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法淡忘的往事
    零七年,在我即将出国定居的时候,我陡然发觉,自己心底里还有某种牵挂,如影相随。我决定借到深圳旅游的机会,拜访我的知己朋友房东。但当我来到黄贝岭村后,发觉当年的一切景象,已经不复存在了……
  • [12] [0]

 

当我从工友的口中得知,自己工作的电子厂,马上就要关闭的时候,这突如晴天霹雳的消息,让我诧异得差点要晕过去。我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个地处罗湖区中心的电子厂,规模不算小,设备也先进,但竟然是如此的薄命,说关就关。连给我多一点、好在深圳安顿下来的时间也那么吝惜,让工作了不到两个月的我,一下子坠落失业这个残酷的深渊!

 

我能从家乡来到深圳打工,的确是一件费尽心思才能办到的事,别人是无法理解个中况味的。虽说自己的家乡与深圳同属一个省份,路途也不遥远,但就是这么几百公里的路程,区区几十元的车费,就弄得我为路费的问题,搞得焦头烂额,心急如火。说来令人难以置信,一贫如洗的我家,那怕翻箱倒柜搜寻,然后是东凑西拼,也无法拿出这几十元车票的费用来。为理想固执的我,只好硬着头找村里的乡亲筹借,首先想到的当然是自己的近亲了,但经历过亲人几次推脱甚至是白眼的对待后,我失望心灰意冷极了,有种漂落在荒岛中孤立无援的感觉。不知为何,这事让六叔知道后,他主动找到我,慷慨地表示要将路费借给我,以解我的燃眉之急!六叔的豪爽,固然令我激动万分,兴奋异常,但我又怎么可意思接受六叔的资助呢。事实上,六叔家里的经济情况,我是再清楚不过了,和我家的生活水平不相上下,而且他已经是奔七十的人了,我又怎么能够忍心,滥用六叔多年的积蓄,那可是真正的血汗钱、棺材本啊。六叔执意要给,但我一个劲不肯接受。我的几番推辞,反倒被六叔不留情面地教训了一下,让我明白客气是虚伪,婉拒才是罪过。再讲,他又没说白给我,钱终归是要还的!当我从六叔手上接过钞票,那些从一角到一元,不等面额的皱巴巴零钞后,我激动得热血沸腾,双眼几乎要落泪了。这零零碎碎的十多元里面,分明蕴含着六叔对我的信任和希冀啊。六叔并鼓励我说:“到外面的世界去创创,拼出个人样回来!”

 

我虽然没有一一细数六叔递给我的钱,但我相信,钱的数目是绝对不会错的。在纯朴的六叔跟前,我是再也不会陪上诚信的尴尬了。我已经真切地感受到,这些钱的份量,重如千钧,绝不是简单的数字,就可以轻易度量出来的。这钱里面彰显的,分明是六叔的一片苦心和仁厚啊。我紧紧地将钱攥在手里,仿佛这钱支撑着的,是我青年梦想的全部。没有它,我寸步难行,走不出家乡的局限,走不进深圳的怀抱,也迎不来憧憬中的生活改变了。站在六叔的跟前,我突然变得不争气了,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眼里的泪在闪动。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勤的汗水,来加倍偿还六叔对我的信任和期待!六叔见了我这个模样,笑了一下说:“又不是女孩子,哭什么鼻子?”

 

就这样,我拿着六叔借给我的钱,连同自己凑齐的十多元,以拼搏的豪迈心态,买了通往深圳的客车票,豪情满怀地踏上了创荡深圳的路途!

 

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自己在电子厂工作了才两个月,就得面对失业的致命打击,我在这无情的现实挤压下,焦愁得几晚都睡不着觉。

 

每天,我从黄贝岭旧村,那间低矮的出租屋里走出来,沿着深南大道,漫无目的,到各个厂区去寻找工作机会,那落泊的孤单身影,几乎被自身的辛酸和疲惫压垮了。尽管,工厂提供的工作机会有的是,但他们真正需要的,不是年轻的女工,就是有工作经验的男工。既然我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工作机会自然就与我失之交臂,无任何联姻的可能了。再说,我没有高等学历,怀里揣着的那张高中毕业证书,在凭力气干活的工厂里,和小学水平又有什么区别!

 

那天,我一看电子厂正招聘保安员,我心里当即就乐开了怀,像这工作机会自己就要唾手可得一样。我把自己的实际情况跟招聘条件对照了一下,当即大喜过望,兴奋不已。事实上,无论自己的学历、身高、年龄,这个保安职位,显然像是为我而设,量身订造。我迫不及待走进工厂的大门,兴冲冲便要去填写申请表。谁知那个傲慢的工作人员,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说:“你这个担条一样的身材,干得了保安吗?”

 

别人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我就又一次当即败下阵来,回到失业的前瞻中。

 

这些天的晚上,我几乎都是拖着沉重的步态,忧郁的心情,垂头丧气地回到出租屋。而此刻,已经是华灯初上,自己也是饥肠辘辘了。在出租屋里,孤寂的我用保温瓶里的热开水,泡了两个即食面,趁热将面条狼吞虎咽啃下去后,然后草草洗了个澡,倒头便睡。

 

眼看着一个月过去了,我依然没有找到一份,可以用辛勤和汗水换来好日子的工作。想起家乡六叔对我的期待,我心急如焚,心情抑郁。更重要的是,交纳房租的日子已经过了几天了,让我有如坐针毡的焦急与惶恐。为此事,我还有意无意,在出租屋门前躲避过房东好几次!

 

那天在路上,我居然与房东狭路相逢,真是冤家路窄,这次非短兵相接交火不可了。在我陡然发觉房东身影的时候,我已经无法躲避,我只得硬着头,以侥幸的心态自我安慰,迎面向房东走去。房东一见是我,先是跟我打了招呼,然后问我什么时候交房租!房东果真打响了第一枪,但我居然没有还击的底气。仅用吱吱唔唔应付了事,打算蒙混过去,不料尴尬中说漏了嘴:“很快了,我正在筹措!”房东听了我的话后,反而安慰我说:“要是不方便,晚一些日子也无妨!”

 

房东这话,虽然对我来说,像吃了颗定心丸,暂时不用为这事担忧。但房租始终要交纳的,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那来钱交房租?

 

走在繁华、两边高楼林立的街上,我发觉这一切,并不给我带来多少亲切和自豪感来。相反,倒是给了我更多绵绵无尽的心酸和痛楚感,颇有点寄人篱下的酸楚况味,难道我注定要回归乡村吗?我摸摸自己的口袋,发觉里面已经所剩无几了,自己穷得连回家乡的车票也买不起!

 

我并不死心,继续在分布于罗湖区的厂区寻觅工作,当我来到,位于国贸大厦旁边的制衣厂门口时,竟然冷不丁与房东不期而遇,令我惊诧得手足无措,短时间内无法反应过来。房东一见是我,就问:“你在这里工作吗?”我知道自己无法掩饰了,再说,撒谎也不是我的偏好,我只好尴尬如实说:“我是来这里找工作的!”说了这话后,我当即在心里后悔了,这无异于告诉房东,我原来是丢了工作,才没有钱交房租。我真害怕房东,知道我的实际情况后,接着就是落井下石,将我扫地出门。

 

“找到了工作了吗?”房东居然亲切地问我,让我放松了警惕。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我帮你打探一下。不过,不知道力气活你愿不愿意干?”房东一脸认真地问我。

 

我还有选择工作的余地吗?工作不再嫌弃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果然,两天后,房东帮我找到一份在建筑工程公司的职位,这个工作不需要工作经验,简单得很,是在地下铺设深圳电话线缆的工程。我们负责开挖地沟,然后装进管道。也就是在街道上开膛破肚,装好线槽后,再将马路街道修补复原。工作虽然辛苦,但工资很高,每天有一百元的收入。而在当时,在工厂的流水线作业,一天往往不过三十元。而且公司包吃包住,每个星期还有聚餐。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期,已经是很好的工作待遇了。

 

我居住在公司免费的集体宿舍,就是在黄贝岭新村一幢三层的小洋楼里,与房东开办在岭坡路边的百货店遥望相对,不过是百米的距离。所以,出于报恩的感激,我就到房东的百货店里购买牙膏、肥皂之类的日用品,一来二往熟稔后,每当休息日,我就喜欢到房东的店里,与房东小叙拉家常。

 

三个月过后,我看自己的生活渐渐地安定了下来,心中的文学梦又不安份了。我问房东:“你们这里有书店吗?”房东告诉我,书店就在人民公园门口的对面。并给我指路说:“你沿着深南大道一直往下走,很快就可以见到新华书店了!”

 

我自然大喜过望,赶紧对房东谢个不停,兴奋得仿佛书店是免费的一般。

 

房东突然望着我说:“你喜欢看书?”我不好意思地点头算是认许。

 

“你喜欢看怎么样的书?我家里有不少的工程技术书!”房东以朋友的口吻对我说,显然是想让我学以致用。我只得如实相告,我喜欢文学书。“你想当作家是吗?”房东若有所思地说:“怪不得了,晚上我从来没看见你,到我这里来看电视了。连香港翡翠台,万人空巷的《欢乐今宵》都打动不了你。”

 

我说我不喜欢看电视,就喜欢看书!房东听后,用赞赏的语气对我说:“你是一个有理想的人。”

 

虽然我不敢自认有远大的理想,但我喜欢别人这样鞭策鼓励我。如果别人不把我喜欢看书这个怪僻,理解为现代傻子,并拿异样的眼光瞅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一年后,工程完毕,我又一次面临工作的选择。工程结束的那天,房东问我:“你还需要我给你介绍工作吗?”我用比朋友还亮丽的心情对房东说:“我想回家乡创业,像你一样做老板!”房东表示赞许,他告诉我:“任何时候,任何地方,老板一定会比打工仔赚得多,除非你失败了。”

 

房东看了我一会后,又说:“以你沉稳执着的个性,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

 

我记住了房东的赠言,然后依依不舍话别了房东,告别了深圳,和自己朝夕相处的黄贝岭村。我揣着打工赚来的两万多元,怀着无比兴奋激越的心情,回到了我的故乡,决定大显身手、大干一番。在故乡水口镇,我用报之以琼浆的豪情,偿还了六叔对我的厚爱后,再拿出所有剩余的钱作原始资本,圆了我的老板梦,开创了我的事业,成就了我以商养文的抱负。让我的文学梦,不至委屈于家庭经济的拮据而夭折。到此时,张扬在我心中的那两个梦想,已经是相得益彰,一如深爱着对方的伴侣,形影不离,比翼齐飞,真是惺惺相惜了。

 

经过五年的努力,在26岁那年,我已经在县城里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车子也如期而至,小康家园梦想成真。而在文学方面,我在报刊相继发表了小说散文,而且还得过国家、省地级的征文奖,并加入了中国散文学会。我不敢自诩,自己已经踏进了作家的行列,但别人确实是这样称呼我的,我也就不好意思拒绝了。

 

零七年,在我即将出国定居的时候,我陡然发觉,其实自己心底里还有某种牵挂,如影相随,说穿了就是一个心愿。为了圆心中的那个故人情结,我决定借到深圳旅游的机会,然后到当年的黄贝岭村去,拜访我的知己朋友房东,寻找心灵的慰藉。但当我来到黄贝岭村后,发觉当年的一切景象,已经不复存在了。昨日房子低矮的乡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脱胎换骨,繁忙的一片大都市景象,高楼林立,花树点缀,街路宽阔,不愧为园林城市。这样的变化,甚至给了我如此的意象,由村姑一跃成为都市的名媛了。物非人也非,所有的往事,我只能到记忆里寻找了。但我绝对不会自私地说,这并非我乐意见到的景观。而仅仅令我感到遗憾的是,我居然无法见到,曾经是我恩人的房东。这次与房东失之交臂,无缘再聚,令此行意义尽失,让我有怅然若失的惆怅,心里还生出“来迟了”的自责和痛惜来。

  • 标签:但时间的长度和纽约的亮度丝毫也颠覆不了我记忆的深度。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lily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吴春丽41460积分2016/11/10 09:24:28

    定基的这篇文章,在我看来,就是一篇寻亲记,寻找当年自己与深圳的情感记忆,寻找当年自己与房东的数次交集。感叹定基的运气真好,遇到了一个好房东。房东的好,在于心善,面对一个租住他房子的外地人,一是他主动地表示房租可以晚点再交,二是房东得知定基没有工作这后又主动给他介绍了一份算得上好的工作。人嘛,都有感恩之心。面对曾经给予自己提供过帮助的人,都想再当面致谢。可惜再到“黄贝岭村”时,已找不到房东了。

    分享到:吴春丽2016/11/10 09:27:58

    文章中还有一个人,也是定基的贵人。他就是定基的六叔,一位七十岁的老人。六叔得知定基去深圳还没够车费,主动借给他车费。可贵的是六叔家并不富裕,却还肯主动借钱,真是难得!

      回复
  • 分享到:lily210积分2013/09/06 10:03:28

    作者以形散神聚的笔法,通过我身边的人,以六叔和房东对我的无私帮助,来展示爱心和善心的不可小的现实意义。他们有意无意的帮助,令“我”改写了人生,从此走向理想的坦途。这样的往事,换谁也是难以遗忘的。作者以细腻的文笔,详尽的细节,来讲述一件感人的故事。语言精辟独到,文笔优美,我认为是一篇值得向大家推荐的好散文。

      回复
  • 分享到:peter710积分2013/09/10 11:24:52

    谢谢道长的鼓励,更要感谢你对我的鞭策。路还远着,吾将上下而求索!握手再谢!

      回复
  • 分享到:peter710积分2013/09/10 11:17:47

    谢谢小宇的留言,你的鼓励和祝福,让我又一次感受到来自深圳的温情!祝好!

      回复
  • 分享到:peter710积分2013/09/10 11:12:59

    感谢yinli的留言肯定。我有同感,如果社区有爱心和善心的人越多,社会就变得越和谐可爱!握手问好!

      回复
  • 分享到:peter710积分2013/09/10 11:07:36

    谢谢lily的美言和鼓励,你的评点,让我有了写下去的信心和决心了。问好朋友!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
  • 1300
  • 2
  • 7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王福日评》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