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
    她疯狂地担心他,担心他染上了病,担心他出了车祸,担心他遇到了别的不测......可她不敢给他电话,哪怕用公用电话打给他,也没勇气。谁让她爱上了别人的丈夫?……
  • [91] [0]


(一)

这是一个外表平静而心绪纷飞的夜。

这是一个干净清爽却令人心乱如麻的房间。

房间是破旧的两房一厅中的一间,位于繁华的深南中路背后不远处一个叫做巴登村的地方。如果走马观花游历深圳,不会留意到这类房子,它们,分属这个村那个村,有一个统一的称谓,叫做农民房。肮脏的环境,破败的外表,就隐藏在高楼大厦的不远处。这情形,在深圳,比比皆是。

小静与另外一个女孩合租,这个女孩不讲卫生,没修养,但有一对硕大的乳房。她男朋友住在这个城市的父母家,将无业的她安置在这里,偶尔过来看她并与她上床,临走再留下一点生活费。这个女孩子晚上看电视、白天睡觉、偶尔逛街。

小静也有一个男人偶尔过来看她,可惜,这个男人来的次数太少,逗留的时间也太短。他是一个三十五岁女人的老公,还是一个七岁女孩的老爸。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小静木然地整理着双人床,她和他刚离开这张床,粉红温馨的被褥还残留着他们的体温。无论多么温情,多么缠绵,他在晚上十一点前一定要起床驱车回他真正的家。小静曾经以撒娇或撒泼的方式,想留他陪她一夜,他却痛苦得五内俱焚,坚决要走。小静只得随他,她知道:爱一个男人,如果不能掌握百分之百的主动,也就是说不能百分之百吃定他时,就不要把他逼得太狠,否则,他一定会逃。

他一直对她申明,他是不可能也不会考虑离婚的,如果被他妻子知道他们的关系,唯有立即结束。自打他说过这话,小静晚上再也没有挽留过他,反而会替他担心,怕他不想走,怕他因为缠绵而误了回家的时间。他夸小静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小静也就甜滋滋感到满足。

当他真正离开后,小静并没有赖在被窝里,而是马上起床,整理好床被,静静等他的电话。

他们有约在先,他回到家后,小静不能主动打电话给他。

他回到家一般需要十分钟,在家楼下,他照例会打一个电话向小静问候,让小静乖乖地好好睡,在电话中吻她并道晚安。小静把这个电话看作他们的甜蜜后戏,比之床上的疯狂,她更爱这温情的关怀。

今晚,小静关了空调,推开窗户,又站在窗前呆呆地等电话。

窗外正对的一幢楼与这幢楼犹如孪生姐妹,灰黄的石灰墙上满是青苔,楼里住着的,无非是全国各地涌来讨生活的底层人,苦挣苦熬,只盼赚点钱后早返故乡,不敢奢望在这个城市扎下根来。

或许对着沧桑而怀旧的楼,容易勾起伤心往事?小静每次站在窗前,就是如此。

记得那次SARS风波,他开车送妻女回老家“避难”,一越省境,即被隔离。他妻女在隔离期间与他寸步不离,他找不到机会给她电话。

她疯狂地担心他,担心他染上了病,担心他出了车祸,担心他遇到了别的不测......可她不敢给他电话,哪怕用公用电话打给他,也没勇气。

三天,她基本上不吃不喝,实在撑不下去,才鼓足勇气借女友手机发了个短信给她:“你和你的家人,都还好吗?”

短信没有回复,她再也不敢追问,这更加重了她内心的担忧和悲伤,她甚至计划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去他家乡找他,找到他后,只需远远地看一眼,确定他的安危即可。

直到第四天下午,他才找到机会给她电话。她在电话中一句话也没说,对着手机,啜泣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她听到那头传来他压抑的低嚎。

谁让她爱上了别人的丈夫?

夏夜的风吹拂雪白窗纱,温柔地轻拂小静的脸,像要揩干她的泪。不知为何,小静近来常常无声流泪,泪流到嘴角,方才察觉。

静夜中,电话铃猛地响起,把小静从往事中拉回现实,她身子一颤,旋即扑向床头的电话机。

“我到了,你放心吧!”

“好啊!你回去早点休息吧!”小静的语气很平静。

“那好,我上去了,宝贝,好好睡,我想你!吻你!”熟悉得犹如早起的一泡尿,温热却没有生气。

“等等,我明天早上要去考试,你能送我吗?”小静突然问。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尔后他才说:“恐怕不行,明天是星期六,你知道,我明天全天都没空。”

“那你要去干什么?”小静语气有点急。

“我要陪女儿去海边呀,早就答应过她了,不能不兑现的。”

“就你们两个人,她不去吗?”小静知道自己问得很多余。

“她不去呀!就我和女儿去。”他的语气很低,因为他在撒谎。

“她不去,我正想去呀!我明天也想去海边,你带我也去吧!”她听出他在说谎,这时无论他说谎与否,她都会生气。

“你能不能改天去呀,下周末我一定陪你去,好不?”他语带乞求。

“不行,我明天就要去,我自己去,说不定还能撞到你们幸福的一家三口呢!”小静的语气忍不住强硬起来。

“那好吧!你去就去吧!那我就不去了。”他口气冷下来。

他口气一冷,小静就害怕了,她马上改口道:“我哪里会去呢?明天我还要考试,同你闹着玩呢!快回去吧!明天我自己去考试,你也该好好陪陪你的家人。我睡了,我好困。”小静边说,边打了一个大大的夸张的呵欠。

那边适时挂了电话,话筒传出滴滴滴的刺耳噪音。

小静仿佛看得到他:只见他迎着那片中产阶级住宅区的某处温馨灯火,迎着两双充满了期待的眼睛,归心似箭地顺着电梯上行,在电梯里,他小心地整理着衣服,生怕会留下她的头发。他还会低头嗅嗅,生怕留有她的气息……

她挂上电话,把这些画面通通赶走了。

爱上了已婚男人,生气和痛苦永远只能藏在心底。向别人表露,别人会笑你活该;向他诉说,他会认为你不懂事,又在向他施压。小静最怕的,还是怕他离开自己。

他一离开,小静就觉得开着空调冷,现在关了空调,又觉得被湿润的热浪逼得六神无主。

窗帘在风中款款摇摆,曼妙如同水中青草。小静犹豫着又走近窗口。


(二)

五年了,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与他在一起?

五年前,她离开那个残忍伤害了她的男人,离开那个给予她无数辛酸回忆的城市,身上只剩下一千多块钱,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深圳,投奔她一个大学同学,计划在这个城市重新开始新生活。那时,她只有二十四岁,她想,一切都还可以重新开始,只是,不要再走错路。

那是夏天,她在人才市场连续挤了七十三天。她每天穿着那套最好的职业套装,每天挤出一身臭汗,回同学家后,每天都洗那套衣服,用尽力气,拧到最干,晾在同学家阳台上。同学的老公笑他,问她怎么老是穿那套衣服,她说:“我做梦梦见自己找着工作时,就穿着这套衣服。

同学和老公租住一套两房一厅的农民房,两人省吃俭用积攒买房的三成头款。她住在他们隔壁的房间,房间隔音不好,她经常听见那边熟悉的动静,她有点烦躁,声音让她想起那个薄情寡义的男人。

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她知道她什么也不能想,找到工作才是头等大事,况且,她认定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只能给女人带来伤害和痛苦。

两个月后的一天,小静同学出差去上海,半夜,同学的老公敲小静的门,小静以为他有什么急事,迷迷糊糊开了门,他一下挤进来,一把抱着小静,连声说他爱她,第一眼就爱上了,想要她,要一次就行了,要一次今生就满足了,边说边埋下头用嘴拱小静的胸。

小静拼命推开他,恍惚中还打过他一耳光,他愣了,小静趁机把他推出房间,关上门并反锁。她躲在床上哭起来。他在外面长时地持续敲门,小静在床上战栗成一团。第二天,小静便搬出去,住进了十元店。

小静不漂亮,一点也不漂亮,但乡下母亲请来的算命先生硬说她“命犯桃花”,难道被人轻贱,也算桃花运?

随后,小静火速找到了一个待遇很差的出纳工作。

看到同学与老公平常那么恩爱,小静想不清楚,为什么有的男人那么可怕,在一个女人面前是人,怎么在另一个女人那里便成了兽,而且,在两种角色的互换中那么自然娴熟。

她大学毕业后,碰到的第一个男人也是这样。他是她的部门经理,年轻英俊,对她照顾有加,他稍一引诱,小静就爱上了他,爱上他后,就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

没多久,公司倒闭了,部门经理和小静同时失业。小静去了另外一家公司做会计,部门经理说他到了该自己创业的时候,听从他的建议,小静把自己的积蓄全部交给他。他先回老家创业,说有点基础后再来接她。

分开后,过了很长时间,他都不来看望小静,电话也少了很多。小静等了一年,实在等不住了,只身前往南昌找到他家,才发现他所谓的创业就是买了一台出租车运营。更让她痛心的是,他早就结了婚,有一个已满三岁能脆生生叫“阿姨”的女儿。

小静不甘心上当,也不甘心失败,她不动声色,只是私下威胁他,说要把真相告诉他家人,除非他跟她走。

他同小静走了,骗老婆说要到外面去创业。

他对小静说他爱她,从头到尾这一点从来没骗她,他是少年无知时被家人逼着结婚的,后来又有了孩子,想挣脱这个锁链更困难了。他一再发誓,他不是诚心欺骗小静的,只因为他太爱小静了,另外,他再三保证,他借小静的钱一定会还。

小静摇着头,泪流满面,她不会信,再笨的人也不会信。

他见小静不信,他就当着小静的面,打免提电话给他老婆,说要离婚。小静听到电话那头他老婆的哭泣和乞求,还有咒骂和威胁,于是,小静又信了他。他在地上跪了半夜,小静一心软,又容他爬到她身上一番又咬又啃,于是,小静便彻底原谅了他。

第二天,他说回南昌办离婚手续,谁知一走又没音讯。

等了一个月,小静只得又去南昌找到他,他满面憔悴,半人半鬼。他说,他不可能离婚,孩子太可怜了。他老婆说,如果他铁了心要离,她就把孩子杀死,省得她将来受别的女人的虐待。

觉得这个男人至少对她付出了真心,小静又原谅了他。他偷偷带小静去井冈山玩,在革命圣地,小静故意不服避孕药,她那时天真地想:“她能生孩子,我也能生,我也生一个,到时两个都是你的亲骨肉,看你怎么办?看她怎么办?”

她果真有了孩子,但是他依然没有要她,他对她说,你们两个都这样逼我,我只有去死,他当着小静的面割腕,小静吓坏了,她明白自己狠不过他,也斗不过他的妻。她去医院引产时,孩子已经五个月了。

引产后,小静失业了,他照顾小静满月后,一天,说上街买土鸡,然后,再也没回来。为了躲她,他们搬了家,换了电话。小静拖着虚弱的身体,又没有钱,再也打不起精神去找他们。

她拼命朝他的电子邮箱发信,骂他的,咒他的,求他的,什么样的信都发。最后,她收到了他托朋友转来的三千块钱,让她彻底忘了他。

小静最终死心了,她明白,他不会再回来了。当时,若非念及父母和年幼的弟弟,她也许会去死,也许会天涯海角找他拼命。

朋友们都安慰她鼓励她,说她还年轻,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 标签:二奶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慕尼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9/12 15:29:15

    这是继驿马《在木棉湾的日子》后,引起的又一次比较大的争论。我不想拿道德说事,单从文章的文字、情节来简单谈一下。恕我直言,文字和情节都比较一般,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特别是标题,有点哗众取宠的意味。小三这个题材能不能写?当然能写,但如果没有特别好的故事,和不同的视角和切入点,确实没有必要多写。同样是写小三,洪之芥的《念奴娇》在文字和情节上就更胜一筹。大家有争论正常,但搞人身攻击就低级了,无论是谁。

    分享到:刘菡萏2013/09/12 15:37:28

    嗯,《念奴娇》写得挺好的。很生动、细致、发人深省。我不觉得那是是写小三,而是写爱情,写生活,写婚姻,写人性。

    分享到:刘菡萏2013/09/12 15:39:35

    不是更胜一筹,而是胜出很远。是专业作家与业余写作的距离。看了《念奴娇》,我这几天都在网上搜作者的文字来看,真是篇篇精彩,字字出众。很喜欢她的文风。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3/09/11 23:57:28

    我们无法用道德标准来评判本篇小说主人公小静,很多女人的不幸是因男人而造成的,而小静的不幸有多方原因。当然,她自己要承担最大的责任。那样的家庭,那样的环境,小静若苦撑苦熬也还是活得下去。可往往一个人承载了太多的压力,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也只有向生活妥协了。情感没有错,错的是这个社会环境。为什么那么多男人会吃着碗里想着锅里?小静这样的人物不是不能写,相反,她们更需要关注和反思。

    分享到:唐兴林2013/09/12 00:11:55

    我们不要过多纠缠一个作者写什么或不该写什么。重要的是一个写作者的思想和他(她)传递出的价值观文及人文关怀。文学需要阳春白雪,也需要对苦难的倾诉和对丑恶的批判。具体到此篇作品,我觉得还可以再提炼。

    分享到:唐兴林2013/09/12 00:15:41

    完全的叙述生活就会缺乏一种艺术和精神气质。个人意见,仅供菡萏参考。

    分享到:刘菡萏2013/09/12 11:55:44

    好的。谢谢你的意见。对于写文字,我还很稚嫩,只能说是一种凭直觉写作。我以前写东西,只限于自娱自乐的阶段,是这场文学大赛,点燃了我对写作的兴趣。我以后会尝试着继续写下去,也希望大家能给我多一些鼓励。

      回复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5000积分2013/09/11 16:44:45

    有争论,说明写出了水平。我不是什么学者社会关察家,所以且不从道义社会良知正能量方面出发去探讨,就从故事文本及语言来说,就值得赞一个!

    分享到:云裳2013/09/11 17:19:37

    别忘了,文学还有艺术性和价值导向的。

    分享到:卓子2013/09/11 20:25:32

    真可悲!一篇接一篇二奶床上戏.作者怎么这么清楚?居然还有抹粉的!有争论就有水平?此话可笑至极!

    分享到:起云2013/09/11 21:01:57

    赞同

    分享到:刘菡萏2013/09/11 22:53:28

    我写的这个算不上什么文学吧?余华写的《第七天》才是充满了负能量呢!看后让人很绝望,同时,又觉得很真实。

    分享到:刘菡萏2013/09/12 11:57:42

    我写的也不全是二奶小三吧?怎么说我写了一篇又一篇呀?

      回复
  • 分享到:慕尼黑5790积分2013/09/10 16:35:48

    评论真是各种精彩呀。文倒没细看,但觉有为小三二奶洗白的嫌疑。小三二奶可以存在,但既然真实地存在着,就应该承受来自社会的各种批判。不说“正能量”那些俗到吐的名词,单想想自家的老公老爸在外包二奶是啥心情?鸣炮奏乐喜大普奔?

    分享到:梦里是客2013/09/10 16:39:25

    同意这位文友的观点。早年间那些当汉奸的哪个没有苦衷。若是因为所谓可怜、无知,忽视本来该遵守的道德,那人人都可当小三。

    分享到:刘菡萏2013/09/10 17:29:06

    小三其实是弱势群体,如果能当得了少奶奶,谁去当小三呀?不然,小三的最大梦想也就不会是上位扶正了。呵呵!小三,也要看是什么原因当的小三,还要看看她是如何做小三嘛,也不要一棍子打死。

    分享到:卓子2013/09/11 20:47:36

    她们即便是你指责的小三.她们都知道廉耻.怎会把床第之事拿出来讲.这小三的无耻是做了还敢讲.还写出来.令人作呕!也许评委喜欢.多写几篇!

    分享到:起云2013/09/12 11:21:57

    我不是说不可以写二奶,小三,妓女,只是想问,除了这,你还会写点别的么?在你的世界只有这些?或者你想倾诉给我们听?可是听多了也厌烦了,请你消停一下吧?让我们耳目都清静一下.

    分享到:起云2013/09/12 11:23:55

    还有别侮辱了国母,人家并没有插足的.是时间上认识的问题.分了之后结合,根本就不是小三.

      回复
  • 分享到:雨妆红尘15430积分2014/07/23 20:45:16

    我写过关于这类群体的文章,也有打算为二奶,小三,小姐们写一部长篇小说,因为她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她们之中也有美丽,善良的,但能力有限,正是在构思中,目前时间紧,在修改另一部长篇。

      回复
  • 分享到:雨妆红尘15430积分2014/07/23 20:42:09

    没办法每次只能发200字,而每次评论别人的文章不知不觉就超了,于是先删删,还是多,再删删,删到后来有点不伦不类,乱糟糟,勿怪。我相信这一个真实的故事,因为我的一个挚友出租屋的旁边就住着一个类似的女人,当然故事比这个更凄凉,对于许许多多受伤的女生我能说什么呢?只是心痛,但愿她们最后都能有一个好归宿,那怕有爱的,生活的路上受尽伤痛,希望风雨雷电之后,终见彩虹,突然想到几年前看过的茶花女,让我感慨万千。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72
  • 8500
  • 30
  • 80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王福日评》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