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你是河两岸
    张黛的心猛烈地跳着,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欲浪潮,她有点忘乎所以。她想:就这样吧,顺其自然吧,就算是死……此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手机屏幕,马上停止所有动作,电话是他太太打来的……
  • [10] [0]

 

(一)

下午三点,张黛坐在华侨城洲际大酒店大堂咖啡厅,面前小桌上是一杯半凉的卡布其诺,旁边是最新一期《周末画报》,摊开在时尚版。报上印满了全身披挂奢侈品的红粉佳人,旁边标注着奢侈品的单价,奢侈品华丽高贵得让她惊叹,当然,数字也大得令她咋舌。

张黛三十岁,刚刚升职为一家公关公司客服部经理,今天来这里是为一家企业的年底答谢会来考察宴会厅。从宴会厅考察出来,被酒店销售部小姐强拉到这里“歇会”。刚坐下,销售部小姐被领导一个电话招走,匆匆离去前,再三叮嘱张黛再坐会,她马上就回来。。

离下班时间还早,张黛懒得回公司,平时工作那么辛苦,就算偷次懒,也是应当的。这里浪漫旖旎的西班牙装饰风格让心情很是放松,窝在这里听听音乐、翻翻画报,等快下班时再回公司吧!

对了,晚上李密还约了她到八卦一路吃二郎田鸡,可别忘了。

张黛升了经理,月薪刚好一万,七扣八扣拿到手,不足九千,按通行的分类标准,也归入白领之列。时尚报刊上有很多描摹白领们生活怎样奢侈、如何精致的文章,张黛看了,只觉好笑。写这些内容的人要么太弱智,要么就是不食人间烟火。一万元,在深圳,只能维持很普通的生活,市区稍微像样一点的单身公寓就要三千多,再加上吃饭、打车,再买一两套穿得出去的衣服,外加健身卡、美容卡、护肤品、化妆品等支出,一万,如同桌上的烟灰,一阵微风就吹没了。对眼前这些奢侈品,永远只能望洋兴叹,顶多,偶尔约几个小姐妹去万象城或中信城市广场,怯怯地Window Shopping一番,望梅止渴。

白领、白领,每月的工资都白领。高龄月光公主张黛每念于此,常感焦虑。

张黛一向主张女性自立的,但养活自己只算勉强立着,要像画报上那些美女全身名牌鹤立鸡群般地亭亭玉立,恐怕还得仰仗男人,或者说,仰仗张黛的魅力。

张黛无疑算有魅力的,借用俗气的说法是:比她漂亮的,没她有才;比她有才的,没她美丽;就算有比她有才也比她漂亮,也很难比她能干。在深圳,靠自己的本事,月入一万的女人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多。如果不信,可以去大小公司走访一番,部门经理以上职务,女性顶多占两成。

只可惜,张黛一直情路多歧。她工作的行业虽然交友广泛,无数男人犹如过江之鲫般在她身边穿梭而过,可心目中的那个他,一直不见踪影。她心目中的他委实也不好找:长相上要能把她充分吸引;经济上要能给她买奢侈品;精神上要和她诗词唱和;情感上要对她体贴入微。这样的男人,凤毛麟角,张黛一直没机会撞到并抓住。

分花拂柳一路走来,张黛三十依然单身一人,这才暗暗着急起来,不得不正视现实,降低标准。前不久,把在招商银行电脑部工作,两年前曾经猛追她却未果的李密急招回身边,进入正式考察期。

李密幸运地中了张黛的回马枪,自是大喜过望,对张黛殷勤备至,只求早日修成正果。

李密人民大学毕业,工作稳定,有房有车,年入二十万,在女多男少的深圳,也算是众多姑娘争夺的适婚对象了。他就爱泼辣中富含妩媚的张黛, 就算在张黛面前忍辱负重,也无怨无悔。

张黛盯着报纸出神,神自然而然游到了李密那里,她清楚,李密顶多只能给她很普通的生活,除非他在公司升上去。但是,凤凰男李密,一没关系,二没后台,三不擅长吹迎奉拍,升上去,谈何容易呀!可是,不找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女人三十,情场之路已由康庄大道迈入羊肠小径。

想到这里,她幽怨满怀,不由抬起头来,望着眼前那神气活现,仿佛正要扬帆远航的西班牙仿真帆船轻声叹息。

“小姐,你有纸巾吗?”

张黛吓了一跳。抬眼一看,一中年男人笑吟吟站在桌边,显然是在问她。

“又是一个想偷腥的!”张黛极为不屑。

“桌上不是有纸巾吗?”她不耐烦地回答。

“我是担心你没看到,你的脸…….”他指指张黛对面墙上的镜子。

张黛脸刷一下红了,她看到自己嘴边沾了好些卡布其诺的泡沫,有的化了,留下残痕,有的原地堆积待融。

中年男子递上一张湿纸巾,张黛低声道谢,为自己刚才的小人之心略感歉意。

“你叹息什么呢?”男人看出了她的不安,很体贴地帮她解围。

“我恐怕是在为西班牙的无敌航队而叹息吧!”张黛幽默地回答。

“美女也这样怀古思幽,难得呀!”中年男人笑了起来。

“盛极必衰,国家如此,人亦如此。”张黛说。

“作为女人,你应当为伊丽莎白战胜无敌航队而自豪呀!”

“作为女人,我更为伊丽莎白终身不嫁而唏嘘。”

……

“也不请我坐下来?”我身高不高,是不是存心让我展示缺点呀?”中年男人显然对张黛产生了兴趣。

“你请坐呀!只不过,我要赶回公司了,还有事。”张黛虽然欣赏这个明显多金也多墨水的男人,可是,不是已婚便是离异的中年男人,不是她发展的目标,她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这就要赶回去呀?那留张名片给我吧,有机会,我请你喝咖啡。”

张黛无奈,只得给了他一张名片,不待他回赠名片,便急急告辞而去。路上,给销售小姐打了个电话,说有急事先回公司了。

(二)

就算已婚男人为未婚女人捧上真心,女人信了、收了,很容易也就伤了、残了。就算幸运地赢了,那爱捧到自己手上,必是千疮百孔、后患无穷。

做小三的女人,大多不是为了所谓的爱情,更多是因为生存或虚荣需要。张黛当然不愿意堕落为外室。又因为反感当后妈,更不会先做小三后篡位。所以,她从不招惹已婚男人。不知是因为太多已婚女人驭夫无术,还是男人压根就是驯服不了的野马,反正,招惹张黛的已婚男子,倒是络绎不绝。

已婚男人向未婚女子示爱,真心实意并无几人,大多是流着馋涎的偷猎者。他们偷偷摸摸、极尽猥琐,既想偷吃,又怕被发现或被纠缠,因此,进一步,退三步,退一步,又回五次头……想走不忍走,想留不敢留,想偷不敢偷,偷又偷不着,偷着了又害怕…… 活脱脱一群夜间出来活动的饿鼠。

张黛对此洞若观火,对那些摇尾乞爱的已婚男人,一向嗤之以鼻。回敬他们的经典名言是:爱我?杀妻灭子后再来追我。

因此,当华侨城洲际大酒店偶然邂逅的那位先生连着一周,每天一个电话约她吃晚饭时,她都借口忙而婉拒了。

她的确也忙,上次去洲际大酒店考察会址的那个项目,公司已任命她为总负责人,举办地点就定在那家酒店的中餐厅。她忙着做方案、请嘉宾、请主持人、审节目、审模特、写主持人串词、审会场装饰效果图、准备各种宣传物料……忙得晕头转向、焦头烂额。连李密也极少见到她。

对李密,她顶多算不讨厌,找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结婚,不会错得太远。这也是青春将逝的无奈之选吧!和他约会,她从未刻意打扮过。现在忙,也正好有理由把他搁在一边。虽然三十了,张黛并不急着结婚,还想观望一番,希望真命天子会在最后关头神话般驾临。嫁给李密,她太不甘心,前面淘汰的绝大多数男人,各方面条件都超过他。

经过近一个月的紧张工作,年会所有准备工作已就绪,明天,就是活动正式举办的日子。

因为连续熬夜加班,张黛皮肤上新增了几颗小暗疮,令张黛情绪极其低落。明天,主持人是一位新近红起来的漂亮女明星,现场有众多美艳模特走秀,张黛虽无和她们争艳的野心,但也不想显得太过黯淡,何况,此次酒会所请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没准,里面就埋伏着单身金龟呢!

张黛一直缺一套理想的晚礼服,以前总认为晚礼服穿的场合少,一直舍不得花几千块去置办一套,这次,狠下心打算给自己置个家当。

当她去中信广场看了一圈后,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张黛看得上眼的,都要几千上万。裙子握在手中觉得精致,站远点端详却又觉得非常普通,完全值不上那个价。犹豫不决间,她又注意到在中信广场购物的女士,绝大多数有男人在旁边小心伺候买单。想到要自己出血,颇感委屈,叫李密过来买单的念头一闪而过——李密肯定会掏钱,只是,宰他这一刀,会让他肉疼好几月。还是算了吧。

活动那天是周六,下午,张黛从家中出发,幽怨颇深地打车前往。她披件长大衣,里面还是以前那身旧行头。

李密本来说开他的小飞度送她,张黛嫌太寒酸,拒绝了。李密又说要去接她,她叫他等短信通知。她暗中打着小算盘:“万一在酒会上结识个多金单男,就不劳李密来碍事了。”

 

(三)

时近春节,是深圳最冷的几天,寒意颇深,一进酒店,却好像一脚从冬天跨到春天。整个宴会厅按张黛确定下的方案,布置得喜庆而不俗艳,热闹非凡,却又品位十足。张黛的同事们都已到位,一见张黛,几个女下属就拥过来,抢着夸张黛漂亮,又抢着帮她把大衣和手提袋挂好。

张黛逐一检查了装饰、灯光、音响等等,又查验了工作人员的衣着、工作牌佩戴情况,随后,临时召开一个十来分钟的小会,将重要事务再次重申一次,最后,强调大家检查自己的手机,一定要保持开机状态,若有任何紧急情况,随时向她请示汇报。

散会后,她与负责节目的导演一起,对了一遍节目单,询问是否所有演职人员都已到位……一切处理妥当,她让助理王清盯着场子,自己一头钻进VIP接待室。这也是主持人的休息室。张黛今天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在会前会后照顾好主持人。

这是张黛升职后,第一次全面负责的项目,虽说自信从容,心底还是很紧张。活动策划和执行就是这样,事先考虑得再周密再细致,场上总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临时情况,非常考验活动现场指挥人员的应变能力。

主持人和重要嘉宾一个未到,VIP室只有两位服务员,她们很兴奋,还准备了签名簿,呆会让那两位当红明星主持人签名。主持人是张黛公司帮客户联系的,出场费是人民币十五万元。

离宴会正式开始的时间不足十分钟,男女主持人才一前一后赶到。张黛匆匆和他们对了一遍主持窜词,王清打来电话,提醒张黛宴会时间到了,她急急忙忙送主持人入场登台。

艳光四射的女明星一上台,立刻博得满堂掌声和喝彩。她就对此早习以为常,微笑道谢后,读了一遍张黛写的开场白,又和男主持插诨打科几句,便走下台来,就坐于一号宴席台。

一号台除了男女主持外,就是客户方的董事长及几位高管,另外就是客户的特别嘉宾,特别嘉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有两位是官位不低的政府官员。

近距离看女明星,发现她的确非常漂亮,甚至比屏幕上更靓丽,举止也优雅得体。相比之下,张黛就相形见绌了,甚至是寒鸦随凤。女主持是小姐,她顶多算个伶俐丫头。再说了,女明星身上的那身装束,全都是货真价实的名牌,华贵而低调,自己身上那套黑乎乎的小礼服和那套亮闪闪的水晶饰品,像儿童玩具一般,寒酸而可笑。

  • 标签:爱情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9/18 16:16:26

    流畅的叙事,比较成熟的作品。张黛最终没有被多金潇洒的有妇之夫王先生俘虏,而是选择了踏实过日子的经济适用男李密。这个李密应该是适合她的,你看他既有胸怀,不介意女友一时的迷失,他说“就如同这一盆水煮鱼,表面上的香菜动了,有啥关系呢?”,又款款深情,“我给不了你山珍海味的奢侈生活,但我会请你吃水煮鱼,把你爱吃的,把我认为最好吃的,都给你。”得夫如此,妇复何求?不要再惦记河对岸的风景了。

    分享到:刘菡萏2013/09/21 16:36:36

    谢谢评委的肯定与鼓励!

      回复
  • 分享到:白木19350积分2015/04/08 16:52:45

    很完美的一篇作品。大龄女张黛,已婚男王先生,备胎李密,各个人物特色鲜明,轮番上阵。张黛在挑挑拣拣中过了30岁,即将步入齐天大剩的行列。虽然有备胎李密的不离不弃,但挡不住她心有不甘,四处张望的目光。已婚男王先生成熟稳重,善解人意,体贴入微,但已是名花有主的人。话说这种老男人都是经验老到的猎人,并最终成功俘获张黛芳心。又是黑洞洞的枪口,又是猎物扑上去。不过最终被电话搅了局,正看得起劲呢

      回复
  • 分享到:曾楚桥5750积分2014/04/16 09:08:19

    如此细腻的心理描写,只有刘美女才写得了!学习了。

      回复
  • 分享到:金繁荣3840积分2013/12/30 15:10:27

    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我的生活和希望,总是相违背……。

      回复
  • 分享到:冰凌花4560积分2013/09/09 21:36:57

    第一次读菡萏的小说,喜欢流畅的笔调,永隔一江水,有写情感只能隔江而望。

    分享到:刘菡萏2013/09/10 10:54:44

    谢谢冰凌花关注!

      回复
  • 分享到:道长34860积分2013/09/06 14:41:18

    内刊发表过应该不受此次大赛限制。哈哈!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二憨
  • 石岩街道 @憨憨老叟
  • 72
  • 8500
  • 30
  • 80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浮途
  • 撩妹的女子评》
  • 修补
  • 撩妹的女子评》
  • 王福日评》
  • 刘卫宁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