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
  • 点击:599评论:02017/10/02 13:14

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2

直升飞机上,苏芳仪吓得大哭起来:“啊!救命啊!别……别……下去啊!我不要工作啦!下去啊!快!快!”

黄彦廷恨铁不成钢地喊道:“我开飞机五年了,放心吧,你这傻瓜!”

苏芳仪惊讶地盯着他,命令道:“你别……别让它掉下去啊!”

黄彦廷瞪她一眼,没说话。

苏芳仪受到惊吓,脸色难看,却也白里透红。

他从容操作,看着前方。

她愤愤盯着他,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嘟噜着小嘴。

蓝天,白云。

飞机像一只小鸟,在云端飞过。

蓝天下,大海拥抱着一切,一座孤岛歇在水面。

直升机轰鸣,向孤岛靠近。

悬崖边

陡坡上,穆俊杰(杀手)抓住一束杂草,吃力往上爬。突然,他听到直升机的声音,蓦回头,见一架海陆空三用直升机正朝孤岛飞来,赶紧松手,脚尖渣土塌落,顺势一滚,掉进了旁边深坑,坑上一片深深的草丛,正好掩住身体。

穆俊杰满额大汗,极度痛苦的表情。他一手抓住手枪,一手颤抖地触碰大腿,发出“啊!啊!啊!”的惨叫声。

只见,左大腿鼓鼓囊囊,鞋尖转向。

他痛苦地呻吟,喘着粗气,咬牙切齿,欲拉正左脚,却没反应,左脚斜斜摆放在臀后的石头上,一动不动。

他放下手枪,突然,大叫一声:“啊!”只见他双手搬起软塔塔的左腿,吃力转向,摆在面前。

穆俊杰发出哮喘的声音,汗流满面。他绝望地闭上眼睛,缓缓躺下去。

他一动不动,呼吸渐渐平复。头上的草丛中,一条粗状的银环蛇探出头来,朝他吐信。

银环蛇扭扭停停,靠近一颗小树,倒挂金钩,慢慢下放它那柔韧的身躯。

银环蛇越来越近,离穆俊杰的脸只有一臂之遥,可他并未察觉,闭着眼睛,满脸脏兮兮,疲惫不堪。

突然,一只老鼠窜出,从他身上跳过,噗通一下,跳进小水坑,游到对面草丛边,连滚带爬,瞬间消失。

穆俊杰双手吃力地撑起身体,满脸痛苦,瞪着老鼠消失的方向。

别墅前

大草坪上,并排停着两架直升机。

两条大黄狗冲出,快速冲向直升机。

付婶(佣人)笑眯眯,随着大黄狗快步赶来。

后面,一位漂亮小女孩(李美君),捏起裙角,笑呵呵向这边奔来。

飞机门下,黄彦廷扶着苏芳仪,最后一级,苏芳仪一蹦跳下,差点摔跤,被黄彦廷抓住手臂,生生提起。

十步之遥,李美君一怔,不再奔跑,疑惑的表情,看着他俩,站定。

两条大黄狗掉头,在李美君身边窜来窜去。

黄彦廷与苏芳仪一前一后,向李美君走来,走在一边的付婶(佣人),喋喋不休。

黄彦廷笑呵呵走来,道:“美君啊,怎样,习惯了吧?”

李美君勉强一笑,没回答。此刻,她在观察黄彦廷身后的小女孩。

苏芳仪怯生生地,挤出笑意,迅现犹疑,看了看黄彦廷。

黄彦廷笑笑,说:“美君啊,这段时间,你一定很孤单吧?以后啊,你就有伴了,看,我为你找来了新朋友,怎样,喜欢吗?年龄都差不多啊,是吧?”

李美君望着他,犹疑道:“为我找朋友?”

“是啊,不喜欢吗?以后,你就有人陪你玩了啊。”黄彦廷说。

李美君转身,道:“您,确定……我需要人陪吗?”

黄彦廷感觉气氛不妙,笑意全消,道:“美君,你怎么啦?生病了吗?这脸色……”

付婶赶忙走近,察看美君的脸,帮她理顺鬓角的发丝,惊呼道:“咿呀,是哦,你看,小小年纪,花一样的脸蛋,看上去像树叶子了,怎么了哦,这几天没睡好么?”

美君不语。

一旁,苏芳仪柳眉微蹙,薄云袭面。气氛甚是尴尬,她一时看看这个,一时瞅瞅那个,不知如何是好。

一旁,李美君沉默不语,似有心事。付婶弯腰,欲察看她的脸色,关切地问:“是想家了吗?”

美君不予理会,忽然转身,眼泪汪汪,悻悻地问黄彦廷:“难道,黄老板,你,也是我的朋友么?”

黄彦廷满脸严肃,问道:“怎么啦美君?是朋友,有什么不好吗?”

旁边,苏芳仪愁云渐舒,微微叹息。她向前走一步,道:“是啊,黄老板,我可是真把你当作朋友的哦,你比我爸爸还老呢。”

黄彦廷想笑,却没看她。对着美君说:“放心吧,我会真诚对待每一位朋友的,特别是,一直在我身边的人。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的缘分,何止是百年修得。付婶,今天,做几道好菜,庆祝一下,叫上老付吧,我们坐一起,我要和他干一杯。”

“哦,好的,好的,正好,老付捕到了一只大龙虾,还有几条石斑鱼,我这就去做。”

“对了,付叔呢?”

“哦,他捕鱼去了,刚才用对讲机回话,说马上就回来了。”付婶一边回头答话,一边踉跄走了。

美君低头,转身,默默离去。

黄彦廷站着发呆,苏芳仪用手指戳他后背。他回头,认真打量。

苏芳仪侧脸,躲过他的眼神,说:“走吧。”

一前一后,两人走向别墅。

悬崖旁,陡坡边

穆俊杰咬紧牙关,脸色铁青。他用手拖动左脚,“啊!”地叫出了声。头顶,一条银环蛇受到惊吓,缩了回去。

银环蛇再次缓缓滑下,不停吐出长长的信子,眼看就要落到他头上。穆俊杰向后靠了靠,突然,一条粗壮的银环蛇从他眼前滑下,半截已落在他的胸口上。

穆俊杰惊叫一声,抓住毒蛇往外扔,被毒蛇咬住手臂。他抓住蛇的脖颈,用力一拉,现出几处带血牙痕。

穆俊杰赶紧在衣服上擦几下,很快,又渗出新的血液,他小心翼翼,一粒粒拔出手臂肌肉里的断牙,再对着伤口连吐几口唾沫,再擦,再吐,再擦。

他死死咬住毒蛇的头,用力拧扯几下,蛇头被咬了下来,吐到一边,蛇身也扔在一旁。

他吃力地挪动身体,拖着那条不听使唤的腿,“啊啊啊”地喊叫。挪到小坑边,用清水洗擦伤口。

孤岛一侧,别墅

窗口传出电子琴声。

大厅内

黄彦廷满脸疑惑,侧耳倾听。苏芳仪幽幽的样子,在一旁察看他的表情。

黄彦廷看了苏芳仪一眼,独上二楼,来到美君的房门前,喊道:“美君,是你在弹琴吗?弹得这么好,什么时候学的?”

琴声骤停,又再响起,没人答话。

“怎么不说话啊?你出来一下,我要和你说话呢。”

琴声再停,里面传出美君的声音:“你进来啊,快一年了,你从不进我的房间,我是老虎啊?”

黄彦廷一笑,推开半掩的门,站在门口。

美君背对着他,继续弹琴。

“什么歌?这么好听!?”他问。

美君背对着他,继续弹琴。

“怎么?想家了么?”

美君背对着他,不再弹琴。微微垂头,一缕发丝倾斜滑落。

“有什么想法,尽管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美君背对着他,微抬头,问:“我不明白,你是何意,把我带来,却……又带来一个,还说我们是朋友,难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黄彦廷苦苦一笑,说道:“美君,你还不了解我?不然怎样?难道,我这可以做你长辈的人,有非分之想不成?”

美君缓缓站起,看着他,质问道:“那么,你为什么只带女孩子来,不带男孩子?”

黄彦廷沉默一刻,说:“我的庭院,只种花,不种树,这爱好,应该不算太坏吧。”

“经得起考验么?我要监督你!”美君盯着他说。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除非……除非……”黄彦廷嗫嚅着。

美君问:“除非什么?”

“除非被人下药了,或者,或者被骗!”黄彦廷认真地说。

美君噗呲一笑,手臂遮掩半边脸,泪眼朦胧地瞪着他。

“有什么好笑的,我是认真的,黄彦廷说到做到。对了,你怎么会弹琴了?这首歌是什么歌?你会唱吗?”

“一个人在房间里,只有这琴可以发出声音,摸了这么久,石头也该说话了。这歌是我自己写的,想听吗?”美君侧身说。

黄彦廷喜笑颜开,兴奋说道:“真的?快快,边弹边唱吧,我想学,可以教我吗?”

美君没说话,转身,缓缓坐下,静静一刻,开始弹奏。

琴声响起,一段清婉的前奏过去,传出美君的歌声:

海浪悠悠怨孤岛

海鸥飞飞戏海潮

人间万物总有情

天地之间是怀抱

春色满园人易老

美君园后种棵草

梦里花开出外瞧

满天星斗人太早

风月琴知晓

飞云漫天抛  

天荒地老赛心憔

花开蜂来了

泪成相思药

碎雨飘飘乐逍遥

花开蜂来了

泪成相思药

碎雨飘飘乐逍遥

乐逍遥……

唱完,俩人陷入沉默。(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2)

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3

片刻,美君幽幽地问:“唱得不好么,黄老板?”

黄彦廷深吸一口气,道:“我简直……不信这是真的。天才!你没学过?”

“你想说我学过,那就学过吧。”美君站起,转身看着他。

黄彦廷慌乱挥手,说:“哦不不,哪里,反正,很好听,以后,能经常唱给我们听吗?”

美君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随时都可以,这有什么难的,更何况,您是我的恩人呐。”

“太好了,或许,你还可以当我的老师呢。”

美君走近,看着他的脸,说:“老师?哈哈,只要你敢叫我‘老师’,我就敢答应。”

“是吗?叫就叫,你要答应哦。”

“你试一下嘛。”美君已忍俊不禁。

“我……哦,哈哈,你还没教我呢,等你教了再叫吧。”黄彦廷环顾四周,很是拘谨。

美君嗔怒的表情,欲言又止。

“哦,我去催一催付婶,我饿了。”黄彦廷搪塞着出门。

这时,付婶看到了二楼的主人,喊道:“彦廷,吃饭啦!”

楼下大厅,芳仪正朝这边张望,又忽然垂下了头,转身,安静坐着。

外面,海边

老付(佣人)上岸,提着两只渔桶,快步向别墅走来。

别墅内,餐厅

老付走进。

“哎呦,老付!”黄彦廷拍手,喊道。

老付笑呵呵,问道:“黄总,您回来啦?”

苏芳仪觉得陌生,怯生生看着他。

黄彦廷走近,看看渔桶,惊呼:“啊哟,收获不小啊!这么多鱼,能吃得完吗?”

老付笑道:“是吃不完呢,自己吃好的,剩下的还可以给大黄狗吃,呵呵。”

“哎呀,那也吃不完啊,不然下次,我还带几只宠物过来吧?”

“哦,呵呵,我随意,您看小姐们还要养什么宠物不?”老付拘束的样子。

苏芳仪赶紧插话,说道:“不养不养,这样吧,您以后把那些想扔掉的留下,我腌渍好了晒干,以后带回去给我爸爸吃。”

“不行,我要喂海鸥的。”美君瞪着她。

苏芳仪笑意顿消,头缩了回来。

付婶笑呵呵上菜,桌上已摆好几道靓丽的菜肴。

一盘龙虾刺身摆在桌子中央:一只铺满冰碎的盘子,用保鲜膜覆盖,上面整整齐齐摆放着许多龙虾肉片,一只硕大的虾头,头旁的细脚还在勾搭,眼睛咕噜噜地,蠢蠢欲动。中间一朵红花点缀,还有香菜绕在虾肉周围。

黄彦廷微笑着,对付婶说:“来来来,一起吃。”

“哎,好好,你们先吃吧,我等下拿虾头去煲粥。”付婶开心地看着他们。

黄彦廷开了一瓶洋酒,倒了两杯。

苏芳仪小心翼翼,边看边吃。

黄彦廷伸出筷子,欲夹龙虾肉片,龙虾爪子立即张开。

苏芳仪吓得惊叫:“妈呀,太恐怖了。”

他吃给她看,然后,用夹子又夹了一片,沾点儿芥末调料汁,放进苏芳仪的碗里,说到:“放心吃吧,以后就习惯了。”

她颤抖地夹起龙虾肉片,小唇微开,送进去,立即,脸色大变,站起,呼出粗气,痛苦的样子。她掩住嘴巴,快步走向卫生间。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孤岛少女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2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3720积分
  • 1星
  • 0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2400
  • 407
  • 2372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