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
  • 点击:1024评论:02017/10/02 13:14

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2

直升飞机上,苏芳仪吓得大哭起来:“啊!救命啊!别……别……下去啊!我不要工作啦!下去啊!快!快!”

黄彦廷恨铁不成钢地喊道:“我开飞机五年了,放心吧,你这傻瓜!”

苏芳仪惊讶地盯着他,命令道:“你别……别让它掉下去啊!”

黄彦廷瞪她一眼,没说话。

苏芳仪受到惊吓,脸色难看,却也白里透红。

他从容操作,看着前方。

她愤愤盯着他,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嘟噜着小嘴。

蓝天,白云。

飞机像一只小鸟,在云端飞过。

蓝天下,大海拥抱着一切,一座孤岛歇在水面。

直升机轰鸣,向孤岛靠近。

悬崖边

陡坡上,穆俊杰(杀手)抓住一束杂草,吃力往上爬。突然,他听到直升机的声音,蓦回头,见一架海陆空三用直升机正朝孤岛飞来,赶紧松手,脚尖渣土塌落,顺势一滚,掉进了旁边深坑,坑上一片深深的草丛,正好掩住身体。

穆俊杰满额大汗,极度痛苦的表情。他一手抓住手枪,一手颤抖地触碰大腿,发出“啊!啊!啊!”的惨叫声。

只见,左大腿鼓鼓囊囊,鞋尖转向。

他痛苦地呻吟,喘着粗气,咬牙切齿,欲拉正左脚,却没反应,左脚斜斜摆放在臀后的石头上,一动不动。

他放下手枪,突然,大叫一声:“啊!”只见他双手搬起软塔塔的左腿,吃力转向,摆在面前。

穆俊杰发出哮喘的声音,汗流满面。他绝望地闭上眼睛,缓缓躺下去。

他一动不动,呼吸渐渐平复。头上的草丛中,一条粗状的银环蛇探出头来,朝他吐信。

银环蛇扭扭停停,靠近一颗小树,倒挂金钩,慢慢下放它那柔韧的身躯。

银环蛇越来越近,离穆俊杰的脸只有一臂之遥,可他并未察觉,闭着眼睛,满脸脏兮兮,疲惫不堪。

突然,一只老鼠窜出,从他身上跳过,噗通一下,跳进小水坑,游到对面草丛边,连滚带爬,瞬间消失。

穆俊杰双手吃力地撑起身体,满脸痛苦,瞪着老鼠消失的方向。

别墅前

大草坪上,并排停着两架直升机。

两条大黄狗冲出,快速冲向直升机。

付婶(佣人)笑眯眯,随着大黄狗快步赶来。

后面,一位漂亮小女孩(李美君),捏起裙角,笑呵呵向这边奔来。

飞机门下,黄彦廷扶着苏芳仪,最后一级,苏芳仪一蹦跳下,差点摔跤,被黄彦廷抓住手臂,生生提起。

十步之遥,李美君一怔,不再奔跑,疑惑的表情,看着他俩,站定。

两条大黄狗掉头,在李美君身边窜来窜去。

黄彦廷与苏芳仪一前一后,向李美君走来,走在一边的付婶(佣人),喋喋不休。

黄彦廷笑呵呵走来,道:“美君啊,怎样,习惯了吧?”

李美君勉强一笑,没回答。此刻,她在观察黄彦廷身后的小女孩。

苏芳仪怯生生地,挤出笑意,迅现犹疑,看了看黄彦廷。

黄彦廷笑笑,说:“美君啊,这段时间,你一定很孤单吧?以后啊,你就有伴了,看,我为你找来了新朋友,怎样,喜欢吗?年龄都差不多啊,是吧?”

李美君望着他,犹疑道:“为我找朋友?”

“是啊,不喜欢吗?以后,你就有人陪你玩了啊。”黄彦廷说。

李美君转身,道:“您,确定……我需要人陪吗?”

黄彦廷感觉气氛不妙,笑意全消,道:“美君,你怎么啦?生病了吗?这脸色……”

付婶赶忙走近,察看美君的脸,帮她理顺鬓角的发丝,惊呼道:“咿呀,是哦,你看,小小年纪,花一样的脸蛋,看上去像树叶子了,怎么了哦,这几天没睡好么?”

美君不语。

一旁,苏芳仪柳眉微蹙,薄云袭面。气氛甚是尴尬,她一时看看这个,一时瞅瞅那个,不知如何是好。

一旁,李美君沉默不语,似有心事。付婶弯腰,欲察看她的脸色,关切地问:“是想家了吗?”

美君不予理会,忽然转身,眼泪汪汪,悻悻地问黄彦廷:“难道,黄老板,你,也是我的朋友么?”

黄彦廷满脸严肃,问道:“怎么啦美君?是朋友,有什么不好吗?”

旁边,苏芳仪愁云渐舒,微微叹息。她向前走一步,道:“是啊,黄老板,我可是真把你当作朋友的哦,你比我爸爸还老呢。”

黄彦廷想笑,却没看她。对着美君说:“放心吧,我会真诚对待每一位朋友的,特别是,一直在我身边的人。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的缘分,何止是百年修得。付婶,今天,做几道好菜,庆祝一下,叫上老付吧,我们坐一起,我要和他干一杯。”

“哦,好的,好的,正好,老付捕到了一只大龙虾,还有几条石斑鱼,我这就去做。”

“对了,付叔呢?”

“哦,他捕鱼去了,刚才用对讲机回话,说马上就回来了。”付婶一边回头答话,一边踉跄走了。

美君低头,转身,默默离去。

黄彦廷站着发呆,苏芳仪用手指戳他后背。他回头,认真打量。

苏芳仪侧脸,躲过他的眼神,说:“走吧。”

一前一后,两人走向别墅。

悬崖旁,陡坡边

穆俊杰咬紧牙关,脸色铁青。他用手拖动左脚,“啊!”地叫出了声。头顶,一条银环蛇受到惊吓,缩了回去。

银环蛇再次缓缓滑下,不停吐出长长的信子,眼看就要落到他头上。穆俊杰向后靠了靠,突然,一条粗壮的银环蛇从他眼前滑下,半截已落在他的胸口上。

穆俊杰惊叫一声,抓住毒蛇往外扔,被毒蛇咬住手臂。他抓住蛇的脖颈,用力一拉,现出几处带血牙痕。

穆俊杰赶紧在衣服上擦几下,很快,又渗出新的血液,他小心翼翼,一粒粒拔出手臂肌肉里的断牙,再对着伤口连吐几口唾沫,再擦,再吐,再擦。

他死死咬住毒蛇的头,用力拧扯几下,蛇头被咬了下来,吐到一边,蛇身也扔在一旁。

他吃力地挪动身体,拖着那条不听使唤的腿,“啊啊啊”地喊叫。挪到小坑边,用清水洗擦伤口。

孤岛一侧,别墅

窗口传出电子琴声。

大厅内

黄彦廷满脸疑惑,侧耳倾听。苏芳仪幽幽的样子,在一旁察看他的表情。

黄彦廷看了苏芳仪一眼,独上二楼,来到美君的房门前,喊道:“美君,是你在弹琴吗?弹得这么好,什么时候学的?”

琴声骤停,又再响起,没人答话。

“怎么不说话啊?你出来一下,我要和你说话呢。”

琴声再停,里面传出美君的声音:“你进来啊,快一年了,你从不进我的房间,我是老虎啊?”

黄彦廷一笑,推开半掩的门,站在门口。

美君背对着他,继续弹琴。

“什么歌?这么好听!?”他问。

美君背对着他,继续弹琴。

“怎么?想家了么?”

美君背对着他,不再弹琴。微微垂头,一缕发丝倾斜滑落。

“有什么想法,尽管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美君背对着他,微抬头,问:“我不明白,你是何意,把我带来,却……又带来一个,还说我们是朋友,难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黄彦廷苦苦一笑,说道:“美君,你还不了解我?不然怎样?难道,我这可以做你长辈的人,有非分之想不成?”

美君缓缓站起,看着他,质问道:“那么,你为什么只带女孩子来,不带男孩子?”

黄彦廷沉默一刻,说:“我的庭院,只种花,不种树,这爱好,应该不算太坏吧。”

“经得起考验么?我要监督你!”美君盯着他说。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除非……除非……”黄彦廷嗫嚅着。

美君问:“除非什么?”

“除非被人下药了,或者,或者被骗!”黄彦廷认真地说。

美君噗呲一笑,手臂遮掩半边脸,泪眼朦胧地瞪着他。

“有什么好笑的,我是认真的,黄彦廷说到做到。对了,你怎么会弹琴了?这首歌是什么歌?你会唱吗?”

“一个人在房间里,只有这琴可以发出声音,摸了这么久,石头也该说话了。这歌是我自己写的,想听吗?”美君侧身说。

黄彦廷喜笑颜开,兴奋说道:“真的?快快,边弹边唱吧,我想学,可以教我吗?”

美君没说话,转身,缓缓坐下,静静一刻,开始弹奏。

琴声响起,一段清婉的前奏过去,传出美君的歌声:

海浪悠悠怨孤岛

海鸥飞飞戏海潮

人间万物总有情

天地之间是怀抱

春色满园人易老

美君园后种棵草

梦里花开出外瞧

满天星斗人太早

风月琴知晓

飞云漫天抛  

天荒地老赛心憔

花开蜂来了

泪成相思药

碎雨飘飘乐逍遥

花开蜂来了

泪成相思药

碎雨飘飘乐逍遥

乐逍遥……

唱完,俩人陷入沉默。(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2)

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3

片刻,美君幽幽地问:“唱得不好么,黄老板?”

黄彦廷深吸一口气,道:“我简直……不信这是真的。天才!你没学过?”

“你想说我学过,那就学过吧。”美君站起,转身看着他。

黄彦廷慌乱挥手,说:“哦不不,哪里,反正,很好听,以后,能经常唱给我们听吗?”

美君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随时都可以,这有什么难的,更何况,您是我的恩人呐。”

“太好了,或许,你还可以当我的老师呢。”

美君走近,看着他的脸,说:“老师?哈哈,只要你敢叫我‘老师’,我就敢答应。”

“是吗?叫就叫,你要答应哦。”

“你试一下嘛。”美君已忍俊不禁。

“我……哦,哈哈,你还没教我呢,等你教了再叫吧。”黄彦廷环顾四周,很是拘谨。

美君嗔怒的表情,欲言又止。

“哦,我去催一催付婶,我饿了。”黄彦廷搪塞着出门。

这时,付婶看到了二楼的主人,喊道:“彦廷,吃饭啦!”

楼下大厅,芳仪正朝这边张望,又忽然垂下了头,转身,安静坐着。

外面,海边

老付(佣人)上岸,提着两只渔桶,快步向别墅走来。

别墅内,餐厅

老付走进。

“哎呦,老付!”黄彦廷拍手,喊道。

老付笑呵呵,问道:“黄总,您回来啦?”

苏芳仪觉得陌生,怯生生看着他。

黄彦廷走近,看看渔桶,惊呼:“啊哟,收获不小啊!这么多鱼,能吃得完吗?”

老付笑道:“是吃不完呢,自己吃好的,剩下的还可以给大黄狗吃,呵呵。”

“哎呀,那也吃不完啊,不然下次,我还带几只宠物过来吧?”

“哦,呵呵,我随意,您看小姐们还要养什么宠物不?”老付拘束的样子。

苏芳仪赶紧插话,说道:“不养不养,这样吧,您以后把那些想扔掉的留下,我腌渍好了晒干,以后带回去给我爸爸吃。”

“不行,我要喂海鸥的。”美君瞪着她。

苏芳仪笑意顿消,头缩了回来。

付婶笑呵呵上菜,桌上已摆好几道靓丽的菜肴。

一盘龙虾刺身摆在桌子中央:一只铺满冰碎的盘子,用保鲜膜覆盖,上面整整齐齐摆放着许多龙虾肉片,一只硕大的虾头,头旁的细脚还在勾搭,眼睛咕噜噜地,蠢蠢欲动。中间一朵红花点缀,还有香菜绕在虾肉周围。

黄彦廷微笑着,对付婶说:“来来来,一起吃。”

“哎,好好,你们先吃吧,我等下拿虾头去煲粥。”付婶开心地看着他们。

黄彦廷开了一瓶洋酒,倒了两杯。

苏芳仪小心翼翼,边看边吃。

黄彦廷伸出筷子,欲夹龙虾肉片,龙虾爪子立即张开。

苏芳仪吓得惊叫:“妈呀,太恐怖了。”

他吃给她看,然后,用夹子又夹了一片,沾点儿芥末调料汁,放进苏芳仪的碗里,说到:“放心吃吧,以后就习惯了。”

她颤抖地夹起龙虾肉片,小唇微开,送进去,立即,脸色大变,站起,呼出粗气,痛苦的样子。她掩住嘴巴,快步走向卫生间。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孤岛少女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2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1星
  • 0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2400
  • 409
  • 2382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