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龙塘
  • 点击:2532评论:112017/08/31 20:19

从中科数码公交站到龙塘新村租屋,走路大约抽半支烟的工夫。

租屋楼下是一条窄街,天擦黑时,道路两旁便密布各色商贩,有人卖臭豆腐,有人卖热干面,也有人就地摆个衣摊,卖十元一件的山寨阿玛尼T恤、四十元两件的廉价花格衬衣。半夜,人迹消散,硕大的灰鼠从地沟蹿出觅食,也有满身疮疤的流浪狗,趴伏暗处沉睡,而没睡的鼓着腮帮的矮脚土狗,则站在昏暗的路灯下啃食来路不明的食物,或是眼望墙角模糊的黑影,恹恹地吐舌头。

相比白天红尘滚滚的喧闹,我更钟意龙塘新村的夜晚,它幽暗、暧昧,仿若坐落村东头,霓虹灯招牌闪烁的温州松骨城。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天冷或是天热,那里总有一帮穿短衣短裤露胳膊露腿的姑娘,她们肉挨肉挤坐在略显陈旧的人造革沙发上,要么嗑洽洽五香瓜子,要么嘴里叼一支女式香烟,无光的眼神盯看泛黄墙壁张贴的年历女郎,吞云吐雾。每次我和小谢途经此地,都会默契地慢下脚步,假装漫不经心,朝店里头瞟两眼、三眼。我喜欢她们身体每个毛孔都似乎厌倦了一切,屌屌的、颓废的样子,但我没告诉小谢。

他跟我不是一路人。

小谢自称来自广西柳州,讲话却不带半点乡音。他习惯紧锁眉头,工作送快递的时候,端饭盒吃快餐的时候,手捧《读者》杂志阅读的时候,他的眉头从没舒展过。偶尔,我脑壳里会冒出一个念头,想问问他,是不是从娘肚子爬出来时,他就一直愁眉不展,仿佛全世界的人都欠他的。

我在龙塘新村快住满半年,小谢租住时间稍短,大概四个多月。小谢是我快递公司同事,也是我的合租室友。他平常爱读书。每个月月初,小谢会买两本杂志,一本是《读者》,另一本是《知音》。他一字一句认真读完的杂志,有时我上大号会顺手捡起翻一翻,里头故事五花八门,俄罗斯姑娘爱上河南男保安、网红拜金女豪门梦碎……某次,我在杂志里读到雪莱的诗——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多数人会说,冬天来了,春天就不远了。

但我不是,我感觉自己一直生活在冬天,漫长的、寒冷的冬天,看不到尽头。我跟小谢谈起“冬天”的话题,他若有所思瞅着我,很认真地说,小马,你是个悲观主义者,这样好,也不好。好的是,不抱希望,就不会失望。不好的是,人活着,总要给自己一点盼头、一点念想。你说是不是小马?

对小谢这番言辞,我能说什么呢,他对我过去的生活一无所知。

很多事,我和小谢达不成共识,唯有一点,我俩是一致的——我们都十二分讨厌夏天。在炎炎日头下送快递,热得人难受,特别是午后,感觉身体会像雪糕一样慢慢融化。尽管厌恶夏天,它还是来了。我跟小谢送完一天快递,携裹一身臭汗返回租屋,站在六楼逼仄的阳台,我俩边喝啤酒边谈论英国诗人雪莱。没有盐焗鸡爪,没有过油花生,雪莱就是我俩的下酒菜。

雪莱是个骗子。

一遍不够,我又强调一遍——雪莱是个骗子。

小谢盯着我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他说,小马,你不懂。又说,其实你不懂也正常,你才读过几本书,奥斯特洛夫斯基写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恐怕你以为是教人炼钢的科普书吧。可能是担心我下不来台,他又补充,小马,你喝多了,不能再喝了你!

确实,我不爱读书,也不认识奥斯特洛夫斯基。

念中学时,只要眼睛一碰书页密密麻麻的铅字,瞌睡虫就会爬到我身上来。那时父母远在东莞打工,一年打不了一回照面,奶奶更管不了我,白天我经常逃课四处游荡,到桌球室看镇上染黄头发的混混打台球,看手杵椿木拐棍满脸老年斑的老头在树荫下走象棋……现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我喜欢在城中村游荡,就像是一条流浪狗,从东走到西,从南走到北,再从北走到南,从西走到东,打发时间。我知道龙塘新村这片城中村,哪里有常德牛肉米粉店,哪里有沙县小吃,哪里有重庆万州烤鱼馆。还有按摩店,哪一家是正经做生意,哪一家能“打飞机”寻欢。我像熟悉身体的器官一样,熟悉那些店面在龙塘新村的位置。

除了闲荡,我会在半夜睡醒时,梦游般掀开窗帘边角,瞟一眼斜对面租屋五楼的窗口,那里有时亮着灯,能目测到灯光下静默的影子,似一棵草,纤瘦而安静。若对面没亮灯,我眼里则是一片苍茫的黑暗,但也能瞅见那道黑影。

是我想象的幻影。

我想就算世界上所有的灯都熄了,五楼的女孩在我心里,依然散发着光芒。她长得像我过去在烧腊店当送餐员时认识的一个湖南女孩,名叫——玛丽。我搞不懂世界上为什么有长得这么像的人,就像我搞不懂小谢,为何他嘴里总是不停地嚼着口香糖。

仿佛口香糖是他的鸦片。


那个女孩,我在沙县小吃店遇到过一回。她点了一笼煎饺、一盅乌鸡汤。汤盅旁摆只装满辣椒酱的瓷碟。女孩伸出竹筷,夹起煎饺,放入酱碟,裹一层酱汁。再把煎饺夹进嘴里,抿嘴嚼。女孩似只吃胡萝卜的兔子,嚼得慢条斯理。

我想象自己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拢过去,一屁股坐到女孩对面,找她搭讪,问她要手机号码。女孩爽快答应了。

我沉浸在愉快的想象中。

直到女孩离开,她的汤盅空了,她的座位也空了,我始终坐在另一张油腻的桌台,似尊雕塑,岿然不动。女孩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她穿的是一条碎花连衣裙。女孩长得不算漂亮,但也不丑。她太瘦了,像一只营养不良的驯鹿。若我成她男朋友,我要把她当宠物养,帮她长点肉。

我猜女孩应该是在罗湖区、福田区或者南山区,某个租赁高档写字楼的公司当文员。我想哪天再跟她遇上就好了,若有下一次,我一定鼓起勇气,跑去跟她要电话号码,或者加她微信,再向她表白。退一万步,实在不行,我就直接去她租屋,敲她房门,告诉她我要泡她,要把她养成一只肉嘟嘟的驯鹿……走到租屋楼下,心中那团勇气伴随迈动的步伐,泄得一干二净。我打起退堂鼓,心想就算女孩马上站我面前,我也不敢开口讲半个字,肯定早就变成一个涨红脸的哑巴。有些事,我在梦里才敢干,现实中,我不敢。

抬头,眼望六楼,租屋客厅亮着灯。我想起小谢,沮丧的心情好了不少,至少我比他要好些,小谢是个遇见蟑螂、蜈蚣都会躲路走的人。我眼里,他是个怂人,比我更怂。

回到租屋,心脏仍在不同寻常快速地跳。我突然很想说话,想跟小谢聊一聊,一人开一瓶青岛啤酒,聊一聊那个营养不良的驯鹿女孩。但目视小谢嚼口香糖,草率地扫我一眼打招呼,然后目光又转回《读者》杂志潦草的表情。我迅速斩断了跟他聊天的念头。

洗完澡,我从浴室出来,厅灯熄了。小谢已回他的卧房。房门紧闭。他闷在房间干什么,可能是继续看书,也可能是躺床榻发呆或者睡觉。我也关紧房门,将门反锁。打开墙角行李箱密码锁,拿出存钱的铁盒,我将铁盒摆床上,揭开。

盒内有一沓钱。

有时无聊,无事可干,我会数钱玩,并且故意数错,好再数一遍、两遍,借此打发时间。这次点钞,数额是四千块。我又数了一遍,不多不少,四千块。本来我已经存满五千,前段时间手机坏了,我拿出一千,买了台“小米”。奶奶一直独自生活在四川乐山老家,马上六十岁生日,我计划奶奶生日前给她寄五千块钱,让她拿这笔钱去县城医院做白内障手术。

将那叠钞票放回铁盒,码整齐。闭眼,我伸出手,拣起那叠钱。睁开眼,我又数了一遍,我很想把四十张纸数成五十张。结果,数额依然没有变化。我决定找小谢帮忙,开口找他借钱,借一千块。

敲响房门。

敲到第三下,门先是开了一条缝,一道光照我身上。他说,有事?我说,想找你借点钱。他说,多少?我说,一千,只要一千。我把奶奶患白内障,寄钱给奶奶做手术的事告诉了小谢。我没告诉他更多关于我家的事,估计他可能也不想听。然后房门打开了,室内的灯光全洒我身上。他说,没问题。他从折叠的黑色钱包数了一千给我,他的钱包立马瘪了。

我没料到,找小谢借钱如此顺利,之前想好的一大堆恭维、讨好的话没讲出口,钱就到手了。第二天,我揣着五千块钱跑了趟邮局,填好汇款单,我仔细地核对,默念一遍地址,确认没有错,才小心翼翼签名字,把手术费汇给远在乐山的奶奶。

走出邮局大门,小谢递钱给我时讲的那句话反复在我耳畔回响——小马,没想到你还是个孝子。


天气愈来愈热。

我希望这个漫长的夏天快点过去,可越是盼着时间快点走,时间走得越慢。度日如年。我想若是能从远方刮来一场台风就好了,将深圳的酷暑赶走。台风却迟迟不来。

租屋没装空调,只有两台卧式电风扇,我和小谢房间各一台。电风扇是我俩寻到二手家具店淘来的。启动电源开关,塑胶扇片便呼呼转动,像是肥胖症患者沉睡后,发出的巨大鼾声。

半夜,我被热醒,身上糊一层黏稠的汗液。起身,我掀起窗帘,对面五楼女孩的窗口一片漆黑。我脑壳突然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若我跟孙悟空一样会七十二变就好了,我愿意变成一台电风扇,守候女孩身旁,天长地久地帮她吹凉风。

一想到女孩,加上电风扇扇片搅出聒噪的声音,我越发感到气闷,热,皮肤像燃起烈火,心里也似有团火在燃烧。我从阳台取下毛巾,打了盆凉水,将毛巾浸湿揩热汗,再把双脚泡冷水里。身上的温度总算降下来、燃烧的火总算灭了。

小谢卧房传来响动。

我猜他可能也被热醒了。随后他携带一身热气,从卧房走出来。那个夜晚,我终于跟小谢谈起对面租屋五楼的驯鹿女孩。我说,要是我能变成电风扇该多好,可以帮女孩吹风。小谢说,小马,变成空调岂不更好,更制冷。我说,如果是电风扇,肯定摆的位置离女孩更近,我能闻到女孩身上的肉香。小谢说,肉香,是汗臭吧。我很想告诉小谢他这个人除了爱读书,没一点情趣,最后看在他借过我一千块钱的份上,我忍住没说,没打击他。

聊完女孩,喉咙发痒,我伸出舌头,添了两下干燥的嘴唇。我说,小谢,之前我们应该添台冰箱,那样的话,咱俩现在就可以边喝冰镇啤酒边聊天。说完我感到喉咙更痒了,一阵发干。小谢走到阳台,往楼下望,他说,下面黑灯瞎火,便利店都关门了。

返回客厅,小谢说,小马,想喝冰镇啤酒,是么?

我说,真热,这是我长到二十岁,过得最热的一个夏天。不过,我马上就要过二十一岁生日。

小谢说,以前我读过一本书,有一家人没饭吃,肚子饿得慌,书里的男人告诉他家人,他可以用嘴巴帮他们煮饭,帮他们炒菜,还专门煲了一锅猪蹄花生汤。书的名字我忘了,但我记得用嘴巴做饭这件事。

我说,这不就是做白日梦么,有意思,跟我想变成电风扇一样。

又说,小谢,想干嘛你?

小谢说,你说呢小马!

我说,来一瓶冻的,青岛还是金威?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城中村的光芒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故里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21
  • 张尔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3
  • 张尔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2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1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钟鸣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张尔评委430积分 2017/09/03 00:59:10
    • 分享到:
  • 本文将故事玄机暗藏于日常细节,看似铺设平淡无奇,实则叙述老沉有加,笔锋稳健扎实,符合一个优质短篇的精妙布局,直至通读全篇,结局已尽,仍山水不显,声色不露,技艺与功力足见一斑。
  • 谢张尔兄点评

    回复

  • 租住在龙塘新村的快递员小马和小谢,是两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青年。故事在漫不经心中开始,小马暗恋着瘦弱的女孩玛丽。幻想产生着幻象,龙塘的夜晚恍惚迷离,一切都在真实与虚幻之间飘荡。因为被人误解有口臭,小谢杀了人,每晚做噩梦。而小马极有可能是惟一的目击者,因此小谢才寻他而来,和他成为同事与合租伙伴……小说写得不露声色,不但将线索藏在最易被疏忽的细节里,口香糖、酒量、杨桃,而且还以虚笔再将其掩盖、绕开、制
  • 造理解路径的迷踪,作者像一个老谋深算的猎人,讲起故事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能把短篇小说驾驭得纯熟精悍,可见作者深厚的写作功底,好小说不一定布满矛盾冲突才好读好看,写得轻盈是更高一层境界。
  • 多谢铁军兄

    回复

  • 这篇小说篇幅不长,可内容丰富,暗恋一个风尘女子的小马身世凄惨而善良孝顺;怕蟑螂的小谢原来是个杀人犯。他们同居一室,一开始小马对小谢并不了解。随着情节的展开,一种无声的惊心动魄朴面而来。几个人物的内在关联不经意间就融到故事里了。小说构思精巧,行文娴熟老道,能感觉到作者特别扎实的文学功底。
  • 谢谢唐兄

    回复

  • 都写杀人犯,余老师写得更加从容,不动声色地娓娓道来,显示了深厚的写作功底,佩服之极。小谢最终没有对我下手,还豪爽地给我1000元,都是因为他看我孝顺,对奶奶好。最精彩的是数钱的地方,怎样把4000数成5000,孝子的拳拳之心充分彰显。其实生活永远丰富多彩,好的作品因为表现生活,也自然显得丰富多彩。
  • 回复
    • 张夏10330积分 2017/09/04 10:24:00
    • 分享到:
  • 这小说很好读。
  • 回复
  • 毫不费力读完了短小说,合租者小谢胆小,怕虫子,确是杀人犯,我与小谢在茫茫黑夜里从开始用嘴说美食说到嘴干痒到向来两后在出租屋里喝6瓶啤酒.我是小谢杀人的目极证人,小谢虽杀人但还会把仅有一千块给我给奶奶治病,因此小谢看我有孝心并没对我下手,也体现善的一面。小说描写心理细致,两男人借酒力把积压心中的家事全倒出来。借酒浇愁,度过长夜。作者在邻家是新面孔,写作功底很好,还是四川老乡吧?问候老乡好。
  • 问好,谢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290积分
  • 2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8100
  • 1
  • 29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