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
  • 点击:91185评论:242013/09/04 13:35
  • 收藏
提要:她疯狂地担心他,担心他染上了病,担心他出了车祸,担心他遇到了别的不测......可她不敢给他电话,哪怕用公用电话打给他,也没勇气。谁让她爱上了别人的丈夫?


(一)

这是一个外表平静而心绪纷飞的夜。

这是一个干净清爽却令人心乱如麻的房间。

房间是破旧的两房一厅中的一间,位于繁华的深南中路背后不远处一个叫做巴登村的地方。如果走马观花游历深圳,不会留意到这类房子,它们,分属这个村那个村,有一个统一的称谓,叫做农民房。肮脏的环境,破败的外表,就隐藏在高楼大厦的不远处。这情形,在深圳,比比皆是。

小静与另外一个女孩合租,这个女孩不讲卫生,没修养,但有一对硕大的乳房。她男朋友住在这个城市的父母家,将无业的她安置在这里,偶尔过来看她并与她上床,临走再留下一点生活费。这个女孩子晚上看电视、白天睡觉、偶尔逛街。

小静也有一个男人偶尔过来看她,可惜,这个男人来的次数太少,逗留的时间也太短。他是一个三十五岁女人的老公,还是一个七岁女孩的老爸。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小静木然地整理着双人床,她和他刚离开这张床,粉红温馨的被褥还残留着他们的体温。无论多么温情,多么缠绵,他在晚上十一点前一定要起床驱车回他真正的家。小静曾经以撒娇或撒泼的方式,想留他陪她一夜,他却痛苦得五内俱焚,坚决要走。小静只得随他,她知道:爱一个男人,如果不能掌握百分之百的主动,也就是说不能百分之百吃定他时,就不要把他逼得太狠,否则,他一定会逃。

他一直对她申明,他是不可能也不会考虑离婚的,如果被他妻子知道他们的关系,唯有立即结束。自打他说过这话,小静晚上再也没有挽留过他,反而会替他担心,怕他不想走,怕他因为缠绵而误了回家的时间。他夸小静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小静也就甜滋滋感到满足。

当他真正离开后,小静并没有赖在被窝里,而是马上起床,整理好床被,静静等他的电话。

他们有约在先,他回到家后,小静不能主动打电话给他。

他回到家一般需要十分钟,在家楼下,他照例会打一个电话向小静问候,让小静乖乖地好好睡,在电话中吻她并道晚安。小静把这个电话看作他们的甜蜜后戏,比之床上的疯狂,她更爱这温情的关怀。

今晚,小静关了空调,推开窗户,又站在窗前呆呆地等电话。

窗外正对的一幢楼与这幢楼犹如孪生姐妹,灰黄的石灰墙上满是青苔,楼里住着的,无非是全国各地涌来讨生活的底层人,苦挣苦熬,只盼赚点钱后早返故乡,不敢奢望在这个城市扎下根来。

或许对着沧桑而怀旧的楼,容易勾起伤心往事?小静每次站在窗前,就是如此。

记得那次SARS风波,他开车送妻女回老家“避难”,一越省境,即被隔离。他妻女在隔离期间与他寸步不离,他找不到机会给她电话。

她疯狂地担心他,担心他染上了病,担心他出了车祸,担心他遇到了别的不测......可她不敢给他电话,哪怕用公用电话打给他,也没勇气。

三天,她基本上不吃不喝,实在撑不下去,才鼓足勇气借女友手机发了个短信给她:“你和你的家人,都还好吗?”

短信没有回复,她再也不敢追问,这更加重了她内心的担忧和悲伤,她甚至计划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去他家乡找他,找到他后,只需远远地看一眼,确定他的安危即可。

直到第四天下午,他才找到机会给她电话。她在电话中一句话也没说,对着手机,啜泣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她听到那头传来他压抑的低嚎。

谁让她爱上了别人的丈夫?

夏夜的风吹拂雪白窗纱,温柔地轻拂小静的脸,像要揩干她的泪。不知为何,小静近来常常无声流泪,泪流到嘴角,方才察觉。

静夜中,电话铃猛地响起,把小静从往事中拉回现实,她身子一颤,旋即扑向床头的电话机。

“我到了,你放心吧!”

“好啊!你回去早点休息吧!”小静的语气很平静。

“那好,我上去了,宝贝,好好睡,我想你!吻你!”熟悉得犹如早起的一泡尿,温热却没有生气。

“等等,我明天早上要去考试,你能送我吗?”小静突然问。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尔后他才说:“恐怕不行,明天是星期六,你知道,我明天全天都没空。”

“那你要去干什么?”小静语气有点急。

“我要陪女儿去海边呀,早就答应过她了,不能不兑现的。”

“就你们两个人,她不去吗?”小静知道自己问得很多余。

“她不去呀!就我和女儿去。”他的语气很低,因为他在撒谎。

“她不去,我正想去呀!我明天也想去海边,你带我也去吧!”她听出他在说谎,这时无论他说谎与否,她都会生气。

“你能不能改天去呀,下周末我一定陪你去,好不?”他语带乞求。

“不行,我明天就要去,我自己去,说不定还能撞到你们幸福的一家三口呢!”小静的语气忍不住强硬起来。

“那好吧!你去就去吧!那我就不去了。”他口气冷下来。

他口气一冷,小静就害怕了,她马上改口道:“我哪里会去呢?明天我还要考试,同你闹着玩呢!快回去吧!明天我自己去考试,你也该好好陪陪你的家人。我睡了,我好困。”小静边说,边打了一个大大的夸张的呵欠。

那边适时挂了电话,话筒传出滴滴滴的刺耳噪音。

小静仿佛看得到他:只见他迎着那片中产阶级住宅区的某处温馨灯火,迎着两双充满了期待的眼睛,归心似箭地顺着电梯上行,在电梯里,他小心地整理着衣服,生怕会留下她的头发。他还会低头嗅嗅,生怕留有她的气息……

她挂上电话,把这些画面通通赶走了。

爱上了已婚男人,生气和痛苦永远只能藏在心底。向别人表露,别人会笑你活该;向他诉说,他会认为你不懂事,又在向他施压。小静最怕的,还是怕他离开自己。

他一离开,小静就觉得开着空调冷,现在关了空调,又觉得被湿润的热浪逼得六神无主。

窗帘在风中款款摇摆,曼妙如同水中青草。小静犹豫着又走近窗口。


(二)

五年了,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与他在一起?

五年前,她离开那个残忍伤害了她的男人,离开那个给予她无数辛酸回忆的城市,身上只剩下一千多块钱,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深圳,投奔她一个大学同学,计划在这个城市重新开始新生活。那时,她只有二十四岁,她想,一切都还可以重新开始,只是,不要再走错路。

那是夏天,她在人才市场连续挤了七十三天。她每天穿着那套最好的职业套装,每天挤出一身臭汗,回同学家后,每天都洗那套衣服,用尽力气,拧到最干,晾在同学家阳台上。同学的老公笑他,问她怎么老是穿那套衣服,她说:“我做梦梦见自己找着工作时,就穿着这套衣服。

同学和老公租住一套两房一厅的农民房,两人省吃俭用积攒买房的三成头款。她住在他们隔壁的房间,房间隔音不好,她经常听见那边熟悉的动静,她有点烦躁,声音让她想起那个薄情寡义的男人。

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她知道她什么也不能想,找到工作才是头等大事,况且,她认定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只能给女人带来伤害和痛苦。

两个月后的一天,小静同学出差去上海,半夜,同学的老公敲小静的门,小静以为他有什么急事,迷迷糊糊开了门,他一下挤进来,一把抱着小静,连声说他爱她,第一眼就爱上了,想要她,要一次就行了,要一次今生就满足了,边说边埋下头用嘴拱小静的胸。

小静拼命推开他,恍惚中还打过他一耳光,他愣了,小静趁机把他推出房间,关上门并反锁。她躲在床上哭起来。他在外面长时地持续敲门,小静在床上战栗成一团。第二天,小静便搬出去,住进了十元店。

小静不漂亮,一点也不漂亮,但乡下母亲请来的算命先生硬说她“命犯桃花”,难道被人轻贱,也算桃花运?

随后,小静火速找到了一个待遇很差的出纳工作。

看到同学与老公平常那么恩爱,小静想不清楚,为什么有的男人那么可怕,在一个女人面前是人,怎么在另一个女人那里便成了兽,而且,在两种角色的互换中那么自然娴熟。

她大学毕业后,碰到的第一个男人也是这样。他是她的部门经理,年轻英俊,对她照顾有加,他稍一引诱,小静就爱上了他,爱上他后,就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

没多久,公司倒闭了,部门经理和小静同时失业。小静去了另外一家公司做会计,部门经理说他到了该自己创业的时候,听从他的建议,小静把自己的积蓄全部交给他。他先回老家创业,说有点基础后再来接她。

分开后,过了很长时间,他都不来看望小静,电话也少了很多。小静等了一年,实在等不住了,只身前往南昌找到他家,才发现他所谓的创业就是买了一台出租车运营。更让她痛心的是,他早就结了婚,有一个已满三岁能脆生生叫“阿姨”的女儿。

小静不甘心上当,也不甘心失败,她不动声色,只是私下威胁他,说要把真相告诉他家人,除非他跟她走。

他同小静走了,骗老婆说要到外面去创业。

他对小静说他爱她,从头到尾这一点从来没骗她,他是少年无知时被家人逼着结婚的,后来又有了孩子,想挣脱这个锁链更困难了。他一再发誓,他不是诚心欺骗小静的,只因为他太爱小静了,另外,他再三保证,他借小静的钱一定会还。

小静摇着头,泪流满面,她不会信,再笨的人也不会信。

他见小静不信,他就当着小静的面,打免提电话给他老婆,说要离婚。小静听到电话那头他老婆的哭泣和乞求,还有咒骂和威胁,于是,小静又信了他。他在地上跪了半夜,小静一心软,又容他爬到她身上一番又咬又啃,于是,小静便彻底原谅了他。

第二天,他说回南昌办离婚手续,谁知一走又没音讯。

等了一个月,小静只得又去南昌找到他,他满面憔悴,半人半鬼。他说,他不可能离婚,孩子太可怜了。他老婆说,如果他铁了心要离,她就把孩子杀死,省得她将来受别的女人的虐待。

觉得这个男人至少对她付出了真心,小静又原谅了他。他偷偷带小静去井冈山玩,在革命圣地,小静故意不服避孕药,她那时天真地想:“她能生孩子,我也能生,我也生一个,到时两个都是你的亲骨肉,看你怎么办?看她怎么办?”

她果真有了孩子,但是他依然没有要她,他对她说,你们两个都这样逼我,我只有去死,他当着小静的面割腕,小静吓坏了,她明白自己狠不过他,也斗不过他的妻。她去医院引产时,孩子已经五个月了。

引产后,小静失业了,他照顾小静满月后,一天,说上街买土鸡,然后,再也没回来。为了躲她,他们搬了家,换了电话。小静拖着虚弱的身体,又没有钱,再也打不起精神去找他们。

她拼命朝他的电子邮箱发信,骂他的,咒他的,求他的,什么样的信都发。最后,她收到了他托朋友转来的三千块钱,让她彻底忘了他。

小静最终死心了,她明白,他不会再回来了。当时,若非念及父母和年幼的弟弟,她也许会去死,也许会天涯海角找他拼命。

朋友们都安慰她鼓励她,说她还年轻,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继驿马《在木棉湾的日子》后,引起的又一次比较大的争论。我不想拿道德说事,单从文章的文字、情节来简单谈一下。恕我直言,文字和情节都比较一般,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特别是标题,有点哗众取宠的意味。小三这个题材能不能写?当然能写,但如果没有特别好的故事,和不同的视角和切入点,确实没有必要多写。同样是写小三,洪之芥的《念奴娇》在文字和情节上就更胜一筹。大家有争论正常,但搞人身攻击就低级了,无论是谁。
  • 嗯,《念奴娇》写得挺好的。很生动、细致、发人深省。我不觉得那是是写小三,而是写爱情,写生活,写婚姻,写人性。
  • 不是更胜一筹,而是胜出很远。是专业作家与业余写作的距离。看了《念奴娇》,我这几天都在网上搜作者的文字来看,真是篇篇精彩,字字出众。很喜欢她的文风。
  • 回复
  • 我们无法用道德标准来评判本篇小说主人公小静,很多女人的不幸是因男人而造成的,而小静的不幸有多方原因。当然,她自己要承担最大的责任。那样的家庭,那样的环境,小静若苦撑苦熬也还是活得下去。可往往一个人承载了太多的压力,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也只有向生活妥协了。情感没有错,错的是这个社会环境。为什么那么多男人会吃着碗里想着锅里?小静这样的人物不是不能写,相反,她们更需要关注和反思。
  • 好的。谢谢你的意见。对于写文字,我还很稚嫩,只能说是一种凭直觉写作。我以前写东西,只限于自娱自乐的阶段,是这场文学大赛,点燃了我对写作的兴趣。我以后会尝试着继续写下去,也希望大家能给我多一些鼓励。
  • 我们不要过多纠缠一个作者写什么或不该写什么。重要的是一个写作者的思想和他(她)传递出的价值观文及人文关怀。文学需要阳春白雪,也需要对苦难的倾诉和对丑恶的批判。具体到此篇作品,我觉得还可以再提炼。
  • 完全的叙述生活就会缺乏一种艺术和精神气质。个人意见,仅供菡萏参考。
  • 回复
  • 有争论,说明写出了水平。我不是什么学者社会关察家,所以且不从道义社会良知正能量方面出发去探讨,就从故事文本及语言来说,就值得赞一个!
  • 我写的这个算不上什么文学吧?余华写的《第七天》才是充满了负能量呢!看后让人很绝望,同时,又觉得很真实。
  • 我写的也不全是二奶小三吧?怎么说我写了一篇又一篇呀?
  • 别忘了,文学还有艺术性和价值导向的。
  • 真可悲!一篇接一篇二奶床上戏.作者怎么这么清楚?居然还有抹粉的!有争论就有水平?此话可笑至极!
  • 赞同
  • 回复
  • 评论真是各种精彩呀。文倒没细看,但觉有为小三二奶洗白的嫌疑。小三二奶可以存在,但既然真实地存在着,就应该承受来自社会的各种批判。不说“正能量”那些俗到吐的名词,单想想自家的老公老爸在外包二奶是啥心情?鸣炮奏乐喜大普奔?
  • 小三其实是弱势群体,如果能当得了少奶奶,谁去当小三呀?不然,小三的最大梦想也就不会是上位扶正了。呵呵!小三,也要看是什么原因当的小三,还要看看她是如何做小三嘛,也不要一棍子打死。
  • 同意这位文友的观点。早年间那些当汉奸的哪个没有苦衷。若是因为所谓可怜、无知,忽视本来该遵守的道德,那人人都可当小三。
  • 她们即便是你指责的小三.她们都知道廉耻.怎会把床第之事拿出来讲.这小三的无耻是做了还敢讲.还写出来.令人作呕!也许评委喜欢.多写几篇!
  • 我不是说不可以写二奶,小三,妓女,只是想问,除了这,你还会写点别的么?在你的世界只有这些?或者你想倾诉给我们听?可是听多了也厌烦了,请你消停一下吧?让我们耳目都清静一下.
  • 还有别侮辱了国母,人家并没有插足的.是时间上认识的问题.分了之后结合,根本就不是小三.
  • 回复
  • 我写过关于这类群体的文章,也有打算为二奶,小三,小姐们写一部长篇小说,因为她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她们之中也有美丽,善良的,但能力有限,正是在构思中,目前时间紧,在修改另一部长篇。
  • 回复
  • 没办法每次只能发200字,而每次评论别人的文章不知不觉就超了,于是先删删,还是多,再删删,删到后来有点不伦不类,乱糟糟,勿怪。我相信这一个真实的故事,因为我的一个挚友出租屋的旁边就住着一个类似的女人,当然故事比这个更凄凉,对于许许多多受伤的女生我能说什么呢?只是心痛,但愿她们最后都能有一个好归宿,那怕有爱的,生活的路上受尽伤痛,希望风雨雷电之后,终见彩虹,突然想到几年前看过的茶花女,让我感慨万千。
  • 回复
  • 纵观古今中外,许多著名的诗词,文章,小说都是和一些特别,另类的人物有关,说特别那是因为此类人在大多数的思想中是不相溶的,比喻二奶,小三,“小姐”等等,但对于他们,我觉得首先要站在人的角度和立场,并不带任何阶级的有色目光看人,以前我也很恨他们,觉得他们败坏社会道德,到后来看问题就比较全面,不会这么肤浅,任何一个群体的产生有它相应的社会环境,各种因素,看问题不能一刀切,莫泊桑的“羊脂球”多么引人深思。
  • 回复
    • 夜雨1990积分 2013/11/27
    • 分享到:
  • 一个社会底层的小女子的情感生活!从题材上说是有可取之处的,只是作者在写法上还不够娴熟。小静的故事的一个社会的缩影!
  • 回复
  • 关注被侮辱被损害者,关注弱势群体,唤起社会良知,是作家的神圣责任。本文体现了了作者严肃的写作态度和悲悯情怀。文学评论应该围绕如何写好小静这个人物,分析造成悲剧的社会及个人原因而展开。希望少看到与文学无关的纠缠。
  • 回复
    • 起云510积分 2013/09/11
    • 分享到:
  • 你怎么总是写这类啊.我看了一半看不下去了.如果主人公是你,我还可以理解为视为一种发泄.但总是写这个,妓女啊什么的,小三啊。你没写厌,我看厌了.暂且不论洗白不洗白.题材就让人生厌.作家是一种社会现象的揭示者没错,可是会呈现给读者一个文化潮流导向,会让一些潜在的小三跟二奶有一种感觉,反正社会上司空见惯了,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心安理得去发展.我觉得你的文字表达能力是好的,可是文章都很小家气.
  • 回复
  • 这也许不是个案,却是众多剩女的一个成因,女孩子呀,如果感情生活处理不好,一辈子就给毁了,揪心的还有她们的父母。
  • 感情生活对于每一个人都很重要,不论男女。处理能力是一方面,运气也是另外一方面。很多剩女是遇人不淑造成的。
  • 回复
  • 《电话》这篇小说,是我椐据一个女孩子的真实故事来写的。做二奶当小三,无论这个群体有多么庞大,也无论她们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都是与道德所悖的。我不是卫道者,更不是一个开放的人。我写小静,是因为她是一个小群体的代表。
  • 她来自贫穷的农村,通过苦读上了大学,成了城里人,却没有过上她想过的生活。她是家人和村里人的骄傲,是山沟沟里飞出来的孔雀女,
  • 贫困的家庭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再加上,他家人接连遭受磨难,这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她用双肩来支撑。
  • 面对困难,很遗憾,她虽然也努力工作学习,想尽快提高收入来改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处境,但那条太难,她没能走通,于是,她像很多女孩子那样寄希望于男人与婚姻。
  • 第一次,她遇人不淑,上当受骗;第二次,是她心甘情愿…….两次做二奶,她对那两个男人都付出了真心,也并没有收获到多少金钱。我写她,既没有谴责她,也没有歌颂她。
  • 她就是那样一个女孩子,可怜也可恨。
  • 现实中的她曾经对我说过:“如果我没有家庭的压力该多好呀!哪怕我没有读过大学,哪怕我只能去洗碗擦鞋来养活我自己,我也觉得很轻松。
  • 而我现在,读了大家,别人的眼睛都盯着我,父母家人也指望着我,我的压力好大好大。”
  • 回复
  • 小说反映生活,生活不等于小说,把一件事情从头到尾叙述出来,谁也没有大婶大妈说得生动有趣。写小说的人,其实就是一个捏泥巴的艺人,他不是把泥巴上色就可以的,还要捏出有头有面有手有脚的人,这是要下功夫的,有的地方要捏粗有的地方要捏细,作家的语言就是泥巴,在塑造人物时,需经过精心设计,巧妙布局,不能手足都一般粗,头颈都一样大,才能象个人,作家还要用思想为其吹口气,才会有生命,读此文后,有感而发。
  • 非常感谢你的关注和意见。
  • 回复
  • 小三小四做多了,还不如妓女值钱。每一个男人想上的女人身后,都有一个上到想吐的男人!小三小四再骄傲,也有卑贱到想死的夜晚。女人的好,各有千秋,而坏,却各具特色。有些小三小四,扛着爱情的幌子,干着婊子的营生。我是真心不想看那些恶心的先进事迹……真实的故事?那小三小四也够贱的,犯完贱了,还要跟你描述一番……
  • 也不要这样偏激吧?小静也有她的苦衷。
  • 有很骄傲的小三吗?应该很少吧?
  • 茶花女还是妓女呢,也不见得就低俗吧?《日瓦戈医生》也找了小三。我写小静,既不赞赏,也不鞭笞。嫁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高尚呢?还是做一个自己爱的男人的小三高尚?其实也无关高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吧
  • 我不过是写点小文章娱乐娱乐,难不成也要去塑造高大全的英雄人物,也要整主旋律,那个,真的不是我的擅长呀,也不是我的兴趣所在。
  • 是呀,我承认我对她们的生活充满了好奇。还想去东莞看看到底什么是莞式服务呢!到底是什么引得深圳甚至全国的男人都往那里跑?可惜没有机会。
  • 我不是一个什么作家,就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写点东西既不为钱又不为名,就允许我想写点啥就写点啥吧!能写点啥就写点啥吧!愿看则看,不看就飘过。谢谢!
  • 有苦衷就走捷径?好吃懒做,贪逸恶劳,是一个靠男人生活是根本的原因。苦难不是试金石,更不是做小三,做二奶的理由。
  • 不要给贱人立牌坊。如果一个女人不小心做了一次小三,可以理解,值得同情,但若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这般,不是贱人是干吗?
  • 嗯,你感兴趣的是妓女和二奶,哈哈哈。开个玩笑了。只是认为一个作者,同类题材写多了,不是好事。
  • 社区文学若都写这类人.以后社区里更藏污纳垢了.评论并不是标榜自已是正人君子.但反对写低俗的东西引领社区文学.望作者三思!
  • 回复
    • 云裳6150积分 2013/09/04
    • 分享到:
  • 这样的女主角,只能对她说,没有人能作践你,除了自己作践自己。
  • 我们在道德上对别人要求太高,对自己却要求很低。
  • 那我只能说呵呵了。
  • 回复
  • 更應該受到譴責的是王語,小靜是個對親人有擔當的女孩,更沒有一味向王語索取名份和金錢,愛沒有錯,錯的是她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這篇文章非議較多,可能是文章標題太直接,刺痛了某些人(尤其是某些管不住自己老公的女人)的眼睛吧,如果標題不這樣直接,只取《電話》二字可能更好些。生活中哪有那麼多正能量,那些道貌岸然的所謂君子,請活在新聞聯播裡!支持菡萏!想寫啥就寫啥!
  • 沉默风暴无理!你也是有点墨水的人吧!搞人身攻击?
  • 道德,有它的时效性、民族性等等的区别。在我看来,一个好逸恶劳的正牌老婆,没有一个勤苦上进孝顺父母的二奶可爱。以前,未婚同居是违法的,现在谁还拿这个当啥?
  • 以前,我读书时在校大学生发生关系要开除,现在在校大学生都可以结婚了。
  • 我觉得真爱是美的,当然,也要尽量不去伤害别人。很多感人至深的真爱,其实都是反当时的道德与礼教的。比如崔莺莺、杜丽娘、白素贞等等。
  • 爱情竞争中,有时很残酷,小三二奶上位后,也就是正妻,有些正妻反倒又沦为二奶或小三了?诸位又如何看呢?
  • 我这篇文章,没有歌颂小静的意思,更没有歌颂小三与二奶的意思,不过,作为一个女人,我对小静的不幸,还是心怀恻隐,心怀同情的。
  • 很多男人的确是休了老婆去娶二奶了呀!
  • 放弃治疗是最近比较火后句网络语言,多为幽默所用。相信小橙用在这里,也纯属娱乐。风暴果然凶猛,哈哈,他们争议的,其实是文章的导向问题,社区好文字,没有哪个社区会喜欢二奶小三,就像没有哪个家庭喜欢二奶小三
  • 安小橙:請說話文明點,虧你還是肚子裡有點墨水的文人,不要讓人懷疑你就是那種管不住自己老公的女人!
  • 謝謝小宇,還是你知心。對小橙我沒有什麼惡意,如果大家是熟識你怎麼說都無所謂,素不相識就說別人有病讓人心裡不舒服。
  • 安小橙:抱歉,是我誤解了你話語的意思,我比較老土,不明白這是幽默所用的網絡語言。收回我的話,鄭重向你道歉!呵呵
  •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女人们早就明白,好男人不需要管。别说女人管不住自己的老公,听话的男人不用管,不听话的男人,要管也管不到。何必去管那些三心二意招蜂引蝶勾三搭四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盯着米缸想着粮仓的男人们。
  • 这楼搂主,我都劝你放弃治疗吧
  • 这是网络流行语呀,这么没有幽默感么,我都不会去随便怀疑你是怎样,你要恶意中伤的怀疑那是你的权利,我也不会在乎。公道自在人心。
  • 沉默,我还以为作为参赛选手,我们在一个群里相处了几个月,还都是挺熟的了呢,看来我理解错了,不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共勉!
  • 不管你喜不喜欢,她们都实实在在的存在着。不管你爱不爱恶,这个小二小三群体都在不断壮大。且莫管它什么存在即是合理对不对,反正,她们就在这道德与理性在真实生活中存在着!
  • 这句话我对你说,如何?楼主,你放弃治疗吧.并不是标题太直接,什么的.只是一篇也就好了,篇篇都这样,就像头上戴花,一朵很好看,头上戴满了花,也就你们喜欢看.
  • 既然存在着,那么质疑批判诋毁谩骂与痛斥也应该存在。凭什么你可以自由的做二奶,我言论就不能自由。
  • “一个好逸恶劳的正牌老婆,没有一个勤苦上进孝顺父母的二奶可爱”既然二奶那么可爱,老婆那么可恶,那为什么还要称老婆是老婆二奶是二奶,干脆跟老婆离婚了娶二奶呀。作者的辩解真是颠覆三观。
  • 当初男人娶老婆的时候并没有人拿枪逼着他,既然娶了,证明老婆也有过人之处。只是后来遇到了更年轻漂亮的小三才会觉得老婆万般可恶。小三即使转正或许也会落得同样下场。喜新厌旧和前列腺一样,是男人的通病。
  • 回复
    • wampus130积分 2013/09/05
    • 分享到:
  • 女主人公的经历有点悲情。 不过这样经历不是不可避免的,人生是要能认清自己位置,能知道什么时候放弃才是聪明的选择啊!不过红尘中人有几个是明白的?不要用传统道德来要求人性吧!
  • “缺德”这种事情,应该怪家长,怪老师,怪社会,放开“道德”吧,它还只是个孩子。
  • 道德就是用来束缚人性中的恶的,要不然要道德来干嘛?
  • 顶楼上网友!放开道德.人还要脸作甚?有脏事别宣扬也算君子.
  • 回复
    • 俗人150积分 2013/09/05
    • 分享到:
  • 小静是可怜的,无助的,但这不是她的错。是什么原因,就不讨论了,我无意谴责社会,也无意支持她的行为。我只记得她一声声无力的抽泣让人心痛,除了同情,我无能为力,我不能鄙视她,因为我于心不忍。
  • 文章就是文章吧,没必要人身攻击吧?二奶就一定是不正经吗?也未必吧?为什么一定要用道德的符合去标注一个人呢?
  • 我作为一个女人,关心我周围女人们的生活现状,她们的无奈与辛酸,她们的痛苦与挣扎,她们的努力与奋起,她们自己的救赎。。。。。。这难道有错吗?
  • 如果不是自己披马甲评论,就是有人喜好这类文章。此类文章写多了,人家会问:你怎么这么了解这类人?而且一篇又一篇,乐此不疲。谁也不是装正经.但多了真会怀疑不正经了。
  • 回复
    • 俗人150积分 2013/09/05
    • 分享到:
  • 看完之后,掩卷思考,我对主人公小静没有一点的谴责,我甚至被感动了,一个弱小边缘化的女子在这座城市里苦苦挣扎,她还肩负着家庭的负担。她的生理需要是真实的,她的物质需要是真实的,她的情感付出也是真实的,她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她没有非分的索取,她没有破坏对方的家庭,她也没坑蒙拐骗。即使她不存在,其他的人也会填补王语空虚的灵魂。
  • 回复
    • 墨水310积分 2013/09/05
    • 分享到:
  • 感谢作者没有再去弘扬什么,摒弃了那些锦上添花的赞美,我们现在需要关注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人群,用真实的笔墨去展示他们的内心。非常好的小说,人不应有高低贵贱,人获得尊严的权利生而平等。小静是个重感情的女孩子,作者对人物的刻画还是很细腻的,真实不做作,值得一读。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8010积分
  • 4星
  • 4钻
  • 简介: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72
  • 8500
  • 30
  • 8010
  • 作者:道长
  • 邻家币:20100
  • 评论:20
  • 点击:3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