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号车厢
  • 点击:2904评论:132017/09/11 11:05

我肩背手里空无一物,不用进行安检。几个环卫人员不停地洒水拖地,拖把来回推着夜晚泥土的气息。初夏了,这个热带城市早已燠热不已,周围蒸腾着让人窒息的热风。

“开往重庆的车快到了,请上车的乘客检查好行李,做好上车的准备。”站台边响了两遍提醒乘客做好上车准备的播音。

一声长长的汽笛,铁轨下窜出一股白色的烟气,伴随着哧哧的响声,一列绿皮火车缓缓停了下来。一阵热风迎面扑来,空气中摄进一丝淡淡的香,刚才跟在我身后进来的那位年轻女子,二十出头的样子吧,这时与我并列站在站台上。

一弯苍白的、汗涔涔的上弦月挂在站台的铁皮上,它的周边一颗星也没有。

我使劲地挤着手心,六号车厢车门一开,我快步走了上去,车门口一个年龄大概三十岁的检票人员,走在我前面的那位挑担的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刚接过检查后的票,我赶紧把票递到检票人员手里,他看也不看就用一个小钳子在车票的左下角咬了一口,我接过票,头也不抬地上了阶梯。

“先等等,先等等,让下车的乘客下去再上来。谢谢合作。先等等。”这时一位穿制服的微胖的中年妇女扯着嗓子说。不过我已经抢先上来了。

车厢内人还很少,像蛋糕上的葡萄粒。我随便就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几个小时都不曾合闭的眼皮这时像谢幕一般,缓缓合上了。

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会坐上开往重庆的火车。要是他们跟踪我,也只知道我买的是八点零五分的开往成都的票。这里开往重庆的车一天有两趟。

火车缓缓开动了。

一阵刺鼻的油烟味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中。

“请让一下好吗?”一个甜美的声音。“请让一下好吗?”

我分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薄荷香,立即认出她是刚才在站台上与我并立的年轻女子。她的再度出现,宛若一轮初升的圆月,光洁而有色。

黄色的上弦月这时就夹在玻璃窗顶端的隙缝里。

“请让一下好吗?”她看着我说。

“……”我把横放出去的右腿往里收到与座位齐平。

她低头过去了,在我前面的第二个座位坐了下来。我重新眯上了眼。

这时,我才嗅出凉味的晚风从下窗口灌进来,顿时神清气爽,连疲劳也是甜美的。然又有一丝难以言说的悲哀,这是自我被捕入狱半年来的最美享受。哪怕他们现在上车把我逮捕,我也无怨无悔了。火车一声汽笛,我侧脸朝黄晕的、毫无生命气息的车门方向偏了一下。

可他们如何能猜到我在开往重庆的车上呢。我直了直腰,火车踉跄一下,我的头向前一瞌。

窗外是稍纵即逝的夜景,夜空零落的几颗孤星,站台上那弯上弦月如今在窗顶跟着火车走。火车咣当咣当地重复着,偶尔一阵刺鼻的烟味携晚风灌入,呛得我措手不及。但我丝毫没有拉下窗户的念头,只有窗外晚风吹到我脸上,我才确信自己不是在梦游。若不是火车在飞速的行走,我真有从窗口跳下去的冲动。

我把嘴凑近窗口,朝外面吐了一口痰。痰在空中飞了足足一秒,才打在我后面的窗口玻璃上,叭的一声。

夏天来了,要是小时候,我定瞒着老妈偷偷到河边游水。那一头扎进河水的感觉太他妈爽了,比一个酒吧间的喷火女郎要来得实在。阳光下的河水银光闪闪,仿佛千百条鲤鱼在翻身嬉戏。伙伴们爬上高大的红树林,摘树籽来打水仗。运气好的话,还会在河泥里踩到螃蟹和海螺什么的。尽兴上岸后,到坟地上用瓦片烤着吃。

河的上游有一条铁路横贯其上。每当火车经过,我们都会心照不宣地静下来。视线跟着一匣一匣的车厢撞在了迎面扑来的树林。窗外,风一下子变大了,火车进入了一望无垠的田野。可能是夜晚的原因,不远处就已经漆黑一片了。近处的禾苗依稀可辨,风过处,齐齐弯下腰,仿佛渴了要喝水。我那时从未去过铁路那边,因为老妈不允许,加上路也挺远的。从田野一直往上走,路越走越远,中间还凹下去,像拉满的弓。我有好几次生出瞒着老妈,像出征似的去铁路上面看看的念头,但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打消了。最后一次,我走到半路就回来了。原因是火车刚开过,看了火车我就不想上去了。

我握紧了拳头,在腿上捶了一拳,接着把脸凑近窗口,磕在玻璃上,大口吸着从田野吹来的清凉的晚风。

“小伙子,小伙子。”

“你能让座位我坐会吗?”

“谢谢你啊。小伙子。”

车厢内已经坐满人了。

“让让!让让!卖方便面咧,卖方便面咧!”推着滑轮小车在车厢过道兜售方便面的外省妇女,来回叫喊着。我趁站起来,逡巡了前面车厢,随即在她左手边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她睁开眯缝的眼,然后朝我瞟一眼,礼貌中透着一丝的惊讶。

“你好。”我首先开口了。

“你好。”她说。微笑很不自然。

从这段对白可以看出,在跟女子聊天方面,我简直是白痴。

其实,在我站起来给老人让座时,我扫了一眼整节车厢,发现只有她身子挪了一下,用右手撩了一遍刘海。我这才看见她左边座位是空的。

她的应答没有表现出我预料中的惊讶,而是平静的宛若一面无风无痕的湖水。在我的经验里,这种情况是极少出现的,除非特殊情况。就是说这个女子很可能事先知道我的身份了。难保这节车厢里没有他们的人。我上来的是六号车厢,我买的成都票是四号车厢。他们在四号车厢没有发现我,随即展开地毯式搜查。不过他们为了不引起乘客们的恐慌,所以只能暗中进行。他们可能假扮成各色人等,譬如刚才卖方便面的外省妇女,刚才问我座位的老头,甚至眼前的这位年轻女子也是参与这次追捕的人!谁知道呢,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干不出来。这些我早已预料到了,他们当中很少人认得我,除了监狱查管的几个猪头。单凭照片他们有些人是不敢确定的,除非在我身上发现某个事先公布的特征,在监狱里频繁表现出的某个动作、癖好等等。不管这名女子是不是他们的人,我跟她攀谈,一方面为消释她同行的怀疑,他们以为逃犯因为心虚,总是沉默寡言。

车厢内突然起了争执,有个外省男子在过道擦碰了一名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就说男子占她便宜,要他道歉。男子百口莫辩,最后只得赔上几声对不起。中年妇女待男子走过去,在他背后操一口流利的粤语,乘胜讪讪骂了一通。外省男子回过头定看了她一眼,摇头走了。我心里顿时有干架的冲动,要不是考虑到可能暴露身份,蛮横的中年妇女早已成为我的拳下老鼠了。我在心里想象那妇女跪在地上求饶的狼狈相,如何哭爹喊娘的,车厢内的人没一个敢站出来帮她。男子进了厕所后,车厢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乘客们有的侧着头打呼噜,有的两眼无神地啃着手上的饼干,有的把头磕在窗玻璃上,斜眼对着窗外飞一样变换的景物发呆。我向右侧了一下身,根据月亮的位置,现在约莫十二点了。我渐渐把呼吸调匀。

窗外黑漆漆的一片,树影、山头、禾苗、远处的灯光早已消弭在一片模糊之中了。天地之间仿佛堕进洪荒之前的混沌。我很无聊地竟把远处的灯光与车厢内晕黄的灯光作比。如此一来,远处的灯光虽星星点点,却奇异的亮,车厢内的灯光打瞌睡似的,越发的晕黄、朦胧了。

不知为何,我厌恶起窗口的位置,这绿皮火车呼出的油烟气体吸进肚子,让我有种想吐的恶心。车厢里的灯光一下子变亮了,我的心刺痛了一下。玻璃上清晰映出了几个男女的头面,他们有的正盯着我,我极力避开他们,便想起窗外来。窗外这时出现行李箱、人面、水杯、头发。我透过这些物象往里看,竟发现里面仍是行李箱、人面、水杯什物。人面中间放着水杯,行李箱就搁在我的头上。我心头霎时抽紧,车厢内的灯光这时又暗了些。我把移开的目光重新转向玻璃,一座乌黑高耸的山迎面朝我扑来,我哆嗦一下,习惯地左右摆头。车厢内的乘客丝毫没有异样表现。我随即闭上了眼。眼前顿时轮番出现了刚才的景象,水杯、行李箱、人面不停地在我眼前变换。我用力合紧眼皮,漂浮的景物中间匀开了一个个椭圆的白圈,白圈越来越多,景物渐渐隐去。我的眼皮稍稍放松,就在我刚想把眼皮睁开,一座发光的远山直向我撞来,我下意识用手捂住胸口,身子不由得蜷缩一团。一片白色的带子在我眼前翻飞,一张模糊的脸浮在空中,慢慢地与带子合为一体,出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身体。我伸手一抓,似乎抓到什么了,张开一看却空无一物。我再一抓时,女子已经不知哪去了。突然眼里一个闪光,窗玻璃上出现了刚才幻觉中的女子的脸,我手心湿粘粘的,再抓就没意思了。列车员走进车厢,提醒乘客南宁站到了,请下车乘客拿好行李。车厢内的灯光这时显得更暗了。

我身子不觉一震。薄荷香忽隐忽现,一阵热流迅速走遍我全身,我明明感觉到了我的脸热辣辣的。她两颊也蒙上了一层不安的晕。

出于一种警觉,我不得不假装上一次厕所。要是便衣隐藏在这节车厢,发见我起身,定会坐立不安的。事实正出乎我意料之外,车厢内的乘客居然连一个瘙痒的动作也没有。走在短短的过道上,火车驶出郊区很远了。玻璃灰蒙蒙的,左侧窗外的天空已经出现黎明前的薄暗。

一天终于过去了。

当我确信自己醒着时,无数道亮光一齐袭进我的瞳孔,眼前白蒙蒙的一片。座位是白的,车厢是白的,玻璃也是白的,旁边的女子不见了!我重新闭上眼,憋了两秒,再次睁开时,旁边的女子正在睡梦中。她眼皮包住的瞳孔,来回溜转着。我隐隐感觉到车厢内的空气到处不对劲。窗外的景物飞也似的往后退去。太阳这时挂在了右侧的车窗上。夜里迷蒙不清的物象如今赤裸裸的一丝不挂。一种暴露无遗的的忧虑爬上我的头皮。我的脚掌沁出了细汗,鞋子一下子变小了。我现在祈求火车不要停下,只要火车一直行驶,我就不会有被逮捕的危险。就算一两个便衣在这节车厢里,我也不怕。他们身上不敢携带手枪,在人流多的地方。我抖了几下裤管,那里藏着我上车前在一家百货商店买的齿形水果刀。

我的直觉告诉我,过于平静绝不是好事。这列火车再行驶十二个小时就到终点站重庆了。就怕在我睡觉的那段时间里,旁边的女子已把我的情况向她的上司报告了。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也许他们已经在重庆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去自投罗网。我又抖了一下裤管。当年我就是用这样的一把水果刀结束那个肇事家伙的性命的。我一刀过去,没想到正中那家伙的心脏位置,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那家伙哼都不哼一声就倒毙了。还好我们那时打的是群架,我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

监狱后面两百米是一条铁路。每至晚上十时左右,准时有一趟火车开过。我熟悉这个情况后,竟发展成若没听到火车声便睡不着的奇怪习惯。半年的监狱时光,乏味的生活没有让我完全麻木,无论白天接受怎样的劳役和辱骂,晚上十时左右的一声汽笛便把它们冲散殆尽。只要我想到有个声音在晚上十时等着我,我整个白天都是满意的。不过,时间一久,单凭那一声汽笛已经不能满足我内心的需求了。接下来的生活随之恢复到刚开始的无所适从。我于是常常故意寻事,不时找某个狱友干架,导致几乎天天被关禁闭,甚至抽打。他们愈是生气,我愈是开心。生活最可怕的是无聊。那些狱友偶尔同情我,跑来劝慰我。我却毫不领情,甚至怪他们多管闲事。最后搞的自己众叛亲离。狱友都渐渐远离我,私下还说我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因为我独处时总喜欢跟水壶、花草、天空说话。这件事传到看守耳中,看守便把我移送到就近的一个精神病医院,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有没有患精神病,只不过害怕我搞出更严重的乱子罢了。我在精神病医院呆了一个月就出来了。这次他们对我的看守不像原来那么严了,因为他们觉得精神出现问题的人,虽说容易做出些损人的事,但绝不会有清醒的逃跑意识的。于是我将计就计,在一个临近十时的晚上,我攀墙逃狱了。他们发现我的诡计后,大为愤怒。不过为了掩盖他们的失职和判断上的低能,他们在到处张贴的通缉令中特别醒目写到逃犯患轻度精神病的特征。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六号车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电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12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9-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电击4举人2017/09/11 11:44:41
    • 分享到: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 雪川2017/09/11 12:49:16
    • 分享到:
  • 谢谢阅读和点评!

    回复

  • 一个出门人,没有任何行李,不等下车的人先下车就挤上了车,为着急逃出囚禁,去追寻自由做的铺垫。就在他如意的登上了6号车厢后,身体的自由已得到实现,然而内心的焦虑与恐惧才刚刚开始。作者通过一系列的心理活动描写,层层深入,直达他良心的觉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普天之下,皆王土,内心的草木皆兵是有根据的。如若想身自由,不要触犯法律底线,如若要心自由,更不要触犯法律底线。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09/13 07:40:41
    • 分享到:
  • “越狱”后的我本打算如“战狼”般“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可“不走寻常路”就是让人“忐忑”,一路上的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看来,做个好人最起码能求个心安。这样一种惊心动魄、扑朔迷离且精彩纷呈的故事情节,既能调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又有身临其境之感,不得不点个赞!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7/09/12 09:18:09
    • 分享到:
  • 京京的语言,是我喜欢的!最近,我喜欢看《蒙面唱将猜猜猜》——不看脸,只听歌,猜其名。由此,我想:如果京京的文章,也以《蒙面唱将猜猜猜》的方式来竞猜,是不是也很有意思?会有多少人只看文章就能猜出这是京京的文章?之所以讲这个,我是想说被同质化的当下,喜欢推陈出新的年轻人,如何写出有特色的创意之文。显然,京京的这篇,又是一种尝试化的写作。虽然是虚构的,却写出了逼真的况味。向京京学习!
    • 雪川2017/09/12 12:36:15
    • 分享到:
  • 谢谢吴春丽的喜欢。大家一起学习交流。

    回复

    • 黄国晟3秀才2017/09/11 12:43:10
    • 分享到:
  • 因了重要大事,今年邻家参赛的诸类作品皆未及细看。对本文亦然。却在随意浏览中瞥见这样的语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好的文笔,就如同胡赛尼《追风筝的人》中这样的文笔“他的眼睛出卖了他的内心”,这是优美的小说文笔。无怪乎《追风筝的人》全球发行已逾2千万册,加上其《灿烂千阳》《群山回响》,三部长篇小说,全球发行量已逾4千万册,竟超过了我国莫言、刘慈欣、麦家等数人所有海外英译作品发行量的总和。哦,扯远了一点
  • 也有这样的译文:“他的眼神出卖了他。”——《追风筝的人》
    • 雪川2017/09/11 12:49:58
    • 分享到:
  • 谢谢黄老师的浏览和点评
  • 与雪川校长共勉!
    • 雪川2017/09/11 13:55:14
    • 分享到:
  • 😂😂黄老师说话有风趣
  • 谈不上,谈不上。雪川校长。
    • 雪川2017/09/12 12:12:16
    • 分享到:
  • 神回复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7127
  • 14
  • 5060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