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丽旧事
  • 点击:1043评论:32017/09/19 16:15

1999年离开西丽时,萱子曾经以为,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段日子,然而,当时光即将到2017年时,她才突然发现,关于西丽的一切,要狠狠地想,才能想出一些片段来,然而,离开西丽后,做了十几年文字工作的她,竟然没法分辨这些想出来的片段,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她自己捏造的……

1998年过完年,到西丽永辉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她就遇上了大事。萱子就职的公司应该不叫这个名,她已经彻底忘光了,这是2014年她送女儿去重庆读书时,看到学校附近的有这么个超市,就信手拈来了。傍晚时分,她在宿舍的楼顶抽烟,她记得自己当时抽的是相思鸟,挺便宜的一种烟,萱子在原来的那家公司抽红梅,从那家公司出来后,在十元店租房继续找工作时,西安姑娘一曼跟她推荐了红梅,她就一直抽这个烟了,一曼说红梅好抽些,在萱子的感觉里,其实差不多,她只是用烟打发无聊的时间,并不是好抽不好抽。当然相思鸟更适合她,至少在名字上是适合她的。

正抽着,看到楼下有人招手,是厂长办公室的玉智,一脸着急的样子。她赶紧跑下去,“萱子姑姑,一车间有个女工在对面诊所生孩子,难产,厂长说大男人去不合适,张小姐说要你去想看看。”玉智是个很乖巧漂亮的女孩子,本来在车间上班,因为漂亮,抽到厂长办公室打杂,至于叫萱子姑姑,是因为萱子本来应聘要在厂长办当办公室主任的,上午正在办公室跟玉智打趣,说她长得像自己哥哥的孩子,所以应该叫自己姑姑。正说着,董事长张小姐进来了,看到萱子便说,公司办也缺一个主任,让萱子过去。所以,萱子在一天之内,从厂长办公室主任直接跳到了公司办公室主任,幸亏董事长是个女的,否则的话,还真心说不清。

和玉智冲到诊所时,诊所的大夫冲出来说:“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孩子的脚先出来了,我接不下来,会出人命的。”生孩子这样的事,怎么能到这种黑诊所来?看萱子一脸的怒气,玉智赶紧向陪着女孩子过来的一个工友介绍,这是公司办公室主任,张小姐让她来的,你说说什么情况。那个工友一脸的委屈,我不知道她是生孩子啊,她只说肚子有点疼,我也不知道她怀孕了,她一直说自己这一阵子长胖了,过年她还回了老家的。在120的急救车上,女工痛苦得脸扭到一块,但脸上却透着稚气,怎么看都不会有16岁,那个年代,偏远农村的孩子很多都是冒充出嫁了的姐姐出来打工,像他们这种需要女生多的服装厂更甚。

萱子和玉智在红会医院守到12点,女工被推了出来,孩子没保住。等候的期间,张小姐打了个电话来,听说孩子没保住,而且是个儿子,在电话里惋惜得不得了,早说啊,生下来我们公司养就是。虽然只来了公司一天,但张小姐的八卦萱子已经听说了,从来不让人叫她董事长,必须叫张小姐,40岁的人找了个小10岁的老公,有个女儿的她一直想替老公生个儿子,却始终没能如愿。

张小姐还算不错,派她的司机过来接萱子和玉智,先前陪同的那个女工就留在医院了,张小姐说让她陪几天,误了班发工资。

回去的路上,萱子一直在车上抽烟,一根接一根的,呛得玉智不断打了几个呵欠,可萱子管不了这么多。想着那个小女工痛苦的表情,不知怎么就想到自己放在老家的女儿,27岁的萱子有一个2岁的女儿,当然,这是没有人知道的秘密,一个女人结了婚有了孩子,在西丽可不会有单位愿意要的,这是女人跟男人找工作的不同,也是女人的悲哀。2015年春节,萱子全家去日本旅游,听到日本导游介绍,在日本工作是不问年龄什么的这种说法时,想起当年自己在西丽藏着掖着年龄,横生了不少感慨。

女工生孩子的事,在稍后的一个星期里,只在中餐和晚餐时间稍微提及,后来就无人再提了,在西丽,揣着秘密出来打工的人多得很,也许有奔理想去的,但大都是奔着钱去的,哪有心关心别人的事情。据说,孩子的父亲是工厂里的一个小头目,这个小头目不是第一次让女工怀孕了,但连自己怀孕都不知道的女工,这倒是头一个,真不知道她过年回家,她的父母怎么也没注意。但据女工们说,她的父母很可能也在外面打工,搞不好家里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帮忙照顾着一堆弟弟妹妹,哪里会注意她的事。萱子听到张小姐给厂长打电话,意思要他管束一下小头目,千万莫闹出人命来。对一个女人扎堆的服装厂而言,什么惊悚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能保证不死人就行了,这是一位主管最刻薄的话。依萱子的性格,她是想反驳的,但想了想,还是咽下去了,这些天看女工们的资料,一眼就看得出,不少人是拿到亲戚的身份证来登记的,说是小学文化,估计连小学都没上几天,有些地方偏远得连是属于哪个省的萱子都搞不清。这些可怜的女孩子,日复一日地做着重复单调的工作,遇到生产线上的小头目小小的一点关心,感动到投怀送抱,也不是不可能的。

过了两个星期,厂子里又出了大事,临近下班的时候,常来厂里负责审货的小周突然冲到张小姐办公室,说是这批的衬衣抽检不合格,马上要全部销毁,今晚赶工,两天后一定要出货。张小姐马上让萱子陪着小周去工厂,平时看着温吞吞的小周,一进车间,就拿起裁剪的大剪刀,把堆在一边的货一件一件地剪烂,萱子要帮忙,他还不干。听负责报关的马娜说,公司里所有的订单都是往欧美销的,即使跟设计图有极其细微的差别,也会被全部当场剪烂,因为这样才能保证品质。几年后,萱子在网上购物,看到原单这样的字眼,就想着,这会不会就是没销毁的瑕疵品。看着他一件件地剪烂那些粉色衬衣,萱子心疼了好久。但看周围女工的表情,好像见怪不怪似的。从西丽回家乡后,萱子在湘南的某服装厂办公室也工作过,工作期间买了太多处理品,在那里,瑕疵品是会处理给员工的,而不会剪烂。

在车间里,萱子突然看到生孩子的那个女工也在上班,她问接替她的厂长办公室的柳荣,她怎么就来上班了?柳荣答,三天就上班了,不上班还在家养着啊?农村的孩子没那么娇气。

这天夜里,宿舍对面的工厂里通明透亮的,萱子站在楼顶一根根地抽着红梅,看着那些小女工们埋头赶工,突然就泪流满面,不知道自己到这个鬼地方来做什么,或者自己应该留在同乐关的那个公司,起码那里有成承。她学的是中文,大学毕业后分到湘中的一个国企,如果不是厂子倒闭,她是不会离开家乡和女儿到这里来的。老公因为埋怨她丢下小小的女儿,她到西丽这一年多,都不跟她联系,那时候,除了打长途,就只能写信了,她写回去的信,他一封都不回。

来永辉公司前,她去的是同乐关口一家公司的办公室。西丽的公司其实就是工厂,只不过,董事长是老板,而厂长是老板雇用的。不像萱子以前的单位,就叫工厂,厂长就是最大的,没这些洋玩意。在这家公司,她遇到了成承。成承是模具工,来自启东。公司需要一个会出黑板报的人,一周要出几次,她只能写,而成承会画画,便是他俩一直合作了。刚开始她不好意思当着成承的面抽烟,但只要出黑板报到夜幕降临,她对女儿的思念就如潮水一样涌上来,如果不抽烟,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控制自己。她试过喝酒,喝到烂醉,半夜醒来只能睁眼到天明。所以,干脆抽烟,吞云吐雾中,可以恣意地流泪。成承是公司第一个发现她抽烟的人,第二天,他就带了一包烟过来,歇气的时候,就陪着她一起抽,即使她抽着抽着就流泪,成承也一声不吭。每次出黑板报到很晚,工厂里其他人都走了,成承就陪着在昏暗的路灯下,高一脚低一脚地往宿舍走,当时的西丽,工厂就开在村子里,出了厂子就是农田,宿舍都是租的农民的房子,回去会有一段狭窄的水泥路。有时候,萱子想喝酒,两人就在厂门口的小摊上,一碟花生米,两瓶啤酒,他说他的故乡启东,她没法说,只是听着。有成承陪着的时候,萱子一次也没喝醉过,刚开始是担心自己酒后吐真言,越到后面,她发现成承对自己不是简单的关心,她就越发不敢了。

如果不是过年前回家时,成承塞给自己的那封信,萱子不会毅然辞工,宁愿在十元店里住了几天工作找到现在的公司。她辞工的时候,成承和他那些从启东来的模具兄弟们还没返回公司。

柳荣离开的消息,是玉智告诉她的,那时候,柳荣都离开三天了,打呼机也不回。她听了很震惊,从公司六楼急冲冲地去了工厂办公室,厂长一脸愠怒,让她不知所措,幸好,柳荣只是人走了,不存在任何钱款的问题。柳荣是萱子在十元店认识的朋友,当时在十元店等待新工作的时候,她和从西安来的一曼,湖北来的柳荣住在一间房里。

十元店是西丽特色之一了,从外地来找工作的人,大都会在十元店住一阵子,其实就是私人家里小区的一套房子,老板都是本地人,政府补偿了钱,房子,连班都不用上,出个租日子蛮好过。房子通常是三室一厅,里面都是上下铺,高峰的时候能住上20多个人。萱子她们那间小小的房里可以住4个人,但当时只有她们三个,虽然年龄差了几岁,但大家一见如故,每天在外面找了工作回到十元店,聊找工作的艰辛,聊爱情友情,倒也让这种今天不知到明天如何的生活有点意思了。一曼家条件不错,看她穿衣服就知道,柳荣家来自湖北农村,她不详细介绍自己的家庭,萱子也不用问,大家都知道,对她们这些到西丽来找工作的人,能聚在十元店是缘分,但找到工作后,就是转身即天涯了。

一曼是三个人中间最早找到工作的,一曼个子很高,稍稍打扮一下,没有过不去的面试。萱子第二个,柳荣一直找不到工作,所以,萱子就把她介绍给工厂里,接自己的位置,没想到,她居然不辞而别了。

厂长挺生气,跟萱子说,这女孩子说是本科生,一没看到证书,二连个电脑都不会用,三写个“请示”都不会,我如果不是给你面子,早就叫她滚蛋了,没想到,她招呼都不打,自己就走了。萱子一脸尴尬,只能道歉,说是自己对不起厂长,如果能联系到柳荣,一定要她给厂长一个交代。

萱子打了柳荣的呼机,她果然不回,打一曼的呼机,一曼很快就回了,但她也不知道柳荣去哪里了。一曼跟她说了个事,本来我想告诉你别介绍柳荣去你们那工作的,她到十元店比我早,前几天,我遇到之前住十元店的一个人说,她只有高中毕业,所以,才会一直找不到工作。而且,她之前一直跟房东有点糊涂事,所以,她在十元店住了快半年,一直没交房租的。萱子听了有点晕,没好意思告诉一曼,柳荣到工厂后,说是没钱,她还借了200块给柳荣。张小姐给她定的工资不过是每月1000元而已,她怕说出来一曼骂她,一曼个性火暴,有回去一家公司上班,没出半天就回来了,原因是一个主管动作轻薄,她毫不客气地甩了对方一个耳光。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一段经历
  • 分享到: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7-09-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今天,还有多少人能记得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若干知识水平极低的青年男女在深圳这块当时尚未被完全开发的土地上挥洒汗水、奉献青春?背井离乡的他们,大都无一技之长,再加上法律意识淡薄,使之在情感或物质上均不同程度的遭受过侵犯。时间或许可以冲淡某些人或事,但绝不可能将其完全冲洗干净。感谢罗玉玲老师的该篇文字,让我们再一次认识并重温深圳某段时间的社会生活史。
  • 回复
    • 瓜子700积分 2017/09/25 14:44:11
    • 分享到:
  • 通过几个女人的微妙关系,串联起彼此的生活、工作,其中有挣扎有无奈,也有纠结和暖心,让人读了比较有代入感。如果能多些细节描写也就更好了。
  • 回复
  • 我也有这经历,当离开一个自己付出青春、挥洒过汗水的地方时,总认为仍时光再怎么消磨,都不会忘记那些刻骨铭心的回忆。西丽旧事让我们看到渐行渐远渐模糊的往事。在上世纪未,打工的女工文化低,单纯无知,遭禺了欺负怀上了孩子都不自知,还险些丧命,令人唏嘘。张小姐对犯事的主管息事宁人,对自己老公出轨的姑息养奸,深刻地表明一线的女工也好,高高在上的女老板也好,做为女性都是处于劣势的生存环境中,旧事更多在呼吁女权。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50积分
  • 2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7350
  • 3
  • 55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