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凯里格小镇
  • 点击:447评论:02017/09/26 20:29

在温婉多情的江南水乡,没有人会给小镇起这样一个洋名。

但是,花蕊却给这个养育她的小镇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斯凯里格小镇就是水南镇,玉溪如一条长丝带穿镇而过。镇子上林立着水乡特有的斜顶屋,屋檐沿溪一字排开,像一把把撑开的小伞。下雨的时候,晶莹的水珠顺着檐角嘀嗒而下,小花蕊喜欢展开小小的手心接水,看着水珠在她的掌心中央漾成一朵朵小花。

阳光透过蓝色的窗帘,打在书本的扉页上,点点光斑像极了朵朵水花。花蕊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她小时候接水滴的样子。现在,她离开镇子很久了,离开南国很久了,她标准的普通话让同事们很难猜出她来自江南水乡。偶尔,她会不经意地在一句话后面加上一个温柔的助词,水乡独特的方言,于是同事们会忽然记起,哦,原来花蕊是南方人。

每天,花蕊气喘吁吁地往返于住处与公司之间。早上六点,她就得告别温暖的被窝,匆匆在早点摊边买个大饼和鸡蛋,急急忙忙往地铁站赶,经过七转八弯之后,来到市中心的公司。花蕊大学毕业后在这个大城市谋到一份企业文秘的职业,由于待遇不错,她孤身一人留在了这个快节奏的都市。但是,初入社会的花蕊还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在市中心购置一个属于自己的窝,唯一经济一点的办法,就是在五环之外租一套房子,然后像一个高速运动的质点,游移于工作地和居住处两点之间。

如果当时选择回到小镇做一名中学老师,一切就都变了,情况也许会大不相同,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疲倦。每天下了班回到住所,天都已经全黑了,手脚懒得动弹,花蕊只好叫份外卖填填肚子。经常吃外卖的结果就是味蕾麻木,但是花蕊不在乎,因为吃完后不用刷碗就可以躺倒在床上舒展舒展已经麻木了一天的筋骨。

如果我现在在斯凯里格小镇呢?花蕊问自己。有一天晚上,花蕊实在太累了,饭都没吃就躺到床上,很困却睡不着。她打开收音机,试图用音乐台的背景音乐催眠,却听到了那首空灵的《斯凯里格小镇》(Skellig)。原来,这是一个外文歌曲赏析的节目,那天晚上,女DJ用温柔的声音讲解了歌词大意:一个老人在屋里对她的孙子说,她加入了教会,和教友们一起唱赞美上帝的诗篇,去海边聆听大海的呼吸,跋山涉水饱览自然美景……

瞬间,花蕊睡意全无,她想起了水南镇,想起了小时候的生活,满脑子都是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高中时,“斯凯里格小镇”成了花蕊意念里“理想生活”的代名词,她在日志里总是把“水南镇”称作“斯凯里格小镇”。


花蕊的家是小镇上的文化人家,她的外婆是镇小学的退休老教师,外公是镇雨伞厂的车间主任,母亲是镇中学的数学老师,父亲是镇中学的校长。花蕊和爸爸妈妈住在水乡较大的一间斜顶屋里,与外公外婆一家和姨妈姨父一家相隔不远。

花蕊就读于外婆曾经任教的小学,她的同桌叫雨笙。那是一个瘦瘦小小的男生。雨笙的父母都是镇雨伞厂的职工,和花蕊的外公是同事。

雨笙和花蕊一起上学放学,他们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雨笙的父母和花蕊的父母也是老相识了,有时,雨笙的妈妈会到花蕊家做客,送给花蕊妈妈一把雨伞,样子很精致。

雨笙的成绩不太好,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班主任乔老师有些担心他的学习情况,便让花蕊在学习上多多帮助雨笙。于是,班里的同学常常会看到,花蕊在雨笙的笔记簿上写写算算,雨笙先是一脸困惑,随后便没有了纠结的表情,多了丝恍然大悟的快意,最后两人都乐呵呵地笑了。久而久之,雨笙的成绩渐渐有了提高,但久而久之,花蕊走在路上,总会感到有人对她指指点点。

“你说,雨笙是不是喜欢花蕊?”说话的是班里的淘气鬼徐凯。

“我也觉得,不然他们俩为什么总在一起,上学在一起,放学在一起,还整天说说笑笑。”“大嘴巴”女孩力婷附和着。

……

四年级的花蕊起初不闻不问,但后来她发现,自己的心灵远没有想象得强大。

闲言碎语不知怎么的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传到了乔老师的耳朵里。水南镇很小,家家户户都或多或少地有些联系,谁谁的爸爸和谁谁的叔叔曾经是小学同学,谁谁的爷爷和谁谁的外公很可能曾经一起看守过公社的羊群,谁谁的妈妈和谁谁的婶婶可能是多年之前的闺蜜。于是,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那个人人网、微博、QQ等虚拟社区还没有出现的年代,消息的传播如此神速。

乔老师是个思想略为保守的中年女人,她觉得这不是一个好苗头。她思忖道:如果只有一个人说花蕊和雨笙好上了,一定是这个人在恶作剧,但是现在很多同学都这么说,他们俩一定是有点问题了。于是,乔老师开始后悔一开始让花蕊和雨笙做同桌,更后悔自己曾经对花蕊说“要多帮助你同桌”。

好学生花蕊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被乔老师请到了办公室。

“花蕊,你以后就和力婷做同桌吧。”乔老师开门见山地说。

“为什么?”花蕊一脸疑惑。

“因为力婷也需要你的帮助,你是好学生,老师相信你。”

敏感的花蕊于是意识到了什么,她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了办公室。她很清楚地意识到,乔老师最后一句话只是借口,一定是力婷制造的流言传到了乔老师的耳朵里。

回到教室的时候,花蕊一言不发地收拾好东西,搬到了力婷旁边的空位子上——班里的学生数为奇数,力婷一个人坐,没有同桌。

雨笙惊讶地望着花蕊,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出来。

迎着力婷幸灾乐祸的目光,花蕊依旧沉默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将目光瞟向窗外,阳光依旧灿烂,斑驳的树影在青石板小路上摇摇晃晃,仿佛纸片被剪碎了一地。

那个下午,花蕊没有心思听课。下课铃声响起,花蕊像脱笼之鹄一样抓起书包就冲出了教室,没有叫雨笙。

雨笙追着花蕊出了教室,喊花蕊,花蕊也没应答。雨笙在冥冥之中感到了不对劲。他奋力向前跑去,抓住了花蕊的双肩书包。

“花蕊!”雨笙喊道,“你为什么忽然不跟我坐了,为什么不理我?”

“不为什么,乔老师让我和力婷坐的!”花蕊刻意回避雨笙的目光。

“是不是你听到别人说了我们什么坏话。你不要相信,我不是……”雨笙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说。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花蕊无奈地说。

那天放学的路上,花蕊和雨笙没有并排走。花蕊走在前面,雨笙像个乖巧的弟弟跟在后面一言不发。各自到家时,他们连“再见”都没有说。

后来,雨笙和花蕊没有再一起上下学,五年级的时候,雨笙走了。雨伞厂倒了,雨笙的父母双双下岗,他们带着雨笙进城打工去了。


力婷是花蕊在小学阶段的第二个同桌。花蕊不喜欢这个长得像个“傻大个儿”的女孩,甚至有点怵她。

没有人知道力婷的家庭情况,力婷自己也从来没有向别人提起,班里的同学从没有看到过她的父母来接她。从认识力婷起,花蕊就只看到力婷一个人上下学。

力婷总是披着长长的头发,她的发梢有点自然卷,但是花蕊曾经听徐凯说过,力婷经常和社会上的一些男孩女孩混在一起,她还和一个叫铁哥的男生特别好,是铁哥出钱让力婷在县里的美发厅烫卷了头发的。传闻归传闻,没有亲眼看到的,花蕊总是一笑了之。花蕊可以确信的事实是:力婷的成绩很糟糕,上课经常睡觉,家长们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力婷在一起玩。

花蕊怵力婷的原因是,力婷是个“长舌妇”(大伙儿私下里这么叫她),一点小事都会弄得满城风雨。她和雨笙之间的“绯闻”,就是力婷传开的。花蕊不喜欢力婷,她几乎不和这个女同桌说话,力婷有时候问她关于作业的问题,花蕊就“嗯”“啊”地含糊应答。

久而久之,力婷便对花蕊的“闷骚”大为不满。在一堂语文课上,力婷用手肘捅了一下正在认真听讲的花蕊,花蕊没有理会,力婷便使了更大一点的劲儿。花蕊迫不得已看了一眼力婷,力婷的十个手指甲亮闪闪的,好像是被上了一层淡紫色带亮片的指甲油。她的眼里闪着有点骄傲又有所期待的光,悄悄地问花蕊:“好看吗?”

花蕊依旧含混地应答着:“嗯嗯。”

力婷讨厌“嗯”、“哦”之类的语气词,便将手指在花蕊前面晃晃,说:“老大给我买的。在县城的精品店买的。”她在语气上特意强调了“老大”和“精品店”。花蕊感到自己的听课思路被严重打搅了,于是下意识地回了一句“知道了”并且抓住力婷的手指往旁边拨开。力婷忽然大声喊了一句:“你,干什么!”

老师和全班同学的目光于是被吸引过来了,花蕊慌忙低下头,感到脸上一阵阵发烧。乔老师威严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怎么回事?”力婷说:“她碰我的手!”随即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于是,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聚焦在力婷的手上,大家都看到了她那淡紫色的指甲,乔老师愠怒地对力婷说:“谁让你涂指甲油的?校规规定女同学不能涂指甲油!你,站起来,明天把手指甲恢复原样,再交一份800字的检讨书!”

花蕊毕竟是好学生,又是中学校长的女儿,老师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尽管这样,花蕊心里还是很不好受,因为力婷站起来的时候嘟囔了一句:“好学生有什么了不起,凭什么都骂我?校长的女儿了不起啦?”力婷的声音很小,但是被花蕊听见了。

“指甲油事件”加上之前的“雨笙事件”,使得花蕊对力婷越来越反感。若干年后,花蕊回忆起小时候微不足道的事情,不由地嘲笑自己幼稚至极——小时候她以为力婷是个不好对付的人,步入职场后,她才知道,力婷就是“小巫见大巫婆”里的那个连“小巫”都够不上的人。

花蕊其实是个很沉得住气的人,她没有把“指甲油事件”告诉父母。花蕊的爸爸总是告诉她要宽容待人,即使别人有错,也不应该生气,所以花蕊知道,即便她把力婷的事情向父母和盘托出,父母也会给她上一堂关于“仁者爱人”的思想品德课。

第二天力婷来上课的时候,没有理会花蕊,花蕊看见她的手指甲又恢复了原样,只是指甲油星星点点的斑斓亮片还隐约可见。力婷和花蕊开始了“冷战”,花蕊也毫不在乎地继续听她的课。力婷的成绩越来越差,几乎到了门门功课都“挂红灯笼”的地步,乔老师又把花蕊请到了办公室。

“你是怎么帮助力婷的?”乔老师问花蕊。

花蕊回答:“我帮不了她,她就是不爱听课。还不让我听课。”

“那好,你回到原位吧。我来管她。”乔老师倒是通情达理,于是花蕊觉得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

花蕊回到了原来的座位,雨笙已经转学走了,她颇有一种“物是人非”之感。在小学的最后一个学期,花蕊没有了同桌。

那个时候,小学升初中已经没有了统考,大家都是根据户口所在地按“就近原则”划片进入中学。没有升学压力的毕业班学生自然乐乐呵呵地过日子。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南国水乡北漂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50积分
  • 0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
  • 250
  • 上周,肌本胚壤在邻家开展了为期5天的“平衡同题征文”,前前后后共有十多篇参赛稿件通过审核,创下了自8月底,睦邻文学奖截稿以来又一轮发稿高峰期。鉴于此,个人倒是觉得,在非比赛的淡季期间,邻家应多多联合某些厂家或单位开展诸如此类的征文活动,从而实现网站活了、作品多了的良效,达到网络与作者共赢的“平衡”。

    黄元罗【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23 8:20:55
  • 细节的真实,让文本闪闪发光!这是我读王顺健先生《我有一个岛》后的一念之思。是的,深圳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岛!大梅沙的公岛也是一个以小见大的深圳。岛上的物是人非,圳内的日新月异,共织出了人生的真善美,生活中的假丑恶。文章中皆是平凡人,说的皆是平凡事,娓娓道来,不急不缓,恰到好处,让人拍案叫绝。一个非虚构写到如此,让人有惊艳的眼前一亮,作者写人叙事,构架布局,都有一股貌似平淡但又高屋建瓴的技艺。好文!

    方华吉我有一个岛

    2017/10/21 10:50:51
  • 这对有情有义的夫妻, 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令人肃然起敬!五年前,他们将一片荒芜的水域进行改造,建设成后来的“生态乐园”。最喜欢微咖当中的闪光点——那只孤独的天鹅,是个天鹅模型。是男子把它放在湖中,吸引到第一只迷路的小天鹅的。据说,天鹅是最挑剔生长环境的。只有生态平衡了,它们才会来安家。男人和妻子付出了艰辛的劳动,终于建设出了美丽的公园。也将大天鹅吸引到这里。在从多的“平衡”来稿,电击姐的这篇最精彩

    吴春丽【平衡主题征文】天鹅之舞

    2017/10/20 17:51:32
  • 这篇不太好理解。一个出于本能不愿意强行被塑造的孩子,只是比其他孩子调皮一些,就有可能被嫌弃,被孤立,被要求做一个正常的“乖孩子”。这让他很困惑,这个孩子看似处处在找茬,其实是想被关注,被肯定。做家长的只要多点耐心势必被发现这样的孩子未必不是更可爱。孩子看似处处在打破日常的平衡,其实却无意识地制造了“平衡”,主动生长和被动生长同时的存在才形成了世界的多样性,维持了一种生态“平衡”。

    雨季来临【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20 11:20:51
  • 青春是我们回不去的记忆,也是一场春天里的梦,这个梦从春暖花开,到夏日炎炎,转而秋叶凋零,终至寒冬。没有像通俗小说一样刻意去拿捏一个故事,围绕着一段失去的恋情,截取片断,在岁月中煎煮,找寻,相遇,纠缠,对比,抉择,种种冲突,让小说一步步走入佳境,终于释然。

    姚志勇春梦

    2017/10/19 15:52:09
  • 从南京,到北京,买的不如卖的精。庄稼说谎耍了拳,买卖说谎挣了钱。不求三分利,谁还做生意。三年不开市,开市顶三年,我国古语盛传“无商不奸”,讽刺其人为某小利,机关算尽。然为商者,得利是必然之事,昨日之声远去,今日新声又来,珍馐佳肴远去,化学激素又来,买的不如卖的精,喝着洁白纯净的奶粉,把三聚氰胺当佐料,买的不如卖的精,吃着凉拌热炒的猪肉,把“瘦肉精”当做调料,买的不如卖的精,地沟油回收重炼,走向餐桌

    寒塘听雨【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9 9:10:59
  • 一番细细品读下来,窃以为,该篇微咖至少有两处亮点:一是,借用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所主张的“中庸之道”来谈为人处世的原则:知进退、能谦逊、懂变通;二是,将本次微小说主办方肌本胚壤所倡导的“平衡”的品牌调性恰到好处地融入到当下生活的方方面面。真可谓:螺蛳壳里做足道场,微咖中暗含哲理!

    黄元罗【平衡同题征文】孔子的平衡

    2017/10/19 7:46:22
  • 见字如晤,一纸信笺由这样的话开启,多少曾经在一起的音容笑貌,及温情都跃然在纸上了。现代社会,通讯方式电子化,人际交往便捷化,写信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们感受隔着距离的温暖,也越来越迟钝了。随着通迅视频的普及,许许多多远隔天涯,遥无音信的神秘,与思念,和见字如晤所有的想象与美好,也渐渐地失去。现在男女恋爱,多少人应了“一叠素笺想思染,憔悴问春秋,更想当时,唯心依旧,万绪尽难休!”的境界?

    叶紫流年信史

    2017/10/18 14:13:01
  • 春丽将浓厚的生活中的人物搬上了微咖。使得这个大嫂有血有肉地站在这里。她对女儿的火热亲情和她看似冷漠的外表形成了作品的审美点。看这个描写,她的眼睛像被挖走了全部光泽,已经干涸地只剩下空洞了。再不幸的人生中,大嫂还能收留自弟妹家的留守孩子。使得她在人格上又有了升华。她的人性的光辉更加璀璨。她最喜欢在天黑之前锁门,这一行动更让读者揣测其内涵。如果想拔高一个人的人格高度,再让她博爱一些。

    电击天黑之前

    2017/10/16 22:59:10
  • 这因拆迁被动进城的老高,经营卤菜店的水平实在是高。自己当托儿的另类营销策略,使得另一家店火起来。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买家们都是喜欢货比三家,自然占优势的店家就占了上风。这又是加微信,又是消费卡,还有发个小红包的店铺深得人心。当顾客蒙在鼓里,老高却表面失落,内心却高兴的不行。分红的回馈,是他表演的演出费。看似打破了平衡,实则是商机的策略。学习罗老师的深刻思维逻辑。

    电击【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6 22:44:13
  • 以此篇致敬我亲爱的大嫂梅芳。她非常善良!我女儿曾说,想改口,叫她伯母一声妈妈。作为留守儿童,她是幸运的。她的伯母把她当女儿来养。家里有鸡蛋,伯母留给她吃。也正因为如此,我女儿有一口吃的,先想到的是要给她伯母吃第一口。微咖,是需要艺术化的构思,但有时候,我又觉得,生活中如果提取到了精彩的部份,是不是也够得上艺术化的环节。最真挚的情感,方能动人。嫂子之好,难以回报,写微咖一篇,字字都是记录她的深情!

    吴春丽天黑之前

    2017/10/14 10:21:30
  • 爱有很多种,我们常常渴望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认为那才够浪漫,够激情,够完美,可事实上,陪伴我们一生的,却往往是那种让我们平时熟视无睹,如涓涓细流般的平淡的爱。真正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激情慢慢褪去,柴米油盐等生活琐事所替代,生活日趋平淡,“相爱容易,相处难”,有很多时候,爱情经得起轰轰烈烈,却经不住细水长流。爱,有很多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给予,一种呵护,一种相扶相守,更是一种宽容、理解和感动。

    寒塘听雨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2 11:36:58
  • 生活五色杂香,我们都夹在其中,走过场似的。昨天相处明天就可能相离。无论是吃佛念斋,还是娱乐人间,人活得形形色色。文中的人物具体丰满。无论是艾伦还是张雪禅,还是赵春天,老杨,都是社会这台大机器的一个转轴。少了谁与多了谁,这台机器都一样活泛。但具体到各人的生活,却各有各活法,与心境。

    叶紫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11:03:54
  • 在邻家,若想夺冠拿奖,“野心”必不可少。作为新人,如何让“野心”转变为“真金”?还得靠质量上乘、构思巧妙的佳作。这篇文章就忒棒,它讲述的是小镇文化站里,形形色色的人、光怪陆离的事,很能满足国人八卦的心理、猎奇的心态,更妙的是结尾,达到了令即将热泪盈眶的读者突然间有种忍俊不禁的效果。

    黄元罗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8:52:12
  • 作者用细腻之笔,描述了对门的小夫妻生活状态和自己婚姻生活状态。做了鲜明的对比。新婚女人就像小公主一般受男人的宠爱。而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婚姻,在柴米油盐之后,进入了平庸的婚姻生活。女人从小公主回到了家常妇女的日常状态,开始操持洗碗洗臭袜子的家务。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女人似乎有点小抱怨,却也是女人的慨叹。男人们,觉醒吧。

    电击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1 22:05:2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