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号车厢
  • 点击:3527评论:132017/09/11 11:05

我肩背手里空无一物,不用进行安检。几个环卫人员不停地洒水拖地,拖把来回推着夜晚泥土的气息。初夏了,这个热带城市早已燠热不已,周围蒸腾着让人窒息的热风。

“开往重庆的车快到了,请上车的乘客检查好行李,做好上车的准备。”站台边响了两遍提醒乘客做好上车准备的播音。

一声长长的汽笛,铁轨下窜出一股白色的烟气,伴随着哧哧的响声,一列绿皮火车缓缓停了下来。一阵热风迎面扑来,空气中摄进一丝淡淡的香,刚才跟在我身后进来的那位年轻女子,二十出头的样子吧,这时与我并列站在站台上。

一弯苍白的、汗涔涔的上弦月挂在站台的铁皮上,它的周边一颗星也没有。

我使劲地挤着手心,六号车厢车门一开,我快步走了上去,车门口一个年龄大概三十岁的检票人员,走在我前面的那位挑担的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刚接过检查后的票,我赶紧把票递到检票人员手里,他看也不看就用一个小钳子在车票的左下角咬了一口,我接过票,头也不抬地上了阶梯。

“先等等,先等等,让下车的乘客下去再上来。谢谢合作。先等等。”这时一位穿制服的微胖的中年妇女扯着嗓子说。不过我已经抢先上来了。

车厢内人还很少,像蛋糕上的葡萄粒。我随便就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几个小时都不曾合闭的眼皮这时像谢幕一般,缓缓合上了。

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会坐上开往重庆的火车。要是他们跟踪我,也只知道我买的是八点零五分的开往成都的票。这里开往重庆的车一天有两趟。

火车缓缓开动了。

一阵刺鼻的油烟味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中。

“请让一下好吗?”一个甜美的声音。“请让一下好吗?”

我分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薄荷香,立即认出她是刚才在站台上与我并立的年轻女子。她的再度出现,宛若一轮初升的圆月,光洁而有色。

黄色的上弦月这时就夹在玻璃窗顶端的隙缝里。

“请让一下好吗?”她看着我说。

“……”我把横放出去的右腿往里收到与座位齐平。

她低头过去了,在我前面的第二个座位坐了下来。我重新眯上了眼。

这时,我才嗅出凉味的晚风从下窗口灌进来,顿时神清气爽,连疲劳也是甜美的。然又有一丝难以言说的悲哀,这是自我被捕入狱半年来的最美享受。哪怕他们现在上车把我逮捕,我也无怨无悔了。火车一声汽笛,我侧脸朝黄晕的、毫无生命气息的车门方向偏了一下。

可他们如何能猜到我在开往重庆的车上呢。我直了直腰,火车踉跄一下,我的头向前一瞌。

窗外是稍纵即逝的夜景,夜空零落的几颗孤星,站台上那弯上弦月如今在窗顶跟着火车走。火车咣当咣当地重复着,偶尔一阵刺鼻的烟味携晚风灌入,呛得我措手不及。但我丝毫没有拉下窗户的念头,只有窗外晚风吹到我脸上,我才确信自己不是在梦游。若不是火车在飞速的行走,我真有从窗口跳下去的冲动。

我把嘴凑近窗口,朝外面吐了一口痰。痰在空中飞了足足一秒,才打在我后面的窗口玻璃上,叭的一声。

夏天来了,要是小时候,我定瞒着老妈偷偷到河边游水。那一头扎进河水的感觉太他妈爽了,比一个酒吧间的喷火女郎要来得实在。阳光下的河水银光闪闪,仿佛千百条鲤鱼在翻身嬉戏。伙伴们爬上高大的红树林,摘树籽来打水仗。运气好的话,还会在河泥里踩到螃蟹和海螺什么的。尽兴上岸后,到坟地上用瓦片烤着吃。

河的上游有一条铁路横贯其上。每当火车经过,我们都会心照不宣地静下来。视线跟着一匣一匣的车厢撞在了迎面扑来的树林。窗外,风一下子变大了,火车进入了一望无垠的田野。可能是夜晚的原因,不远处就已经漆黑一片了。近处的禾苗依稀可辨,风过处,齐齐弯下腰,仿佛渴了要喝水。我那时从未去过铁路那边,因为老妈不允许,加上路也挺远的。从田野一直往上走,路越走越远,中间还凹下去,像拉满的弓。我有好几次生出瞒着老妈,像出征似的去铁路上面看看的念头,但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打消了。最后一次,我走到半路就回来了。原因是火车刚开过,看了火车我就不想上去了。

我握紧了拳头,在腿上捶了一拳,接着把脸凑近窗口,磕在玻璃上,大口吸着从田野吹来的清凉的晚风。

“小伙子,小伙子。”

“你能让座位我坐会吗?”

“谢谢你啊。小伙子。”

车厢内已经坐满人了。

“让让!让让!卖方便面咧,卖方便面咧!”推着滑轮小车在车厢过道兜售方便面的外省妇女,来回叫喊着。我趁站起来,逡巡了前面车厢,随即在她左手边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她睁开眯缝的眼,然后朝我瞟一眼,礼貌中透着一丝的惊讶。

“你好。”我首先开口了。

“你好。”她说。微笑很不自然。

从这段对白可以看出,在跟女子聊天方面,我简直是白痴。

其实,在我站起来给老人让座时,我扫了一眼整节车厢,发现只有她身子挪了一下,用右手撩了一遍刘海。我这才看见她左边座位是空的。

她的应答没有表现出我预料中的惊讶,而是平静的宛若一面无风无痕的湖水。在我的经验里,这种情况是极少出现的,除非特殊情况。就是说这个女子很可能事先知道我的身份了。难保这节车厢里没有他们的人。我上来的是六号车厢,我买的成都票是四号车厢。他们在四号车厢没有发现我,随即展开地毯式搜查。不过他们为了不引起乘客们的恐慌,所以只能暗中进行。他们可能假扮成各色人等,譬如刚才卖方便面的外省妇女,刚才问我座位的老头,甚至眼前的这位年轻女子也是参与这次追捕的人!谁知道呢,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干不出来。这些我早已预料到了,他们当中很少人认得我,除了监狱查管的几个猪头。单凭照片他们有些人是不敢确定的,除非在我身上发现某个事先公布的特征,在监狱里频繁表现出的某个动作、癖好等等。不管这名女子是不是他们的人,我跟她攀谈,一方面为消释她同行的怀疑,他们以为逃犯因为心虚,总是沉默寡言。

车厢内突然起了争执,有个外省男子在过道擦碰了一名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就说男子占她便宜,要他道歉。男子百口莫辩,最后只得赔上几声对不起。中年妇女待男子走过去,在他背后操一口流利的粤语,乘胜讪讪骂了一通。外省男子回过头定看了她一眼,摇头走了。我心里顿时有干架的冲动,要不是考虑到可能暴露身份,蛮横的中年妇女早已成为我的拳下老鼠了。我在心里想象那妇女跪在地上求饶的狼狈相,如何哭爹喊娘的,车厢内的人没一个敢站出来帮她。男子进了厕所后,车厢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乘客们有的侧着头打呼噜,有的两眼无神地啃着手上的饼干,有的把头磕在窗玻璃上,斜眼对着窗外飞一样变换的景物发呆。我向右侧了一下身,根据月亮的位置,现在约莫十二点了。我渐渐把呼吸调匀。

窗外黑漆漆的一片,树影、山头、禾苗、远处的灯光早已消弭在一片模糊之中了。天地之间仿佛堕进洪荒之前的混沌。我很无聊地竟把远处的灯光与车厢内晕黄的灯光作比。如此一来,远处的灯光虽星星点点,却奇异的亮,车厢内的灯光打瞌睡似的,越发的晕黄、朦胧了。

不知为何,我厌恶起窗口的位置,这绿皮火车呼出的油烟气体吸进肚子,让我有种想吐的恶心。车厢里的灯光一下子变亮了,我的心刺痛了一下。玻璃上清晰映出了几个男女的头面,他们有的正盯着我,我极力避开他们,便想起窗外来。窗外这时出现行李箱、人面、水杯、头发。我透过这些物象往里看,竟发现里面仍是行李箱、人面、水杯什物。人面中间放着水杯,行李箱就搁在我的头上。我心头霎时抽紧,车厢内的灯光这时又暗了些。我把移开的目光重新转向玻璃,一座乌黑高耸的山迎面朝我扑来,我哆嗦一下,习惯地左右摆头。车厢内的乘客丝毫没有异样表现。我随即闭上了眼。眼前顿时轮番出现了刚才的景象,水杯、行李箱、人面不停地在我眼前变换。我用力合紧眼皮,漂浮的景物中间匀开了一个个椭圆的白圈,白圈越来越多,景物渐渐隐去。我的眼皮稍稍放松,就在我刚想把眼皮睁开,一座发光的远山直向我撞来,我下意识用手捂住胸口,身子不由得蜷缩一团。一片白色的带子在我眼前翻飞,一张模糊的脸浮在空中,慢慢地与带子合为一体,出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身体。我伸手一抓,似乎抓到什么了,张开一看却空无一物。我再一抓时,女子已经不知哪去了。突然眼里一个闪光,窗玻璃上出现了刚才幻觉中的女子的脸,我手心湿粘粘的,再抓就没意思了。列车员走进车厢,提醒乘客南宁站到了,请下车乘客拿好行李。车厢内的灯光这时显得更暗了。

我身子不觉一震。薄荷香忽隐忽现,一阵热流迅速走遍我全身,我明明感觉到了我的脸热辣辣的。她两颊也蒙上了一层不安的晕。

出于一种警觉,我不得不假装上一次厕所。要是便衣隐藏在这节车厢,发见我起身,定会坐立不安的。事实正出乎我意料之外,车厢内的乘客居然连一个瘙痒的动作也没有。走在短短的过道上,火车驶出郊区很远了。玻璃灰蒙蒙的,左侧窗外的天空已经出现黎明前的薄暗。

一天终于过去了。

当我确信自己醒着时,无数道亮光一齐袭进我的瞳孔,眼前白蒙蒙的一片。座位是白的,车厢是白的,玻璃也是白的,旁边的女子不见了!我重新闭上眼,憋了两秒,再次睁开时,旁边的女子正在睡梦中。她眼皮包住的瞳孔,来回溜转着。我隐隐感觉到车厢内的空气到处不对劲。窗外的景物飞也似的往后退去。太阳这时挂在了右侧的车窗上。夜里迷蒙不清的物象如今赤裸裸的一丝不挂。一种暴露无遗的的忧虑爬上我的头皮。我的脚掌沁出了细汗,鞋子一下子变小了。我现在祈求火车不要停下,只要火车一直行驶,我就不会有被逮捕的危险。就算一两个便衣在这节车厢里,我也不怕。他们身上不敢携带手枪,在人流多的地方。我抖了几下裤管,那里藏着我上车前在一家百货商店买的齿形水果刀。

我的直觉告诉我,过于平静绝不是好事。这列火车再行驶十二个小时就到终点站重庆了。就怕在我睡觉的那段时间里,旁边的女子已把我的情况向她的上司报告了。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也许他们已经在重庆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去自投罗网。我又抖了一下裤管。当年我就是用这样的一把水果刀结束那个肇事家伙的性命的。我一刀过去,没想到正中那家伙的心脏位置,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那家伙哼都不哼一声就倒毙了。还好我们那时打的是群架,我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

监狱后面两百米是一条铁路。每至晚上十时左右,准时有一趟火车开过。我熟悉这个情况后,竟发展成若没听到火车声便睡不着的奇怪习惯。半年的监狱时光,乏味的生活没有让我完全麻木,无论白天接受怎样的劳役和辱骂,晚上十时左右的一声汽笛便把它们冲散殆尽。只要我想到有个声音在晚上十时等着我,我整个白天都是满意的。不过,时间一久,单凭那一声汽笛已经不能满足我内心的需求了。接下来的生活随之恢复到刚开始的无所适从。我于是常常故意寻事,不时找某个狱友干架,导致几乎天天被关禁闭,甚至抽打。他们愈是生气,我愈是开心。生活最可怕的是无聊。那些狱友偶尔同情我,跑来劝慰我。我却毫不领情,甚至怪他们多管闲事。最后搞的自己众叛亲离。狱友都渐渐远离我,私下还说我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因为我独处时总喜欢跟水壶、花草、天空说话。这件事传到看守耳中,看守便把我移送到就近的一个精神病医院,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有没有患精神病,只不过害怕我搞出更严重的乱子罢了。我在精神病医院呆了一个月就出来了。这次他们对我的看守不像原来那么严了,因为他们觉得精神出现问题的人,虽说容易做出些损人的事,但绝不会有清醒的逃跑意识的。于是我将计就计,在一个临近十时的晚上,我攀墙逃狱了。他们发现我的诡计后,大为愤怒。不过为了掩盖他们的失职和判断上的低能,他们在到处张贴的通缉令中特别醒目写到逃犯患轻度精神病的特征。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六号车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电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12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9-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电击,4举人2017/09/11 11:44:41
    • 分享到: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 雪川2017/09/11 12:49:16
    • 分享到:
  • 谢谢阅读和点评!

    回复

  • 一个出门人,没有任何行李,不等下车的人先下车就挤上了车,为着急逃出囚禁,去追寻自由做的铺垫。就在他如意的登上了6号车厢后,身体的自由已得到实现,然而内心的焦虑与恐惧才刚刚开始。作者通过一系列的心理活动描写,层层深入,直达他良心的觉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普天之下,皆王土,内心的草木皆兵是有根据的。如若想身自由,不要触犯法律底线,如若要心自由,更不要触犯法律底线。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09/13 07:40:41
    • 分享到:
  • “越狱”后的我本打算如“战狼”般“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可“不走寻常路”就是让人“忐忑”,一路上的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看来,做个好人最起码能求个心安。这样一种惊心动魄、扑朔迷离且精彩纷呈的故事情节,既能调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又有身临其境之感,不得不点个赞!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7/09/12 09:18:09
    • 分享到:
  • 京京的语言,是我喜欢的!最近,我喜欢看《蒙面唱将猜猜猜》——不看脸,只听歌,猜其名。由此,我想:如果京京的文章,也以《蒙面唱将猜猜猜》的方式来竞猜,是不是也很有意思?会有多少人只看文章就能猜出这是京京的文章?之所以讲这个,我是想说被同质化的当下,喜欢推陈出新的年轻人,如何写出有特色的创意之文。显然,京京的这篇,又是一种尝试化的写作。虽然是虚构的,却写出了逼真的况味。向京京学习!
    • 雪川2017/09/12 12:36:15
    • 分享到:
  • 谢谢吴春丽的喜欢。大家一起学习交流。

    回复

    • 黄国晟3秀才2017/09/11 12:43:10
    • 分享到:
  • 因了重要大事,今年邻家参赛的诸类作品皆未及细看。对本文亦然。却在随意浏览中瞥见这样的语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好的文笔,就如同胡赛尼《追风筝的人》中这样的文笔“他的眼睛出卖了他的内心”,这是优美的小说文笔。无怪乎《追风筝的人》全球发行已逾2千万册,加上其《灿烂千阳》《群山回响》,三部长篇小说,全球发行量已逾4千万册,竟超过了我国莫言、刘慈欣、麦家等数人所有海外英译作品发行量的总和。哦,扯远了一点
  • 也有这样的译文:“他的眼神出卖了他。”——《追风筝的人》
    • 雪川2017/09/11 12:49:58
    • 分享到:
  • 谢谢黄老师的浏览和点评
  • 与雪川校长共勉!
    • 雪川2017/09/11 13:55:14
    • 分享到:
  • 😂😂黄老师说话有风趣
  • 谈不上,谈不上。雪川校长。
    • 雪川2017/09/12 12:12:16
    • 分享到:
  • 神回复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8239
  • 15
  • 52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