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
  • 点击:229评论:02017/10/02 13:14

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2

直升飞机上,苏芳仪吓得大哭起来:“啊!救命啊!别……别……下去啊!我不要工作啦!下去啊!快!快!”

黄彦廷恨铁不成钢地喊道:“我开飞机五年了,放心吧,你这傻瓜!”

苏芳仪惊讶地盯着他,命令道:“你别……别让它掉下去啊!”

黄彦廷瞪她一眼,没说话。

苏芳仪受到惊吓,脸色难看,却也白里透红。

他从容操作,看着前方。

她愤愤盯着他,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嘟噜着小嘴。

蓝天,白云。

飞机像一只小鸟,在云端飞过。

蓝天下,大海拥抱着一切,一座孤岛歇在水面。

直升机轰鸣,向孤岛靠近。

悬崖边

陡坡上,穆俊杰(杀手)抓住一束杂草,吃力往上爬。突然,他听到直升机的声音,蓦回头,见一架海陆空三用直升机正朝孤岛飞来,赶紧松手,脚尖渣土塌落,顺势一滚,掉进了旁边深坑,坑上一片深深的草丛,正好掩住身体。

穆俊杰满额大汗,极度痛苦的表情。他一手抓住手枪,一手颤抖地触碰大腿,发出“啊!啊!啊!”的惨叫声。

只见,左大腿鼓鼓囊囊,鞋尖转向。

他痛苦地呻吟,喘着粗气,咬牙切齿,欲拉正左脚,却没反应,左脚斜斜摆放在臀后的石头上,一动不动。

他放下手枪,突然,大叫一声:“啊!”只见他双手搬起软塔塔的左腿,吃力转向,摆在面前。

穆俊杰发出哮喘的声音,汗流满面。他绝望地闭上眼睛,缓缓躺下去。

他一动不动,呼吸渐渐平复。头上的草丛中,一条粗状的银环蛇探出头来,朝他吐信。

银环蛇扭扭停停,靠近一颗小树,倒挂金钩,慢慢下放它那柔韧的身躯。

银环蛇越来越近,离穆俊杰的脸只有一臂之遥,可他并未察觉,闭着眼睛,满脸脏兮兮,疲惫不堪。

突然,一只老鼠窜出,从他身上跳过,噗通一下,跳进小水坑,游到对面草丛边,连滚带爬,瞬间消失。

穆俊杰双手吃力地撑起身体,满脸痛苦,瞪着老鼠消失的方向。

别墅前

大草坪上,并排停着两架直升机。

两条大黄狗冲出,快速冲向直升机。

付婶(佣人)笑眯眯,随着大黄狗快步赶来。

后面,一位漂亮小女孩(李美君),捏起裙角,笑呵呵向这边奔来。

飞机门下,黄彦廷扶着苏芳仪,最后一级,苏芳仪一蹦跳下,差点摔跤,被黄彦廷抓住手臂,生生提起。

十步之遥,李美君一怔,不再奔跑,疑惑的表情,看着他俩,站定。

两条大黄狗掉头,在李美君身边窜来窜去。

黄彦廷与苏芳仪一前一后,向李美君走来,走在一边的付婶(佣人),喋喋不休。

黄彦廷笑呵呵走来,道:“美君啊,怎样,习惯了吧?”

李美君勉强一笑,没回答。此刻,她在观察黄彦廷身后的小女孩。

苏芳仪怯生生地,挤出笑意,迅现犹疑,看了看黄彦廷。

黄彦廷笑笑,说:“美君啊,这段时间,你一定很孤单吧?以后啊,你就有伴了,看,我为你找来了新朋友,怎样,喜欢吗?年龄都差不多啊,是吧?”

李美君望着他,犹疑道:“为我找朋友?”

“是啊,不喜欢吗?以后,你就有人陪你玩了啊。”黄彦廷说。

李美君转身,道:“您,确定……我需要人陪吗?”

黄彦廷感觉气氛不妙,笑意全消,道:“美君,你怎么啦?生病了吗?这脸色……”

付婶赶忙走近,察看美君的脸,帮她理顺鬓角的发丝,惊呼道:“咿呀,是哦,你看,小小年纪,花一样的脸蛋,看上去像树叶子了,怎么了哦,这几天没睡好么?”

美君不语。

一旁,苏芳仪柳眉微蹙,薄云袭面。气氛甚是尴尬,她一时看看这个,一时瞅瞅那个,不知如何是好。

一旁,李美君沉默不语,似有心事。付婶弯腰,欲察看她的脸色,关切地问:“是想家了吗?”

美君不予理会,忽然转身,眼泪汪汪,悻悻地问黄彦廷:“难道,黄老板,你,也是我的朋友么?”

黄彦廷满脸严肃,问道:“怎么啦美君?是朋友,有什么不好吗?”

旁边,苏芳仪愁云渐舒,微微叹息。她向前走一步,道:“是啊,黄老板,我可是真把你当作朋友的哦,你比我爸爸还老呢。”

黄彦廷想笑,却没看她。对着美君说:“放心吧,我会真诚对待每一位朋友的,特别是,一直在我身边的人。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的缘分,何止是百年修得。付婶,今天,做几道好菜,庆祝一下,叫上老付吧,我们坐一起,我要和他干一杯。”

“哦,好的,好的,正好,老付捕到了一只大龙虾,还有几条石斑鱼,我这就去做。”

“对了,付叔呢?”

“哦,他捕鱼去了,刚才用对讲机回话,说马上就回来了。”付婶一边回头答话,一边踉跄走了。

美君低头,转身,默默离去。

黄彦廷站着发呆,苏芳仪用手指戳他后背。他回头,认真打量。

苏芳仪侧脸,躲过他的眼神,说:“走吧。”

一前一后,两人走向别墅。

悬崖旁,陡坡边

穆俊杰咬紧牙关,脸色铁青。他用手拖动左脚,“啊!”地叫出了声。头顶,一条银环蛇受到惊吓,缩了回去。

银环蛇再次缓缓滑下,不停吐出长长的信子,眼看就要落到他头上。穆俊杰向后靠了靠,突然,一条粗壮的银环蛇从他眼前滑下,半截已落在他的胸口上。

穆俊杰惊叫一声,抓住毒蛇往外扔,被毒蛇咬住手臂。他抓住蛇的脖颈,用力一拉,现出几处带血牙痕。

穆俊杰赶紧在衣服上擦几下,很快,又渗出新的血液,他小心翼翼,一粒粒拔出手臂肌肉里的断牙,再对着伤口连吐几口唾沫,再擦,再吐,再擦。

他死死咬住毒蛇的头,用力拧扯几下,蛇头被咬了下来,吐到一边,蛇身也扔在一旁。

他吃力地挪动身体,拖着那条不听使唤的腿,“啊啊啊”地喊叫。挪到小坑边,用清水洗擦伤口。

孤岛一侧,别墅

窗口传出电子琴声。

大厅内

黄彦廷满脸疑惑,侧耳倾听。苏芳仪幽幽的样子,在一旁察看他的表情。

黄彦廷看了苏芳仪一眼,独上二楼,来到美君的房门前,喊道:“美君,是你在弹琴吗?弹得这么好,什么时候学的?”

琴声骤停,又再响起,没人答话。

“怎么不说话啊?你出来一下,我要和你说话呢。”

琴声再停,里面传出美君的声音:“你进来啊,快一年了,你从不进我的房间,我是老虎啊?”

黄彦廷一笑,推开半掩的门,站在门口。

美君背对着他,继续弹琴。

“什么歌?这么好听!?”他问。

美君背对着他,继续弹琴。

“怎么?想家了么?”

美君背对着他,不再弹琴。微微垂头,一缕发丝倾斜滑落。

“有什么想法,尽管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美君背对着他,微抬头,问:“我不明白,你是何意,把我带来,却……又带来一个,还说我们是朋友,难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黄彦廷苦苦一笑,说道:“美君,你还不了解我?不然怎样?难道,我这可以做你长辈的人,有非分之想不成?”

美君缓缓站起,看着他,质问道:“那么,你为什么只带女孩子来,不带男孩子?”

黄彦廷沉默一刻,说:“我的庭院,只种花,不种树,这爱好,应该不算太坏吧。”

“经得起考验么?我要监督你!”美君盯着他说。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除非……除非……”黄彦廷嗫嚅着。

美君问:“除非什么?”

“除非被人下药了,或者,或者被骗!”黄彦廷认真地说。

美君噗呲一笑,手臂遮掩半边脸,泪眼朦胧地瞪着他。

“有什么好笑的,我是认真的,黄彦廷说到做到。对了,你怎么会弹琴了?这首歌是什么歌?你会唱吗?”

“一个人在房间里,只有这琴可以发出声音,摸了这么久,石头也该说话了。这歌是我自己写的,想听吗?”美君侧身说。

黄彦廷喜笑颜开,兴奋说道:“真的?快快,边弹边唱吧,我想学,可以教我吗?”

美君没说话,转身,缓缓坐下,静静一刻,开始弹奏。

琴声响起,一段清婉的前奏过去,传出美君的歌声:

海浪悠悠怨孤岛

海鸥飞飞戏海潮

人间万物总有情

天地之间是怀抱

春色满园人易老

美君园后种棵草

梦里花开出外瞧

满天星斗人太早

风月琴知晓

飞云漫天抛  

天荒地老赛心憔

花开蜂来了

泪成相思药

碎雨飘飘乐逍遥

花开蜂来了

泪成相思药

碎雨飘飘乐逍遥

乐逍遥……

唱完,俩人陷入沉默。(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2)

孤岛少女  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3

片刻,美君幽幽地问:“唱得不好么,黄老板?”

黄彦廷深吸一口气,道:“我简直……不信这是真的。天才!你没学过?”

“你想说我学过,那就学过吧。”美君站起,转身看着他。

黄彦廷慌乱挥手,说:“哦不不,哪里,反正,很好听,以后,能经常唱给我们听吗?”

美君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随时都可以,这有什么难的,更何况,您是我的恩人呐。”

“太好了,或许,你还可以当我的老师呢。”

美君走近,看着他的脸,说:“老师?哈哈,只要你敢叫我‘老师’,我就敢答应。”

“是吗?叫就叫,你要答应哦。”

“你试一下嘛。”美君已忍俊不禁。

“我……哦,哈哈,你还没教我呢,等你教了再叫吧。”黄彦廷环顾四周,很是拘谨。

美君嗔怒的表情,欲言又止。

“哦,我去催一催付婶,我饿了。”黄彦廷搪塞着出门。

这时,付婶看到了二楼的主人,喊道:“彦廷,吃饭啦!”

楼下大厅,芳仪正朝这边张望,又忽然垂下了头,转身,安静坐着。

外面,海边

老付(佣人)上岸,提着两只渔桶,快步向别墅走来。

别墅内,餐厅

老付走进。

“哎呦,老付!”黄彦廷拍手,喊道。

老付笑呵呵,问道:“黄总,您回来啦?”

苏芳仪觉得陌生,怯生生看着他。

黄彦廷走近,看看渔桶,惊呼:“啊哟,收获不小啊!这么多鱼,能吃得完吗?”

老付笑道:“是吃不完呢,自己吃好的,剩下的还可以给大黄狗吃,呵呵。”

“哎呀,那也吃不完啊,不然下次,我还带几只宠物过来吧?”

“哦,呵呵,我随意,您看小姐们还要养什么宠物不?”老付拘束的样子。

苏芳仪赶紧插话,说道:“不养不养,这样吧,您以后把那些想扔掉的留下,我腌渍好了晒干,以后带回去给我爸爸吃。”

“不行,我要喂海鸥的。”美君瞪着她。

苏芳仪笑意顿消,头缩了回来。

付婶笑呵呵上菜,桌上已摆好几道靓丽的菜肴。

一盘龙虾刺身摆在桌子中央:一只铺满冰碎的盘子,用保鲜膜覆盖,上面整整齐齐摆放着许多龙虾肉片,一只硕大的虾头,头旁的细脚还在勾搭,眼睛咕噜噜地,蠢蠢欲动。中间一朵红花点缀,还有香菜绕在虾肉周围。

黄彦廷微笑着,对付婶说:“来来来,一起吃。”

“哎,好好,你们先吃吧,我等下拿虾头去煲粥。”付婶开心地看着他们。

黄彦廷开了一瓶洋酒,倒了两杯。

苏芳仪小心翼翼,边看边吃。

黄彦廷伸出筷子,欲夹龙虾肉片,龙虾爪子立即张开。

苏芳仪吓得惊叫:“妈呀,太恐怖了。”

他吃给她看,然后,用夹子又夹了一片,沾点儿芥末调料汁,放进苏芳仪的碗里,说到:“放心吃吧,以后就习惯了。”

她颤抖地夹起龙虾肉片,小唇微开,送进去,立即,脸色大变,站起,呼出粗气,痛苦的样子。她掩住嘴巴,快步走向卫生间。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孤岛少女盐巴第七部小说初稿.2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9800积分
  • 1星
  • 0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2400
  • 329
  • 19800
  • 上周,肌本胚壤在邻家开展了为期5天的“平衡同题征文”,前前后后共有十多篇参赛稿件通过审核,创下了自8月底,睦邻文学奖截稿以来又一轮发稿高峰期。鉴于此,个人倒是觉得,在非比赛的淡季期间,邻家应多多联合某些厂家或单位开展诸如此类的征文活动,从而实现网站活了、作品多了的良效,达到网络与作者共赢的“平衡”。

    黄元罗【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23 8:20:55
  • 细节的真实,让文本闪闪发光!这是我读王顺健先生《我有一个岛》后的一念之思。是的,深圳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岛!大梅沙的公岛也是一个以小见大的深圳。岛上的物是人非,圳内的日新月异,共织出了人生的真善美,生活中的假丑恶。文章中皆是平凡人,说的皆是平凡事,娓娓道来,不急不缓,恰到好处,让人拍案叫绝。一个非虚构写到如此,让人有惊艳的眼前一亮,作者写人叙事,构架布局,都有一股貌似平淡但又高屋建瓴的技艺。好文!

    方华吉我有一个岛

    2017/10/21 10:50:51
  • 这对有情有义的夫妻, 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令人肃然起敬!五年前,他们将一片荒芜的水域进行改造,建设成后来的“生态乐园”。最喜欢微咖当中的闪光点——那只孤独的天鹅,是个天鹅模型。是男子把它放在湖中,吸引到第一只迷路的小天鹅的。据说,天鹅是最挑剔生长环境的。只有生态平衡了,它们才会来安家。男人和妻子付出了艰辛的劳动,终于建设出了美丽的公园。也将大天鹅吸引到这里。在从多的“平衡”来稿,电击姐的这篇最精彩

    吴春丽【平衡主题征文】天鹅之舞

    2017/10/20 17:51:32
  • 这篇不太好理解。一个出于本能不愿意强行被塑造的孩子,只是比其他孩子调皮一些,就有可能被嫌弃,被孤立,被要求做一个正常的“乖孩子”。这让他很困惑,这个孩子看似处处在找茬,其实是想被关注,被肯定。做家长的只要多点耐心势必被发现这样的孩子未必不是更可爱。孩子看似处处在打破日常的平衡,其实却无意识地制造了“平衡”,主动生长和被动生长同时的存在才形成了世界的多样性,维持了一种生态“平衡”。

    雨季来临【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20 11:20:51
  • 青春是我们回不去的记忆,也是一场春天里的梦,这个梦从春暖花开,到夏日炎炎,转而秋叶凋零,终至寒冬。没有像通俗小说一样刻意去拿捏一个故事,围绕着一段失去的恋情,截取片断,在岁月中煎煮,找寻,相遇,纠缠,对比,抉择,种种冲突,让小说一步步走入佳境,终于释然。

    姚志勇春梦

    2017/10/19 15:52:09
  • 从南京,到北京,买的不如卖的精。庄稼说谎耍了拳,买卖说谎挣了钱。不求三分利,谁还做生意。三年不开市,开市顶三年,我国古语盛传“无商不奸”,讽刺其人为某小利,机关算尽。然为商者,得利是必然之事,昨日之声远去,今日新声又来,珍馐佳肴远去,化学激素又来,买的不如卖的精,喝着洁白纯净的奶粉,把三聚氰胺当佐料,买的不如卖的精,吃着凉拌热炒的猪肉,把“瘦肉精”当做调料,买的不如卖的精,地沟油回收重炼,走向餐桌

    寒塘听雨【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9 9:10:59
  • 一番细细品读下来,窃以为,该篇微咖至少有两处亮点:一是,借用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所主张的“中庸之道”来谈为人处世的原则:知进退、能谦逊、懂变通;二是,将本次微小说主办方肌本胚壤所倡导的“平衡”的品牌调性恰到好处地融入到当下生活的方方面面。真可谓:螺蛳壳里做足道场,微咖中暗含哲理!

    黄元罗【平衡同题征文】孔子的平衡

    2017/10/19 7:46:22
  • 见字如晤,一纸信笺由这样的话开启,多少曾经在一起的音容笑貌,及温情都跃然在纸上了。现代社会,通讯方式电子化,人际交往便捷化,写信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们感受隔着距离的温暖,也越来越迟钝了。随着通迅视频的普及,许许多多远隔天涯,遥无音信的神秘,与思念,和见字如晤所有的想象与美好,也渐渐地失去。现在男女恋爱,多少人应了“一叠素笺想思染,憔悴问春秋,更想当时,唯心依旧,万绪尽难休!”的境界?

    叶紫流年信史

    2017/10/18 14:13:01
  • 春丽将浓厚的生活中的人物搬上了微咖。使得这个大嫂有血有肉地站在这里。她对女儿的火热亲情和她看似冷漠的外表形成了作品的审美点。看这个描写,她的眼睛像被挖走了全部光泽,已经干涸地只剩下空洞了。再不幸的人生中,大嫂还能收留自弟妹家的留守孩子。使得她在人格上又有了升华。她的人性的光辉更加璀璨。她最喜欢在天黑之前锁门,这一行动更让读者揣测其内涵。如果想拔高一个人的人格高度,再让她博爱一些。

    电击天黑之前

    2017/10/16 22:59:10
  • 这因拆迁被动进城的老高,经营卤菜店的水平实在是高。自己当托儿的另类营销策略,使得另一家店火起来。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买家们都是喜欢货比三家,自然占优势的店家就占了上风。这又是加微信,又是消费卡,还有发个小红包的店铺深得人心。当顾客蒙在鼓里,老高却表面失落,内心却高兴的不行。分红的回馈,是他表演的演出费。看似打破了平衡,实则是商机的策略。学习罗老师的深刻思维逻辑。

    电击【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6 22:44:13
  • 以此篇致敬我亲爱的大嫂梅芳。她非常善良!我女儿曾说,想改口,叫她伯母一声妈妈。作为留守儿童,她是幸运的。她的伯母把她当女儿来养。家里有鸡蛋,伯母留给她吃。也正因为如此,我女儿有一口吃的,先想到的是要给她伯母吃第一口。微咖,是需要艺术化的构思,但有时候,我又觉得,生活中如果提取到了精彩的部份,是不是也够得上艺术化的环节。最真挚的情感,方能动人。嫂子之好,难以回报,写微咖一篇,字字都是记录她的深情!

    吴春丽天黑之前

    2017/10/14 10:21:30
  • 爱有很多种,我们常常渴望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认为那才够浪漫,够激情,够完美,可事实上,陪伴我们一生的,却往往是那种让我们平时熟视无睹,如涓涓细流般的平淡的爱。真正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激情慢慢褪去,柴米油盐等生活琐事所替代,生活日趋平淡,“相爱容易,相处难”,有很多时候,爱情经得起轰轰烈烈,却经不住细水长流。爱,有很多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给予,一种呵护,一种相扶相守,更是一种宽容、理解和感动。

    寒塘听雨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2 11:36:58
  • 生活五色杂香,我们都夹在其中,走过场似的。昨天相处明天就可能相离。无论是吃佛念斋,还是娱乐人间,人活得形形色色。文中的人物具体丰满。无论是艾伦还是张雪禅,还是赵春天,老杨,都是社会这台大机器的一个转轴。少了谁与多了谁,这台机器都一样活泛。但具体到各人的生活,却各有各活法,与心境。

    叶紫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11:03:54
  • 在邻家,若想夺冠拿奖,“野心”必不可少。作为新人,如何让“野心”转变为“真金”?还得靠质量上乘、构思巧妙的佳作。这篇文章就忒棒,它讲述的是小镇文化站里,形形色色的人、光怪陆离的事,很能满足国人八卦的心理、猎奇的心态,更妙的是结尾,达到了令即将热泪盈眶的读者突然间有种忍俊不禁的效果。

    黄元罗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8:52:12
  • 作者用细腻之笔,描述了对门的小夫妻生活状态和自己婚姻生活状态。做了鲜明的对比。新婚女人就像小公主一般受男人的宠爱。而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婚姻,在柴米油盐之后,进入了平庸的婚姻生活。女人从小公主回到了家常妇女的日常状态,开始操持洗碗洗臭袜子的家务。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女人似乎有点小抱怨,却也是女人的慨叹。男人们,觉醒吧。

    电击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1 22:05:22
  • 邻家悦读