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眼泪什么样子
  • 点击:3517评论:32017/09/05 17:06

12岁的时候,王子烨会跳芭蕾舞,会游泳,是六年级十三个班的唯一一名女班长,还代表全校学生在毕业典礼上做了演讲。18岁的时候,她学会了吹口风琴和拉大提琴,会做简单图案的剪纸,还跟着妈妈上过八个课时的烘培课。23岁的时候,拿到了文学学士学位,在其他同学忙着找实习单位的时候,她背起背包,开始游历祖国的大西北,她沿途去了甘肃临夏、敦煌、青海德令哈、新疆库尔勒等地方。在寄回来的照片里,她穿着橙色的冲锋衣,在高原的阳光下笑容灿烂,她晒得黝黑,混在当地的人群中分不出来。旅游回来后,她进了一家科技公司,开始穿起烫得笔直的职业套装,在人事管理部从事管理工作。人事部里的同事往往给人的印象是冷冰冰的,喜怒不形于色,她不一样,她亲切热情,在新人的求职咨询中,为了打消对方的各种顾虑,她甚至会主动谈起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有人说,正是她经历丰富,所以她对别人十分友爱,但是她说,她的热忱来自母亲的遗传和悉心教诲。总的说起来,公司有不少人都喜欢她,不管新同事还是旧同事,他们都称赞她的这种好相处。

同事们好奇她的男友该会是什么样,后来知道他是她的青梅竹马,他叫陈东东。作为初三的转校生,同学们对他抱有各种猜想,他肤质很白,有挺立的鼻梁,深邃的眼窝,尽管他很少说话,但很快大家都知道了他转过几所学校,见多识广。毕业后他和王子烨读了同一所高中,高一上完半学期,他站在月季树旁,用颤抖的声音向她告白,王子烨看着满树绽放的玫红花朵,又看着他快呼吸不过来的不安模样,她笑了笑,点头答应了他。他们报了同一所大学,大二开始,他们在校外同居,直到大学毕业。陈东东在城北的一家物流公司做起仓储管理的工作,而王子烨的公司在城南,他们商量了一个星期,决定先分开住。白谚佳是他们共同的同学,初中高中都在一起,她又是王子烨最好的朋友,她见证了他们两人的恋爱史。

在咖啡厅里,王子烨要了一杯曼特宁咖啡和一小块抹茶戚风蛋糕,白谚佳点了一杯丝袜奶茶。窗外明亮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落下来,在她们中间的长桌留下大块光影。春末的空气是最好闻的,白谚佳想着,明朗,这个词用来形容这时候的晴天,是最恰当不过的。

今年是认识王子烨的第八年,白谚佳算着,如今她们都变成了成年人。虽然从以前的照片上来看,两人的模样已经改变很多,可她觉得王子烨还是当初的那个样子,她相信王子烨看她也是这样。王子烨从小就长得很美,瓜子脸,高鼻梁,如今化了妆后会给人一种冷艳感,其实王子烨是个蛮热心的人,她总会考虑到不让每一个人受冷落。白谚佳剪了齐刘海,看起来很随和,好相处,经常咧着嘴笑着,可她知道自己怕跟陌生人打交道,在街上她怕遇到问路的,在教室里她不喜欢跟不熟悉的同学坐同桌,在很多场合都会过分的拘谨,这时常让她产生挫败感。

“你们大学的时候就说结婚,一直没成,现在准备什么结啊?”白谚佳问道。

“结婚可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呢,”王子烨说着,用勺子叉下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

“这怎么说?”

“我原先想呀,就是办一个婚礼,穿一下婚纱,这样就婚结了。”

“结婚不就是这些吗?”

“婚礼简直就是一项浩瀚的工程,”王子烨摇着头笑着,望着白谚佳,“我表姐上个月结的,我去帮了点忙,也说顺便学点经验,看他们弄的呀,光筹备婚礼,就花了一个月。你不知道有多繁琐,最开始吧,男方要按照习俗给娘家的亲戚们都送上一份伴手礼,接着要送请柬,找婚车,定婚礼样式,夜场还是白场,还有定敬酒服,彩排婚礼,帮主婚人定证婚词,要选的东西几百样,大到选哪个酒店,定哪个日子,小到喜糖的牌子,婚纱的造型,婚车接送的路线。反正大大小小各种事情,忙都忙不过来。”

“听你说起来,那倒真是要费些功夫。”

“说是有双方家长帮忙,要是双方家长都心向一处,相互照应倒还好说,就怕各有各的主张,又不体谅对方,那可更难办。”

“那就把证扯了,不办婚礼不就省事了吧。”

“那可不成,往年里家长们参加别人的婚礼,给了不少份子钱,不就想等到自家儿女结婚给收回来吗。再说了,也想把婚礼办得风风光光,别人看着也有面子。还有啊,现在的婚庆店可会做促销活动了,我原本以为要婚纱都要自己买的,后来发现,现在订的婚庆套餐就有送,我看上了一件蓬蓬裙的,还有一件鱼尾的,手里摸着婚纱上的白色镂空花纹,心痒痒的。头两天,我上次跟姑姑逛精品店,我看上了一套骨瓷白碗碟,她说我结婚她就买来送我。看来,结婚还是会带来些惊喜的。”

白谚佳听着她说的这些,又看了看窗外,高大的泡桐树枝桠分向四周,在绿叶丛中,一些淡紫色的花开了。王子烨凝视着杯底。

“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好像昨天我们还在校园里玩跳房子呢,”王子烨说。

“在旁人看起来,就算你们在大学就把婚结了,也没人觉得奇怪。难道你还有什么遗憾啊!”

“说起遗憾,倒也有啊,我还没去过德国呢,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就对这个国家着迷,我不止一次梦见波德平原,阿尔卑斯山脉,莱茵河河畔,有次我还梦见了跟一位不来梅的天主教教徒结了婚,他是克莱斯勒公司的职员,我们生的女儿金发碧眼,有高高的颧骨,当我们全家人走进科隆大教堂时,正好响起巴赫的弥撒曲,”王子烨拨弄下勺子,又侧身望着远处,眼神放空着。

“你跟陈东东说起过这个梦吗?”

“说过,丝毫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王子烨顿了一下,像在思索着什么。她的咖啡杯口上有浅浅的印渍,她接着说道,“我有跟你讲过大学的时候,我跟陈东东差点分手的事情吗?”

“有过这样的时候吗,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白谚佳说。

“那时候刚刚同居在一起啊,发现他生活上的毛病一大堆,我们的作息时间也不一致,他不会做饭,又说梦话,看电视从来不知道关,做点家务叫他帮忙他时常不理,又极其不喜欢出门,那时候刚住了一段时间,我整个人都吓了一跳,根本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

白谚佳想起王子烨是说过这件事情的,当时自己是在外省读大学,她有过模糊印象,只不过从来不知道当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她想起王子烨第一次跟她说起陈东东告白的场景;又想起高二那年,学校的海棠花快要落尽了,到处散落着白色叶片和花蕊。她们坐在操场边的阶梯上,课间操刚刚结束,穿着蓝白校服的同学们四散而去,那时候王子烨用一种充满幸福的口吻叙说,她的声音很响,似乎不怕别人会偷听到。她说起她从上周开始,才真正爱上了陈东东,这是她第一次全身心地爱上了。他对她非常重要,他完全占据自己的内心,她说,每一天都太短暂了,他们恨不得可以不要上课,时时四目相对。白谚佳在旁边听着,心想恋爱真是一件让人期待的事情,可能最好的青春也不过如此吧。

白谚佳还没谈过恋爱,她知道自己身上有种笨拙的可爱,这对男生毫无吸引力。不少人把她当成王子烨的陪衬,起初她不高兴,后来她觉得没必要在乎别人的眼光,为取悦别人而活,是件很累的事情。

她有暗恋的对象,她在上一家公司实习的时候,喜欢上了师兄苏芒,王子烨也知道。他们认识了差不多一年,他们的关系时冷时热,说是暧昧也算不上。白谚佳一度以为苏芒对她完全没有好感,可苏芒知道她的心思后,会主动送些小礼物给她,让她欢喜。她知道他工作很忙,又在备考一级建筑师证,只要他肯赴约出来吃饭,都能让她高兴好上好一会儿。

王子烨总会带着开玩笑的口吻说,快去追,你主动点没什么。她还会带着玩笑似的口吻说,等你追上了,你会变的,变得不再喜欢他了。

她见过苏芒,她当时还在白谚佳耳边轻声说,我见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你会喜欢的那种男生。

周末,白谚佳约了苏芒。在一家西餐厅,她预先为他占了位置,店里放着轻音乐,时而欢快,时而哀伤。他拎着电脑包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微笑,她也跟着笑了。他送给她一盒外国品牌的维生素B,她谈不上有多喜欢,他送的礼物很少能送到点子上,但是只要是他送的,她都高兴。

他们聊着最新的新闻事件,那些话题让人能很快投入其中,也随时可以打断——叫服务员加水的时候中断谈论,也不会尴尬。

话题像过山车一样,时而抛高,时而落低。白谚佳想从苏芒眼中看见自己的样子,在上洗手间的间隙,她反复确认过自己的妆容。桌上的手机响了,白谚佳接起电话,王子烨问她在哪儿,话筒里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焦躁。她知道王子烨肯定有些状况,有话要急着对她说,她说了地点,说可以马上过来。

等到装满火龙果、猕猴桃、小番茄、香蕉片的水果拼盘端上桌的时候,她看到王子烨迈着大步走到了门口,她向王子烨挥了挥手,好让她看到自己的位置。或许是王子烨发现苏芒也在,她看起来很镇定,并没有不安。她靠着白谚佳坐着,加入他们的话题,还时不时给他们两人的餐盘里夹上几块火龙果。或许是这一举动,让苏芒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生,更应该担负起照顾两个女生的责任,他也给大家夹水果,递餐纸。这样看起来,白谚佳倒像是被他们俩呵护的对象。

等苏芒走后,王子烨脸上立马堆出愁容,说起她跟陈东东吵架的事情,她不顾他的反对,换了工作,去了一家专刊做采访记者。这也让白谚佳意想不到,虽然她知道王子烨很果敢,做事雷厉风行,但没想到她会进入到新闻行业,一切完全毫无预兆。当然,王子烨并不想跟她谈为什么换工作的事情。

“那个人变得我一点都不认识了,”王子烨低垂着头,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风衣,现在她的疲态才显露出来,她胸前的长发被拨弄得有些散乱,她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像是过度的劳作让她浑身乏力,她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他在逃避,他开始一整天都不说话,我追问他的时候,他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天!我做了什么。我不知道他何时变得如此矫揉造作的,他那个样子,要把我描述成一个罪人,我做了什么呀,怪我没跟他商量吗?商量有用吗?我看着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在垃圾桶边上剪指甲,在阳台上浇花。我觉得自己处在一种巨大的荒谬感当中,我突然觉得为什么我选择的人是他,他为什么会在我的生活中,或者说,他为何变得如此陌生。”她摊着手,把面前的杯子往前推了推,“不,我说的不仅仅是毫无理由指责我的这件事情,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件事情催生了我的想象,我感到不可思议,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样子了。可他说的什么,他说的是我变了,可笑吧!我感到难过,我和他还要在假装继续生活着下去,当我想到这些时,我处在震惊当中,想到我们还要保持着那种虚伪的相处方式,这让我窒息。”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情爱、都市、两性、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6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9-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3秀才2017/09/06 09:06:37
    • 分享到:
  • 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你的眼泪就是什么样子,喜欢文中的“王子烨”她是一个知道自己追求的人,敢于改变,积极向上。而真实的她呢?或许是另一番模样。“白谚佳”是个随性的人,有种随遇而安,随波逐流的颓废感。性格迥异的人放在一起,生活会显得充满戏剧感,更有故事性。不过建议把“王子烨”和“白谚佳”的故事分段讲述,现在的排版方式阅读起来有点费解。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09/08 07:46:30
    • 分享到:
  • 在为人处世上,王子烨显得过于强势;在情感生活上,王子烨绝对算得上是一位“老司机”!这样的女强人不仅不会让好友白谚佳看到她的眼泪是什么样子,只会使后者深入骨髓的知晓“防火防盗防闺蜜”是怎么回事。文章以很狗血的悬念让读者在哈哈大笑后,突然觉得现实中好像还真的有这样的人或事存在或发生过。
  • 元罗点评很有规律——每天写两评。按这排期,啥时候才能来给我写一评,看样子要等上好久好久哦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8600
  • 3
  • 43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