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抛物线
  • 点击:1706评论:72017/09/05 09:52

捏着被汗涔得湿滑的手机,方易横了横心,将那串发烫的电话号码的最后一位按了下去,一股血随即涌上了脸。“嘟……嘟……”手机传出的忙音穿过耳廓,一声高过一声,顺着血液流淌的方向,直逼他狂跳的心脏。仅几秒钟的功夫,他的耳廓就变得红紫,嘴唇却苍白起来。要知道:电话那头,连着的是素素啊!尽管十年过去了,尽管在女人眼里:自己已经是个局外人了。可是,他依旧像个初恋的少年般期待她的声音,似乎不相信自己已经和她连上了一丝关系,一丝很细微很脆弱的关系。而这层关系,靠着的仅是一根看不见的电话线。

十八年前的一个午后,在阳光遍洒黄岛一中的校园里,女孩不经意的一次回眸注定了他对她八年的苦恋。为了让素素成为自己的女朋友,他写了告白血书,和隔壁男孩大打出手,而且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还和她考取了同一所大学。然而,这个故事的结局,和任何一场初恋大致相同。大学毕业后,两人还是天各一方。但方易曾承诺,十年后的夏天,要再见到她。无论对方变成什么样子,都要见一面,只要一面就好。十年,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他有足够的时间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成功人士:成熟、富有、睿智、地位显赫……最重要的是:要把她的心再度抢回来。可是,他忽略了一点:十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又似乎太长了。长得足以完成女人全部的人生大事,比如成家立业,比如结婚生子。

当方易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晚了。生活不知何时起,突然像多米诺骨牌般,一桩接着一桩地向他倒塌下来。每一桩关于素素的事儿都砸得他透不过气来,她结婚了,她有了女儿……铁一般的事实将他一步步从素素的世界里推开,越推越远,不知不觉,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不管怎样,我要见见她。”方易心里咬噬着一股欲望,这欲望烧得他寝食难安。是的,他必须要见一见她。至于见到她,要做什么他也不清楚。他只是觉得:凭借自己大学教授的名头和依旧魅力十足的外型,素素不能再小看自己了,她应该为自己当年的选择而后悔。

“我是方易,听说你回来了。”他故意说得漫不经心,手却哆嗦起来。

“哦,好久不见。”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不出激动。

“嗯。有空吗?出来坐坐,老地方:肯亚咖啡。”

“……”对方似乎在迟疑。

“噢!对了,我说的是明天,不是今天。”方易骄傲的自尊心忽然颤抖起来。

“明天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吧!下午两点。”男人的手心冒出汗来,他用力攥了攥手机,重复了一遍,“肯亚咖啡。”

对方停了半响,才说:“好吧。”

电话这头的人屏着气,直到女人吭气。

“在隆祺嘉园门口,对吗?那个咖啡馆还在?”女人接着问。

“在,一直都在。”方易的眼睛亮了一下,心底涌上了一丝温暖。她还记得,至少,她还记得。

“嗯!好,那就明天下午两点见吧!”

“好。”

“嗯。”

电话随即挂断了,男人握着渐渐凉了的手机,半天才回过神来。

这一夜,难眠。方易睁着发亮的眼睛,在宽大的床上翻来又覆去。柔软轻薄的丝绵被像女人光滑的身体,缠绕在他身上,让他产生一些酥痒的错觉,好像素素轻轻趴在他的背上,又像是其他女人娇嗔地伏在他的胸口。天快亮的时候,他才一头栽进混沌的怪梦里,睡了下去。再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太阳老高了,透过窗帘的缝隙斜射进来,长长直直的光像整齐的射线,摆成一排,将眼前的屋顶和墙壁切割出不同明暗的几何图形来。像记忆的碎片,也像他成长的板块,一格一格地,跳到自己眼前。

时间尚早,方易在被窝里懒懒地盘算了一下。可再闭上眼,素素精致的面庞却影影绰绰地浮现出来,他一个激灵,爬了起来。

浴室里,一阵响亮的水花声过后,他已经神清气爽地站在镜子前了。赤身裸体的他看了看自己腹部清晰的人鱼线,还有不少女人赞美过的臀部和结实的胸肌、宽大的肩膀和茂盛的毛发,神情禁不住有些恍惚。素素曾经看过这样的自己吗?她似乎从不留意这些。她留意的,不过是自己一穷二白的身世、前途渺茫的未来,还有那些袒护尊严的谎言和掩饰无知的恭维,当然,还有自己永远改变不了的身高。一米七的个头,站在素素身边,简直糟糕透了……一不留神,他又想起素素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那时的自己,不仅自卑,而且懦弱,他禁不住深深叹了口气,可怜起自己来。

不过,听说素素的丈夫还不到一米七,这又是为什么呢?方易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愤怒和醋意。也许那男人有钱有势吧,又或是才高八斗?怎么就把自己给比下去了呢?凭借现在的经验,当年的自己对素素算是好得不能再好了,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飞了。可是,不还是说飞就飞了……想着想着,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皱,禁不住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今天,就要见到她了,今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十年的较量总该有个结果。”想着想着,他咬了咬嘴唇,又认真看了看镜子里健硕的自己,使劲挺了挺腰身,才小心翼翼将早已熨烫好的衣服穿戴整齐。白色T恤、松软的深蓝休闲裤,一套舒适的打扮,很快便扫去了他眼中的阴霾。他从头到脚扫了扫镜子中的自己,满意地扬起微笑来。

不过,昨天糟糕的睡眠还是让胡子冒出来不少,下巴和鬓角都青黑了,他摸了一把粗糙的脸,伸手去拿剃刀。可就在凑近镜子时,他突然发现了几根刺眼的白发,在浓密的黑发中若隐若现。他即刻瞪圆了眼睛,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拔掉了一根,禁不住疼得咧了咧嘴。

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他还记得那天的阳光,她就那么仰着脸,一头乌黑的长发一丝不乱地扎成马尾,细细绒绒的汗毛在阳光下闪着亮亮的光,眼睛清澈地打量着自己:“我最喜欢你穿白色T恤啦!好清纯好帅气!”她的声音像叮咚的泉水,撅起的小嘴总让他忍不住想低头含住。

盯着镜子中刺眼的白,他不敢想下去了,她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吗?她还喜欢自己穿白色T恤吗?

正午的阳光倾泻,将客厅的落地窗帘照成了透明。深咖色的软皮沙发围拢着一股西部牛仔的味道,每个房间都透着单身狗的小资情调。按下音响开关,伦纳德·科恩浑厚深沉的嗓音便在宽敞的房间中响起,“我重又收拾起了自己,我又回到滚滚红尘之中……”方易一边哼着熟悉的旋律,一边踱步走向厨房。他就要见到素素了,就要了结这十年的夙愿了。他忍不住一阵又一阵心慌。但他不停告诫自己:务必要保持镇定,不能让她看出自己的迫不及待,更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度日如年。是的,自己不是这样的。方易不断地暗示自己,一切都很好。自己已经拥有了别人羡慕的一切,除了一个女主人。

说不出为什么,他一点儿也不饿,浑身充满了怪诞的力量。站在冰箱前,看着各种各样的速食,他一点胃口也没有。可作为一个理科生,理智告诉他:必须补充些能量给自己。也许,见到素素,他还有别的事儿要做。他嘴角扬起笑来,胡思乱想着给自己煮了个鸡蛋,泡了一包牛奶麦片,坐在餐桌前,便发起呆来。

倘若素素没有走,也许,对面的椅子就不会空着了……“你凭什么娶我?你连个家都没有。”素素毕业前的那句话,依旧在耳边:“我爸爸不会同意的。我要去深圳了,协议已经签好了。”方易喝了一口发烫的麦片粥,嘴角有些疼,思绪却飞出了老远。

那年夏天比任何一个夏天都聒噪,西安古城里所有的蝉声仿佛一起轰鸣。素素裹着一件纯白的连衣裙,单薄纤细的身体有些颤抖,倔强的神情凝固在脸上,仔细看过去有浅浅的泪痕,似乎挂着忧伤和不安。她朱唇轻启:“结局已定,你要保重。”让方易打了个哆嗦。看着女孩也许是为了自己而生出的愁容,他吐出了自己一辈子最后悔的一句话:“我不为难你,我放你走。”

窗外,一声清脆的蝉鸣,拖着长腔从一棵树飞过向另一棵树。方易忽地回过神来,握着勺子的手竟然麻了。他看了一眼表,时针已经指向一点了。他迅速站起身来,匆忙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又认真清点好车钥匙、钱包和手机,才蹬上早已准备好的鞋出了门。今天,不能落下任何细节,不能出一点差错,甚至不能有任何不完美的地方。方易对自己说:绝不允许!

奔驰GLK是他去年刚买的一款车,选择白色其实也是因为素素。为了十年后的今天,配素素喜欢的白色T恤……方易甩不掉的记忆里,都是她。

肯亚咖啡馆并不起眼,生意也总是清淡。门口种着两排常绿吊兰和绿萝,依次摆在木质的阶梯花架上,高低错落着,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错觉。咖啡色的砖墙外伸出一排长方形的棕色布帘,将阳光剪成曲线,投射在青色的地砖上,勾勒出波浪般的影子,将炙热的太阳挡在门外。还没到门口,远远便能听到一首老歌——卡萨布兰卡,正悠悠地响着。    

这些年,每当百无聊赖,方易总会来这里坐坐。当年,这个咖啡馆是他和素素相恋时最奢侈的享受。两杯饮品、一碟小食便会花掉他半个月的粮饷。但那时的他,是多么喜欢看素素欢喜的模样啊。坐在小资满满的松软沙发上,玉手轻点银色的咖啡杯,玉齿轻咬精致的甜点,一切都和她的美丽如此契合。尽管自己后半月将艰难度日,也许还会透支下个月的粮饷,都不重要了。就算上刀山下火海,都是值得的……时隔多年,每当他独坐一角,回忆起这样的画面,总会点上一支雪茄。很少抽烟的他,一不小心就会呛出眼泪来。而那杯不加糖的肯亚,也会让五脏六腑都渗出忧伤来。

门上铃铛一响,清凉的空气和咖啡的醇香扑面而来,方易推门而入。

“您好!”咖啡馆的女孩殷勤又礼貌。

方易客套地点了一下头,并不吭声,信步走向二楼。女孩紧随其后,一边走一边问:“先生,有订位吗?”

“现在订,可以吗?”方易走到二楼,回过头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笑了。

女孩也立刻笑了起来:“当然可以,您是熟客了。”

方易也不接她的话,只环视了一眼,就指向桌子上放着一束紫色薰衣草的粗黑藤蔓编成的双人桌椅,说:“这个靠窗位,行吗?”

“好的,两个人吗?”

“嗯。”男人眼里闪过一丝细微的慌张。

女孩下楼了,方易走向订好的位子,坐了下来。隔窗望去,外面白花花一片,日头热辣辣投向地面,将所有物象都剪成模模糊糊的黑白两色。只有大片的梧桐还顶着烈日,将自己背向太阳的叶面笼成墨绿色,投射到地面上,形成稀奇古怪的图案。路上的行人零零星星地走着,走到树下会放慢些脚步,一出阴凉地儿,就逃也似地走向另一棵树,脸上带着看不清楚的表情。

远处,高低起伏的楼宇毫无规律地错落分布着,总有几扇窗户反射出太阳的光芒,看得人刺眼又心慌。方易的眼睛也像这四散的光,毫无目的地游走,看得眼花了才收回来。和室内的昏暗一碰,眼前立刻一阵黑。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背弃、重逢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7000,共计37000
  • 2017-09-11
  • 故里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06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6
  • 瓜子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9-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抛物线是什么,从低点到高点再下坠的对称解析几何里的线条,刚好有左右之分,看似镜像重合,却完全是两个走向,两个不同的归宿和结局,没有交点,就像方易和素素,十年恍如一梦,却物是人非。此情可待成追忆,真的只剩下追忆了,这是情感中最让人抓狂的地方,不容你去哪怕重温旧梦一刻,因为终究会让人后悔。港囧里的徐峥去见初恋情人,结局就是如此,故事里的主人公亦是如此。让人感慨和唏嘘。
  • 我不喜欢方易这类一心想通过翻身像初恋炫耀的男人,这是内心极度自卑的表现,因此他放不下,直到看到对方糟糕,才感到平衡。而素素显然是有点念想的,结果也是碰了一鼻子灰,这种感觉非常糟糕
  • 结局自然是抛物线的两端,天涯各自飞,再无牵挂。丽娜看来是情感高手,如此细腻的文字和流畅的语感,把一个庸常的情感故事写得这么令人怅惘,而且字里行间有着舒缓有致的节奏,不至于让人看了劳累,反而觉得意犹未尽
    • 黑雪2017/09/06 09:52:16
    • 分享到:
  • 感谢江飞泉细致而深刻的评价,果然是评论界的高手。从文字到内涵,看得透彻。第一次尝试这样的书写方式,而后看到北岛的《波动》,竟然不谋而合……有时,创作就是这样,像张爱玲文中的那句:“原来,你也在这里。”

    回复

  • 作者从两个不同性别的角度去描述同一件事情,也让我们看到了男人和女人在一件事情上不一样的处理方式。如果说男人对初恋是爱与自卑,那么十年来的风流情史就是懦弱和无耻;同理,如果说女人对初恋是爱和无奈,那么十年来结婚生子的演变就是胆怯和幽怨。爱情与婚姻的原来隔着一层薄纱,而双方都不愿意妥协,最后成了墙。
    • 黑雪2017/09/22 16:28:28
    • 分享到:
  • 喔!很酷的解读,完全应和了我书写这篇小文的目的和情绪。婚姻和爱情,在男人和女人的世界里,根本不是一回事。有些爱情,就像抛物线一样,根本不能进行到底。

    回复

    • 黑雪1420积分 2017/09/08 11:00:59
    • 分享到:
  • 感谢各位大咖对小文的肯定,在下一一谢过。小文的故事很简单,取自真实的生活。所以,叙述起来并没费力。唯一有些艰难的是:我想尝试用一种新的叙述方式来表达。即在同一个故事里,写出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同样的对白、同样的光线、同样的行为举止,在男人和女人的世界里,产生完全不同的心理变化。为达到相互吻合、不露破绽的戏剧效果,行文难免有些不够流畅的地方,过渡也稍显生硬。权当是一种尝试吧,感谢各位的宽容和支持!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420积分
  • 3星
  • 2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80446
  • 10
  • 142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