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号车厢
  • 点击:997评论:132017/09/11 11:05

我肩背手里空无一物,不用进行安检。几个环卫人员不停地洒水拖地,拖把来回推着夜晚泥土的气息。初夏了,这个热带城市早已燠热不已,周围蒸腾着让人窒息的热风。

“开往重庆的车快到了,请上车的乘客检查好行李,做好上车的准备。”站台边响了两遍提醒乘客做好上车准备的播音。

一声长长的汽笛,铁轨下窜出一股白色的烟气,伴随着哧哧的响声,一列绿皮火车缓缓停了下来。一阵热风迎面扑来,空气中摄进一丝淡淡的香,刚才跟在我身后进来的那位年轻女子,二十出头的样子吧,这时与我并列站在站台上。

一弯苍白的、汗涔涔的上弦月挂在站台的铁皮上,它的周边一颗星也没有。

我使劲地挤着手心,六号车厢车门一开,我快步走了上去,车门口一个年龄大概三十岁的检票人员,走在我前面的那位挑担的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刚接过检查后的票,我赶紧把票递到检票人员手里,他看也不看就用一个小钳子在车票的左下角咬了一口,我接过票,头也不抬地上了阶梯。

“先等等,先等等,让下车的乘客下去再上来。谢谢合作。先等等。”这时一位穿制服的微胖的中年妇女扯着嗓子说。不过我已经抢先上来了。

车厢内人还很少,像蛋糕上的葡萄粒。我随便就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几个小时都不曾合闭的眼皮这时像谢幕一般,缓缓合上了。

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会坐上开往重庆的火车。要是他们跟踪我,也只知道我买的是八点零五分的开往成都的票。这里开往重庆的车一天有两趟。

火车缓缓开动了。

一阵刺鼻的油烟味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中。

“请让一下好吗?”一个甜美的声音。“请让一下好吗?”

我分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薄荷香,立即认出她是刚才在站台上与我并立的年轻女子。她的再度出现,宛若一轮初升的圆月,光洁而有色。

黄色的上弦月这时就夹在玻璃窗顶端的隙缝里。

“请让一下好吗?”她看着我说。

“……”我把横放出去的右腿往里收到与座位齐平。

她低头过去了,在我前面的第二个座位坐了下来。我重新眯上了眼。

这时,我才嗅出凉味的晚风从下窗口灌进来,顿时神清气爽,连疲劳也是甜美的。然又有一丝难以言说的悲哀,这是自我被捕入狱半年来的最美享受。哪怕他们现在上车把我逮捕,我也无怨无悔了。火车一声汽笛,我侧脸朝黄晕的、毫无生命气息的车门方向偏了一下。

可他们如何能猜到我在开往重庆的车上呢。我直了直腰,火车踉跄一下,我的头向前一瞌。

窗外是稍纵即逝的夜景,夜空零落的几颗孤星,站台上那弯上弦月如今在窗顶跟着火车走。火车咣当咣当地重复着,偶尔一阵刺鼻的烟味携晚风灌入,呛得我措手不及。但我丝毫没有拉下窗户的念头,只有窗外晚风吹到我脸上,我才确信自己不是在梦游。若不是火车在飞速的行走,我真有从窗口跳下去的冲动。

我把嘴凑近窗口,朝外面吐了一口痰。痰在空中飞了足足一秒,才打在我后面的窗口玻璃上,叭的一声。

夏天来了,要是小时候,我定瞒着老妈偷偷到河边游水。那一头扎进河水的感觉太他妈爽了,比一个酒吧间的喷火女郎要来得实在。阳光下的河水银光闪闪,仿佛千百条鲤鱼在翻身嬉戏。伙伴们爬上高大的红树林,摘树籽来打水仗。运气好的话,还会在河泥里踩到螃蟹和海螺什么的。尽兴上岸后,到坟地上用瓦片烤着吃。

河的上游有一条铁路横贯其上。每当火车经过,我们都会心照不宣地静下来。视线跟着一匣一匣的车厢撞在了迎面扑来的树林。窗外,风一下子变大了,火车进入了一望无垠的田野。可能是夜晚的原因,不远处就已经漆黑一片了。近处的禾苗依稀可辨,风过处,齐齐弯下腰,仿佛渴了要喝水。我那时从未去过铁路那边,因为老妈不允许,加上路也挺远的。从田野一直往上走,路越走越远,中间还凹下去,像拉满的弓。我有好几次生出瞒着老妈,像出征似的去铁路上面看看的念头,但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打消了。最后一次,我走到半路就回来了。原因是火车刚开过,看了火车我就不想上去了。

我握紧了拳头,在腿上捶了一拳,接着把脸凑近窗口,磕在玻璃上,大口吸着从田野吹来的清凉的晚风。

“小伙子,小伙子。”

“你能让座位我坐会吗?”

“谢谢你啊。小伙子。”

车厢内已经坐满人了。

“让让!让让!卖方便面咧,卖方便面咧!”推着滑轮小车在车厢过道兜售方便面的外省妇女,来回叫喊着。我趁站起来,逡巡了前面车厢,随即在她左手边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她睁开眯缝的眼,然后朝我瞟一眼,礼貌中透着一丝的惊讶。

“你好。”我首先开口了。

“你好。”她说。微笑很不自然。

从这段对白可以看出,在跟女子聊天方面,我简直是白痴。

其实,在我站起来给老人让座时,我扫了一眼整节车厢,发现只有她身子挪了一下,用右手撩了一遍刘海。我这才看见她左边座位是空的。

她的应答没有表现出我预料中的惊讶,而是平静的宛若一面无风无痕的湖水。在我的经验里,这种情况是极少出现的,除非特殊情况。就是说这个女子很可能事先知道我的身份了。难保这节车厢里没有他们的人。我上来的是六号车厢,我买的成都票是四号车厢。他们在四号车厢没有发现我,随即展开地毯式搜查。不过他们为了不引起乘客们的恐慌,所以只能暗中进行。他们可能假扮成各色人等,譬如刚才卖方便面的外省妇女,刚才问我座位的老头,甚至眼前的这位年轻女子也是参与这次追捕的人!谁知道呢,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干不出来。这些我早已预料到了,他们当中很少人认得我,除了监狱查管的几个猪头。单凭照片他们有些人是不敢确定的,除非在我身上发现某个事先公布的特征,在监狱里频繁表现出的某个动作、癖好等等。不管这名女子是不是他们的人,我跟她攀谈,一方面为消释她同行的怀疑,他们以为逃犯因为心虚,总是沉默寡言。

车厢内突然起了争执,有个外省男子在过道擦碰了一名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就说男子占她便宜,要他道歉。男子百口莫辩,最后只得赔上几声对不起。中年妇女待男子走过去,在他背后操一口流利的粤语,乘胜讪讪骂了一通。外省男子回过头定看了她一眼,摇头走了。我心里顿时有干架的冲动,要不是考虑到可能暴露身份,蛮横的中年妇女早已成为我的拳下老鼠了。我在心里想象那妇女跪在地上求饶的狼狈相,如何哭爹喊娘的,车厢内的人没一个敢站出来帮她。男子进了厕所后,车厢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乘客们有的侧着头打呼噜,有的两眼无神地啃着手上的饼干,有的把头磕在窗玻璃上,斜眼对着窗外飞一样变换的景物发呆。我向右侧了一下身,根据月亮的位置,现在约莫十二点了。我渐渐把呼吸调匀。

窗外黑漆漆的一片,树影、山头、禾苗、远处的灯光早已消弭在一片模糊之中了。天地之间仿佛堕进洪荒之前的混沌。我很无聊地竟把远处的灯光与车厢内晕黄的灯光作比。如此一来,远处的灯光虽星星点点,却奇异的亮,车厢内的灯光打瞌睡似的,越发的晕黄、朦胧了。

不知为何,我厌恶起窗口的位置,这绿皮火车呼出的油烟气体吸进肚子,让我有种想吐的恶心。车厢里的灯光一下子变亮了,我的心刺痛了一下。玻璃上清晰映出了几个男女的头面,他们有的正盯着我,我极力避开他们,便想起窗外来。窗外这时出现行李箱、人面、水杯、头发。我透过这些物象往里看,竟发现里面仍是行李箱、人面、水杯什物。人面中间放着水杯,行李箱就搁在我的头上。我心头霎时抽紧,车厢内的灯光这时又暗了些。我把移开的目光重新转向玻璃,一座乌黑高耸的山迎面朝我扑来,我哆嗦一下,习惯地左右摆头。车厢内的乘客丝毫没有异样表现。我随即闭上了眼。眼前顿时轮番出现了刚才的景象,水杯、行李箱、人面不停地在我眼前变换。我用力合紧眼皮,漂浮的景物中间匀开了一个个椭圆的白圈,白圈越来越多,景物渐渐隐去。我的眼皮稍稍放松,就在我刚想把眼皮睁开,一座发光的远山直向我撞来,我下意识用手捂住胸口,身子不由得蜷缩一团。一片白色的带子在我眼前翻飞,一张模糊的脸浮在空中,慢慢地与带子合为一体,出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身体。我伸手一抓,似乎抓到什么了,张开一看却空无一物。我再一抓时,女子已经不知哪去了。突然眼里一个闪光,窗玻璃上出现了刚才幻觉中的女子的脸,我手心湿粘粘的,再抓就没意思了。列车员走进车厢,提醒乘客南宁站到了,请下车乘客拿好行李。车厢内的灯光这时显得更暗了。

我身子不觉一震。薄荷香忽隐忽现,一阵热流迅速走遍我全身,我明明感觉到了我的脸热辣辣的。她两颊也蒙上了一层不安的晕。

出于一种警觉,我不得不假装上一次厕所。要是便衣隐藏在这节车厢,发见我起身,定会坐立不安的。事实正出乎我意料之外,车厢内的乘客居然连一个瘙痒的动作也没有。走在短短的过道上,火车驶出郊区很远了。玻璃灰蒙蒙的,左侧窗外的天空已经出现黎明前的薄暗。

一天终于过去了。

当我确信自己醒着时,无数道亮光一齐袭进我的瞳孔,眼前白蒙蒙的一片。座位是白的,车厢是白的,玻璃也是白的,旁边的女子不见了!我重新闭上眼,憋了两秒,再次睁开时,旁边的女子正在睡梦中。她眼皮包住的瞳孔,来回溜转着。我隐隐感觉到车厢内的空气到处不对劲。窗外的景物飞也似的往后退去。太阳这时挂在了右侧的车窗上。夜里迷蒙不清的物象如今赤裸裸的一丝不挂。一种暴露无遗的的忧虑爬上我的头皮。我的脚掌沁出了细汗,鞋子一下子变小了。我现在祈求火车不要停下,只要火车一直行驶,我就不会有被逮捕的危险。就算一两个便衣在这节车厢里,我也不怕。他们身上不敢携带手枪,在人流多的地方。我抖了几下裤管,那里藏着我上车前在一家百货商店买的齿形水果刀。

我的直觉告诉我,过于平静绝不是好事。这列火车再行驶十二个小时就到终点站重庆了。就怕在我睡觉的那段时间里,旁边的女子已把我的情况向她的上司报告了。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也许他们已经在重庆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去自投罗网。我又抖了一下裤管。当年我就是用这样的一把水果刀结束那个肇事家伙的性命的。我一刀过去,没想到正中那家伙的心脏位置,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那家伙哼都不哼一声就倒毙了。还好我们那时打的是群架,我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

监狱后面两百米是一条铁路。每至晚上十时左右,准时有一趟火车开过。我熟悉这个情况后,竟发展成若没听到火车声便睡不着的奇怪习惯。半年的监狱时光,乏味的生活没有让我完全麻木,无论白天接受怎样的劳役和辱骂,晚上十时左右的一声汽笛便把它们冲散殆尽。只要我想到有个声音在晚上十时等着我,我整个白天都是满意的。不过,时间一久,单凭那一声汽笛已经不能满足我内心的需求了。接下来的生活随之恢复到刚开始的无所适从。我于是常常故意寻事,不时找某个狱友干架,导致几乎天天被关禁闭,甚至抽打。他们愈是生气,我愈是开心。生活最可怕的是无聊。那些狱友偶尔同情我,跑来劝慰我。我却毫不领情,甚至怪他们多管闲事。最后搞的自己众叛亲离。狱友都渐渐远离我,私下还说我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因为我独处时总喜欢跟水壶、花草、天空说话。这件事传到看守耳中,看守便把我移送到就近的一个精神病医院,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有没有患精神病,只不过害怕我搞出更严重的乱子罢了。我在精神病医院呆了一个月就出来了。这次他们对我的看守不像原来那么严了,因为他们觉得精神出现问题的人,虽说容易做出些损人的事,但绝不会有清醒的逃跑意识的。于是我将计就计,在一个临近十时的晚上,我攀墙逃狱了。他们发现我的诡计后,大为愤怒。不过为了掩盖他们的失职和判断上的低能,他们在到处张贴的通缉令中特别醒目写到逃犯患轻度精神病的特征。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六号车厢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电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12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9-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电击9760积分 2017/09/11 11:44:41
    • 分享到: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 雪川2017/09/11 12:49:16
    • 分享到:
  • 谢谢阅读和点评!

    回复

  • 一个出门人,没有任何行李,不等下车的人先下车就挤上了车,为着急逃出囚禁,去追寻自由做的铺垫。就在他如意的登上了6号车厢后,身体的自由已得到实现,然而内心的焦虑与恐惧才刚刚开始。作者通过一系列的心理活动描写,层层深入,直达他良心的觉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普天之下,皆王土,内心的草木皆兵是有根据的。如若想身自由,不要触犯法律底线,如若要心自由,更不要触犯法律底线。
  • 回复
  • “越狱”后的我本打算如“战狼”般“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可“不走寻常路”就是让人“忐忑”,一路上的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看来,做个好人最起码能求个心安。这样一种惊心动魄、扑朔迷离且精彩纷呈的故事情节,既能调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又有身临其境之感,不得不点个赞!
  • 回复
  • 京京的语言,是我喜欢的!最近,我喜欢看《蒙面唱将猜猜猜》——不看脸,只听歌,猜其名。由此,我想:如果京京的文章,也以《蒙面唱将猜猜猜》的方式来竞猜,是不是也很有意思?会有多少人只看文章就能猜出这是京京的文章?之所以讲这个,我是想说被同质化的当下,喜欢推陈出新的年轻人,如何写出有特色的创意之文。显然,京京的这篇,又是一种尝试化的写作。虽然是虚构的,却写出了逼真的况味。向京京学习!
    • 雪川2017/09/12 12:36:15
    • 分享到:
  • 谢谢吴春丽的喜欢。大家一起学习交流。

    回复

  • 因了重要大事,今年邻家参赛的诸类作品皆未及细看。对本文亦然。却在随意浏览中瞥见这样的语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好的文笔,就如同胡赛尼《追风筝的人》中这样的文笔“他的眼睛出卖了他的内心”,这是优美的小说文笔。无怪乎《追风筝的人》全球发行已逾2千万册,加上其《灿烂千阳》《群山回响》,三部长篇小说,全球发行量已逾4千万册,竟超过了我国莫言、刘慈欣、麦家等数人所有海外英译作品发行量的总和。哦,扯远了一点
  • 也有这样的译文:“他的眼神出卖了他。”——《追风筝的人》
    • 雪川2017/09/11 12:49:58
    • 分享到:
  • 谢谢黄老师的浏览和点评
  • 与雪川校长共勉!
    • 雪川2017/09/11 13:55:14
    • 分享到:
  • 😂😂黄老师说话有风趣
  • 谈不上,谈不上。雪川校长。
    • 雪川2017/09/12 12:12:16
    • 分享到:
  • 神回复

    回复

  • 最近来访
  • 1820积分
  • 3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81498
  • 5
  • 1820
  • 这因拆迁被动进城的老高,经营卤菜店的水平实在是高。自己当托儿的另类营销策略,使得另一家店火起来。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买家们都是喜欢货比三家,自然占优势的店家就占了上风。这又是加微信,又是消费卡,还有发个小红包的店铺深得人心。当顾客蒙在鼓里,老高却表面失落,内心却高兴的不行。分红的回馈,是他表演的演出费。看似打破了平衡,实则是商机的策略。学习罗老师的深刻思维逻辑。

    电击【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6 22:44:13
  • 以此篇致敬我亲爱的大嫂梅芳。她非常善良!我女儿曾说,想改口,叫她伯母一声妈妈。作为留守儿童,她是幸运的。她的伯母把她当女儿来养。家里有鸡蛋,伯母留给她吃。也正因为如此,我女儿有一口吃的,先想到的是要给她伯母吃第一口。微咖,是需要艺术化的构思,但有时候,我又觉得,生活中如果提取到了精彩的部份,是不是也够得上艺术化的环节。最真挚的情感,方能动人。嫂子之好,难以回报,写微咖一篇,字字都是记录她的深情!

    吴春丽天黑之前

    2017/10/14 10:21:30
  • 爱有很多种,我们常常渴望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认为那才够浪漫,够激情,够完美,可事实上,陪伴我们一生的,却往往是那种让我们平时熟视无睹,如涓涓细流般的平淡的爱。真正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激情慢慢褪去,柴米油盐等生活琐事所替代,生活日趋平淡,“相爱容易,相处难”,有很多时候,爱情经得起轰轰烈烈,却经不住细水长流。爱,有很多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给予,一种呵护,一种相扶相守,更是一种宽容、理解和感动。

    寒塘听雨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2 11:36:58
  • 生活五色杂香,我们都夹在其中,走过场似的。昨天相处明天就可能相离。无论是吃佛念斋,还是娱乐人间,人活得形形色色。文中的人物具体丰满。无论是艾伦还是张雪禅,还是赵春天,老杨,都是社会这台大机器的一个转轴。少了谁与多了谁,这台机器都一样活泛。但具体到各人的生活,却各有各活法,与心境。

    叶紫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11:03:54
  • 在邻家,若想夺冠拿奖,“野心”必不可少。作为新人,如何让“野心”转变为“真金”?还得靠质量上乘、构思巧妙的佳作。这篇文章就忒棒,它讲述的是小镇文化站里,形形色色的人、光怪陆离的事,很能满足国人八卦的心理、猎奇的心态,更妙的是结尾,达到了令即将热泪盈眶的读者突然间有种忍俊不禁的效果。

    黄元罗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8:52:12
  • 作者用细腻之笔,描述了对门的小夫妻生活状态和自己婚姻生活状态。做了鲜明的对比。新婚女人就像小公主一般受男人的宠爱。而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婚姻,在柴米油盐之后,进入了平庸的婚姻生活。女人从小公主回到了家常妇女的日常状态,开始操持洗碗洗臭袜子的家务。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女人似乎有点小抱怨,却也是女人的慨叹。男人们,觉醒吧。

    电击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1 22:05:22
  • 管它是动物的卵子,是鱼卵人卵,能吃饱吃好就好。但此刻这个社会吧贫富仍有很大的差距,体制内与体制外的雇员就会有很明显的差距。但上帝是公平的,富人家的在单位上有年编制,但人也越来越像是存在着精神方面的问题,派遣工吧,累是累点,吃苦多点,工资待遇同编制内的相差甚远,但身健康,换成我也想得开了。虽然是小说,但现实生活中确定是这样的,我就从小说里也读到了高于生活的东西

    红红的雨收到请回复

    2017/10/11 17:02:01
  • 微咖细腻逼真地表现了一个逃犯的惊弓之鸟的心理状态,为了躲避惩罚,他把自己变成装到套子的人,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惊恐的心让他噩梦连连,力竭心瘁胆战心惊,没有亲情没有友情给没有了爱,昔日的和谐美满的生活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孩子的呼唤震撼了他的心灵,挣脱了套子的束缚,勇敢承担自己的责任,灵魂得到救赎,人性得以回归,家永远是最温暖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抵不上家的温情和呼唤。

    寒塘听雨装在套子里的人

    2017/10/11 16:32:54
  • 该篇叙事诗,可以说是一段虽已逝去却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的历史。1992年春,总设计师的南方谈话再一次为改革开放注入新的活力。受其影响,当时的公务员群体中亦刮起一股“砸碎铁饭碗,快往深圳赶”之风!正可谓: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赚得钵满盆盈,有人跌得头破血流。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至今忆来,仍让当事人感到有味道、有嚼头、有价值。

    黄元罗一张汇款单

    2017/10/11 8:37:47
  • 秋风秋雨秋煞人,异乡异地忆故里。品读完该篇应景类散文后,不禁想起刚来扬州闯荡时的那段岁月,每逢节假日,大都会吆喝上三、五个老乡一起去夫妻档打打牙祭。一来,在这里,我们可以用有限的血汗钱吃上相对丰盛的美味;二是,在这里,我们可以彻底放松心情,很是任性地吃着、喝着、说着、笑着……。简而言之,在这里,我们更多的是感受一下家常菜、家乡人、家乡话等“家的味道”。

    黄元罗家的味道

    2017/10/10 8:29:25
  • 受降,对国家来说是大事。但对于李小毛,却觉得并不是欣悦的,因为他的三位亲人被日兵害死了,胜利日还不准他报仇。他的呐喊:你们像对待亲爹一样对待日本人,你们还是不是中国人?体现了他朴素的认识和判断,是最接地气的声音。后来日军投降后在等待遣返回国期间,天天闲着,光吃饭不干活,老百姓不愿意,政府就命令他们将竹木街通往煤市街的一条弯曲狭窄的土路加宽取直整修。看到干活的日本鬼子,李小毛才欣慰了,点赞。

    天行健李小毛的胜利日(隐阳城系列九)

    2017/10/9 17:04:40
  • 芜薇2016/9/10加入邻家,作品有:《南漂医生》《新关系论-求婚》。她帖出的作品虽少但品质高,两篇小说都获得决赛入围。第一次读芜薇的微咖,也许是因为芜薇本身扎实的文学功底,这篇微咖读起来给我的感觉是很不错的!黄老太能活到九十岁,从某个角度来说,算是幸事?她育有四子两女,却在养老院过了九年,不禁要问,为何孩子们都忍心把老母亲放在养老院?而结尾的孩子们在谈及遗产时,说要打官司,读者唏嘘之余难免悲伤

    吴春丽黄老太走了

    2017/10/7 10:19:49
  • 宋朝,因其统治者重文抑武的作风“闻名于世”,这直接导致了宋朝“积弱积贫”局面。飞之裨将杨再兴,则邦乂之子也。单骑入阵,几殪兀术,身被数十创,犹杀数十人而还,一时声势可知矣。是以郾城之役,恢复之业系焉。杨再兴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其悍,其勇是震撼人心的,此一战令无数后人扼腕,却打出了华夏男儿的气概,真是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无敌气概!

    寒塘听雨南宋的荣光(隐阳城系列之七)

    2017/10/5 20:02:13
  • 走过千山万水,还是家乡最美。也许这正是思乡类文章长久不衰的原因之一。现如今,人口流动性较大,生活节奏日渐加快,每天眼睛一睁,穷忙到熄灯,很少有时间静下心来回想老家的人或事。今日,有幸读到本家这篇佳作,仿佛有种时光倒流、身临其境之感,往昔的玩伴儿、老物件、妈妈菜,等等,无一不历历在目。

    黄元罗故乡情结

    2017/9/30 7:42:30
  • 邻家文弹014期,昨天晚上还没到九点,提前了九分钟就开讲。作为文弹的铁粉,我依然守在微信上,聆听了本期嘉宾虹玫的开讲!这期的开讲,非常精彩!虹玫说,她的几篇以女性为女角的小说,展示的就是点染桃花扇的过程。她还提到了她小说创作中的常见结构方式——散点透视。以往,开讲一般一个小时就结束,本期开讲,到十点二十九分才结束,不少文友都踊跃参与提问,真的是因为要发“月饼钱”吗?肯定不全是,主要是学习与交流!

    吴春丽马虹玫:文学是褶皱里的桃花

    2017/9/29 12:00:4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