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岭南有雪
  • 点击:2118评论:02017/09/11 11:32

雁至草犹春,

潮回樯半温。①


这是岭南土生土长诗人陈陶自番禺赴博罗途中所作的诗句。将岭南时令,气候,水文,人情,地理都涵盖其中了。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是苏轼碰到画家王巩贬自岭外宾州北归,发现王巩神情与当年无异差,就问王巩的侍妾柔奴“广南风土,应是不好?”不料柔奴却答“此心安处,便是家乡。”由此,他写下了这一首《定风波》。借友人对广南地区的留恋,表达了诗人豁达的心胸,淡泊的情怀。

我为什么要选写这两首诗词呢?一是可以很简洁,形象的勾画出岭南的风情,地貌;一是甚容易的向外人道出岭南另一文化特征——贬官谪吏的——“为终老计”的故园文化汇萃。

不关是北方人,就连生于斯长于斯的岭南人,在封建时代里都认为岭南湿气严重,瘴疠沼泽遍布,是不宜人居住的。


篱落春潮退,

桑麻晓瘴昏。②


九月江亭闲望,蛮树绕,瘴云浮。③


如果要对这一印象寻根溯源的话,那么就可以追到屈原的《楚辞》了:


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

·····

蝮蛇蓁蓁,封孤千里些;

······


岭南是南方的一部分,湿气是重了点,郁热了些,却是各类动植物,花鸟果树,鱼米多产的地方,特别是果树了。


炎云骈火实,

瑞露酌天浆。④


苏轼对岭南荔枝是极其热衷与喜爱的。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单凭这两句就足以表达荔枝这一热带花果在苏轼心目中的地位了。竟然为了每天的三百颗荔枝,把自己交付给岭南了。这比西湖之于林和靖,南山之于陶渊明,雷次宗之于钟山都不知简单多少了。别人为寻得心灵的寄托,而他只为了一张嘴。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洒脱了。

岭南的果树还应很多,如黄皮,火龙果,菠萝,龙眼等,其实岭南的山水给文人的印象也是不差的。


淡看烟云轻着雨;

近遮草树远遮山。


一重一掩翠参差,

路入桃源客意迷。⑤


这是李纲被贬,经梧州乘船沿泷江到德庆时,写的两首描绘泷江沿岸景色的诗。他在去海南的途中,过琼州海峡时还写了一篇序:


南渡次琼管,江山风物,与海外不殊。民居皆在槟榔木间,黎人出市交易,蛮衣椎髻,语音兜离不可晓也。因洵万安,相去犹五百里,僻陋尤甚。黄草屋二百余家,盗生之具,一切无有。道繇生黎峒山,往往剽劫。行者必自文昌县泛海,得风便之自可达。艰难自此,不无慨然。赋诗二篇,纪风土,志怀抱也。


这又是另一番景象了。不是山水,而是风土人情了。


岭南冬深花照灼,

比至春初花已落。⑥


冬天开花的地方才是花真正的故乡。岭南四季花期不断,是气候所致。冬天少了北国的雪寒,多了一份湿气的温濡,稍稍耐得住清寒的花是不会白白浪费光阴的。北国的花到了冬天,其实在秋末一半湿泥一半清冷时,早已凋谢了。提起岭南是很少有人想到把它与雪花联系在一起的。


去路霜威劲,

归程雪意深。⑦


隔水众梅疑是雪,

近人孤嶂欲生云。⑧


这些诗句都是把梅比喻成雪了。真正的雪有没有呢?其实还是有的。


北人浪说瘴雾恶,

行拥貂裘冲雪华。⑨


这里的雪就是真的雪了。

粤北要是赶上大寒(不是节气里的大寒),气温降到了零下一两度,也会下起极细小的雪的,这不是偶尔可见的春霰。清晓起床,看见井水还结了一层冰了呢!


说起岭南的雪,我想起了我一位教书朋友的经历来:

“我到乡下的一个村小学实习,那段时间着实凄清,住宿条件就不用说了,夏天特热。因为太偏僻了,连出校门的兴致也没有。那里房屋千篇一律,中间一个大间配一个小间,两侧再加两个连通的房间,竟然还有用茅草作顶的草屋。这些是我家访发现的。各类植物发了疯似的,把墙脚,路边,荒地,垃圾堆都占据了。我们大扫除除了擦窗玻璃、抹桌子,还要锄草。

学生个个皮肤粗糙,有些脸都不洗,还挂着干了的鼻涕的垢迹。头发像鸡窝,千错万结,估计铁耙都梳不直。这还不是令我最苦恼的,最令我苦恼的是他们胆子太小了。每次上课我都一言堂。提问没一个人主动举手,多简单都好,可他们又都瞪大眼盯着你,点名站起来的,脸蛋刷的一下子红了,吞吞吐吐,非但语不成句,声音跟蚊子叫那么小。因此每问一个问题,我除了要费一番唇舌来引导,甚至哀求,还要走下讲台去,闹得后面我也懒的提问了。”

“只有一件事让我稍微有点惊奇。”

“什么事?”我问。

“我在临近实习结束的最后一次自由活动课上,破例问了他们一个问题,说出你们喜欢这里的哪种景物,我下意识给他们列举了几样,比如棕榈树,大红花,草坪的小草······我是生怕他们一时不明白我的问题。你猜他们的回答是什么?”

“是什么?”

“大红花,夜来香,榕树,松树,——雪花!”

“雪花?!”

“对,是雪花。你说我们岭南哪有雪花。”

“后来你怎么办?”

“能咋办,原本我是想让他们简单介绍一下植物的,他们哪知道雪花是啥样。其实想想他们也挺惹人怜的。”

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粤北,傍近湖南一带有下雪景象。小孩子们是晓得他们所在的大故乡——岭南是有雪花的,还是压根没想到,因渴望而生出的渴求呢?而最终被我朋友一问,吐露出来了呢?作为一个从未见过雪花的岭南人,我深知,书本里印有雪花飘飞的插图和小孩子们堆雪人的景象,是多么有魅力啊。

其实岭南是有雪花的,只是不常落,地域小了点罢了。


注释:

①:陈陶:《番禺道中作》

②:惠洪:《过淩水县》

③:朱敦儒:《沙塞子》

④:苏轼:《食荔支二首》其一

⑤:李纲:《江行即事》其一其二

⑥:孔平仲:《落花》

⑦:朱熹:《登梅岭》

⑧:陈与义:《度岭一首》

⑨:郭祥正:《雪夜宿法华寺》

另附:序出自《肇庆府志》

  • 1
  • 关键词:岭南有雪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8239
  • 15
  • 52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