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号车厢
  • 点击:1262评论:132017/09/11 11:05

我肩背手里空无一物,不用进行安检。几个环卫人员不停地洒水拖地,拖把来回推着夜晚泥土的气息。初夏了,这个热带城市早已燠热不已,周围蒸腾着让人窒息的热风。

“开往重庆的车快到了,请上车的乘客检查好行李,做好上车的准备。”站台边响了两遍提醒乘客做好上车准备的播音。

一声长长的汽笛,铁轨下窜出一股白色的烟气,伴随着哧哧的响声,一列绿皮火车缓缓停了下来。一阵热风迎面扑来,空气中摄进一丝淡淡的香,刚才跟在我身后进来的那位年轻女子,二十出头的样子吧,这时与我并列站在站台上。

一弯苍白的、汗涔涔的上弦月挂在站台的铁皮上,它的周边一颗星也没有。

我使劲地挤着手心,六号车厢车门一开,我快步走了上去,车门口一个年龄大概三十岁的检票人员,走在我前面的那位挑担的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刚接过检查后的票,我赶紧把票递到检票人员手里,他看也不看就用一个小钳子在车票的左下角咬了一口,我接过票,头也不抬地上了阶梯。

“先等等,先等等,让下车的乘客下去再上来。谢谢合作。先等等。”这时一位穿制服的微胖的中年妇女扯着嗓子说。不过我已经抢先上来了。

车厢内人还很少,像蛋糕上的葡萄粒。我随便就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几个小时都不曾合闭的眼皮这时像谢幕一般,缓缓合上了。

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会坐上开往重庆的火车。要是他们跟踪我,也只知道我买的是八点零五分的开往成都的票。这里开往重庆的车一天有两趟。

火车缓缓开动了。

一阵刺鼻的油烟味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中。

“请让一下好吗?”一个甜美的声音。“请让一下好吗?”

我分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薄荷香,立即认出她是刚才在站台上与我并立的年轻女子。她的再度出现,宛若一轮初升的圆月,光洁而有色。

黄色的上弦月这时就夹在玻璃窗顶端的隙缝里。

“请让一下好吗?”她看着我说。

“……”我把横放出去的右腿往里收到与座位齐平。

她低头过去了,在我前面的第二个座位坐了下来。我重新眯上了眼。

这时,我才嗅出凉味的晚风从下窗口灌进来,顿时神清气爽,连疲劳也是甜美的。然又有一丝难以言说的悲哀,这是自我被捕入狱半年来的最美享受。哪怕他们现在上车把我逮捕,我也无怨无悔了。火车一声汽笛,我侧脸朝黄晕的、毫无生命气息的车门方向偏了一下。

可他们如何能猜到我在开往重庆的车上呢。我直了直腰,火车踉跄一下,我的头向前一瞌。

窗外是稍纵即逝的夜景,夜空零落的几颗孤星,站台上那弯上弦月如今在窗顶跟着火车走。火车咣当咣当地重复着,偶尔一阵刺鼻的烟味携晚风灌入,呛得我措手不及。但我丝毫没有拉下窗户的念头,只有窗外晚风吹到我脸上,我才确信自己不是在梦游。若不是火车在飞速的行走,我真有从窗口跳下去的冲动。

我把嘴凑近窗口,朝外面吐了一口痰。痰在空中飞了足足一秒,才打在我后面的窗口玻璃上,叭的一声。

夏天来了,要是小时候,我定瞒着老妈偷偷到河边游水。那一头扎进河水的感觉太他妈爽了,比一个酒吧间的喷火女郎要来得实在。阳光下的河水银光闪闪,仿佛千百条鲤鱼在翻身嬉戏。伙伴们爬上高大的红树林,摘树籽来打水仗。运气好的话,还会在河泥里踩到螃蟹和海螺什么的。尽兴上岸后,到坟地上用瓦片烤着吃。

河的上游有一条铁路横贯其上。每当火车经过,我们都会心照不宣地静下来。视线跟着一匣一匣的车厢撞在了迎面扑来的树林。窗外,风一下子变大了,火车进入了一望无垠的田野。可能是夜晚的原因,不远处就已经漆黑一片了。近处的禾苗依稀可辨,风过处,齐齐弯下腰,仿佛渴了要喝水。我那时从未去过铁路那边,因为老妈不允许,加上路也挺远的。从田野一直往上走,路越走越远,中间还凹下去,像拉满的弓。我有好几次生出瞒着老妈,像出征似的去铁路上面看看的念头,但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打消了。最后一次,我走到半路就回来了。原因是火车刚开过,看了火车我就不想上去了。

我握紧了拳头,在腿上捶了一拳,接着把脸凑近窗口,磕在玻璃上,大口吸着从田野吹来的清凉的晚风。

“小伙子,小伙子。”

“你能让座位我坐会吗?”

“谢谢你啊。小伙子。”

车厢内已经坐满人了。

“让让!让让!卖方便面咧,卖方便面咧!”推着滑轮小车在车厢过道兜售方便面的外省妇女,来回叫喊着。我趁站起来,逡巡了前面车厢,随即在她左手边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她睁开眯缝的眼,然后朝我瞟一眼,礼貌中透着一丝的惊讶。

“你好。”我首先开口了。

“你好。”她说。微笑很不自然。

从这段对白可以看出,在跟女子聊天方面,我简直是白痴。

其实,在我站起来给老人让座时,我扫了一眼整节车厢,发现只有她身子挪了一下,用右手撩了一遍刘海。我这才看见她左边座位是空的。

她的应答没有表现出我预料中的惊讶,而是平静的宛若一面无风无痕的湖水。在我的经验里,这种情况是极少出现的,除非特殊情况。就是说这个女子很可能事先知道我的身份了。难保这节车厢里没有他们的人。我上来的是六号车厢,我买的成都票是四号车厢。他们在四号车厢没有发现我,随即展开地毯式搜查。不过他们为了不引起乘客们的恐慌,所以只能暗中进行。他们可能假扮成各色人等,譬如刚才卖方便面的外省妇女,刚才问我座位的老头,甚至眼前的这位年轻女子也是参与这次追捕的人!谁知道呢,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干不出来。这些我早已预料到了,他们当中很少人认得我,除了监狱查管的几个猪头。单凭照片他们有些人是不敢确定的,除非在我身上发现某个事先公布的特征,在监狱里频繁表现出的某个动作、癖好等等。不管这名女子是不是他们的人,我跟她攀谈,一方面为消释她同行的怀疑,他们以为逃犯因为心虚,总是沉默寡言。

车厢内突然起了争执,有个外省男子在过道擦碰了一名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就说男子占她便宜,要他道歉。男子百口莫辩,最后只得赔上几声对不起。中年妇女待男子走过去,在他背后操一口流利的粤语,乘胜讪讪骂了一通。外省男子回过头定看了她一眼,摇头走了。我心里顿时有干架的冲动,要不是考虑到可能暴露身份,蛮横的中年妇女早已成为我的拳下老鼠了。我在心里想象那妇女跪在地上求饶的狼狈相,如何哭爹喊娘的,车厢内的人没一个敢站出来帮她。男子进了厕所后,车厢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乘客们有的侧着头打呼噜,有的两眼无神地啃着手上的饼干,有的把头磕在窗玻璃上,斜眼对着窗外飞一样变换的景物发呆。我向右侧了一下身,根据月亮的位置,现在约莫十二点了。我渐渐把呼吸调匀。

窗外黑漆漆的一片,树影、山头、禾苗、远处的灯光早已消弭在一片模糊之中了。天地之间仿佛堕进洪荒之前的混沌。我很无聊地竟把远处的灯光与车厢内晕黄的灯光作比。如此一来,远处的灯光虽星星点点,却奇异的亮,车厢内的灯光打瞌睡似的,越发的晕黄、朦胧了。

不知为何,我厌恶起窗口的位置,这绿皮火车呼出的油烟气体吸进肚子,让我有种想吐的恶心。车厢里的灯光一下子变亮了,我的心刺痛了一下。玻璃上清晰映出了几个男女的头面,他们有的正盯着我,我极力避开他们,便想起窗外来。窗外这时出现行李箱、人面、水杯、头发。我透过这些物象往里看,竟发现里面仍是行李箱、人面、水杯什物。人面中间放着水杯,行李箱就搁在我的头上。我心头霎时抽紧,车厢内的灯光这时又暗了些。我把移开的目光重新转向玻璃,一座乌黑高耸的山迎面朝我扑来,我哆嗦一下,习惯地左右摆头。车厢内的乘客丝毫没有异样表现。我随即闭上了眼。眼前顿时轮番出现了刚才的景象,水杯、行李箱、人面不停地在我眼前变换。我用力合紧眼皮,漂浮的景物中间匀开了一个个椭圆的白圈,白圈越来越多,景物渐渐隐去。我的眼皮稍稍放松,就在我刚想把眼皮睁开,一座发光的远山直向我撞来,我下意识用手捂住胸口,身子不由得蜷缩一团。一片白色的带子在我眼前翻飞,一张模糊的脸浮在空中,慢慢地与带子合为一体,出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身体。我伸手一抓,似乎抓到什么了,张开一看却空无一物。我再一抓时,女子已经不知哪去了。突然眼里一个闪光,窗玻璃上出现了刚才幻觉中的女子的脸,我手心湿粘粘的,再抓就没意思了。列车员走进车厢,提醒乘客南宁站到了,请下车乘客拿好行李。车厢内的灯光这时显得更暗了。

我身子不觉一震。薄荷香忽隐忽现,一阵热流迅速走遍我全身,我明明感觉到了我的脸热辣辣的。她两颊也蒙上了一层不安的晕。

出于一种警觉,我不得不假装上一次厕所。要是便衣隐藏在这节车厢,发见我起身,定会坐立不安的。事实正出乎我意料之外,车厢内的乘客居然连一个瘙痒的动作也没有。走在短短的过道上,火车驶出郊区很远了。玻璃灰蒙蒙的,左侧窗外的天空已经出现黎明前的薄暗。

一天终于过去了。

当我确信自己醒着时,无数道亮光一齐袭进我的瞳孔,眼前白蒙蒙的一片。座位是白的,车厢是白的,玻璃也是白的,旁边的女子不见了!我重新闭上眼,憋了两秒,再次睁开时,旁边的女子正在睡梦中。她眼皮包住的瞳孔,来回溜转着。我隐隐感觉到车厢内的空气到处不对劲。窗外的景物飞也似的往后退去。太阳这时挂在了右侧的车窗上。夜里迷蒙不清的物象如今赤裸裸的一丝不挂。一种暴露无遗的的忧虑爬上我的头皮。我的脚掌沁出了细汗,鞋子一下子变小了。我现在祈求火车不要停下,只要火车一直行驶,我就不会有被逮捕的危险。就算一两个便衣在这节车厢里,我也不怕。他们身上不敢携带手枪,在人流多的地方。我抖了几下裤管,那里藏着我上车前在一家百货商店买的齿形水果刀。

我的直觉告诉我,过于平静绝不是好事。这列火车再行驶十二个小时就到终点站重庆了。就怕在我睡觉的那段时间里,旁边的女子已把我的情况向她的上司报告了。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也许他们已经在重庆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去自投罗网。我又抖了一下裤管。当年我就是用这样的一把水果刀结束那个肇事家伙的性命的。我一刀过去,没想到正中那家伙的心脏位置,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那家伙哼都不哼一声就倒毙了。还好我们那时打的是群架,我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

监狱后面两百米是一条铁路。每至晚上十时左右,准时有一趟火车开过。我熟悉这个情况后,竟发展成若没听到火车声便睡不着的奇怪习惯。半年的监狱时光,乏味的生活没有让我完全麻木,无论白天接受怎样的劳役和辱骂,晚上十时左右的一声汽笛便把它们冲散殆尽。只要我想到有个声音在晚上十时等着我,我整个白天都是满意的。不过,时间一久,单凭那一声汽笛已经不能满足我内心的需求了。接下来的生活随之恢复到刚开始的无所适从。我于是常常故意寻事,不时找某个狱友干架,导致几乎天天被关禁闭,甚至抽打。他们愈是生气,我愈是开心。生活最可怕的是无聊。那些狱友偶尔同情我,跑来劝慰我。我却毫不领情,甚至怪他们多管闲事。最后搞的自己众叛亲离。狱友都渐渐远离我,私下还说我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因为我独处时总喜欢跟水壶、花草、天空说话。这件事传到看守耳中,看守便把我移送到就近的一个精神病医院,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有没有患精神病,只不过害怕我搞出更严重的乱子罢了。我在精神病医院呆了一个月就出来了。这次他们对我的看守不像原来那么严了,因为他们觉得精神出现问题的人,虽说容易做出些损人的事,但绝不会有清醒的逃跑意识的。于是我将计就计,在一个临近十时的晚上,我攀墙逃狱了。他们发现我的诡计后,大为愤怒。不过为了掩盖他们的失职和判断上的低能,他们在到处张贴的通缉令中特别醒目写到逃犯患轻度精神病的特征。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六号车厢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电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12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9-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电击10490积分 2017/09/11 11:44:41
    • 分享到: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 雪川2017/09/11 12:49:16
    • 分享到:
  • 谢谢阅读和点评!

    回复

  • 一个出门人,没有任何行李,不等下车的人先下车就挤上了车,为着急逃出囚禁,去追寻自由做的铺垫。就在他如意的登上了6号车厢后,身体的自由已得到实现,然而内心的焦虑与恐惧才刚刚开始。作者通过一系列的心理活动描写,层层深入,直达他良心的觉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普天之下,皆王土,内心的草木皆兵是有根据的。如若想身自由,不要触犯法律底线,如若要心自由,更不要触犯法律底线。
  • 回复
  • “越狱”后的我本打算如“战狼”般“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可“不走寻常路”就是让人“忐忑”,一路上的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看来,做个好人最起码能求个心安。这样一种惊心动魄、扑朔迷离且精彩纷呈的故事情节,既能调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又有身临其境之感,不得不点个赞!
  • 回复
  • 京京的语言,是我喜欢的!最近,我喜欢看《蒙面唱将猜猜猜》——不看脸,只听歌,猜其名。由此,我想:如果京京的文章,也以《蒙面唱将猜猜猜》的方式来竞猜,是不是也很有意思?会有多少人只看文章就能猜出这是京京的文章?之所以讲这个,我是想说被同质化的当下,喜欢推陈出新的年轻人,如何写出有特色的创意之文。显然,京京的这篇,又是一种尝试化的写作。虽然是虚构的,却写出了逼真的况味。向京京学习!
    • 雪川2017/09/12 12:36:15
    • 分享到:
  • 谢谢吴春丽的喜欢。大家一起学习交流。

    回复

  • 因了重要大事,今年邻家参赛的诸类作品皆未及细看。对本文亦然。却在随意浏览中瞥见这样的语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好的文笔,就如同胡赛尼《追风筝的人》中这样的文笔“他的眼睛出卖了他的内心”,这是优美的小说文笔。无怪乎《追风筝的人》全球发行已逾2千万册,加上其《灿烂千阳》《群山回响》,三部长篇小说,全球发行量已逾4千万册,竟超过了我国莫言、刘慈欣、麦家等数人所有海外英译作品发行量的总和。哦,扯远了一点
  • 也有这样的译文:“他的眼神出卖了他。”——《追风筝的人》
    • 雪川2017/09/11 12:49:58
    • 分享到:
  • 谢谢黄老师的浏览和点评
  • 与雪川校长共勉!
    • 雪川2017/09/11 13:55:14
    • 分享到:
  • 😂😂黄老师说话有风趣
  • 谈不上,谈不上。雪川校长。
    • 雪川2017/09/12 12:12:16
    • 分享到:
  • 神回复

    回复

  • 最近来访
  • 3000积分
  • 3星
  • 3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102731
  • 10
  • 300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