快。他从来没有仔细地了解过无数次跨过黎明与黄昏的这座城中村,时间的痕迹只留在那一圈圈年轮上,历史的足印被那扇牌坊式的大门覆盖,那一个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似乎忘记了自己之前是个农夫,畸形肥胖的身躯弯不下腰去拾起一枚金币。集市广场周围的一幢幢黑黢黢的矮楼房,围成一个迷宫,稍不留神便可能在这座迷宫里犯下窃喜的错误——不小心闯入一个单身女性家。每一户的铁门和阳台既是熟悉的又是陌生的,寄居者经过无数次的艰难历险,才能在金黄的余晖中找到自己的房间。没有人数过里面有多少间房子,有多少陌生人住过,藏有多少秘密,打开被遗忘的房门,里面是空荡荡的,阳台上却飘着一条白长裙,在锈迹斑斑的抽屉里往往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一阵葱花的香味传来,中年夫妻正将三张蛋饼放在盘子里,操着一口姜楠听不懂的方言。姜楠望着他们,忽然有点想家,想起父亲希望他成为城里人。他记得有一次问父亲为什么要在下雨前打农药。父亲训斥说,你不要总想着泥腿子的事,要争口气,住在城里。可当姜楠第一次来到这座南方之城时,便在公交站台看到一名男子朝小女孩露出生殖器。他提着行李箱,闪烁的霓虹灯下,望着街道纵横交错,向远处无限繁殖,斑斓的苍穹幻化出复杂的轮廓。姜楠像一只小马驹,在城市四处奔跑,从不担心惊扰拥挤的地铁上一个个未醒的美梦。然而不久,他就被戴上了马鞍,钉上了马掌,缰绳被隐形人攥在手中。

姜楠此刻明白,那些高档的住宅小区他永远无法进入,甚至不如贵妇怀里的一只吉娃娃。他去采访那些人时,所有人都强调自己的头衔与商业地位,是某位教授,是某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是某位领导的亲戚,他们愤世嫉俗,一边指责房价过高,一边与政府合作拿下某块地盖摩天大楼。与之相比,眼前这位光着膀子的中年男子显得多么真实,凸出的啤酒肚往下垂,娴熟地翻炒蛋饼,扯下一块扔进嘴里尝尝咸淡。也许每座城市都这样,姜楠想,哪怕他忍受不了工作、房子、贷款,以及那些时时刻刻撵着他往前跑的大人物,也无法逃到另一座城市重新结婚生子找工作。他相信所有城市的风景与女人都与明信片或宣传画上的一致,正如每一座焚尸炉最终剩下的不过是白色的骨灰。

早晨绚丽刺目的日光很快被一片乌云遮蔽,韦卿又打来电话,说晚上一起去吃海鲜,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的不快。姜楠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说“到时再看吧”。刚挂断电话,韦卿便将团购好的海鲜店地址发过来了。她总是这样,几乎不给人拒绝的机会,有时还抱怨说希望姜楠多一些山峰的性格。的确,打磨两年后的姜楠像一块河流里的石头。他一直不喜欢韦卿命令式的说话语气,厌恶她时常摆出一副你不去我就找其他男人的架子。事实上,姜楠有时甚至怀疑两人的关系,情侣?他们一星期经常只见一次面,每次都在姜楠把韦卿的样子忘得差不多时重聚一起。韦卿几乎同意姜楠做所有的事情,牵手、拥抱、接吻,唯独除了做爱,宣称那些对女性爱得过于热烈的人,就是个通奸者,两性之间那层微妙的关系,不过是罪孽的遮羞布。

一派胡言!姜楠想。


似乎又要下雨了,这天气总是有下不完的雨,落入时间的沙漏中无休止境。姜楠来深圳两年了,仍旧无法适应这座城市的雨,过于热烈,过于绸绵,弥漫的水雾沾在衣裳上,湿漉漉的。更为糟糕的是,他的内裤晒了两天还没有干。不论如何,他都必须赶在下雨前去一趟社康医院,额头上的包越来越疼了,清凉油并没有什么作用。他赤脚走在冰冷的瓷砖上,换上一件T恤和一条休闲短裤便下了楼。

穿过菜市场就是社康医院,早上人不多,很快轮到了姜楠。社康的医生原以为是晚上蚊子叮的,摸了摸姜楠的额头,又不像是肿起来的肉包,而且还带有些硬度。医生一直嘀咕着“奇怪”之类的话,说可能是“余尼康综合症”,开了些消炎药,建议姜楠去大医院拍个片子,确认一下病症。姜楠没有去取药,木然地往回走。社康的药对付一些感冒发烧还行,稍微复杂一点的疑难杂症就没辙了。他回想着医生的表情,那张平常笑呵呵的脸上浮现的是怎样的惊恐,仿佛病人患上了绝症,没多少时间了,一连串的话像一声声咒语。姜楠可能过于敏感了,然而死亡实在太轻易地追上了他身边的亲人,家族中没有一个人活过五十岁,似乎是种宿命。他记得小时候跟随父亲坐火车,车厢里一个疯癫人说自己有看面相的本事,预言坐他对面的小孩能活到八十岁。小孩父亲不信,说这是奉承话,让他指出一个短命人。疯癫人从长发里露出一直眼睛,瞅着四周,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姜楠身上,说他人中短,活不过五十岁。姜楠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父亲没有恼怒,也没有辩驳,只是叹了一声气,把姜楠抱得紧一些。此后,那只眼睛时常出现在姜楠的梦里,提醒他还剩下多少年。其实姜楠也并不深信,许是恶作剧罢了,世上这样骗吃骗喝的人不少。他早上照镜子,挺立着胸膛,每一条肌肉都有力地紧绷着,每一寸肌肤都闪耀着光泽,如何也不相信这是一具只能活到五十岁的躯体。

乌云凝聚成一头巨鲸飘在天空,鱼尾延伸至东南角,传来沉闷而厚重的轰隆声。姜楠埋头加快了脚步,返回了邓宅住处。他软塌塌地躺在斑马条纹的沙发上,盯着门后挂着的护身符发呆。那是母亲从老家的观音庙求来的,花了两百多块钱,其实它不过是块不锈钢,正面雕着菩萨像,背面刻着“长命百岁”四个字。姜楠只戴了两天,汗水就将护身符锈蚀了,胸口留下一颗颗闷出的红点。皮肤过敏,他只好将其取下挂在门上,避邪镇灾。为此,韦卿还嘲笑他,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研究生竟然还这么封建迷信,可悲可悲。

大概每个礼拜六,姜楠都要重复想一遍这些内容,独身自处时尤其容易多想,此次不过是提前了。他习惯性地用海明威的那句话安慰自己:适时而死,死在幸福之巅峰者最光荣。他从沙发上起身,跳了几下,该吃早餐了,然而冰箱只剩下两颗鸡蛋、一罐百威啤酒与一盒泡椒凤爪。姜楠学母亲的动作摇了摇鸡蛋,似乎还没坏,随便垫点肚子就行,反正就快吃午饭了。

姜楠从没有如此自由地安排时间。日子突然变得悠长,多余出来的时间仿佛贫瘠的土地,辽阔而无用。雨伴随着雷声落了。他慵懒地躺着刷朋友圈,看到韦卿刚发了一条状态:你最好的朋友会成为另一个人最好的朋友。韦卿曾在楼顶上跟他说过一件与好朋友绝交的事。姜楠说既然这样,那就删掉对方好了,眼不见为净。韦卿毫不犹豫地否定了,她要证明自己过得比“好朋友”好,女人的报复心有时显得可怕。此刻,也许韦卿又被“好朋友”晒的幸福灼伤了。姜楠突然想到一句尖酸刻薄的话,打完后他又逐字删去了,回复了一个拥抱的表情。

韦卿是一个谜。姜楠只听出了她说普通话时的广东腔,具体地方却从没听她提起过。什么地方人重要么?姜楠并不在意,谁能说清自己是什么地方人,往上数好几辈,故乡也成了他乡。他也许只是好奇她的过去。韦卿偶然间发现了他的这种特质,挖苦说:你们这些文字工作者太贪婪了,不仅汲取自己的记忆,还妄想汲取他人的记忆,真可怕!姜楠现在回想起这句话,好像被人发现自己深藏的秘密似的。一直以来,他都在倾听别人的回忆,记录别人的故事,一层层扒开那些伤口,看着鲜红的血渗出来,一张张痛苦扭曲的脸。生活就像背后的影子,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药,冷不丁地给你一刀,暗夜里又为你默默涂药。其实五十年足够了,可是脑海中一浮现韦卿的身影,姜楠又觉得太短了。他望着衣柜里韦卿的黑色丝质镂空睡衣,充满诱惑,两人曾在这间屋子里翻滚,亲吻,尽管姜楠的手最远也只伸到那片绿洲。什么才是具有爱欲魅力的身体,韦卿身着半透明的丝滑绸裙,涂抹沁人的精油于全身肌肤,露出俊俏的乳房与微鼓的小腹,打扮成仿佛希腊神话中司性爱的女神阿芙洛狄特,乘着铺满玫瑰花瓣的大船,香风、微汗、嫩肤、玉体、媚眼、薄唇……姜楠下身不觉有些燥热。忧愁的烦恼与情欲的膨胀,好似一条咬着自己尾巴的蛇,紧箍在他身上。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青春恐婚未知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3
  • 曾嵘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曾嵘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8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曾嵘评委990积分 2017/08/31 17:20:53
    • 分享到:
  • 深圳的人,大多是无根的,如姜楠和韦卿,他们来深后就是改变了命运。深圳只需要一种精神,就是乐观。研究生姜楠失业,还顶着“活不过五十”的宿命预言,未来的人生吉凶未卜,却不失人生原则和“逻辑”,与泼辣犀利的姑娘韦卿结合,憧憬着美好的将来。作家塑造的这两个人物形象非常典型,生动传神,也极好地概括了深漂人的生活状态。
    • 梅江2017/09/01 21:31:24
    • 分享到:
  • 谢谢曾老师的精彩点评~~

    回复

  • 在现代都市中谋生存的青年情侣,不仅要面对工作上的压力,还要面对同居中的种种烦恼,进而生出对即将到来的婚姻生活的迷惘与恐惧。这篇小说讲述一对小情侣在情人节前一天的生活状态,将寻常的一天描写得巨细靡遗,探究着生活的奥义,又契合深圳独特的地理和人文环境。尽管小说尾声给了一个看似乐观的结局,但婚姻的围城依旧伫立在他们面前,前路不明生死未定,将读者抛到更深的思考里去。
    • 梅江2017/09/01 22:38:10
    • 分享到:
  • 谢谢欧阳老师的点评。

    回复

  • 抽取一天的断面,把一地鸡毛的工作、生活、恋爱等全般呈现,现实的烦忧、婚姻的恐惧、未来的焦虑,皆来纸上,倒亦足见作者编排讲述之功。诚荐之。
    • 梅江2017/09/01 22:38:30
    • 分享到:
  • 谢谢郭老师的点评与推荐

    回复

  • 这个题目让我想到曾经放弃一段恋情后,那种莫名的失落且孤独的心态,但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很独立呀,也一直享受孤独呀,怎么会这样。这篇小说告诉了我们所谓的承诺都是不可靠的,当生存面临困境,比如失业、患病时,一切所谓的爱情都是虚幻的。文中的基调一开始就预示着悲剧,我不认为结尾是暖色的,我甚至认为过了情人节,他们就会说byebye。这似乎是深圳很多情侣的最终命运,很残酷不是吗?
  • 但这就是现实。面对高房价,高消费,高房租,如果再失业或者意外,几乎是万劫不复。通过爱情或结婚改变命运?我看不那么乐观。也许享受了暂时的鱼水之欢,但未来依然是渺茫的,作者在叙事中揭示了这点。
  • 上届比赛,作者作为最小的获奖者,让我惊叹,语言功底如此之好,前途无量呀。这篇文章,依然是语言漂亮,令人羡慕不已,如果稍微提点小建议,就是情色描写稍多,削弱了厚重感,且格局稍逼仄了些。
    • 梅江2017/09/09 01:47:10
    • 分享到:
  • 谢谢飞泉大哥。你这一说,我发现我小说都有这特点。要改要改。

    回复

  • 《最后一个情人节》是什么样子?能被评委重重打欣赏的小说一定要点开读读,学习学习。当今的深圳,无论对于哪个年纪的人来说,都会有很多的压力。把深圳的钱拿到老家用压力会少,但很多人把深圳作为家乡回不去。在家乡有房也没用处。年轻人面临房价高,消费高,房租高。老年人还会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最后一个情人节他会会分手吗?结果让读者去猜想。忧愁的烦恼与情欲的膨胀紧箍在他身上,也紧箍在每个人身上。
    • 梅江2017/09/09 02:07:22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这篇小说并不成熟,还有一些不太严谨,只是想表达一下我现在正处的境地。

    回复

  • 希望总在前头,而绝望却在我的周围,这是我看此文的感觉,从描述上来说,真实得,都是悲凉的,从住处,说明深圳的高房价,失业,病痛也在袭击这个高学历的姜楠,雨水之欢得背景也是迷茫的。生活没有变好的征兆,短暂的欢愉抵挡不住无边无际的悲凉。
    • 梅江2017/09/09 02:14:08
    • 分享到:
  • 昆阳森林大哥概况得很贴切,就是这感觉。

    回复

  • 最近来访
  • 1780积分
  • 3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53925
  • 6
  • 178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