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丽旧事
  • 点击:1454评论:32017/09/19 16:15

1999年离开西丽时,萱子曾经以为,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段日子,然而,当时光即将到2017年时,她才突然发现,关于西丽的一切,要狠狠地想,才能想出一些片段来,然而,离开西丽后,做了十几年文字工作的她,竟然没法分辨这些想出来的片段,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她自己捏造的……

1998年过完年,到西丽永辉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她就遇上了大事。萱子就职的公司应该不叫这个名,她已经彻底忘光了,这是2014年她送女儿去重庆读书时,看到学校附近的有这么个超市,就信手拈来了。傍晚时分,她在宿舍的楼顶抽烟,她记得自己当时抽的是相思鸟,挺便宜的一种烟,萱子在原来的那家公司抽红梅,从那家公司出来后,在十元店租房继续找工作时,西安姑娘一曼跟她推荐了红梅,她就一直抽这个烟了,一曼说红梅好抽些,在萱子的感觉里,其实差不多,她只是用烟打发无聊的时间,并不是好抽不好抽。当然相思鸟更适合她,至少在名字上是适合她的。

正抽着,看到楼下有人招手,是厂长办公室的玉智,一脸着急的样子。她赶紧跑下去,“萱子姑姑,一车间有个女工在对面诊所生孩子,难产,厂长说大男人去不合适,张小姐说要你去想看看。”玉智是个很乖巧漂亮的女孩子,本来在车间上班,因为漂亮,抽到厂长办公室打杂,至于叫萱子姑姑,是因为萱子本来应聘要在厂长办当办公室主任的,上午正在办公室跟玉智打趣,说她长得像自己哥哥的孩子,所以应该叫自己姑姑。正说着,董事长张小姐进来了,看到萱子便说,公司办也缺一个主任,让萱子过去。所以,萱子在一天之内,从厂长办公室主任直接跳到了公司办公室主任,幸亏董事长是个女的,否则的话,还真心说不清。

和玉智冲到诊所时,诊所的大夫冲出来说:“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孩子的脚先出来了,我接不下来,会出人命的。”生孩子这样的事,怎么能到这种黑诊所来?看萱子一脸的怒气,玉智赶紧向陪着女孩子过来的一个工友介绍,这是公司办公室主任,张小姐让她来的,你说说什么情况。那个工友一脸的委屈,我不知道她是生孩子啊,她只说肚子有点疼,我也不知道她怀孕了,她一直说自己这一阵子长胖了,过年她还回了老家的。在120的急救车上,女工痛苦得脸扭到一块,但脸上却透着稚气,怎么看都不会有16岁,那个年代,偏远农村的孩子很多都是冒充出嫁了的姐姐出来打工,像他们这种需要女生多的服装厂更甚。

萱子和玉智在红会医院守到12点,女工被推了出来,孩子没保住。等候的期间,张小姐打了个电话来,听说孩子没保住,而且是个儿子,在电话里惋惜得不得了,早说啊,生下来我们公司养就是。虽然只来了公司一天,但张小姐的八卦萱子已经听说了,从来不让人叫她董事长,必须叫张小姐,40岁的人找了个小10岁的老公,有个女儿的她一直想替老公生个儿子,却始终没能如愿。

张小姐还算不错,派她的司机过来接萱子和玉智,先前陪同的那个女工就留在医院了,张小姐说让她陪几天,误了班发工资。

回去的路上,萱子一直在车上抽烟,一根接一根的,呛得玉智不断打了几个呵欠,可萱子管不了这么多。想着那个小女工痛苦的表情,不知怎么就想到自己放在老家的女儿,27岁的萱子有一个2岁的女儿,当然,这是没有人知道的秘密,一个女人结了婚有了孩子,在西丽可不会有单位愿意要的,这是女人跟男人找工作的不同,也是女人的悲哀。2015年春节,萱子全家去日本旅游,听到日本导游介绍,在日本工作是不问年龄什么的这种说法时,想起当年自己在西丽藏着掖着年龄,横生了不少感慨。

女工生孩子的事,在稍后的一个星期里,只在中餐和晚餐时间稍微提及,后来就无人再提了,在西丽,揣着秘密出来打工的人多得很,也许有奔理想去的,但大都是奔着钱去的,哪有心关心别人的事情。据说,孩子的父亲是工厂里的一个小头目,这个小头目不是第一次让女工怀孕了,但连自己怀孕都不知道的女工,这倒是头一个,真不知道她过年回家,她的父母怎么也没注意。但据女工们说,她的父母很可能也在外面打工,搞不好家里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帮忙照顾着一堆弟弟妹妹,哪里会注意她的事。萱子听到张小姐给厂长打电话,意思要他管束一下小头目,千万莫闹出人命来。对一个女人扎堆的服装厂而言,什么惊悚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能保证不死人就行了,这是一位主管最刻薄的话。依萱子的性格,她是想反驳的,但想了想,还是咽下去了,这些天看女工们的资料,一眼就看得出,不少人是拿到亲戚的身份证来登记的,说是小学文化,估计连小学都没上几天,有些地方偏远得连是属于哪个省的萱子都搞不清。这些可怜的女孩子,日复一日地做着重复单调的工作,遇到生产线上的小头目小小的一点关心,感动到投怀送抱,也不是不可能的。

过了两个星期,厂子里又出了大事,临近下班的时候,常来厂里负责审货的小周突然冲到张小姐办公室,说是这批的衬衣抽检不合格,马上要全部销毁,今晚赶工,两天后一定要出货。张小姐马上让萱子陪着小周去工厂,平时看着温吞吞的小周,一进车间,就拿起裁剪的大剪刀,把堆在一边的货一件一件地剪烂,萱子要帮忙,他还不干。听负责报关的马娜说,公司里所有的订单都是往欧美销的,即使跟设计图有极其细微的差别,也会被全部当场剪烂,因为这样才能保证品质。几年后,萱子在网上购物,看到原单这样的字眼,就想着,这会不会就是没销毁的瑕疵品。看着他一件件地剪烂那些粉色衬衣,萱子心疼了好久。但看周围女工的表情,好像见怪不怪似的。从西丽回家乡后,萱子在湘南的某服装厂办公室也工作过,工作期间买了太多处理品,在那里,瑕疵品是会处理给员工的,而不会剪烂。

在车间里,萱子突然看到生孩子的那个女工也在上班,她问接替她的厂长办公室的柳荣,她怎么就来上班了?柳荣答,三天就上班了,不上班还在家养着啊?农村的孩子没那么娇气。

这天夜里,宿舍对面的工厂里通明透亮的,萱子站在楼顶一根根地抽着红梅,看着那些小女工们埋头赶工,突然就泪流满面,不知道自己到这个鬼地方来做什么,或者自己应该留在同乐关的那个公司,起码那里有成承。她学的是中文,大学毕业后分到湘中的一个国企,如果不是厂子倒闭,她是不会离开家乡和女儿到这里来的。老公因为埋怨她丢下小小的女儿,她到西丽这一年多,都不跟她联系,那时候,除了打长途,就只能写信了,她写回去的信,他一封都不回。

来永辉公司前,她去的是同乐关口一家公司的办公室。西丽的公司其实就是工厂,只不过,董事长是老板,而厂长是老板雇用的。不像萱子以前的单位,就叫工厂,厂长就是最大的,没这些洋玩意。在这家公司,她遇到了成承。成承是模具工,来自启东。公司需要一个会出黑板报的人,一周要出几次,她只能写,而成承会画画,便是他俩一直合作了。刚开始她不好意思当着成承的面抽烟,但只要出黑板报到夜幕降临,她对女儿的思念就如潮水一样涌上来,如果不抽烟,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控制自己。她试过喝酒,喝到烂醉,半夜醒来只能睁眼到天明。所以,干脆抽烟,吞云吐雾中,可以恣意地流泪。成承是公司第一个发现她抽烟的人,第二天,他就带了一包烟过来,歇气的时候,就陪着她一起抽,即使她抽着抽着就流泪,成承也一声不吭。每次出黑板报到很晚,工厂里其他人都走了,成承就陪着在昏暗的路灯下,高一脚低一脚地往宿舍走,当时的西丽,工厂就开在村子里,出了厂子就是农田,宿舍都是租的农民的房子,回去会有一段狭窄的水泥路。有时候,萱子想喝酒,两人就在厂门口的小摊上,一碟花生米,两瓶啤酒,他说他的故乡启东,她没法说,只是听着。有成承陪着的时候,萱子一次也没喝醉过,刚开始是担心自己酒后吐真言,越到后面,她发现成承对自己不是简单的关心,她就越发不敢了。

如果不是过年前回家时,成承塞给自己的那封信,萱子不会毅然辞工,宁愿在十元店里住了几天工作找到现在的公司。她辞工的时候,成承和他那些从启东来的模具兄弟们还没返回公司。

柳荣离开的消息,是玉智告诉她的,那时候,柳荣都离开三天了,打呼机也不回。她听了很震惊,从公司六楼急冲冲地去了工厂办公室,厂长一脸愠怒,让她不知所措,幸好,柳荣只是人走了,不存在任何钱款的问题。柳荣是萱子在十元店认识的朋友,当时在十元店等待新工作的时候,她和从西安来的一曼,湖北来的柳荣住在一间房里。

十元店是西丽特色之一了,从外地来找工作的人,大都会在十元店住一阵子,其实就是私人家里小区的一套房子,老板都是本地人,政府补偿了钱,房子,连班都不用上,出个租日子蛮好过。房子通常是三室一厅,里面都是上下铺,高峰的时候能住上20多个人。萱子她们那间小小的房里可以住4个人,但当时只有她们三个,虽然年龄差了几岁,但大家一见如故,每天在外面找了工作回到十元店,聊找工作的艰辛,聊爱情友情,倒也让这种今天不知到明天如何的生活有点意思了。一曼家条件不错,看她穿衣服就知道,柳荣家来自湖北农村,她不详细介绍自己的家庭,萱子也不用问,大家都知道,对她们这些到西丽来找工作的人,能聚在十元店是缘分,但找到工作后,就是转身即天涯了。

一曼是三个人中间最早找到工作的,一曼个子很高,稍稍打扮一下,没有过不去的面试。萱子第二个,柳荣一直找不到工作,所以,萱子就把她介绍给工厂里,接自己的位置,没想到,她居然不辞而别了。

厂长挺生气,跟萱子说,这女孩子说是本科生,一没看到证书,二连个电脑都不会用,三写个“请示”都不会,我如果不是给你面子,早就叫她滚蛋了,没想到,她招呼都不打,自己就走了。萱子一脸尴尬,只能道歉,说是自己对不起厂长,如果能联系到柳荣,一定要她给厂长一个交代。

萱子打了柳荣的呼机,她果然不回,打一曼的呼机,一曼很快就回了,但她也不知道柳荣去哪里了。一曼跟她说了个事,本来我想告诉你别介绍柳荣去你们那工作的,她到十元店比我早,前几天,我遇到之前住十元店的一个人说,她只有高中毕业,所以,才会一直找不到工作。而且,她之前一直跟房东有点糊涂事,所以,她在十元店住了快半年,一直没交房租的。萱子听了有点晕,没好意思告诉一曼,柳荣到工厂后,说是没钱,她还借了200块给柳荣。张小姐给她定的工资不过是每月1000元而已,她怕说出来一曼骂她,一曼个性火暴,有回去一家公司上班,没出半天就回来了,原因是一个主管动作轻薄,她毫不客气地甩了对方一个耳光。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一段经历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7-09-25
  • Mr.老亨点赞50(5000),共计5000
  • 2017-09-24
  • 何逵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9-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3秀才2017/09/26 08:20:49
    • 分享到:
  • 今天,还有多少人能记得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若干知识水平极低的青年男女在深圳这块当时尚未被完全开发的土地上挥洒汗水、奉献青春?背井离乡的他们,大都无一技之长,再加上法律意识淡薄,使之在情感或物质上均不同程度的遭受过侵犯。时间或许可以冲淡某些人或事,但绝不可能将其完全冲洗干净。感谢罗玉玲老师的该篇文字,让我们再一次认识并重温深圳某段时间的社会生活史。
  • 回复
    • 瓜子1布衣2017/09/25 14:44:11
    • 分享到:
  • 通过几个女人的微妙关系,串联起彼此的生活、工作,其中有挣扎有无奈,也有纠结和暖心,让人读了比较有代入感。如果能多些细节描写也就更好了。
  • 回复
  • 我也有这经历,当离开一个自己付出青春、挥洒过汗水的地方时,总认为仍时光再怎么消磨,都不会忘记那些刻骨铭心的回忆。西丽旧事让我们看到渐行渐远渐模糊的往事。在上世纪未,打工的女工文化低,单纯无知,遭禺了欺负怀上了孩子都不自知,还险些丧命,令人唏嘘。张小姐对犯事的主管息事宁人,对自己老公出轨的姑息养奸,深刻地表明一线的女工也好,高高在上的女老板也好,做为女性都是处于劣势的生存环境中,旧事更多在呼吁女权。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70积分
  • 2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11350
  • 3
  • 570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陈彻消失的女儿

    2018/2/7 0:38: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